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放生 > 放生掠影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湖面是道场:护生的“暗战与修行” 下:道场

  下篇·道场      

  网笼无尽 击打初心 当下体悟 随处修行

 

一个都不能少

作为大乘佛子,
我们永远不能忘记
尽虚空界无量无边的众生的福祉,
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忽视
因为各种因缘来到我们面前、
需要帮助和关爱的每一个有情、
他们来世以及今生、
日后以及眼前的安乐。
 ——希阿荣博堪布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云:“善男子,众生恩者,即无始来,一切众生轮转五道,经百千劫,于多生中互为父母。以互为父母故,一切男子即是慈父,一切女人即是悲母。昔生生中有大恩故,犹如现在父母之恩等无差别。”

  《佛子行三十七颂》云:“无始时来慈我者,诸母若苦自何乐?”

  轮回中的一切众生,没有一位不曾做过我们的父母。眼看自己的父母在苦海中挣扎,谁也无法坐视不管。而护生,作为善后事宜,与放生同样重要,而且迫切。

  “以前放完生就走了,从不知道水下会有那么多网,一旦知道了,就再也无法释然,停不下来了。”回想几年前第一次参加护生的情景,一位几乎每场必到的师兄仍心潮难平。

  湖上的情况常常超出想象,好几次,捞到的网长达几公里,不知哪里是头,哪里是尾,两头都拉不动,眼看网里的鱼正一点点失去活力,终于想出一个办法,将网从多处剪断,把多余的救生衣先拴在未剪的网上充当浮漂,逐条开始收,收完一条,再循着救生衣上反光条的指引,寻找下一条,直到找完所有的网,把鱼儿一条不落地放掉。

  有时候天亮了网还没收完,所有人已经精疲力尽,就用废弃的救生衣做浮漂,上岸回到车上休息两三个小时,再回到原地接着收。

  又脏又臭的地笼,也总要一遍遍翻开仔细检查,一个小螺蛳、一只小虾都不能轻易漏掉。

  有一次白天天气极好,盗鱼的人半夜几乎倾巢出动,大家先后在湖上遇到九艘正在下网的快艇。鱼实在太多,水泥船只好停下来剪网,凭着智慧、经验与勇气,三个人驾着橡皮艇出来巡逻,周旋在九条快艇之间,或是收网或是交鱼,把九艘艇一一劝退,但没有一条鱼被带走。

 

剪完了鱼身上的所有网线,师兄难掩欣喜

吃完晚饭路过一家餐馆,师兄买下一只待宰的鹅送到寺院放生

 

  无论是下网者还是钓鱼人,长期以来都已了解师兄们的行事风格,一旦撞上,辱骂威胁都不会反抗,但有一件事从不例外,就是把鱼放掉。看到护生师兄上岸,钓鱼人就迅速收竿,少数人会把鱼藏到树丛里。上岸一看,只要鱼笼不在,就是被藏起来了,这时总要善巧地劝说,绝不伤和气,但一条鱼都不能带走。

  一次接近凌晨,铁皮船上的师兄们先上岸回临时住处休息了,橡皮艇上的三位师兄留下来继续巡湖,行至一片堤坝,树丛里突然冲出十几个年轻人,站在岸上朝橡皮艇扔石头。三位师兄刚将橡皮艇靠岸,这时,齐刷刷开过来四辆车,下来十几个操着“家伙”的人拦住去路。

  急中生智,一位师兄上前一步,挺直腰板向对方亮明自己的当地人身份,主动报出自己的姓名和住址,不停说话缓住对方。身后的两位师兄赶紧给管理部门和师兄们打电话。师兄们刚躺下,被这一激,掀掉被窝,开车就往湖边赶。会合时,对方已经离开,危险虽然解除了,但渔网已被带走。所有人当机立断,至少要把网里的鱼追回来,于是又在管理人员的协助下找到那帮人。

  “这些网是你们的吗?”管理人员厉声质问。

  “不……不……不是我们的。”一群人唯唯诺诺不敢承认。

  于是,师兄们顺利地把所有鱼收回来放了。

  几年下来,从丝网和地笼中解救的生命数量已难以计数,2016年有师兄曾做过初略统计,因为丝网的情况难以量化,仅以地笼计算,根据大家每月来的次数,先估算出当年打捞的笼子总数,再根据每次打捞的地笼总数,以及每条地笼单位面积内的平均物命数粗略估算,仅这一年救护的生命总数就有600万条左右。此数字仅为鱼和泥鳅,蟹、螺蛳和虾等尚未计入。而丝网中解救的物命数量,也必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凡是出现在眼皮底下的生命,一个都不能少。

