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讲堂 > 普贤讲堂 > 三戒浅释 > 经文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三戒浅释》第二十九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上节课首先为大家介绍了大臣五定罪,其中前四条和国王五定罪的前四条是一样的,而第五条是摧毁舍宅等处所。

  如果以嗔恨心毁坏舍宅、村落、城镇、都市等处所,则犯了大臣五定罪中的摧毁舍宅等处所这条戒。因为一切城市、聚落、房屋、舍宅等建筑都是有生命的众生所共有的,是他们的受用物,作为入大乘道行者不应损害众生的受用物而令他们产生苦恼。

  从对境来说,按照藏文版佛经的观点有五种对境,即舍宅、村落、乡镇、城市、都市,五者中随一。而汉文版佛经里面,只有国、邑、聚落、舍宅四个对境。

  从动机来说,观念是于对境作无误想。发心是以嗔恚等烦恼心一心一意发起破坏都市、村落等的意乐。

  加行是采取各种各样的手段,譬如放火、水淹,或挑起战争、用武器去破坏等等,现在有些做房地产行业的人也需要反思一下,有没有造下过类似的罪业。自作或教他作都属于本罪的加行。

  从究竟来说,在房屋建筑受到破坏以后,即犯根本罪。具体来说,按照对境的不同,此罪可以分为四个或五个根本罪。

  从果报来说,若违犯大臣五定罪其中一项罪业,此人之前所修习的一切善根全部烧燃,远离安稳处,失去人天安乐,堕入到恶趣中。那些乐于破坏村落、令他众恐怖者,即使从地狱出来后转生为人,内心也会常常感到恐怖。所以今生除了多加忏悔之外,也可以多行持放生等无畏布施之善法。

  接下来讲了平凡人八定罪,第一条是对非法器说甚深法。

  对于那些未曾以“有为法皆无常”等道理修炼自心的初发菩提心者,过早地宣说远离四边八戏的大空性,而他们不能马上接受这种观点,从而生起邪见,舍弃菩提心,转而慕求声闻道,这样传法者就会犯下平凡人八定罪中的第一条根本堕罪。

  违犯这条戒的对境包含两个方面,即所对境和所说法。所对境,是指没有善修内心,但已发世俗愿行菩提心者或受菩萨戒者。所说法,是指宣讲甚深正法,包括二转法轮、三转法轮宣说之法,当然密法也在其中。

  从动机来说:观念,于对境作无误想;发心,传法者具有未观察对境是否堪为法器而宣说甚深法要之发心。若已经观察法器并认为对方不会排斥空性,结果传法后事与愿违,最终对方从大乘道中退堕,在这种情况下,传法者是不会犯戒的。

  加行即是自己亲口宣说甚深广大之法句。

  从究竟来说,闻者听到大空性等法要,深生恐惧,退失大乘世俗菩提心,并发下只求自己解脱的声闻乘心,这样说法菩萨就会犯下这条戒的根本罪。如果听法者为具有行戒的菩萨,因听闻空性法而生恐惧,退失世俗菩提心,该闻法菩萨也会犯菩萨根本罪。

  般若空性虽然是能够彻底断除轮回痛苦的妙法,但空性法是很深奥的,必须要具备相应的根器,才能领会修习。就好像药品不对症,对病人反而有害一样,若不观察其根器,随便宣说空性甚深法要,很容易导致对方损坏善根,甚至堕入恶趣。所以,佛陀也是按次第转法轮。首先第一转法轮,宣讲苦集灭道、因果轮回这些法要。在此基础上,第二转法轮再宣讲一切万法皆是大空性的般若法门。

  如果闻法者在听闻空性法门后心生欢喜,眼泪直流,周身毛孔竖立,就说明此人必定是堪为大乘空性之法器者。即使达不到这种要求,最起码也是听闻空性法后没有排斥的心态,对这样的人讲空性则不会犯戒。就像我们讲《开显解脱道》里胜义菩提心的修法,有一些人还是听不懂,但他们没有排斥这个法要,这样也是可以听闻的。因为听闻大乘空性法要的功德不可思议,前面也再三引用《中观四百论》说过,听闻空性法要后,若生起合理的怀疑,此人很快就能获得解脱。

  还有一种观察方法是,如果对方生起了因果正见,则可以对他宣说空性法门。

  若初发心菩萨不经观察就对非法器宣说甚深法要,则违犯第一根本罪。其果报是,焚灭之前所修习的一切善根,堕于恶趣,离安稳处,失去人天安乐以及大乘境界,失坏菩提心,远离善知识。所以观察对方的根器意乐后再次第宣讲法要是非常重要的。在密法中也说,在非法器面前传讲密法,则是违反密乘十四条根本戒的第七条。

