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文章查看

《开显解脱道 · 讲记》第七十一课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上节课我们继续讲解了忏悔之理中“障尘还净于何处”这一科判的内容。本师释迦牟尼佛在第三转法轮所宣讲的如来藏光明并不是谛实不空的,其实它也是空性的。如来藏本体空性与自性光明,本来无二无别,无有别别之它法,这并非是单空、顽空,也不是实有之光明,更不是将现空二者并存于一处,而是现空本来无二双融,既没有远离光明之空性,也没有本体不空之光明,就像在清净的水器当中,能够显现日月星宿的影像。同样,在名言中存在色等的缘起显现,而在胜义当中,这些显现本来就是离戏的大空性,没有丝毫实有所得,所以现空双运的体相圆满成就,就像水月一样,显现当体就是自性空。

  可以用无垢的水晶镜来表示光明界,水晶镜本身具足清净和光明两种相。它清净无暇,晶莹剔透,没有沾染一点尘垢,也没有任何颜色,以此可以表示光明界本来清净,远离二边;而虽然它什么相都没有,却有了了然的明分,可以映照万物,并非是顽空或寂灭。第二转法轮抉择万法都是空性,并不是所有法都空完了,从智慧、德相这方面来讲是不空的。

  所以,我们在理解这部分内容的时候,不能执著断灭的空,也不能执著实有的常,一旦有所执著,就无法认识如来藏的本性。凡是认为空或不空,有或者没有,或者认为有所安住的地方,或者有某种境界现前,有所缘,有承许等等,这些都是不符合如来藏的本性,都是虚妄分别念,如来藏的本性不可得,也没有空与不空的差别。

  第二转法轮讲现空无别,主要是讲胜义谛和世俗谛。胜义谛主要诠释空性,除了空性之外都是世俗谛。第三转法轮将光明如来藏归摄到胜义谛,其他不清净的显现是世俗谛。在显宗当中还是区分二谛的:烦恼是不清净的;心的本性光明如来藏是清净的。而密宗将二者真正统一起来,认为光明就是空性,空性就是光明,光明和空性是无二无别的。

  但是显宗没有一个经论真正把二转法轮的空性和三转法轮的光明结合起来讲,虽然在二转法轮宣讲空性法门时也提到光明,但是实际讲的不是光明的意思,而是空性,比如在二转法轮的《心经》当中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但其中的色法多数还是指众生业力所现的不清净的现象,只有空性才是真实的。

  第三转法轮认为胜义谛是光明如来藏和空性,世俗谛是不清净的现象,将现象、光明和空性分得更清楚了。真正将二者有机地融合起来,是在密宗当中,密宗既不强调空性,也不强调光明,而是把空性和光明完全统一起来。

  比如在密宗玛哈约嘎续部《大幻化网续》里面,就是把光明和空性结合起来讲,对于有烦恼、有业障的众生来说,看到的就是不清净的现象,但在诸佛菩萨的境界当中,我们所见到的这些不清净现象其实都是清净的,五蕴就是五佛。

  此二转法轮与三转法轮双融之妙义,即空性与光明双融之妙义,并非是以寻思的方式,而是直接以觉受的方式获得信解的,而这就是大圆满。智悲光尊者云:“中转法轮三解脱,主说各别自证者,如来藏住众生界,彼乃称为大圆满。”如果单单执著空性或光明,认为二者是相违的两种法,那么对显宗大乘经典乃至密乘大圆满续部的教义便无法圆融通达,因此,通达此明空双融之理是极为重要的。

  此明空不二的法界即是三世诸佛的本源,也是众生和佛本来平等的本体。法王如意宝在《忠言心之明点》中明确说到,还净之处就是指自心光明界。业障等都是客尘、幻梦。净除障碍,回归本有,自性光明现前,就叫做成佛。

  我们要想彻底还净业障,首先一定要在见解上“知真本有、知妄本无”。即了知本来清净的如来藏是我们本自具有的,而由一念无明所幻起的一切幻梦都是本来无有的客尘法。如果我们能知道虚妄现相是本来没有的,就不会担心业障难消。

