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普贤上师言教·浅释 > 文章查看

《普贤上师言教 · 浅释》第九十六课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历代传承大恩上师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分为两个科判:甲一、闻法方式;甲二、所讲之法。

  所讲之法分三:乙一、共同外前行;乙二、不共内加行;乙三、往生法。

  不共内加行分五:丙一、诸圣道之基石——皈依;丙二、趣入最胜大乘——发殊胜菩提心;丙三、清净违缘罪障——念修金刚萨埵;丙四、积累顺缘资粮之供曼茶罗与顿然断除四魔之古萨里——积累资粮;丙五、自相续生起证悟智慧之究竟方便——上师瑜伽。

  清净违缘罪障——念修金刚萨埵分五:丁一、忏悔之理;丁二、四种对治力;丁三、真实念修金刚萨埵;丁四、念修百字明;丁五、忏悔之功德。

  首先对各个科判的内容简单进行介绍:

  在第一个科判“忏罪之理”中,讲到罪业为何能够得以清净。由于罪业是因缘和合而产生的法,那么通过造作一些力量强大的因缘,就可以清净无始劫以来我们所造作的罪业。而如果罪业是实有的,就无法通过对治让其清净。

  第二个科判为“四种对治力”,在忏罪过程当中如果没有圆满具足四种对治力,就很难清净业障;反之,如果如理如法地具足了四种对治力,忏悔罪业的效果就非常好。很多道友在忏罪的过程当中,尤其是参加早上的百字明共修之后,通过不断地励力念诵,出现了很多的吉祥相,如菩提心增上了,慈悲心增上了等等,忏悔的效果很明显。所以,我们想遣除自己无始劫以来积累的深重业障,如果不在今生今世当下的时分里努力用功,轻而易举是不能够成功的。所以,在忏悔过程当中,要具足四种对治力。

  第三个科判讲到“真实念修金刚萨埵”。在念修金刚萨埵的过程当中,光嘴上念心咒还不足够,还要加上观想。此部分讲的观修方式可以说是窍诀性的观修方式。

  第四个科判讲到“念修百字明”,即要在配合观想的情况下去念诵百字明。

  第五个科判讲到“忏悔之功德”。为了让我们数数地对念修金刚萨埵生起欢喜之心,能够欢喜雀跃地加入到忏悔的行列当中,有必要讲到忏悔之功德。

  本节课主要学习第三个科判“真实念修金刚萨埵”中的内容。

  我们将这个科判分为两个大部分来介绍:

  一、念修的基础,即再再地强调要具足四对治力;

  二、在念修金刚萨埵的过程当中,如何具备四对治力。

  华智仁波切以大慈大悲心观照到,尤其是末法时代的众生,在念诵的过程当中很有可能是有口无心,这样的忏悔是不能够有效帮助我们净除罪业的。所以,本论中再再地告诉我们在念修金刚萨埵的过程当中要如何来具足四种对治力。

  下面把四种对治力的主要内容罗列一下:

  “所依对治力”中包括四个内容:

  第一,观修者自己;

  第二,观修粗品身;

  第三,观修衣饰;

  第四,观修的要点:在依止殊胜的金刚萨埵作为对境的时候,除了观修外依止力——金刚萨埵以外,还要具备内依止力,即出离心、菩提心、对上师三宝的信心等。

  “厌患对治力”包括:

  第一,祈祷垂念;

  第二,忏悔前罪;

  第三,祈祷当下清净。

  “返回对治力”包括:

  第一,要了知罪业;

  第二,要感念上师三宝的恩德;

  第三,要发起誓愿来彻底和罪业断绝相续。

  “现行对治力”包括:念诵仪轨、随文而观的内容。

  首先,我们观察一下:凡夫相续中的诸多烦恼、不愉快或者不悦意等是如何产生的?

  佛经中云:“众生之诸业,百劫不毁灭,因缘聚合时,其果定成熟。”我们相续中的痛苦、障难、磨难或者不愉快等等,都是由于往昔我们所造作的业在自己相续中成熟的缘故。业不会无因无缘就消失在虚空当中,所以,如果我们造作了恶业,就要采取对治方法将其进行转变——通过修行,由重的转成轻的,再由轻的转成不受报。当然,这样的修行需要具备四种力量,即四种对治力。

  下面通过教证进行分析:

  首先,在所依对治力中,也是强调菩提心的修法非常重要。《入菩萨行论》中云:“菩提心如劫末火,刹那能毁诸重罪。”菩提心能够帮助我们刹那摧毁重罪,所以,在念修金刚萨埵的过程当中,一定要让自己再再地发起菩提心(即便只是造作的菩提心,也要让自己当下具足),如此才能带来最好的效果,或者说,忏罪的效果才会更加明显。

  其次,讲到厌患对治力:

  《弥勒狮吼论》中说:“无知所造罪,一切当忏悔,智者若忏悔,不与业同住。”就是说,我们一定要反省自己往昔所造的恶业,并且不要和自己的业共住,要下定决心跟恶业断绝往来,生起厌离恶业的心。如果是有智慧的人,应当选择通过忏悔法门来清净自己相续中无始劫以来造作的罪业,以便再更好地成办自利利他的事业。

  第三,返回对治力:

