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文章查看

《开显解脱道 · 讲记》第七十四课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在上节课中进一步阐述了“知真本有、知妄本无”的内容,这是为了令大家提升见解,能够在实修时安住在大乘不共、了义的定解中修持忏悔法门。知真本有就是自心光明界如来藏是本有的;知妄本无就是妄现的客尘法是本来没有的。

  我们也可以通过梦的比喻来了知世俗中的一切妄相是原本没有的。如《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一切有为法就像露水、闪电、梦幻、泡影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可靠性。虽然很多人都会背这句经文,但能够真正懂得其含义,把这四句偈融入相续当中,真正能放下来的却是寥寥无几。这也是为什么要反复强调“知真本有、知妄本无”的意义所在。

  印藏汉诸大德都曾赞叹梦的比喻非常殊胜。如汉地净土宗祖师彻悟大师说:“诸喻之中,梦喻最切。如梦中所见山川人物、万别千差,皆不离我能梦之心,离梦心外,别无一法可得。即此可以比喻,而知现前一切万法,但唯心现也。”意思是,在诸多比喻中,梦的比喻最为亲切,这是毋庸置疑。比如梦中所见的山川人物、万千差别的景象,都离不开能梦的心,除了梦心之外得不到一尘许的法,由此比喻可以了知,眼前的一切万法都只是自己的心所显现的。

  阿底峡尊者说:“梦的比喻很殊胜,通过白天对梦境中色、声、香、味、触、法的观察,得出其为虚假的结论,由此进一步观察,发现白天的色、声、香、味、触、法的显现也同样虚假不实。”

  全知麦彭仁波切在《醒梦辩论歌》中阐述了醒者执著醒的显现是真实,而梦者则执著梦的显现是真实,醒梦辩论的焦点就在于各自的显现是“真实”还是“迷乱”。醒者对梦者的显现不屑一顾,因为梦里所见的山河大地、爱恨情仇等一切景象,其实都了无实质,所以是迷乱。而梦者对醒者说:“不但我是迷乱,你同样也是迷乱。”并举出了种种例子。迷乱就是无而现,实际上没有显现,说明里面毫无实义。通过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分析,醒者和梦者确实没有差别。也就是说,若以实相观察,二者皆非实有。

  一般人都承认梦境是错乱的,但仍然会执著醒是真实存在的。比如有的人会说:“梦里的情景醒来以后就没有了,说明梦是假的,而醒是真实的。”其实醒时所经历的一切,也都是因缘和合的暂时显现,比如回忆中昨天做过的事情、说过的话语,在今天都已经彻底消散了,根本了无可得,就跟做梦一样。实际上醒时所经历的一切不仅过后没有,在当下也只是相对心的状态而暂时显现的某种境像而已,并非是实有的存在。如果是实有存在的,应该一直都不会变化,有变化就不可能是实有的。

  有的人会说:“醒时做的事能真正发挥作用,比如吃饭能饱,房子能住,而梦中做了饭,醒来就没有了。”其实这也不能说明醒梦不同。因为醒时的房子只有在醒时才能住,在梦里你可能就到了另一个景象当中。所以醒时所拥有的一切只能在醒时起作用,这和梦中的事物只能在梦里起作用是一样的道理。从这一点来看,醒和梦也是一样的。

  从不同角度对醒梦进行对比就会发现,梦境和所谓的“现实”在很多方面的运作原理是类似的,很难说醒比梦更真实。明白了这一点后,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理应随时随地观修万法如幻如梦,只是暂时的显现,对一切都不要特别执著。比如我们看到亲人的时候就特别贪执,非常担心他的冷热温饱;看到怨敌就生起嗔恨心,巴不得他倒霉。其实这些也不是实有的,没有什么可执著的。当我们对别人生起贪心或嗔心时,要马上意识到这跟梦中嗔敌贪亲是一样的。当自己成功或失败时,也要知道这就如同梦中的成败一样。如果能了知这些道理,以此慢慢断除执著,不但各种痛苦会离你而去,最终还可以认清一切万法的真相,证悟三世如来的果位。