  如果不明白道理,消除业障还是比较困难的。假设业障不是暂时起现的虚妄分别,而是真实存在的,已经与本性成为一体,那就肯定没办法彻底清净了。但实际上无论罪业如何显现,本性丝毫不曾被染污。只是因业的存在使自性沾染了尘垢,暂时无法显露本具的德相,从这个角度才说被染污。就像一块明镜本身是清净的,只是被暂时的灰尘所遮障,没有现前本性而已。从明镜没有显露的角度,暂时安立不清净。正如《永嘉证道歌》云:“了即业障本来空,未了应须还夙债。”若彻底证悟心的本性,业障原来就是虚妄不实的幻相,不是真实存在的;若未明心见性,则事相宛然,业障不虚,仍须偿还业债,轮回受报。

  当初造罪业的时候,就是因为执著本无的法实有,也就是对人我、法我产生了执著,分别我的、你的、他的,好的、坏的,“这是亲人”“这是怨敌”“这是中庸”……进而造作种种善恶业而转生轮回。现在为了净除业障,就要反过来依靠胜解空性,真正了达罪业如幻,不是实有,本来无有能犯之人,也没有所犯之罪,这样就自然还净了。

  所以,在修持忏悔时,了义的修法即是安住于无生无灭的法界本性。全知麦彭仁波切在某些大圆满教言当中讲,观想外境的任何相状都不如以心观心为殊胜。如果心能自然安住,就会现前它的本性,就像水自然澄清一样,这是一个殊胜的方便法。《楞严经》中云:“以生灭心为本修因,而求佛乘不生不灭,无有是处。……依不生灭圆湛性成,以湛旋其虚妄灭生复还元觉,得元明觉无生灭性为因地心,然后圆成果地修证。”意思是,以刹那生刹那灭的妄心,想要求得佛地不生不灭的涅槃境界,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唯有以不生灭的圆融湛性,将虚妄生灭的无明妄想还归于原来的本来觉性,得回原本光明觉照的不生灭性,以此作为修学佛法的因地发心,这样用功修学才能圆成果地,最终证得无上菩提。所以,以生灭心作为因,是不可能证得佛果的;相反,以不生不灭的心作为因,就能回归本有自性,证得佛果。

  比如我们洗衣服时,衣服上的污垢是后来染上去的,而非衣服本有,因为如果污垢本来就有,那就与衣服是一体的,怎么洗也不可能洗干净。但衣服也并非没有污垢,因为显现上已经脏了。但这只是后来因缘和合忽而沾染上去的,是可以洗掉的。罪业也是同样道理,我们应该理解、更重要的是明了现法的本性即是空性。在这种见解的摄持下精进闻思修,同时谨慎取舍因果,积累福报,努力在短时间内把不清净的现法遣除。

  很多人认为修行就好像是自己的心里左边有个智慧,右边有个无明,二者长期交战,最终智慧战胜了无明。虽然一开始也可以这样方便理解,但是从究竟了义来说,烦恼的本性就是胜义的智慧。大乘了义经典都讲“烦恼即菩提”“烦恼即智慧”。当显现上有执著的时候才成为烦恼,只要我们在生起烦恼的当下,了知其本性是空性智慧,安住在空性的境界中不去执著暂时的烦恼显现,那么烦恼就不会变得粗重有力,会自然消融于空性中,转变成智慧。这也是转烦恼为道用的殊胜方法。所以我们平常在行住坐卧当中要经常观察自己的起心动念。其实分别念是忽而显现的客尘法,它本来是空性的,只要我们安住一下,它很快就会消融。帝洛巴尊者也说过:“显现不会束缚,只有执著才会束缚,我们必须要断除执著。”因此六根自然安住就可以了。通过修习空性,去掉对万法的执著后,在内相续中自然显现佛的一切智智,而且这是一切众生本自具足、本自圆成的。

  《赞法界颂》云:“譬如地下水,常住而清净,智隐于烦恼,清净亦复然。”譬如在地下有水常住,其自性是潮湿、清净、无垢,同样道理,在如地一般的烦恼垢障中以隐藏的方式安住着自性光明的智慧,虽然众生没有见到,但只要远离烦恼垢障就能现前智慧。

