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普贤上师言教·浅释 > 文章查看

《普贤上师言教 · 浅释》第九十一课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历代传承大恩上师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分为两个科判:甲一、闻法方式;甲二、所讲之法。

  所讲之法分三:乙一、共同外前行;乙二、不共内加行;乙三、往生法。

  不共内加行分五:丙一、诸圣道之基石——皈依;丙二、趣入最胜大乘——发殊胜菩提心;丙三、清净违缘罪障——念修金刚萨埵;丙四、积累顺缘资粮之供曼茶罗与顿然断除四魔之古萨里——积累资粮;丙五、自相续生起证悟智慧之究竟方便——上师瑜伽。

  趣入最胜大乘——发殊胜菩提心分三:丁一、修四无量心;丁二、发殊胜菩提心;丁三、愿行菩提心学处。

  愿行菩提心学处分二:戊一、愿菩提心学处;戊二、行菩提心学处。

  行菩提心学处分六:己一、布施;己二、持戒;己三、安忍;己四、精进;己五、静虑;己六、智慧。

  六度是有次第的,相比之下,最前面的如布施比较好行持,越往后,难度越高。大乘菩萨在行菩萨道的时候,从布施直到智慧,需要一步一步来行持。

  前面对每一度分别进行了讲解,下面对六度进行归摄和概括。

  本论从六度的分类、六度的本体以及六度的归摄来进行概括。

  首先,六度是如何分类的?

  正文中说:【以上所讲的六度,如果再展开解释,那么每一度都可以分为三种,这样一来共有十八种。其中的财施又可以分为三种,这样算来,共有二十种,再加上方便度、力度、愿度、智度,总共为二十四种。如果再详细一点分,那么每一度都可以分六类,共有三十六类。】

  如果非常仔细地讲解六度,六度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分类方式:十八种、二十种、二十四种和三十六种。下面进行具体分析。

  首先,布施分为财施、法施和无畏施;持戒分为严禁恶行戒、摄集善法戒以及饶益有情戒;安忍分为忍耐他人邪行之安忍、忍辱求法苦行之安忍、不畏甚深法义之安忍;精进分为擐甲精进、加行精进和不满精进;静虑分为凡夫行静虑、义分别静虑以及缘真如静虑;智慧分为闻、思、修三种智慧。这样的话,六度共有十八种。

  其中财施还可以分为三种:普通布施、广大布施和极大布施,如此计算,六度共有二十种。

  六度加上方便度、力度、愿度和智度,称为十度,可以分别对应十地的境界。在每一地都分别遣除了各自的违品而增胜本地的这一度。具体而言:

  一地叫做极喜地,在这一地增胜了布施度,布施度获得增胜,后面的持戒度、安忍度、精进度等还未增胜;

  二地叫做离垢地,增胜的是持戒度,即本地的度已经是彻底增上;

  第三地叫做发光地,增胜的是安忍度;

  第四地叫做焰慧地,增胜的是精进度;

  第五地叫做难胜地,增胜的是禅定度;

  第六地叫做现前地,增胜的是慧度;

  第七地的叫远行地,增胜的是方便度;

  第八地叫做不动地,增胜的是愿度;

  第九地叫做善慧地,增胜的是力度;

  第十地叫做法云地,增胜的是智度;

  到十地末尾的时候,十地菩萨得到十方诸佛的灌顶,获得金刚定等无量等持,成就佛果。所有的度在佛地获得真实的圆满。

  还有一种分法是每一度都可以分为六类,共有三十六类。也就是说,六度可以互相含摄。

  首先分析各度的本体是什么?如《自性大圆满支分决定三戒论释》中说:“给予他众为布施;不染违品为持戒;忍耐苦行等为安忍;具有喜心行善为精进;一心专注他利为静虑;三轮体空为智慧。”所以,在每一度当中,如果具足给予他众这一方面,就属于布施;如果具足不染违品这一方面,就具足持戒;如果具足忍耐苦行这一方面,就相当于具足安忍……因此,通过观察在每一度中圆满具足六度的本体,就能了知每一度中含摄其他六度。

  本论接着以布施度中的法布施和财布施为例,说明一度中可以含摄六度。

  正文中说:【下面以布施度中的法布施为例,讲者上师、所讲之法以及传讲对境的弟子,这三者具足以后进行讲经说法,这就是布施度;】

  法布施要圆满完成,首先要具足讲经说法的人;其次要具足所讲的法;第三,要有传讲对境的弟子,如果没有人来听,法布施就不能够完成,布施度也就没有办法圆满。所以,不论在什么样的地点,在具足了讲者、闻者以及所讲之法的时候讲经说法,就具足了布施度。

  在讲经说法的过程中,如何具足持戒度?

  正文中说:【在讲经说法的过程中,上师不贪图名闻利养并且也不杂有宣扬自己功德、冷嘲热讽他人等烦恼的垢染而传讲,这就是持戒度;】

  此处持戒度着重针对讲法者来安立,即讲法者上师本身具足持戒度。在讲经说法的过程中,讲法者不能贪图这一世的名闻利养,不能想“这一次讲完后,能得到别人什么样的赞扬”或者“自己会拥有什么样的功德”,也不能掺杂“别人会不会嘲笑我,我会不会因此降低身份”等垢染,只是把佛陀和祖师大德们在佛经、论典中所讲到的正法含义,一五一十地完完全全讲给他的听众们听。

  所以,在讲经说法的过程当中,要求讲法者不能够贪图名闻利养,也不能有宣扬自己、想要获得功德之心。如果没有这样的垢染掺杂在里面,就可以说具足了持戒度。

  如何在法布施当中具足安忍度?

