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文章查看

《开显解脱道 · 讲记》第六十九课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上节课我们开始宣讲不共内前行第四引导念修金刚萨埵的第二部分——忏悔之理。

  凡夫众生之所以不能够获得证悟、明心见性,主要就是因为无始以来所造的罪业障碍蒙蔽了我们,所以为了使阿赖耶的明镜中显现证悟的影像,净除罪障是其中关键的一环。而在佛所宣说的无数不可思议之净障法门中,最殊胜的法门就是念修上师金刚萨埵。这也并非是藏地所特有的,而是在汉传的经典中早有记载。

  虽然我们从无始以来到现在已经造作了许许多多的自性罪与佛制罪,业障非常深重,但只要依靠金刚萨埵佛尊的殊胜愿力,以四种对治力猛厉忏悔,那么无始以来所积累的垢障就必然能像阳光下的冰雪般逐渐消融,化为乌有。

  在忏悔之理中,我们首先要来学习“障尘还净于何处”这一科判。也就是说犹如乌云最终消尽于无垢晴空一般,无明力现起的各种障垢,在净除后将还净于自心光明界——如来藏,这就是障垢的还净之处。明白这些道理,修法就比较容易相应了。

  六道中的芸芸众生,各自相续中本来具有如来藏,具有佛陀法身智慧的本性,并且圆满无量恒河沙数功德,即是本来大清净的涅槃相,犹如自然无垢清净的水晶镜一般。

  如来藏的体性为自性清净之光明、不动移之无为法。其中“藏”的含义包括三点:一、所摄之义,即真如摄一切万法;二、隐覆之义,是指如来自性功德于凡夫相续中被烦恼盖覆,暂时无法显露,故名如来藏;三、能摄之义,真如虽为烦恼所覆,然此真如圆满含摄一切如来果地功德,故称为如来藏。

  所谓消尽客尘而成佛,就是指无余显发了自心的光明界。上节课我们对如来藏的体相初步进行了分析。首先,如来藏不可思议,不是分别念(妄识)的行境,它远离一切相对的二边,远离分别言思,甚至即使十地菩萨也只能如夜间见色法般无法洞悉如来藏的究竟面目,唯有佛陀才能真正对其彻底通达。

  如来藏就是显现众生和佛差别之前的本来面目。虽然凡夫执著心前的妄相为真实而入幻梦,就此迷失梦中,但实际上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过本自具足的如来藏,它是本来清净的。这种清净不是跟染污相对的清净,而是本来就没有任何净与不净的二元对立,没有任何以因缘造作的客尘法,也没有任何以无明现起的惑、业、苦等杂染法,原本就是一尘不立的体性。所以,无论我们再怎么起妄念,也根本染污不了它。众生本来就是自性光明三身无别的本性,对于这个本性,迷了就是众生,悟了就是佛。佛在《二观察续》中说:“众生本为佛,然为客尘遮,垢净现真佛。”众生本来就是佛陀,原原本本具足佛的三身、五智、十力、十八不共法等所有功德,只是被暂时的烦恼客尘所遮障,如果客尘获得离垢清净后,就能现前本来的佛性。而成佛也不是新修个什么出来,而是指恢复本来。

  据《景德传灯录》记载,以前禅宗大珠慧海禅师到马祖那里去,马祖问他从哪里来,他说从越州大云寺来。马祖又问:“你到这里干什么?”

  他说:“我来这里求佛法。”

  马祖说:“我这儿什么都没有,来求什么佛法?你自家宝藏都不顾,跑来跑去做什么?”

  慧海禅师忙问:“哪个是我自家的宝藏?”

  马祖说:“如今问我的这颗心,就是你的宝藏,一切具足,无有欠缺,何须再向外求觅?”

  话音一落,大珠慧海禅师顿时豁然大悟。

  其实我们自心本具这个宝藏,南岳慧思禅师曾说:“顿悟心源开宝藏。”当我们了悟心性,心中的宝藏彻底打开以后,种种神通、无量的功德妙用都在这里面圆圆满满地具足。而我们越往外寻求,离本心就越远。

  往昔福州长庆大安禅师是百丈禅师的主要弟子之一,他最初见百丈禅师时就问道:“学人欲求识佛,何者即是?”