 

为了带给众生“哪怕多一秒的安乐”,师兄们把护生坚持了下来

 

宝贝对不起

哪怕只能帮助一个生命减少痛苦,
我们的努力都不会白费,都有意义。
 ——希阿荣博堪布

  护生是一条不归路,每一位师兄都深深知道。

  每一天都会有新的生命误入樊笼,每一刻都会有新的伤痛被启动。黑鱼被网住,一两天就会死去,泥鳅可以活很多天。每次护完生回到家,身体还没缓过劲又开始揪心,因为自己这几天没来,不少生命又将在笼中一点点死掉,或被再次送回刀俎之下。“再累,回家歇几天也就缓过来了,但是鱼和泥鳅被困在网里,却没那么轻松……”越想越放心不下,于是一次次回来,再回来,渐渐成了“强迫症”,回家几天,甚至会“想念那股鱼腥味”。

  定期护生的日子,偶尔因为有事晚来了几天,看到很多鱼死在笼中,不免自责,如果早来一天,它们或许就不会死,不会被捞走,更不用承受屠戮之苦。

  护生队伍里有一位男师兄,几乎每场必到,常常一连数日留下来护生,大家形容他是“看到渔网就会两眼放光的人”,哪怕连续干活五六个小时,再看到渔网,他的“小宇宙”仍会爆发,孩子样欢呼着“扑”上去。因为大家几乎没见过他疲倦的样子,一度把他戏称为“钢铁侠”。“钢铁侠”似乎并不刻意掩饰自己的柔肠,常常,当剪开丝网,看着一条条奄奄一息的鱼身上的累累伤痕,他便会凑近鱼头低声道歉:“对不起,来晚了,我们来晚了!”

  看到一个鲜活生命被自己从樊笼中亲手救出来,那一刻的悲欣交集,外人很难体会。有时鱼太多,人手又不够,女师兄们常常急得直掉眼泪。有时大家正在这边捞,那边却在不停下网,或者转一圈回来再也找不到刚才的网,也会让人心痛不已。

  冬天鱼多的时候,戴手套影响剪网速度,就索性徒手剪,虽然手指容易冻伤或被网线划伤,却能让鱼在网上少挂一阵。再冷的天气,只要网里还有鱼,哪怕筋疲力尽,自他相换想到众生的苦,手中的剪刀就怎么也停不下来。

  为大鱼剪网的时候,需要把鱼抱在怀里,每当这时候,女师兄们俨然抱着自己的孩子。尽管已是“老护生”,看到鱼被网缠住,仍会情不自禁掉眼泪。也有几位女师兄,来过几次哭肿了眼睛,丧失直视的勇气再不敢上船,只在幕后默默提供帮助。

  2015年冬天,一个晚上抢救了好几吨鱼,鱼儿一串串地挂在网上,女师兄们一刻不停地剪,眼泪也一刻没停。实在剪不过来,等久了又怕鱼死掉,有师兄就开始用手撕网,一旁的师兄边哭边喊:“师兄不能撕啊,疼,太疼了!”这一天,收工回家的路上,所有人一声不吭。

  “这些卑微的众生,所求不过是活着,并没有威胁伤害到谁……”

  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很多人都是参加护生以后才知道,原来鱼和泥鳅还会叫。当一个生命一分一秒地被折磨,那种来自弱小身躯的呻吟,总是格外揪心。尤其当它们拼命往外钻,被网勒住进退两难的时候,浑身是伤,痛极哀鸣,“叽叽”的叫声如婴儿般真切。

  “因果不虚,如果我们的护生、放生行为能使周围的人相续中得到一些改变,对佛法生起即使一丁点的信心,甚至在一生中只放生一条生命,他们的今生来世都一定会得到利益。”

  上师的教言,时刻在漆黑的湖上作着指引。

  一位师兄带着丈夫来参加护生,师兄们特意邀请他一起剪网,目睹了鱼的惨状后,再看到餐桌上的鱼,他“再也下不去筷子”,也因此理解了妻子的坚持,夫妻俩一有空就赶来参加。

  一位女师兄一次参加完放生,听说还可以自愿留下来护生,护生这个词她还是头回听说,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上了铁皮船。剪网的时候,看着遍体鳞伤的鱼,她落泪了,从此几乎每场必到。

  起初,老母亲对女儿忙于护生颇为不满:“你一有空就往外跑,大老远去护生,也没好好陪陪我……”

  “对不住啊!妈,我去救更多的生命,它们需要我,我不去的时候就在家陪您。”

  “你们护生,收了人家的网,下网的人可怎么生活啊?”

