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初守八关斋戒

       我第一次听说八关斋戒,是在基础班的共修现场,有师兄就此提出了一些问题。彼时对佛法几乎是一无所知的我心生羡慕:哇,我连“八关斋戒”是什么都不知道呢,师兄们已经开始准备持守了,他们好精进!

  在那之后,我稍微对八关斋戒有了一些了解,但也感觉在守戒之日只能吃一顿饭、喝一次水这一条戒律很困难,只吃一顿饭,或许能扛得住,对于我这种一天能喝下3000毫升水的人来说,在持戒之日只能喝一次水,太困难了……

  学期末的一次共修中,有师兄结缘《八关斋戒课诵集》给大家,我正好没有,于是欢喜收下,一回家就把书后有关八关斋戒的内容看了一遍。

  八关斋戒是指,在持戒的一昼夜间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不歌舞打扮、不坐卧高广大床、不非时食。守持八关斋戒的功德极大。其中,上师说,凡夫人圆满清净地受持戒律比较困难,但如理如法地守持八关斋戒却是清净居士戒的殊胜方便。看到这一段,我有些触动,很多年前我就受过居士戒,守持八关斋戒对我来说其实是非常必要的。

  今年夏天在扎西持林,我又看到很多师兄守持了八关斋戒。应该是上师和圣地的加持吧。于是,我在心里默默发愿:要尽快守持八关斋戒。

  八月的某一天早上,我看到一条消息——21日是释迦牟尼佛节日,又恰逢日食,达森堪布将为大家传授八关斋戒。我眼前一亮,心里盘算着:儿子开学住校去了,先生出差不在身边,单位上的工作暂告一段落,无需讲话沟通……天时地利人和,此时不守更待何时?当即决定,21号持戒!

  心情雀跃欢喜,也诚惶诚恐。

  我把与八关斋戒相关的文章看了三遍。接着,群发短信给亲近的家人、同事:“明日持戒,全天止语。”再四处向守过戒的师兄求教:“师兄,不坐卧高广大床岂不是必须打地铺了?我家所有床都超过一肘了……”师兄答:“戒条是这样的。”于是,我把书房的单人被褥搬到儿子房间,在床尾打了个地铺。也目测了家里所有的椅子,都超过一肘,我就告诫自己,当日若要坐,只能坐在地铺上。

  前一日晚饭时,我告知公婆明天要守戒,早晚开饭都不用招呼我,明日我也不说话。婆婆问:“你上班怎么办?”我微微一笑,告诉她请放心,已经提前通知了同事,明天工作时可以不用说话。婆婆又问:“那明天晚上我给你准备点粥吧?”我又笑了:“中午以后我连水都不能喝,更别说粥了。总之,明天您俩都不用理我。”

  当晚,我做了一些家务,准备好课诵集、上师法相和《清凉山上》一书。万事俱备,只等受戒之日的到来。

  凌晨4:00,闹铃一响,我就麻利起身,沐浴、洗漱、到佛堂供水、供灯、供香、顶礼。4:20进入频道时,达森堪布已安坐在法座上。看到视频中的堪布揉了揉眼睛,又想起拥措法师曾说过,达森堪布在为我们授戒前需要提前一两个小时自受戒,那一刻,我的心底涌出浓浓的感恩之情。

  4:30,准时开始,我望向上师的法相,照片里的上师正盈盈笑着,慈悲地看着我……心下暖暖,我第一次守持八关斋戒就在照片中上师的注目下,达森堪布和法师的指引下开始了。

  我们按照仪轨念诵到大悲咒时是5:30,困顿和饥饿之感涌上来,真想躺倒睡一觉啊!当念完大悲陀罗尼长咒和短咒、21遍百字明、六字大明咒时,我看了看时间,六点多了。后来的21遍观音祈祷文完全不熟悉,体力也是不支,不知不觉中我躺倒睡了过去……醒来时,耳边已响起了《神变月愿文》。我不禁惭愧自责:下次守戒得早点睡啊,这一次虽然得到了戒体,但没有圆满念诵仪轨。

  受戒结束后,我又去睡了一觉。之后我才起床、洗脸、擦日常护肤品,完全素颜,我终究没去描那少了小半截的眉毛。到了单位,同事默契地没跟我说话,只是比划、点头示意。中午11:30,想到水也只能在这一座喝,我带了两个大杯子直奔食堂,将点菜写在手机上。我高估了自己集中饮食的耐受力,饭菜吃完,俩大杯绿豆汤进肚,我就感觉已经快撑爆了。12:15,把剩下的绿豆汤勉强喝下,赶在12:17正午之前漱口完毕。