  百丈禅师说:“你这样大似骑牛觅牛。”大安禅师又问:“识得佛性后又如何呢?”

  百丈禅师说:“识得之后,如骑牛归家。”

  大安禅师又问:“不知道以后应怎样保护涵养呢?”

  百丈禅师说:“如同放牛一样,拿着鞭子,不准它去犯人庄稼。”大安禅师由此领悟佛旨,安心住山,再也不向外驰求了。

  想要成佛并不需要一味去向外面寻求,这样只会离自性越来越远,越求越求不到。众生最初就是因为一念向外攀缘,立了法见而入幻梦;之后不断执著人我、法我,辗转轮回。正所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我们不需要再去向外寻找,不是必须在时间上经历多少劫,在空间上越过多遥远的距离才能到达。其实,凡夫和佛的距离就在一念之间。一念迷就是“此岸”,一念悟就是“彼岸”,中间也没有实法可得。达摩祖师在《血脉论》中说:“若见性即是佛,不见性即是众生。”我们只要歇掉妄心,回归本源,当下就能与佛无二无别。古德常说:“不用求真,唯须息见。”见指妄见,就是分别念。自性原本即真,哪里需要再求什么真?众生因一味向外攀缘,才无法认识自心,所以只需歇下这一颗妄心,就能成就菩提。不然还会一直在六道轮回的大梦里沉沦,感受各种虚妄的苦。

  总之,我们无始以来所造的各种罪业都是由妄心起现的,若能把妄心起现的一切迷乱消除,净除错乱,还归清净,这就是“还净”了。其实,一切迷乱的显现在真实中是根本没有的,就像我们在迷幻的梦境中虽然见到了种种景象,如梦见高级饭店有种种山珍海味,或者一举成名,但醒来就会发现这一切完全都是虚妄的,在真实中根本不存在。如果认为真实中还有一种虚幻的显现,那就还是落在执著实有的见解当中,这种理解是不正确的。所谓息除妄念并不是说有实法可消除,不过是一转一觉而已。迷了就不断幻梦,觉了就尽除错乱,这也不是先前有后来变成没有,而是原本就没有,现在“息妄归真”。所以说“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

  还净之处的如来藏、光明界,即自心本有的光明。此处的光明就是般若,从中能起现无边的灵明妙用,它是万法之主。当你迷惑时,从中就会变出无量的惑业苦;而当你了悟后,则将从中显发出无量的智悲力。

  《宝性论》云:“净我大乐及恒常,功德波罗蜜多果。”意思是:修习信解、智慧、三摩地、大悲心就能遣除谤法、执著我见、怖畏轮回、舍弃利他这四种障碍,这些障碍断除后,就会获得如来法身果之四种波罗蜜——净波罗蜜、我波罗蜜、乐波罗蜜、常波罗蜜,这就是所得果之义。“波罗蜜”翻译成中文是“究竟到彼岸”的意思,也就是到达究竟彼岸的果位法身功德。

  光明法界本来具足常乐我净涅槃四德。它不落常断二边,从来没有任何断、续的相,故称为“常住”;没有相对的苦乐客尘相,没有迁变的苦相,就称为“大乐”;也没有人我、法我,故称为“大我”;没有相对的染净——从本以来没有杂染,也没有相对杂染而立的清净妄相,就叫它“本净”,即本来清净。如果有清净、有不清净(杂染),那不叫本来清净。这是本来涅槃,本自具足常、乐、我、净,所以叫自性或本来面目。以上所讲的常、乐、我、净,唯一是究竟果位如来法身之功德,是究竟到彼岸之波罗蜜多,这就是如来藏远离一切客尘所获得的果义。它离绝一切边,没有观待,无法用分别心揣测,根本不是言语、思维所能到达的,即所谓“凡有言说,皆为戏论”,“举心即错,动念即乖”。此处根本没有凡夫的开口处、缘取处,因为你只要一起心动念、一攀缘就有了执著,那就已经错了。