  “这个我们当然想过,捞鱼人的收入肯定会受影响,可是长远看,他们不做这个还可以去做别的,但是鱼被网住就没命了,它没有选择啊。捞鱼的人造了这个业,以后业报成熟会特别痛苦,他们其实也很可怜,早一天离开这个营生也是好事啊。而且那个湖区是禁止捕捞的,就算我们不收网,遇到管理部门,他们会被处罚得更重。”

  老太太理解了女儿。一位要好的同事又开始困惑:

  “看你那么辛苦,又上班又护生,身体哪吃得消,瞎跑什么呀?”

  “它们太需要我们了,你去体验一次就知道了。”师兄的回答简单而直接。

  好姐妹果然跟着来了一次,动物的惨状和师兄之间亲胜家人的气氛深深感染了她,船上从此多了一对“护生姐妹花”,没多久,她还把邻居的一位阿姨也带来了。

  家在湖边的一位师兄发心为大家清洗工作服,干洗店老板听说了大家的故事,深受感动,发心免费长期提供干洗服务。

 

湖面是道场

  《摄正法经》云:“欲获得佛果,学多法不成,唯当学一法,何为学一法?此乃大悲心。何人具大悲,彼获诸佛法,了如指掌矣。”

  从前,三同门与卡隆巴格西的一位高徒前来拜见仲敦巴格西,格西问他:

  “博朵瓦在做什么?”

  “他在为数百僧众讲经说法。”

  “稀有!稀有!那也是一正法。普穹瓦格西在做什么?”

  “他在广集自他资具,建造三宝所依。”

  “稀有!稀有!那也是一正法。衮巴瓦在做什么?”

  “他唯一静修。”

  格西又如前一样说,并接着问:

  “卡隆巴在做什么?”

  “他总是到一个蚁穴旁蒙头痛哭。”

  听到这话,仲敦巴格西立即脱帽,合掌当胸,边流泪边说:

  “极其稀有,他是真正在修持正法。本来关于这一点有许多功德要讲,但如果现在赞说,卡隆巴格西会不高兴的。”

  卡隆巴格西之所以蒙头痛哭,是因为想到了轮回中被痛苦所逼迫的一切众生。

  这片苍茫湖面,既是救护众生的“战场”,更是修持大悲心的道场,而这场修行同样圆满具足了六度波罗蜜。

  放生重在救,护生重在护,且救且护,励力周全,最为可贵。

 

师兄们在打捞起来的地笼里反复的搜寻幸存的生命

 

  搜网救鱼,似乎没有比这更平凡、更具体的修行了,行者的慈悲心、菩提心,正是得益于这片湖水的浸润滋养,每个人的心相续都在这场无畏布施中潜移默化地善妙转变。感恩护生“江湖”上所有的众生——鱼、泥鳅、螃蟹、提供帮助的人、送来恐吓的人……没有他们,实修之旅和心灵之道将无从展开。因为他们,大家才得以在禅修坐垫的手绣莲图之外,迎面遇见湖上盛开的白莲。而盗鱼者因为看到大家的坚持,哪怕生起一念的善心,也必定在轮回长夜中为他们作明灯,作救护……

  如同点火的同时烟会自然升起,护生者也因此积累福德和智慧两种资粮。看起来是自己在帮助湖中的有情众生,其实是它们给了自己一个修行、觉悟的机会。它们示现的痛苦,行者感同身受,自然引生出离心。

 

师兄们驾着满载的橡皮艇驶回岸边。修行不只在佛堂,洋洋湖面,或许就有觉悟的机缘

 

  “暗战”之下,其实并没有一个外在的敌人。下网的人、钓鱼的人,甚至挥舞利器的人,他们与鱼和泥鳅一样,无一不是大家修行的对境和助缘。只要是众生,就和水里困苦的鱼类有情一样,无一不曾做过我们的父母,这样便再无对立的可缘物,护生也无非生活的一部分,而非苦行。

  向烦恼开战,是我们唯一要做的事。

  一位师兄写过这样一篇护生日记:

  今天同往常一样,开船前,大家忙着穿雨衣、雨裤、雨鞋,贴暖宝宝,戴防水手套。

  参加过护生的人都知道,缺少护具在湖上极易感冒,还影响效率。当天护具不足,一位新来的师兄没领到雨裤。大家忙于穿戴,他若有所失的神情正好被我看到了。

  “要不要让出我已经穿好的雨裤呢?”我一边纠结,一边开始搜肠刮肚找理由:“他可以去做离水远些的事情啊!我熟悉开船和捞网,穿上雨裤可以干更多活!”