  《大乘庄严经论》中说:“譬如清水浊,秽除还本清,自心净亦尔,唯离客尘故。已说心性净,而为客尘染,不离心真如,别有心性净。”意思是说,比如清水中夹杂了泥沙,就会变得混浊,但水的自性与泥沙并不是无别溶合,只要把泥沙过滤后就会现出它本来的清净。所以这种清净不是原本没有,后来从泥沙当中新生出的一种清净,而是本来清净。同样道理,虽然自性本净,但被忽现的客尘沾染后在显现上也有净与不净的差别。当我们远离客尘障垢就会现出本有的自性清净,它也不是新生的东西,所以叫做本有而不空的心的本性自性清净。

  据《五灯会元》《续传灯录》等记载,往昔汉地有一位茶陵郁禅师,是宋朝卫州人。他年少出家,一天杨岐方会禅师来访,他就向方会禅师请教禅宗的宗旨,方会禅师让他参一个公案。僧问法灯禅师:“百尺竿头如何进步?”法灯禅师说:“恶(文言叹词,表示惊讶的意思)。”茶陵郁禅师听从方会禅师的点拨,苦修三年欲参悟此公案,始终一无所得。一日乘驴渡桥,因缘凑巧,驴子一脚踏在桥上的破洞里,禅师冷不防从驴身上摔了下来,不知不觉也发出一声“恶”。茶陵郁禅师由此顿然开悟,口中吟出一偈:“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意思是:我本自具足如水晶一般的心性如来藏,只因自己的业力感召,这颗明珠长久以来被烦恼的尘劳锁住,今日终于尽除垢尘,明珠上的光芒自然照破千山万水,乃至整个世界。

  截流大师云:“莫轻未悟,一念回光,便同本得。”不要轻视没有开悟的人,只要他能一念回光返照,便能见到本有的觉性。

  《六祖坛经》云:“一灯能除千年暗,一智能灭万年愚。”即使我们造的业障再多、再深重,由于这些都是虚妄的缘故,只要等到因缘和合就能彻底破除,还归清净了。不会因为幻梦的时间太长而无法消尽,也不会因为业障太深重而难以消尽。比如我们做梦,有些梦很长,一个梦一辈子就过去了,有的梦只有几分钟,但是醒来的时候都是一样的,不会因为梦境的时间的长短而有能否醒来的差别,也不会因为在梦中犯了严重的错误而难以醒来,因为梦境本来就是虚妄的,真实中根本没有。只要我们能觉悟,就能马上还归自性,恢复本来清净。

  所以一个人不论多么愚笨、业障多么深重,也不应该自暴自弃。很多人说:“证悟本性是佛菩萨的事,不是我这个业障深重的凡夫能做到的。我还是随大流吧!”得到一个暇满人身,能够依止善知识闻思显密殊胜法要,却随着世间八法而转,这样就太可惜了!其实很多人闻思只是相似明白一点道理,但没有真正明白。真正明白实质后,就知道业障虽然很深重,但是它也是虚妄不实的。

  众生本具自性清净的大摩尼宝,只是因为长久被尘垢蒙蔽,才未能显发本具之光明体性。过去的无数劫我们一直在虚妄的幻境中流浪驰求,现在既然已经了知一切都是虚妄分别心在起作用,我们只要通过修习殊胜妙行,就能令自己息妄归真,这时为什么还不迷途知返呢?一个人可悲不在于他没有吃穿,而是自身本具佛性宝藏,却置之不顾,反而去追求虚假的名利声色,在毫无实义中虚度时光,这才是最可怜、最可悲的!以前的修行者,虽然吃住特别差,但是他们为了能够回归本性,现前自性清净的大摩尼宝而精进闻思修行,这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实际上外在的名利声色等全部都是空花泡影,只有心最尊贵、最微妙,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唤醒自己的佛性,显发本有的功德。我们闻思修的目的,就是为了净除虚妄分别的客尘,显发本有的如来藏光明。我们本有的如来藏光明和三世诸佛没有任何区别。希望大家能从这方面去行持、去闻思修。

  (二)所净业障之体性

  在了知障尘还净之处就是自心光明界如来藏之后,我们还需要认识所净业障的体性如何。它是在我们的自性中原本具足,还是后来忽尔妄现的?