  正文中说:【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讲解一个句子的意义,不顾一切辛苦劳顿,这就是安忍度;】

  对于每一句法义,这位法师会从各个角度不辞劳苦地一而再、再而三地讲得非常清楚和仔细,这就具足了安忍度。

  正文中说:【说法之时不为懒惰、拖延所困,不违越时间而传讲,这就是精进度;】

  讲法者讲法的时候,从来不懈怠、拖延,到点就开始讲课,从来不迟到或者早退,此时可以说具足了精进度;另外,“不违越时间”,即在规定时间内把法传讲完,也是具足精进度。为什么呢?因为如果想在规定时间内把法讲完,前面必须要有充足的预习,要有各种考虑,该广的地方广讲,该略的地方略讲,这样才能保证在不违越时间的前提下完成所讲之法。

  正文中说:【心专注在所讲的词义上不外散乱,无有错谬、不增不减而传讲,这就是静虑度;】

  一般来说,和听法之人相比,讲法者对法义的专注度可能会更高一些,因为自己首先要知道词义的内容,然后才能给他人讲解;而且有一些隐含的意义需要通过不断思考和挖掘才能够讲出来,所以在讲法的时候会很专心致志,这就是具足静虑度。同时,在传讲的时候,还要“无有错谬、不增不减而传讲”,这更是要求有大量的闻思作为基础;对所讲之法,不能错误理解其含义讲给别人听,传讲时也要求不增不减——该讲的点要讲到,不需要讲的也不要啰嗦,这也是静虑度。

  正文中说:【这般进行传讲的时候,以三轮无分别的智慧摄持,这就是智慧度。】

  在传讲的时候,要知道讲法者我、听法之人以及所讲之法都是空性的,明知无我空性的道理,就是智慧度。

  正文中说:【显而易见,在法布施当中已经完整地具足了六度。】

  下面接着分析财布施如何具足六度。

  正文中说:【再以财布施中的下施乞丐饮食为例来说明,所布施的东西、作布施的人以及所布施的对境三者具足以后进行施舍,这就是布施度;】

  能布施的我(做布施的人是我)、所布施的对境(接受你布施物的乞丐)、所布施的东西三者都具足的时候,就可以进行布施了,这属于布施度。

  正文中说:【不布施低劣、鄙陋等物品,而是将自己所享用的饮食施予乞丐,这是持戒度;】

  把很低劣的食品、物品或者自己不喜欢、用不上甚至坏了无法使用的物品布施给别人,不属于持戒度。将自己享用的饮食、受用,或者说,把很好的上等物品布施给乞丐,这属于布施度。为什么要布施好的、完整的、鲜美的饮食呢?因为布施是为了帮助我们断除自相续中的吝啬心。我们通常会对自认为很美好的物品产生吝啬心,而不会希求不好的、坏的物品,所以,如果想圆满自己的持戒度,应当布施优质的物品给乞丐。

  正文中说:【对方三番五次地索求也不嗔不恼,这是安忍度;】

  如果对方多次地到你面前索要,你不嗔恨他,也不恼怒他,这就是安忍度。当然,如果你有条件,他三番五次地来求,在没有贪恋心的情况之下,你可以如数地给他。如果你的确没有经济实力,也可以量力而行,关键是要对他不嗔不恼,你可以给他解释:“我今天的确是没有了(或者不够了),你明天再来,我明天给你。”如果说:“哎!你都来了三次(五次)了,怎么又来了!”这样说就不合理。

  对方三番五次地前来索求,确实做到不嗔不恼是不容易的。我们可以想一想:如果一个乞丐每天像上班一样,定时定点地到你面前来索要,你还必须给他最好的精美物品,在这种情况下,你会不会对他起嗔恼?如果能够做到不嗔不恼,就属于财布施的安忍度;如果做不到,就证明我们安忍的修行还不够圆满,还要继续修学。我们可以从各个角度——不论是从众生是自己曾经的父母的角度,还是从圆满自己的安忍度、布施度的角度,都应该在自己有能力、有条件的情况下给与布施,并且态度恭恭敬敬,不能生嗔恼。

  正文中说:【不顾及辛苦劳累,不耽搁及时布施,这是精进度;】

  在布施的时候要及时,如果他人需要,你却让人家等两三个小时,磨磨蹭蹭地不愿意拿出来,这就不属于精进度。所以,布施的时候要及时,不要耽搁时间,也要不顾辛苦劳累。你也许要走很远的路才能把东西恭恭敬敬地交给对方,而且你也非常不在意途中的辛苦劳累,这就说明你对布施具有欢喜心,也就是具足了精进度。

  正文中说:【专心致志布施,不散他处,这是静虑度;】

  布施时要一心一意,不能想:“我这次布施给他,自己能得到什么样的利养?”或者“我现在布施给他,他多久能够回馈给我什么东西?”或者“我现在布施给他,能得到什么名声?”……这些就不属于布施过程中的静虑度。在布施的时候专心致志地把东西送给别人,而且心不散乱到其他地方,这就属于具足静虑度。

  正文中说:【了知三轮体空,这就是智慧度,】

  三轮体空是指能施的人(我)、所施的对境以及所施的物品都是本体空性的,我们在布施过程中的整个行为,比如把东西放在他人手里,他人已经接受等等,也都是空性的。所以,在布施给其他众生物品的时候,从空性的角度来讲,的确是不存在布施行为的,但是从显现的方面来说,还是有显而无自性的现象存在。

