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上师开示 > 透过佛法看世界 > 辑四 功德之源 > 文章查看

专注于自己的修行

  :我虽然已经观修了“因果不虚”这一共同外前行,对待业因果的态度比以前谨慎了许多,但是由于智慧欠缺,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无法如理如法的取舍,有时候把握不好分寸,又担心会让周围的人起烦恼。请问上师,如何能在不让众生起烦恼的情况下,最大程度地取舍因果?

  :这个问题在我看来应该反过来问:如何在正确取舍因果的情况下,最大程度地不让众生起烦恼?因为只有正确取舍因果,才能最大限度地避免伤害。如果不尽力减少伤害,所谓“不让众生起烦恼”就成空话了。

  努力管好自己的身语意,谨慎取舍因果,是初学者的第一要务。在修行之路的开始阶段,我们需要更多地专注于自身的修行,而不必太在意周围人的看法,否则我们很容易把对赞誉的希求误认为是随顺众生。许多初学者都在犯这个错误。希望得到赞叹,不想听别人说自己修行不好,因此会努力迎合讨好别人。当然,也需要小心别被自己的傲慢蒙骗,把因傲慢而生的冷漠和固执误认为心无旁骛、道心坚定。

  放下,出离,人人会说,可出离不在别处,就在每一个当下一念,不求赞叹、不惧讥毁,不求荣耀、不惧卑微,不求得、不惧失,不求乐、不惧苦。这才有点修行的样子。

  菩提心需以出离心为基础。学佛的人没事总凑在一起,修证还没有得成就的话,就还是凡夫,凡夫扎堆,难免是非。照达森堪布的话说,就是“你也帮不了我,我也帮不了你。凑在一起做啥子?不如各自抓紧时间修行”。他说的“帮”是帮助解脱。

  达森堪布是我敬重的一位出家人。扎西持林山上的闭关院,山下的养老院,老老少少的事,他都管,他是大管家。每天早上他三点钟就起床打坐、念咒。除每天的功课外,仅本尊心咒到目前他就已经完成三亿多遍。白天他要忙着僧团的日常管理、道场的施工建设,还要接待远近的乡民,他们跑来求他加持、打卦、超度、解决纠纷。能办的,他都会一脸严肃而又尽心尽力地帮着办。可是他总说:“你们应该亲近真正的修行人,见我这种一般般的修行人,没有用。”

  闭关院的年轻喇嘛很多是他一手带大的,跟他很亲,叫他“阿舅达森”。藏族人家里,舅舅最大。阿舅达森给年轻人上了几年课,后来就不肯上了,说:“我能教的都已经给他们教了,应该有更好的堪布来给他们上课”。在堪布达森的一再恳请下,闭关院前年请来了新的堪布负责年轻人的教学,而达森堪布则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养老院的管理上。他不间断地给老人们讲佛法、授八关斋戒,带领他们修行,磕头、绕山、供灯。后来他跟我说:“我已经给养老院讲了七八年课了,能讲的已经全部讲了,看着他们一百多人坐在那里,我心里不是滋味……我想以后好好地找一个堪布,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给他们讲课,我也放心。”

  “如果我有能力的话,我不怕累。”而一旦把自己能够奉献的都奉献出来后,他就急着要把位置空出来,让给“更有能力”的人。

  夏天的闭关院会有比较多来自各地的居士。达森堪布几乎从来不跟大家说笑,也不轻易见人。有的居士不免埋怨,觉得他不够慈悲。话传到他耳朵里,他笑一笑,解释几句:“你们从那么远的地方千辛万苦到这里,不要浪费时间,好好修行,见我没有用……我的汉话说得不好,没法给你们讲课……我没有引导你们的能力,你们应该亲近真正好的修行人。”他跟大家解释、道歉,过后仍然是不见客。

  他的小屋永远大门紧锁。白天他不在家,山上山下忙去了,不忙的时候肯定也是“躲”在什么地方修持,你很难找到他。他没有手机。很多年前,闭关院曾装过一部电话,方便与外界联系。可用了没多久,达森堪布就当着所有年轻出家人的面,把电话机砸了。他不想让这些年轻人从小就迷恋这种“方便”,沾染上太多世俗的习气。后来,为了便于联系也给他配过手机,但这个被达森堪布看作“不给人自由的东西”也很快“不知去向”。

  平时开法会,达森堪布说什么也不肯到大众前面的法座上就坐,甚至尽量避免在大众面前走来走去,总是躲在后面,找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只是养老院来的一个普通老喇嘛。我想他大概心里在说:“我又不是见解脱,让大家看见我,没有用。”

  真正的修行人,就是这样,他的随顺众生,不是迎合,也不刻意,是长期专注的修行养成的无诤。修行足够好,别人自然心悦诚服。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