  下面继续讲解平凡人八定罪中的第二点。

  其二,令舍大乘。

  Ⅰ. 释词

  如《三戒论》云:“退佛果发小乘心。”这条戒是指故意劝说已发大乘菩提心的修行人舍弃大乘,使他生起小乘发心,也就是舍大乘,安立小乘。

  寂天论师在《大乘集菩萨学论》中引用《虚空藏经》云:“复次初行菩萨,发如是言:‘汝不能修习六波罗蜜行,亦复不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汝应速发声闻辟支佛心,汝可速得出离生死。’乃至如前所说,是名初行菩萨第二根本罪。”

  在已趋入大乘道的初发心菩萨面前故意宣说“你即使行持六度也无法获得圆满佛果”,令其退失发心,之后又继续劝他说“你应该修持小乘声缘果位,必定能出离轮回”,或者说“学大乘非常困难,要在多生累劫当中行持六度万行,太累了,还是学小乘吧”,或者说“众生是度不完的,世界上有那么多众生,你还是去修小乘先度化自己吧”,或者说“学大乘经典没有用,学小乘《俱舍论》《阿含经》、别解脱戒就可以了,这样能很快获得涅槃果位”,如果此人听了这番话后,舍弃大乘而去学习小乘,此时你便犯了菩萨根本戒。

  如印度生慧论师所著的《入行论大疏》云:“若遮无上正等菩提,令他发起小乘之心,是名第二。”即第二根本罪。

  《大宝积经》里也提到:“菩萨亲近恶知识故,能于善根增恶远离,作是言:‘何用如是发菩提心?生死长远,苦恼无量,往来五道,值无难难,值诸佛难,净信复难,虽得值佛出家复难。汝今得值无难,勿复还失。汝于诸佛,未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善根未定,不得涅槃,轮转五道。’是人闻说是已,心则退没,于菩提道懈怠不乐。富楼那,菩萨有是初法,退失菩提成声闻乘。”

  意思是说,菩萨由于亲近恶知识,将会退失善根增上恶业,比如有恶知识对他说“你为什么要发菩提心?生死长远,苦恼无量,流转五道,远离八难、获得人身那么难,值遇佛陀生净信心那么难,出家就更难了,你如今获得珍宝人身,千万不要错失了,现在你并未得到诸佛的授记,善根不定,修习大乘难以证得涅槃,最后还是要轮转五道”,而此人听闻这样的说法,就心生退大乘法之意,对菩提道生起懈怠心、不欢喜心,以此退失菩提,变成声闻乘。

  《瑜伽师地论》也说:“又诸菩萨所遇善友,终不劝舍增上信欲受学精进方便功德,而复劝修下劣信欲受学精进方便功德,所谓终不劝舍大乘劝修二乘。这里的受学精进是接受佛的教导并精进修行,方便功德是指修法时要借助持戒、不放逸、修持禅定等方便以获得功德。菩萨所遇到的善友,永远不会劝导自己弃舍以增上的信心意乐去受学精进方便功德,而劝导自己以下劣的信心意乐去受学精进方便功德。也就是说,如果对方是善友,永远不会劝你舍弃大乘而修学声缘二乘。若菩萨遇到有人劝说自己舍弃大乘修学二乘(声缘乘),那此人肯定不是善友。

  事实上有些人适合学大乘,有些人适合修学小乘,如果一口咬定“你一定要学哪一个法门”,这是非常危险的,不是容易犯舍法罪,就是容易违犯这条戒,或者这两条戒都违犯了。所以,菩萨不能遮止他人趣入大乘,也不能教唆他人退失菩提心而发小乘自度之心。

  Ⅱ. 犯缘

  A.    对境

  这条戒的对境是已趣向佛道者,即是已发菩提心入大乘道之人,至少是发了愿菩提心的人。

  B.    动机

  观念,于对境无误想。发心,是明知对方已趣向佛道,而生起故意遮止其入佛道之心。也就是怀着一种想让对方从大乘道中退出,想使对方心中的菩提心、菩萨戒都失效,这样一种恶劣的发心。

  这里要注意的是,如果只是劝大乘行人修小乘佛法,守持小乘的别解脱戒等戒律,而没有令其退失菩提心的作意,则不属于犯戒。

  大乘人行持大乘道,对声缘道应该有取有舍:对出离心与人无我这一部分,我们应该接受,把它作为修道的基础;而对于另一部分——声闻缘觉求自我寂灭的发心,不要说圣者菩萨,就是连凡夫初发心者也不应该去学。

