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经文查看

《开显解脱道 · 讲记》第八十六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上节课我们学习了真实念修金刚萨埵正行部分厌患对治力的修法。就像治疗疾病时首先必须确定自己患了什么病,然后才能对症下药一样,在修厌患对治力的时候,必须首先认识所净罪业六门,也就是从六个角度来认识我们无始以来所犯的罪业。这样我们对罪业的认识才能深刻、彻底,由此才能真正生起畏惧心和惭愧心。

  一、依时间之门,从无始轮回以来迄今为止造下的所有罪业,在今生当中犯下的自性罪和佛制罪,全都不覆不藏,在上师金刚萨埵前发露忏悔。

  具体来说,要从自己能记得的事开始,尽可能详细地回忆自己在某年某月某日某时造了什么样的罪业,然后将自己往昔所造种种自性罪和佛制罪全部在依止对境前毫不隐瞒地呈白出来。就像要给病人动手术时,必须先把病人抬到手术台上的无影灯下一样。不然只是口头上轻描淡写地敷衍一下,心里面还是有覆藏,遮遮掩掩的,这样不可能清净罪业。

  而对于那些自己记不起来的罪业,也要想:在过去生世里,所造一切身语意的罪业,现在也一并在上师金刚萨埵面前发露忏悔。

  二、依动机之门,忏悔过去由于执著自我,引起的各种贪嗔痴所造的一切罪业。

  三、依通过之门或积累之门,忏悔身语意的一切不善罪业。

  四、依本体之门,忏悔十不善业及五无间罪等自性罪,以及违犯外别解脱戒、内菩萨戒、密乘三昧耶戒所造佛制罪。

  五、依对境之门,忏悔依靠三有轮回、寂灭涅槃所积累的一切罪业。

  六、依作用之门,忏悔即生当中短寿多病、财物贫乏、受到怨敌威胁等,后世漂泊在无边无际的恶趣中,成为诸如此类之因的一切堕罪。

  在具体认识所净罪业六门之后,我们应对所造的罪业,感觉就像吃了很多剧烈的毒物一般,在心中生起强烈的惭愧、恐惧和后悔心。一心祈请与大恩根本上师无别的怙主金刚萨埵以大悲垂念,一定要让所有罪障就在当下、就在这一坐垫上急快荡然无存全部清净。

  总而言之,内心当中要深深地后悔,然后用语言将过去所有自己能够想起来的、能够回忆的罪过,全部向上师金刚萨埵发露忏悔,不要对上师金刚萨埵隐瞒。还有那些自己不知道的,今生没有办法回忆的或者是前世的罪业也要向上师金刚萨埵忏悔。

  我们可以向上师金刚萨埵说:我过去的罪业虽然回忆不起来,但您有无碍的智慧,能知道我过去做了什么,这所有的罪业我今天一起在您面前发露忏悔。

  要从根本上净除恶业,悔过力必不可少。所以我们在修厌患对治力时应该多花一些时间去仔细思惟自己往昔都造了哪些罪业。《生命可以改写》中说:“没有悔心,业障是无法忏净的。所以我们在修法的这一步,不要只是模糊大概地想一下:自己造了很多恶业,现在忏悔,轻描淡写的,然后匆匆念一遍忏悔文,就算是交差了。”

  我们往昔造了许许多多深重的罪业,这些罪业并不是你想不起来就不存在。诸佛菩萨以及世间有神通的天龙鬼神,对此也明确了知。这是瞒也瞒不住的。

  《释门自镜录》记载,晋朝沙门慧达,河西离石人,在家时叫刘萨河,喜欢打猎,三十一岁时,暴病而亡。因当时身体还是很软,所以家人不敢处理。

  到了第七天,萨河苏醒过来,说:临终时,见到有两人将我绑住,一直往西北方向走,路越来越高,等路稍平时,两旁排有树木。我看见一个人持着弓带着剑,拦路而立。他指着两人说:“将萨河带到西边。”在西边,我见到很多房屋。不久,有两位沙门对我说:“你认识我吗?”我说:“不认识。”沙门说:“现在你应该皈命释迦佛。”我便依言在心中发愿。

  这样随着沙门一起走,远远看见一座大城,形状像长安城,但颜色很黑,这就是铁城。铁城中所见的人,身体非常庞大,皮肤如黑漆,头发披散,拖在地上。沙门说:“这就是地狱的鬼。”城中极为寒冷,有冰像石头一样飞散,碰到头,头便断,碰到脚,脚也断。两沙门说:“这就是寒冰地狱。”当时我便自责,也能知道宿命,知道二位沙门过去在维卫佛时是我师父。当时我作沙门,因为犯了俗罪,不能受戒。虽然佛出现世间,但竟然不能见佛。后来再得人身时,有一世生在西南羌族中,现在出生在晋地。之后我又见到刀山地狱,这样次第经历,见到了很多地狱。地狱和地狱之间地界不同,不会错乱。地狱中人数很多,无法计量。受刑的方式大致如经中所说。