  大智者根登群培曾说过:“愈近物本性,智者更难诠,诸法微妙性,远离言思境。”越是靠近物质的实相就越难以诠释,即使是才高八斗的智者也难以表述,因为一切万法的实相本来就是远离分别言思的。凡是用语言文字表达得出的,都落入分别念当中,不能原原本本地诠释万法的实相。正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如来藏的境界究竟是什么样的,也只有自己亲自去契证才能明白。

  往昔佛陀在菩提树下夜睹明星而成道时便是彻证了此如来秘藏,因此叹道:“奇哉!奇哉!此诸众生云何具有如来智慧,愚痴迷惑,不知不见?我当教以圣道,令其永离妄想执著,自于身中得见如来广大智慧与佛无异。”(《华严经》)其实所有众生都具足如来的智慧,跟佛没什么差别,只是由于愚痴和迷惑,不了知、也见不到本性。所以佛陀就为我们传授圣法,让我们永离妄想执著,见到本有的自性。

  《如来藏经》云:“佛观众生类,悉有如来藏。”意思是,在佛的智慧观照下,所有众生都有如来藏。如来藏的本体就是佛陀。

  佛在《华严经•如来出现品》中说:“如自心,一切众生心亦复如是,悉有如来成等正觉,广大周遍,无处不有,不离不断,无有休息。”意思是:一切众生都具足佛性,每个众生的心中都有无穷无尽的佛,随时随地都在那里成佛,此心广大周遍、无处不在、永远不离不断、无有休息,即大自然心、大无为法的法界如来藏周遍一切,一切众生亦复如是。

  这样具足大无为法的如来藏是众生本自具足的。但如果我们问一个人:“你有没有智慧?”一般人大概会说:“没有智慧。”其实众生本具如来藏,怎么能说自己没有智慧呢?龙树菩萨在《赞法界颂》中说:“有藏勤作故,能见黄金等,无藏虽勤作,唯一生烦恼。”比如,如果某处的地下有宝藏,则只要你在那精勤地挖,就肯定能从地下开掘宝藏;而如果地下根本没有宝藏,那你用各种工具再怎么挖,想各种方法,也不可能挖得出来,唯一只会产生烦恼而已。同样道理,能成就三宝的近取因就是如来藏,如果众生没有本具的如来藏,再怎么勤作也不可能成就自性三宝的功德。

  只是一般人往往意识不到自己本具如来藏的智慧,而是把世间的能言善辩、见风使舵、计谋机巧等种种世聪辩智当成是一种智慧。比如一些人擅长演讲、辩论,还有些律师能把黑的说成白的,用计谋害人,其实这只是一种世聪辩智而已。虽然一切显现都是本来智慧的起用,但如果跟无明和合,那就完全用错了,变成了颠倒恶慧,成了令人长劫陷入恶趣之因。如果能善用它,作各种帮助人、利益人的事业,那也是本性的妙用。如果能认识它的本性,那更不用说了。如果凡夫因分辨不清而执著有为的妄心,把它当成是无为的智慧,那就很难见到真正的智慧了。所以为了体现甚深尊重的缘故,古德译经时很多就直接用“般若”,而不翻译成“智慧”,其实“般若”有体有用,用“智慧”这个词难说尽它的涵义。一般我们说《般若心经》《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般若十万颂》《般若八千颂》,都是讲的般若。

  古德常说:“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其实,法身、般若都是表示本性的不同名词。黄花、翠竹表示世间显现的事事物物,这些其实无不是本性所现,或者说这些就是本性,就是般若,就是如来藏。就像密宗里面讲,外面显现的色法就是佛的智慧身。因为在佛地时,没有任何客尘障蔽,唯一法身智慧显露。它是流现万法的根源,是周遍一切处、周遍一切色法的不可思议境界,万法都以此为体。它什么时候远离过?什么样的众生没有呢?上到天宫,下到地狱,周遍所有众生的相续中,也完全以无差别的方式周遍在我们的一切言语、威仪当中。弥勒菩萨在《大乘庄严经论》中说:“如空遍一切,佛亦一切遍,虚空遍诸色,诸佛遍众生。”意思是:譬如虚空周遍一切,同样佛性遍一切处;虚空遍一切有色之法,同样诸佛也是遍一切法界众生。

