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上师开示 > 透过佛法看世界 > 辑四 功德之源 > 文章查看

行持善法

  :行持善法和普通意义上的行善有没有不同?

  :通常人们说的行善,主要指布施、助人、友爱等行为,而佛教所说的行持善法,除了这些善行外,更包括了在出离心、菩提心的摄持下行持以如下六种善法为主的各种行为:

  一是受持读诵般若波罗蜜多等契经,通过学习经典,思维理解法义,从而生起观照般若,最终通达实相。二是趣入无我光明法性,安忍本来清净的空性。三是念诵心咒。四是造立经像。五是对佛像及佛塔等作种种供养。六是听闻、受持、念诵佛菩萨名号。

 

  :对于想解脱的人,闻思最为重要,如果有时间和精力,要尽量用来闻思,而不应耽误时间去造塔像、做转经筒等,那样做是执著外相的表现,并不能直接带来解脱。这么想对吗?

  :解脱,首要的是发心,要有出离心。在出离心的摄持下,研习经论有助于解脱,行持其它的善法同样有助于解脱。

  我们强调闻思,主要是为了能够如理修行,在信心、菩提心的基础上,以因果、缘起、空性等见解引导,根据传承按次第修行,不闭门造车、盲修瞎炼。强调闻思,不是为了排斥修行。《楞严经》云:“虽有多闻,若不修行,与不闻等。”修行不仅仅指打坐、思维理解法义,也包括如前一个问答中提到的各种方式。

  许多普通藏民没有太多闻思,但他们有明确的出离心、真诚的菩提心,平时精进不辍地持咒、转绕,做各种饶益之行,临终时也出现了解脱的瑞相。他们也许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但是他们对上师三宝有坚定的信心。苦也好,乐也好,顺也好,逆也好,一切都是上师三宝的加持,对此真心认同,所以他们能很自然地做到不愁不怨,很自然地串习正念。佛法对于他们,是活法,是具体在一言一行中切实地取舍因果,是朴实的信心体现在日常生活的细枝末节中。

  而一些闻思似乎很好的人,讲起佛法来口若悬河、头头是道,最终却不一定解脱,因为没有老老实实用学到的法理来对治自己的烦恼。佛法对于他们只是知识,是用来演讲、辩论的。

  也有人闻思了一点儿佛法后,便无端傲慢起来,脾气也大了,想法也多了,一般的人和事都入不了他的“法眼”,满腹我是人非,世间八法的习气不减反增。这样的“闻思”,帮不了自己,也不能引导其他人对佛法生起信心。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藏地经历多年动荡之后,佛法衰败,僧才凋零,老一辈的学者、修行者大多离世,能讲解佛法、引导人们学佛的人所剩无几。这个时候,法王如意宝在喇荣创建五明佛学院,大力培养讲经说法的僧才。有人讲法,佛陀的教法,也就是经律论典中所载的内容,才能保存和延续,人们才能有机会接触、学习佛法。如今出自法王如意宝门下的法师分布藏区各地及海内外,成为了弘扬佛法的重要力量。

  佛法由教法和证法两部分组成。通过闻思经律论获得正确的见解后,要有实际的修持,戒、定、慧,才能把见解化为个人的真实经验,对法界本性的认识才能超越相似的理解和安住。

  当年喇荣学者云集,闻思之风鼎盛,法王如意宝却常常告诫大家:“闻思很重要,但是修行更重要,修的方法多种多样,像磕头、转绕佛塔经轮、持诵心咒佛号等都是修行。”众生因缘、意乐不同,佛陀便广设方便,教以相应的解脱之法。《大般涅槃经》云:“不以闻故得大涅槃,以修集故得大涅槃。”

  法王如意宝平时在讲课、传法之外,非常重视放生、做经轮、造塔像等善法。他老人家说过:“我们做事要以教证为依据,没有教证的事不要做。做转经筒、造塔像等,能给自他都带来巨大利益,是有教证的。”

  《白莲花经》云:“何人若于墙壁上,自绘抑或令他画,百种福饰圆满身,彼等皆获菩提果。”自画、自塑或组织倡导修建、塑画佛像,都是日后证得菩提的因。

  1987年,法王如意宝朝礼五台山期间,短短三个月内在五台各处塑建了数量众多的精美佛像,这些佛像至今仍然供奉在菩萨顶、善财洞、罗睺寺等处。

  1995年,法王如意宝带领一批弟子在五明佛学院的南山进行过一次重要的闭关,正是从那时起,法王开始组织和倡导大规模塑建佛像,仅在五明佛学院就制作了数以千计的佛像、祖师像运送到各地供奉。

  密续中讲到:与人等高的天然水晶之金刚萨埵像所在之处,将是密法尤其是大圆满法兴盛之处,此身像的出现将成为大圆满法利益无量众生的重要缘起。1997年,因缘成熟,法王如意宝在五明佛学院塑建了如续部所言的天然水晶金刚萨埵像。

  传承祖师们的密意宏深,所做每一件事都代表着佛行事业的重大缘起。

  1989年,喇荣五明佛学院山门的大白塔落成,法王如意宝倡议在全藏区普建白塔,并且说:希望自己能像阿育王一样建造无数佛塔,为现在和以后的众生留下礼敬的对境、殊胜的福田。