  不久,出现了非常明亮的金色,有一位身高两丈的人,相好庄严,全身都是金色,左右的人都说:“这是观世音菩萨。”人们都起身顶礼。我顶礼后,菩萨为我说法,菩萨又说:“你本来应该历劫备受罪苦,因为曾经听闻过佛法,心生欢喜。现在只要受一次轻报,即可免除罪业而得复活,可以作沙门。”

  当时,又遇到有人对我说:“在襄阳时,你为什么杀鹿?”我跪着回答:“别人杀鹿,我只是加枪而已,我又不曾吃肉,为什么要感受果报?”当时在地狱中,我即刻看见襄阳射鹿的地方,山林水草地宛然就在眼前,所骑的黑马都会说话,它们都证明我杀鹿的年月时日,我害怕得无法回答。不久,有人用铁叉刺入我的身体,放在铁锅热汤中,我见到身体全都糜烂。有风吹着身体,忽然又恢复如初。有人对我说:“你又杀野鸡,也曾杀大雁。”说完又用铁叉刺我,放入大锅热汤中,如前一般糜烂。这样受罪后,才派人送我走,到了一座大城,有人对我说:“你受轻报,又能够复生,靠的是福力,今后不要再造罪。”便派人送我,我远远见到自己的身体,不想回来,但被送的人一推,心便附在身上活转过来。

  在《高僧传》中还说到:当时在地狱中,前世的师父对他说法教诫,命他出家,去丹阳、会稽、吴郡礼拜阿育王塔像,忏悔罪业。萨河醒后,便出家修道,改名慧达,在福业上极其精进,而且唯一以礼忏作为最首要的修行。后来慧达到各地礼拜塔像,屡现瑞相,他精勤努力,终年也没有改变。后来不知所踪。

  慧达经历地狱的痛苦之后,幡然忏悔,发起大精进。他以佛像、佛塔作为所依,多年始终虔诚敬礼忏罪,得到很大的感应。能发起如此勇猛的忏悔心,关键就是因为亲身感受了地狱的痛苦,生起了大怖畏心,以惧苦心自然会远离懈怠,发起真实出离心、皈依心和一心行善的心。

  这个公案给我们特别好的借鉴,我们现在虽然不能真实感受地狱痛苦,但佛菩萨的教言,还有这些大德们的经历告诉我们地狱的可怕。你看他因往昔造杀业,就被幻现的狱卒刺穿身体。想想我们自己以前杀了多少生命,这一世又杀了多少生命?往昔在某年、某月、某时所造的罪业,即使自己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是因果不虚,杀业如果没有忏悔清净,果报成熟肯定会堕落到三恶道当中,而且每杀一个众生都要感受五百次被杀的果报,这是特别可怕的。

  这个公案中,因为慧达前世听过佛法,所以到地狱中还能有皈依佛的心念,而一旦堕落到地狱当中,我们能不能一下子忆念三宝,忆念诸佛菩萨的名号和心咒?很多人可能不一定有这样的善根,只能随着业力而转。所以在业果没有现前的时候,一定要把往昔所造的恶业一一发露出来,不要覆藏。

  这节课继续讲解真实念修金刚萨埵之修法,在以所依对治力和厌患对治力忏悔之后,接下来以返回对治力忏悔。 

  所谓返回对治力就是防护自心未来不造恶业。过去造罪就像毁坏了美好的花园。这里把众生的心性比喻为美好的花园,因为我们的心性本来清净,这里原本有无限美好,有无穷的安乐受用,其中的任何一个都是至善至美的。而我们却深陷在一种造罪的错乱里,在各种迷乱当中受尽了虚妄痛苦的折磨。这就叫做“毁坏美好的花园”。

  《赞法界颂》云:“法界理清净,贪瞋痴本无,迷悟从心起,三毒法假名。”从胜义谛的角度来说,如来藏法界的本性永远是清净的,没有任何妄念烦恼,尽管从清净的如来藏当中,产生了贪嗔痴,但贪嗔痴三毒本身也是空性的,只有一个名义上的名称,实际上是找不到的。但从世俗谛的角度来说,如果有了迷惑和执著,就会因为这些迷惑和执著的纠缠而作茧自缚,从一念迷起惑造业,我们就不得不饱受痛苦,一直深陷在狂躁、混乱、焦虑不安的状态中,时时感受各种身心的逼恼。如果堕入到三恶趣当中,更是要感受无数的苦难。我们过去的生生世世都是如此,而且这种状态现在还在继续。