  所以如果有人劝你舍弃大乘发心,那么此人就有毁犯这条戒的可能,但如果只是劝你修习小乘的出离心等法要,守持小乘的戒律,而并没有要你舍弃大乘发心的意图,那就不属于犯戒的范畴,这一点希望大家一定要明白。

  C.    加行

  通过语言挑拨,或采用任何其他手段把对方赶出大乘道。

  诸如告诉对方说“你这样的人学修大乘佛法,学布施、持戒、忍辱等六波罗蜜多不会获得成就,干脆不要学大乘佛法了。你还不如去学小乘佛法,这样很快会断除烦恼而获得成就”,或者说“发大乘心很麻烦,上根者要三大阿僧祇劫,中根者要七大阿僧祇劫,下根者要三十三大阿僧祇劫才能成佛,修习小乘的话一世或者三世就获得解脱涅槃了。你还是跟我学小乘法吧”,或者说“你度自己都很困难,更不用说去度众生了,众生刚强难化,你度化不了的”,或者说“你这个汉族人不懂藏文,学密法不可能成功的,还是学小乘吧”,或者说“学密法要一地或八地菩萨以上才能修学,你不适合学密法,学小乘法很适合你”,或者说“加行没有什么,还不如学习小乘,你看,很多人在南传佛教里修禅定修得特别好,行为威仪特别庄严”,说了此类言语后,如果对方从大乘道中退堕,我们就会犯菩萨戒,

  还有些人说:“你不要学大乘了,如果你去学小乘,我就以广大财物好好供养你。”诸如此类通过一些手段令别人退转发心。特别是获得灌顶,受了菩萨戒以后,这样说就很麻烦。

  D.    究竟

  通过语言等遮止,使对方退失大乘菩提心,并发小乘心,则教唆者犯菩萨根本罪。

  但如果对方没有听从自己的话,没有从大乘道中退出,则教唆者也没有彻底犯戒。

  菩萨不能遮止他人趣入大乘,不能使他人退失菩提心而发小乘自度之心,自己同样也不能退失大乘心发小乘心。

  凡夫众生在刚刚开始接触大乘佛法时,信心不稳固,对法没有产生定解,这时候稍微听到一些挑唆的言语就认为大乘法义深奥难解,要修持很多苦行,以此导致从大乘中退堕,其实这是不了解大乘法门的殊胜所致。

  发菩提心而趋入大乘道,其殊胜功德在之前讲解菩提心时已经详细地讲述过了。依靠菩提心,可迅速摧毁宿世所积的罪业,于短时期积聚如海的福德资粮。末法时代的众生,被恶业力所逼迫,常有“罪恶力大极难挡”之感,如果生起了真实菩提心——胜义菩提心就不用说了,哪怕在生起世俗菩提心的一刹那,罪业就会如秋霜遇到烈日一样,刹那消尽无余。就像寂天菩萨所说“刹那能毁诸重罪”。因此修习大乘法,虽然看起来有些困难,但依靠殊胜的菩提心,一切修行都会变得顺利而任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如果不依靠殊胜的大乘法,而是进入以求自利为主的小乘法门,要想忏罪积资,困难程度可就大得多了。

  比如在《百业经》里面记载的基本上都是小乘行者的公案,其中有些人对僧众、圣者造恶口的罪业,虽然他们当时依靠小乘法门尽心尽力地作忏悔,但是仍然无法获得完全清净,最后还是感受了可怕的恶报。如果是进入大乘,依靠发菩提心的殊胜大悲智慧,这些恶业完全可以忏除清净,而且只要如理如法地去行持,就不会再感受罪业的苦果。在小乘中属于定业的罪障,通过大乘的殊胜方便,可以转为不定业,乃至消尽。

  在积累资粮方面,大乘行人发菩提心等方便法之殊胜,也远远超胜小乘法门。生起菩提心,不仅可以在一刹那积累巨大的福德,而且在行菩提心生起后,纵然在放逸、昏沉、睡眠之中,福德善根仍然会不断地增上,乃至得佛果之间也不会毁坏,而在小乘中没有这种积累资粮的方便。与大乘相比较,小乘行人积累资粮如同步行,而大乘行人积累资粮如同开飞机一样,可以迅速高效地圆满资粮。

  在证果的快慢方面,印度善天论师与慧源论师都说:“大乘道之证果远比小乘快,无有菩提心摄持的修行善法,要证得出世的解脱,其速度很慢。”

  法王如意宝也说:“这样的珍宝菩提心,是轮回涅槃一切善妙之法的源泉,是所有利乐的唯一因。有了这颗菩提心,就能无余灭尽三界一切众生的痛苦,轻易成办一切安乐善妙资粮,这是慈悲的佛菩萨历经多劫观察分析得出的结论,根本没有一个法的功德能胜过菩提心。”

