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上师开示 > 透过佛法看世界 > 辑四 功德之源 > 文章查看

闻思修

  :在当下的生活中怎样才能做到闻思修并行?

  :一般人繁忙的日常生活中,能用在闻思修上的时间和精力有限,因此最好是为修而闻思,把重点放在实修上。闻思的目的主要是获得正确的见解,有了正见之后,就可以开始串习实修。

  这与要做法师的人不同,做法师要给别人讲解佛法,答疑解惑,自己在闻思上自然是深广一些才好。如果不必讲经说法,只是个人修持,那么做不到博闻强记、深入经藏也无妨,有正确的见解,理解自己要修的法,了解这个法的功德、意义、次第、要点等就够了,应该开始实修了。

  比如修加行,从第一个加行开始,先仔细、反复学习相关法本,掌握法义后立即按照要求如理如量进行实修。当前一个加行修完后,再开始后一个加行的闻思修。争取每天都能花一点时间思维法义和入座观修,条件不具足的话,时间不用太长,但务必持之以恒。

  对于初学者,念佛也好,持咒、观想、念诵也好,都要保证一定的入座专修的时间,也就是以打坐的方式专心一意去修,而不仅仅只是走路、坐车、谈话、看电视的时候,边拨着念珠,散散乱乱地念几句佛号心咒。

  平时只要不是必须集中注意力去做的事,一边做事一边心里念佛,是很好的,大家也应该尽量养成这种习惯,无论什么时候,走到哪里,随时随地都能提起佛号心咒,把外散的心收回来。然而初学者心力毕竟不够稳固强大,除了这种见缝插针式的修法外,更需要座上专修,否则心定不下来。

  念佛、持咒的话,也可以打坐和经行的方式交替,总之都要一心放在佛号心咒上。观修本尊、修皈依发心等更不用说,当然是上座修效果好。

  上座无论采取哪种坐姿,务必要坐得端直。我知道有些人不是很注意坐姿,养成了半倚半躺着念经、做功课的习惯,但是佝偻肩背或东歪西靠,既没有威仪、失了恭敬,也不利于气脉走动,脉不正则心难静。的确大成就者也有躺着入定的,可是他认得自性,竖着歪着都不妨碍他安住自性,而普通人歪着,只容易犯困、散乱。

  我想再次强调出离的重要性。虽然不是所有人都必须、都能够放下一切俗务专心修行,但世俗的事务和追求一点儿也不放弃,也是不行的。仅仅在日常工作、生活中时不时应用一下自己学到的佛法道理,排遣调节一下情绪,这样的所谓修行,到关键时候是用不上力的。

  修行者应该调整自己的生活安排,放弃一些应酬、享受和琐事,以空出时间学习佛法和实修。我们应该做的是努力改变自己,而不是努力改变佛法以适应自己。

 

  :我能体认无明是苦,但仍然总为烦恼所困,请问该怎么做?

  :这也就是我前面讲到的问题,懂得一些法义,并且也有体会,但是如果没有实修,烦恼起时还是无能为力。烦恼不在别处,在心里,除了通过实修转变自心外,实在没有其它的法子可以解脱烦恼。

  你可以从修前行开始。首先是外前行,暇满难得、寿命无常、轮回痛苦、因果不虚,要如量观修,一遍遍串习,心相续才能逐渐调柔。不要觉得法本拿过来一看,字面上意思都懂了,没必要再一座接一座几天几十天地观修。

  外前行的内容并不难懂,只要认识字差不多都能看懂字面意思,但关键是你肯不肯静下心来按法本的要求观修。你若老老实实做了,心力的改变你自有体会。内前行为什么有数量上的规定?就是因为道理光懂不行,你要去串习,一遍遍,水滴石穿。

  藏传佛教的一个特点是实修的次第分明。第一步做什么,第二步做什么,上了座怎么想、怎么观,修了几天会有什么验相,等等,法本上都说得清楚,该交待的地方,上师也会交待明白,你只要按着做了,不偷工减料,就肯定有效果。

  比如说,根据一些前辈修行者的经验,如量修完五加行的话,别的先不说,仅就禅定功夫而言,上等根器能得四禅,中等根器能得初禅,即便是下等根器,也能做到欲心一境。

  虽然禅定不必然生发证悟空性的智慧,但在多数情况下,禅定仍然是开悟的一项重要前提。我们普通人,没有神通,很难判断出一个人的内证境界,而禅定功夫和量化的实修则是比较容易看到的。在藏地,人们赞叹一个人是很好的修行者,往往会说他念了多少亿遍本尊心咒,或者他修了多少遍五加行。你别不以为然,觉得念心咒谁不会,有什么了不起?密乘的持诵心咒、佛号是要求同时有观想的,但就算没有观想,单纯只是念一亿遍心咒,你试试,看自己能不能做到。

  我们也可以此来勘验自己修行的成果。前行修完了,如果连基本的寂止都难以做到,有点风吹草动就还是心乱如麻的,说明前行只是完成了数量,却没有保证质量。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