  无始以来众生被两种执著误导,以致无法见到本性,无谓地感受各种痛苦。这两种执著即是增益执和损减执。其中增益执就是把虚妄的世俗客尘法执著为实有;损减执就是不了知真实胜义法界本有无量的胜义功德,以任运自成的方式安住在自心的本性中,反而将其执著为无。

  希阿荣博堪布在《透过佛法看世界》中开示:“佛陀二转法轮宣讲无相般若法门,为破除弟子们对现相的实执而强调‘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此处‘虚妄’主要指空性、非实有。

  待弟子根机成熟、实执减轻后,佛陀三转法轮开示空的光明面,进一步抉择了实相、现相相同的能知所知为真实,不同的为虚妄。

  具体而言,清净了业障的佛菩萨的智慧以及这种智慧所了达的融于一味一体的实相现相,具有真实、了义、不变自性等特征,是空性但不虚妄的。

  凡夫与菩萨出定时的分别念以及在这种分别念前形成的与实相相异的现相,具有假立、幻变、非了义等特征,因而是虚妄的。”

  佛陀在宣讲佛法时之所以将第二转无相法轮放在前面,就是因为要先观察因缘所生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如幻,了知这些全部都是客尘,这样才能止息对客尘的驰求,而自然返照本性。所以在了知万法空性之后,才能契入第三转法轮的如来藏。由观一切万法缘起生,从这里进去就开始观诸法性空,而诸法的相一空,不生不灭的法性就自然而然地显露出来了,所谓“有相,诸法就千差万别;相空,诸法就唯一真如”。而如果没有第二转法轮抉择万法空性的基础,就很容易和外道一样将如来藏光明执为实有。其实不空如来藏也是建立在空性的基础上的。

  在生活中,我们的追求完全建立在醒觉位的显现上,如果不作如梦观,很快就会执著于外境,心和尘合在一起。而若能了知显现的当下本来就不存在,现实中的一切追求都是无明的冲动,这样以梦幻的观点觉醒自己,心就不会向外攀缘,就能止住无明的冲动。这就从根源上止息了贪嗔等烦恼,让业清净。如《杂阿含经》云:“无明断、爱缘尽故,身坏命终,更不复受;不更受故,得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

  当破尽虚假之后,我们就真正开始相合于真实法界了。胜义中法界远离一切有无、因果、生灭、对错等的世俗戏论,没有任何二元对立,所以叫离戏。《中论》中云:“定有则著常,定无则著断,是故有智者,不应著有无。”真正通达无二法门的智者,绝不可能住于有或无的边。佛法也最终称为“不二法门,一真法界”。一真法界中没有两个东西,一切戏论都没有,因此叫做“妙”。如果成为可分别、可计较、可言说的,那就不是妙了。妙是完全超离言思的行境,任何边都不住,远离四边八戏,没有任何相状可得,这便是“妙”的意思。

  相信了这一点,才会逐渐信解“一切皆法身”。实际上并不是按照虚妄心识现前的显现而存在,真实唯一是法身。如果依止善知识闻思相应的佛法,就能懂得“一切皆法身”,这时也就会相信,原来处处都是好的。

  根据《五灯会元》等记载,往昔盘山宝积禅师四处云游参禅,一日忽然天降大雨,他就躲到附近的一个肉铺里避雨,一会儿只见有人来买肉,对老板说:“给我一斤好肉,只要瘦的,不要肥的。”老板说:“好,给你割一块最精的肉。”买主称心如意地走了。一会儿又来了一个人说:“老板,我要一斤肥肉炼油用,不要瘦肉。”老板说:“好,给你一斤全肥的。”这个人也称心而去。接着第三个人过来说:“老板,我要一斤肥瘦相间的五花肉。”老板说:“好,我给你切一块肥瘦相半的好肉。”买主也很满意地走了。这时老板叉着腰说:“你看,我这里块块都是好肉!”宝积禅师听到这里,当下大彻大悟。(一般人看到肉就想回去用什么调料做来吃,就又落入幻梦,而这位禅师看到一个卖肉的也能彻悟心的本性。)

  的确,猪肉哪块算好,哪块算不好呢?完全是买肉人的妄心在分别。有的人喜欢吃瘦肉,就说肥肉不好,有的人喜欢吃肥肉,就认为瘦肉不好,正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其实瘦肉和肥肉,萝卜和青菜并无好坏之分。之所以分出了好坏,完全是由人的不同习气、喜好而行成的妄相知见。若能消除习气,断除妄念,哪里还有什么好坏之分呢?

