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放生 > 放生掠影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特别报道:从皮毛市场到护生园 皮毛市场(2)

临死前咬了主人一口

  通道尽头,又一只貉子被倒提着尾巴走向电击处,它慌张而费力地一次次拼命扭身上翻,凌空踢腾着前腿,就在主人变换步频的当口,它借力跃起,一口咬住了主人大腿。主人显然被激怒了,本能地双手并用,抓住尾巴将其抡起来摔在石板地上,貉子瞬间晕过去,主人拖着它走开了。

  貉子的聪明超乎我们的想象。一只胖胖的貉子,被钳住了脖子去往电击处。因为太过肥重,男子放弃吊举,拉着它的头向前走。或许嗅出了死亡的气息,貉子拼命抵抗,用肚皮擦着地面全力后退。男子使劲拽,身体失重仍没把貉子拖动。男子无奈,把它拎到脚边,刚想吊起来,不料它竟艰难地张开嘴,咬住了他的鞋子。

  这是我们所见的唯一一次反抗,却是如此微不足道——它拼尽全力,但嘴巴根本张不大,男子将手中的钳子稍一抖动,它就松了嘴。男子的鞋是厚橡胶制成,没有牙印,只留下一小滩口水……

 

狐狸、貉子被电击后,会迅速送到市场一角的取皮处

 貉子在被拖去电击的路上拼命抵抗,却未能延缓死亡来临,短短两分钟,便只剩一具等待剥皮的尸身

 

白貉背过身去瑟瑟发抖

  彼时,远处传来一阵突如其来的惨叫,凄厉刺耳,如铁锥直戳人心,在人类的世界里,或许只有痛彻心扉、绝望求助的孩童能发出类似的哀嚎。

  我们赶紧转身,只见一个小小的笼子被放在电击处,里面挤着四五只貉子,电锥正从头顶扎下来,同伴们一个接一个在身边死去,下一个随时可能是自己。极度的恐惧令它们手忙脚乱,争相踩在同伴身上,企图从电锥伸进来的笼口上方逃走,试探无门又拼命拨开同伴往下面钻。被电死的,身体偶尔弹起一下,便被扔出笼子。笼子越来越空,恐惧也持续升级。

  几名放生者闻声而来,一位女性赶在电锥再次落下之前扑过去,在电锥下俯身念起佛号,喃喃地说:“让它们活着不好么……”

  一只只狐狸、貉子相继殒命,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痛苦撕扯着我们每个人。好几次,我们原路回去打算买下刚才看到的某几只,到了却只剩一片空地。几名居士在市场里来回走,凑到每一个笼子前念诵“南无宝髻如来”,在它们身上偷偷撒一点甘露水,帮助它们种下未来解脱的种子。

  刚走出几步,我们发现一只白貉趴在离电击处只有两米远的笼子上一动不动,笼子已经空了,显然,它是同伴里唯一的幸存者。白貉的毛出奇的干净,它因此显得与众不同。我们在它的正前方蹲下来,只见它的眼睛仍是怔怔的,毫无反应。

  又一双让人不忍直视的眼睛。

  仔细一看,它并不是趴,而是早已瘫在笼子上,当一个人受了极度惊吓后,也是这样全身瘫软、精神恍惚的样子。再看被捆绑的后腿和尾巴,才发现它原本被固定在面朝电击处的方向,或许因为不敢直视,它聪明地背过身来,望向相反的方向,身体仍在瑟瑟发抖。

  主人听说我们打算买下它,便翻倍要价。我们只好去找当地居士帮忙谈价,再赶回去,笼子已经不见,地上一小片潮湿的痕迹。

 

在人间留下最后的印记

  一条略为开阔的通道里,几只刚死的狐狸一字排开,体态相同,脸也朝着同一方向,眼睛齐刷刷地鼓着,似乎仍在望向前方,这一幕构成了某种难以名状的仪式感。它们前方的地上,有一道弯曲的血线,曲线在中部拐个小小的弯,仿佛天然地呼应着近旁的“一”字。那是一只狐狸或貉子被拎走时,在这世间留下的最后印记。

 

地上随处可见这样的殷红。电击通常不会大量出血,但途中它们抗拒时常遭摔打,流血便在所难免

 

  日复一日的生死疲劳,没有人会记得这里的一只只狐狸和貉子,唯有这道血线见证着一个无声的事实:这世界,我来过。生命卑微,血线也纤细斑驳,片刻便被尘土覆盖;轮回无尽,不久又有新血淋漓,再被路人的鞋底擦去。

  它们中也有一些奋力啃咬着铁网企图越狱,咬得脸上、地上、铁网上满是血。它们甚至知道缠绕的铁丝相当于门锁,集中力气啃咬不懈。还有少数在笼子里不停地绕圈打转,机械地甩头,还不时把身子往笼子上撞,撞得满头是血也停不下来。一生被囚笼中,不能跑,不能跳,长期的恐惧压抑常常使它们精神失常,不是盲目躁动就是呆滞瘫痪。

  白狐有着圆敦敦的体型,看上去憨实可爱,加之眼睛细小,眼线自然眯缝成一道弧线,活脱脱一个天生带笑的小孩。透过带血的铁丝网,人们真的很难分清它们是笑还是哭,还是笑着哭。

  一生华丽丽,此刻血淋淋。难以想象,它们以何因缘转生至此。

  整个冬天,都是狐狸、貉子的失魂季。通常,过了小雪开始打貉子取皮,过了大雪开始打狐狸取皮。十二月下旬,身体健康但毛皮不好的将陆续被处死卖肉。二月以前,本年的交易就会逐渐结束,除了种狐、种貉,其余的都将被处死取皮。三四月份,未怀孕的母狐和丧失配种能力的公狐也会被处死取皮。到了五月前后便开始集中分娩,长到六七个月大,冬季来临,又开始下一轮取皮,周而复始。

  因此,人们放生狐狸、貉子也多集中在冬季,直到来年三四月份,这一年的放生季才真正结束。

  因皮毛而生,因皮毛而死,是“经济狐狸”的宿命。食用带激素的饲料或直接打激素,它们长得又肥又大,便能多长毛,长好毛,然而激素的伤害性是显而易见的,就算不被取皮,它们的自然寿命也会大大缩短。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