  《毗奈耶广释》中说:“若无诚意防护之心,所行悔罪,唯有空言。”也就是说,在忏悔过程当中,我们要具备戒后的心——即便以后生命遇到危险,也要下决心不再造作这样的罪业,这样才能够行之有效地对治相续当中的罪业。否则的话,处在犯了忏悔、忏悔完了又犯的状态中,就很难有效地快速清净罪业。

  所以,我们如果想尽快地把相续当中的罪业忏悔清净,就一定要生起忏前和戒后的心,要发誓即使遇到生命危险,也不再造作这样的罪业。

  在上节课中,我们讲到了定业与不定业的情况。

  《瑜伽师地论》中说:“顺定受业者。谓故思已若作若增长业。顺不定受业者。谓故思已作而不增长业。”

  顺定受业也叫定业,成为定业要满足三个条件:(一)造业先经过思惟,是故意的;(二)造业不仅是故意的,而且发之于身口,身体或语言在造作;(三)不仅是作业,而且作业的同时,即已在相续中积集业。

  不定业为作了却不积聚的业,不积集的业可以分为十种[注]。例如,梦中所造的业,即在梦中杀人、说妄语或者生邪见等等都属于不定业。再如,于所损害生悔心,即正在造业或已造业后,生起反悔之心,这种业也属于不定业。

  所以,虽然以前我们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故意地发起了身语的不善业,但如果现在生起了后悔之心,还是有机会把这些业忏悔清净的。在上节课中也分析到,虽然我们相续当中确实是业障深重,但不要对自己失去信心,更不要对金刚萨埵佛尊失去信心。虽然我们业力深重,但金刚萨埵佛最慈悲我们这样造了严重罪业的众生,只要我们在金刚萨埵佛尊面前不覆不藏地发露忏悔,发誓永不再造过去所造的那些罪业,即在具足四种对治力的情况下,将罪业连根拔除也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在忏悔的过程中,一方面不断地观想、忆念佛陀,一方面生起忏前、戒后的心,同时提起心力来念心咒或者《三十五佛忏悔文》《无垢忏悔续》等,如此不断地串习或者念诵,就是在消除无始劫以来自己所造的无量无边罪业。

  《佛说观无量寿经》中也讲到,作意观想佛具足很多功德 [注]

  由于金刚萨埵佛尊在因地发下的大愿愿力成熟的缘故,如果我们不断去祈祷金刚萨埵,就能够清净我们相续当中无始劫以来的罪业。所以,我们不要担心自己已经造了很深的罪业,具足四种对治力进行忏悔,是能够帮助自他一切众生清净罪业的。

  下面进入本论正文部分的学习。

  【丁三、真实念修金刚萨埵】

  在开始修金刚萨埵法门之前,我们需要具备的是什么呢?首先进入第一大部分的学习。

  一、念修的基础,再再强调要具足四对治力

  正文中说:【在忆念四对治力之后,进入真正念修金刚萨埵的阶段,】

  首先简单分析四种对治力:

  第一,所依对治力:依止上师金刚萨埵、发菩提心等。

  我们要对用金刚萨埵法门进行忏悔,能够清净我们相续中的罪业生起信心,要对轮回生起出离心,对众生生起菩提心等,外依止力和内依止力都要具足。其实,发菩提心或者以信心依止金刚萨埵,也成为我们对治罪业的第一种力量,我们要在相续中坚定地具足这种力量,不能缺失。

  第二,厌患对治力:发露忏悔往昔的罪业、不覆不藏。

  对自己往昔所造的罪业,仅仅是认识还不足够,还要知道这些罪业会带给我什么样的痛苦果报。正因为害怕感受这样的痛苦,所以就要在金刚萨埵佛尊面前生起深深厌离罪业的心,不覆不藏地发露忏悔自己所造的所有罪业(包括今生或者以往的生生世世)。比喻说,一个人如果知道自己服了毒药之后,会不会对毒药生起欢喜和贪爱之心,想继续服毒?绝对是不会的。同样,如果认识到罪业所产生的严重过患,我们就能够生起忏悔前前罪业的心力,这种力量就会成为我们对治罪业的第二种力量——厌患对治力。

  第三,返回对治力:发誓永不再造罪业、发誓不舍弃所发之誓言。

  我们要发下誓愿永远不再造以前所造的罪业,并且发誓对当下发的这个誓愿永不舍弃,用阿琼仁波切在《前行备忘录》中所说的“两个誓言铁钩钩住”,如此就会非常牢固,能保证在下次出现同样问题的时候,能忆念起曾经发下的誓愿,当下生起惭愧之心,让自己趋向于如理作意,不再去造作那些罪业。所以,发誓是非常重要的环节,也成为对治罪业的第三种力量。

  第四,现行对治力:依止仪轨、念修百字明。

  依止如理如法的仪轨来念修,包括口中如理如法地念诵百字明,内心如理如法地观想百字明,如理如法地观想金刚萨埵降下甘露,清净罪业等等,都是现行对治力。作为初学者,我们很难保证自己一下子就能圆圆满满地进行观修,所以在念修的时候,如果能够一次性明观所有的内容最好。如果不行的话,也不要着急,可以一点一点地来观。比如,有的时候可以观金刚萨埵身像,有时候可以观十三种服饰,有的时候就专门观想冤亲债主们享用甘露冲洗下来的食物并因此而得以满足,有的时候在深深发露忏悔往昔罪业的心态中来念诵,有的时候在发誓永不再造的心态中念诵……以上这些方法都是可以的。

  这样观修是帮助我们清净罪业的很好方式。

  以上是在正式进入观修之前,华智仁波切要我们忆念的四种对治力。下面进入第二大部分的学习。

  二、在念修金刚萨埵的过程当中,如何具备四对治力?

