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师恩

  回首自己学佛之路,每一步都是上师手把手拉过来的。上师无时无刻不在关注弟子,加持弟子。

  成利彭措

 

  春眠不觉晓,窗外鸟声鸣不断,细听知是上师心咒“嗡格热湛嘉巴扎色德阿吽”。穿上僧衣,眼泪夺眶而出,今天能够出家,能够给居士们辅导点佛法,这一切都源于上师的加持。寄语春风,师恩难报! 

  时光倒逝,十四年前的一幕仿佛就在眼前。夏天的一次不经意放生活动,见到上师,那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藏族出家人。可惜业障深重的我,除了留下上师爽朗的笑声外,连上师的名号也没能记住。因为平时放生用的是简短仪轨,对《普贤行愿品》也嫌太长。

  虽然弟子低劣,可是上师凭借他的智悲力,始终不舍不弃。上师是见解脱,正如蕅益大师所言:“毕竟因斯度脱。如闻涂毒鼓,远近皆丧;又如食少金刚,决定不消也。”那次与上师的接触,开启了吉祥的人生!

  年底,上师在汕头过春节,又有一次接触上师的机会。那次,上师的伟大终于留在心里,这下记住上师的尊称了—智悲双运的希阿荣博!

  过后,在上师面前得到皈依的戒体;随着上师多次来汕头,与上师越来越亲密,看起来,上师的加持已部分融入心间。

  上师每次遇到我,都会重重地“打”我,头上、脸上、后背,现在才知道,那是上师用一种强制性的方式驱除我的业障。

  后来,经常跑到成都去拜见上师。虽然,每次拜见的时间都特别短促,但上师的加持却是真实不虚。上师就如钢铁熔化炉,任何刚强难化都不得不化为柔情似水。

  上师在我出家之后,打趣说:“你原来老是跑成都来见我,但信心不大,每次一下飞机,就打的过来,不到半小时,就匆忙离开。”

  从成都到扎西持林,频繁地朝拜上师,以致有时上师会说:“你还要来啊?”

  在上师的加持下,从外在的追星族一般的追求与上师形影不离到开始拜读上师的系列著作,上师内在的智悲力慢慢流入自相续。

  想着早已成佛的上师,为了救度仍在轮回苦海结生相续的孩子们,倒驾慈航,无数次应化,苦海常作度生舟。自己难道不应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上师做点什么吗?于是组织道友们闻思《次第花开》。

  正如书名的吉兆一般,道友们在上师谈笑风生中,也得到大圆满智慧的醍醐灌顶,心花慢慢地打开了。他们急于向上师表达发自内心

  的感谢,于是乎有了连续两次的法供养。慈悲的上师,总是那么呵护弟子的善心善行,通过网络,接受弟子们空中传来的法供养。

  法供养成功了,我的心矜持不住了,上师的调教随即而来。

  有一次,上师当着其他人的面说:“这一位是汕头的大士!”还饶有兴趣地补充说:“莲花生大士的大士!”我知道上师话中有话,但却一时不知所措。

  上师抓住我一句说:“你这个人,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人格不稳重!我无法调教,无著菩萨也无法调教人格低劣的人!”

  从“莲花生大士”到“人格低劣者”,何止天壤之别!上师的智慧游舞,终于有了点滴在心相续的沉淀。

  稳住我的骄傲,上师又进一步摄受我这位顽固不化的轮回浪子。

  “你口口声声对阿弥陀佛有信心,这几天跟我在一起,不见你念佛号,而自己的老板却提了很多次,在你心目中,老板很重要?”

  “没有没有,您在我心目中更重要!”

  “啊,你倒是聪明,出世间法上依止我,世间法上依止老板!”

  我一时无语,但隐隐约约感到上师接下来应该有更不可思议的调教。

  果不其然,不久上师抛来一句话:“弟子,你什么时候出家?”

  上师的当头一棒,我猝不及防,一时愣住。

  是啊,总不可能老在轮回混日子,闻思一大堆解脱利益,难道只是增加一种知识而已!

  “上师,我考虑考虑。”我不敢正视上师,怯懦回答道。

  “没事,弟子,给你开玩笑的。”上师的回答,让我有个台阶可下。与我结缘之众生,永不因我生烦恼,慈悲的希阿荣博上师!

  说是玩笑,上师却时不时常开。有时,单刀直入问我“何时出家”,有时借身边其他人来旁敲侧击:“这个人,如果出家,应该很庄严。”

  俗话说,玩笑开久了,就变成真的。我真想出家了,上师却泼来冷水:“出什么家,你的心都静不下来,没有资格!”

  于是乎,我又理直气壮找到继续呆在轮回的借口;冷不防,上师又来重拳一击:“你还不出家啊!”

  当我请求上师剃度时,上师一笑了之。

  我又陶醉于轮回生涯中。

  上师又再一次出击:“弟子,你哪里放不下,经济、家庭?”

  我羞愧难当看着上师:“上师,我许多放不下的。”

  “你不是在我面前,口口声声说要利益众生吗?你现在跟我说说,如何利益众生?”

  “祈祷法王如意宝,让法王给我力量。”

  “你要直接回答,自己准备如何度众生?”上师穷追不舍。

  我一时语塞。

  上师望着我的困窘相,莞尔一笑:“哦,先度汕头的众生,再度广东的众生,然后中国、全世界……”

  上师密意深如海,低劣弟子无能知,但上师始终在加持,等待弟子的回头。

  就这样,上师仿佛夏季晴雨不定般与我捉迷藏,这其中,上师费尽心血全力救度众生的胸怀,我又能够读懂多少!

  直至最后,我终于梦见上师为我剃度;然后选择观世音菩萨出家吉日,直奔扎西持林!

