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放生 > 放生掠影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特别报道:从皮毛市场到护生园 护生园大姐的自述(上)

 

  清晨,一场小雪飘然而至,冬日的长白山愈显祥和宁静。念佛机里,阿弥陀佛圣号绵绵密密,加持着土巢树影间跑动的生灵和山川万类;狐狸和貉子们用完早餐,撒欢奔向雪地和溪水;几名工人把喂食的大桶抬回拖拉机,缓缓地驶出护生园。

  大姐挎着医护箱在园子里巡视一圈,看一切正常,便回到路边的简易房,还没到门口就传来朗朗笑声。她看上去五十开外,打扮整洁利落,嗓门不大但热情自在,笑起来眼睛弯成一道弧线。

  土炕一早就被她烧得烫乎乎的,刚安排我们在靠窗的位置坐定,马上递过来自己做的花卷。就着热腾腾的早饭,她跟我们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我和它们有感情

                                             ——护生园大姐的自述

  做梦也没想到,我会从养殖户变成一个护生员。但是事情还真得从一个梦说起……

 

  作为大乘佛子,我们永远不能忘记尽虚空界无量无边的众生的福祉,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忽视因为各种因缘来到我们面前、需要帮助和关爱的每一个有情,他们来世以及今生、日后以及眼前的安乐。

——希阿荣博堪布

有人梦见狐狸求救

  2014年入冬的一天,一个北京的女居士突然梦见几只狐狸、貉子抱着她的大腿,央求她去救它们。在梦里她就问:

  “世界那么大,我也不知道你们在哪,怎么救啊?”

  “您现在住的这个山庄有一位老总,他老家有人养狐狸,我们就在那,您快打听打听吧。要赶紧去啊,过了十二月就全得扒皮了。”狐狸回答得很肯定。

  女居士多年坚持放生,醒了就特别着急,正好山庄的老总跟自己很熟,就赶紧去问。老总来北京十多年了,不清楚老家的情况,但他也是学佛人,就赶紧给内蒙老家的朋友打电话。

  老家的朋友接完电话,随口问办公室的男孩,特别巧,男孩恰好是我儿子的同学,告诉说我们家就养狐狸。

 

  杀生并不是一种体面轻松的职业……想想那些以杀生为业的人,他们可是成年累月在那种环境里生活。他们忍受如此的折磨,目的却是为了不停地造恶,而造恶的果报是更惨烈的痛苦。这是一个令人痛心的恶性循环。劝人摆脱这种恶性循环,不是很好么?不做杀生的职业,对今世和来世都有很大的利益。                 

——希阿荣博堪布

他们找上门来了

  没过几天,一辆小轿车就直奔我家养殖场开来了。我套个老棉袄,系个大围裙正忙着给狐狸消毒,脏不拉几那样子,现在都不愿意想起。

  一看有人来了,我赶紧迎出去,可眼前这几个人穿得干干净净的,怎么也不像收狐狸的。领头的姑娘一见面就瞅着我笑,也不吭声,把我笑得莫名其妙的,过了好久她才开口:

  “你们家的狐狸和貉子卖吗?”

  “你不就是来收的吗?”

  “你就说卖不卖吧。”她还是笑。

  “卖啊,想买多少你说个数。我养的狐狸、貉子可是一流的,又大又胖毛又亮。”

  “还真是,没见过养这么好的。”她转头看了一圈说。

  进了屋她还在一个劲地笑,也不说别的。看她笑,我只好跟着傻笑,然后就坐下来唠嗑。唠很久她才说:

  “大姐,我们是学佛的,想把你家狐狸、貉子全买了,你看多少钱可以?”

  “八百多只呢,连种狐、种貉全卖了,财路就断了,我们靠啥生活啊!五十多岁了,出去打工也干不动了,而且养殖场是跟姐夫合伙的,我也做不了主啊。”

  “我们买的话就是整窝端……”

  我一听这意思是让我们以后就别再养了,就马上拒绝了。

  他们坐下就不走了,也没提那个梦,就一直唠家常。中间他们走出去两次,狐狸、貉子一见他们就特别亲,欢迎熟人似的,又蹦又跳,还一个劲叫唤。

  慢慢唠开了,他们就开始做我的工作:“大姐,养狐狸这么多年,你看你身体也不好,家里也不顺……杀生造业,果报多大啊,活生生的一条命被扒皮了,多残忍呐!”他们接着给我讲因果,讲了好多放生护生的故事,说继续杀生对自己和全家人都不好。

  以前从来没人跟我讲过这些,她们这么一说,我心里真有些不是滋味,其实每年打狐狸、貉子的时候我都很心疼。人心都是肉长的,它们都是我一天天喂大的,跟养孩子一样,我和它们朝夕相处,当然有感情,如果不是为了生计,谁也不想眼睁睁看着它们被扒皮。

  造业这事以前倒没仔细想过,那天可能就是缘分到了,他们越说我心里就越不平静。

 

  人不是非要靠杀害其他众生才能活下去……为了生计造杀业,也许暂时能获得些钱财,但长久来看还是摆脱不了贫穷困顿,今生来世都不会得到安乐。                                          ——希阿荣博堪布

跟姐夫闹掰了

  他们几个在我们县城住下了,一住就是三天,天天来家里做我的工作,特别诚恳。唠熟了以后,领头的姑娘才把她前不久梦见狐狸求救的事告诉我。

  第三天唠到观音菩萨的生日,恰巧我的生日也是这一天,他们都说我有佛缘,我心里一暖,感觉像被通上了电,突然亮堂起来,当场就说:“以前我是不懂因果,这次遇到你们这些好心人,给我讲明白了,我也听明白了,不是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往后我绝对不养了!”

  做完决定我开始犯愁了,毕竟养殖场是和姐夫合伙开的,我下岗那年赶上家里盖房子花光了积蓄,就由姐夫出钱我出力合办了这个养殖场。姐夫不懂技术,这些年全靠我一人打理,没我他根本干不下去。

  我硬着头皮去找他,他一听当场就急眼了,说什么也不同意,我就跟他说:“咱们这么多年杀了那么多的生命,都有因果啊!以前我是不懂,从今往后我不杀生了。”

  “有什么因果啊!咱们这是自力更生养活自己。你净听他们胡说八道,还来跟我讲因果,你就是中邪了!”他一听更急了。

  我也沉不住气了:“你知道我的为人,我既然答应了就肯定会做到,我是坚决不养了,要养你自己养吧!”

  我话还没说完,姐夫随手抡起喂狐狸的大桶,朝着玻璃窗户就砸过去,“啪”的一声,大桶和玻璃碎了一地。

  我这人犟,立马针锋相对:“我已经决定了,你打死我也没用。”

  我俩就这样闹掰了。

  这么多年我俩从没闹过意见,更没见他发过那么大火,那架势连杀我的心都有了。后来一起干活的时候,我俩面对面也说不出话来。我心里也很不好受,毕竟那么大变动,还关系到两家人,说不养就不养,以后生活怎么办呢?我连着两天一口饭也吃不下……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