  所以,“一切皆法身”,不可做两种看待。这样才能契合本性,不再跟随虚妄分别念,这样才能够真正开始回归本有。所谓“回归”,也不是另外得个什么,而只是契合本性、见到本性而已,这才是“本有”。

  前面我们已经讲解了障尘还净于何处和所净业障之体性,下面讲解忏悔之理中的第三点。

  (三)业障未净之过患

  《忠言心之明点》云:“若为忽现障尘悉掩蔽,深明等持影相难现故。”在所净业障之体性这一科判中我们解释了“忽现障尘”的含义,在这里主要解释一下“若为……悉掩蔽,深明等持影相难现故”的涵义。犹如自然清净的水晶镜忽然落上了尘垢,导致镜子无法显出影像一样,由于无始以来我们所造的杀盗淫妄等十不善业的自性罪,以及佛制罪等罪障遮蔽了心性胜义大清净、大平等的光明,若不加以对治令罪障消尽,就会障碍我们后世转生三善趣获得增上生的人天安乐以及决定胜的三解脱果位(声闻、缘觉、佛果),众生肯定会堕落到三恶道当中感受各种各样的痛苦。而且在今生中也会障碍行者内心生起深——圆满次第、明——生起次第之三摩地,修行的各种验相也不能起现。

  虽然在如来藏的本性中不存在遮蔽证悟的垢障,好比水晶境本身不是尘垢,但在显现中无明垢障就会遮蔽心性光明,使众生难以现出暂时和究竟的地道功德。因此,精勤发露忏悔净除垢障极为重要。

  下面对这部分内容进一步深入分析。

  水晶镜原本具足光明剔透的体性,当没有被尘垢掩蔽时,在水晶镜前放置什么样的物体,就自然而然会显现出相应的影像。同样道理,自心光明界,如果没有被客尘严重掩蔽,那无论修什么样的法要,只要一相应,就能顿时显现深、明等持的影像。

  就像在《佛说无量寿经》中,阿弥陀佛发愿说:“设我得佛,他方国土诸菩萨众,闻我名字,皆悉逮得普等三昧。”意思是,十方国土诸菩萨众,一闻信弥陀名号,当即证得清净、解脱、普等三昧。这里“清净”是指无染无著;“解脱”是指寂照平等,“寂”是一念不生的意思,“照”是了了分明的意思;“普等”是指所得三昧的体性。由于在三昧中,无量诸佛一时平等现前,无所不现,所以叫做“普等”。这里“逮得”就是应时证得的意思,指当时就得到了,所以是顿证。

  因为闻名号者是达到一定地位的菩萨,他们心上的垢障已经减薄,很容易跟菩提相应,就好像沾染灰尘的镜子经过擦拭,灰尘已经很薄时,来什么人立即就能现出相应的影像。所以功行深的菩萨一闻到阿弥陀佛的名号,阿弥陀佛的妙德就在他心中显现,顿时就能证入三昧。比如一时普见十方无量诸佛及其眷属,一念入于十方刹土,供养无数诸佛菩萨等等。而一般凡夫在信受、持念阿弥陀佛名号时,就不能顿时现前这些甚深三昧(等持)。这就是因为凡夫心上的尘垢太厚重,自心光明界完全被客尘掩蔽,这时想要现前修法功德是非常困难的,即使闻信佛号也无法立即现出甚深等持影相。