  因此在我们平时穿衣、吃饭、说话等时,如来藏的功德也是完全周遍的,一切功德本自具足。《真心直说》云:“佛法在日用处,在行住坐卧处,吃茶吃饭处,语言相问处。”不论喝茶、吃饭、言语之间,这都是智慧。如果有人问:“你穿衣、吃饭、睡觉是大智慧吗?”他肯定不觉得这是智慧,但实际上这就是本性的神用。如果你能认识“用不离体”,就知道穿衣吃饭、言语动作无不是智慧的用,懂得了这一点,就见到云也是智慧,花也是智慧,声音也是智慧,行住坐卧无不是智慧。就像我们修本尊法要的时候,观想一切色法都是佛的身,一切语言都是佛的语,一切六识、八识都是佛的意,这些都是智慧的妙用。

  这个本具的佛性,就是我们自心的宝藏,所谓“夜夜抱佛眠,朝朝还共起”,我们在晚上抱着它入睡,清晨又与它一同醒来,从来没有远离过。就像水,哪怕变成了坚硬的冰,水的本体也没有离开过,只是显示不同的形式而已。达摩祖师在《悟性论》中说:“众生与菩提,亦如冰之与水。”水和冰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当髙于0℃时,则化为水,而当温度低于0℃时,则凝结成冰,只是因为温度不同,就有水与冰的不同显现。同理,众生与佛的本心同为如来藏,因为无明遮障,就显现为有烦恼的众生;因为远离了无明的垢染,就称其为佛。在佛的境界中,没有无明烦恼的纠缠;而饱受烦恼折磨之苦的众生,也无法理解自心即佛的道理。然而,从本质上讲,二者的确不分轩轾,皆为佛。

  不过,虽然众生本具佛性,但我们却不认识,没有见到,这也是最悲哀的地方。所以,大家一定要依止善知识通过闻思来了解、通达其法义,通过实修来净除客尘、回归本性,否则,我们照样还要在轮回中感受无止境的痛苦。

  印光大师云:“如来为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所谓大事者,欲令一切众生,悉皆开示悟入佛之知见,各得成佛而已。”世尊为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那就是——欲令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而什么是佛之知见呢?即是了知、触证遍行如来藏。三世诸佛宣说了各种了不了义之教法,其精要就是帮助众生了知遍行如来藏意义。

  对此《华严经•如来出现品》中有一个很明显的比喻。佛说,譬如一幅画卷,大如三千大千世界,里面画有三千大千世界的所有事物,山河大地、日月星辰、男女老幼、蜎飞蠕动,应有尽有。这幅画卷就收摄在一个极微尘中。这时,有个具足天眼神通的人无障碍地见到在极微尘里有包含三千大千世界一切事物的广大画卷。为了饶益众生,他巧施妙法剖开微尘,原原本本地展现出这幅广大画卷。

  这个比喻的喻义是非常甚深的,指示我们凡夫众生一念极微小的心中,就含藏了如来无量无边的自性功德。但凡夫被客尘烦恼障碍,不知道就在自己的贪欲、嗔恚、愚痴中有佛结跏趺坐,有如来眼、如来身、如来智,这些都是本自具足的。对这项重大的事实,无量众生都如聋如盲,全然不知。只有佛眼透彻,现见众生的无明壳中含藏如来无量无边的性德。因此,佛以大悲心转妙法轮,开出众生的如来藏,令一切众生成佛。

  佛的知见就是这一如来藏,各宗各派的祖师大德们所说的“见自本性”也就是见到了它。它就是人人本有的爹娘,是万法的根源,是真实的佛法。为了令众生悟入此光明界,佛陀出世说法,设立种种权巧方便,叫做“为实施权”,也就是以种种不了义教法来引导众生回归。佛陀最初在印度金刚座菩提树下圆满正等正觉的果位后说:“深寂离戏光明无为法,吾得犹如甘露之妙法,纵为谁说亦不能了知,故当默言安住于林间。”于是就在树林中安住了七七四十九天默然不说法。不是佛不想说,而是由于因缘时机未到,众生不堪为法器,这些犹如甘露般的空性光明之妙法,即使宣讲也没有人能够理解,对众生没有帮助,所以佛陀只能暂时不说,到林间安住。这也是在表达真正的佛法无可言说,微妙难思。后来帝释天、梵天用右旋海螺和纯金法轮劝请释迦牟尼佛转法轮,佛陀才从鹿野苑开始为憍陈如为首的五比丘转了第一转法轮,后来又相继转了第二、第三转法轮。

  很多人可能会问:“既然真正的佛法远离言思,那佛陀转法轮有什么用?”

