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青草下藏着度母花

  看见H师父,我是害怕的,偶尔下楼梯遇见她,我总是给她让出一大段距离——躲着她走。

  害怕她看我不如法,拦住我,将我数落一番。

  这并不是没有缘由的。

  在商店发心,我们大都住在宿舍。

  年纪与我相仿的一位师父,一日清晨穿着夏天的内裙跑到隔壁宿舍说话,这一幕恰巧被H师父看见了。于是,H师父将那位师父一通数落,一连数落了好几天,小师父实在是不堪忍了,于是和她顶嘴。这一顶嘴,事情更严重了,她们去管家那里理论起来,当着很多人的面,H师父毫不留情地又将小师父数落一番,最后小师父只好磕头道歉。

  自那以后,大家都对H师父“敬而远之”,连话也是不敢多说的,我也是其中之一。

  日子在一段时间里趋于宁静。

  大家各自闻思修行,时光似乎在修行中变得凝练而美好。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后厨发心不久,我的右手得了轻微的风湿。师父们慈悲,将我调至楼下打扫大厅。打扫大厅手不用直接接触水,亦不需要搬货物,有利于手的恢复。

  但打扫大厅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因面积格外大,垃圾也格外的多。

  一日,上师的课结束后,我匆匆回到商店,拿起大扫帚,开始一番清洁。

  H师父恰巧值日,一个人打扫楼梯。

  地面在清扫中一点点地由垢转净。望着渐渐洁净的地面,我长舒一口气,着手下一步工作——拖地。

  我准备去三楼打水,忽然发现楼梯口上放了大半桶清水。

  是留给我用的吗?

  H师父早已打扫完毕,楼梯干干净净,看来是特意留给我的。

  我确认后,怀着吃惊又感激的心情拖着地。

  因为我的手依然疼痛,提水很不方便,那大半桶水的确给了我很大的便利,如雪中送炭。

  翌日,H师父又供养商店几把扫帚,高粱秆做的,很容易把地面扫净。她还特意给我使用的那把穿了“衣”——把柄处用布条细心缠好。

  这把看起来极为普通的扫把,极大地提高了我的工作效率。

  用它来扫地,我心里暖暖的。

  我感激极了,特意买些好吃的去找H师父,想当面向她表示感谢。

  听着我的道谢,她一如平常严肃的表情,不苟言笑,甚至看起来冷冷的,也没有为了搭理我而放下手中活的意思。

  我只好拿着东西,悻悻地离开了。

  入夏以来,一直下雨,那日忽然天晴,阳光格外的好。一个童心未泯的道友,一个人跑去西山看花,拍了很多花的照片。各种各样的花:红的、白的、黄的、紫的、多瓣的、单瓣的……好看极了。

  她说,这些花的名字她都不知道,只知道最后一张照片上花的名字,而且还是觉姆告诉她的,叫“度母花”。

  度母花?

  多么亲切、温暖,像度母妈妈一样。

  我一看照片,一朵粉紫色的小花从一堆青草里探出,花瓣纤细柔软,鹅黄色的花心,温和、美丽至极。

  其实在汉地,它叫“紫菀花”,雏菊科。

  紫菀花亦或度母花,一如它的名字一样,清雅、温暖、寂静。

  它让我联想到了H师父,不苟言笑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柔软、温暖的心。搬货时,无论对方是谁,她都会默默地跑向前去搭一把手,予人方便从不声张……

  上师说,菩萨会化现成各种形象去利益众生、饶益众生,所以我们不能用外表去评判一个人。

  我想H师父一定就是菩萨吧……

  弟子  圆莺

  于2017年7月 

  图片来自网络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