  法王如意宝在《忠言心之明点》中说:“若为忽现障尘悉掩蔽。”其中“忽现障尘”就开示了所净业障的虚妄客尘性,意思是:所要消除的业障,在胜义的自性中本来无有,只因众生没有了知自性,由于一念妄动以无明痴心造作了虚幻的三有轮回,好像灰尘落到镜子上一样。若以殊胜的方法加以对治,业障就会减弱,直至消除;若无对治,它就会增重。因为有这种增减的变化,所以称为忽现障尘。法称菩萨在《释量论》中说:“心自性光明,然为垢障遮。”如同灰尘遮蔽晶镜一样,业障烦恼会遮蔽自性的光明。用“忽现”这个词,表明罪障不是本有。

  下面从几个方面来解释所净业障之体性。

  客尘与自性的区别是什么?

  客尘并非是在自性中本来安住的法,或者说自性里本没有它。譬如火具有热性,水具有湿性,这些特点是它们本自具有的,无法从中分离出来。而客尘法并非是自性中本有的。就像污垢不是衣服上本有的,如果本来就有,那就跟衣服成为一体,就像衣服上印的图案,无论怎么洗也洗不掉它;或者洗掉污渍时,衣服也会因此缺失一块,变得不完整。又比如在梦中显现的各种法,这也不是自性中本有的,如果是自性中本有,那就无法息灭,但实际上睡醒以后,梦的一切现象都已然息灭了。

  客尘具有一种增减变异的自性,比如会变厚、变薄、变重、变轻、变大、变小,或者变得更加染污、更加清净等等。客尘是“忽然而现”的,也就是指原先没有,在因缘和合时忽然现起。

  客尘就像空中的浮云一样。浮云不是虚空自身本有的法,不是浮云与虚空不二一体。因为浮云有种种变化的相,而虚空是没有相状的;浮云有生有灭,而虚空没有生灭等等,这二者是完全不同的。与此类似,客尘就像浮云一样,不是自性中本有的法。浮云一会儿变厚,一会儿变薄,一会儿浓云密布,一会儿晴空万里,它有逐渐变得浓厚或减薄等种种变化,这里以浮云来比喻客尘有增减的自性。

  客尘的含义是什么?

  诸多大乘经论中都提到“客尘”,所以正确理解“客尘”的含义是非常重要的。很多人认为自己是具有很多过失的凡夫,无法理解自相续本具如来藏等无量不可思议的功德,认为这两点是矛盾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明白客尘的道理。

  先以比喻来说明客尘之意。譬如一个清净无垢的摩尼宝被灰尘所覆,此灰尘是不是摩尼宝的自性呢?当然不是的。摩尼宝的自性清净、光明,而灰尘却并非如此。由于灰尘不是摩尼宝的自性,所以称为“客”;灰尘是一种不清净的垢染,所以称为“尘”。这里“客”是非自性之意,“尘”是垢染之意。

  当时佛在讲《楞严经》的时候,有一位叫憍陈那的弟子,就是因为悟了“客尘”两个字而当下证果,他对佛陀说:“譬如行客投寄旅亭,或宿或食,宿食事毕,俶装前途,不遑安住;若实主人,自无攸往。如是思惟,不住名客,住名主人,以不住者名为‘客’义。又如新霁,清旸升天,光入隙中,发明空中诸有尘相,尘质摇动,虚空寂然。如是思惟,澄寂名空,摇动名尘,以摇动者名为‘尘’义。”(《楞严经》)而佛陀当即肯定了他的见解。

  这段话的意思是:譬如,偶然有一位旅客来客栈投宿或用餐,吃住几天后就会整理行装,急急忙忙地出发了,是不会常住在这里的。这里“俶装”就是整理行装的意思。而如果是主人自然不会这样急急忙忙动身。像这样,不住的就是“客”,安住的就是“主”。又比如,雨过天晴时,阳光透过缝隙照射下来,就会在虚空中看到光柱,里面有很多微尘上下摇动,而虚空却寂然不动。像这样,“寂静不动”的就是虚空,“动摇”的就是尘。

  所以,按《楞严经》的解释,“客”就是不住之义,即“不常住”的意思,“尘”就是“动摇”之义,是暂时性的,这样刹那不住有动摇性的就是客尘的体相。而本性是常住、无动无摇的。

