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朝山路上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

  曾经有过几次到圣地扎西持林朝拜的经历,亲见或听说不少道友以磕大头的方式朝山、朝塔,我不由得在心中赞叹随喜。后又得知一位比我年长很多的师兄也已圆满磕山了,一下子备受鼓舞,希望自己也能早日行持这样殊胜的法供养。

  2017年夏天,我又一次幸运地来到了扎西持林。与以前不同的是,尽管来到圣地很开心,但自己的心处于困窘的境地——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学修佛法的压力、发心工作的压力、世间工作的压力、与烦恼作战的压力……令我身心十分疲惫。在圣地,看到上师带着病痛为我们开示时憔悴的面容,想到曾经在上师足下听他老人家谈笑风生,而今,时隔未久,却很难再那样近距离地仰望,我心中不免感到一阵阵的酸楚。这次只能在圣地停留屈指可数的几天,我想要尽力做些发心工作报答上师,但只做了一天就有高原反应了,同时还开始感冒,只好休息。然而我还是没忘磕头朝山的心愿,想要以此祈愿上师法体安康、长久住世。

  磕山前一天晚上,听课时用法义对照自身,觉得自己很差,加上之前积蓄的诸多压力,在念诵课后仪轨时抑制不住地大哭起来;又想到自己这一次圣地之行很难再次见到上师了,心里便更加难过。当天已经很晚了,几位师兄还是帮我凑齐了磕山的护具。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我和同伴穿戴好护具后到觉卧佛殿门口集合。我浑身没力气,护法师兄鼓励说:“没关系,磕一磕头就好了。”正当我们念诵仪轨快结束时,前方拐角处出现了上师的身影。

  上师、达森堪布和几位出家师父朝我们走来。我们又惊又喜,赶忙向上师顶礼。上师给我们一一做了加持,还幽默地开了几句玩笑。得知我们准备磕头绕山,上师说:“注意身体,下雨时不要磕。”我心头一震,因为曾在一位师兄的佛子心语中看到上师教诫他下雨时也要磕头绕山,看来上师这次是针对我们做的开示。

  被上师加持后,我仿佛踏实了很多。我们一前一后有节奏地前行,并且默默祈祷“愿上师法体安康、长久住世”。最初的一段柏油路,由于昨晚雨水的冲刷,并没有飞扬的尘土,反倒泛着微微的泥土香气。不一会儿遇到隔壁宿舍的师兄,她看我额头上都是泥土,专门给我拿来头套。磕到绕山的土路起点,补充了些巧克力和水,便沿着一条小路继续向上。

  清新湿润的空气加上沁人心脾的青草气息,似乎将我心中的忧愁逐渐驱散。不一会儿,天空开始下起了小雨。我忽然意识到,上师叮嘱过我下雨时不要磕,于是就停下来站在山坡上。前后都看不到人影,我不由得想:这雨什么时候停呢?便开始念上师祈祷文。不久,雨停了,我继续前行。由于前路是湿滑的斜坡,围裙也是很滑的面料,磕下去时身体直往下滑,我只能抓住周围的青草,小心翼翼地磕着。周围没有人,我有点担心自己会滑下去……终于,山坡上面出现两位师兄帮我指路,我便磕到了相对平坦的地上。

  我和前面的师兄在法王如意宝像前汇合。我们一起顶礼、发愿,然后继续前行。

  此时日头已高,我曾听说磕山的正常速度是三个半小时磕完一圈,有点着急。但师兄说:“咱们不着急,就按自己的速度来磕,一定能磕完的。”

  来到了最难的一段路——长长的大下坡,每磕一个长头都是头向下、脚在上,要用手臂撑着趴下去再站起来,颇考验体力和耐力。护法师兄不断地鼓励我们,还讲了一些经验。我磕了几个头后克服了恐惧心理,渐渐地摸索出平稳的节奏,体会到一种扎实的感觉。就这样,过了大下坡,来到塔林时,已是中午十二点多了。早上的疲惫感消失无余,心情开阔起来。护法师兄说,预计下午两三点就可以磕完。我觉得胜利在望了。

  谁料一片乌云遮蔽了天空,又下起雨来。我想起上师的叮嘱,于是又停下来,心里琢磨:刚才一祈祷上师雨就停了,赶紧再祈祷上师吧。可是无论如何祈祷,雨都没有一点儿要停的迹象。莫非是上师在考验我?不妨去转转塔吧,一边转一边想:上师真慈悲,让我们随处都有积累资粮的方便。

  绕着塔林转了一圈又一圈,雨越下越大。不妨做个午间休息吧。我沿着一排转经筒,一边转动一边走到下面,想去洗手间,却不知道怎么走过去。这时看到三位藏族老乡在几个大转经筒旁边休息,我便过去向他们询问。他们都很友善地冲着我笑,给我指路,告诉我洗手间墙上藏文代表的“男”“女”,其中一位还主动把雨伞借给我。踏着泥泞的路去过洗手间后,我又拨着转经筒绕了几圈,雨还是哗哗地下。老乡们热情地给我吃自制的烧饼。真的很香甜!

