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弟子,你来

  写在“百字明千亿共修”之际

  班玛措

  “嗡班匝儿萨埵吽……”

  觉姆们高亢而悠长的唱诵一阵阵传过来,为宁静的扎西持林平添了几分灵动的气息。

  转山的路上,有一座相对隐蔽的小殿,近一千二百尊金刚萨埵佛像借画工之手遍现于四面墙上,殿的中央是一个装有亿遍百字明的大转经筒,每当有人转绕,便时常飘出金刚萨埵心咒的唱诵声。

  有段时间,我每日转山来到这里,边转动经筒边忏悔往昔所造的恶业。觉姆们都已上了年纪,弓着腰,拄着杖,有时两两相扶,但每

  天都会来。容颜已逝但虔诚未减,只要有一丝解脱的机会,她们都会紧紧抓住。我很随喜她们。

  老人们逐渐离去,转经筒仍随惯力旋转,殿内只剩我一个人,无声地忏悔,难抑地啜泣。

  有位堪布讲法时提起往昔身患脊柱炎的情景,还坦然讲述了往昔造过的相关的业,后来依靠佛法的力量,不可思议地痊愈了。

  堪布的话警醒了我,圣者对此病仅是轻描淡写的回忆,而我的回忆里,满是恐惧。

  自高三起,我便深受脊柱炎的折磨。高考前夕最为严重,两个多月没能去上课,直身、躬身、坐着、躺着,换任何姿势,疼痛都如影

  随形。只要坐的时间超过五分钟,疼痛便会使我全身颤抖,一身又一身地出汗。我已无法忆起那段日子是如何捱过的,如今七年过去了,那疼痛至今仍令我震颤惊悚。

  如果从前世知道会有这样的业果,我绝不可能去造这个业!

  “可是金刚萨埵佛尊啊,请用您慈软的手,抚去弟子的疼痛!如果弟子能早点遇到佛法,何至于这么茫然无措。请您务必忆起往昔的誓愿,清净弟子的罪业吧!弟子错了,誓愿生生世世断除十恶,励行善法,祈请您加持弟子逃过去吧!弟子向您忏悔,忏悔啊!”转经途中突然而至的剧痛,使我对往昔所造的恶业深自痛悔,忍不住哭出声来。凝望金刚萨埵佛尊庄严清净的面容,我有些诧异自己竟能道出一度被自己认为造作、虚假的祈请词。

  那一刻起,我深信自己也一定可以依靠佛法而痊愈。

  走出小殿,远处山上再次传来悠扬的唱诵,和着山顶吹来的微风,我沐浴在一种清明的喜悦里,暂时忘了过往的痛……

  曾有道友对我说,她对莲师有着无比的信心,但很难将上师与本尊联系到一起,即使再多经论、再多道友告诉她,上师与诸佛无别,

  她也无法真正起信。但有一次,她独自在家,突然深陷孤独,泪水横流。被莫名恐惧侵袭的她,竭力祈祷莲师赐予安慰和安宁。或是太

  过悲伤,恍惚中,莲师在虚空中现身,她下意识地想要抓住莲师的手,但最终只握成了拳头……惊喜过后的失落,使她兀自伸着手,呆

  呆地望着虚空。 

  “错觉吧。”她想,“总不能一直这样深陷悲伤,把脸擦干净,去文殊殿转转吧。”

  那天阳光有些晃眼,刚走到文殊殿,上师竟坐在外面的台阶上,一刹那,就在一刹那间,上师对她伸出了手……

  她最终没敢去握上师的手,但她从此信了。

  诸佛菩萨相当于阳光,我们的相续好比绒草,绒草放在阳光下,若没有取火镜,永远不可能燃起来。要想获得诸佛菩萨的加持阳光,必须依赖于上师的取火镜。那一刻她恍然大悟。

  具德上师的一举一动,无一不是为了利益我们,他们手执明灯于千年暗夜等待我们回来、醒来,当“金刚萨埵百字明净障千亿共修”这样殊胜的忏悔机缘到来时,你愿不愿意如那些老觉姆一般,立即伸手,抓住上师的大悲之手紧紧不放呢?

  上师一直朝我们伸着手呢……

  有位法师在课上说:“你们已经错过了法王如意宝,千万不要再错过他的亲传弟子、他的心子了。”

  还是要说回脊柱炎。不久后,一次我在小院帮忙发心,上师从远处走来。

  “弟子,你来。”上师话音刚落,已经走上前来,迎着躬走两步的我,“啪”的一声,用手轻缓地在我后背拍打了一下,就让我离开了。

  上师拍打的部位,不偏不倚,正是最疼的位置。

  直到后背半月都没再疼过,我才突然明白,上师那天为什么叫我过去。

  “金刚萨埵佛尊啊,请用您慈软的手,抚去弟子的疼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