  我们现在修任何道,都是在空性中行持解脱道。一切相合于解脱的正法,都可以用三轮体空的智慧来摄持。比如,听课的时候,没有能讲者的我、听者我以及所讲之法;在修行打坐的时候,没有能坐的我、所做的修行等等。实际上,我们的任何思想、行动或者所见到的山河大地等,都是显而无自性的,在这样的状态中进行持戒、安忍、修行都是可以的。

  正文中说:【可见财布施也同样具足六度。持戒等其他波罗蜜多都可依此类推。】

  下面以上面两个布施为例,总结一下在布施中是如何包含六度的。

  布施之布施:本体是给与他众。其中法布施是进行讲经说法,财布施是施舍财物。

  布施之持戒:本体是不染违品。其中法布施是远离名闻利养、烦恼等的违品,财布施是远离施予低劣、鄙陋物等的违品。

  布施之安忍:本体是忍耐苦行。法布施是忍耐反复宣讲、不辞辛苦之苦行,财布施是忍耐对方三番五次索求之苦行。

  布施之精进:本体是具有喜心行善。法布施是具欢喜心而说法,远离懈怠、拖延;财布施是具欢喜心而不顾辛劳,不懈怠、不耽搁。

  布施之静虑:本体是一心专注他利。法布施是心专注在所讲的词义上,不外散乱;财布施是专心致志地布施,心不散他处。

  布施之智慧:本体是三轮体空。法布施是传法时以三轮体空摄持,财布施是布施时了知是三轮体空。

  我们在做任何一种善法之时,要观察自己是否具足这六个侧面?例如,同样是布施来到面前的乞丐一块钱或者一碗稀饭,无记的布施和具备了布施要点的布施,所得的功德是不一样的。若在布施时以三轮体空的智慧摄持,具备专心致志、心不外散他处、具有欢喜心等要点,就能够产生巨大的善根,从而积累巨大的资粮。以上每个要点都能起到让善根无量无边的作用,因此,以后即使是对一个乞丐或者一个旁生进行布施,我们也不妨安住在布施的这些特征上。

  下面再分别分析持戒、安忍、精进、静虑、智慧每一度中如何圆满含摄六度。

  戒律如何含摄六度?

  为利他而守戒,实际也是布施;具戒律的缘故自然也是安忍他害,即具足安忍;具戒本身就自然具足勤勉它的精进,即净持戒律而不违犯,此时具足精进;专注一心缘于戒律,就是禅定的部分。持戒度中也包含智慧,从尽所有智方面(即从显现的角度)来讲,通达堕罪与非堕罪等戒律的道理;从空性的角度来讲,不缘戒律三轮是证悟如所有的智慧。

  安忍如何含摄六度?

  为利他而安忍,以安忍而利他,所以安忍施舍具足布施;安忍本身就是严禁嗔恨恶行戒,也是苦行之首的摄集善法戒,所以具足持戒;勤于安忍,在行持波罗蜜多时甘受一切痛苦就是精进;从一心不乱、一缘安住的角度是禅定;从思择法、了知安忍修法、证悟无自性的角度是智慧。

  精进如何含摄六度?

  精进与其他一切波罗蜜多相应而趋入,其他度都需要精进来助伴。精进是六度的助伴,因此具有一切度的部分。

  静虑如何含摄六度?

  从以禅定利他的角度是布施;获得禅定戒是戒律;不为散乱所夺是安忍;恒常修行禅定,是精进;四神足的观神足是智慧;此外,如所有智与尽所有智如前。

  智慧如何含摄六度?

  善巧方便的智慧中包含其余一切波罗蜜多,因为是以智慧来修成布施、持戒、安忍、精进、禅定,智慧就是这样融汇在六度中。也就是说,想成就圆满布施度,不能离开智慧度;想成就圆满的持戒度,也不能离开智慧度……所以,六度中每一度都圆满含摄六度。

  下面讲第二个内容:六度的本体。

  十度分别对应十地的境界,在每一地都分别遣除了各自的违品而增胜各自的度。前面已经讲到,从一地到六地,分别是布施、持戒、安忍、精进、禅定、智慧度来增胜。下面讲从七地到十地,是如何分别增胜方便度、愿度、力度和智度的。

  方便度:

  《三藏法数》中说:“方即方法,便即便宜。谓善巧方便,随机利物,称适缘宜也。经云:菩萨教化众生而不厌倦,随其心乐,而为现身说法,是名方便波罗蜜。”在七地时,完全增上了方便度。此时度化众生时,心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倦怠、反感、疲劳,反而会根据众生的意乐而现身说法。比如,众生以官员身来得度,就现官员身来说法;以凡夫身来得度,就现凡夫身来说法。所以,七地已经圆满具足了方便度,即圆满具足善巧度化众生的方便方法。

  愿度:

  到了八地,愿度已经圆满。《三藏法数》中说:“愿即誓愿,志求满足也。谓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尽未来际,成就行愿也。经云:菩萨成就一切众生,供养一切诸佛,尽未来劫,证得如来智慧,是名愿波罗蜜。”菩萨在一地时发了殊胜的大愿,这些愿皆可摄于普贤十大行愿之中;这些愿不断辗转增上,到八地时遣除一切愿度之障而极清净;到了佛地,愿度达到究竟圆满。

  力度[注]