  “客尘”如果分类有八万四千烦恼等等,但这一切归纳起来就是五蕴,五蕴再进一步概括就是这颗虚妄分别心。如果把它取名,那就是迷乱假立之基,是能生迷乱相轮回万法——所生的真正因。如果想在阿赖耶识的镜子里映现出证悟的影像,必须要清净所有遮障,这样才能现出本来清净的如来藏光明。

  因缘所生法都是客尘体性

  一切有为法由因缘聚合造作而有,最终因缘消散而自然消尽,它们无有自性独立的本体,都是生灭无常的体性。如果执著有为法实有,就更加远离我们的本性了。所以要明白它不是实有,是妄现的。如《宝性论》云:“犹如器界一切法,依于虚空而生灭,如是有情之诸根,依无为界而生灭。”意思是,依靠无碍虚空器世界的一切法,决定是生灭的体性;依于大无为法,法界如来藏的内有情,决定也是有生灭的体性。

  首先观察外器世间的日月、星辰、大地、河流、花草、树木等一切大大小小的法,全都是依于虚空而生存,最后也都消融于虚空之中。即使是坚固无比的须弥山、浩瀚无垠的四大海洋,在劫末火现前时也无法摆脱倒塌、崩裂和枯竭的命运。这些粗大的无常,表明器世界中一切万法的生灭现相。而从细无常的角度来说,事物在后一刹那生起时,前一刹那就已经灭了,任何一个有为法都不会安住于第二刹那,都是这样依于虚空不断地生灭、不断地迁变。

  从内有情众生的角度来说,众生依于大无为法的法界如来藏,最初有六根的生起,最终有六根的毁灭。从欲界、色界到无色界,整个六道众生在过去、现在、未来都必定存在生灭无常的现相,决定无一幸免。如云:“尽其已生及当生,悉舍此身而他往。”意思是:凡是已经出生的众生以及未来将要出生的众生,无一例外,都必然要舍弃这个身体而转入后世。从细无常来看,我们的身心都在刹那刹那的生灭之中不断迁流、动摇,没有一刻驻留,任何一个有情都注定了最终都要消亡。

  任何一法只要有因缘的聚合,无不是随时间相续而产生生、住、灭这一迁变现相,这一切都是动摇、来去、生灭的性质,就像“忽现尘障”一般,全部是客尘,全部是虚妄。

  世间的万事万物,全部都是观待因缘而起,只是因缘和合时一刹那忽而显现的,过后就一无所得,所以说不住,只是忽然性的“客”,而非本性的“主”,因此是“忽然而现”。而且随着因缘的变动,它也会发生各种增减变易,不断生灭、来去,就像电视、电影屏幕上迁变的影像一样,所以是动摇的“尘”,不是寂静的“本性”。从这个角度来说,一切因缘所生法都是客尘的体性。

  业是妄心造作,故是客尘

  一切时空方位所摄的现相,无一不是因缘和合而成,只是在因缘聚合的瞬间显现一刹那影相,过后即了不可得。如果把这些虚妄的现相执为实有,就会不断地缘取外境,分别计较,追逐求取,造作各种疯狂的行为。

  世人一直被虚假的妄相欺骗,将所谓的金钱、名利、地位、爱情等当作真实,进行各种追求、取舍,他们总是在考虑:“今天我要赚多少钱?”“我的生意要怎么做才能获得更多?”为此付出了大量的时间、精力,想尽办法只为了让妄相显现得更丰富、更能满足自己。当自己能够很好地控制这些假相时,就认为自己获得成功了,有大智慧了。比如公司上市了,产品在某个城市、某个国家畅销了,成为成功人士了。始终把这些假相执著为实有,就这样被虚妄的假相所蒙骗。甚至虽然知道造恶业不好,但还要经历过、做过才甘心,那就还是要感受各种烦恼痛苦。

  其实,这些妄心所现的分别错乱,根本不符合法界理体,远离了我们的本性,这一切都是假相。而在其中迷失、追求的过程里,分别心会造下各种各样的有漏业,一切业果的根源即此虚妄分别心。

  《大乘庄严经论》云:“譬如工画师,画平起凹凸,如是虚分别,于无见能所。”就像画师描绘图案时,画面上的山河大地虽然无有真实的高低起伏,但是看起来好似有高低起伏的显现。同样,在未如实证悟诸法实相的虚妄分别心前,能所二取虽然在实际中并不成立,但却似有显现。究竟来说这一切显现不可能真实存在,仅仅是以自己的虚妄分别心所假立的,因此一切有法唯一成立是虚妄分别心。

