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法喜和忏悔

  我是一个零零后,每当寒暑假来临,只想着去什么地方旅游。但是今年却不一样了——今年是莲师的出生年。八月份我就要出国上高中了,可是心底里有个强烈的声音:“我要去扎西持林!我想在临走之前得到上师的加持!”我的妈妈当然与我是同一个心念。于是我们母子踏上了去往寂静地的路途。

  一路上,妈妈拿着念珠持诵着心咒,我则听着音乐,看着川西高原美丽的风景。我没有过多的兴奋,只是很平静地期待着前方的寂静地能快些映入眼帘。当我们的车子转过错阿乡路牌的弯道时,那一片彩虹般的经幡林呈现在了我的眼前。用“无比壮观”、“气势恢宏”都无法形容这片寂静地给我的第一感觉。因为那不只是眼睛带给我的直观视觉体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形的力量,那是一种摄入我心底的震撼!也许这就是妈妈常说的“加持力”吧。

  这时是中午时分。我们得知上师还没有回到山上,就将行李放到管家给我们安排好的房间中去。木制的楼阁,藏式的装饰,一切让我很新奇。此时我还不知道,未来的几天里,我们将在这里做些什么。暂时不多想,先去斋堂吃饱肚子再说!斋堂干净、明亮,隐约还能听到上师唱诵经文的录音。

  吃完山上的第一顿斋饭,心里欢喜。我和妈妈坐在空地的一堆木头上休息,晒着扎西持林上空的太阳。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呢?到处玩儿吗?我是来干什么的呢?莲师年,我们不是来接受莲师的加持的吗?这时我们被通知到文殊殿去。我很好奇,去做什么?我突然发现自己在这里将会好奇心“爆棚”。

  让大家来到文殊殿,原来是为了安排大家到各处发心,妈妈去了厨房帮忙,我去了即将举行法会的大殿,立马感觉自己在这里能为莲师大干一场!但是,事情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简单。我在负责师父的引领下来到了佛殿,那里的工作其实都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收尾工作。我想:多多少少还是有活要干的,尽力去干吧。内心的想法是好的,现实却像开玩笑似的——我是一个缺乏历练和经验的中学生,在那些经验丰富的师兄们的强烈反差下,我就像一个笨到不行的“菜鸟”——擦玻璃擦不好,最后是另一位师兄帮我擦完的;体力活干不了,我只能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师兄们干活儿,用眼神为他们加油。

  忙了一上午,大家都饿了。到了斋堂,我找了个地方坐下,等行堂的发心师兄来帮我添饭菜。我旁边坐了一位跟我年龄相仿的师兄,我们就聊了起来,聊各自的发心工作。他说他每天起早贪黑,昨天就忙到十二点以后。此时,我脆弱的心灵被无数的愧疚感给踏碎了,相比之下,我的工作简直轻松到连汗都不用出……之后,一位女师兄端起我的碗为我盛菜,我抬头看了看她,她也很年轻,我当时心里已经羞愧到不行了,恨不得自己突然有个什么神通,能一下子帮他们把活都干完,也算为大家出了份微小的力量。没错,就是这么愧疚!

  我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吃完饭,希望能去帮忙。虽然这是我最快的速度了,但吃完后抬头一看,师兄们都离开得差不多了。我赶紧把碗刷完,跑到厨房去,请求做发心工作。斋堂的师父同意了,于是我就去刷碗。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就是巧合了,我的妈妈也在刷碗。我看到她拿起澡盆那么大的盆使劲刷,脸都憋红了,我二话没说就赶紧去帮忙。老妈果然是经验丰富得多,当她完成她的任务后,我才洗完一半,于是她又开始帮我刷。唉,我真是不争气,这点小活还需要老妈帮忙……

  这一天过去以后,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反思:所有人都在没日没夜地忙碌,我好像是唯一一个无所事事的人,甚至还需要其他师兄来帮助我。那一天晚上,我的心情真的可以用“惴惴不安”来形容,整晚都在反省自己:我为什么做得不好,我应该怎样去改善自己……就这样一直问自己。

  扎西持林的夜,似乎能照见人的心底,一直天马行空、好逸恶劳的我,在那时,愧疚感猛然爆发!