  《三藏法数》中说:“力即力用,谓行满功成,万境无动,能善办众事也。经云:菩萨具深心力,无有杂染,乃至具加持力,令信解领受,是名力波罗蜜。”九地圆满的是力度。

  《佛说十地经》中说到力度的十种分类:

  第一,“于意乐力得善安住。远离一切烦恼现行。”因为远离了所有的烦恼现行,所有的心念都住在善所缘中,一刹那也不会缘于恶法。

  第二,“故于增上意乐力得善安住。不离道故。”恒时心不离道而修行,得到了善住增上意乐力。

  第三,“于大悲力得善安住。不舍利益有情事故。”因为恒时不会舍弃利益有情的事业,所以得到了善住大悲力。

  第四,“于大慈力得善安住。能救一切诸世间故。”得到了善住大慈力,能够救度一切世间的诸苦难。

  第五,“于总持力得善安住。无忘失法故。”因为不忘失法,所以得到了善住总持力。

  第六,“于辩才力得善安住。于一切佛法选择分别得善巧故。”

  第七,“于神通力得善安住。于无边际诸世界中行差别处得善巧故。”

  第八,“于大愿力得善安住。不舍一切菩萨所作故。”

  第九,“于到彼岸力得善安住。普集一切诸佛法故。”

  第十,“于如来加持力得善安住。一切行相一切智智现在前故。”

  《佛说十地经》中分别讲解了九地菩萨获得的十力,力度完全得到了圆满。

  智度:

  《三藏法数》中说:“智即智慧,谓决断无惑,证法怡神,善入佛慧,明了无碍也。经云:菩萨知一切法真实,知一切如来力,普觉悟法界门,是名智波罗蜜。”六地时的般若度(慧度)与十地时的智慧度(智度)还是有一定差别的。菩萨在每一地的修道是地地增上的,从所断方面来讲,是一地比一地断得多;从所证方面来讲,是一地比一地证得多。每一地只能说是圆满了那一地的度,还要地地增上来圆满其他度。比如,一地时虽然得到了无漏戒,但是持戒度还没有增胜,要到二地才能真正达到持戒度增胜,乃至于梦中也不会造作恶业。所以,虽然菩萨在一地时通过无分别智慧已经现见法界本性,在六地时般若度圆满,但要到十地,智慧度才得以圆满。在六地虽然具足了般若度(慧度),但六地是从通达胜义大空性的这一反体而立,十地是在此基础上,复又了达名言谛一切所知法的这一反体而立。

  十度波罗蜜多中的后四度是从第六度般若度中出生的,与般若度本体无别,只是反体不同而已。六地的般若度侧重于证悟空性方面,七地以上方便度、愿度、力度、智度侧重于智慧的起用,用于方便度化众生,也有称其为后得智。后四度均源于大般若智,即在六地时般若度获得增胜,源于此而出生了反体不同的后面四度。龙树菩萨举喻明示:般若如黄金,方便如金制的装饰品,此庄严具虽更精美,然其本质与黄金无丝毫差别。因而般若可谓是智慧的本体,方便即其妙用,以此方便相应众生的不同根性,饶益无量众生令其获得安乐。般若如黄金的比喻很好理解——金子可以被打造成不同的饰品或者不同功用的物品,本质没有任何差别,但有的可以做装饰,有的可以用。后四度都是智慧的本体,但是智慧的起用的角度是不相同的。所以,从本体讲是一个,但从反体讲不同。

  正文中说:【此外,如果将十度归纳概括,正如米拉日巴尊者所说:“断除我执外,无余布施度;断除狡诈外,无余持戒度;不畏深义外,无余安忍度;不离修行外,无余精进度;安住本性外,无余静虑度;证悟实相外,无余智慧度;所做如法外,无余方便度;摧伏四魔外,无其余力度;成办二利外,无其余愿度;知惑自过外,无其余智度。”】

  米拉日巴尊者给我们归摄了十度,下面一一进行分析。

  “断除我执外,无余布施度”。

  布施的本体是一种舍心,比如,财布施让我们舍弃受用,对这些受用的执着是我所执;法布施让我们舍弃无明;无畏施让我们舍弃对自我的执着;究竟而言,这些都是舍弃我执的方便。所以,我们布施,修的是舍心,到最后要修到无我,也就是彻底舍弃我执。

  《透过佛法看世界》中云:“布施,让我们学习放弃财物、冷漠和怯懦。”一般来说,财物是身外之物,我们可能比较容易放弃;而我们如果要放弃内心当中的冷漠和怯懦,就要培养爱的能力,要涉及到四无量心的修行等等,这时已经不是从身外起修,而是要反观内心,从内心当中舍弃这些负面情绪或者障碍。我们通过不断布施来断除对财物的贪执,断除自己内心的冷漠,不断以爱心来对待众生,都是在帮助我们断除我执。

  “断除狡诈外,无余持戒度”。

  持戒的本体是断除害他、防护罪行的断心,所以,持戒度也是从内心安立的。《入菩萨行论》中云:“获断恶之心,说为戒度圆。”修行者一旦断尽恶心,则为清净圆满的戒律波罗蜜多。所以,当断尽恶心的时候,才能说我们持戒清净;当内心没有恶心、狡诈心,心非常淳厚和洁净时,持戒度就圆满了。《六祖坛经》亦云:“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修禅。”也说到要断除狡诈。