  但是,今天我们已经认识到自己往昔所造的罪业,并且如理如法地在上师金刚萨埵前发露忏悔。在此之后我们就要彻底改过自新,恢复到从前没有迷乱时的安稳境地。

  具体来说,行者发露忏悔后,应该在心里默想:我以往因为愚昧无知、不懂取舍、烦恼深重,无论在学习佛法之前,还是在皈依三宝、受持三乘戒律后,都曾经造下了无量的罪业,如今依靠大恩上师的慈悲而变成了懂得利害的人,从今以后,我宁可舍弃生命,也绝不再造罪业。即使遇到生命危难,哪怕刀架在脖子上,我也绝不造恶;即使有黄金万两的诱惑,也绝不造恶。总之,无论为了什么,我都不造罪业;并且,我宁可舍弃生命,也不舍弃这个誓言。这是特别重要的。

  我们应该具足这种宁舍生命不舍誓言的决心。因为这一辈子并不是死后就一了百了了,而是还有结生相续,死亡就像一个中转站,人死后还要再投生到各个道当中,善业先成熟就投生三善道,恶业先成熟就投生三恶道,辗转在六道当中感受各种各样的苦。我们即使舍弃生命也只是断了一期的命根,由于护持戒律的缘故,未来必定能够获得相续不断的安乐。而一旦舍弃了誓言,我们必定会堕落到深不见底的恶趣深渊,不得不感受无边无际、难以忍受的痛苦。《正法念处经》云:“离法者非善,必定入地狱,好人宁身死,而不行非法。”有善根的人宁可失去生命,也不会入于邪道,再去造各种恶业。

  《大萨遮尼干子受记经》云:“菩萨应思惟,善住戒品中,解脱烦恼缚,闭诸恶趣门。若欲持净戒,应当如牦牛,为护一毛故,守死不惜命。”的确如此,我们应思惟安住戒品中能够解脱烦恼束缚,闭塞恶趣之门,所以若想要守持净戒就应该像牦牛一样。牦牛是非常爱尾巴的,若有一丝尾毛挂在树上,即使见到猎人将要夺走它的性命,也宁可舍命,护着尾巴不断。我们在守护誓言时也应该像牦牛一样,要有一种宁死也不肯违背誓言戒律的坚定决心。

  《二规教言论》云:“劣者爱惜自生命,智者珍视自誓愿,劣者背弃誓愿时,智者对此感稀有。”意思是,劣者与智者之间有很大差别。劣者对自己的生命感觉特别珍贵,时时刻刻都不忘保护自己。一旦誓愿与生命发生抵触之时,他们会毫不在乎地舍弃誓言以保全生命。智者则对誓愿更为重视,不会轻易加以改变。每当见到劣者违背誓愿,智者就会感到稀有并为之惋惜。真正的智者哪怕遇到生命危险也不会舍弃誓言,不会违背诺言。(但现在很多人对自己的誓言承诺都不当一回事,随随便便就发一个誓,做一个承诺,但一转身什么都忘了。尤其末法时代世风日下,人的品德是越来越低下了。)

  所以,我们一定要下定决心,从此以后,受持律仪,立誓永不造罪。所谓受持律仪,就是把身口意全部规范在正道里,唯一行持清净业。以这种誓愿摄持住自己的身心,唯一按正确方式去做,以后即使再苦、再困难,也绝不肯陷在狂乱里,造那些伤害自他的恶行。

  如果能够依靠誓言来管定自己的身心,具备这样一种承诺,就能够以断相续心彻底截断恶业的相续。从此之后,过去一切的恶业都能清净,一切的善根都将恢复。这就是所谓的返回对治力或恢复力,其实就是要我们发起这种断恶的誓愿。

  在修忏悔时,有些人虽然在口头上念诵“发露忏悔,不敢覆藏,从此制止,永不再犯”,但观察其所做所行似乎都是不善业。所以对于一般修行人而言,仅仅在口头上说“今后再不造恶业”是远远不够的,这样的力量实在是太肤浅了。我们一定要通过自己的深思熟虑,对十不善等自性罪以及每种佛制罪一一仔细观想,并针对每一条罪业具体发誓:不仅自己不再造作,也不劝他人造作,也不随喜他人造作。这样细致地思惟才能避免修行落于一种笼统的状况,才能具体地在每一条罪业上都翻转过来。这对我们一般人是特别切实的。

  以前在讲四无量心修知母念恩的时候,首先观想自己的父母,再到自己的亲人,再到周围的邻居,再慢慢扩大到整个镇、整个县、整个市、整个国家、整个世界,这样一个个来修持。现在我们忏悔罪业也要一条一条具体地来观修。如果只是笼统地观想所有的罪业,那我们就很难修得起来,很难把罪业真正地翻转过来。

  具体来说,正行修持时,从十不善业开始到大圆满的誓言之间,要逐一清楚思惟,发誓在这上面的任何一个细节、支分上都不犯。思惟每一条时都要具备“宁死不造罪业”的断心,并用“宁死不舍此誓愿”的第二个誓言铁钩钩住。