  第一,所依对治力:

  (一)观修者自己的状态:平平常常的安住

  正文中说:【首先自己平平常常地安住下来,】

  在观修过程中,我们不用把自己观成清净的本尊,就观想自己为当前自己身体的状态:很平庸的血肉之躯,心相续中充满了傲慢、嫉妒、嗔恨、贪婪等各种烦恼,具足各种各样的罪业,比如杀生、恶口、离间语、邪淫、五无间罪(虽然现在不太容易造作五无间罪,但是也不能排除有人会造下杀父、杀母等罪业)等。

  为什么要平平常常地安住下来呢?因为以此方式安住,有助于之后的观想金刚萨埵佛尊降下甘露,不断洗涤我们的相续。如此就能够结合自身来修洗涤罪业的修法,而不是跟自己毫无相关。

  正文中接着说:【在头顶上方一箭左右的虚空中观想一朵千瓣白莲花,它的上面有一轮圆月。所谓的“圆”并不是指它大小的尺度,而是指明月的所有部分完整无缺,就像十五的月亮一样毫无弯弯曲曲而是圆溜溜的意思。】

  (二)观修粗品身

  第一步,观白莲花坐垫:

  观想白莲花坐垫在自己头顶上方一箭许(也有说是在自己头顶上方一肘高)的虚空中,位置既不太高,也不是贴近头顶,如此就非常容易让我们观修清楚,也有利于我们接受金刚萨埵佛尊的加持(加持并不是来自离我们遥远的天边,而是就在自己头顶上方的虚空,离我们非常近),这也是金刚萨埵佛尊大慈大悲的愿力。

  “千瓣白莲花”表示金刚萨埵佛尊远离轮回中的所有杂染,如果具备身杂染、业杂染等等杂染,就会不断地起惑造业而再再地流转轮回。我们通过不断修持,也能够远离轮回中的所有杂染。

  第二步,观月轮:

  莲花上有一圆圆的月轮坐垫,“明月的所有部分完整无缺”,一方面表示远离一切过患,即表示金刚萨埵佛尊的断德圆满,该断的障碍包括烦恼障、所知障、习气障等都已经断除;另一方面表示金刚萨埵佛尊的证德圆满,即具足包括如所有智、尽所有智、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等一切功德。

  我们如是观修月轮坐垫,也是要通过念修百字明,让自己的心与金刚萨埵本尊的心相合。通过如此念修和金刚萨埵圆满的功德体性相应,那么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也就能够成就如金刚萨埵佛尊那样远离一切过患、具足一切功德的法身功德。

  总之,我们如此忆念白莲花和月轮,都是在不断显发我们自心的本性。我们心性中本自具足的清净的佛性功德,也能通过外现的佛尊一点一点地显发出来。

  正文中说:【接下来再观想月轮上有一个光闪闪的白色吽字。虽然其他宗派有观想从“吽”字放光、收光等步骤,但(宁提派)自宗并没有这种观想。】

  第三步,观“ཧཱུཾ”字:

  观想月轮上出现一个光辉灿烂的白色“吽”字。此处其他宗派有不同的观想,比如“吽”字放光,然后所有的光收摄到“吽”字中。自宗宁提派没有这样的观修要求或传承。

  大家要记住“ཧཱུཾ”字的写法,虽然“ཧཱུཾ”字和汉文有区别,但是我们通过反复不断地观察,把它记在脑海里,还是很容易观想出来的。

  正文中说:【然后观想一瞬间“吽”字就变成了本体为三世诸佛的总集、无等大悲宝藏具德根本上师,形象是报身的本师金刚萨埵主尊,】

  第四步,转变:“吽”字一刹那变成本师金刚萨埵的形象。

  “吽”字的含义是什么?

  “吽”是金刚萨埵的种子咒,为诸佛五种智慧之本体。

  “吽”字一瞬间变成金刚萨埵佛尊的形象,我们在见到金刚萨埵佛尊形象的当下,应该了知:金刚萨埵佛尊的本体是自己的具德根本上师,是我们作为法身佛来祈祷的对境,已经解脱了束缚之网,不是具缚的凡夫,已经彻底超离了轮回,成就了解脱果位。具德根本上师是十方三世诸佛的总集,具足断证功德,是无与伦比的无缘大悲体性者,具足加持力,也具足帮助我们消除业障的能力。

  所以,如是的信心以及对正法法义的如是了解,并且在心里不断串习乃至生起稳固的定解非常重要。否则,如果我们在念修金刚萨埵时,心相续中对正法没有见解,所依对治力就可能处于动摇不定的状态,此时当别人对你说金刚萨埵佛尊不具备这样能力的时候,你可能就会随同产生类似的见解,而动摇了自己依止的力量。《生命这出戏》中说:“四对治力像是四条绳索,把正在急速下堕的我们牢牢拉住,其中任何一条绳索断了,我们都会失去平衡而有重新下堕的危险。”

  总之,我们依止金刚萨埵时,要具备上面所说的这种定解。

  下面接着讲解金刚萨埵佛尊的身相:佛尊既不是色身的形象,也不是法身的形象,是报身的形象。

  观修报身佛的服饰非常重要,它不仅仅是一种衣饰,而且是在表法,我们观修,可以赐予我们修行的力量。

  正文中说:【他的身色洁白宛如十万个太阳照耀在雪山上一般,一面二臂,右手在胸前握持表示明空的五股金刚杵,左手依于腰际部位握着代表现空的金刚铃,双足金刚跏趺坐,身上以十三种报身服饰庄严。】

  第五步,观想身相:

  首先,佛尊的身色是洁白的,如同十万个太阳照耀在雪山上一样。

  在藏地,即使是夏天,也有可能下大雪。当太阳照在洁白的雪山上时,尤其在雪后的中午,阳光特别明媚,非常晃眼,此时几乎无法睁眼看雪山。金刚萨埵佛尊身色洁白“宛如十万个太阳照耀在雪山上”,可想而知是多么明亮!

