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幸遇放生,宛获新生

  有一部分众生,生而愚昧、狂躁,在无尽的烦恼中默默承受着业力成熟的果报,痛苦却不知所以然,在漩涡中挣扎、循环却无能为力,过去的我当属其中。还有一部分众生,极其幸运,在深渊遇见光明,结缘佛法,现在的我,幸属其中。

  回想起来,工作上我一直是很上进的。大概从2013年开始,整个人却开始慢慢变得很不好,失眠、噩梦、精神恍惚,做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说一些连自己都匪夷所思的话,感觉整个人似乎成了一个空壳,不再是自己了。我决定要逃离这个工作所在的城市,感觉要是再不走,真的会死在这里。

  2015年1月1日夜,我逃回了上海,大概有半年的时间状态还不错,后来就又不行了。一开始我就能清晰地感觉到之前的那种“状态”又来了,而且情况比之前更严重。我一米八的壮汉常被噩梦吓得整夜整夜不敢睡,白天出门总觉心惊肉跳,总是在角落里昏昏沉沉地坐着发愣,连身边的朋友同事都明显察觉到我不对劲……但我又不能给周边的人讲,我怕讲出来后,在他们眼里我变成了神经病。我甚至偷偷找过村里的“大仙”看过,但“效果”只能维持三四天,之后却更厉害。那段日子过得很难受,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只能日复一日闷声硬扛着。

  在深渊里遇见光明,是极其幸运的。就在这个时候,一次很普通的机会结识了喜欢放生的徐师兄。

  跟着徐师兄,我参加了重元寺的放生护生和所在城市的日常放生,从开始的一两次,到后来天天放。这一路走来,我的心相续不断发生着变化。对于放生,回首过往,心中感慨颇多。

  起初,我也是满腹疑惑,比如:“大把的钱买鱼倒进河里多可惜,为啥不去帮助社会上有困难的人群?好好上班努力赚钱才是应该做的吧,做这些事情有意义吗?……”我查阅放生功德,看到师兄们的全力付出,幸运的我坚持了下来,也走出了疑惑。而我想说的是:一件事情,只有从中受益过的人知道它究竟有多好,才对它充满信心,才愿意去做去坚持,放生亦是如此。

  参加放生的那段日子正值我心情低落的阶段,白天一般是要睡到下午,即便起床也是浑浑噩噩。但放生改变了我!

  因为发心参与买生,每天五六点我就起床了,准备好甘露水,带上秤,然后去菜市场买生。和店主讲价、称重、核算物命数量,用自己带的秤复称,确保重量的准确。我还尽可能与店主多沟通,让他们意识到杀生的过患,常常有店主会主动赠送一些物命,他们也借此积累了一点福报;然后把物命装车运到放生点,等参加放生的人都到了以后,一起念诵仪轨,最后把物命放生。放生结束时间基本上是早晨八点多一点,也并不影响白天的工作生活,一整天都是神清气爽,更重要的是治好了我“晚上睡不着,白天睡不醒”的毛病。

  还记得刚参加放生时,念诵仪轨特别不熟练,念完一遍要四十分钟左右。河边晨练的人来来往往,时常被围观,刚开始也确实有几分难为情。后来就在家练习念诵、抄写仪轨,放生的时候声音就可以洪亮些、有底气些,也可以节省时间。慢慢地我发现,其实路人的眼光和言语并没有恶意,我还时不时和他们交流一下。后来,经常去河边锻炼的居民和片区巡逻的保安大都认识我了。他们路过时,都常常愿意停留一会儿看我放生。

  人多的时候大概有二十几个,其中也不乏热心肠的叔叔阿姨热情地述说他们照看放生的鱼、防止它们被捕捞的过程!那一刻,我的内心是暖暖的,他们虽然没有直接参加放生,但是主动护生也让他们有了积累福报的机会,我很高兴人们来围观放生!

  逐渐的,我的心理也发生了大的转变:从最开始内心难为情、怕路人围观,到后来很希望路人站在旁边;当看到他们会自发地维护放生时,我更是内心欢喜,我相信这些帮助我的叔叔阿姨们都是菩萨来的!

  我的家人不了解放生,也不参加,所以他们无法感受到放生带给我的益处,更谈不上支持我放生了。我理解家人,知道暂时无法说服他们,就每天把功德回向给他们,希望对他们能有帮助……

  我那颗曾经那么紧张、惶恐的心,开始慢慢地放松、打开,我不再只关心自己的情绪了。看到自己的改变,我非常高兴!每天太阳升起,阳光洒在川杨河畔,我手提塑料大红桶,满身泥巴,底气十足地行走在鲜衣怒马的都市街头。因为我知道,每天这样一段拯救生命的行程,是多么有意义!

  放生过程中常常想起小时候在老家小河里抓鱼抓虾,有天晚上梦到河里的小鱼小虾拿着刀枪棍棒跑上来追我;想起了在黄浦江整夜整夜地钓鱼,惭愧得无地自容……慢慢地,我开始有了更多的自省与忏悔。

  接触放生大概一个月的时间,我开始能在晚上基本睡个好觉了,虽然偶尔还是会做噩梦。心态变得积极阳光,愿意和朋友同事多交流,重新回到了健身房,感觉自己的状态慢慢好起来了。

  我还发现放生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让我的脾气变好。我之前是个情绪容易暴躁的人。我不止一次体会到:当情绪很糟糕时,参加一次放生活动,心情立马就会变得很舒朗,没错,就是立马变好!有时候这份好心情还可以持续两三天,这是我至今都认为放生比较神奇的地方。我讲不清楚这里面是什么原因,但放生让我变得好起来,我自然是愿意多多参加放生,就这么简单。

  凡事都有一个历练成长的过程。“感恩”“随喜赞叹”“放生仪轨”等词汇,从最初很肤浅的理解,甚至根本没有耐心念完一遍仪轨,一直到今天,我能深切体会到这些文字背后的力量,一种让自己变好变强的力量,也许只有真实念诵经文的人才能切实体会得到。

  幸遇放生,宛获新生。这一路真实走来,从心理到身体都在变得好起来,感觉生命里的每一天都充满阳光与希望。这是放生带给我的新生,更是上师三宝的慈悲加持下的转变。对此,我心中充满着感恩和敬畏。感恩上师给了我放生的机会,感恩道友们的一路陪伴。

  上师在《次第花开·走出修行的误区——皈依》中开示:“修行的过程毫无疑问会充满挫折,每一个修行人都会一再失败,一再跌回旧的习气中。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一辈子都在精进修行,不放弃也不逃避。”而我正是这样一名不断跌回旧习气、在修行的路上不断停滞不前的劣徒。通过参加正在进行的千亿百字明共修,我更加认识到了自己往昔业力的深重。

  我明白,人生正确的方向我已然找到,当下需要做的,不仅是放生,更多的是精进闻思修,清净业障,积累资粮,为将来能帮助更多的众生做好准备。唯有这样,方能不负上师恩德,不负此身暇满。

  走过山河岁月,余生只盼修行。

  白玛才登
2018年4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