  《入行论》里说:“佛于多劫深思维,见此觉心最饶益。”佛在多劫当中深深思惟,就知道在各种法门中,菩提心最能饶益众生,没有比菩提心更为殊胜的法要了。

  了知这些殊胜之处后,我们应当对大乘生起大欢喜心,而不应轻易听信一些不如法的言词而对超胜二乘法的大乘道生厌倦。《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云:“是故当知宁为菩萨迟证无上正等菩提,不为速求堕二乘地。”作为菩萨,宁可推迟证得无上佛果的时间,也千万不能为了早点解脱而堕入二乘声闻缘觉的果位。

  《梵网经菩萨戒本疏》引用《大般若戒品》云:若菩萨设殑伽沙劫受妙五欲,于菩萨戒犹不名犯。若起一念二乘之心即名为犯。”也就是说,受持菩萨戒者,即使长劫享受五种妙欲,也不算是违犯菩萨戒;若生起一念的声闻、缘觉二乘之心,则违犯菩萨戒。

  《摩诃止观》引用《大智度论》说:“宁起恶癞野干心,不生声闻辟支佛意。”这里恶癞,是指恶疾;野干,即是野狐。此二者臭秽不善,比喻心之险恶。修行人宁可生起此等恶心,也不能生起声闻缘觉二乘之心。

  《佛说梵网经》也提到,如果菩萨生起二乘心,乃至相信外道恶见、邪见,犯轻垢罪。如云:“若佛子,心背大乘常住经律,言非佛说,而受持二乘声闻、外道恶见、一切禁戒邪见经律者,犯轻垢罪。”

  《大乘修行菩萨行门诸经要集》中,佛陀告诉海慧菩萨说,若有魔障现前,令菩萨远离菩提道,劝其退失大乘之心,或者有外道贪执利养,修习邪行,令菩萨远离菩提正道,菩萨也不会被他们所转。因为菩萨已经悟入正行,心不散乱,不离菩提。即使魔众化现为佛身,菩萨的心依然不会退转、动摇。如果有大力邪魔对菩萨说:“你不具足大力,无法行持大乘菩萨道,最终也无法依此成佛,应该速速舍弃这个重担,菩提佛果难以求得,而世间有无量难忍痛苦,那些已入涅槃的小乘行人现在已经感受无比的快乐,你作为大丈夫也应该速速发心趣入小乘涅槃道。”正当菩萨被劝退时,菩萨仍不舍正念,心里想:“我一定会坐在菩提树下究竟证悟成佛,我一定会降伏邪魔军队,我一定会成就无上正等正觉,转大法轮,在三千大千世界宣演佛法,劝请一切众生发大菩提心,令无量众生成就菩提,若一切诸佛圣贤,了知我的诚心、我的菩提行愿,我今日以此菩提心而宁愿忍受屈辱,却不敢欺狂一切诸佛贤圣及一切众生,更不能欺骗自己。”菩萨就是这样摄心安忍,不退大乘,不断菩提心宝。如果能发起这样的菩提心宝,就能发起忍辱波罗蜜多,也能发起不退精进波罗蜜多。

  《入行论》也说:“佛子虽逢难,善增罪不生。”这点我们在经典和祖师大德的传记当中也可以看到,持守大乘菩提心非常坚固的修行者,在修法过程中,遇到各种违缘——无论是病痛、诽谤,还是无衣无食等——都不能使他消极堕落,退失菩提心,反而更为精进,增上善法功德。

  《大方便佛报恩经》记载,佛陀往昔在因地时也曾发大愿:“假使热铁轮,在我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于无上道。”虽然遭受各种艰难困苦,但宁舍弃生命也不会舍弃菩提心。

  我们看本师释迦牟尼佛的传记就知道了,佛陀在因地时,无畏地面对一切损害,转一切违缘为道用,始终不退菩提心,行持六度万行,终得圆满佛果。希望大家有机会好好看一看全知麦彭仁波切的《释迦牟尼佛广传》,现在也有汉文版的,这对自己修学佛法有很大的帮助。

  米拉日巴尊者的传记中也记载:尊者在山中苦行时,无衣无食,身体虽越来越虚弱,但他的出离心、菩提心越来越强烈,善业愈加增上。

  汉地的高僧大德虚云老和尚,在一生修道中,虽遇过许多危难,但从来没有舍弃过菩提心;还有清定上人,把二十余年的铁狱监禁,转为利益众生的闭关修行,悲心、信心等善法功德更为增长。

  还有现在仍住世的梦参老和尚,他在1941年进藏学习佛法,后来在甘孜因不愿意放弃出家人的身份,被关入狱长达三十三年。

  面对禁锢的牢房,老和尚就想着这是闭关的好地方,门外有军队站岗护法,每天衣食无缺,狮虎不侵。遇到鞭打的刑罚时,他就思惟:“有觉觉痛,无痛痛觉,为什么要在乎这个虚妄不实的感觉呢?”

