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我遇到了那个能够把我唤醒的人

别人眼中的幸福

  中学六年里我过得非常辛苦,除了吃饭、睡觉、练乐器,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学习,每当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都会告诉自己:再咬咬牙,考上了大学就什么都好了。后来,我真的考上了,但是生活还在继续。高考并没有像幼稚的我所期待的那样神奇地把以后的日子变成坦途。我从去年开始为毕业做着准备,投简历、上论坛看资料、穿着不合脚的高跟鞋参加无数的笔试面试……每天焦头烂额、心急如焚,负面情绪积攒多了的时候我偶尔会和身边的人发发牢骚:好担心找不到好工作。

  别人眼里的我和自己眼里的我是不一样的。我生长在大城市,家庭条件不错,父母恩爱;从小成绩优异,课余时间演奏乐器。后来,我考上了名牌大学,也不需要离开从小长大的城市。大家都说,我是幸运的,找工作不担心户口,还有好看的学历,什么都不用发愁。这些言语让我越来越迷失,不是因为骄傲迷失在我已拥有的东西中,而是陷入了深深的困惑:为什么我的幸福都是在别人的眼里,而我自己却感受不到?

  后来,慢慢地,我明白了每个人都有愁事,各不相同,当我们看到别人拥有了自己求不得的东西时,会想当然认为他好幸福!他似乎不用愁!但是对方往往有我们没有想到的其他烦恼。那么是否可以证明,当我们有一天也拥有了当初羡慕别人的那些东西时,也会有新的烦恼?因为我们总是贪婪地想索取,从不满足。我经常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想到深处便会觉得细思极恐,因为大多数的时候,我真的感受不到自己是幸福的,有一种麻木的感觉。

  我从没有看到已经拥有的东西,因为我总是在追求别的东西的路上。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追求揣度他人。我想要一个苹果,他手里就有一个,他还有什么好担心呢?殊不知,他正在为得不到香蕉而苦恼。这是人的本性吗?

我眼中的羡慕

  事实上,我也常常羡慕别人。很多人拥有开朗阳光的性格、得心应手的社交能力,他们在哪里都可以很快地融入环境,善于结交新的朋友并享受其中的乐趣。而我则不太爱说话,不善于社交,平时喜欢独处,待在自己的世界中,聚会时的主要活动就是安静地吃饭,有时会让自己陷入尴尬。所以,一直很希望自己在为人处世上能变得洒脱、不拘谨。我也羡慕那些与人相处自由随性的人,能够不那么敏感细腻。反观自己,好像总是被束缚在一个厚厚的壳里,在意别人的看法,因此说话做事小心翼翼无法放开手脚。为此,我一直不喜欢自己的性格,很难接受自己。

  这些消极的思绪在脑海中存在得久了以后,不禁让我开始思考:什么是快乐?按照世俗的标准,我是不是应该快乐呢?别人认为我拥有一些东西好幸福,于是他们替我快乐了,与此同时我也在替别人快乐,想象着“我如果也这样就太好了”。

  找工作的日子里我和身边同学聊了很多,心中的困惑却更加强烈。这些年正赶上房价疯涨,每个人奋斗的动力似乎被前所未有激发了出来:努力学习考高分上名校,为毕业找工作增加筹码;毕业后当然要努力找到一个解决北京户口的工作,努力挣钱为首付、为学区房奋斗……每天面对这样普遍存在的逻辑,我不禁思考,有了孩子呢,是否他也会加入这一场无休止的战役中?

  “竞争力”这三个字愈发频繁地被提起,好像成为了衡量一个人价值的标尺,每个人都在努力为自己争取更多的竞争力。我们看似是自由的人,但其实完全无法主宰和控制自己的命运,掌握控制权的是一股无名的神秘力量。

  我不是觉得不应该努力奋斗,而是不想让自己忘了为什么,不想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循环,总是想弄明白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我到底该为了什么而奋斗?是不是不断追逐更好的就是生命的意义所在?如果有一天挣了足够的钱,买到了房子呢,就一片坦途了吗?还是会有新的问题出现,还会有新的需求,那时我会满足吗?如果问题不在于外在的事物而在于我自己,那么如何从根源上明白、解决它呢?想不明白这些问题,我总是很难找到方向,为了“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而忙碌着度过每一天,虽然也可以很充实,但心里空,那些问题一直存在,我知道骗不了自己,总是觉得这样下去似乎哪里不对劲,有什么关键问题没有解决,但一时又说不上来。