  而只要垢障一减轻,就能无碍显现各种等持影相。就像镜子完全被尘垢染污时任何影相都现不出来,只有灰蒙蒙的一片。而如果用布去擦拭它,随着镜面慢慢变得光洁、清净,这时就会开始出现相似的同分影相,继续擦拭,镜面就会越来越清净,影相也会现得越来越明显、清晰。如果我们在清净障垢之后再进一步去修持正行法要,就会很快出现甚深修法的验相;而如果不先净除业障,自心被各种障垢掩蔽得非常深,这样即使在多年中非常努力地修正行法要,也很难出现深、明等持影相。这就是必须积资净障,才能现前修法效果的原因。

  所谓的“深、明”,也就是从“明”的方面,要让所修的形相非常明了地现前;从“深”的方面,就是要契合本心,也就是契合本有的光明法界。这里“明”是生起次第的三摩地(等持),“深”是圆满次第的三摩地。

  从“明”的角度来说,比如生起次第的修法,就是指清晰、明了地观想自己的身、口、意、事业就是佛的四金刚,一切器情的现相都观成清净刹土、本尊的形相等等。在《堪布阿琼仁波切密传》中说:“因为如来圆具刹土、身体、受用与事业,所以修生起次第时亦应将自己的住处观想为刹土及无量宫。其余的身、语、意及事业,则应分别观想成佛的身、语、意及事业。”当然对于初学者来说,一下子能够清晰地观想出来,还是要求比较高的,这需要训练才行。

  这样观想有什么作用呢?因为凡夫众生从无始以来被无明所遮蔽,将眼、耳、鼻、舌、身等五根的所触所及,都执为不清净的事物。而实际上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是幻觉,而且也是本来清净的。既然是清净的,那么有没有一种方法能令这种清净快速显现呢?虽然在显宗当中也讲到万法本来清净,但八地以下的修行者是没办法亲身感受到这种境界的。而在密宗当中则能以不共的窍诀直截了当地体现,比如在了知万法本来清净之后,用生起次第的方法,就可以令不清净的现象逐渐消失,而令这种本有的清净快速显现。凡夫在修生起次第达到顶点时,能令外面的一切自然显现为佛的清净刹土,这是密宗普通修行人都可以现量看到的境界。而在显宗当中必须要八地以上菩萨才能见到这些清净境界。

  当然,如果自己的业障非常深重,心被很多幻尘蒙蔽,漆黑一片,生起次第这些清净的影相就现不出来。

  在修法的过程中,有的修行人常常会感到难过:“为什么我修金刚萨埵、观音菩萨、文殊菩萨,修了那么久还是见不到本尊,观想不出本尊的形象?”

  的确,我们在修法过程中经常会遇到观想本尊时观不出来,或者只能模模糊糊地观想出一个轮廓,即使偶尔能有清明的一瞥,却也难以维持和稳固这个观想。其实这就是无始以来的业障障碍了我们。而圣者相续非常清净,已经去除了垢尘,所以一观想马上就能相应,立时就能清晰地显现各种影像。就像以前华智仁波切在骑马时脚蹬马镫骑到马上的时间内,就可以清晰地观出七百二十五尊面相不同、手势各异的本尊。

  这里所谓“深”就是指无相离戏。在密宗当中通过气脉明点等修法证悟万法如梦如幻、无相离戏的空性,这就是圆满次第。

  即使生起次第修得非常好,能现量见到一切外境都是佛的坛城。但是,如果不能证悟空性,又会执著佛的坛城为实有。这时,虽然一切外境显现都是清净的,但这种对清净的执著,与对不清净的执著一样都是执著,所以仍然要断除。而断除的方法就需要借助圆满次第的修法。

  圆满次第的修法又可以分为有相圆满次第和无相圆满次第两种。有相圆满次第,也就是气脉明点的修法。比如在《时轮金刚》中所宣讲的气脉明点的修法。我们的心和肉身有着非常密切的关联,通过对气脉明点的调节,就可以使心发生决定性的改变。依靠这种修法就可以快速地证悟空性。无相圆满次第主要是指大圆满,在《时轮金刚》等续部中也有一部分内容。无相圆满次第是指不借助于观想以及修气脉明点而直接证悟空性的修法。