  首先思惟断除十不善业。

  以断除杀生为例,通过思惟,了知杀生是非常恶劣的罪业,它能够毁坏自己,陷自己于长劫的地狱苦难里,遭受各种痛苦。《大智度论》云:“世间中惜命为第一。何以知之?一切世人,甘受刑罚、刑残、考掠以护寿命。”比如,一个人只要能活下来,就算砍掉一只脚、一只手,也会心甘情愿的。要知道众生最珍爱的就是自己的生命,所以杀害众生的罪业是非常严重的。可以说杀害其他有情的生命,就等同于无数次杀害自己。

  之后就要思惟:世上再没有比杀生更恶劣的事了。我从今以后绝不造任何杀生的业。自己不去杀生,也不叫别人去杀,也不见杀随喜。

  自己要立下坚定誓愿:未来我决不杀生,不杀人、堕胎,不杀狮子、老虎、龙等大旁生,不杀猪、马、牛等畜生,不杀蚊子、苍蝇、跳蚤、虱子等弱小生命。总之,对于一切生命都不造杀业,再加上“纵然遇到生命危难也绝不舍此誓言”,一定要用这两个誓言的铁钩钩住。

  之后,为了坚固誓愿,要进一步观想:哪怕有人拷打逼迫自己,甚至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说“如果你不杀这条鱼,我就马上把你杀掉”,这种情况下要宁可自己断头也绝不杀生,下至以身口意损辱有情的行为都不做。就像有些公案中讲的那样,修行人为了保护有情的性命,宁可自己丧失生命。

  莲池大师的《缁门崇行录》中记载:佛在世时,有位比丘到珠宝店去化缘。珠宝师刚好在为国王穿珠链,见比丘来乞食,就把宝珠放在一旁,进去拿食物。可是宝珠没有放好,落到了地上,他家养的一只鹅刚巧进来,就把宝珠吞了。珠宝师出来后不见宝珠,除比丘外别无他人,于是怀疑是比丘偷了。比丘怕鹅被杀,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任由珠宝师狠打,打到头破血流,倒在地上。这时那只鹅又来舔血,珠宝师怒气末消,迁怒于鹅身上,把鹅也打死了。比丘不禁悲伤流泪。珠宝师觉得很奇怪,问他为什么自己被打了都不哭,鹅死反而哭了。比丘见鹅已死,这才说出了真相。珠宝师切开鹅的身体,果然发现宝珠在其腹中。

  这位比丘为了保护一个旁生不被杀害,宁愿以自己的身体甚至性命为代价,我们也应该随学这种精神,宁可自己受伤乃至断命,也决不能伤害任何一个众生。

  或者也可以这样思惟:以后无论自己身心上遭受怎样的痛苦,我也决不伤害众生的性命;无论在什么样的欲望、金钱等的引诱下,比如即使有人给我一亿钱币来贿赂我,我也绝不能伤害生命。并且发誓绝不违背自己的誓言。 

  像这样,你已经发誓宁可舍弃生命,也不杀任何一个众生,而且发誓永远不舍这条誓言。要有这种决断心,或者说护戒的决心,这就叫做返回对治力,依靠它就能截断杀生的相续。拿杀生来说,如果一开始就立誓“我不杀所有杀不了的众生”,就说明你心里已经生起了永远断除杀生的善心,也就具备了不杀生的戒律,这样就可以得到断杀的功德。而如果没有这样立下誓言,即使不杀生也只是自性无罪,而不会得到戒杀的福德。

  以上分析了如何思惟断除杀生。同样道理,对于偷盗、邪淫等九种不善业都要一一发誓断除。

  在断除偷盗时,我们首先要反省:过去自己或者以强权夺取,或者暗中偷盗,或者以各种欺骗手段造了很多诸如偷税漏税、公器私用等谋取私利的行为,这些都是不与取的罪业。对境再严厉一点的,我们还有可能曾经盗取三宝物、上师物、父母物等物品。下至于生一念非分夺取之心,这一切都属于偷盗的恶业。《律藏》中说:有些人依靠权力偷盗,有些人以狡诈的手段偷盗,有些人通过搞关系偷盗,有些人借东西后不还,等等。很多人以前不懂这些道理,明明已经犯了偷盗,还觉得自己很清净。现在已经知道,这些罪业是多么恶劣,它将来会让我陷入到地狱、饿鬼等三恶趣当中受各种痛苦。想到这里,自己就像吃了毒物一样,非常后悔、恐惧。

  之后立誓:从此之后,我一定要断除一切偷盗的心态和行为,绝不再造偷盗的业。宁可舍弃生命,也不舍弃此誓言。

  而且要具体想到:从今往后我宁可饥寒交迫而死,也决不造偷盗的罪业,不盗三宝、上师、父母物,不取任何有主物。即使有再多的金银财宝放在我面前,也绝对不贪求;也决不再用狡诈的计谋,或者口中的虚假语言,或者倚仗权势等等,去窃取不属于我的财物。对一切不义之财,绝不沾染分毫。决不造做任何不与取的罪业。要有这样一种心念才行。 