  在入狱的第二十二年时,老和尚觉得此生可能出不了狱,遂萌生了绝命的念头。此时他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请他讲经说法,这意味着日后可能还有机会弘法,便不再有轻生的念头。在狱中,他经常忆念《大方便佛报恩经》的这句偈颂,勉励自己不要退失菩提心,也为日后重回佛教弘扬佛法坚定了信心。

  这样的高僧大德,无论在印度,还是在汉藏等地,都数不胜数。

  所以,我们如果遇到别人劝自己退出大乘道,也要这样去思惟。作为一个大乘行人就应该有这样不畏艰难、不惧违缘的勇气和信念,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也必定能够获得诸佛菩萨的无上加持。

  其实通过言语挑唆或行为令对方舍弃大乘法,也犯了舍法罪。但此戒和舍法罪也还不完全一样:一方面,舍法的范围比此戒大;另一方面,此戒的究竟需要对方真正从大乘法中退堕,而舍法只要自己说出的话被人听到则破戒。

  Ⅲ. 果报

  在之前的课上也讲了,如果违犯平凡人八定罪中任何一项罪业,则焚毁先前所修习的一切善根,堕于恶道,远离人天等乐,久处轮回,远离善知识。

  其实在劝别人舍弃大乘法时,很容易就会造下诽谤大乘法的罪业。《入大乘论》云:“诽谤大乘法,决定趣恶道。”

  在《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中记载,往昔有人生于毗婆尸如来的教法下,因诽谤大乘正法之罪障,九十一劫流转生死,生于三恶道,转生为喑哑之人,无有舌头口不能言,受尽苦行,痛彻难忍,今生即使获得人身也依然无法言语,这都是源于往昔谤大乘法的业障。

  其三,令舍别解脱。

  Ⅰ. 释词

  如《三戒论》云:“舍别解脱学大乘。”令舍别解脱,是指让他人舍弃小乘别解脱戒而安立大乘。

  在没有任何特殊必要的情况下,对正在修学或者虽未出家但想学别解脱戒的声闻种姓者说:“你学这个有什么用吗?”令其舍弃,之后又告诉他说:“发圆满菩提心,读诵大乘经典吧,依靠菩提心的威力能摧毁一切罪过。”使对方学大乘。这样会违犯菩萨根本罪。

  《大乘集菩萨学论》引用《虚空藏经》云:“复次初行菩萨,作如是言:‘汝何坚持守护波罗提木叉及律仪戒,应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读诵大乘经典,若身语意所集烦恼,不善业报悉得清净。’乃至如前所说,是名初行菩萨第三根本罪。”

  生慧论师在《入行论大疏》中说:令舍别解脱律,说惟发大乘心,读大乘经,便得清净,是名第三。”即第三根本罪。

  有些人本来决定是小乘声闻种性,而且对别解脱戒很有信心,你却对他说:“为什么要坚持守持别解脱戒呢?菩提心的功德、利益、威力非常巨大,你应该发菩提心,读诵大乘经典,它能摧毁一切烦恼、罪障。”当这个人真正听从劝告,舍弃自己的别解脱戒时,你就会犯菩萨根本戒。

  其实,守持别解脱戒与菩萨戒并不矛盾。别解脱戒虽然是小乘的戒律,但只要以菩提心摄持,就成为了大乘菩萨戒的严禁恶行戒,所以,在大乘中依靠守持别解脱戒最终也可以成佛。

  有些人在小乘当中属于不定种姓,如果能够让他转为大乘根机,对他宣说一些大乘的功德,让他逐渐趋入大乘佛法,这样也是可以的。但有些人明明是小乘根机,小乘戒律也守得相当好,你对他讲大乘的功德,要求他一定要舍弃小乘戒律、小乘的见修行果,之后趋入大乘,如果这个人真的这样去做了,那也非常危险,不小心就破了根本戒了。如果这个人的根机还没有成熟,你强迫地将他引进来也不一定起作用。

  有些人对自宗有一种偏执,比如有些学净土宗的人就认为,所有的佛法中自己的宗派是最好的,普摄一切根机,学一个净土宗就好了;有些禅宗行者,认为所有的宗派中他们的修法是最高的;又有些密宗行者认为净土宗不太好,还是密宗好,修密能够即生成就;等等。于是像拉人头一样,一定要让对方进入自宗学习。