  虽然真如的本性远离言思,即使佛陀也无法宣说,但为了让众生明心见性,趋入法性真如,还是以悲心施设各种方便教法,依靠经论、语言,依靠分别心的智慧来引导众生一步一步返回,这些权法并不是真实的法,但依靠这样的方法也能让众生接近真实。这就像是“黄叶止啼”,即以杨树的黄叶当作金子来哄小孩,止住他的啼哭;又像是指月的手指,虽然手指还不是月亮本身,但是依靠手指的指示我们就知道月亮在哪里。同样道理,我们依靠这些不了义的权法,最终也能获得究竟、了义的智慧。但这些方便权说本身并不是真实的法,真实的法唯一指自心光明界。

  为了引导众生见此光明界,佛陀转了三转法轮。其中第一转法轮宣讲了四谛法门,第二转法轮宣讲了般若空性,第三转法轮宣讲了光明如来藏,其中第二转法轮和第三转法轮分别指示了如来藏的空分和明分。

  佛陀以权巧方便一步步地引导众生,从不了义到了义法,让众生明白最究竟的真实法。佛陀的三转法轮是次第进行的。就像以前古印度人到海岛当中取宝一样。《毗奈耶经》中记载,以前有一种宝石是可以发光的,但是现在没有了,可能以前众生的福报不一样,宝石也可以照明。本来宝石的原矿石拿回来的时候是不发光的,因为有泥沙等污垢。取宝人先把宝石泡在一些化学制剂里面,等泥沙松软之后,要用很粗的布擦拭外面的泥沙等杂质,之后又泡在另一种更精细的制剂里面,用比较细的布来擦拭,最后用丝绸将宝石擦得晶莹剔透、一尘不染,那时宝石就会发光了。

  佛陀宣讲佛法也是同样道理。第一转法轮时,因为众生当时根机特别低,宣讲特别深的法他们接受不了,可能还生起邪见,所以佛陀应机施教,主要宣讲了无常、痛苦为主的苦集灭道四圣谛,令众生断除最初的人我执,以及烦恼当中最粗大的贪、嗔、痴烦恼。

  等众生能接受了,再讲第二转法轮般若空性的法(现空双运),一切万法,无论清净和不清净都是了无可得的,以此破除众生实有的执著;最后第三转法轮讲如来藏光明(实相和现相),万法本来就具足佛的一切智慧德相。很多人不懂二转法轮和三转法轮的区别,第三转法轮讲如来藏光明实有不空,它是建立在第二转法轮空性的基础上才能宣讲的,如果没有抉择空性法要就直接讲第三转法轮的如来藏光明,很多人会有实有的执著,这是不行的。

  我们修行也是这样,修四外前行主要就是修第一转法轮的精髓;内前行主要修的是第二转、第三转法轮关于世俗行为方面的一些修法;加行修完以后我们就主修二转法轮的般若空性;最后修密法的时候就是以三转法轮的光明如来藏为主。所以我们要明了闻思和修行的次第。

  三转法轮里面其他的差别现在时间关系我们不讲,以后有机会再讲一下也可以。

  “从本体空分而言,如同第二转法轮所诠,具三解脱之法界,离绝一切戏论。”

  第二转法轮所诠释的如来藏本体空性,也就是具三解脱的法界,远离一切戏论。

  这里具三解脱的法界就是指本具空、无相、无愿三解脱的法界。《瑜伽师地论》云:“复有三解脱门:一空解脱门;二无愿解脱门;三无相解脱门。”下面具体对这三解脱门进行分析。

  一、空。这里的“空”指无有任何是此、是彼的自性,如同虚空般无有实法可得。或者说心前所现的一切相全是空性,在真实当中本不存在一多、常断、有无、来去、善恶、凡圣等的自性,这些全部是得不到的,因此说它们是空性。比如我们眼睛所见到的色法——桌子、椅子、凳子等等,耳朵听到的各种美妙的音声,或者舌头品尝到的各种各样好吃的味道,经过观察它们全都远离戏论或不存在,这叫做空性,即从对境的角度来说,所缘全部息灭。