  在观修生起次第时,的确可以清清楚楚地见到一切外境、众生皆为佛的坛城。通过圆满次第证悟空性以后,虽然佛的坛城依然存在,但是却能了达这一切并非实有,而是如幻如梦,现而无有自性的。这就是修圆满次第的意义所在。我们在观修本尊的时候也是一样,观想必须要清清楚楚,但是要了知本尊是现而无有自性的,这一点特别重要。

  如果业障非常深重,那么圆满次第的这种空性境界也会很难生起。就像湖面的水不断晃动时,就很难现出明清的影相。如果我们内心不停止这种错乱,仍然妄动得厉害,迷乱就会越来越深,这时就会存在相应的障碍,本有的光明界没办法显露出来,也无法契合到离戏的本面上。

  广义来说,无论在轮回中生起过多少妄念,发生过多少错乱、违背,这些都称作业障。只要业障还没有被净除,那么根据业增长广大的原理,它的势力就始终在增长,时时都会发生作用。所谓“悉掩蔽”就是说,如同水晶镜完全被灰尘蒙蔽现不出影像一样,虽然客尘法也是本来没有的,但是以错乱力的作用,使我们见不到本有的光明。又像是人在迷梦中时,虽然梦不存在,但因为有了执著,依然要真真切切地感受梦境中的一切忧悲苦恼,这种幻现确实有它无欺的现相和作用。

  我们的心一念入迷,就成了一种返回本来的障碍,念念都是如此,就会串习成一股坚固的习气,随着时间的推移,迷失错乱得越来越深,障碍也越来越重,这样就越是难以返回。与此同时我们的心也会越来越沉重、杂乱。大家都有这样的体会,如果一段时间行持善法比较精进,那么自己的内心也会安静调柔,而如果一段时间内造了很多恶业,自己的心也会很沉重,难以静下心来修习佛法。

  《修心利刃轮》云:“心不明了不喜时,是于他众积累罪,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断除他罪缘。”在修行或日常生活的行住坐卧当中,由于心不明了,智慧不明清,经常会处于糊里糊涂的状态,或者像患了抑郁症等心理疾病的患者一样,经常感到悲伤、忧苦,心中很难感到喜悦,这都是自己往昔依靠他人造了很多恶业才导致的。

  如果修行人的心被业障所蒙蔽,非常混乱,就会直接跟“深”和“明”的状态相违。自心一直被一股妄动的力量牵着,心就很难明清,心被这些烦恼的力量所牵引,就没办法一缘专注,要么涣散,要么昏沉,这样妄动不止,就很难回光返照,此时不要说修生起次第以上的甚深法要,即使是平时闻思、修持基础法要都会有影响。例如有些人听课时连一般的法义也理解不了,连一个教证都记不住,以及经常生病、感受各种痛苦等,其实这就是业障现行之相。

  我们修加行也是一样,如果业障没有获得一定的清净,我们打坐观修的时候,心就静不下来,一坐下来心就开始随着分别念晃动,很多人在修法的时候时时在关注手机的信息、电话,这样心怎么能安住在法义当中呢?所以一开始的前行准备是很重要的,可以断绝外境对我们的影响。

  不要说无始以来所造的业,就是哪一天造了严重的罪业之后再去修法都会变得很困难,有时甚至连最基本的念力都会失去。很多人讲修法时心力跟不上,这就是罪业的影响。

  其实修行人只要能够持续地实修,修法的验相是肯定能生起的,相续不生起验相是不可能的。如果自己已经精进努力地修法,但相续中始终无法生起修法的验相,这就是由于业障障碍了我们。如果内心的障垢太深,心被垢尘蒙蔽得很严重,即使长年累月再怎么实修,相续中还是始终无法生起信心、出离心和菩提心,或无法生起了知、觉受和证悟之验相,应了知这都是由于罪障所导致。