  我们观想金刚萨埵的身体是洁白、通体透明、明亮、洁净的状态,也是在和自己本具的佛性相呼应,代表我们真实的心性也是非常纯洁的状态。

  体态是一面二臂,左手持金刚铃,右手持金刚杵。

  坐姿为双足金刚跏趺坐,面向祈祷者,坐于祈祷者的头顶。

  服饰为十三种报身服饰。

  下面结合《生命这出戏》中的内容,对金刚萨埵佛尊身相所代表的含义具体进行讲解:

  1.“一面二臂。一面表示法身唯一胜义明点,二臂表示智慧方便无二。”

  佛尊看起来虽然跟人类长得一样,也是一个面孔,两个手臂,但所代表的含义和凡夫分别念所理解的不一样。金刚萨埵佛尊已经成就了殊胜法身佛的果位,在凡夫面前示现一面二臂,分别代表了佛陀的法身以及成就殊胜法身的智慧方便无二双运,是在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想成就和金刚萨埵佛尊一模一样的殊胜功德,或者说,想清净自相续中的所有罪障,最终成就佛果,也需要通过智慧和方便无二无别的修行。

  2.“右手持金刚杵。金刚杵表示胜义不坏的金刚或者殊胜的方便。上面的五股表示五方佛,下面的五股表示五方佛母,”

  即便是一个小小的金刚杵,上面也有五方佛和五方佛母的标志,以此表示显现和空性在任何时候都是不相分离的,需要智慧和方便双运才能够成就佛果。佛父和佛母代表智慧和方便无二,表示金刚萨埵等任何一位佛尊都是以智慧和方便无二双运的方式成就的。

  3.“上下的莲花叶表示菩萨、菩萨母,珠鬘表示寂静本尊,中间圆形的杵柄表示远离一切戏论的无上法界宫。”

  我们在观想金刚杵的时候,不仅仅要知道金刚萨埵佛尊手中拿的这个法器的样子,还要知道法器所代表的甚深含义。如果我们在内心当中能够不断印持,也是在不断开发我们心性本具的佛性功德。所以,在观想金刚萨埵佛尊手持金刚杵时,我们要如是作意。

  4.“左手持铃。铃表示殊胜智慧,铃的上部有金刚界自在佛母的面相,其上半个金刚杵表示乐空二者互相印持。铃上八个莲花瓣上有八个种子字,表示金刚界自在佛母以外的所有佛母、菩萨母。半满璎珞以及上下两圈横竖的金刚杵表示以殊胜方便来庄严殊胜智慧。”

  实际上,方便和智慧二者如同空性大悲藏一样是无二一体的,只不过从不同的侧面来解读的时候,会分出智慧和方便。

  5.“铃舌表示大乐的源泉或者能证的智慧。铃的内壁圆形空间表示远离一切戏论的空性法界。”

  同样,金刚铃也有这样殊胜的涵义。

  我们平时可能在念珠上面以金刚铃或者金刚杵作为计数器来用,如果我们能够以如上的正知正见摄持,就是在不断守持自己的密乘戒。所以,虽然从显现上是简单的金刚铃或者金刚杵,但实际上有甚深的内外密涵义。

  6.“金刚跏趺坐表示远离三世的迁变。”

  金刚萨埵佛尊已经完完全全地远离了过去、现在、未来所有的迁变。

  在观修时,大家最好请一幅金刚萨埵佛的唐卡或图片,然后反复观看,把画面的各个细节都深深印在脑海中进行观想。

  金刚萨埵佛尊穿的十三种报身服饰分别是什么?

  (三)观修衣饰

  正文中说:【十三种报身服饰也就是绫罗五衣与珍宝八饰。其中的绫罗五衣:是指冕旒、肩披、飘带、腰带、裙子;珍宝八饰:头饰、耳环(左右二者算为一个)、项链、臂钏(左右二者算为一个)、璎珞、手镯(左右二者算为一个)、指环(所有的指环算为一个)、足镯(左右二者算为一个)。】

  绫罗五衣:

  1.金刚萨埵佛尊头顶上戴的就是冕旒;2.身体的上半部分所穿的衣服就是肩披;3.胳膊上面,包括绕到颈部的后面、左边、右边,飘起来的是飘带;4.系在腰间的带子就是腰带;5.腰带下面是所穿的裙子。

  金刚萨埵佛尊穿绫罗五衣,表示已经完全胜伏五毒烦恼——贪、嗔、痴、慢、疑。我们今后通过不断地积资净障,忏悔清净相续当中的五毒烦恼,最终也能够成就这样殊胜的报身形相。

  八种珍宝饰品:

  1.戴在金刚萨埵佛尊头顶的是五佛冠;2.在耳朵上一边一个耳环;3.胸前短的叫项链;4.项链下面是短璎珞;5.短璎珞下面的是长璎珞;6.戴在胳膊上的是臂钏;7.戴在手腕上的是手镯;8.戴在脚上的是足镯。

  珍宝八饰表示八正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和正定。

  下面结合《透过佛法看世界》进行讲解:

  什么是正见呢?