  “不畏深义外,无余安忍度”。

  “深义”指诸法实相之空性。在三种安忍之中,最为甚深的就是不畏甚深法义之安忍。如果我们对甚深的法义都能够安忍,那么,其他外在的痛苦如求法的苦行或者别人损恼我们时,就更能够堪忍了。如果能够堪忍空性,当别人损恼我们或者自己修行出现痛苦之时,就能够观空性而了知并没有一个能堪忍和可安忍之对境,进而能堪忍所有痛苦。如果知道万法都是空性,面前的显现都如梦如幻,自然也不会对它生起执着;没有执着,就没有痛苦;没有痛苦,就完全可以安忍。

  “不离修行外,无余精进度”。

  精进是对于善法的一种欢喜心。不离修行,并不是指二十四小时都在做修行之事,而是心不离修行的状态,始终安住于修行之中,这是究竟的精进。如有些高僧大德可能会显现玩乐、放逸,但是他们内心始终都不离法的空性和光明,恒时在精进修行。

  虽然我们凡夫因为还没有证悟无分别智慧,不能像高僧大德一样安住在法性中行持日常的行住坐卧,即使在散乱时都不离修行,但我们可以做到以正知正念摄持不离修行。比如,见到人事万物以及自己每天的言谈举止,都能知道其本性是显而无自性的,是大空性、大光明的;或者专心致志地做一件事情,自己的心恒时不离于修行,如此就可以在行住坐卧过程中具足精进度。什么能够让心不离修行呢?是源自于心对法的欢喜程度。如果我们对善法恒时欢喜,就会有正知正念一直提示要行持善法,这时心就不会散乱于他处,就容易具足精进度。反之,如果我们丧失正知正念,就很难不离修行。

  “安住本性外,无余静虑度”。

  静虑之中最了义的是缘真如静虑,这是相合于万法实相而安住的静虑,真如即是我们的本性。当我们能够真正安住在自己心的本性中进行修持的时候,就已经是圆满的静虑度,比之再高超圆满的已经没有了。但我们现在处于凡夫的状态,不是很容易如此安住。

  “证悟实相外,无余智慧度”。

  所谓的智慧度就是证悟实相,除了证悟万法的本性实相之外,再没有其他的智慧度,这就是真实智慧度的本性。真正的证悟是有难度的,一地菩萨以上才能真正安住于无分别智慧,在入定的状态当中证悟实相。作为凡夫,我们可以相似地了知、理解、体悟。

  “所做如法外,无余方便度”。

  最好的善巧方便就是所作所为皆符合法性以及法性的等流教法,如此便能最大程度地利益所有众生。所以,除了一切所作所为如法之外,没有其他的方便度。

  “摧伏四魔外,无其余力度”。

  不被违品伤害叫力,所有修行的障碍都可以概括为四魔——死魔、蕴魔、烦恼魔、天魔,如果能够战胜四魔,就没有其他的违品需要战胜了。佛陀在成佛之前也是调伏了四魔,力度圆满而得以成佛。所以如果力度圆满,就一定能够摧伏四魔。

  “成办二利外,无其余愿度”。

  愿波罗蜜多,即愿度到彼岸,就是发什么愿马上成熟。从愿的因角度来讲,菩萨因地所发大愿皆不离自利利他二利本体。既然在因地发了这样的愿,在果地就会成熟如此之愿。从愿的果角度来讲,所有大愿成熟之后,所作事业也无非是入普贤菩萨、诸佛那样成办无尽的利生事业中,也是二利的本体。

  “知惑自过外,无其余智度”。

  智度侧重于了知世俗法的因果缘起,“知惑”指了知烦恼的过患,即除了了知烦恼的过患以外,没有其他的智慧。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即一方面了知烦恼的过患(“知惑”),另一方面了知自身的过患(“自过”),即如果执着自己,会产生什么样的过患。因此,如果我们了知烦恼的过患,如此会了知苦谛,精勤地断除集谛,会修持道谛,逐步证悟灭谛,这样就没有其他的智慧度了。

  正文中说:【库鄂仲三子曾经问阿底峡尊者:“一切道法以何为最?”

  尊者答道:“了达之最就是证悟无我的意义,敦肃之最就是自心相续调柔,功德之最就是广大利众之心,教言之最就是恒时内观自心,对治之最就是了达万法全无自性,行为之最就是不随顺于俗世,成就之最就是烦恼日趋薄弱,道貌之最就是贪欲日渐减少,布施之最就是无有贪著,持戒之最就是自心寂静,安忍之最就是身居卑位,精进之最就是抛弃琐事,静虑之最即自心不改,智慧之最就是不执一切。”】

  我们通过阿底峡尊者师徒之间的对话,能够了知诸多道法的界限。

  “了达之最就是证悟无我的意义”:我们在世间、出世间,会了知学习很多的法,在一切所知法当中,最为殊胜的是通达空性无我之理。

  “敦肃之最就是自心相续调柔”:“敦肃”即温厚敬诚,有沉静、厚重、恭敬、虔诚之意。最究竟的温和、虔诚,不仅是身语上显现得很如法,而是在法融入自心后,内心相续非常调柔,不管遇到任何困难、违缘,仍然能保持修行之心,而且没有烦恼产生,行为符合于法教。如同加热的酥油一样,内心非常柔软,会恭敬他人、谦卑宽厚。

  “功德之最就是广大利众之心”:判断一个人有无功德,看他是否有利他之心。如果有利他心,就具有功德。如果没有利他心,而是以自私自利的心行持善法,这只是对自己有利而已。

