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秋果

  高原上,刚下完一场小冰雹,似乎又冷了几分。

  阳光还未穿透云层,只有薄薄的一层光。我沿着小路,准备回小屋做饭。

  风时而起来,吹在脸上冷冷的。此时的风像极了汉地暮秋的风,也是这般冷。

  这个时节的汉地,石榴应该挂在枝头了吧?

  如果这有卖的便好了,买几个供佛。外红,内也红,红石榴子个个晶莹红润,像极了这红色怀业山谷,佛子集于此处,追随同一个恩师,怀着同样一个愿,如同一个个红石榴子紧紧地靠在一起,后来就成了一个大石榴了。

  红石榴,多好的寓意。

  我下意识地绕路去菜市场,看看有无红石榴。

  一路上想着它的寓意,我开心极了。

  转完了几家菜铺,没有发现有红石榴。我站在最后一家菜铺旁,有些失落,正准备离开,迎面看见某师。

  她手里提着菜,迎面走来,我们都愣了一下,尔后,互相点头微笑,便走向相反的方向。

  真是无语。我怎么又看见她了?刚才明明很高兴的,一看见她我又陷入不好的情绪中。她在上师身边发心,每天都开心得不得了,看起来趾高气昂的。在上师身边发心就在上师身边发心呗,时常在朋友圈发类似的消息,太气人了!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行……她和我差不多大,她去上师身边发心,那我也要发愿去上师身边发心……

  我脚上踏的已经不再是路了,而是种种分别念。

  “嘀……嘀嘀……”

  摩托车的鸣笛声将我从分别念的深海里拉了出来,我回过神,念着百字明,怅然地走在路边。

  走近停车场的地方,有几位藏人卖水果,这次他们卖的是苹果。

  苹果红彤彤的,娇小可人,颜色像秋天枫叶的颜色,我忍不住挑了几个。

  回到小屋,我洗了一个苹果,准备细细品尝它的味道。

  苹果的颜色如此可人,味道应该也不错吧?我猜想着。

  怀着期待的心,我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嚼了几下,顿时大失所望。苹果的皮格外的厚实,果肉少,吃起来味同嚼蜡,一点都不像是苹果,味道甚至比不上那些品相差又便宜的黄苹果。

  看来,它们也只是好看而已。

  那我呢?

  我以这样的嫉妒、攀比、寻找存在感的心态发愿去恩师身边发心,又正确吗?

  我和眼前的这个红苹果又有什么差别呢?只是口头上说发心,听起来好听而已。实际上我的内心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年初的时候,某班堪母举行过一次辩论,题为“离上师近好还是离上师远好?”辩论双方各执一词:一者认为离上师近好,因为可以有机会得到上师的批评,很幸运;而另一方则认为离上师远好,因为如果离上师太近,时间久了,就可能会觉得上师和我们差不多,将上师视为凡夫,甚至看不见上师的功德。虽然这般辩论,但在内心深处,大家都想亲近上师,离上师近一些——这也可能是每一个弟子的心愿。

  最后堪母总结道:现在上师的事业如此广大,想像早期的弟子一样亲近上师,在上师身边,已然是不太可能的。但幸运的是,我们可以在上师的座下听法,我们要做的就是将法融入于心,完成上师的愿望,将佛法弘扬到每一个地方,利益每一个众生。如果我们真的相信上师是佛,就会相信他的加持无处不在,他的慈悲之眼未曾离开过我们一位弟子,他牵挂每一位弟子的成长。如果知道此,我们不会执着现量见到的距离。

  而我想亲近上师,甚至想去上师身边发心,真的只是想亲近上师这样清净的发心,而没有夹杂着世间法以及想寻找存在感、想被别人认可的心吗?我已出家,是想从世间八法里跳出来去寻找解脱。可是以上师为圆点,在出家的团体里,因为自己的耽著与要求,我是否又跳进了另一个新的束缚中去了呢?

  堪母说得对,如果我真的想随学上师、追随上师,就应该学好佛法,将佛法弘扬到每一个地方、利益每一个众生,而不是围在上师身边嘘寒问暖,甚至以此自傲自满,那不是恩师之所愿,亦不是弟子应所为。

  事实上,恩师在每一个对他具有信心的弟子心里,他传的殊胜的法在我们每一位弟子的心相续里,他和我们从未有过距离。终有一日,我们会因为他的加持与愿力将佛法弘扬到日月之光遍极之处,并以佛法饶益无边众生。

  一粒石榴子闪着玛瑙般的红光,无数粒的石榴子亦闪着同样的红光,只因它们来自同一颗石榴。

  我们亦是如此,无有分别。

 

 

  圆莺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