  《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正见,即正确的见解,包括诸行无常、诸法无我、诸受是苦、十二缘起、缘起性空等。所谓修行,就是建立一个正确的观点,然后去串习。所以,建立正见是修行的第一步。”所以,在修行之前,首先要建立正确见解,然后对见解不断进行串习、修行。比如,念修金刚萨埵,为什么要在前面一再强调了知什么是四对治力以及在修行过程当中如何让自己具足四对治力?这都是树立正见的过程。有了正确的见解,才能够保证修行不走偏路,能够圆满修行之道而最终成就佛果。所以,任何修行的前提都是要树立正见,此处八正道的第一支也讲到正见。

  在正见的基础之上就是正思惟,《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正思维是思考辨析正见。”即对于已经确立的正见,再再地进行思考、分析,遣除相续当中的疑惑,然后再再地巩固自己的正确见解,让见解越来越深入、拓广。

  有了正见和正思惟之后,就要去摄持我们的行为了,我们要以正确的言行举止方式去做日常的所有行为,即正语、正业和正命。《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正语、正业、正命指言谈举止得当,生活习惯健康有度,生存方式正当。”比如,远离造作语恶业,就属于正语。语的四种不善业是绮语、妄语、两舌和离间语,我们远离不说绮语、妄语、两舌和离间语,而去说爱语、真实语、让双方和睦的语言和与正法有关的语言,就属于正语。得当的言谈举止是符合于正法的修行方式,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把修行用于自己的日常生活。

  正精进就是沿着正法去用功努力。比如,我们保持一颗欢喜的心,自己时刻不造或者远离十种不善业,不断去造作十善业,都属于在精进心推动之下的行善。

  《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正念,指忆念正道。”就是恒时让自己在内心当中忆念正法,也就是在心相续当中时时刻刻保持如理作意。当我们自己出现了一点点负面情绪或者已经怒火中烧、要发脾气的时候,能否再再地想起用正法来对治?如果不能,就属于没有把正念用到刀刃上。如果我们能够忆念正道,那么在当下处理每一个问题的时候,就都是自己正念显发的过程,也是自己具足正念来修行的过程。所以,我们要再再地串习正法,如此才能够在自相续当中保持正念。如果没有励力的串习,正念就很难保持。

  《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正定,指正确的禅定。”如果我们有前面的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做保证,最后正定也就能够生起。

  《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八正道可归纳为戒、定、慧三学。正语、正业、正命为戒。正念、正定为定。正见、正思维、正精进为慧。”生起定的基础是戒,有了清净的戒律,定就很容易在相续当中显发出来。有了定,智慧也就很容易显发了。所以,戒定慧是需要我们在修行过程当中去不断圆满的。

  我们在观修金刚萨埵佛尊的时候,观不起来的原因是什么?

  如果我们观不起来,也不要太着急,要寻找原因。如果找到原因并且根除之后,就能够观起来了。《生命这出戏》中说:“如果做不到,我想主要是练习不够的原因。练习观想肯定需要时间和耐心,除特殊根器者外,一般人只是草草看几眼佛像就想马上观想清楚是不可能的。”我们要对自己充满信心,别人能够观起来,自己也一定能够观起来。

  我们以前没有练习过这种如理作意的观想,“主要是练习不够的原因”,所以现在让自己观起来确实不容易。既然找到了原因,我们就要解决问题,现在就要给自己多一些时间和耐心去观修金刚萨埵佛尊。如果你是特殊根器者,只要看几眼佛像,马上就能够在心里明观得非常清楚,那么你就不需要时间和耐心。但是对于很多凡夫众生来讲,的确是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耐心去细致观看金刚萨埵佛尊的形相,去把书里讲的内容如石头上刻字一样记在心里,这样才能够在自己观修的时候一点一点地记下来。

  《生命这出戏》中说:“凡事熟能生巧,修法也不例外。没有千百次的重复乃至失败的经历,怎么能生出‘巧’。”如果我们一次观不清楚,十次、一百次、两百次还是观不清楚,此时也不能退失信心,要越挫越勇。观想也是一种有为法,虽然现在观不清楚,但是多观几次,一定是能够观清楚的。比如,你刚来到藏地不会生火,不会用火柴把柴点燃,但经过上百次的练习之后,生火对你来说就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好比吃饭,要吃饱肚子,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吃。”嘴里不断地吃东西,逐渐就会饱了。“同样,要观想清楚,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观想,一遍遍练习。”只要不断练习,终有一天我们会观得非常清楚。

  《生命这出戏》中说:“初习观想时,很难一下记住佛像的全部细节,更不用说把佛像完整地观想清楚了。”我们可以一步一步地来记清楚,最开始可能重点地去观修比较重要。“所以观想由仔细观看佛像开始,有时候重点看佛像的脸部,有时候重点看手部,有时候看绫罗五衣,有时候看珍宝八饰,有时候看整体,有时候看局部。如此反复熏习,慢慢地,佛的形相便会印在心中,这时即使不看唐卡或图片,也能清晰地观想起金刚萨埵佛尊,如在目前。”好像只要你一想起佛尊,他就马上会来到自己面前一样。