  二、无相。既然是空性,也就没有任何相状可得,并且不成为心所缘的境,即对境不存在,有境也不可能存在,这就叫无相。对境就是外境的色法,有境就是心识。南岳怀让禅师说:“说似一物即不中。”这里“中”是符合的意思。如来藏是显现一切法的本源,哪里会成为妄识所缘的一种影相?如果说它是心所缘的某一相,则已偏堕于一边,所以说法性像任何一样东西都是不合适的,它没有任何相状、没有任何颜色,也不属于过去、现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不属于东、西、南、北等任何一个方向。所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凡是凡夫分别心境界中思维的,只要能抉择、能见到的完全都属于虚妄的世俗法,在真实中无相可得。

  三、无愿。既然所缘和能缘(即境和有境)全部已经息灭,那依靠这两者产生的希求、愿望也就了不可得。因为某一个目标要达到,心里的追求跟对境的目标必须要达成一致,但这两者都不存在,所以叫无愿。因为本来没有什么因果实法,所以也没有什么果可愿求。或者说,法性本来现成,体性无欠无缺,不必另求什么所得。

  这就叫做本具空、无相、无愿三解脱的法界。关于三解脱,从因、体、果三方面来观察即是因无相、体空性、果无愿;或者从境、有境及境和有境的果三个方面来观察也可以。“本具三解脱”,这不是说先前有什么实法系缚自己,然后从中解脱出来。“空”,也不是让原本实有的法变成空性;“无相”,不是指本来有相状,后来把这些相状消除而变成无相;“无愿”,不是说原本有果可求,但禁止众生去希求。法界本来空性、无相,也没有什么果可愿求,所以叫做“具三解脱之法界”,此“解脱”是本自解脱,或者本来无事、本来清净、本来涅槃、本无可得等等。

  同时,法界也是“离绝一切戏论”的。那什么是戏论呢?全知麦彭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中说:“戏论即是有无等,一切所缘之形相。”所谓的戏论是指有、无、空、不空等具有二取执著的一切相。二取就是能取所取。凡是口里所说、心里所缘的法,这一切相并不符合真实,所以叫做“戏论”。从中可以体会到属此范畴里的事全无实义。比如谴责他人时说:“你全是戏论!”就是表明所作毫无意义。只有懂得了这一点,知道凡是口中能说、心里能缘的都不是在真实当中存在,才能使自心歇息下来。而如果总是认为自己追求的有意义,那就不可能停下来,永远都会去不断地攀缘和追逐。

  要想趣入修道,首先须要见到本性,才能够不落虚妄、了结轮回。我们共修念经、念咒,观修本尊,都是见性的一种方便,如果没有见到本性,就还是在轮回里。所谓“见空”是指见它,“见明”也是见它。空、明二分,是为了初学者容易理解而施设的一种说法。佛陀在第二转般若法轮当中针对有执著、有迷乱现相的众生宣说万法空性,这是为了打破众生的烦恼执著,断除一切障碍。但是自性清净的如来藏光明分是永远不会失坏的,在胜义中本来存在。

  这也不是在大空性之外他体存在的一种谛实不空的法,而是本来就是明空双融、远离一切戏论的本体。所以,如来藏大光明分,跟远离一切戏论的大空性本来就是双融无二的,因此叫做“不二法门”。时时处处,本性周遍一切。由于它平等、绝待、圆融、不二,所以也可叫做“一真法界”或“一切皆法身”。它原本纯真无妄,只是由于众生一念迷惑,入了幻梦而不能发现而已。一旦发现、见到了本来面目,就是回归法界、远离戏论,达到“归无所得”的境界。

  在第二转法轮的渐次教法当中,首先只说到空,也就是需要通达本性上没有任何边,没有任何戏论,破除实有的执著。但是,一般人学佛只认为外境法空,却不知道自心就是空性。就像唯识宗的观点,虽然认为外境万事万物的一切显现全部是迷乱心的自现,但却依然执著于自明自知的心识是实有存在的。其实打破了自心的实有就和中观没什么区别了。很多人对空性的理解是片面的、狭隘的,没办法圆融整个教义,这样就很难彻底了悟,回归本性。更严重的情况是,许多人只认得眼前一个个妄相,并不断地分别。这是需要我们特别注意的。