  实际上,哪个法适合他,对他来说那个法才是最好的。在自宗宁玛巴当中,大圆满法是非常殊胜的,但这是对真正有缘分的人来讲的。如果没有因缘,也不一定能度化,就像米拉日巴大师刚开始遇到了大圆满的上师,得到的法是大圆满法,但他跟这个法没有因缘,最后依止玛尔巴尊者修持大手印,才获得成就。

  对于没有缘分的人来讲,也许小乘法更加殊胜,大圆满、大手印等不一定能比得上它,因为小乘法能让他获得解脱,大圆满法等不能让他获得解脱。而且,若对密宗没有信心,你强拉他进来修密宗也不能获得成就。

  所以,学习佛法应该有一个自由的空间,实在不愿意学就不要勉强,度化众生应该随缘而转,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解脱道。当然,你可以对他讲一下某个法门的功德、殊胜处,但他原来的宗派、原来所守持的戒律没有必要舍弃。比如有些人正在学声闻乘,你可以给他讲大乘佛法的功德,但是不能讲小乘的过患。

  从我们自宗的角度来讲,认为法王如意宝的传承法脉非常好、宁玛巴的大圆满法非常好,这是自己对自宗法要以及传承上师的一种信心,但你不能让所有人舍弃原来的教法和上师。比如有些人说:“我所学的教派非常好,你来学吧!你原来学的就不要学了。你的上师一点名声都没有,我们的上师名声那么大!”让别人把原来的教法、上师都舍弃了,这样只会障碍自己的解脱。

  当然,如果是大乘种性者,倒是可以尽力劝他学习大乘。但凡夫众生要观察众生的根机和种性,还是有很大的困难,所以,我们不要轻易地劝别人舍弃自己的道路,应该秉承法王如意宝说所说的原则——“莫舍己道,勿扰他心”。这是法王如意宝的涅槃教言,希望大家一定要牢记。

  Ⅱ. 犯缘

  A.    对境

  对境要具备两个条件。第一,对方已经受了不同层次的别解脱戒,比如在家人的居士五戒、八关斋戒及出家人的沙弥戒、比丘戒等七众别解脱戒;第二,对方不但受了戒,而且也在如理如法地持戒。

  宗喀巴大师在《菩萨戒品释》里也说:“所对境,谓如理修学别解脱调伏。”

  B.    动机

  动机分为观念和发心。

  观念是于对境无误想。发心是没有特别的必要而故意发起让对方舍去别解脱戒的发心。

  这里“没有特别的必要”该如何理解呢?虽然说大乘、小乘都有舍戒的说法,但在什么情况下舍戒是有条件的。

  小乘规定,当一个出家人在强力逼迫或某种外力牵制等情况下,如果不舍戒,则不管想什么办法,都不能防止破戒的时候,释迦牟尼佛不但允许,而且要求当事人此时应该舍戒。

  比如居士被外道、国王、盗贼等逼迫与凡夫女人作不净行,否则要取其性命,而该居士又是凡夫,去作不净行会犯根本罪,此时可以舍戒。又比如自己业障深重,烦恼炽盛,他人又作障碍,无法继续持戒,这时可以舍戒。

  智贤律师说此时舍戒有三个必要:一、如理如法舍戒后,条件具足可以再次受戒而得戒体;二、遇到极大违缘时舍戒作非法行,虽然仍获得自性罪,但可免除根本罪;三、如理如法舍戒后,世俗人不会诽谤、讥嫌,如果不舍戒,由于不能对治烦恼和违缘而去作非法行,会被世俗人诽谤和讥嫌。

  戒体就像如意宝一般,如果遇到天灾人祸,我们可以把如意宝送往安全的地方妥善保存,等灾难过后再重新取出来使用,否则,如意宝就会毁坏。同样,我们在遇到极大的违缘时,应该把别解脱的戒体存放起来,以后再如理受戒获得戒体。除此之外,如果不是什么万不得已的原因,不允许舍戒。

  而大乘佛法,则永远不允许舍去菩提心,舍去大乘戒律。如果发了菩提心,受了菩萨戒,之后又从内心舍去菩提心与菩萨戒,那时戒律就会消失,但这是不允许的,是非常大的罪过。    

  大乘佛法从整体的角度不允许舍弃菩提心与菩萨戒,但为了利益众生、弘扬佛法,在必要的情况下,也可以舍弃戒律中的某个条款。不但是在家人,出家人也可以为了众生的利益而舍戒。