  所以,任何事情只要我们锲而不舍地去做,是一定能够成功的。

  正文中说:【金刚萨埵与白慢佛母无二双运,身体现而无自性,现空犹如水月或镜中现影像一般了了分明。观想自己头顶上的圣尊面向与自己面向相同,以上是所依对治力。这种明观既不是观想成唐卡或壁画一样扁平的,也不是观成土像、金像那样实质物体自性或无情物的形体一般。从显现的角度而言,包括主尊的双目黑白颜色在内都要互不混杂地观想得清清楚楚;从空性的侧面来说,没有一丝一毫实质身躯的血肉内脏等等,就像空中显现彩虹或无垢水晶宝瓶一样。】

  (四)观修的要点

  观修金刚萨埵的要点是具备现空双运的定解:虽然佛尊的身体在我们面前清清楚楚地显现,但其本体是现而无自性的,如同空中显现的彩虹一样。

  金刚萨埵的面向和自己脸的朝向一致,如果我们是坐南朝北,金刚萨埵也是坐南朝北。

  那么,为了更好地生起现空双运的定解,在观修过程中,我们应该遣除什么误区呢?

  下面引用《透过佛法看世界》中的内容进行分析:

  《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专注于佛像的同时,要了知此显现如梦如幻,并非笃实地存在。像彩虹一样,看上去明明有,实际上空无一物。”我们要知道自己所观修的佛像本体是现空无二的状态,虽然我们能够把佛像的颜色、手势、姿态、冠冕、衣饰、五官等都观得非常清楚,但也不是实有的状态。虽然不是实有的,但“要观成活生生的形象,实实在在的佛菩萨就在眼前,能跟我们交流,随时会把手伸过来为我们摩顶加持,安慰、庇护我们。”帮我们从罪业当中解脱出来。“这样观想才能逐渐破除对现象的执着,否则,你只观想缥缈的显现,认为那才是现而无自性,等下座后见到并不缥缈的世间万物,你还是不由自主地要生起实执。”所以,现而无自性的这种观修帮助我们破除的是实执——对自我的实执、对罪业的实执、对万事万物的实执。

  总结而言即是:

  第一,在观修的时候,不能把佛像观成如唐卡或图片一样是扁平的,或者如玉石、水晶、金子等雕成的实体金刚萨埵佛尊,也不是缥缈不定的形象,而是活生生地在我们面前的立体形象。

  第二,不要把佛尊观成如图片一样的无情物,而是随时会伸出手来加持和赐予我们安慰的。我们完全可以和金刚萨埵佛尊交流、哭诉相续当中的罪业、烦恼,当听到我们的罪业时,他会示现怒容;看到我们通过不断忏悔,相续中的罪业逐渐得以清净时,他会显现出欢喜的笑容。

  第三,从显现上来讲,观修的佛尊形象真实生动,不论是整体形象、面容、手臂、双足,还是身上的衣饰、颜色、形状等都是清楚分明、毫不混杂,这些都是我们要观清楚的地方。

  第四,从空性上来讲,虽然我们观得非常清楚,却没有任何实质,如同天空中的彩虹、水中的月影、梦中的山河大地,虽然有显现,但却没有自性。我们观修时,一定要了知金刚萨埵是现而空、空而现的自性。

  第五,从诸法空性中显现出金刚萨埵佛尊的形相,而上师金刚萨埵形相显现的当下本体是空性的,我们应当在这种状态中安住念修。

  实际上,从二转法轮究竟了义的角度上来讲,金刚萨埵佛尊是显而无自性的,观修者自己也是显而无自性的,只不过我们现在没有证悟到显空无二的状态。

  从法性的角度来讲,正因为金刚萨埵佛尊和观修者自己都是显而无自性的,才能够将相续中的业障忏悔清净。否则,如果忏悔的人(我)是实有的,我造的罪业也是实有的,那怎么能够使罪业得以清净呢?有了造罪的我,有了我的非理作意,在非理作意的状态之中,推动身语去造下严重的罪业,罪业就在这样因缘和合的情况下产生了。由于罪业是因缘和合的缘故,我才能通过忏悔将罪业清净。

  同样,如果我祈祷的上师金刚萨埵不是显而无自性的,不是显空双运的本体,也无法帮助我们忏净罪业。

  因此,能修的我、所修的对境金刚萨埵以及所净除的罪障,都是显而无自性的。但是,虽然从本体来讲是显而无自性的,但如果我们不去忏悔这些罪业的话,罪业还是会给我们带来痛苦的真实体会和感受,显现上起到如梦如幻的功用。因此,并不是说罪业自性本空,我们就不需要忏罪了。

  我们可以发现观修金刚萨埵的身相并不是一种头脑体操:每个修法、法器、坐垫、身相等都和实相完完全全相应的。真正的法界实相是难以言说的,故依衣饰、人形等我们熟悉的方式让我们相应等净的法界,这是密宗的殊胜方便。

  我们如此观的时候,思想、第六意识就和实相在相应,一直这样观想,一直不动,安住在这样的状态,就一直在和实相相应,这样的修法力量是相当强大的。

  下面回答一个疑问:观修双身像的含义是什么?