  我终究没把雨裤让出来。看那位师兄上了船,我匆匆“逃”上另一条船埋头干活。

  收工上岸,我忍不住看过去,只见他神情疲惫,裤子已全部湿透贴在腿上……

  我心里一震,原来遇到特殊环境,习气里隐藏的自私就会以不易觉察的方式冒出来。我暗暗自责:“学佛多年,菩提心跑哪去了?如果你把雨裤让出来,新师兄就不用遭罪,还能感受到集体的温暖……”我决心从此实修菩提心,特别是“自轻他重”,下次一定把护具让出来。

  一回城,我就去采购了一批雨裤,而那位师兄再也没来过。

  道友之间的相互关爱,也是湖上修行的一课。

  有时看男师兄太累,女师兄们也会学着他们的样子,抡起铁钩抛起来。起初,生怕把自己也甩出去,瞄准方向后索性两眼一闭就往外扔,几次下来,竟也抛得有模有样。

  那位患有严重脊椎病的师兄,只要不上班就会来参加,脸上时刻带着暖暖的笑意。发现她在干重活,师兄们总会赶紧叫停,而她的回答从来不变:“没关系,我多剪一条网,师兄们就能少剪一条,就能少一点辛苦。”

  2016年3月的一个午夜,橡皮艇开出不久,大雾突然封锁了湖面,岸上的师兄们焦急地盯着橡皮艇驶出的方向。

  大雾不断翻滚聚集,艇上师兄决定返航,但除了面面相觑的三个人,他们已看不见任何参照物。岸上的师兄把汽车开到湖边,闪动远光灯试图导航,对讲机里呼呼的风声伴着微弱的应答:“看不见……看不见……”

  情急之中决定任选一个方向开直线,靠岸后再“溜”边走。一个浪打来,小艇便被推偏一点,再一个浪,又推偏一点。开了很久,手机GPS显示仍在原地,迷航的小艇就这样在湖面打转,四顾无援,恍如“中阴”。

  “师兄你们到哪了?还有多久?”

  “快了,快了。”

  对讲机的两头,彼此始终“镇定”地通着话,谁也不愿把不安带给对方,然而个中煎熬,各自心照不宣。

  上师三宝加持,半小时后,气温骤降雾散云开,小艇跟随车灯指引,温暖归航。

  因为殊胜的缘起,多年前上师就曾亲临这里放生,此后师兄们一直来这里放生,这片水域对于师兄们,有着不可言说的感情。岸上有一尊巨大的佛像,起雾的时候,大家会把佛像当作灯塔——无论看不看得见,佛像的慈目始终在那里默然注视。巨大的佛像就是意顶礼的对境,湖水就是磕大头的“垫子”,天为罗盖地为毯,在湖上劳作,与在扎西持林圣地磕大头似乎并无分别。

  当破晓时分发现丝网绵延纵横,倾尽全力也拉拽不动的时候;当通宵作业后,往满是粘液的丝网和铁皮船板上就地而坐的时候;当用尽闲置的救身衣,开始解身上护具做浮标的时候;当湿透的裤子风干再湿透的时候;当返航途中螺旋桨被地笼缠死,脱困之后柴油机又抛锚的时候;当绝望跟着绝望,精疲力尽中互相鼓励着用竹篙把水泥船撑回岸边,惊觉自己似乎没有极限的时候;当发现往昔在高原圣地扎西持林磕大头转山已不那么艰巨的时候,才恍悟所有际遇皆是加持。此刻天上漂洒的是甘露雨,船下荡漾的是悉地湖,丝网中剪下的是业障,地笼里抖落的是习气。

  一次次疲累,一遍遍再来,直到某天,夜空映现一弯巨大的月轮,威光灿然,和在扎西持林所见几无二致。月光下送走网中最后一条鱼,当下豁然这片亦静亦动的江湖,正是我等实修的道场。

  感恩上师三宝垂赐因缘。

 

所有与我同行者,于一切处同集会,

身口意业皆同等,一切行愿同修学。

所有益我善知识,为我显示普贤行,

常愿与我同集会,于我常生欢喜心。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