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人间有味是清欢

细雨斜风作晓寒,
淡烟疏柳媚晴滩。
 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
蓼茸蒿笋试春盘。
人间有味是清欢。
——《浣溪沙》

       这是北宋文豪苏东坡的一首《浣溪沙》,我在十几岁豆蔻年华之时初次读到,就喜爱得很。尤其最后一句,字词是那样简单,可是有种说不出的清丽淡雅, 实在妙不可言。那时候,只是觉得,苏轼先生真可爱呀,这首小令真可爱呀,把我彼时的少女心哄得好欢喜,让蝉鸣乱耳、燥热难耐的夏日多了丝丝清凉。

  时隔多年,当我也有了一点点浅薄的经历和见地,才明白那看似轻描淡写的一首宋词,实则苏大才子过尽千帆后的了悟,是旷达,是温柔,是和解,是放下。人世间林林总总,最有滋味、最值得怀想和珍记的并非那些排场盛大奢华但实际上空洞无痕的经历,反而是一些静雅温馨的小事,比如与家人同啖茶饭,与良友月下促膝,与自己和悦相待,与青山相看不厌,乃是清欢。

  有一年冬天,我和朋友们在美国西部自驾游。我们从洛杉矶出发南下,一路风光旖旎,驱车驰骋于无边的旷野、苍茫的沙漠、壮阔的峡谷、瑰丽的朝霞、 纯净的星空,好像所有世俗的烦恼压力都可以被大自然的美景催眠,不饮酒也自醉。在某个岑寂漆黑的夜色中疲劳驾驶了数小时后,我们突然看到远处的大片天空映射着斑斓明亮的光,像奇异的海市蜃 楼,视觉效果迷幻非凡。车上的四个人才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始此起彼伏地兴奋尖叫“Las Vegas ! Las Vegas !”我们差点忘记了计划中重要的目的地 是举世闻名的赌城——拉斯维加斯。出发前的约定 就是和“狐朋狗友”一起在这个世界上最奢靡的享乐主义乐园,好好放纵一把,潇洒走一回!

  拉斯维加斯以顶级酒店业著称,规模惊人的赌场就开在皇宫般的各大酒店里。既然要充分体验,我们一天换一家,百乐宫、四季、美高梅、凯撒宫、巴黎、威尼斯人......住遍了维加斯的酒店,当然也赌遍了各种局。那里没有白昼,夜晚才是快乐的圭臬,锦衣华服的男女亢奋地穿梭于金碧辉煌、灯红酒绿、劲歌辣舞的午夜赌场,不知今夕是何夕,也忘了自己是谁。

  我也在纸醉金迷中狂妄沉沦。直到第四日,一阵撕裂般的头痛让我从宿醉中惊醒,几天下来昼伏夜出、 颠倒黑白、不见阳光的生活彻底扰乱了生物钟,再 加上旅途劳顿和大量饮酒,我的身体和心理都开始感到病态的不适。不想拂人兴致,于是强打精神和伙伴们去吃维加斯大名鼎鼎的 Buffet(自助餐),然而面对肥甘厚味、珍馐饕餮,我却食欲全无,只觉味同嚼蜡。后来,在拐角处看到一家不起眼的中餐馆,我央求店家煮了一碗清水面条,放上两根青菜,别无添加。在纸醉金迷的赌城,独自坐在角落安静等候一碗素面,那竟然是我后来的回忆中,在拉斯维加斯最惬意的时刻。

  在西方国家英语文化中,拉斯维加斯被称作“Sin City”,意为“原罪之城”。在这里,人性的所有贪婪、欲望、险恶、丑陋都被无限制地认可、纵容和满足,一切都是极致放大的。这让我想到了古代商纣王和妲己的“酒池肉林”,历史虽已消逝了千年,世俗人却总逃不出轮回的诱人陷阱,仍然贪嗜着荒淫奢靡,乐此不疲,浑然不觉,无从解脱。

  “此乃苦,汝当知”,若不是那一阵突然的头痛,若不是那一碗质朴的素面,我不会从拉斯维加斯的至乐幻梦中醒来。这大概就是佛陀言教的“变苦”,它以物质享受、欲望满足、欢声笑语、无度自由为外衣迷惑众生,实则是非常凛冽凶狠的苦,麻木着我们的神经,侵蚀着我们的心。释迦牟尼在成佛前,是宠冠天下的悉达多王子,他是否也曾有过一场欢宴后的宿醉?是他教诲世人, 财色名利为苦为空。

  《小窗幽记》有叹言:“安得一服清凉散,人人解醒。”在我离开拉斯维加斯之际,它闪烁的霓虹依然照亮天际,如同我到来的时候。这座建造于荒芜沙漠中 的城市,被称作奇迹,然而揭开面纱之后,我看到的是一只可怜的沙漠困兽,除了拥有欲望,它什么也没有。

  后来友人问起拉斯维加斯,我说:“是个特别的地方, 不过好像不太适合我。对了,你有没有听说过苏轼的一句词:人间有味是清欢......”

  YUKI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