  双身像无非是代表法界的明空双运、现空双运、乐空双运。《金刚鬘续》云:“世俗胜义谛,远离二分别,何时正相合,说彼为双运。”如果我们智慧足够,对双身像不会产生任何邪见,反而会使自己的信心增上、清净心增长,就可以观双身相。如果信心、智慧不足,观单身像也是可以的,我们可以依此进行观修。

  正文中说:【这样明观以后,自己诚心忆念:与大恩根本上师无二无别的怙主金刚萨埵,您以大慈大悲垂念我与一切众生,】

  第二,厌患对治力:

  (一)祈祷垂念

  诚信我们所祈祷的金刚萨埵和自己的大恩根本上师无二无别,具足大慈大悲的体性,任何人只要向他祈祷,金刚萨埵都会帮助他清除其相续中的罪业。

  只要我们诚心祈请,他不可能不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何时去祈请,金刚萨埵就会何时在我们面前显现。

  所以,我们要生起虔诚的祈祷之心。

  正文中说:【我自己从无始以来迄今为止,身语意所造的十不善业、五无间罪、四重罪、八邪罪,违犯外别解脱的律仪、内菩萨乘的学处以及持明密乘三昧耶戒,背弃世间的盟誓、说妄语、无惭无愧等等凡是能直接回忆起来的一切罪业在上师金刚萨埵面前,满怀惭愧、畏惧、追悔之情以致于心惊肉跳、毛骨悚然,发露忏悔,此外自己想不起来的,在无始流转轮回的生生世世中肯定也积累了许多罪业,这一切罪业在此不覆不藏一并发露忏悔,请求宽恕,】

  (二)忏悔前罪

  首先,我们要发露忏悔。

  如何发露呢?对以前所造的罪业一一反省,一个罪业也不保留,不覆不藏。如果藏着不发露,就会因为这些罪业导致自己无法从轮回中解脱,或者由于罪业会不断增长的缘故,导致我们不断地感受痛苦。所以,既然要发露,就要将罪业毫无保留地在金刚萨埵佛尊面前全部忏悔。金刚萨埵佛尊最慈悲我们这些造了深重罪业的众生,只要我们在他面前不覆不藏地发露祈祷,他就会尽其所能帮助我们遣除罪业。

  忏罪时的心态也非常关键,我们应该对以往所造的罪业满怀惭愧、畏惧和追悔之心,这一点很重要。如果我们对以往所造的罪业不以为然,觉得它不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痛苦,我们就不会很虔诚、很迫切、很强烈地忏悔。

  忏悔往昔罪业,要达到什么程度呢?

  要达到由于畏惧罪业所带来的痛苦,以致于心惊肉跳、毛骨悚然、坐立不安。如果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我们就应该反省自己是不是在忏悔业障上出了问题。

  在忏悔以前所造罪业的时候,首先,我们要回想自己今生能想起来的罪业。

  我们要回想自己这一辈子所造作的十不善业:以杀生为例,比如小时候不懂事,杀死了很多蚂蚁、蚊子、苍蝇等,这些都直接伤害了众生的性命,属于十不善业中的杀生。虽说居士戒中杀生的根本戒是指杀人类众生,此时我们并没有破根本戒,但杀生本身是十种不善业当中的自性罪。因此,我们不但要忏悔佛制罪,也要忏悔自性罪,让自己的戒律得以清净。由此可见,忏悔还能帮助我们清净戒律,所以,我们要逐条回忆自己十不善业中的罪业。

  对于五无间罪——杀父、杀母、杀阿罗汉、恶心出佛身血、破和合僧,我们都要一一回想,反省自己有没有造过。虽说如今是末法时代,恶心出佛身血和破和合僧的罪无法造下,但我们是不是造了其他罪业?或者因为当今世界上阿罗汉也非常少,自己没有造下杀阿罗汉的罪业,但是现在没有造,并不代表自己往昔没有造过这样的罪业。如果往昔没有造过这样的罪业,我们现在就不会处在流转轮回的状态中。因此,我们对五无间罪要进行忏悔。

  四重罪:根据《前行备忘录》中的教言,四重罪分别是

  (1)居智者之首位:居于有功德的人尊位、上位;

  (2)享用密咒师的财产:恣意享用具有生圆次第境界的密咒师的财产,如此非常减损自己的福报;

  (3)不居比丘顶礼之前:立于正顶礼的比丘之前;

  (4)享用修行人的食物:有些修行者把每天的食物计划好了,一个月享用的食物量是固定的,准备好后,一个月之内便不会再去找食物,只进行修法。但如果我们享用他的食物,本来计划三十天的食物就不够了,因此可能会中断修法去准备食物,如此就会耽误修行,使之丧失很多禅修的功德。

  八邪罪:

  (1)诽谤白法:白法就是善业,即认为善法善业没有功德;

  (2)赞叹黑法:赞叹恶业黑法;

  (3)对行善者积累资粮从中作梗,减少他们的资粮:对于修行善法的人给他做障碍,让他人的善法、善根有所损失;

  (4)对修善的信士,说难听之语而扰乱其心:对于修善法的人故意扰乱他的心,让他不悦意,扰乱、影响他的心;

  (5)入密宗金刚乘坛城以后,在会众行列中发起争斗、恶语相骂、争吵不休,背弃上师:已经进入密乘的时候,在坛城等当中,做很多的争吵等等,还有扰乱上师的心或者背弃上师等等;

  (6)已入密乘者远离本尊;

