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放生 > 放生掠影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特别报道:从皮毛市场到护生园 护生园(上)

迎面跑来的狐狸,满身泥渍记录着昨晚卡车上的一路风尘。长白山的极寒天气能激发它们长出更加漂亮厚实的毛

 

  放生卡车早一点出发,就意味着狐狸、貉子们早一点到达欢喜园,也意味着卡车少走一点夜路,少一分危险。所幸今天的买生环节进展顺利,下午三点左右,狐狸、貉子们已全部上车安顿停当。

  大家在卡车一侧挂起观世音菩萨圣像,开始念诵放生仪轨,极具加持的佛号响起,车上的动物有情和好奇围观的养殖户,一经于耳,皆得法益。

  念诵完仪轨,再在车顶盖上防雨雪的帆布。挂满五色经旗的大卡车,载着八百多条幸运的生命,朝着遥远而美丽的林海雪原驶去。

 

送狐归山赶路忙

  从皮毛市场到长白山有一千多公里。因为笼子码得密实,中途很难喂食喂水,排便、通风也有困难,狐狸、貉子们在狭小的笼子里一路颠簸,何其难捱。

  再没有什么比解救生命更紧迫的了,挂念着满车的生灵,大卡车一刻也不敢耽搁,下了高速上国道,出了国道走土路,连夜翻山越岭。跟车的居士们顾不上停车吃饭,饿了就掏出随身带的干粮,就着白开水啃几口。

  2016年12月3日,居士们一大早就来到市场,直到天黑才装完车。整个冬季,他们都会多次往返在这条解救皮毛动物的路上。

  夜间两点,卡车终于开到长白山脚,和预料中一样,虽然没遇上下雪,进山的路还是早早被大雪覆盖。大家协助司机给车轮绑上防滑链,冒着随时可能滑出山路的危险,小心翼翼地往上开。弯多坡急,司机聚精会神把紧方向盘,轻踩油门保持匀速,还要尽量减小拐弯半径,以免铁笼挤压变形伤及狐狸和貉子。

  车灯打在雪地上只见白茫茫一片,哪里是路哪里是山崖已难以辨认,所幸司机经验丰富而且熟悉路线,卡车始终保持着前进的姿势。白天负责装车的几名男居士轮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忙碌了七八个小时的他们,此刻仍不敢放松,瞪大眼睛观察着右侧的路况,随时提醒着司机是否走在正确的路上。

  经过近十五个小时的跋涉,终于在拂晓前安全到达护生园。汽车朝着护生园深处开,经过山路两旁的狗舍,几十只狗闻声叫唤起来,它们同样来自屠宰场,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些时日。天涯同命,同为犬科动物且富有灵性的它们或许能彼此感知,用吠叫尽着“地主之谊”,表达着欢迎。

 

护生园里,一只狐狸从卡车上探出头来,注视着陌生的冰雪世界和路旁废弃的铁笼——对过往生活的最后一瞥

 

笼中生涯至此止

  晨曦微现,护生园的栅栏打开了,苦海收波,自由之路铺展开来。

  今天很幸运,山里没下雪,养殖狐狸假如被雨雪淋到就很容易感冒,严重的甚至会引起集体死亡。所以一旦遇上雨雪天气,就必须等到雪停。

  居士们借着天光开始卸车,用铁钳逐一剪开充当笼锁的铁线,此时的狐狸、貉子们已经很配合,只是乖乖地等着,眼里没了昨日的凄惶。

  就要回归丛林,像祖先们一样生活了,然而这一切似乎来得太突然,笼子打开很久,它们一个个仍在怯怯地环顾四周,迟疑着一点点往前挪。一只银狐爬出来,嗅着雪地走了几步,又返身缩回笼子里,直到看见同伴们都在居士引导下离开了笼子,才又再次出来,在雪地上踱了几步,确认真正自由了,才撒欢开跑。