  而若能及时忏悔,止息业障,那时就可以安然入定,无论观修什么法都能很清晰地现前。在有些上师的窍诀中提到:“如果你闭关时没有感应,那时候,你一定要忏悔,一定要祈祷上师,这两点至为关键!”通过祈祷上师,上师透过梦或直接加持,可以遣除你的违缘;而念百字明等忏悔之后,就可以清除业障。等到正面积聚了资粮,反面消除了业障之后,心就会修得很清净、很明利。遇到什么事情反应都很快,修什么法都很容易相应。这时候我们听一节课,就能马上理解其中的含义;背诵一个教证,也可以很快地把它背诵下来;如果修禅定,就能一缘安住于等持之中;从观想方面,各种本尊及殊胜境像也能了了分明地现前,从而让心与法相契合。就像一把磨得很锋利的刀,无论用它来砍什么东西,都会得心应手。否则,自心还被各种业障所蒙蔽,就很难出现修法的验相。

  有些人在修行过程中,没有什么感应就怨天尤人,觉得上师没有加持,佛法没有加持。其实,不能把所有的过失都推到外境上,应该好好地反观自己。从无始以来我们造的罪业那么多、那么深重,现在要想在自相续中生起或者增上信心、出离心、菩提心等功德,就需要首先深深地发露忏悔,依止上师三宝,通过修习相应的法要来对治,然后发誓不再造作恶业。等烦恼罪业清除后,自相续纯净,一切功德自然而然可以顺利增长。这就像农夫种地时,首先要除去地面上的杂草、害虫,种子才有可能发芽成长,最后结出果实。

  根霍仁波切也说过:一个人进入佛门修法,如果得不到感应,即是罪业障道之相,应当励力忏悔。法王如意宝曾开示:“有些人天天都在修持,但却始终得不到验相的原因,并不是三宝和三根本没有加持,而主要是因为自己的业力深重,或是精进不够。”

  总之,从修法方面来说,如果心一直被业障掩蔽,则无论修什么高深的法也无法现出相应的影像,导致久修无功,这就是没有净治业障的过患。就像在完全被尘垢蒙蔽的镜子面前,无论放哪种事物,在那里放多久,也始终不可能在镜中显现出来。

  这样就知道,无论是想修大圆满等无上密法时显现本来清净或任运自成,还是想在修生起次第、圆满次第时显现明点、佛父佛母以及诸佛菩萨的清净之相,亦或是在修显宗法要时想现前殊胜的止观境界等,都一定要首先将内心的“尘垢”擦拭干净。只有净除罪障以后,妄动的力量减弱了,你才能进入更深层次的修持,生起次第、圆满次第等任何修法的验相才能呈现,诸佛菩萨的境界也才能开始现前。诚如《圆觉经》云:“常当勤心忏,无始一切罪,诸障若消灭,佛境便现前。”罪障消灭后,佛的一切境界肯定会现前的。这就好像镜子的灰尘被擦拭干净以后,镜面才能显现一切影像。

  其实在胜义中一切本来清净,众生本具佛性,但由于无始以来深重业障,已经将我们的佛性层层蒙蔽、阻隔,所以难以现见本尊身相以及各种证悟的影相,难以获得解脱清净,因此,学佛就是清除业障,忏悔业障。

  《占察善恶业报经》中云:“始学发心修习禅定、无相智慧者,应当先观宿世所作恶业多少及以轻重。若恶业多厚者,不得即学禅定、智慧,应当先修忏悔之法。……若不忏悔令其清净,而修禅定、智慧者,则多有障碍,不能克获,或失心错乱,或外邪所恼,或纳受邪法,增长恶见。是故当先修忏悔法。若戒根清净,及宿世重罪得微薄者,则离诸障。”对于初发心修习禅定、智慧的修行人,首先要观察过去所作恶业的多寡及轻重,恶业厚重者不能即时修学禅定智慧,应该先修习忏悔法门。如果身口意三业不忏悔清净,修这些禅定智慧的障碍很大,不能获得成就,或心神错乱,或被外邪入侵恼乱,或听受邪法,增长恶见。基于以上道理,在修持禅定之前应当先修忏悔法门,如果戒根清净,及宿世重罪逐渐微薄之后,再去修行就能远离一切障碍,此时修法自然容易获得成就。很多人开始就马上打坐,学寂止、胜观,这样很难趋入。首先忏悔是特别重要的。