  雨一直淅淅沥沥地下。我在护法师兄的照顾下填饱了肚子,还喝到热心师兄专门为我们做的热姜茶,又去转绕百亿观音心咒转经轮。一个人推不动转经轮,就顺时针绕着它一圈一圈地转。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其间雨一会儿像是要停,一会儿又下起来,我也逐渐不再着急了,一边转一边念百字明。看到转经轮的玻璃墙边放着一把扫帚,我想:不妨扫扫地吧。就一边转一边把转经轮周围的脏东西扫到旁边去。扫着扫着,雨停了,我高兴地回到做过标记的地方,继续磕头。

  乌云散去,下午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我望见前方的供灯房,想要把它也绕进我的朝山之路中,就离开大路,进入草地。此时,刚下过雨的泥泞之路也似乎变得美好,我欢喜地一个人前进。

  从未在这座供灯房供灯,一直很向往,前一天绕山时没去供,还觉得挺遗憾的。此时看到里面有师父在供灯,心想:不知道能不能让我供灯呢,哪怕供一盏也好。

  供灯房的左边有一堆石料,我要从它们之间不宽的空地穿过去。当我磕到这里时,前面来了一辆大卡车,开始卸石料。我怕被石头伤到,不敢继续磕头,转身对着供灯房念《供灯发愿文》。这时供灯的老觉姆看到我,向我招手,我便小心地把鞋放在供灯房门口,进入里面。

  老觉姆一边念经咒,一边摆好了一排酥油灯,示意我拿引燃灯芯点灯。整个房间很安静、庄严。我就这样跟老觉姆一起静静地供灯,时而念经咒,时而发愿祈祷。过了一会儿,我想该继续磕头了,就辞别老觉姆,回到刚才的地方,正好大卡车卸完石料要离开。我继续磕头,可还没磕几个又下起雨来,风吹到身上凉飕飕的,我就回到供灯房。老觉姆看到我,很惊喜,我告诉她外面下雨了,她会意地笑着点点头。这时另一位老觉姆发现我没穿鞋,显得很着急,拉着我到门口,亲手把我的鞋拿进来,看着我穿上后才满意放心地笑了。

  我跟着两位老觉姆和一位喇嘛一起供灯,数不清供了多少盏,有摆成一排的,有摆成字母的,有摆在塔形灯架上的,还有摆在莲花形灯座上的。温暖和光明被点亮,愿众生的业障和无明被无余遣除……

  供灯房门口台阶上,放着护法师兄给我送来的姜茶……

  好不容易又出了太阳,可是雨仍然一会儿下一会儿停,从供灯房到扎西持林大门之间这条不长的路上,我不记得自己又停下来几次。太阳渐渐转向西方,伴随着空中的雨雾,东方一次又一次出现彩虹。我高兴地看着彩虹,却又有点担心今天来不及圆满磕山。

  磕到威镇降魔莲师像面前,天空再次下起了小雨。我停下来站在马路边,迎面走来很多师兄,他们一个个欢喜真诚地对我说:

  “随喜你,师兄!”

  “前面就快到了,加油!”

  “随喜你的功德呀!要不要喝水?”

  “加油!你的状态很好呀!”

  ……

  我不住地说:“谢谢!”“感恩!”

  东方再次出现一弯很大的彩虹,西方柔和的阳光和蒙蒙的细雨笼罩着威镇降魔莲师像,使他在威武庄严中更显慈悲。我对着莲师边顶礼边在心里说:“慈悲的莲师啊,我要听上师的话,下雨时不磕山,可是晚上要上课呢,请您加持我能去上课。”顶礼和祈祷后,雨悄然停了。我赶紧加快速度往前磕,终于在晚上七点多回到了觉沃佛殿的院子。

  和护法师兄一起作了简单回向之后,我赶快回宿舍换衣服、收拾东西,刚好赶上晚上的课。

  回首这一路磕头朝山,心中满满地充盈着慈悲。感恩上师的慈悲加持!我很难蠡测上师那一句叮嘱的密意。但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放下忧惧,学着去真实地感受一个个无常中的当下,向周遭、向自己敞开心扉。一路上,不知多少人向我送来随喜和鼓励,很多人的面孔我都没看清,也没来得及道谢,可他们每一个人都令我的旅途更加美好。还难以忘记的,是陪我磕头的师兄和前后三位护法师兄的真心护持,那几位善良的藏族老乡的帮助,以及供灯房里老觉姆的虔诚心和菩提心。这一切将慈悲融入我的心里,仿佛都是上师慈悲心的化现。

  修行路上,我习惯性地去完成一个个目标,忘记了修行是向内观照,从柔和地对待自己开始的。除了切实地经验当下,没有另外的出路可寻。而缺少对自己的慈悲,很难真正对他人慈悲。万物相互依存,息息相通。在与众生和周围事物的沟通中,我们逐渐放下牵挂、焦虑和希求,学会恭敬而亲密地对待周围的一切,与己、与人、与世界不再频发冲突,这份单纯和坦白是上师手把手教会我们的。

  朝山之路,印证了上师在《上师和弟子》中的开示:“生活中遇到的所有人、事、物,哪怕是刚才拂面而过的清风,或是路边的一草一木,都带着上师的气息。在我们感知它们的开放、温柔的心中,有着上师引导我们一路走来的印迹。这时,我们才真正体会到上师的加持的确无所不在。”

  感恩上师的慈悲加持!愿我能时时刻刻感念上师的恩德和功德,所作所为皆能令上师欢喜!愿众生都能在菩提路上不退转,直至获得无上佛果的究竟安乐,喇嘛钦……

  拙劣弟子:宁吉曲措

  完稿于2017年9月21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