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一袋巧克力的加持

  有天慧觉法师叫住我,递给我两盒润喉糖,说是上 师留下的,让转交给慧灯法师和我。

  上师临行那几天,夜以继日地忙于法会等各种事宜,仍不忘叮嘱慧觉法师转交两盒小小的润喉糖。

  前段时间一次短短几分钟的拜见,上师想赐给我一些吃的,恰好手边有一个布兜,把里面的东西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递过来说:“这是巧克力,你拿去吃。”我低头双手接过来,心里还盘算着回去跟道友也分一分。

  回到住处,我打开布袋,看了看:哇,好大的巧克力,还是白色的,肯定很好吃。我总是那么贪心,心里美滋滋的。

  然后伸手掏出来一块,正准备往嘴里送,享用上师的恩赐。

  可是等我看清这个“巧克力”,马上停下了手。

  不是巧克力,是香皂。

  我连忙把每一块都拿出来仔仔细细地看,是一样的——家用香皂,小巧、可爱,的确像是大一号的白巧克力。

  可是怎么吃得下去呢?

  而这种迟疑,似乎让我错过了什么。

  这么一件事,我沮丧了好久。并不是小题大做,的确,生活中的一切,都大有深意。

  我丝毫不怀疑这袋“巧克力”在某些人面前是可以食用的,即便他们看到的是香皂。唉,果然像玛尔巴尊者说的,以后再鲜有米拉日巴尊者这样的弟子了!

  对于各教派祖师们师徒父子间沟通彻底的心,我的确非常希求,也不断地反观和责问自己。是什么障碍了我看到、吃到“巧克力”?我不断地祈祷,不断地忏悔。

  “我们认为自己相当开放,没有多少分别心,可当 上师吩咐我们去做什么,第一反应仍然是要判断, 有时还会因为不认同而犹豫或拒绝。不是说我们不信任上师,而是无始以来形成的习气,遇事一定要作评判,稍有不顺就要反弹。问题就在这里。”上师在《走出修行的误区•上师和弟子》中如是开示。“问题就在这里”,不评判、不反弹说的是安忍。且不说别的修行,说得对自己不留情面一些,我们甚至没有能力和信心去真正地“安忍”上师的教言。那个更为隐蔽的自我,令自己失望极了。我并没有全然做好准备,准备接受上师的加持。也并没有毫无保留地对待,对待一切可能出现的因缘。说白了,我更愿意听“自己的”话,运行着“自己的”思维模式, 期冀着“自己的”生活方式。

  就像一则公案中的那位上师,摄受作为小偷的弟子,让弟子把自己偷光。这让我想到在灌顶法会上,在弟子们跟着上师念诵发愿供养身语意和依教奉行的诵词后,上师会再再地强调:“对灌顶的上师要观察、要有信心,供养自己的身语意并不是别的什么意思,真正的上师也不希求弟子们什么,好好地依教奉行去行善、去解脱就是供养。”每每听到这样的教言,我都惭愧得要掉眼泪。因为,用很多事来观察自己,自己做得并不好。

  如果我们有足够的心力,表面上供养的是身语意的善行,其实更是那份根深蒂固、难以推翻的“我执”。上师说布施的精髓是舍弃贪执,如果把供施作为一种修行,那么我们上供下施一分,就会舍弃一分的贪执。一样的道理,供养了“我执”,也就是渐渐舍弃了“我执”。

  我想到上师回忆法王如意宝的一句话:

  “他是什么都能包容的。有时对弟子旁敲侧击一下, 过后他都似乎会于心不忍,恐怕话说重了伤到人心,总要格外慈爱地安抚一番。”

  上师是把法王的“勿扰他心”做到极致圆满的。他总是这么善加守护弟子的心,通过一些不经意的小事,不着痕迹地帮我们改变习气,指出修行的不足。但只有当自己的心准备好了,能够意识到问题,并且真正愿意去改变的时候,才能感受到这些无处不在的调化。所以,上师的加持从不虚耗,因为他知道每个弟子的心。

  有次拜见,上师手中忙着其他的事。我等在一旁,心里胡乱想着要不要祈请一件事,其实这件事想了很久,但始终没有勇气开口。突然,没有任何征兆,上师低头对我说:“算了弟子,算了。”我吓了一跳,愣愣地对着上师点头,说:“好的上师。”

  心中多日的郁结,当下烟消云散。

  感恩上师润物无声的加持,弟子受益无尽。继续祈祷, 继续忏悔。

  在“巧克力事件”过去几天之后,有天拜见,上师似是无意,指着地上一袋食物,说:“弟子,你看看这个袋子里有什么啊?你拿回去吃。”

  我打开一看,一盒巧克力

  拥措卓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