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行走在解脱的路上

  当我被《冈仁波齐》中朝圣者的虔诚和善良所感动时,当看到有师兄正在努力地磕着长头,用五体投地的方式表达内心最崇高的尊敬时,当我见到大恩上师那亲切的笑容和疲惫的身影时,我心中那颗想要在圣地磕山的种子慢慢发芽了。

  前一天晚上和一位师兄一拍即合,就开始准备磕山的相关用品。第二天一早,百字明早共修结束,来到上师小院门口念诵数遍上师住世祈祷文之后,我们踏上了磕山之路。从上师小院出发,三步一拜向山上前进。

  一开始觉得有些吃力,磕到上山道路前的水泥路段,一趴下就会吸入一嘴的灰尘,双手合十放在头顶上方时,灰尘又会从上面落到头发里。从未有过磕山经历的我在一开始就感受到整个磕山的过程不会太轻松。但是凭借着一定要完成的信念,我丝毫没有退缩的想法。

  渐渐的,身下的水泥地变成了绵软的泥土。每一次五体投地,雨后的青草香和泥土味扑鼻而来,眼前的身边的景色也变成了白的黄的紫的小花,经幡林在风的吹拂下呼呼地摆动。每一次顶礼,都感觉是自己在和大地进行最大化的亲密接触。此时,心中发下的那个愿望更加深刻笃定,上师心咒也在心中不断回响。

  从出发点到法王如意宝铜像的位置,大概花了一个半小时,路程也差不多过半了。因此我心中生起了一个磕山圆满后回想起来觉得特别好笑的念头。在磕山之前,听说有很多师兄花了五六个小时,甚至有师兄花了九到十个小时。坐在法王纪念像前休息的时候,还丝毫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花那么长时间,我想自己应该四个小时就能完成。

  怀着这样盲目的自信,我兴奋起身,继续这条看起来似乎轻松容易的路程。从法王如意宝铜像到经幡林尽头,朝拜进行得很顺利。

  然而,接下来的路途,却令我大哭,甚至几近崩溃。

  从经幡林尽头到白塔群是一条长长的,坡度陡峭的下坡路。在下坡路上磕长头,靠的是手臂和腹部的力量。从未有过类似体验的我,在这条下坡段路上磕下第一个长头就感觉到特别吃力。站起身来看到眼前那蜿蜒的下坡路,我心中的那有花有草、有蓝天白云和经幡林的殊胜美景荡然无存,只剩下坎坷不平的长长斜坡,心中一直回荡的上师心咒也不知在什么时候被我的心力调成了静音。

  为了节省顶礼的次数,每走一步我都巴不得将步子迈到最大,可是那段路好长好长,好像根本走不到尽头。额头轻触地面后,手臂就几乎再也没有力量支撑起身体。有好几次我都想直接趴在地上休息,但另一个念头告诉我如果停下来,那就很难继续下去了。于是,我颤抖着手肘努力地支撑起上半身,再利用大腿的力量将身体往后拉,凭借着肘关节的支撑和腰腹力量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大步迈出三步后又重复以上的动作。几乎顶礼两次就要休息一次。

  快磕到白塔群位置时,因为腹部被小石子硌得生疼,我终于忍不住了,坐在地上大哭,一边哭一边喊:“我不行了!”当时的我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因为心中发了的磕山誓愿,我不能放弃,也不想放弃,但是平时缺乏锻炼的我实在已经透支了所有体力,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接下来的路程。

  发泄之后,在一路护持我的出家师父和同行师兄不断鼓励和耐心安慰下,我重拾信心,短暂休息后,继续我的磕山之路。按照一般的故事情节,讲到这里应该是我奋力向前,很快地圆满此次磕山。但是无常永远伴随着我们,接下来的那一段路才是对我最大的考验。

  下坡路几乎耗尽我全部的体力,当时向前迈一步,对我来说都是巨大的体力乃至心力的挑战。尽管接下来的一段路途相对平顺,但每次顶礼,我都能清晰地感受到路上的小石子把骨头硌得生疼,时逢正午,烈日也热辣辣地挂在头顶,炎热的炙烤同样在消耗着体力。每一步都比前一步更觉艰难,我早已无暇顾及自己正身处殊胜无比的降魔塔群,只是不断地暂停朝拜,小口喝着红牛饮料,以补充早已透支的体力。

  快到洗衣房对面的小门时,我已经累得站不起来,往前迈一步就腿软。路过的师兄们不断地朝我们说随喜,那时的我已全无回应的力气。有师兄送来了可乐,仰头猛灌几口下去,似乎恢复了一些体力。

  进入小门,我们从水泥地磕到了旁边的草地上。尽管戴了护膝,可两个的膝盖早已火辣辣地疼,手臂和手掌也被磨得生疼。就这样在草地上一步一步向前挪,眼看着上师小院就在眼前了。此时身体的疼痛和无力已经不再成为关注的重点,我的目标和心念锁定在那个住着我的生生世世怙主的小院上。

  终于,我迈进了上师小院的门。完成最后一个顶礼之后,我抬头望着天,觉得天空似乎更加明亮。经历整整七个半小时,我们终于完成了磕山。在觉沃佛殿进行回向的时候,我特别恍惚,感觉这一切都特别不真切,但我真实地做到了,成满了自己的心愿!那一刻,所有的疲惫和痛苦都烟消云散,炙热的太阳也变得可爱,高原的风拂过我的头顶,似乎在奖励我。所遇到的每位师兄发出的称赞好像也不再那么累赘,抬眼望向上师住所,仿佛看见上师慈悲地微笑着对我说:“弟子,你做得很好!”

  回到住地,收拾洗漱时,我突然感到磕山的这一路就像我们的修行之路——刚开始会觉得有点吃力,逐渐进入正道后会稍微轻松,但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只有当我们经历了挫折、坎坷、痛苦甚至是崩溃之后还能坚持完成接下来的路程,才能最终到达解脱的彼岸。

  随后的一两天,我全身非常酸疼,但心中的喜悦却有增无减。越是疼痛,越是觉得所有的经历都是真实的,越是疼痛,越是开心,因为我确确实实完成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以前我总说要听上师的话,要依教奉行,要跟随上师走向解脱,但在实际中却很难做到。通过这次的经历,我似乎有了些许转变。

  愿以后的修行之路我们都能依教奉行,做令上师欢喜的事,最终跟随大恩上师一同趣入极乐刹土。

  愿以此功德回向给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愿上师法体安康,长久住世,常转法轮。

  花措
2017年7月完稿于扎西持林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