跳出来,永别笼中生涯。一只狐狸在居士的帮助下从笼中一跃而出,向森林跑去

勇敢些,像我一样自由。一只银狐怯怯地不敢出笼,同伴凑上去鼓励它

适应能力强的狐狸,放生不久便能自在跑跳。野生狐狸能跳起约一米高,借力垂直扎入雪地中寻找食物

 

  它们中有少数连路都走不稳,或许因为从没上过雪地,没跑出几步便滑了个趔趄。有些身体不好的,下车的时候毛已经凝结了,浑身像泥葫芦一样,听说要在这儿跑一周时间才能顺过劲儿来。

  几只步履轻盈、毛色顺滑的狐狸连蹦带跳地掠过,摇动着毛茸茸的大尾巴,它们是这里的“老住户”。榜样就在眼前,生活的路原来还可以这么宽,漂亮的尾巴还可以这样凌空摇摆,新来者对着山林叫几声,试探着扩大活动的半径……

  太阳出来了,它们平生第一次站在地上,毫无遮挡地迎接生命中的第一缕阳光。

  那只不咬人的银狐也被卸了下来,脖子上的《圣般若摄颂》戴得好好的,几个人凑上来为它念完佛号,它一溜烟跑进森林不见了。聪明如它,回到这地阔天高的大自然,不知是否还会忆起曾经的男主人,和那个温暖又危险的怀抱……

 

那只不咬人的银狐下车后被居士抱在怀里,静静地观察着新鲜的环境,温顺如昨

 

长白山上安新家

  安顿好狐狸,卡车接着驶向貉园,全部安置妥当,太阳已升起老高。环顾四周,才发现大自然的造化如此动人,山脉连绵,银装素裹,清净安宁,美如净土。

  护生园的面积比想象中大得多,步行穿越需半小时左右。除了外圈的栅栏,这片森林极好地保持着原始的样貌,挺拔的针叶林随山势错落起伏,一条小路从密林深处蜿蜒而过,小溪闪动着细微的波光,伴着土路一同延伸到湖边。临湖的树上挂满了晶莹的雾凇,在阳光下散射着清宁的光芒,从山腰望去,像给明镜般的湖面镶了一道水晶的边。清泉树影间白狐腾跃,朗朗冬日下飞鸟行空,整座山谷灵动而安详。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和着隐约的鸟鸣,冰凌从树上……滑落,山中岁月宁静而不乏生机。

  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莲花状的太阳能念佛机固定在树上,24小时播放着佛号。来放生的居士们在林间各处挂起五色经幡,动物们从下面跑过,皆得加持。

 

护生园地处长白山深处,宁静安详,遗世独立

 

  小路的一侧有许多窝棚,新放生的和身体不好的狐狸常常住在里面,窝棚随山势建在几棵树之间,树干充当了天然的柱子,架空于地面,再盖上石棉瓦遮挡雨雪。因为木料搭建,不似从前铁丝笼般冰冷。工人们事先刨好了很多个四五米深的洞,狐狸们可以睡在里面。当然,它们中的大部分更热衷于自己打洞。

  狐狸和貉子因为生活习性不同而分圈喂养。所有来到这里的狐狸和貉子都要经历“野化”的过程:先在栅栏围起的区域(也就是护生园)里生活,一日三餐;几个月后,野性本能地苏醒,它们开始逐渐远离人类;慢慢地,它们的体力已足以越过栅栏,有了野外生存能力,便自行进入原始森林,自己把自己“放生”了。

  护生园外围的山上,零星分布着一些狐狸洞,这些自行“放生”的狐狸已经完全适应了野生生活,真正投入了大自然的怀抱。

  无论“野化”成功与否,狐狸、貉子们都将在这片自由岭度尽余生,并因听闻佛号而种下未来解脱的因缘。极寒环境有助于长出好毛,在这里,它们再不用担心因此招来杀身之祸。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