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回归诚实

  从小,家人会戏称我为“大呆子”,父母常说我过于“老实”。毕业后,我做了销售,同学们纷纷诧异:你这样一个“文静”的人,怎么会去做销售?在客户眼里嘴里,我依然是那个“实在”的人,他们为我担忧,认为我应该“活络”一点;一位曾经的老板说私下对别人谈起我时,说:“太老实了,不贴心。”

  我确实是木讷、口拙、在压力之下脑子还经常“短路”的。

  但是,内心却明白,自己渐渐地起了一些变化。出于自私的本能,我开始撒谎。最初是为了自利;后来是为了方便;到最后,哪怕很小的一件事、一句话,已经自然而然地要“化个妆”、变个样才能从嘴里吐出来。甚至很得意自己的“进步”、“精明”。于是我成为了一个不老实的“老实人”,一个不诚实的“呆子”。被人一眼看透却不自知,自己总以为隐藏得很好,到头来却总是只能骗到自己。现在想来,是多么可笑、可悲、可怜。

  有一天,为了一件非常小的事情,在对父母说了假话之后我猛然惊觉:为什么要那么说?当时有些惊恐,但是随后又安慰自己说,没关系,这并没有太大的影响,父母是爱我的,会永远包容我,所以我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而我的职业生涯却很是给了我一些颜色。工作中的人际关系并不太好,虽然总是遇到很好的伙伴、领导,但是却总有几位相处不愉快的跨部门同事。其中有一段日子非常非常难捱,在那段时光中,我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努力,就算是取得成功的结果,却也总是被挑战、批驳、质疑。其中最憋闷的是哪怕事实摆在面前,我说的话还是不被相信,跨部门的同事总要亲自去核实,然后找到其中的漏洞。那种惶惶如丧家之犬的窘状记忆犹新。也许这就是一个不诚实之人注定要面对的局面。

  慌不择路中唯一选择做的就是周旋在真话和自己编造的谎言之间,既为了保护自己,也为了反击对方。但是无论真话或假话,都依然不被相信。当时真的很恼,非常无力,而我的部门领导为了维护我的业绩和部门的声誉,疲于应对。就这样闹到差点要被开除、丢掉工作。

  现在想起来,内心依然觉得很痛苦。但是已经由非常恨的痛苦转变为羞愧得无地自容的痛苦。这种转变,我心里明白,是由于宿世的因缘,和上师不舍弃顽劣弟子的慈悲加持。

  在一片迷茫中,我接触到了佛法。关于如何走上学佛之路以及学佛中的一些感受,总是想写下来,与道友们分享。但是自己的陋习太多,这次只来得及披露、陈白妄语之罪过。

  我曾参加过2015年的金刚萨埵心咒共修,了知了这一殊胜法门。有一次,在是否要去参加一个金刚萨埵灌顶时,我反复纠结:因为知道自己的陋习,担心在灌顶之后做不到对三宝的承诺。那时候,我坚信在工作中是不得不说一些“方便”的谎话来应付职场的人和事,我也觉得世俗中的人的生活是没有办法完全奉行佛陀的教法,必定要有一些“变通”的方法。当时虽然去参加了灌顶,但对于是否得到戒体也不是很确定。现在想来,那时居然对佛陀的教法产生了怀疑,居然认为世俗生活与出世的教法是割裂的——真是要励力忏悔。

  就这样,又磕磕绊绊地过了一阵,不同的是,我开始坚持每天念诵金刚萨埵心咒,每天忏悔自己无始以来的罪业,每天坚持闻思、学习高僧大德的著作和开示等等,并尝试练习说真话。每当要习惯成自然地说假话时,我就会提醒自己,尽量不要说。实在不能直语时,要么少说,要么不说。

  参加了上师发起的八关斋戒,尽量尝试哪怕一天不胡说八道。提到八关斋戒,我也有一个小小的体会:本来以为一座食是最难的,因为座下期间不能喝水和进食,但在守了几次戒后发现,对自己来说,最难守的是妄语戒。我太习惯张口就胡说了,不管是认真的撒谎还是随口的玩笑,都信手拈来,不过脑子就能从嘴里冒出去。等意识到时,已经晚了。所以,有几次守持八关斋戒是在自责懊恼中度过的。

  但是,三宝的加持力不可思议。在这样坚持了几个月守护不妄语戒之后,有一天,如同往常一样穿梭在人流如织的闹市中,内心突然猛厉地升腾起一股力量,一种坚定、踏实、温暖、自信、清明的力量。其实很难准确描述那一刹那的感受,但是,就是明白,如同醍醐灌顶、豁然开朗,内心快乐无比,安稳无比。

  有快乐安稳的感受不是因为从此能获得什么利益,而是知道自己不会因为自利的妄语再给别人造成迷茫、困惑和伤害。如今,我非常感恩所有那些曾经挑战过我的同事,他们都是在教我诚实,教我修忍辱,甚至引导我走上修学佛法之路。而上师,此刻,慈悲的您,必定也在咫尺之处,微笑地注视我吧。

  喇嘛钦!喇嘛钦!喇嘛钦!

  弟子 得钦卓玛

  2017年3月27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