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江边,女儿和我始终牵手

  女儿从满月开始,就随着我参加放生了。今年四岁,每周都会至少参加一两次放生。仪轨里面的字一个都还不认识,她还是会拿着法本,对着上面的佛像念六字大明咒;会刻意翻到法王像和莲师像,拉着我不厌其烦地说“这是菩萨”;会学着大人们的样子放在头上顶礼;会翻到上师法相那一页不停地说“这是爸爸的师父,是我的师父”。

  女儿跟大多数小孩子一样,仿佛天生就胆小地来到这个世间,见着陌生人就避开,从来不主动跟人打招呼,不熟悉的人去逗她,她也会躲得远远的。也仿佛天生就带着自私,对于自己的玩具和零食也是特别执着,谁想拿走,她可以哭几个小时,即使是我也不可以。

  我从没想过她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也没有引导过她未来要成为科学家、音乐家、医生、老师……我只希望未来的她能够善良,能够快乐,懂得感恩与分享。我此时迫切需要给她的是快乐的能力和善良的心,而我发现经常带她去放生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

  她的第一次放生是刚满月,来到放生现场的时候,师兄们都欣喜地围过来看小卓玛师兄(女儿的法名是央金卓玛),大家都喜欢抱抱她,亲亲她。因为小卓玛师兄的到来,放生现场更加欢喜。她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看到如此多陌生的人,还是不免有些惶恐与不安,尤其是陌生人抱她、亲她的时候,她也会哭。而此时只有回到母亲怀中她才会有安全感。当仪轨声音响起的时候,她的注意力迅速被吸引,不安与惶恐变成安静。此时我是异常欣喜的。

  后来每天我和妻子都带着她到江边,因为我要做一些放生的发心工作,没法随时照顾她,就由妻子带着她,而我因为各种工作,时常疏忽了他们母女。每次妻子抱着她前后一两个小时。所以我是很感激孩子母亲的。

  每天的放生我都尽量参加,我希望女儿也尽量参加。大家都知道,小孩子最怕生病,这样天晴下雨、冬冷夏热的天气,天天抱着孩子去江边,她终于生病了,高烧39度多。此时的焦急,我想对于疼爱孩子的父母来说都有深切的体会。而在孩子母亲眼中我能看到些许的责怪。连续几天,带着幼小的孩子抽血,打针,吃药,听到孩子哭的声音,真是心都快融化了。当孩子生病我才真的深切体会到自他相换,此时如果从我身上割下一块肉能让孩子好,我也毫不犹豫。

  三宝加持,几天时间孩子就康复了,而孩子母亲再也不同意她每天去江边,经过我们协商,就选天气好的时候带她去。

  此时我在想,也许是我太着急了。我的想法是:孩子的心是块空地,种什么长什么。我希望她清净无染,希望她净如琉璃,只是我忽略了这块地需要足够的肥料,她还太柔弱。就跟我们发愿度化众生一样,连身边的人都没有能力去度化,怎么有能力去度化所有众生呢?

  看着孩子开始说话,开始走路,开始自己吃饭,开始自己穿衣……作为父母还是很开心的。而更开心的是,她学会了六字大明咒,学会了金刚萨埵心咒,学会了金刚七句祈祷文。她知道爸爸经常会晚上上课,而这个时候不能打扰;看见爸爸磕头她会模仿着一起磕,虽然动作极不标准;看见爸爸盘坐在那里,她也会使劲扳起两只脚盘坐在旁边,而当几分钟坚持不住的时候她会爬起来跑掉,过一会儿又重复如此;会把念珠挂在脖子上,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嘴巴默念,我问她念什么的时候,她会害羞地跑开。

  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带她放生。当她三岁的时候,不需要母亲在身边我也可以hold住她的时候,我打算带着她天天跟我“跑”。

  随着孩子长大,进入幼儿园,我发现了她两个缺点,一是胆子小,二是自私。我带着她去放生现场,主动让她多接触放生的师兄们,我知道这是一群善良的人。每次她都会接触到很多不同的人,我会鼓励着她主动去喊叔叔阿姨,放生开始前我会把法本拿给她让她去分发给大家,我会让她与一起来参加的小朋友玩。大家知道她经常会来,也会经常给她带一些小礼物,这时候她是最高兴的。而我也会给她准备一些小礼物去送给别人。我发现这样做的效果非常明显,不仅在放生现场,也延伸到了她的日常,会主动跟别人打招呼,也知道了将自己的零食和玩具分享给别人,知道了为别人服务也可以获得快乐。这就是我目前给女儿种下的种子,一颗善良的种子。

  大家念诵仪轨的时候我是不允许她去打扰别人的,这时候我要去做一些辅助的工作,她会自己爬到车的尾箱里静静地坐着看着我。当我有时间就会拿着法本把她拉过来,让她听我的念诵。她现在还一个字都不认识,对于仪轨中最感兴趣的就是几幅法相。在她脑海中,一切佛像以及穿着出家人衣服的形象,她都会喊菩萨。法本前面的观音菩萨、法王如意宝,后面的莲花生大师,她会反复地拉着我指给我看,反复说“这是菩萨”。而唯独看见上师法相的时候,她会喊“师父”,喊“佛爷爷”。

  我记得几年前,我拿着孩子很小的照片去拜见上师的时候,我祈请上师能够摄受她,上师不停地说“好”。我想,从那时起,上师老人家已经真正摄受了她。放生结束了我会让她将功德回向给“师父”,给“佛爷爷”,尽管她还不知道功德和回向是什么意思。

  我希望放生的每一个环节中都有她,尽管她很小,做不了什么事。每次放生的时候有一些小鱼掉在地上,我就会让她轻轻地捡起来放到江里去。天很黑的时候我会让她拿着手电给我们照亮,我会让她跟着我上船,将鱼儿一条条地放到江里去。这样一天天地,她也开始明白要尊重其他生命。当带她去菜市场看见杀鱼的时候,她经常会急得流眼泪,看见鱼儿就会说:“爸爸,我们把这些鱼摆摆买来放了吧!”

  我们放生鸟儿的时候她会特别兴奋,有一次鸟儿直接飞到了她的头上站着,刚开始显得手足无措,但是慢慢地发现鸟儿完全没有要伤害她的意思,她开始喜欢那种感觉。后来,她会经常问我:“爸爸,我们什么时候放鸟啊?你放鸟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哦,我想鸟儿站在我的头上,不喜欢鸟儿关在笼子里面。”

  当年我在上师面前发愿能够生生世世行持放生的事业,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上师赐予了巨大的加持,在放生这件事上我不允许自己哪怕一点点的懈怠。而对于女儿,我不知道未来她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但是我会努力把她引导到这条路上,这条解脱的路上来。我希望她能与我一起,在放生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当我走不动的时候,她能继续……

  央金卓玛的爸爸

  2018年3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