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讲堂 > 普贤讲堂 > 普贤上师言教·浅释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普贤上师言教 · 浅释》引导六十八悲无量心(三)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悲无量心的修法(三)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历代传承大恩上师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一、前行:调整身语意

  请大家在入座之前,处理好其他的琐事,尽量保证在一座中不被打断。

  之后,将自己的心安静下来。下面我们开始进行前行身、语、意的调整。

  (一)身的要点:作毗卢七法

  双腿盘起,作金刚跏趺坐。如果做不到,半跏趺坐也可以。

  双手结定印,左手在下,右手在上,两手拇指相对,放于脐下。

  两个手臂要放松、展开,双肩要齐平,不要内收。

  身体正直,不能过于前屈和后仰。

  头稍微向前低。

  眼睛微闭,垂视鼻尖。

  舌抵上腭。

  (二)语的要点:调整呼吸

  首先以左手拇指压在左手无名指根处,其余四指依次压在拇指上,握成金刚拳。然后右手以同样的方法握成金刚拳。将左手金刚拳压在左腿根部的动脉上,伸出右手金刚拳的食指或中指,压住右鼻孔,从左鼻孔呼气,观想自己无始以来积累的烦恼、业障变成黑色浊气,从左鼻孔排出。呼气时,第一次轻一些,第二次中等,第三次大一些,如此缓缓呼气三次。

  将右手的金刚拳压在右腿根部的动脉上,伸出左手金刚拳的食指或中指压住左侧鼻孔,从右鼻孔呼气,观想自己无始以来积累的烦恼、业障变成黑色浊气,从右鼻孔排出。呼气时,第一次轻一些,第二次中等,第三次大一些,如此缓缓呼气三次。

  用双手的金刚拳同时压在双腿根部的动脉上,从双侧鼻孔呼气,观想自己无始以来积累的烦恼、业障变成黑色浊气,从双侧鼻孔排出。呼气时,第一次轻一些,第二次中等,第三次大一些,如此缓缓呼气三次。

  (三)意的要点

  1.调整发心

  发菩提心:为了让一切众生都能远离苦因及苦果,获得佛果,我来修持这一座。

  2.祈祷上师

  满怀虔诚的信心和恭敬心,祈祷上师:三世诸佛的总集上师如意宝啊,祈请您加持弟子这一座的观修能够圆满!祈请上师您相续中佛法修行的境界,能够在我的相续当中如是生起。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求加持

(三遍)

  请大家观想:自己头顶上的法王如意宝,化成五光明点,从头顶融入自己的心间,自己获得了上师相续中佛法修行的境界。在自心和上师的智慧成为无二无别的状态中稍许安住。

  下面念诵:

《金刚七句祈祷文》:

邬金刹土西北隅
莲茎花胚之座上
获证稀有胜成就
世称名号莲花生
无量空行眷围绕
我随汝尊而修持
为赐加持祈降临
格热班玛色德吽

(三遍)
皈依:
虚空界中遍满虚空者
上师本尊空行诸会众
诸佛正法以及圣众前
我与六道众生敬皈依

(三遍)
发心:
我与无边诸有情
本来即是正觉尊
了知如是之自性
即发殊胜菩提心

(三遍)
《前行念诵仪轨·开显解脱道》:
喇嘛钦(上师知)
(三遍)
暇满难得犹如优昙花
既得大义超胜如意宝
获得如是此身唯一回
若未修持究竟大义果
我等无义虚度此人身
总集三宝上师悲眼视
愿获暇满实义求加持

(第一修法竟)
诸法无常迁变如闪电
思维器情悉皆坏灭法
决定死亡死时却不定
心执常法唯是自欺诳
我等恒处懈怠放逸中
总集三宝上师悲眼视
能念无常死亡求加持

(第二修法竟)
黑白业果永时亦不虚
于此无欺因果正道中
显现一切轮涅之诸法
虽知自作定熟于自身
我等无力如法作取舍
总集三宝上师悲眼视
能作善恶取舍求加持

(第三修法竟)
具足众多难忍之苦痛
彼现安乐欺意无常众
一切有漏五蕴痛苦因
三界轮回犹处火坑中
我等不知如是尚贪世
总集三宝上师悲眼视
生起出离意乐求加持

(第四修法竟)
复次不共前行之皈依者:
于前如意宝树五枝上
中央上师邬金金刚持
传承上师本尊空行聚
前方师尊三世一切佛
右旁亲子大乘圣者众
后枝安奉善说众经卷
左侧八大尊者声缘僧
周围智慧护法众环绕
所有十方三世皈依境
悉皆明观犹如芝麻荚
于前我与母等众亲眷

及诸遍天有情敬顶礼
从今乃至菩提果之间
发起殊胜信解而皈依


虚空界中遍满虚空者
上师本尊空行诸会众
诸佛正法以及圣众前
我与六道众生敬皈依

(三遍)
于如上皈依境前而发心者:
初修四无量心:愿诸众生永具安乐等。
次正行发心者:

如同三世佛佛子
已发最胜菩提心
我亦为度遍天众
愿发无上胜觉心

(三遍)
上颂诵十万遍后,次殊胜密咒果乘之发心:
我与无边诸有情
本来即是正觉尊
了知如是之自性
即发殊胜菩提心

(三遍)

  二、正行观修

  下面进入正行观修。

  本实修引导:悲无量心的修法(三)

  这一世我转生为身份低劣的饿鬼——相貌丑陋,身体残疾,走起路来一瘸一拐,一点也不平稳。

  我心里一直对生前的儿子恋恋不舍。因为前世业力的原因,我欢欢喜喜地来到儿子的家里,看到儿子一家还和从前一样,小日子过得幸福、美满,孙子也长大了许多。

  我准备留下来陪着他们。可就在我住下的当天晚上,儿子突然发起了高烧,浑身颤抖,满面通红,两眼上翻、嘴里还胡言乱语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一家人急忙赶往医院,可奇怪的是医生竟然也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高烧总算是退了,回到家里,儿子一病不起,躺在床上,生活无法自理。

  我高高兴兴地来到儿子家,却打破了他们一家的好日子。现在儿子又卧病不起,我更加放心不下,我要住在这里,等到儿子好起来再离开。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我自身业障的原因,使我去往何处带来的都是不吉祥。使儿子不幸生病的正是我自己。

  一天,听到儿媳妇要请僧人给儿子做佛事的消息,我心里很欢喜:总算是有慈悲的僧人可以救救我的宝贝儿子了。

  这时,其他饿鬼纷纷前来劝我尽快离开儿子家,否则会和以前那些兴风作浪、无恶不作的饿鬼遭到一样的待遇——也许会直接就被杀害。这对我来说无疑是坏消息,可我心里放不下儿子,总想亲眼见到他痊愈之后再走。于是我横下一条心来,决定不走。

  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吃到一口东西、喝到一口水了,感到体内饥寒交迫,身体更是疲惫不堪,提心吊胆地总怕被别的饿鬼打死。说实话,我现在几乎已经无法站稳了,更何况说有力气去寻找食物。

  一天,我正缩在冰冷的墙角迷迷糊糊入睡时,听到了一阵敲敲打打的声音。原来是慈悲的僧人来了,这回我的儿子有救了,我心里欢喜极了。

  只见这两个僧人坐在屋子中央,大模大样地接受了儿媳刚刚宰杀的几只鸡鸭的肉作为午餐。他们喜笑颜开地大吃起来,内心没有一丝顾虑。

  吃完饭,他们抹抹嘴角的油,开始进行消灾祈福。他们说必须要用新鲜的肉,并认为刚刚宰杀、鲜血淋淋、热气腾腾的肉才是干净的。他们用荤腥的血肉装点、美化食子和供品,气势汹汹、杀气腾腾地准备举行佛事了。

  他们二人认定我就是给病人制造疾病的罪魁祸首,也是那个该打、该杀、该被强力镇压、驱逐的对象,他们低声地商量着怎么对付我,怎么把我置于万劫不复的恶趣深渊。且不说那几只刚刚被杀的鸡鸭身上还冒着一股股令人作呕的热气,看看僧人们那一面目狰狞的脸,就知道他们此刻在内心对我们这类众生有多么仇恨。

  这时我想尽快逃跑,至少也要离得越远越好。无奈我的身体没有丝毫力气,无法挪动这个身体,可能是因为几天来一直缩在那里,不曾移动,全身的关节已经僵硬得不能活动。

  我心里十分恐惧,只听他们口中喊出“杀杀、打打”的话语,身体也做出各种打击的姿势。结果我被打得遍体鳞伤,全身痛苦难忍,头裂成了几瓣,骨骼都已经散了架,我再也无法从地上爬起来。

  僧人们继续做着他们所谓的降伏法,此刻的我只能是趴在地上,任由他们摆布。我已经毫无反抗能力,只剩下一口气了。我被折磨得实在是撑不下去了,眼看就快要不行了。奄奄一息之际,我抬头看看病床上还在昏迷的儿子,多希望他能尽快好起来啊!做母亲的我也就放心了。

  虽然没能见到儿子健康痊愈,我带着遗憾和剧烈的痛苦再次离世了。但是如果儿子能够因此而好起来,也算是满足了我的心愿。我内心充满了对于这些僧人的仇恨,我曾经是多么地希望他们能够利益我,给我一个光明的去处!哪知道我以为的救度者却断了我的命!

  我的来世又会去向何方?