  若想了知自相续的罪障是轻是重,只要反观自心就很清楚:有的人嗔恨心很重,一点小事就暴跳如雷;有的人贪欲心很重,一点金钱财物就会斤斤计较,耿耿于怀;有的人一上座观修就容易昏沉睡眠,散乱心很重,而在讲无聊之事的时候却非常清明,这就是罪障深重的表现。如果修行人很容易生起信心、出离心、菩提心等功德和验相,这说明他的罪障很轻;而如果很难生起这些验相,烦恼却非常多,则说明他的罪障很重。这个罪障并不是一个有颜色、有相状的实有所在,但它却能够障碍我们的修行,如果不把它净除,就会引生诸多过患。

  所以,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把自心水晶镜上的障尘净除。你越是净除得彻底,修法就越相应。不断地去净除,等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再修什么法,当即就能现前,就会非常快地出现效果。

  就像当年无著菩萨示现被业障障蔽,虽然在鸡足山闭关苦修了十二年,却没有获得丝毫验相,之后因为下山见到一条母狗,生起了大悲心,当下业障净除,才最终见到了弥勒菩萨。

  《万善同归集》引用《高僧传》记载:往昔昙策大师严净道场,专修忏悔,后来见到七佛现身对他授记说:“汝罪已灭,于贤劫中成佛号普明如来。”南岳慧思禅师勤修“方等忏”,后来梦见四十九位印度圣僧叫他重新受戒,之后更加精进苦修,能彻见三生之事,刚一靠墙顿然开悟。智者大师也是在大苏山通过修“法华忏仪”而最终证得旋陀罗尼,辩才无碍,成就无量功德。

  虽然在如来藏的本性中不存在遮蔽证悟的垢障,好比水晶镜本身不是尘垢,但在显现中无明垢障就能遮蔽心性光明,使众生难以现前暂时和究竟的地道功德。因此,精勤发露忏悔净除垢障极为重要。

  以前法王如意宝每天都说:“我业力很深重,一定要好好忏悔!”法王如意宝的证悟境界是我们望尘莫及的,但显现上也如是重视忏悔业障。以前还有一位大德帝察活佛,他从小一直没有间断闻思,在特殊的年代也每天偷偷地阅读经文。但到了晚年,他只要看见一位高僧大德,就会祈请说:“我业障非常深重,虽然在不断地忏悔,但您可不可以经常加持我,千万不要让我堕入恶趣?太可怕了!”他真的从内心害怕堕入恶趣。

  有些人说:“我已经念完了四十万遍金刚萨埵心咒,或者念了一些百字明,不需要再忏悔业障了,我都已经清净完了。”其实虽然我们念了一些咒,但是观察我们每天的身、口、意,很多都是在不断造业。这些大德都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好好忏悔业障,而且遇到其他大德的时候也说“一定要加持我不要堕入恶趣”,其实这也是为了提醒后得弟子重视忏悔。但是现在很多人说:“堕恶趣就堕恶趣吧,有什么了不起!”其实这种想法非常愚痴,知道自己错了就应该努力精进地忏悔。

  诸多高僧大德都如是精勤地忏悔业障,最后才获得成就,作为凡夫我们更应该竭尽所能,将无始以来的业障垢尘彻底忏悔清净。要知道凡夫一起妄就叫做尘,一止息就是尘消。所谓“忏悔”,就是把这种妄心的造作止息下来。在四对治力当中的“破恶力”,就是认识到自己从无始劫以来到现在,由于迷失真如,陷落于虚妄分别当中颠倒地执著人我和法我,从此开始起惑、造业,并发生一系列的错乱。也就是说,罪业的根源就是我们不识真如本性的迷惑,从最初一念迷失,就不断地在惑、业、苦的错乱圈中循环,这一切都是错上加错,错得一塌糊涂。现在我们精进修持忏悔,就是把过去的一切错乱全部抖翻出来,全体悔过,在方向上跟造作完全相反。