  并且要想:我现在已经发了这个誓,从此以后,即便我的肉被揪成一块一块而死,也绝不违背这个誓言,宁舍生命也不违犯。

  这样发誓之后,就要设身处地地观想:往后对于别人的私有财物,或者是公家的财物,或者各种渴望得到的名利、地位等等,我在任何情况下,宁可去死,也不取这些非分的东西一分一毫。凡是不属于我本分的事,不是我分内应得的财物,我都不起丝毫盗窃的心,下至任何对他人财物不爱惜的行为都断除。并发愿:尽未来际上供下施,饶益众生,供养上师三宝。

  像这样,在金刚萨埵佛尊前发誓,从此之后受持不偷盗的律仪。这样就能截断偷盗业的相续。真正生起了这种坚定的誓愿,就具有了防护力,就能恢复到不偷盗的清净状态了。

  然后是发誓断除邪淫。

  首先要想:过去自己由于不明白因果的道理,放任欲望泛滥,导致自己的淫心非常严重,这一生曾生起过无数次想要非理行淫的心念和行为,以至于造下这种染污罪业,大大折损自己的福报和寿命,原本清白的心也被玷污了。想到这就觉得非常厌恶。

  邪淫者后世会相应地堕入三恶趣。如《佛说大乘日子王所问经》中说:“下劣淫欲行,直往于无间,受苦不可当,三世佛皆说。”而且自己现世遭遇感情不顺,生活充满吵闹和泪水,在世间没有地位,总是被人看不起,这也往往都是邪淫所感召的果报。这样认清罪业,心生追悔后,就要下定决心,宁死也不造邪淫的罪。

  应郑重立下誓愿:今后永离邪淫,哪怕美女投怀送抱,也坚决不犯淫戒。如果是在家人,就发誓:从此以后,坚决不犯邪淫,对于任何非分之色都不起丝毫欲心。有了这种誓愿力,在自己未来的一切生世当中,就能永远截断邪淫罪业的相续。

  为坚固誓愿,观想美色当前,即使舍命也不犯淫,下至起心动念都要做防护。且发愿:赞梵行功德,引导一切有情远离淫欲,获得清凉。

  对于十不善业中的四种口业也要逐个立誓断除。

  首先要反省,过去我是怎样造妄语、两舌、恶口、绮语等恶业的。要像前面说的那样,一个一个仔细地想清楚:过去我口中说了多少骗人的话、昧良心的话,用多少花言巧语去欺骗别人,或者破坏彼此的和合,以及说各种毫无意义的世间杂话,还用各种粗暴的语言去伤害别人的心等等。其实稍微反思一下就会发现,我们每天所说的话语中,有意义的谛实语并不多,而是大部分都是在闲聊八卦,或者蒙骗他人,甚至是带有侮辱谩骂性质的言语。正如惹琼巴尊者在一首《忏悔歌》中所说:“语贪多言成欺骗,鼓舌频频地狱因,多食酒肉堕饿鬼,所言不直乏羞耻,如是所作众口业,上师妙语前忏悔。”意思是,我之语贪著多言而成为欺诳,不断鼓动唇舌亦是地狱的因。我以多食酒肉而堕入饿鬼世界,我之语不正直,无羞耻。如是所作众多之口业,悉于上师妙语前忏悔。

  有些人自己一个人静不下来,反正现在有电话套餐,套餐内可以免费打,不打白不打,其实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打电话吹牛八卦,各种闲聊,说人是非,满口胡说八道。还有很多人一遇到什么不如意的事就一通谩骂,这样造多少口业啊!有些人说:“虽然我说话不注意,造了很多口业,但其实我的心特别好。”自己造了那么多业,这都是堕入三恶趣的因,还觉得自己的心很好。所以你们一定要静下心来反观自己。

  造这些口业就像服毒一样,只会毁坏自己。不但得不到任何佛法的成就,反而会让自己葬身于苦海中,会彻底毁坏自己的前途、命运,让你一点点安乐都生不起。《诸法集要经》中说:“舌如彼炽火,心则如其薪,恶言如猛焰,焚烧诸众生。”意思是说,人的舌头就像燃烧的火一样,不调柔的恶心就像薪柴一样,这两个因缘聚合的时候,就会出现焚毁众生的恶语猛火。

  这样思惟之后,自己就感到非常后悔:我真是太愚痴了,当初竟然迷失到这种地步!本来我也具足自性清净的光明如来藏,但却用这样的佛性去造那么多的罪业!对此,自己要在心里多想几遍,一定让那种悔过的心发起来。

  认识自己的过错后,就要下决心断除。要发誓以后一定要改正自己的口,不再用这个口说一点不好的、与法违背的语言。要这样想:我以后再也不用口造妄语的业,不未得谓得,未证言证;再也不用口说任何斗讼竞争语;不说戏笑、游乐的语言;不说世间王臣盗贼等论;不去说任何伤害有情心的话,下至对牛、马、狗、猫等旁生也不说粗恶语;不对一切团体、个人说挑拨离间语。宁可舍弃生命,也绝不再造任何口业。纵遇命难不舍此誓言。有了这种誓愿,就截断了这些口业的相续,这叫做恢复力。这样忏除后,就恢复清净了,以后永远不再造这个罪业了。

