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乐海听故事 > 乐海听故事 > 2018 > 文章查看

富翁的儿子(上)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从前,有一位非常富有的长者,家中仓库充满金银、琉璃、珊瑚、琥珀、珍珠等珍宝;家里还雇有众多的僮仆、家臣、佃农;他家的马、车乘、牛羊等更是数不清;专门为他跑生意的各地商客总是川流不息。

  可是,再多的财富也抚慰不了长者几十年来的心痛,原来他的独生儿子从小离散,多少年来,长者常常想起自己的儿子,与儿子离别四十余年,但从未向别人提过这件事。如今,他念子之心更切,经常一个人独自沉思,心中充满无限的悔恨。他自感身体日益老朽,家中虽有大量的金银财宝,仓库甚至都要溢出来了。可是没有儿子,一旦命终所有的财物都将散失,无人可以委付继承。所以,他日夜都在想念自己的儿子。他想,如果自己能够得到儿子,将所有的家产都委托于他,那该是多么坦然快活、无忧无虑啊!

  一日,一位年约半百、衣衫褴褛的流浪汉,尾随着浩浩荡荡的商队,来到长者居住的城邦,心想:“这个商队满载着珍奇宝物,一定是要到一个繁荣的城镇,也许我也能幸运找到些零工糊口,度过隆冬。”

  时近黄昏,城里点点灯火亮起,不知不觉间,车队戛然停止,他赫然发现自己站在一个豪宅大院前。屋内涌出一大群家丁,利索地协助商队卸货,或吆喝着牲口去喝水吃草,忙乱之中,没有人注意到他这个不速之客。

  大宅邸灯火通明,一阵阵令人垂涎的菜羹香飘出,真是诱人呀!又饥又渴的流浪汉,忍不住走到窗边阴影下,偷偷地向内窥探。做梦都不曾想过的美食佳肴,热腾腾地摆满一长条餐桌,他目不转睛地一一观赏佳馔,许久,目光终于落在餐桌的尽头──珠宝璎珞严饰着一身华服、无比威严的长者,带着饱经风霜、睿智而锐利的双眼,刹那间仿佛穿透窗际,与黑暗中贪婪的目光相对……

  图三

  流浪汉吓得一身冷颤,心想:“这老人尊贵得好比一位大王,他的宅邸奢华得像一座宫殿,陪侍的家臣个个威仪不凡,有如将相公侯一般,哪里容得下我这样身份的人打工呢?我还是赶紧离开,到贫穷的地方去讨生活吧!”

  正当他转身拔腿要跑,背后随即响起了一阵骚动,杂沓的脚步声在黑暗中紧追不舍……“糟糕,若是被逮到了,一定会被当作贼人,痛打一顿的!”他好生后悔,冒冒失失地闯入了这个贱民阶级的禁地,但是慌忙中一时也摸不清大门所在,不久,就被一群壮丁团团围住了。

  “走,跟我们去见主人!”彪形大汉一把揪住他瘦弱的臂膀。

  “大爷,饶命呀!我只是路过而已,又没犯什么错,求求您放了我吧!”流浪汉赖在地下,抵死不从,但是家丁们不由分说,便强行拖着他去见主人。

  在豪邸前,大富长者焦急地来回踱步,对他来说,可谓经历了几十年漫长的等待……就在刚刚四目相对那一刻,他清楚知道窗外那一张脸,正是他和老伴思念了一辈子的独子啊!“回来了!我的孩子真的回来了,这下,再不用担心这些家业要交给谁了!”

  当老人兴奋地抬起双眼时,家丁们正拖着闯入者蹒跚地归来。长者盯着那个吓昏过去的人,果然是梦中不断勾勒的容貌。

  使者报告:“主人,这家伙一路顽强抵抗,不久就昏厥了,要用冷水打醒吗?”

  那一身瘦骨嶙峋、衣衫褴褛,长者看着十分心疼:“孩子,当初你为什么贪玩离家呢?这几十年,你在外面受了多少苦啊?可知道,老父老母走了多少城市,费了多少心思去找寻,最后才落脚在这儿……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哪!”

  “但是,就算现在醒来,也认不得我这个行将枯朽的老人了!”长者一边思忖,一边吩咐:“把人叫醒后,拿些衣服、食物给他,别为难他,随他去吧!”

  接着,长者安排了两位心腹,暗中跟着这个流浪汉,看他往哪儿安顿、干什么活儿,随时回来禀报。

 

  ——故事来源自《法华经》

  ——原创插画:益西卓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