  了知此理之后,就要将过去种种频繁、粗重的错乱渐渐止息,而要让心逐渐地恢复。随着错乱的程度由重到轻逐渐地降下来,由于障尘变得轻薄,这时你就会意识到这一切好像是梦一样,你会开始相信,现前的现相都是假的,这就表明自己开始愿意返回了,这个障垢逐渐减薄、善根苏醒的相,就叫始觉。

  最初的觉悟一起来,就会引导你逐步返回本性,也就是回归到无梦的境界。净除罪障,就是止息原有的错乱,消除过去妄动的习气。之后,你的心变得越来越清醒,再修相应回归的法要时,你就会开始明了,就会开始切入到一个符合甚深离戏的方面,最终就能现前我们的本来面目。

  什么是“明了”呢?就好像一位上师给你传授了一个生起次第的法要,要你抉择大清净大平等的见解。这时你就会感觉到,一切万法是本来清净、平等的,根本没有种种错乱迷梦般的显现。而让你观修时你也能在心中了了分明地知晓,自身就是佛身,自己听到的一切音声都是佛语,自己的任何起心动念都是从智慧中起现的,都是佛的智慧。而且由自性变出来的一切现相,就是从佛心变出来的,所以内在的一切有情都是清净佛身,外在的器世界都是清净刹土。对于这些,你会深深地忍可,会很容易对这个法生起定解。

  就像《金刚萨埵修法如意宝珠》的金刚吉祥偈中说:“诸现清净身庄严,诸声圆满密咒性,诸念成熟智慧中,盛德圆满愿吉祥。”意思是,一切山河大地等色法的显现本极清净,都是上师金刚萨埵本尊的庄严身相;一切风声、水声、言语声等都本自圆满为金刚萨埵心咒的咒音;一切的六识、八识本来就成熟为上师金刚萨埵的无漏智慧。愿世间一切灾难恼害悉皆消除,无量众生往生极乐世界,得到上师圆满吉祥的果位。

  在《阿弥陀佛修法极乐捷径》中也说:“咒文发光作二利,色现清净无量光,声响清净心咒音,意聚清净五智慧。”这是在讲修法时观想诸佛融入自身阿弥陀佛后,心间咒轮放射万丈光芒,上供诸佛,下遣除六道众生的痛苦,接着观想一切外境的色法为极乐世界,一切众生都变成上师阿弥陀佛的身相。观想一切能听到的声音全部变成心咒的清净音声,观想众生的第六识全部变成佛清净的五种智慧。上根者可以直接从这三方面安住修行,这是较为了义的修法。

  明了这个见解,这样观修我们就能越来越接近真实,逐渐回归本性。就像梦中人的睡眠变浅时,有时也会意识到自己是在梦中而非真实。同样道理,陷在迷梦中的我们,随着业障逐渐减轻,自己的实执也会有所减少,这时就会意识到眼前的显现并非真实,而且会越来越相信这一点,自己对外境的执著也会越来越轻。以前因为实执太重的缘故,心总是随着外境起起伏伏,产生各种各样的纠结痛苦,而随着业障的减轻,你的心会越来越安定,过去那种妄动就会慢慢停止了。像这样,越是停止妄动,就越容易体会真实。

  对于甚深方面,也会知道一切都是无相离戏的。眼前的显现只是自心安立出来的假相,本来没有任何法可得。这样之后,你在见解上印可了,就能非常干脆地一律脱开。脱开以后,自然而然就能合到甚深方面。这时心已经超越了这些妄相,再不会执著在任何法上面。

  因此,我们应当精勤行持忏悔法门来对治无始以来的业障习气,只有彻底净除这些业障,我们的修行才能顺利地进行下去。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通过梦的比喻我们可以了知什么?醒梦的焦点是什么?对此你有什么感悟?

  2.什么是“深明等持”?修持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分别有什么作用?

  3.业障是如何影响我们的修行的?

  4.初学者可以一开始就直接修持禅定、智慧等高深修法吗?正确的做法是什么?怎样才能了知自相续的业障是轻是重?

  5.始觉的定义是什么?请结合教证和举例说明什么是“明了”。这样观修有什么好处?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