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老三的放生故事

  “受大恩上师的熏陶和教导,我们这些弟子无论走到哪里都热心于放生,将自由、安乐与无畏带给被解救的众生,将慈悲、温暖与信心送给参与放生的人。”这是《生命这出戏·第二章生命的平等》中的一句话。每每读到这里,我总会不由地想起一个人——老三。

  老三,因儿时摔伤头部造成不可逆的脑损伤,导致智力逐渐退化,三十多岁的人只有两岁孩童的智力水平,语言功能完全丧失。

  那年秋冬季放生共修期间,老三的父亲在我们放生的码头摆摊卖菜。看他年迈,我们时常会在放生结束后去照顾他的生意,一来而去也就熟稔起来。最初,老三只是偶尔跟着父亲来卖菜。从小备受旁人欺负和歧视的他,胆小、拘谨、缺乏安全感,不愿意与人沟通,害怕离开家门。平日里父母必须留一人在家中照看他,但遇到两人需要同时外出时,他就跟着父亲。还记得当时,他就直挺挺地站在那里,不理旁人,眼神空洞,神情呆滞。

  有一天,要放生的物命特别多,现场人手不够。这时看着站在那里的老三,我们试探着问他父亲,能让你们家老三来帮忙吗?老三的父亲有点不相信地反问了一句:“可以吗?”“当然可以呀!”于是老人赶紧招呼儿子过来。那时的老三,只能与父亲交流。

  接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直至那年的放生共修结束,只要是放生水族,老三基本上每次都会跟着我们一起放生。慢慢地,他开始有了变化。每天,不再需要他父亲叫他,只要我们开始搬运,他也就很主动地跟着搬。搬着搬着,老三开始会笑了,从微笑到大笑;我们叫“老三老三”,他也会有回应。

  老三对出家人有着莫名的亲近。每次开始念诵放生仪轨时,他会十分自觉地去跟出家人站到一起,还要挨得很近,胳膊贴着胳膊的那种,还会很好奇地去打望出家人手上的法本;有师兄递了法本在他手里,他自是没法念的,且也不识字,但他却能翻开法本里印有法王法像的那一页,一直一直地看着。

  一天,念完放生仪轨后,装满物命的船即将驶离码头,无意中我们看见老三望着船恋恋不舍,眼里充满渴望,那是第一次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如此明确的意愿。在征得他父亲的同意后,我们请他上了船跟着一起去湖上,那是老三第一次上船。他很兴奋,学着大家一盆一盆地往水里放物命,小心翼翼;没有人教他,他竟然能张罗着码空筐子。那时的老三,除了肢体动作略显僵硬以外,看起来与常人无异。船回码头的途中,他独自站在船中间,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

  有一次,现场的人不太多,放生结束后,上师略作停留与弟子们说说话。那是老三第一次见上师。他流着泪一直望着上师,竟然也懂双手合十,和在场众人一起跪在上师座前的空地上。忽然间,他径自跪到上师跟前,拿着父亲给的十元钱供养上师,上师慈悲地微笑着收下,随即从怀里摸出一百元赐予老三。老三捧在手上看了一眼,停留须臾,又再次供养给上师……那一天,我不仅看到了老三流泪,也看到他的父亲红着眼眶,欣慰地笑了。

  事隔经年,我总会想起那时的老三。他内心经历了哪些转变,他的行为背后又隐藏着如何的因缘,他的表情又表达怎样的心境,这些我们都无法一一了知。但也正是这些外在的转变,使我深深感受到了佛法正在迅速改变着他。上师的教言 “共修放生是迅速积累广大资粮的一个方便法门”真实不虚!

  持续二十年的秋冬季放生共修,不仅是上师仁波切践行在法王如意宝面前所发下的誓言,不仅是上师对有情的慈悲,更是对弟子们的慈悲。

  放生中那生起的一念悲心,念诵的一句佛号,付出的一分努力,最终成就的,其实是我们自己身心的安乐。十分庆幸,数年来都能参加上师发起的共修放生并仍在继续参加之中,把自己的点滴功德融入圣者的功德之海,使之永不枯竭。每念及此,心生欢喜,上师恩德感怀心间!

  愿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欢喜!
       愿无始以来的杀业都能彻底清净!
       愿一切众生获得暂时和究竟的安乐!

  卑劣弟子如实讲述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