  午餐后,为避开同事,也为缓解难受的胃涨,我坐电梯到地下三层,在车库里一边持咒一边溜达,念诵了2000遍莲师七句时,感觉舒服多了。回到办公室继续默默持咒,刚坐下,忽然想起座椅可能超高了,立刻起身将座椅调至最低,与肘平齐。

  午后的办公室,安安静静,特别适合阅读《清凉山上》。

  下午,大领导忽然造访,径直走来问我:“上周那事结果怎样了?”我愣了几秒,昨天想着大领导一般不找我,就没跟他说持戒止语的事,这会儿显然不宜沉默,于是,我简短答复了三句话,没超过20个字。大领导看我没有详细阐释的意思,就离开了。

  因为是工作日,我没有按照上师的要求关闭手机,所以,当看到手机里推送了一篇佛课推荐文时我就点开了。背景音乐是《天空之城》的曲子,淡淡的旋律甚是契合读书气氛,于是,转发后我又特意打开页面让其循环播放……大约过了三两分钟,忽然!我意识到音乐歌舞也是八戒之一啊,忙不迭关了页面。这算不算破戒呢?我的确是对这曲子起了贪恋之心。前一晚还有师兄提醒我别哼歌别听音乐,我回复说只会念咒,也好久不听音乐了,没想到,偏偏就在这一天对这音乐有所迷恋。怪不得上师要我们在守戒时关闭或远离手机呢,上师遍知一切!

  习气啊,我深深忏悔……

  那日是周一,很多部门要开会,恰逢下班的点儿,平日见不到的同事在那时很容易碰面,加上我近日减肥效果卓著,清瘦了不少,自然就引起了几位女同事的关注。当她们靠近并热情跟我打招呼时,我只好带着歉意的笑把手机奉上,上面写着:抱歉!今日守持八关斋戒,全天止语,不便交谈。

  一路持咒回家。到家后,我没有跟公婆打照面,默默去佛堂倒水、供灯、供香,再进屋坐在地铺上安坐。

  17:50有一点饥饿感,我停止念咒眯了一小会儿。

  傍晚,我开始参加二十一度母赞共修。不知为什么,那一句句经咒在那一晚显得格外动听,而我那轻快的心就像冲破了云霄,法喜萦绕,欢欣愉悦。更不可思议的是,我止语一整天,全天只吃了一顿饭,丝毫没觉得憋闷难受,也没有难熬的饥饿感,而且,念诵经咒时口舌生津、持续生津。

  共修临近尾声时,又是习气使然吧,我忽然就有点儿得意忘形和飘飘然,念着念着,就歪身躺倒在地铺上,一副放逸模样。口里念着白度母长寿心咒,心里却美滋滋地想:嗯,多念度母心咒会使人漂亮。心念刚这么一转,忽然觉得自己的脸有点方、有点木,嘴巴虽仍在念咒,但好像越来越僵硬、越来越沉重。这种感觉持续了十几秒,我立刻意识到自己错了!赶紧起身正坐,对着上师法相调整发心默默忏悔。上师还是那样慈爱地看着我,很快,一切恢复正常。

  这是一种示现吗?我想是吧,只是小小的一个杂念回转,那电光火石间的感受却叫人惊恐害怕,看来,恒时看护好自己的身语意是多么重要!

  晚九点左右共修结束,我不禁感慨,跟着大家守持八关斋戒一点儿也不难啊!慈悲的上师,请戒律清净的达森堪布做我们的授戒师,又安排两位法师陪伴、引导大家,将我们一天的学修日程安排得妥妥当当。因为有上师的摄受和加持,像我这样第一次守戒的弟子,虽然有懈怠,也有不足,但在持戒中能保持清醒的觉察与内观,能发现自己的问题,能及时猛厉地忏悔,这一切都是无比珍贵的体验和收获!

  第二天凌晨五点,当我再一次被闹铃叫起参加百字明共修时,窗外天光微亮,戒体已解除,我第一次守持八关斋戒顺利收官。

  上师说:“持戒最重要的是要有意乐,通过持戒远离热恼,心得清凉。自己欢喜愿意,不是被逼迫的,也不要抱着吃苦受罪的心态去受戒。”

  我在心里发愿:弟子下个月、下下个月、以后的每个月,只要条件允许,我都会守持八关斋戒。感恩上师!顶礼上师!愿上师知!

  后记:

  8月21日,我守持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八关斋戒,感触太多,所以,花了好几天,一点一点地写,又一遍一遍地改,啰啰嗦嗦、事无巨细地把那一天的经历记录下来。

  佛法僧三宝永不会舍弃我,我也绝不会再离开……因此,下班不回家,特意赶在今晚完结此文,以纪念这一生中最最温暖的相遇。

  弟子  希阿措

  2017年8月28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