  有的人问:“一点业都不造,我可能做不到,这样发誓是不是违背了自己的心?”当然,作为凡夫,有时候难免还会现行。但你已经有了这个誓愿力,如果违背就一定要生起惭愧心,呵斥自己,要把它发露出来,马上念百字明、金刚萨埵心咒来做忏悔,把它的恶性力量净除掉。随着修行的力量一步步上来,自己的誓愿力就会坚固,誓愿力一旦坚固,就能非常有力地摄持住你的心,恶业就不会再现行。即使有时冒出一点萌芽,也能立刻被斩断,或者转为道用。

  为了坚固誓言,观想自己被拷打乃至被金钱引诱也不造此等恶业,并发愿一切时处说诚实语、和合语、柔和语、具义语。

  再思惟意业,对于贪、嗔、邪见等罪业也要一一立誓断除。

  先说贪心,首先要反省,自己过去心里是如何贪著名誉、地位、财富、享受等等。然后想:这种贪著,只会玷污我的心地,使我完全陷在贪欲的淤泥里,本来平静的心就像清净的水被搅得浑浊一样,再也平静不下来了。本来是虚假不实的东西,我竟然这么贪著,而且一直放任自己的贪心。像这样,生贪心只会让我往下陷,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

  《正法念处经》中说:“若人乐贪,不乐知足,为贪所诳,害于善法,如是之人,犹如痴狗,还自食吐。”意思是,若人为贪欲所诳惑,则会毁坏自己的善法,如是之人就像吃自己呕吐物的痴狗一样,没有一点羞耻。

  这样就要认识到自己的过错,然后立誓悔改,之后尽量地遮止贪心相续。 

  嗔恚也一样。自己过去遇到不如意的事、看到不想见到的人,或者感觉被别人排挤……总之,面对很多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事,就会生很大的嗔心。现在要知道,嗔恚的猛火会毁坏功德林,一次生嗔就会摧毁多劫以来积累的布施、持戒等的功德,还会让自己堕入地狱,这是非常可怕的。《大萨遮尼干子受记经》中云:“若不修慈悲,能行嗔害心,虽行诸善行,死入于泥犁。”这里泥犁就是地狱。

  然后要想:这种业力太可怕了,我怎么能再让它现行?令我好不容易积累的善根全部付之东流?从今以后我不能再给这个世界增加这种恶性的破坏力。对于任何一个众生,我都要以慈悲心来对待,不能再从心中发出嗔恚的猛火,烧毁自他。

  之后发誓:今后对一切有情下至蚂蚁蚊虫,不起损害之心。纵遇命难不舍此誓言。发愿对一切有情生起慈爱之心,行持无害行。

  对于邪见,也要首先反省。过去产生了多少否认因果、否认前后世的颠倒见?像是认为没有佛菩萨、没有净土、没有胜义实相等等,心里起过各种各样的邪分别。还包括,把轮回里的种种痛苦当成是快乐、幸福的自性;把无常的法认为是常住不坏的;本来没有我,却处处以为有我;本来没有清净,却认为有清净。诸如此类有各种各样的邪见,就像一个颠倒昏乱的人,处处见颠倒一样,自己就陷在这种愚痴的状况里。

  就像明明是白色的海螺,我们却说成是黑色的。在世俗当中明明有三世因果相续,我却说没有前生后世等,或者本来佛法无不善妙,我却认为有一好一坏等等。正是邪见在指导着我,发生一个个错乱的行为。可以说邪见是一切罪恶的根本,一旦有了邪见,其他不善业都会随之而来。《佛说长阿含经》云:“云何二法趣向恶趣?一谓毁戒,二谓破见。”倘若你已经入佛门,而后破了戒,或者舍弃以前具有的正见,没有好好忏悔的话,势必会堕入恶趣。一旦生起邪见,就阻断了解脱之门,所以应该好好忏悔。

  法王如意宝在《窍诀宝藏海》中说:“损失财物只是暂时的痛苦,损坏了名声则是一生的痛苦,损害了因果将是生生世世的痛苦。如果生起邪见,不承认因果,这就是对因果方面作了损害,如此结果在生生世世中都将损害自己的安乐。所以即使你无有任何财富也没关系,没有丝毫名声也可以,但你千万不要失坏了自己的正知正见。”法王的这段教言大家一定要记住!损害因果者将会在生生世世中感受无穷无尽的痛苦,你们想想孰重孰轻。

  我们要想到:邪见就是我心里的罪魁祸首,我怎么能继续容忍,继续受它支配呢?然后发誓:今后宁舍生命也绝不再对三宝、业果等生邪见。哪怕失去生命,也不再有一念坚持、认同这个邪见。

