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拜见上师

  她第一次去拜见上师,已然是8年前。

  是一个晴朗的3月的早晨。

  她一直记得进机舱前,偶一回首,一轮朝阳冉冉升起,温暖的红色记忆入心。

  当时,她并不懂得:一切显现,都来源于上师三宝的加持。

 

  去的途中,一切都很顺利。

  见到了上师,离得那么近,上师的笑容那般温暖、畅爽。

  上师问她:“弟子,你有什么心愿?”

  她却突然局促起来,她已经如愿拜见了上师……似乎,心愿已然满足。

 

  和师兄们一起跪在上师身旁,这种感受好奇特。

  上师和大家聊着天,说着,笑着。

  她的心,欢喜着。

 

  看见上师在喝保温杯里的水。

  她想给上师添水。

  上师毫不迟疑地把杯子递给她,脸上是笑容。

  她满心欢喜,去到饮水机旁边,才发现保温杯的水其实很满。

  当时,她并不懂得:这,是圣者对众生细致周到的关爱。

 

  时光荏苒。

  随业力牵引,漂泊于轮回。

  等到再次想要拜见上师的时候,已去经年。

 

  2016年的秋天,她参加了学堂的学习。

  报名时,一贯细心的她,却留错了自己的微信号。

  发心师兄费尽周折才算联系上她。

  微信那头,

  师兄说:“多亏上师的加持啊,上师老人家的大手又一次抓住了您。”

  她虽满心欢喜,却略存迟疑——

  上师,还记得她这个顽劣弟子吗?

 

  最初,只是每个周五按时听课。

  从暇满难得、寿命无常、因果不虚、轮回过患……

  法师讲课,法义流传,似涓涓流水,滋润着这颗刚强难化的凡夫心。

  却又是上师三宝如暖阳一般,无所不在的加持,令那颗心灵悄悄默默之中,点滴变迁。

 

  半年之后,她终于鼓起勇气报名了讲考。

  甚至不在意自己口才不佳,胆小拘谨。

  佛经上说:诸供养中,法供养最。

  有一种力量鼓舞她。她渴望为上师献上一份法供养。

  她期待再次走近上师,就像那年,迎着朝阳去皈依。

 

  讲考现场,注视大屏幕播放的上师法照,她眼眶发红。

  《神变月愿文》的偈颂,一句一句敲击她的心。

  脑海里翻来覆去只是重复着:“上师,我来了。”

 

  屋顶的那些水晶灯,绚丽多彩,像太阳一样的明亮,甚至温暖。

  她知道上师就在这里,离大家很近。

 

  讲考顺利地进行着。

  下午,法师们继续打卦,先抽地区,然后抽讲考人名字,然后抽题目。

  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她有种短暂的眩晕感,是紧张与激动。

  轮到自己站在台上,才发现,灯光那般耀眼,她只能勉强看清坐在第一排的法师们。她战战兢兢地讲着自己准备的稿子,努力地放慢语速。

  然而,心越跳越快,身体也在微微颤抖。

 

  她的题目,是《上师和弟子》这部分的一段内容。

  十分钟,很短。她的讲考结束了。

  她引用了一段上师的教言,作为结束语。

  就在前几天,反复修改讲稿的最后部分,偶然间在微信公众号上,值遇了这段话。

  没有什么比这段文字更适合作为结尾:

  “生活中遇到的所有人、事、物,哪怕是刚才拂面而过的清风,或是路边的一草一木,都带着上师的气息。在我们感知它们的开放、温柔的心中,有着上师引导我们一路走来的印迹。这时,我们才真正体会到上师的加持的确无所不在。”

 

  第二天讲考继续,下午法师接到一个电话。通话接进了现场的扩音器。

  她终于又一次听到了上师的法音。

  疲惫,略带沙哑的,却又是那属于上师的独一无二的声音。

  上师随喜大家来参加讲考。

  上师带着大家从加倍咒开始念诵。

  上师给大家传授菩萨戒。

 

  眼泪一行一行地流下来。

  她的心却又体会着最温暖的关爱。

  上师啊上师,您的慈悲,弟子终于明白。

  您最大的心愿不就是带我们这些末法时代的可怜众生一起出离,一道解脱?!

 

  四十分钟的电话开示,上师的语音渐次疲惫,更疲惫。

  周围此起彼伏的唏嘘声,压低的抽泣声。

  却与悲伤无关。

  是全心全意的上师对弟子的关爱;

  是全心全意的弟子对上师的感恩。

  所谓加持,也许就是令凡夫的心从刚强变得柔软。

 

  2017年的夏天,回家的时间虽然迟,却终于还是到来。

  到达寂静地时,已至黄昏,站在容擦河边,佛塔上的经旗猎猎作响。

  高原的天太蓝。五色的旗太彩。回家的心太欢快。

 

  翌日下午,她终于,终于见到了心心念想的上师。

  上师瘦了。

  上师坐在高高的法座上面。

  她离得那么远,可即使那么远,她还是可以看到上师瘦了许多。

  这一次她流下了幸福的眼泪,那种回到家,有处可依靠的幸福与温暖。

 

  在寂静地,时间被划分为:参加早共修;在大殿里跟着法师一座一座地修法;晚上听课。

  忙碌着,欢喜着。

  和上师离得近,心里时时充满柔软与安定。

 

  磕山那天,她起得早。

  一路磕磕绊绊。从星光闪烁的凌晨,到了艳阳高照的上午。

  白色的塔林,疲惫乏力的她。

  有两个红色的高大身影经过。

  一个身影略一回首。

  她没戴眼镜,却分明看到了什么,她下意识喊了一句:“上师!”

 

  是的,是那位她和所有弟子心心念念记挂着的上师。

  上师拿起了手中的八吉祥红伞,加持她,

  然后微笑着鼓励:“弟子,慢慢来……”

  卑劣弟子 圆丹措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