  “教言之最就是恒时内观自心”:听课乃至于学习佛法,并不仅仅是了知,而是把法作为镜子,将这些教言对照自心来发现自己相续中的烦恼、缺点等等;再以这些教言对治自心的烦恼,获得悲心和智慧,以此解除自己和他人的痛苦。所有圣道的开端和核心都是反观内心,麦彭仁波切在《直指心性》中说:“外观百法,不如内观自心殊胜。”观外在诸法,即使再详尽再精通,也只是增加实执和散乱,而内观自己可以获得智悲。外观的学问再多,也无法调伏烦恼,只有内观自心、认识心性,才是解脱的窍诀。所以,任何一个教言都可以当作衡量自己内心中是否存在烦恼、菩提心是否增长、悲心是否增长等等的一把尺子。

  “对治之最就是了达万法全无自性”:《佛子行三十七颂》中说:“诸苦如同梦子死。”所有的痛苦、障碍都是执着实有而产生,如果了知诸法显而无自性,则诸法的生灭,就如同梦中孩子的诞生和死亡一样,对自心并不会产生任何伤害和利益。所以,最殊胜的对治法是了知诸法的空性和显而无自性,此时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执着,就会减轻我执。

  “行为之最就是不随顺于俗世”:阿底峡尊者说:“众人不悦,正合我意。”世俗的都是属于轮回的习气,如果我们的行为随顺于世俗,心也会逐渐随顺于轮回,那么下一世就会继续在轮回中沉沦而无法解脱。所以,行为之最就是不随顺于世俗,而要随顺于清净的解脱道,修持解脱道。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如果不随顺于世俗,就能够将心转换到修行正法上,就会随顺解脱道。

  “成就之最就是烦恼日趋薄弱”:修行中最大的成就并不是打坐可以坐多长时间,或者成就了何种神通,或者见到了某某本尊等等,而是烦恼日渐减轻。如同生火的时候冒烟一样,我们在修行殊胜正法时,通过正法的威力和加持力,也许会出现神通神变或者面见本尊等等,但这些并不代表我们就修行得很好。所以,即便有此现象,我们也不要对此产生执着,也许我们在打坐过程中产生烦恼魔、傲慢魔的时候,就会有佛菩萨的显现。什么是真正的成就呢?烦恼包括贪心、嗔心、痴心、嫉妒、我慢等等日渐减少才是成就之最。当我们反观自心时,如果出现了同样的一种烦恼,但自己在学法后,知道应该怎样用正法来对待当下的烦恼,烦恼日渐减轻,才是成就之相。

  “道貌之最就是贪欲日渐减少”:修道中最殊胜的道相就是对钱财、衣食、赞叹等名闻利养的贪欲越来越减少。

  “布施之最就是无有贪著”:圆满的布施度是内心中无有任何悭贪。

  “持戒之最就是自心寂静”:持戒的时候,内心无有恶心、贪心、嗔心、痴心而身心寂静,是圆满的持戒。

  “安忍之最就是身居卑位”:身心卑下,没有我慢是圆满的安忍。把自己放在很低的位置上,就能安忍一切苦难;做到身心卑下,看自己是凡夫,看所有众生都是佛菩萨,就能成就最殊胜、圆满的安忍。

  “精进之最就是抛弃琐事”:抛弃世间的一切琐事,一心一意地修行出世间道,就是精进之最。

  “静虑之最即自心不改”:自心不改造、不造作、不作意,安住于本来面目之中,相合于本性而安住,就是静虑之最。

  “智慧之最就是不执一切”:修持智慧达到顶点的时候,就是一切都不执着——既不执着一切对境,也没有可执着之心。

  正文中说:【此外,持明无畏洲也说:“知足即是布施度,彼之本体乃舍心,无愧三宝持戒度,不失慧念胜忍辱,一切助伴需精进,执现观圣静虑度,贪执自解智慧度。无有能思所思境,并非俗念离定解,乃为涅槃胜寂灭。此等一切不可说,愿汝铭记于心中。”】

  这里从另一个角度对六度分别进行了解释。

  “知足即是布施度,彼之本体乃舍心”:布施度的本体是舍心,拥有舍心,就很容易知足,而知足带来的必然是安乐。所以,知足就是布施度,布施的本体是舍心。

  “无愧三宝持戒度”:精严持戒之时,发心、行为均会如理如法。因为你的发心和行为如法,所以在上师三宝面前没有任何掩盖、惭愧、羞愧之处。如果能够做到内心对于三宝没有任何惭愧,就证明持戒度比较清静了;如果在三宝面前觉得仍有发露忏悔的地方,证明持戒度还没有达到圆满究竟,还要不断精进地策励自己持清净戒。

  “不失慧念胜忍辱”:恒时不失智慧、正念就是殊胜的忍辱。

  “一切助伴需精进”:成佛需要积累福德和智慧两种资粮,积累两种资粮的助伴是精进。有了精进,两种资粮才能日趋增上。

  “执现观圣静虑度”:“现”是我们面前显现的庸俗法,比如山河大地、人、车、马、杯子等诸多现象;“执现观圣”,将执着的现相全部观想为圣尊。从了义的角度讲,眼前所见到的一切不清净法,本性都是清净的,五蕴为五佛父,五大为五佛母,五境是五勇母,五根与五根识为五勇士,五色为五部五智慧等,五类分别识聚为自性清净的天尊。

  “贪执自解智慧度”:一切贪执、烦恼自然解脱,不需要刻意对治、改造、转变,就是智慧度。比如:当贪心生起时去观察,它的本体从何处生起、于何处安住、在何处灭尽,即可了知其并无本体,而贪心当下即解脱,并不需要再对它进行对治、改造。

