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弘法足迹 > 喜乐的萨嘎月——2016年春希阿荣博上师北京弘法纪实 > 文章查看

喜乐的萨嘎月——2016年春希阿荣博上师北京弘法纪实

“念金刚七句祈祷文,好吗”

  餐厅的二楼,弟子们有序地坐在地垫上各自持诵着莲师金刚七句祈祷文,法座前整齐地摆放着一排鲜花,气氛宁静而温暖。附近省市也有部分弟子闻讯赶来,大家礼貌地将靠前的位置让给远道而来的他们。

  圆满了三楼的皈依,上师仁波切快步走下楼梯,躬身合掌,边走边跟大家打着招呼。时隔一年,在相同的地点,师徒再次重逢,不少人眼里泪花闪动。因为都是从前见过的弟子,师徒之间的对话也相对轻松起来:

 

三楼的皈依仪式圆满后,上师仁波切来到二楼,解答弟子们修行、生活上的困惑。

 

  “上师,这是我老公,他是第一次拜见您。”一名年轻居士拉着刚皈依的丈夫,看起来夫妻感情很深。

  “她特别得意啊,‘这是我老公’……”上师仁波切诙谐地模仿着弟子的语气和表情,见此情景,所有人会心地相视而笑。

  “他也皈依了,请您加持他!”女居士也忍不住笑起来。

  “好的,弟子。”

  “上师,我想了很久,现在已经做好决定,准备上山修行了。”一名中年居士向上师报告自己的计划。

  “出家的事一定要自己下决心……”

  “上师,我是看了您的书《次第花开》,才知道很多人生的道理,今年我打算去扎西持林,到时候有些困惑想向您请教。”

  “好的,弟子。”

  “上师,刚才没赶上开光,请您为我再开一下。”

  “好的,弟子。”

  “上师,我们今天早上刚从学院回来就赶过来了。请您加持我们。”

  “好的,弟子。”

  “上师,我去年参加了金刚萨埵心咒共修,还没圆满,现在还能参加‘莲师金刚七句百亿共修’吗?”

  “太好了,弟子。”

  “上师,我得了很严重的病……”

  “好好念金刚七句祈祷文,一定会减轻,好吗?”

  “上师,我在机场工作,您坐飞机的时候咱们见过,我家孩子不听话,请您加持他。”

  “让他念金刚七句祈祷文,好吗?”

  “我有位道友在美国,得了病,他说如果我能见到您的话一定祈请您加持。”

  “告诉他念金刚七句祈请文,好吗?”

  “上师,您加持我早日戒烟吧!” 一位老年人大声祈请,女儿在一旁用眼神鼓励着母亲。

  “确定啊,从今天起百分之百,再不能抽烟了……”

  “上师请您加持我生起慈悲心,生起智慧。”

  “我们认识二十年了,这位是最不听话的弟子。”上师仁波切自言自语地揶揄着,一名弟子低头嘿嘿地笑。

  “上师,刚才我有话没跟您说,我对您信心特别足,三天就把烟戒掉了……”

  “上师,这是我三姐和三姐夫,他俩是我们家最后一拨皈依的……”

  “上师,我妈妈今天皈依了!”一名中年居士牵着母亲,一字一顿,满眼是泪。

  ……

  一位年轻的母亲抱着婴儿祈请加持,上师仁波切双手托住佛像,小心翼翼地贴在孩子头上,生怕惊醒熟睡的宝宝,这温馨一幕令在场弟子动容。

  眼看加持即将结束,维持秩序的弟子刚要招呼人们上前,上师仁波切说道:“还有一个人要皈依。”

  现场顿时安静下来,只见那位迟到的年轻母亲拉着孩子跪到了法座前,激动得有些不知所措。孩子站在妈妈面前,静静地看着上师,开心地学着妈妈的样子双手合掌。

  上师仁波切微笑着问:“你今天早上从哪里来?”

  “昌平。九点四十才知道您来了,马上就往城里赶……”

  “一定把心静下来,念皈依的仪轨前,我先给你简单说一下皈依的法义。我说话你能听懂吗?”

  ……

  开示持续了很久,大家静静地围在一旁,见证着这场寻常又特别的皈依。人生无常,假如今天错过,年轻的母亲不知又将等待多长的时间,才能盼来下一次与上师三宝的重逢。

  随着上师仁波切弹指三响,这位迟到的弟子也圆满了自己的心愿。

 

上师仁波切特意唤来迟到的母女,单独传授皈依并做开示。

 

  “皈依以后希望你好好学习,怎么学可以问师兄们,今天我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你细讲。”皈依仪式后,上师仁波切又如是叮嘱。

  随后,大家围拢到法座前,有几名年轻弟子在上师仁波切面前发愿出家,上师仁波切默默注视着眼前这几张虔诚的面孔,叮嘱他们务必自己下决心,并慎重处理好家人的关系。

  《难陀出家经》云:“若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于一大劫中布施儿女所获功德,不如有人发出家心,向寂静地一步所获功德。”发了出家之心,就算尚未出家,功德都不可思议。

  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在人生最年富力强的阶段,放弃千千万万同龄人为之奋斗的世间前途,从这场梦幻空花的游戏追逐中抽身,向寂静处迈进,这份勇敢与决绝,着实令人敬佩随喜。

  每个人的因缘不同,无论出家在家,弟子们修行上哪怕一点点的进步,都来自上师仁波切的关照和接引。上师传记《喜乐的曼达拉》里记载了这样一段往事:2000年,上师仁波切莅临北京,夜班飞机上看见地面的万家灯火时不禁落泪:“用不了几十年的时间,这一千多万人都将离开这个世界,而他们当中又能有多少人得到解脱的安乐?想到这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转眼16年过去了,每年都有弟子们陆续从这座城市出离,将自己的余生投入到荷担如来家业的僧团中去。更多的居士们,则在匆忙都市里担负着社会家庭的责任,精进地修行利他。

  “路人无怙依,愿为彼引导,并做渡者舟,船筏与桥梁。”为了这座城市的众生早日离苦得乐,上师仁波切一次又一次地飞临,停留,再来,直到我们不再错过……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