  像这样,下定决心,数数地发起这种猛利的誓愿。它的力量一旦增强,就能防护住自己的心,不再落入到邪见当中。

  在忏悔自性罪时,首先一一思惟断除十不善业之后,还要发誓不造五无间罪,共有五种誓愿;发誓不造近五无间罪,有五种誓愿;此外,还要发誓不造四重罪,有四种誓愿;发誓不造八邪罪,也有八种誓愿。

  按照《前行备忘录》所说,所谓的四重罪:1.居智者之首位;2.享用密咒师的财产;3.居比丘顶礼之前;4.享用修行人的食物。当然,享用修行人的食物并不是指所有修行人的食品,但如果某个修行人心里决定了食品使用的期限,比如“依靠此食品我在这个月里修行”,假设享用了他那寥寥无几的食品中的一点儿,那么在他所想的期限里,饮食就不足了。

  《前行备忘录》引用的一个偈颂中说:“诋毁白法赞黑法,减低行善之资粮,扰乱信士之内心,舍弃上师尊道友,脱离坛城对治八。”这里八邪罪是指:1.诽谤白法;2.赞叹黑法;3.对行善者积累资粮从中作梗,减少他们的资粮;4.对修善的信士说难听之语而扰乱其心;5.已入密宗金刚乘坛城以后在会众行列中发起争斗、恶语相骂、争吵不休,背弃上师;6.已入密乘者远离本尊;7.已入密乘者脱离道友;8.已入密乘者舍弃坛城。心里立下不犯此八邪罪的八种誓言。

  接下来还要立誓断除佛制罪。

  别解脱戒方面,在家居士断除杀、盗、淫、妄四根本罪,再加上不饮酒,立誓不犯有五种誓愿;沙弥(尼)不违犯十种学处,有十种誓愿;比丘对于比丘四根本戒,一一发誓不犯,十三僧残发十三种誓愿,三十种舍堕发三十种誓愿,九十种堕罪发九十种誓愿,四向彼悔发四种誓愿,对于一百一十二种恶作,要有一百一十二种断心。总之,比丘不犯二百五十三条戒,比丘尼不犯三百六十四条戒,每一条各有一种誓愿。对于违犯这些学处的罪业,也一一发誓断除,并立誓宁舍生命也不舍誓愿。

  菩萨戒,依甚深见派不舍愿行菩提心,不违犯十八根本罪,共二十条誓愿,不犯八十条恶作罪,一条一誓愿;依广大行派,不违犯四重罪、四十六恶作罪等。对于这些也应一一发誓断除,并立誓宁舍生命也不舍此誓愿。

  关于别解脱戒和菩萨戒的戒条,之前在讲解《三戒浅释》时详细讲解过了,大家下来可以看一看,也可以看堪布云丹嘉措尊者的《三戒论释》。密乘戒我们以前也讲过了。

  密乘三昧耶戒,像共同的内、外五部佛的三昧耶戒,十四条根本戒,八种粗罪;《大幻化网》讲的五条根本罪和十条支分罪;《时轮金刚》讲的二十五种三昧耶;《实相宝藏论》所说的四条顿门三昧耶,即不远离无有、平等、唯一、任运四大誓言,对以上戒条心里一一发誓绝不违背。并发誓即使遇到生命危难也不舍弃这样的誓言。我们必须要以这两种誓言的铁钩钩住。

  除此之外,背弃世间盟誓、无惭无愧、抽烟、喝酒等罪业也要一一发露忏悔,发誓不再造作。

  心里面要想:对于自己能守护的所有戒,发誓绝不犯,对于不能守护的所有戒律,要尽可能守护,祈祷上师金刚萨埵您加持令我相续完全得以清净。如果真正立下誓言,不仅能防护自己将来不造恶业,而且可使自己的心相续越来越清净。否则只是浮皮潦草地说一说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以上宣讲了念修金刚萨埵修法中返回对治力的修法。

  要知道在四力之中,具足破恶力与恢复力极其重要,以破恶力能翻出恶业种子,以誓愿力能截断恶业相续。具此二力,再祈祷上师金刚萨埵、念诵百字明或心咒,忏罪就会得力,罪业也很快就能清净。《入行论》云:“每逢误犯过,皆当深自责,屡思吾今后,终不犯此过。”意思是,任何罪业产生时,都应该诃责自己,而且发誓以后再不犯,这种发誓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应常常思惟按这两方面去行持。

  《佛说业报差别经》中云:“若人造重罪,作已深自责,忏悔更不造,能拔根本业。”“深自责”是追悔心,属于破恶力;“更不造”是断相续心,属于恢复力。两者具足,就能拔除根本罪业。无论是大乘小乘,或者显宗密宗,忏悔的时候无一例外都要具足这两个条件,不能缺少。所以,对此二力应当殷重而修。