  “无有能思所思境”:在究竟的状态中,没有能思和所思,即能思的心和所思的对境都没有,二取都是不存在的。

  “并非俗念离定解”:在相应于涅槃的殊胜寂灭中,执着世间的俗念是没有的,缘清净法、缘佛法的定解也远离了,此时善法、恶法、无记法的分别念全都远离了。

  “乃为涅槃胜寂灭”:一切不执着、不分别,就是殊胜的寂灭。

  “此等一切不可说,愿汝铭记于心中”:这一切都是不可言说的境界,愿有缘弟子能够记在心里。

  下面讲解第三个部分的内容——六度的归摄。

  正文中说:【如果将六度等广大菩萨乘的一切经论正道归纳,可以完全包括在空性大悲藏之中。如萨日哈尊者的道歌中说:“离悲空性见,非获殊胜道,若唯修悲心,岂脱此轮回?何人兼具已,不住于有寂。”不住三有与涅槃就是指无住涅槃、圆满正等觉的果位。另外龙树菩萨说:“空性大悲藏,有者成菩提。”】

  萨日哈尊者是龙树菩萨的上师,也是印度八十位大成就者之一。

  为什么一切大乘的显密精华,都可以归纳在空性大悲藏之中呢?

  我们以萨日哈尊者的道歌来说明。

  一、“离悲空性见,非获殊胜道”:即只修空性,不能获得佛果。

  从两个角度来理解:

  (一)离开悲心的空性,只能获得小乘的解脱。小乘行者修的是人我空性,缺乏悲心,所以无法获得大乘的佛果。月称菩萨在《入中论自释》中说:“如是广大佛果,初中后三,唯大悲心为最要。”成佛的初中后都不能离开大悲心,如果离开了大悲心,就无法进入大乘道修行,因而不能获得大乘的佛果。

  (二)作为大乘修行者,只修空性,不修悲心,是没有办法获得殊胜的道证悟的。因为缺乏了悲心的空性不是圆满的大乘道,连获得真实的大乘见道位的果也没有办法,也就更没有办法获得佛果了。

  二、“若唯修悲心,岂脱此轮回?”只修悲心,也不能得解脱。

  不修空性而只修悲心,还是轮回的因,没有办法脱离轮回。《量理宝藏论》中云:“慈等与我不相违,因非能断轮回根。”因为悲心、慈心、世俗菩提心等与“我执”并不是完全相违的,所以虽然修了悲心,但并不能根除我执,因为这些观想的作用只不过是暂时压伏自相续中的烦恼而已。实际上,要完全断除相续中的我执,只有依靠空性,空性才是断除我执的锋利宝剑,是轮回我执的正对治,所以必须要有无我的空性智慧。

  如果不修空性,只修悲心,虽然有很大的功德,但不是脱离轮回的直接因。

  三、“何人兼具已,不住于有寂”:任何一个修行人,如果兼具了大悲和空性的智慧,就可以“不住于有寂”。

  有边指像凡夫那样住于三有轮回,寂边指像声闻缘觉那样住于涅槃;二边皆不住,而住于真实的境界之中,即获得了无住涅槃即圆满正等觉的果位。涅槃分为有余涅槃、无余涅槃、无住涅槃等,无住涅槃指佛的果位。

  《中观宝鬘论释》中有一则公案说:从前,有一位婆罗门的妻子名叫善施花,她梦到自己头上长出三把宝剑,一把落到地上,一把光泽渐退而变得下劣,最后一把宝剑则大放光芒,驻留空中。依照梦兆,这位女子生了三个儿子。其中第一个儿子唯一修空性结果以断见所感堕入恶趣;第二个儿子耽著唯一的悲心而成为承许常见者的本尊;第三个儿子则修行空性大悲无二无别而获得大菩提果。

  正文中说:【仲敦巴格西曾经问阿底峡尊者:“一切诸法归根到底是什么?”

  尊者回答:“一切法归根到底就是空性大悲藏。比如,世界上万应丹药可以医治一切疾病。就像万应丹药一样,如果证悟了法性空性的本义,就可以对治一切烦恼。”

  仲敦巴问:“那么,为什么有些声称证悟了空性的人一切贪嗔没有减少反而依然存在呢?”

  尊者回答:“他们全部是说空话而已。如果真正证悟了空性之义,那么身语意三门就会像脚踩棉花或者稀粥里加入酥油一样(柔软、调和)。圣天阿阇黎也亲口说过:仅仅思维诸法之实相是否为空性,产生合理的怀疑也可以摧毁三有。因此,如果无倒证悟空性实义,就与万应丹药相同,一切道法已经包括在它的范畴内。”】

  证悟空性的圣者是绝对不会再有贪嗔痴烦恼的。

  佛经中经常讲,太末虫处处能缘,独不能缘于火焰;以此比喻分别心处处能缘,独不能缘于般若。换一个角度说,安住于般若空性境界当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分别念可得,又怎么会有贪嗔痴等粗大的烦恼分别产生呢?