那个把我唤醒的人

  去年底,妈妈从外地回到北京,告诉我她在希阿荣博堪布座下皈依了上师三宝,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于是有了第一次翻开《次第花开》,于是,一个慈悲的出家人的脸庞映入了我的视线中。今年寒假,不知道因为什么我有长达两周多的时间闲在家,找工作告一段落,论文有了阶段性成果,学校的课程也基本结束,那段时间里我的心境出奇地平静,人也踏实了许多。于是,在家里的书房找了一个阳光明媚的角落,每天只做一件事:读书,读一位叫做希阿荣博堪布的出家师父的书。就这样,我以两三天一本的速度一口气读完了师父所有的书。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觉得不可思议,我知道,那一定是佛法的加持在润泽着我。后来一位师兄说,读过师父教言的人,很难会不生起信心,总会有那么几句话直达他们的内心。现在想来确实如此,信心的种子也在那时悄悄在我的心里深深埋下了。

  我终于明白,原来我的那些困惑、烦恼是真正肉眼可见的轮回中的遭遇啊!就像师父在书中说的那样:“轮回不是指一个地方,而是心的状态。”原来问题真的出在自己身上!每个人都在希求自己没有的东西,在追逐和竞争中变得麻木。然而,向外索取永远无法填满我们内心的欲望,越索取越空虚,越来越不快乐,渐渐迷失,忘了自己为什么出发,只能一味奔跑在没有出口的循环里。

  而我在为人处世上的瞻前顾后、担心自己受到否定,原来究其根源是一个叫“我执”的东西在作怪。希望自己不要这样、要改变,觉得自己不够好、想再好一点,这就是由我执引发的深陷轮回之苦!我很想救自己。

  终于,今年二月,我来到成都,见到了师父,成为了真正的佛弟子。我到现在都忘不了和师父待在一起的场景,时常细细回想,生怕漏掉其中的任何一个细节。上师可能感觉到了我的拘束和紧张,开玩笑地问我:“你觉得师父是外向还是内向?”说罢爽朗地笑了。突然间,我感到我遇到了那个能够把我看透、能够把我唤醒的人。永远都忘不了,我跪在师父面前,他俯下身摸着我的头,直视我的眼睛,他的目光里有一点点笑意,温柔,十分坚定,仿佛在告诉我什么都不用怕、不用担心,他都懂,我的一切烦恼、期待、欢乐、痛苦,都可以悉数交给他,融化在他的目光里。在师父的身边,时间好像被调快了。

  在家看书的那段时间,每每读到扣动心弦的句子,我总在心里暗想: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帮助师父做些文字性的工作就好了,让更多人看到这些文字,如果他们曾与我有同样的困惑,那么答案就在这里啊!没想到师父真的给了我这样的机会。于是回到北京,在师兄们的带领下,我开始了一些简单的工作,因此有了更多和师兄们接触的机会。他们的温暖、随和、善良,还有为师父弘法利生事业不计一切的付出,深深地感染了我。不知道自己积攒了什么样的福报,才会认识这样一些可爱的人。和他们相比,我做的还太少了。

  皈依后,通过闻思,很多事情有了答案,我的烦恼、羡慕,所有这一切都是自己为自己设置的障碍,我亲自给予了它们颠倒、伤害、束缚我的权力,还深陷在其中不能自拔。于是我开始有意识地观照自心,每次掉进情绪之海的时候都能意识到,念经能让自己回到当下。通过听课、共修,我慢慢看到了同时存在在心中的正念和妄念,虽然两军交战时通常是妄念占上风,但是我终于看到它了。想要解决它,谈何容易,但我不是一个人了。

  原来,曾经那些看似“虚无缥缈”的想法、追问,不是没逻辑的混乱思绪,它们是有答案的,而皈依让自己离“真相”更近了一些。一切于我而言不过是刚刚开始,前路漫漫,皈依不止是起点,而是整个修行。感恩上师三宝没有放弃我,在茫茫众生中找到了我。我将永远跟随大恩上师,永远将佛法作为自己内心的依怙!希望所有受苦的众生都和佛法结缘,找到答案。

  弟子 根荣措

  完稿于2017年5月23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