  上师在觉沃佛前,当着僧众的面,为我剪去烦恼。

  刚刚出家,上师对我关怀备至,怕我受不了扎西持林的寒冷,为我送来“嘎染”;我也像在家一样,大事细事总找上师。有一次上师带着严肃的口气告诉我:“你已经在扎西持林出家了,应该服从僧团的管理,不能有事无事老找我。”

  听得出,上师已开始严格要求我了。

  出家后,第二天,上师在草地为僧众开会,我蹲在地上,上师即时批评道:“出家了,要有威仪,坐下来!”

  第三天,上师又马不停蹄去往汉地利益众生。我在上师莲足下发愿:“做上师的心子,永远跟随上师去弘法利生!”

  上师用手指在我额头上重重弹了一下。

  出家第一年,想回家过春节,上师送来“冷冰冰”的一句话:“我看,你身出家了,心还未出家!”我想,这也许是大圆满证悟者(法王如意宝曾经当众授记上师是大圆满的绍圣者——补处)的一种直指吧!

  上师不常在扎西持林,但每次回扎西持林,都会对我赐予一番教言:

  “你要生起智慧,不能别人说什么,就马上答应,好像显得自己特别慈悲!”

  “你辅导佛法时,不要长篇大论引用教证,好像显得你这方面特别拿手!”

  “你讲《法无我.成佛的核武器》还是不错,可以看得出,你未出家前,整天不工作,就是闻思;但你的普通话太差了,我们都听不懂,要好好学习普通话!”

  “想度众生,不能太急,你要慢慢来,否则一事无成!”

  ……

  上师的涓涓细语,慢慢融入我这低劣的心相续!

  当然,上师也有特别严厉的时候,但始终呵护弟子的心,就如《次第花开·无尽藏》所说:“法王凡事心里明白,知道他人的过错,但凡不严重、能带过的,都不会说破。人人都有羞耻心。他是什么都能包容的。有时对弟子旁敲侧击一下,过后他都似乎会于心不忍,恐怕话说重了伤到人心,总要格外慈爱地安抚一番。”

  记得有一次,上师严厉批评了我,过后怕我受不了,主动给我打电话说:“上师这次骂你,你还受得了吗?”

  我连忙对上师说:“受得了,我业障深重,还望上师打我呢!”

  上师嘎然一笑:“吹牛!批评你,心里就难过,还说打!”

  又有一次,上师问我:“你出家,目的何在?”

  我马上回答说:“利益众生!”

  上师泼来冷水:“我也是众生!”

  我马上跪在上师莲足下:“求上师加持我,快点成就,去利益众生!

  上师一笑:“哦,你还未成就啊?”

  “未!我是凡夫,上师!”

  “当凡夫,感觉很好吗?”

  我不知怎么回答上师。

  今年春节前,辅导居士们闻思《透过佛法看世界》的“死生事大”后,想起上师是莲师亲自授记的接引众生往生极乐世界的大导师,就以莲池大师的《西方发愿文》作为模板,发愿上品上生极乐世界,求上师慈悲接引,并在发愿书上签名。许多居士闻知,也纷纷在发愿书上签名。

  带着写满姓名的《西方发愿文》,给上师过目,原以为上师会高兴——令上师欢喜是对上师最好的供养。哪知道上师看后,说了一句后:“啊,一签名,就可以往生极乐世界,我也来签一个。”

  我一时不知所措,打圆场说:“莲师不是授记您是接引众生往生的大导师吗?”

  上师看着我说:“要往生净土,就要按照净土五经一论所说的往生四因或者信愿行三资粮来行持,不必另辟蹊径! ”

  上师的开示,使我想起上师一向的低调与谦卑,上师反复说自己是凡夫!《次第花开·无尽藏》云:“在法王如意宝身上,光是做人一项,就够我学一辈子。”

  而上师真正的境界,是我们永远无法蠡测的!最近一次去拜见上师,供养上师一只海螺,祈请上师说:“昔日,法王如意宝在五台山菩萨顶塑造莲师圣像;如今,您老人家修复莲师圣像,使莲师永久在汉地,祈请您广弘大圆满法脉!”

  上师将海螺放我头顶,连续加持。期待大圆满的法乳满瓶倾泻地源源不断注入众生心相续中。

  上师对法王如意宝有不可思议的信心,一如既往,传承法王如意宝弘法利生的事业,使众生同生极乐国,同证大圆满!

  上师用自己的行持报答法王如意宝的师恩!

  华智仁波切在《普贤上师言教》云:“一切事情即模仿,模仿之中能生巧。”我想,自己也应该模仿上师报效法王,尽己所能,弘法利生,来报答上师昊天难报的师恩!

  是啊,回首自己学佛之路,每一步都是上师手把手拉过来的。上师无时无刻不在关注弟子,加持弟子。出家后,每次做比较大的事情,上师就会提前一夜出现于梦境中。上师从来没有离开过我!

  师恩难报,难报师恩!而唯一报答上师的方法只有自己好好闻思修行,争取早一日跟随上师莲足去弘扬佛法,饶益众生。寂天菩萨在《入行论》云:“除令有情喜,何足报佛恩?”《楞严经》亦云:“妙湛总持不动尊,首楞严王世希有,销我亿劫颠倒想,不历僧祇获法身。愿今得果成宝王,还度如是恒沙众,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伏请世尊为证明,五浊恶世誓先入,如一众生未成佛,终不于此取泥洹。大雄大力大慈悲,希更审除微细惑,令我早登无上觉,于十方界坐道场,舜若多性可销亡,烁迦啰心无动转。”

  愿生生世世做上师弘法利生大船上的一颗小螺丝!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