  在第二转般若空性法门的基础上,佛陀又进一步宣讲了第三转光明如来藏法门。虽然一切万法都是远离四边八戏的大空性,是不存在的,但在不存在当中,它的光明分——明明清清的明分,以自然而然、任运自成的方式具足,这是第三转法轮的教义。

  “从自性光明而言,如同第三转法轮之密义,非因缘所作,智悲力功德法尔自成而住。”

  诸佛证得究竟后,自然显现无量无边的自性智悲力功德法,这就是如来藏本具的德相。

  大家在理解如来藏时必须把握住的一点是,应把如来藏承许为无为法,但又不能把它理解为断灭空。虽然如来藏了无一相、不能用语言来描述或用心识来揣测,但它时时处处都在显露,而且具有无量无边的妙用。就像一盏油灯的色、暖、光、香等,都是油灯本具的德相。如果只是虚空一样,现不出任何妙用,那就成了冥顽不灵的法;如果它没有变现的力用,又怎么能体现出佛的事业,怎么能知道它有恒沙妙用呢?

  《宝性论》云:“犹如大海器宝水,无量功德无尽处,具有无别功德性,是故犹如酥油灯。”犹如大海容器当中蕴含着无量的宝珠和水,同样信解法界的广大器中,也是具有无量智慧禅定功德,是宝珠和大悲水的无尽处,所以具有因功德义。因为自体具有不分离的功德——神通、无漏智慧以及漏尽等功德,所以如同酥油灯与其光明、暖热与色相无别一般,法界具有果功德义。也就是说,就像灯的光明、灯的光热、灯的光色无法分开一样,无学道(佛地)所摄的果功德——神通、智慧、漏尽,在无漏法界中也是以彼此无二无别的方式存在,这就是果功德相应义。以上所讲的因功德是如来藏暂时显现之功德,果功德是如来藏究竟显露的功德。

  所以,它的本体微妙难言。而从名言上,又可以根据它的显现和起用,安立内具各种德相。既然处处有灵知、时时起妙用,可见它不是顽空、不是断灭,而是智慧的本性,是具足了恒沙功德的大宝藏。对此可以安立法、报、化三身,五智(妙观察智、平等性智、成所作智、大圆镜智、法界体性智),以及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等,这些都是它所表现出的德相,是自性本具的恒河沙数功德。

  总之,从它离绝一切戏论,没有任何二边之相,叫做空如来藏;从自性上具足无量无数的德相,就叫做不空如来藏。它不是因缘所生,所以永远远离生灭,被称为“金刚体性”或者“无为而住”。“无为”就是非因缘所作,没有任何增减、变异。“而住”就是指自性原本如如而住,没有任何动摇的相。由于本性上法尔自成、本来成就,从来没有失坏过、没有亏减过,也没有任何增加,所以称为“法尔自成而住”。具体本性有多少种功德呢?如经论中说:尘说、刹说、炽然说、无间说,尽未来际也演说不尽。因为它是无限、无量,所以叫做“无量恒沙性功德法”,这些功德也可以归摄在智、悲、力三者当中,因此称为“智悲力功德”,也就是“自性光明”的涵义。

  今天讲得有点深,有些人没有闻思过,可能听起来比较吃力,下来你们要再三复习,好好思惟,精进祈祷上师三宝,慢慢也会明白法义的。仅仅听到这些了义法的功德都不可思议,更何况进一步思惟法义,功德更不可思议了。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 为什么说“还净”就是“息妄归真”?

  2. 如来法身所具足的涅槃四德是指什么?

  3. 如何理解如来藏的“用不离体”?

  4. 如来出现于世之唯一大目的是什么?请以比喻说明如来为何要次第转三次法轮?

  5. 请解释第二转法轮所诠的具三解脱之法界的含义。

  6. 如何理解离绝一切戏论和不二法门?

  7. 如何理解“自性光明”的涵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