  被业力牵引的我确实是毫无自由可言,不容我有思考的时间,瞬间,我来到了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中,我融入了他们的洪流,一起奔向地狱的门口。

  远远就听到地狱里传出嘈嘈杂杂、大声哭泣的声音,有的是失声惨叫,有的是痛苦哀号,有的是声嘶力竭……听起来令人十分心慌和恐惧。

  痛苦的轮回生涯并没有从此结束,我来到了更为艰难的生存环境当中。现在,我已经是没有任何选择余地,甚至不能发起一点点的善心,更不用说提起心念修持善法了。此刻的我只能低着头忍受那些难忍的痛苦。

  作为大乘佛子,我们一定要善待那些境况比我们更加可怜的众生,他们不但是我们生生世世的父母,更是那个在轮回路上曾经心甘情愿地为我们的幸福和安乐不惜付出自己的所有的人。他们不求我们能回报多少,只是当他们以可怜的旁生等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不要无情地杀害它们,要伸出我们援救的手,尽可能去解救它们的性命。还它们生命的自由,也是我们大乘佛子义不容辞的责任。

  戒杀、吃素、放生都是有效帮助众生减少生命受到威胁的方法,可以直接帮助它们脱离命难。所以,我们要在菩提心摄持下积极地投入其中。

  愿上师三宝加持我早日具备大悲菩提心,拥有利益无量有情众生的能力;愿一切苦难的众生,当下就离开各自的痛苦,获得究竟成佛的安乐。

  三、后行:念诵仪轨,回向发愿

  下面念诵《前行念诵仪轨·开显解脱道》后面的仪轨:

供曼茶者:
嗡啊吽
法界等性法身净刹土
自现不灭报身五佛刹
周遍化身刹界诸庄严
普贤大乐供云而奉献

嗡 Ra那曼扎勃匝美嘎萨莫扎萨帕 Ra那萨玛耶阿吽
(如是而献供)
修诵金刚萨埵者:

于自梵顶莲花月垫上
吉祥金刚萨埵皎月色
执持铃杵双运白慢母
圆满报饰金刚跏趺坐
心月百字旋绕于吽字
降下甘露清净诸罪障

  以具足四力,观想降下甘露而净除。并诵百字明:

  嗡班匝儿萨埵萨玛雅嘛呢巴拉雅班匝儿萨埵得诺巴迪叉哲卓美巴瓦色多喀哟美巴瓦色波喀哟美巴瓦阿呢Ra多美巴瓦萨儿瓦色德玛美抓雅匝萨儿瓦嘎儿玛色匝美则当西日央格热吽哈哈哈哈吙巴嘎万萨儿瓦达塔嘎达班匝儿玛美门匝班则儿巴瓦玛哈萨玛雅萨埵啊(三遍)

后行者:
怙主
我以愚昧无知故
于三昧耶有缺犯
怙主上师祈救护
亦即主尊金刚持
具足大悲体性者
众生主尊我皈依

  我与一切有情,身语意失坏之根本支分誓言,悉皆发露忏悔业障、罪堕、种种垢染,悉为清净而作祈祷。如是祈祷后,金刚萨埵亲谕:“善男子,汝失坏之一切誓言,皆已清净。”说后融入自身,观想自己与一切有情皆成金刚萨埵身,并诵六字心咒:

嗡班匝儿萨埵吽
(随力念诵)
最后回向者:
我今速以此善根
成就金刚萨埵尊
令诸众生无一余
悉皆安置于此地

发愿者:
我与一切诸有情
失坏誓言皆令净
从今乃至菩提间
三昧耶戒愿清净

上师瑜伽者:
诶玛吙
自现清净浩瀚佛刹土
明观自成金刚瑜伽母
梵顶千瓣莲日月垫上
总集皈处邬金金刚持
白红寂悦执持杵盖瓶
圆满报饰双运措嘉母
身圆自生续部之坛城
本传上师空行守誓等
安住如同解开芝麻荚
如是邬金刹土智慧尊

犹雨融入观修之所依


邬金刹土西北隅
莲茎花胚之座上
稀有殊胜成就者
世称名号莲花生
空行眷属众围绕
我随汝尊而修持
为赐加持祈降临
格热班玛色德吽

(三遍)
此七句颂诵三、七遍而迎请融入后,复行七支供者:

化身尘数恭敬而顶礼
奉献现有本圆普贤供
无始所积罪堕皆忏悔
轮涅一切诸善作随喜
乃至轮尽祈住金刚身
祈请常转深广正法轮
无尽善聚回向成正觉

祈请者:
西方邬金自在无量宫
善逝身语意之化现者
为利瞻部众生而降临
持明空行会众作围绕
祈请邬金莲师诸圣众
祈请邬金上师莲华生
祈祷赐予灌顶作加持


嗡啊吽班匝格热班玛色德吽
(随力念诵)
后行修四灌者:
从于上师三处三字上
发出白红蓝色三种光
融入自身三处作加持
又复师偕眷属化为光
由自梵穴融入心明点
上师意与自心成无别
心性本然法身中安住
清净四障获得四灌智
精熟四道现前四身果
获得一切灌顶及加持

(如是而观想)
嗡啊吽班匝格热班玛色德吽
(随力念诵)
最后发愿:
生生世世不离师
恒时享用胜法乐
圆满地道功德已
惟愿速得金刚持

(《前行念诵仪轨·开显解脱道》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