  一切根境识的迷乱显现之根源就是这一虚妄分别心。《辨法法性论》云:“由不知真如,起虚妄分别,名曰一切种,为现二取因。”意思是,由于不了知真如,生起虚妄分别心,名为一切种,这就是显现二取之因。《辨中边论》也说:“识生变似义,有情我及了。”意思是,由虚妄分别产生似乎有的色等外境义,似乎有的具六根有情众生,似乎有的我,似乎有的六识(这里“了”是指其余的六识显现)。因此,迷乱现相的现基是虚妄分别心,也叫非理作意,轮回万法都是依靠它而安立的。《入中论》云:“有情世界器世界,种种差别由心立。”一切有情世间与外器世间的种种差别,皆由众生业惑所生,业惑复由心识所起,由心安立。

  《宝性论》云:“如是一切蕴界处,住于业及烦恼中,此等行业及烦恼,住于非理作意中。”意思是,一切五蕴、十八界、十二处等都是依于业及烦恼而住,而业与烦恼住于非理作意中。所谓的非理作意就是执著无常为常法、执著不净为清净、执著无我为有我、执著痛苦为安乐等的虚妄分别心。这里“住”表示此无彼亦无的关系。也就是说,蕴界处并没有独立的自性,而是完全依业和烦恼而住;如果没有非理作意,也就不会产生烦恼而造有漏诸业。正是因为有了非理作意而生起烦恼,依靠烦恼而造业,由业因成熟业果。

  在《宝性论》中讲了四种法:一是蕴界处;二是业和烦恼;三是非理作意;四是自性清净如来藏。其中前三种都属于客尘法。

  正是因为非理作意的存在,所以才会产生烦恼,依靠烦恼才会造业,由业而成熟业果,由此产生了轮回。如《宝性论》云:“依于非理之作意,生起诸业及烦恼,依于业及烦恼水,生起有漏蕴界处,空中器界成坏般,如是有情生而灭。”如同风能作为水的所依,依靠非理作意的风,立即增上贪等烦恼和有漏业;如同搅动水轮成就地轮,以业惑之水而生起有漏的五蕴、十八界、十二生处。因此,六道众生都是以非理作意为根本因,随分别心和三种杂染不断轮转生死的。

  这里三种杂染是指烦恼杂染、业杂染和生杂染。烦恼杂染指贪、嗔、痴等;业杂染指非福业、福业、不动业等;生杂染就是指有漏的五蕴、十八界、十二处。

  比如一个人看见黄金,认为黄金是实有的而起执著,这样一种状态就是非理作意。因为认为有一种实有存在的黄金,认为黄金很贵,得到它就能发财,因此就产生烦恼中的贪欲心。如果一个人对黄金没有执著,认为黄金和牛粪一样,那就不会生起贪心,烦恼也会因此而息灭。所以贪心就是依靠非理作意而产生、安住的。由贪心又会生起想偷盗的念头,在这种妄念的驱使下造作盗取的行为,因此造下不与取的恶业。以此烦恼和业,后世就会感受痛苦的果报。如果堕在地狱道,就会有地狱界的蕴界处等生杂染存在,现前地狱众生那样的根身识界,这样的蕴界处便是由业和烦恼所引生的。

  又比如非常爱执性命的蜜蜂,当见到别人来提取蜂蜜的时候,就会马上以执著心生起嗔恨烦恼,在瞋恚烦恼的推动下,蜜蜂将锐利的针刺入养蜂者的身体,造成自他不幸的痛苦。这里瞋恚的心态是烦恼杂染,刺伤他人的身口行为是业杂染,造成自他身心痛苦是生杂染。生起三种杂染的根源是爱执我的非理作意,以此萨迦耶见的迷乱力很快在相续当中不断地发生三种杂染。

  三界六道轮回的一切众生,正是由于非理作意(虚妄分别心)而生起烦恼等杂染,由烦恼杂染会生起业杂染,由业杂染就会有生杂染,这样众生随着虚妄分别心和烦恼杂染、业杂染、生杂染流转生死轮回。以前前为因、后后为果,一环扣一环地不断产生,这样随因缘不断流转,就称为轮回。而三种杂染的根源就是非理作意。如是了知,轮回的根源就是妄念,或说是颠倒的虚妄分别。《楞严经》中说:“诸法所生,唯心所现。”