  因此,仅仅对于空性产生合理的怀疑,都可以摧毁三有,如圣天菩萨在《中观四百论》中说:“薄福于此法,都不生疑惑,若谁略生疑,亦能坏三有。”对甚深空性义没有信解的薄福之人,对此甚深空性之法义,连怀疑都不会产生。如果有谁对此略生怀疑,也将胜伏实执而摧坏三有。就像已经被鱼钩钩住了的鱼,虽然现在还在水里,但下一刹那就会被拉上岸。所以,已经对空性产生定解或者生起合理怀疑的人,虽然现在还在轮回中流转,但很快就会因为空性的力量而得到解脱,因为空性的威力非常大。

  证悟空性不等于蔑视、无视因果。《生命这出戏》中说:“空性的见解有力地帮助我们削弱实执,从而减少烦恼,同时也让我们对因果律有了更深的了解。可以说,对空性的了解越深,对因果的信心就越大,取舍因果就越谨慎。”证悟空性的人会对因果法理越加重视。

  《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不思善,不思恶,是入定的境界,并且非初学者所能了达;而出定后,仍然要谨慎取舍善恶因果,积累福慧资粮,不可荒废了修行。”所以,虽然从义理上了知了万法显而无自性,但在我们没有证悟显现的本体空性时,显现是不灭的,所以我们应当谨慎取舍因果,因为在凡夫面前,因果律无欺显现。

  正文中说:【仲敦巴问:“证悟空性当中怎么就能包含一切道法呢?”

  尊者回答:“一切道法可以归摄在六度之中,(怎样归摄的呢?)如果无误证悟了空性实义,就不会再对里里外外的万事万物有贪爱执著,所以连续不断具足布施度。对无有贪执者来说,根本不会被不善污垢所染,因此连续不断具足持戒度。这种人无有我执、我所执的嗔恚,所以连续不断具足安忍度。这种人对所证之义满怀无比欢喜之心,所以连续不断具足精进度。这种人远离实执的散乱,所以连续不断具足静虑度。对一切事物远离三轮分别意念,所以连续不断具足智慧度。”】  

  证悟空性之后,可以圆满含摄六度万行。

  第一,具足布施度:如果证悟了空性,即对人我、法我都证悟了,对人我不执着,对外面的法也不执着,没有任何贪爱、我执、吝啬,放弃了所有的贪执,从他的本性上就已经具足了布施度,从行为上来讲,身体、财物、地位等都可以源源不断地做布施。

  第二,具足持戒度:如果证悟了空性,就不会被不善所染污,因为已经没有贪执,会彻底远离杀生、偷盗、邪淫、妄语等恶业。所以,证悟空性后,戒律自然非常清净。到了初地的时候,已经获得了无漏戒,所作所为自然而然相应于善法,相应于戒律的本体。

  第三,具足安忍度:证悟空性的缘故,没有人我、法我;断除了我和我所的缘故,就不会产生对我和我所的执着,不管是对我做伤害,还是对我的朋友眷属做伤害,都不会生起嗔心。所以连续不断地具足安忍度。

  第四,具足精进度:现见法界之后,对所证悟的意义非常欢喜,所以连续不断地具足精进度。

  第五,具足静虑度:如果具有实执,就会散乱在外境当中,比如对瓶子、柱子、我、某个有情生起实有执着,心就不能安静下来。如果证悟了空性,就不会对这些法产生实执,远离了对人和物的实执散乱,会一直安住在静虑中。

  第六,具足智慧度:证悟空性是三轮实执的对治,对一切事物远离了三轮的分别和意念,所以连续不断地具足智慧度。

  正文中说:【仲敦巴问:“那么,仅仅就证悟实义来说,单单依靠空性的见解修行就可以成佛吗?”

  尊者回答:“一切所见所闻无不是由心所生。证悟自心为觉空无二就是见;一心不乱持续安住在这样的见解中就是修;在这种境界中积累如幻的二种资粮即为行。这些证悟境界已经达到了完全领悟、得心应手的程度,那么在梦中就能达到这样,梦中能达到那么在临终时就可以显现,临终时能够现出这种境界,在中阴就可以显现,既然在中阴能够达到这种境界,那么必定获得殊胜成就。”】

  这里说到了见、修、行、果。

  一、见:一切所见所闻无不是由心所生,证悟自心为觉空无二。先将一切所见所闻归纳在自心当中,一切都是以心为作者而产生的。再将心抉择为空性,在空性之中又不离能起心动念的明性,从而体悟明空无二,此即是见解。

  二、修:一心不乱持续安住在这样的见解中起修,即修行自心是觉空无二的本性。

  三、行:在这种境界中积累如幻的二种资粮,即使在下座的时候,也在不离一切都是空性的见解中,积累如梦如幻的福慧两种资粮。

  四、果:有了见、修、行,最终可以成就佛果。在一些中阴教授中说到:梦中的混乱程度是醒着时候的七倍,临终的混乱程度又是梦中的七倍。当所修境界通过修行纯熟了以后,完全领悟且得心应手的时候,如果在白天修行非常纯熟,在梦中也能达到这样的状态。如果能把握好白天的起心动念,那么在梦中也会缘正法生起正见。如果能控制梦的话,在临终时也能控制自己的状态而得以往生。

  所以,如果临终时能够如此保持,在中阴出现的时候能够保持对心本性的认知,那么在中阴界的时候也可以获得殊胜的成就,因此有些地方说中阴身就可以现前佛果。

  中阴也是一个特殊的时间段,中阴时粗大的五蕴都隐没了,很多障垢就像天空中有一片薄薄的云遮住太阳,这时比较容易现证心性。如果平时训练得比较多,获得殊胜成就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

  思考题:

  1、请以财布施为例,说明这一行为中如何具足六度?

  2、六度等广大菩萨乘的一切经论正道归纳,可以包括在哪一法之中?为什么?

  3、米拉日巴尊者是如何归摄十度的?

  4、证悟空性中,如何包含一切道法?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