  律藏中讲到:“任何智者以净心,向此佛塔迈一步,上品纯金一千两,不可为比供塔德。”怀着清净之心朝佛塔迈一步,功德都如此巨大,那么恭敬礼拜、转绕佛塔的功德就更加不可思议了。佛塔若随处可见,众生积累福慧资粮就随处得便利。即使一个普通路人,在看见、经过佛塔时,心中生起一念欢喜、敬意,都是未来解脱的种子。

  法王如意宝还在学院专门成立了一个小组,负责做转经筒,每年制作大量如法装藏的各类转经筒。手持型经筒携带方便,法王上师曾说:所有学佛人每人手中一个转经筒,随时随地真修实行、积功累德,我希望自己能看到这样一幕景象。

  转经筒里装藏着数量巨大的经咒或佛号,每转动一圈,相当于念诵了同等数量的经咒、佛号。按人们通常的思维方式,这很难理解,但是佛陀以各种善巧方便帮助、引导众生,佛的智慧、佛的善巧,原本就不可思议。佛法甚深微妙,“一尘中有尘数刹,一一刹有难思佛,一一佛处众会中,我见恒演菩提行”,这样的时空观、缘起观,一粒尘沙中有无量世界,一念越过三大阿僧祇劫,确实超乎寻常。

  不仅转经筒有如此微妙难思的功德,凡佛号、经咒以文字、声音等各种形式显现,与之接触、结缘者都能获福德利益。

  《药师琉璃光七佛本愿功德经》云:“佛告阿难,彼诸有情若得耳闻诸佛名号,堕恶趣者,无有是处。”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云:“智者复教合掌叉手,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除五十亿劫生死之罪。”

  《十一面经》云:“若诵此咒,则被千眼垂视,千手救护,若以此咒加持水,凡喝此水者,业障定得清净,凡听闻此咒或被咒声随风所触之人,亦能清净业障。”

  所以,刻玛尼石,做经幡,念佛,持咒,都是自利利他的无上方便。法王如意宝生前做过大量《大自在祈祷文》经幡,他老人家的许多弟子也继承了这个传统,在各地挂起五色经幡,让风把《大自在祈祷文》的加持送到每个角落。

  上师的言传身教,经部续部的教证,此处不再一一列举。

  既有教证,就是正法。如果出于偏见和私心,自己不愿做,也劝别人不要“执著”于造塔像、经轮等,说做这些没有很大的意义,这是不是毁谤正法呢?真正有闻思的人应该能够判断。尤其学密宗的人,金刚上师的言传身教是铁律。

  和法王如意宝一样,从前的祖师大德们也都很重视造塔造像等善法。大班智达阿底峡尊者晚年仍然坚持每天做擦擦佛像。他的弟子们怕上师辛苦,就劝上师不要亲自做佛像了,由他们来做就好了。阿底峡尊者反问弟子们:“我的饭你们能替我吃吗?”

  如果说做佛像等是法执深重的表现,那么公认的大学者、大成就者阿底峡尊者到晚年唯一不辍的就是做佛像,是否他也闻思不够、法执深重呢?

  《普贤上师言教》中“一尊擦擦像,三人得解脱”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即使看上去不起眼的善法,比如做一尊擦擦像,挂一面经旗,都能给自他带来不可思议的利益,成为解脱的助缘。

  扎西持林闭关院的管家丹增尼玛喇嘛和聪达喇嘛,从年轻时起最大的愿望就是这辈子能好好闭关修行,可是从1994年至今,闭关院的建设就没停过,经堂建好了,要建僧舍;僧舍建好了,要建经幡林、坛城;坛城建好了,又要建经轮、白塔……他们负责管理、设计所有的工程,每天都在施工现场监督、指挥,忙个不停,然而,即使再忙,他们也没有懈怠于持咒。白天事务繁多,持咒总是被打断,往往要到夜深人静,一天的工作暂告一段落,才能安安静静不受干扰地持咒,所以他们晚上睡得很少,常常是彻夜持咒。

  他们曾对我说:“这些年修坛城、修塔像、修经轮,虽然很辛苦,自己也一直没能如愿闭关专修,可是一想到会有许多人、许多众生因为见到、礼敬、转绕坛城、塔像等而获得利益,结下解脱的因缘,心里就无比欣慰……自己是普通的修行人,没有很大的弘法利生的能力,能够以这样的方式自利利他,真的感到很幸运,所以每天在工地上跑来跑去,都很开心。”

  的确,你看他们每天大步流星在闭关院各处工地巡视,总是笑呵呵的,手里念珠拨得飞快,持咒不断,一边处理各种事情,指挥若定。    我劝他们不要太辛苦,毕竟是上岁数的人了,事必躬亲,累出病来怎么办?他们笑一笑,说:“修道场的过程中累死,也很好。”

  有正确的发心、专注的修持、如理如法的回向,行持任何善法都是解脱之道,正如《金刚经》中说:“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法讲见、修、行、果。闻思的目的是为了树立正见,防止盲修瞎炼,不是为了排斥修行。排斥修行,本身就是执四相、贪八法的表现,已经是偏离了佛法的正见。如此一来,闻思又是为了什么?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