  龙树菩萨在《中观宝鬘论》中云:“何时有蕴执,尔时有我执,有我执有业,有业亦有生。三道之轮回,无初中末转,犹如旋火轮,彼此互为因。”意思是,众生执五蕴是我,从而有了我执,有了我执,就会造业并流转轮回,感召蕴、界、处等果报。轮回就像旋火轮一样,前一段因缘尽了,又会以新的一重因果来推动,这样不断地互为因果,流转于生死往来之中。

  佛在《陀罗尼自在王经》中说:“诸善男子,所有邪念,所有烦恼业,所有阴、界、入(处),如是诸法,从于因缘和合而生,以诸法因缘坏散而灭。”意思是:所有的邪思妄念产生所有的烦恼和业,所有的烦恼和业又会产生五蕴、十八界、十二生处,轮回的一切法都是这样从因缘和合而产生的,一旦因缘坏散时,当下就会灭尽,由不断地出生,又不断地坏灭,正好表明轮回是一种客尘法、是一种生死法。

  法王如意宝曾开示:“其实,世间一切的本性皆是无常、空性,没有一法是值得信赖的。然而,凡夫人以虚妄的分别念,把外境误以为实有,将不净视为清净、痛苦当作安乐、无常执为常有,就这样将自心捆缚了,并做出种种颠倒的行为。

  比如,为了追求美丽的女子,无数人付出了惨痛代价,但这有什么必要呢?分别念给我们带来的是无穷祸患,骗我们做了许多毫无意义的事情。对此,我们每个人务必要及早认清,并运用佛法的智慧将其铲除。”

  无始以来由于虚妄分别念的驱使,众生身口意造作了十不善业、五无间罪、近无间罪等种种自性罪,以及违犯外别解脱戒、内菩萨戒、密金刚乘三昧耶戒所造的佛制罪,以及无惭无愧、抽烟、喝酒等。

  就好像明镜上无法显现影像的主要障碍是灰尘,此灰尘称之为障。灰尘有很多分类,比如土灰、草灰、毛发等等,这些灰尘都会成为显现影像的障碍。同样道理,上述罪障都可以归纳在四障之中,而四障即是业障、烦恼障、所知障、习气障。

  业障是指自性罪和佛制罪。自性罪的意思就是与佛制毫无相关,只要去做本身就属于罪业。如果受了佛陀制定的戒律后违犯学处,就称为佛制罪。犯下自性罪和佛制罪的业障会障碍我们获得善趣人天果报。

  烦恼障是由种种业引发的八万四千烦恼,归纳起来,就是贪嗔痴等三毒五毒的分别念。再进一步概括,就归集在唯一的非理作意分别念中。烦恼障会障碍我们获得声闻、缘觉的解脱果位。

  所知障是三轮实执的分别念。

  习气障,按照显宗所讲,是所知障极其细微的阶段,密宗称为三现迁移习气,也就是指依于格外细微的意性身,形成粗大身体的因或种子白分的习气,形成粗大语的因或红分的习气,形成意的因或种子红白聚合部分——黑光或风行极度细微的所有习气。所知障和习气障会障碍我们获得遍知佛果。

  以上这所有障碍分别遮障善趣等,总体来说就是遮障万法的实相真如。万法实相真如在经论当中有不同的名称,如法性、真如、真实际、法界、如来藏等是显密共同的名称,在密宗当中称为自性清净佛、本来清净佛、基任运自成佛。

  很多人说:“既然所诠释的都是一个意义,为什么还要用这么多名称?”其实佛用那么多不同的名称是有必要性的。虽然证悟所要达到的都是一个境界,但是达到这个境界有各种各样的方法,所以就用了各种不同的名词。我们不能认为这些名词没必要。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 在修忏悔时,了义的修法是什么?

  2. 请解释忽现障尘的含义。

  3. 客尘与自性的区别是什么?

  4. 客尘的含义是什么?

  5. 为什么因缘所生法都是客尘体性?

  6. 众生随业流转轮回的根源是什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