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雨中放生,五十米的修行

  每一次放生,对我们而言,都是一次修行,更是一次考验。考验悲心,考验勇气,考验智慧,更是考验我们的坚持不懈、团结和合、依教奉行。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刚开始放生的时候,放生与捕捞之间似乎形成了一种“默契”的关系。我们在前面放,捕捞者在后面捞。为此我们还产生了很多烦恼。从最初的吵架到后来的妥协,硬生生让我们变成了与捕捞者斗智斗勇的“游击队员”。

  从白天放生改为晚上放生,从固定地点改为流动地点。为了防止被跟踪,特意开着车跑到高速上面绕一圈。慢慢地我们的经验占了上风,我们置办了放生船,来回变换位置,采取固定地点念诵仪轨后临时决定放生地点等方法。这些方法确实非常有效,捕捞人基本上会被我们甩得老远,因为他们永远也跟不上我们的节奏。这一系列的措施,毫不夸张地说,都是被逼出来的。

  这一切都需要我们的发心人员耗费强大的心力:找地点,联系船只,协调当地的码头,考察物命在当地放生是否合适,估算能承载的数量……

  记得六年前的某一天,为了寻找新的放生点,我大清早出发,“哄”妻子说出去爬山。穿着我的旧工作装,一身裹得严严实实地进山。在山里面穿梭了一天,最后遍体鳞伤地回来,原本很结实的衣服也刮烂了。当时山里没信号,电话打不通,妻子以为我掉山下去了。我抱歉地对妻子开玩笑说:“你老公是受过训练的,再去体验一下当年的户外生活,仅此而已。”我能看出妻子的怀疑,也能看出她的担心。

  我经常为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放生场地而兴奋不已,然后规划路线,筹备着怎么出发,怎么集合,在哪里念诵仪轨,在哪里放。这样的习惯一直伴随着我。到一个新的地方,我就会下意识地去了解当地有没有广阔的水域,水域的深浅,水域的管理,进出的道路,有没有茂盛的森林,人怎么能去,什么物种适合在这里存活,数量多少合适……当找到一个合适地点的时候,我常常兴奋得两眼放光。

  合适的放生地点,是放生圆满非常重要的条件,为此我们一直在努力。我们不仅自己用,也会把找到的地方告诉其他要放生的人,这也是一种利益众生的方式。

  前几天,我们找到一个放生水族的近乎完美的地点:距离不算太远,码头直接到江边,附近住户已经搬迁,不会有人来捕捞,江边也长满水草,附近的大船还可以给我们提供方便。

  我们决定了在“五一”劳动节这天进行放生,便分头准备,一切似乎都在掌握当中。

  到达码头后才发现我考虑得还是不周全,由于近期长江水文变化很大,完全没想到仅两天时间,江水就退下去好几米。前天看到的码头,因为退水,船已经没法靠拢,只能选用附近的备用码头。备用码头距离装载物命的货车倒不是很远,大约五十米,这似乎也可以解决。

  可是我又忽略了另外一个问题:天气。原本这几天的天气一直很好,艳阳高照,没想到我们运送物命的车刚到,忽然大雨瓢泼。备用码头是一条临时的土路,又是个下坡,因为这场突然而至的大雨,这五十米让原本能够达到备用码头的大货车望而却步。

  雨一直下,船也停靠着等我们。大家因为准备不充分而想着各种办法躲雨。手中的纸质放生仪轨有些湿了,师兄们为了不让仪轨淋湿,有些掏出手机看电子版,宁愿手机打湿也不让法本淋湿,有些会背诵的直接背诵。这些小细节让我感动。

  念诵放生仪轨结束时,雨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这十来吨的众生,要从货车转运到船上,这五十米的距离此时变得如此遥远。大家讨论着怎样把两车物命搬运到船上。有的说用滑道,但完全没有考虑到今天的情况就没带来;有的说等雨停了再想办法,可是这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有的说我们换一个地方,而时间与条件完全来不及了。

  这些想法和建议统统被否定了。当我扛起第一袋物命走过这五十米的时候,发心师兄们也毫不犹豫地扛了起来,众人或扛、或抬、或提起物命向着这五十米进发,此时大家已经顾不上纷纷落下的雨水。这让我们想起了法师的一句话:完成比完美重要。此时,已经不能完美,那么我们就努力去完成。

  原本长满草的土路被我们走成了一条“水泥”路。鞋子滑就脱下鞋,能扛一百斤就扛一百斤,扛不动就分成两袋,实在扛不动就用一个小桶提。大家用上了各种办法,只为一个目的:将两车物命运送到五十米外的船上,运送到江中去放归。年老的、年轻的、年幼的,泥巴裹满裤腿,汗水雨水湿透衣背。经过雨水的冲刷,这段泥路湿滑不堪,为了避免意外发生,负责安全的发心师兄扶走老年人,老人们就在旁边做一些保障工作。

  有的师兄搬运时摔倒了,旁边的人马上把他扶起来;在运送过程中掉落了一些物命,小朋友们就跟在运送队伍中间,小心地捡起每一个小小的物命。此时,已经不需要分工,不需要指挥,不需要协调,大家都自发地寻找自己合适的位置、合适的工作。这缘于我们平时的团结和合,缘于师兄们之间的互相信任,缘于长期放生的实践。

  十来吨的物命,像座小山一样堆在那里。我们就靠着肩膀和双手,硬是将“小山”搬空。船一路顺江而下,物命也一路随江而放。此时,大家都觉得我们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站在船头,春风拂面,大家脸上都是盈盈笑容,虽然浑身上下都是泥巴,有的一张脸只能看见两只明亮的眼睛在闪烁,但此时的笑容足以融化一颗心。

  没有如此经历,怎知行持善法的不易;没有这雨的考验,怎知大家的精诚团结;没有这五十米的路,怎知慈悲心是否生长。因为慈悲,我们才能长养出这份克服困难的勇气。感恩这五十米的土路,感恩这雨水,给我们的修行提供真正的助缘。短短的五十米距离,跨越它,也是我们的修行!

  经常有人问我:你们干吗跑这么远放生?放生干吗要搞这么复杂?被捕捞了那是它们自己的业力,放生完了你们的功德就完成了啊……我已经不再去反驳这些言论,只是报以微笑。偷懒,我们会;简单化,我们也会。只是我们真的不忍心让放下去的每一条众生再遭遇网捕吞杀。当看到它们被鱼钩勾住嘴巴而痛苦挣扎的时候,我常常也会觉得嘴巴一痛。

  我经常会劝别人,放生一定不能偷懒。一是这样物命可以更好地活着,二是我们的惰性很容易就战胜了刚生起来的一丁点善念。我也不允许自己在放生的路上有一点懈怠,因为我怕一旦懈怠就失去了继续精进的勇气。

  愿道友们在放生路上永不懈怠,在修行路上永不懈怠!

  根荣才让
2018年5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