  山上的生活规律而充实。这一天,我们要去转绕山下的光明吉祥塔和上师出生塔。一路上我还是很愧疚,想起山上的师兄都在努力付出,心里就不是滋味。回向时,我把转塔的功德回向给了一切众生,同时我也向上师忏悔了自己所造过的罪业,并祈祷上师能马上回到扎西持林……我祈祷的时候内心是很焦灼的,因为我很有可能三天以后就下山了,如果这次上山没有遇见上师,这一趟行程就太可惜了!所以,我唯有把自己的心全部交给上师,相信上师能听见我的祈祷,相信上师能够让我如愿。

  一日上午,我们坐在经堂里念经。突然,所有的道友都陆陆续续起身鞠躬、双手合十,坐在最远角落不明真相的我也赶快起来一探究竟:不知道是哪位堪布来了!这时,一个高大庄严的身影走了进来,我仔细一看——那是上师啊,上师终于回来了!相信当时在场的所有师兄都是和我一样的兴奋,尽管现场很安静,但我还是能听到师兄们激动不已的心跳声。

  上师坐在法座上,笑盈盈地环视着我们每一个人。那温暖的目光,不一定会真切地看到我,但是,我知道,上师在看每一个人,也包括我。上师简短地嘱咐了我们一些话,就匆匆离开了。因为上师是刚刚回来就来看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忙。看着上师的背影,我心情很激动,因为上师真的让我如愿了,仿佛上师真的听见了我的祈祷。我要用一个很了不起的、很超能的词在这里感叹:喇嘛钦!

  上师回来的第二天中午,弟子们去文殊殿拜见了上师。我们是在斋堂用完午饭去文殊殿等上师的,可是,上师却是连午饭都没有时间吃,就赶过来见我们。唉!心头的滋味,就不说了……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上师说拜见之前,可以先给大家传授皈依。虽然我在北京见上师时已经皈依过了,但这次不一样:莲师年,在扎西持林皈依,我想我会更加充满信心!授完皈依后,上师说要给我们这些“新弟子”布置个功课:为期一年,念诵十万遍《金刚七句祈祷文》——这是今年一个非常重要的共修。在年初,上师发起了百亿金刚七句祈祷文共修。现在,我也加入到这次的共修队伍里了。激动!激动!再激动!现在我也有正式的功课啦!

  这时,妈妈怕我到国外没有时间念诵,就问上师可不可以替我来完成这十万遍?上师看看我,说:“他可以自己完成!”上师,您知道我在想什么?这次在扎西持林,我最大的改变就是,确实不想再让别人帮我完成任务了。我自己可以做到!此生路漫漫,还有生生世世,解脱要靠自己,要想解脱,从小事做起!喇嘛钦!

  上师得知我要出国读书了,摸了摸我的头,并当场给我传了文殊心咒。上师用他那双又大又厚实的手抱住我的头,好像生怕我记不住、学不会,对着我反复念诵文殊心咒,我也一遍遍很用心地跟着念。当时的我欢喜万分,这是我第一次与上师近距离接触。上师的眼神,那么慈悲,那么柔软;上师的笑容,那么灿烂,那么有感染力。上师的笑声感染得我们心里都跟着一起笑开了莲花儿!

  结束了和上师简短的对话,我们起身向上师鞠躬告别。这时上师让我看着他,我照做了。我还沉浸在刚才的喜悦之中,突然,上师在我左脸上重重地拍打了两下,当时我整个人都傻了,转念又觉得受宠若惊:上师您这两记重重的“耳光”替我消除了多少罪业!我相信上师一定会无时无刻地加持我。所以,为了报答上师,我决定要好好念诵莲师金刚七句祈祷文。那串在山上领的红色念珠,我会将它视若珍宝!

  这次在扎西持林,让我不断地感到惭愧!我问自己:莲师给了我什么样的加持?恍然间,我仿佛知道了——在山上发生的每一件事,我内心产生的每一个念头,都是莲师的加持!我要感恩上师,感恩所有付出的师兄,感恩我的妈妈!可是我拿什么来感恩?

  我要成长起来!我也要为大家、为众生付出我的力量。

  临下山的前一天,我和妈妈坐在上师小屋前的草地上,这是此行最后一次感受扎西持林的阳光。莲师、上师、扎西持林,这一切都化作了此刻的阳光,把我整个人笼罩住,照耀得我心里都是阳光一般的温暖。

  感恩我的上师!感恩这一切!我要做上师合格的弟子!

  我是希阿达吉,我的心愿是,利益众生……

  希阿达吉  于加拿大

  完成于2016年12月18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