  比如说,如果一个出家人终身清净守持出家戒,对他自己的解脱很有利,但对众生却没有太大的利益,甚至是一种损失。如果这个人舍去戒律,选择做国王或大臣之后,绝对有把握带动整个国家的国民学佛,那就很有必要舍戒。在这种情况下,假设有人劝他舍戒,去弘法利生,就不会有问题。如果没有这样的必要,只是故意令其舍弃别解脱戒,就会违犯这条戒。

  C.    加行

  如果菩萨对持别解脱戒者说:你何必持守清净的戒律呢?戒律清净用处不大,只要发起大乘菩提心,读诵大乘经典,由此因烦恼所生的身语意三门一切恶行,都能获得清净,如果这样说就会犯戒。

  在这段话里面,有两个问题:首先,说戒律清净没有意义,是毁谤戒律;第二,也是犯这条戒的根本原因,仅仅念诵大乘经典,不能清净所有烦恼。虽然念经有很大的功德,也可以减少部分罪业,但要清净所有烦恼,还是需要修行。只发菩提心而不受菩萨戒,不修禅定,没有智慧,也不能清净所有罪业。学大乘佛法与持守清净的别解脱戒没有冲突。如果说法者的目的,是想让对方进入大乘,那也没有必要让对方舍弃别解脱戒。若这样说只是一种欺骗的手段,主要目的就是想让对方舍去别解脱戒,就会犯这条戒。

  D.    究竟

  如果对方听从劝说而舍弃别解脱戒,劝说者就会犯戒。如果仅仅是遮止小乘为恶作罪。

  一般情况下,我们也许会劝学小乘的人发菩提心,修学大乘,但不会让别人舍去戒律,所以这条戒也不是很容易犯。

  我们可能不会主动去违犯这条戒律,但有可能在别人的影响下退失自己的道心。人是很容易受到亲朋好友的影响的。阿底峡尊者也说,乃至获得一地菩萨之前都可能受到恶友的影响。全知麦彭仁波切也说过,一个人的行为如何,从他交往的人就可以断定了。俗语也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中说:“即常远离恶知识。”在印度一些大德的讲义中也说了:站在大乘的角度,不仅外道徒和不信仰佛教的世间凡愚,乃至希求自利解脱的声闻缘觉,都是恶知识,我们如果交往、依止他们,逐渐会对大乘产生邪见、退失信心,大乘的善根就会被摧毁。

  我们应该观察自己交往的是恶友还是善友,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好人和坏人在一起,刚开始好人想把恶人提上来,结果好人却被坏人慢慢拉下去。为什么呢?因为在恶和善当中,恶的力量肯定大于善的力量。有些佛教徒也是如此,觉得自己的悲悯心还不错,想度化一些恶人,结果不但没有度化恶人,反而跟恶人同流合污了。本来他每天还有些功课,做些磕头,供一下曼扎,念一些经,最后因为受到恶友的影响,也变得懈怠懒惰,这样的例子在现实中非常多。

  虽然我们在行为上不能随顺恶人,不能跟他们在一起,但在心里面不能舍弃他们。因为我们发了大乘菩提心,无论好人、恶人,还是一般的人,都是要度化的众生。这些人无始以来都做过我们的母亲,对我们有很大的恩德,如果舍弃了恶劣的众生,菩提心就没有了。

  Ⅲ. 果报

  如果我们劝别人舍弃别解脱戒,在犯下平凡人八定罪第三点的同时也犯下了严重的舍法重罪。其果报的严重性在之前的课上已经广泛宣说了。

  《菩萨戒本经》云:“若菩萨如是见,如是说言:‘菩萨不应听声闻经法,不应受,不应学,菩萨何用声闻法为?’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

  《菩萨戒本经笺要》云:“言众多犯,即上文所谓众多突吉罗法也。就此众多犯中,有二分别:一者是染污起,或翻重垢,应向人忏;二者非染污起,或翻轻垢,应自责心。”

  所谓“众多犯”,就是指上文所说的众多突吉罗法。突吉罗即是恶作罪,是违犯比丘戒中最轻微的罪业,包括恶作(身业)和恶说(口业)两种。

  恶作罪又可以分为两种,一种叫染污起,或者翻译为重垢,属于相对比较重的罪业,应该向人发露忏悔;另外一种非染污起,又叫做轻垢,属于比较轻的罪业,不需要找人发露忏悔,只要谴责自心来忏悔即可。

  有人认为小乘都是发心自利的,我们已学大乘佛法,是否可以不守小乘的戒律?这种看法存在很大的局限性。其实小乘行人在不杀生、不偷盗、不妄语、不邪淫、对他人不发嗔心、口中不宣他人过失、不损害他人等守护自己三门的这一点上,和大乘菩萨没有任何差别,和佛陀也没有任何差别。

