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孤独是丰盛的

  一直觉得人们生而孤独。对于孤独的迷思一度困扰着我,无论何等欢聚一场,事后总归清清冷冷。直到最近,有一位颇有情趣的朋友提供了新奇的文本 解读——其实“孤独”两个字拆开看吧,有小孩,有瓜果,有走兽,有蚊蝇,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子口,熙熙攘攘,人味十足。

  我实在是很喜欢这个可爱的解读,“孤独”好像一下子就变得热闹丰富起来,充满了生机和趣味。只是简单换个角度,事物就变成了相反的朝向,辩证对待,看似两极对立,实则可以融通。不知仓颉在造字之初,是否就暗藏好了玄机?于是在“孤独” 二字之中白描了一幅灵动美妙的景致。

  2016年有一部纪录片叫做《我在故宫修文物》,短短三集,低调播出,却意外获得极高赞誉。它的叙事平静悠扬,讲述几位手艺人在故宫里面从事修复文物的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传统技法和陈旧工具穿过了千年,伟大与平实相遇,热忱与从容相遇,神秘与有趣相遇,饱含文化传承的温度。匠人是孤独的,却有非凡丰盛的心灵,与世隔绝,仍不失十足的张力和魅力。

  有一位江南女子的生平,也以孤独为底色。樊锦诗,长在繁华的黄浦江畔,是才学过人的北大才女,却在 25 岁毕业那年,千里迢迢奔赴黄沙漫天的大漠深处,在敦煌莫高窟一守就是半个多世纪。古稀老人穷尽一生,研究和守护着举世无双的莫高窟佛教艺术,今时才因她辉煌的奉献和成就渐渐走入大众视野。无人解语,无人作伴,她耐着世人难以想象的孤寂却不惧孤寂,因为她的眼中是古代壁画上浩瀚的盛景:庄严的佛陀、慈悲的菩萨、曼妙的飞天、 精美的佛国......

  叔本华说:“没有相当程度的孤独,就不可能有内心的平和。”那么,是不是每一个最终实现了内心平和的智者,在明心见性的开悟之前,都曾经受过相当程度的孤独?在他的修行道路上,有过多少时日的孤独静思,每一刻都是对自己的叩问;有过多少步履的踽踽独行,每一步都是对真理的求索。

  在我知道或不知道的深山中,有多少隐姓埋名的清修者,择一崖洞就坐定了四季流转,春花开,夏雨至,秋风拂,冬雪落。没有锦衣玉食,没有香车宝马, 没有迎来送往,只有且孤且独。是世间无可超越的孤独了吧,那么彻底,那么纯粹,那么透彻。可是他们心中是无上清凉的信仰呀,有浩如烟海的佛经,有看得清方向的明路,有十方三世诸佛的指引,有越来越圆融无碍的自在,好丰盛。

  反观我们的世俗生活,哪有必要去矫情和敏感于“孤独”?若不是对自己太在意,怎么会闷闷不乐?我感到惭愧,也感到释然,便也像闭关的修行人那样,放下纷纷扰扰的杂念静坐,忘记一切思维,忘记所有感受,忘记呼吸,忘记身体,然后天地开阔融于心,蓦然入定。

  于是,孤独变得好欢喜,丰盛得如同容纳了整个宇宙。

  悦颀

  图片来自网络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