  《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细观察下,我们很多的言行、思想乃至心念都会给现在和未来的自他带来伤害。我说的伤害是指会让人经历、感受痛苦。根据佛法,改变这种循环的外力有二:一是反省自己的行为,清醒地认知它们的性质和后果,对于已造成或将造成伤害的行为生起真诚的悔意,并下定决心以后无论如何不再重复同样的错误,这叫‘忏前戒后’。再通过持续的觉察,在平常生活中把这份认识和决心落到实处。另一种外力是根除对自我的执着,证悟空性,现见诸法实相。”所以对初学者来说,若想要改变业力的循环,脱离轮回苦海,就一定要在忏前戒后上下功夫,平时生活中一定要努力把这份认识和决心落到实处。

  《感应篇汇编》中记载,明朝有位尚书杨翥,是吴县人,他一天晚上梦到自己在园林之中游览时,顺手摘下树上的两颗李子吃,醒了之后,自己就痛责自己说:“这是因为我平时对于义和利,认识不够清楚的缘故,才会梦到偷吃人家园子里种的李子!”(这可能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杨翥为此事惩罚自己,几天都不吃饭。还有一位君子张其蕴,一言一行都遵守礼法,稍有失误就痛责自己,发誓悔改,整夜不睡。所以我们在平时行住坐卧也要保持正知正念,恶行一现前,当下就遏止它,并猛利发誓绝不再犯。以前古代的这些善人发现一点小小的错误就会呵斥自己,马上改正。但现在的人身口意造了很多业,比如辱骂别人,阻碍别人行持善法,打断别人修行等,心里面却觉得无所谓,造了恶业没有一点惭愧,我们与古人相差得太远了。

  宗喀巴大师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讲到忏悔时说:“应念此等所有过患,悔先防后,至心忏除,则昔已作断其增长,诸未来者堵其相续。”这是在告诉我们忏悔的方法就是,应当思惟罪业的所有过患,而对以前所造的罪业生起强烈的追悔心,然后谨慎防护三门不再造恶。要像这样以至心来忏除罪业。这样忏悔的作用就是可以使先前已作的罪业不再增长,而且可以截断未来罪业的相续,也就是将来不会再造恶业。

  宗喀巴大师在论中为我们指点出修习忏悔的关要就是“至心”二字。而产生“至心”的主要原因,就是“应念此等所有过患”。如果不能掌握这两个心要,就无法契入忏悔。所谓“至心”,就是至诚之心、至极之心。由衷地发起的忏悔心,就叫至诚之心;这个忏悔心达到极点,就是至极之心。唯有发起至心,才能具足破恶力和恢复力。

  譬如一个人服食毒药后,能否防护以后不再服用,关键要看他的追悔心是否强烈。如果追悔心强,自然就能遮止再犯,也就是能对毒品的过患完全了解,就可以生起防护之心。所以能否生起恢复力就依赖于破恶力。而只有依靠至心追悔,才能具备破恶的力量(破恶力),而破坏恶业种子;如果生不起至心,那么依靠微弱的心力,根本无法破坏恶业种子,不能遮止罪业增长。而是否能够发起强烈的忏悔心、防护心,完全依赖于对恶业过患的观察思惟。对恶业的过患没有思惟到量,忏悔心就不会被猛利地引发出来,所以,思惟业果与忏悔之间,具有极为密切的关系。希望道友们一定要将往昔所造的身口意业,一一发露出来,发露得越详细越透彻,忏悔得就越清净。

  一般所说的“四力忏悔”,都有一个“力”字(依止力、破恶力、恢复力、对治力),这说明忏悔必须引发“至心”,才能使忏悔具有力量。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心力,也就是“至心”未能引动起来,则忏悔就不会得力。而能引发“至心”最关键的因素,就是思惟罪业的过患,也就是“修苦”。

  “修苦”和“至心”是能生所生的必然关系,所以首先应当掌握修苦。比如:自己犯了重罪,就要被宰杀,或者被判枪决时,脑海中盘旋着即将被枪决的苦楚,恐惧和悔恨交加,全身颤栗不已,悔不当初。此时若还能得一条生路,必定会痛改前非,永不再犯。我们如果能了知这条心理无欺的法则,就会明白忏悔的关要,即:以念苦能引生怖畏苦果的心,由怖畏心必定能引起追悔心,以追悔心决定能引生防护心。这样的忏悔,就叫“至心忏悔”。

  以智慧了知此中的因果关系之后,就应当从“能生因”上入手——经常思惟罪业的过患,由于害怕将来感受苦果,就会生起强烈的追悔心和防护心。这些道理希望大家一定要明白。

  今天就讲到这里。

  思考题

  1.在修返回对治力时应具备一种什么样的决心?为什么要具足这样的决心?

  2.如何具体思惟断除十不善业?

  3.什么是四重罪、八邪罪?

  4.如何立誓断除佛制罪?

  5.为什么说在四力中具足破恶力和恢复力极其重要?

  6.按照宗喀巴大师的观点,修习忏悔的关要是什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