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放生中那些如花开的瞬间

  时间过得真快,又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过去一年的每个周六清晨,我都会参加一次放生。这件原本我觉得很难的事,居然已经坚持一年了。

  记得我与上师第一次结缘是被一个师兄拖去参加重元寺的放生。第一次接触放生仪轨,觉得又拗口又冗长,在寒风中足足念了一个多小时,心中无比怨念,当时想这样的仪轨我肯定不会再念第二遍。没想到这样拙劣的我,在各种因缘巧合下,竟然能从最初被别人拉着去放生到自己主动发愿每周参加一次放生,并承担了发心工作。回顾这一年的经历,常感不可思议。

  放生之初可谓门庭冷落,尤其在冬日的早晨,参加的人员更屈指可数。好几次只有一两个师兄站在清冷的河边,瑟瑟发抖地念诵仪轨。每当遇到这样的场景,我就会打退堂鼓,以至于下一周放生的前一天,我的内心总会被无始劫以来积累的懒惰习气驱动着想偷懒,想找各种理由不参加放生。但每当这时,之前放生时的一幅幅场景就会浮现在眼前,道友们虔诚专注的表情、下水后欢欣跳跃的泥鳅、放生后法喜充满的愉悦……如此种种仿佛都在默默地告诉我:不要放弃、贵在坚持。于是,懒惰的我又一次不由自主地暗下决心——坚持!坚持!!

  大多数时候放生都能顺利进行,偶尔会有一些插曲。记得有一次,因为河道治理,原来可以放生的地方不能放生了,我们正不知所措的时候,河道治理人员竟主动开车陪同我们一起寻找放生点。花了整整一上午时间后终于找到了可以投放物命的地方,我们悬着的心也终于安然落地了。我相信这冥冥中一定是上师的加持。好事多磨,放生也是一样,虽然过程中有一点小波折,但结局还是圆满的,并且在这个过程中让河道治理人员培植了福报,也为找到放生备选地点创造了条件!

  回顾这一年来每周的坚持,我想除了感念上师三宝的加持,还要感谢周围的善道友、好心人,正是他们的言行和善举鼓舞着我不放弃,坚持行持善法,发愿利益更多的众生。那些放生中难忘的瞬间如同花开,时时在我内心盛开,柔软而温暖!

  花开一:卖鱼师兄的转变

  放生队伍中有个师兄原本是做海鲜生意的,因为她的摊位经常会有发心师兄去买生,从而与放生结缘。她慢慢从师兄们那里了解到杀生是会给自己长远的安乐带来很大障碍的,于是发愿断除杀生,毅然放弃了海鲜生意。为了忏悔往昔所造的业障,她每天凌晨4点就起床念诵《地藏经》,并且积极参加学堂的课程,一有机会就为他人提供临终助念。遇到我们放生便发愿早起去买生,从那时起她就从未间断过。有时候放生的地方会有人为设置的用于捕捞的地笼。为了更好地保护已放生的物命,只要发现有地笼,她就会一次次不厌其烦地抛下铁钩将地笼一个个勾上来,常常弄得自己满身恶臭的淤泥,但她从不介意。

  最近这位师兄喜得孙儿,她兴奋地和我们分享:她的儿子是个硕士,能干孝顺,娶到一个家境良好、相貌庄严、贤良淑德的海归儿媳!小孙子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喜欢吃素,因为每当她儿媳吃肉时就会呕吐不止,后来不得不在孕期里一直吃素。小家伙也没有让母亲遭受太多痛苦,进产房后十几分钟就呱呱坠地了,并且诞生在非常殊胜的观音菩萨节日里。我们真心随喜她的福报,我想这也许就是善业感召的吧。

  花开二:不会游泳,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在公园周围的小河放生。由于河边亲水台的边缘有一圈金属管道,日月侵蚀出现了缝隙,因此放生泥鳅时稍不留神泥鳅就会漏进这圈金属管道中。为此我们想了很多办法,但新来的或操作不熟练的师兄仍有失手的可能。记得有一次,笨手笨脚的我又不小心将泥鳅漏进了金属管道中,眼见着滑溜溜的泥鳅越钻越深就要困死在里面的时候,忽然有一位女师兄翻过亲水台的护栏,爬到了金属管道的上方,从管道的缝隙中将泥鳅一条条地抓了出来放回河中。那个场景,至今历历在目。

  事后我问那位师兄:“你会游泳吗?”她说:“我不会。”“你没想过会掉到河里去吗?”“我没想过。”

  好一个“我没想过”,这个本能的反应也许才是真正地视众生为父母的悲心吧。在那个当下,在他人善举的折射中,我看到了自己的自私与狭隘,明明是我的过失,却因为顾虑自己的安危而将这小小的生命弃于不顾,甚至天真地以为只要事后放一段上师念诵的破瓦法就可以减轻自己的罪障。虽然是在放生,却流于形式,没有真正地实践尽己所能帮助一切众生的愿行。如果以后还有类似情况发生,也许我也会奋不顾身吧。

  花开三:“兴风作浪”的陌生人

  放生过程中有时候会遇到一些钓鱼的人,他们守在不远处试图等我们离开后将物命捕捞上来。通常情况下,我们都会用佛法的道理尝试去说服他们,同时也会专门把放生的功德回向给他们,希望他们远离恶业、获得安乐。在这个过程中,有时候我们也会遇到一些热心帮忙的路人,其中有一位特别令人难忘。

  他是我们放生点周边负责绿化的工作人员。有一次放生时,他特地跑过来告诉我们,前一阵曾经有人试图在这里打捞,建议我们考虑换地方。但那天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无法临时更换地点。得知这一情况后,他又积极地帮我们想办法。他利索地拿来一把他工作用的铲子,然后用铲子快速地搅动河水,不断掀起一层层波浪。过了一会儿,他高兴地说:“你们看,泥鳅游走了一大半了!”我们一看,果然如此,泥鳅受到了“惊吓”而不得不游离岸边,这样就减少了后续被捕捞的可能。

  接着,他不断重复刚才的动作,欢喜地帮助泥鳅们一条条地游走。他脸上那种发自肺腑、率真朴实的笑容深深震撼着我。

  大恩上师曾经说过:“每个人都能或多或少地利益到其他的生命,帮助众生不一定需要很多的外在条件,更多需要的是一颗利益众生的心。有了这种心,便会在不同情况下随顺因缘利益众生。虽然众生多如恒河沙,我们能救护的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但是仍然要坚持放生,哪怕只能帮助一个生命减少痛苦,我们的努力都不会白费,都有意义。”

  无始劫以来在轮回中流转的自私习气,让我很难真正思维这句话的含义,生活中的各种违缘障碍也常常动摇我行持善法的决心。但放生这一年,周围的人、周围的事,他们的一念善心、一分善行,带给我很多触动和感动,也带给我和家人很多身语意上不可思议的改变。

  曾经厌烦念诵放生仪轨的我开始欢喜地体会经文字里行间的加持力;曾经贪懒嗜睡、抗拒放生的先生能主动早起,护持我的发心工作;曾经一再劝诫我不要太迷信的父母也能经常吃素并赞叹吃素的功德……正是这些潜移默化的改变,让我慢慢开始理解了上师所说的:放生表面上看是在利他,其实收益最多的是我们自己。

  众生无边誓愿度!愿我有更广大的悲心和能力,深入轮回大海,随学上师,普度众生。

  彭措旺姆
2018年4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