  (7)已入密乘者脱离道友;

  (8)已入密乘者舍弃坛城。

  以上四重罪、八邪罪,我们也都需要忏悔。

  对于三乘戒律——外别解脱戒、内菩萨戒、密三昧耶戒,我们也需要一条一条地反省、忏悔。过去由于没有认识到犯戒的过患,或者由于太轻视所犯的罪业,导致我们不断地违犯戒律,不知道忏悔来清净罪业。现在既然知道了违犯戒律会直接破坏我们今后的安乐,我们就要进行忏悔。《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佛陀曾说,末法时期一天守持一条清净戒律的功德,比佛陀在世时守持二百五十多条比丘戒的功德还大。”因此,即便相续中只具备一条戒律,我们也要将它守持清净。如果对于这一条戒律有所违犯,我们也立誓要忏悔清净。这是我们当务之急需要做的。

  从善良的人格上,要反省自己是否曾背弃世间的盟誓、说妄语、无惭无愧等,这些都是我们应当忏悔的。

  《前行备忘录》中说:“外别解脱戒断除的学处,首先居士的四根本加上酒,立誓不犯有五种誓愿。”以居士为例,在守持别解脱戒学处、守持居士戒的时候发誓不饮酒,但如果在不同情况下犯了酒戒,自己有没有好好忏悔呢?诸如此类,我们都可以在相续中不断地去挖掘,之后忏悔清净,让罪业的种子在相续中彻底根除,让它不能发芽、开花、结果。“接下来是菩萨乘甚深见派的十八种根本堕,加上愿行学处共二十种,八十恶作,要立下‘不违背这些’的二十种誓言。”对于菩萨乘的这些戒律,我们也要一一进行忏悔。

  其次,我们现在已经想不起来的罪业也需要忏悔。

  既然已经想不起来了,那么忏悔的意义是什么呢?我们要明白以下三点:

  首先,我们无始劫以来随业流转,只要业忏不清净,我们就会继续流转。我们的相续中有很多的业种子,虽然现在回忆不起造了什么业,但往昔一定是造过的,所以一定要忏悔。

  其次,对于想不起来的罪业进行忏悔,可以避免我们产生傲慢心。

  认为自己这辈子没做过就代表以前也从来没做过,不是这样的。我们现在忆念不起来,不代表没做过,就像人在出生后,一定会忘记自己在母胎中住胎的情形,但并不代表没有经历过住胎的阶段。所以,我们忏悔现在想不起来的罪业,也是在帮助自己离苦得乐。

  最后,对忆念不起来的罪业进行忏悔,容易引发戒后之心。

  正文中说:【但愿这所有罪障就在此时此地急快荡然无存全部清净,以上观想是厌患对治力。】

  (三)祈祷当下清净

  为什么要祈祷当下清净呢?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的寿命会有多长,人生是无常的,如果当下不清净罪业,还要将这些罪业留到什么时候去忏悔呢?如果今晚躺在床上,明天早上醒不过来的话,相续中未清净的业障就会导致我们再次下堕到恶趣中受苦。

  所以,我们一定要以殷重心、虔诚心祈祷:金刚萨埵佛尊,您一定要加持我,让我的罪业就在此坐垫上马上得以清净;如果您没有加持我在此坐垫上立即清净罪业,您是不是已经失毁了往昔所发的誓言呢?

  我们要在这样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相互呼应的状态中,激发自己真诚的忏悔心。

  所以,并不是金刚萨埵佛尊没有加持,关键要看我们是否具足圆满的信心。《生命这出戏》中说:“上师金刚萨埵的加持无所不在,遍满虚空,然而只有真诚祈祷的人才能感应到,好比无线电波一直都在,但只有打开收音机并调对频道才能接收到信号。”因此,我们应当以至诚心进行忏悔。

  正文中说:【心里默想:我以往因为愚昧无知而造下了那些罪业,如今依靠大恩上师的慈悲而变成了懂得利害的人,从今以后,即使遇到生命危险也决不造那样的罪业,这是返回对治力。】

  第三,返回对治力:

  (一)知罪

  我往昔一定是造作了无量的罪业,导致如今自身感受各种痛苦、不如意。由此可知,我是一个相续不清净、充满罪障的众生,但通过上师金刚萨埵的加持,通过自己具足四对治力不断忏悔,往昔的罪业必定能够忏悔清净。

  (二)念恩

  我现在知道了因果取舍的道理,是因为上师以慈悲演说了佛法。如果没有人给我们开演解脱之道,我们也很难获得解脱。大恩上师来到我们身边,把佛法传给我们,我们应该感念上师对我们的恩德。

  世间跟我们一样处在流转轮回状态的众生,最多能够告诉我们如何获得轮回中的圆满。出世间最终获得解脱的道理,唯有具足断证功德、具足教法证法的上师才能给我们宣讲。所以,我们要忆念上师的恩德。

  (三)发愿

  罪业的过患就是招致痛苦,因此从现在起发誓,今后纵遇命难也不造一点一滴的罪业;发誓就算是死去也不舍弃这条誓言。

  念修金刚萨埵的过程中,还要依止现行对治力。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

  思考题 :

  1、请简述在念修金刚萨埵的过程中,怎样如法具足所依对治力。

  2、在念修金刚萨埵的过程中,请依靠厌患对治力逐一反省自己的罪业。

  3、在念修金刚萨埵的过程中,如何具足返回对治力?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