  而大乘行人在小乘的基础上,发菩提心守持菩萨戒,或密宗行人守持三昧耶戒,自己的三门不但不损害有情,还积极饶益众生,如不杀生且放生,不偷盗且布施,不嗔恨而忍辱等,运用众多方便去断恶行善。总之,小乘戒律是大乘戒律的基础,也就是说,一位大乘戒律守持得很好的佛弟子,他的小乘戒律必然守持得更为出色。

  有的人认为小乘法太低了,不值得修学。可如果修行人的相续中没有以出离心和清净的别解脱戒戒体为基础,菩萨戒及三昧耶戒又从何谈起呢?只有在小乘的前提下,才有可能一步一步地往上走,修学显密大乘,受持菩萨戒和三昧耶戒,最后才会得究竟解脱。

  所以,大乘行人的“舍小向大”,“舍”的是小乘的“自度”的发心,并不是“舍”掉小乘的戒律。因为小乘的戒律被大乘菩萨戒所含摄,是大乘戒律的基础,小乘行法被大乘行法所含摄,是行持大乘的共道。

  随着密法的弘扬,越来越多的人得到灌顶,获得了密乘戒,但好些人认为修学密法不用守持小乘的戒律,对小乘的戒律不屑一顾,这实在是谬误。

  虽然小乘行人的发心是为了自己脱离轮回而守护戒律,密乘行人则是为了普度一切众生而受持戒律,两者在发心上有很大差别,但外在的行为取舍却没有差别。

  藏传密宗各派的大德对小乘别解脱戒也特别推崇。莲花生大师曾经说过:后世的修行人,行为要遵循小乘,应分别持守出家或在家的别解脱戒。实际上,修大圆满者需要守持总的誓言,而这总的誓言也包括了别解脱和菩萨戒,这些戒条都是不相违的。

  云丹嘉措尊者在《自性大圆满支分决定三戒论释》中说:“因乘上下的共同戒为别解脱戒,菩萨乘与密乘的共同戒为菩萨戒,二下戒在此处说为无上密乘灌顶的分支。……无上密宗总的与特殊的誓言中,总的誓言具足了别解脱戒、菩萨戒以及密宗外续的所有誓言。不仅如此,而且以前未曾受过别解脱戒与菩萨戒的金刚持(密咒师)在获得灌顶时也会具有别解脱与菩萨戒。”

  因乘就是声闻、缘觉、菩萨乘。修学大乘的菩萨同样应该守持小乘的戒律,在此基础上发菩提心守持菩萨戒;密乘行者在守持大乘菩萨戒的基础上再守持三昧耶戒;而具足别解脱戒和菩萨戒的行者在受持密乘戒的同时,别解脱戒成为密宗的严禁恶行戒,菩萨戒成为毗卢遮那佛的誓言,所以,别解脱戒和菩萨戒是大圆满的支分。

  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说:如果一分善行的戒律都未受持,菩萨戒和密乘戒就无法受持。比如一个人连不杀生这一条戒都做不到,那他是没有受持密乘戒的资格的。这在很多密续论典当中也有宣讲。

  《集乐寂静续》云:“别解脱与菩萨戒,事行瑜伽续之中,宣说所护任何戒,即是共同总誓言。”这个教证说得非常清楚,别解脱戒、菩萨戒以及密宗外密的事续、行续、瑜伽续当中,所要守持的一切戒条均为总誓言,必须守护。

  又如颂云:“别解脱戒菩萨戒,集于持明内戒中,无余皆为我所摄。”持明内戒就是三昧耶戒。以前在学院人不是很多的时候,法王如意宝在灌顶前都让弟子站在经堂外面,皈依、发心以后,要念诵三遍这个偈颂以表示对上师承诺:从现在开始,我会好好地受持别解脱戒、菩萨戒、密乘戒,请您允许我进入密宗坛城接受灌顶。念完后,法王如意宝才允许这些弟子进入经堂。如此一来,具足大平等誓言的持明者相续当中自然包括了三乘一切戒律。

  还有的人这样认为:自己学的是无上大圆满,不是小乘和大乘显宗,纵然破了居士根本戒和出家根本戒,也仍然可以调伏自相续的烦恼,也可弘法利生,不会堕入恶趣。

  这种观点并不如法。学密法的人破了小乘和大乘的根本戒,若不忏悔清净,不但得不到小乘和大乘的殊胜出世间果位,更不可能即生成就无上佛果。密乘的《文殊根本续》中有明确指出:“佛说破戒人,修密不得成,不入涅槃城,城边亦不至。”修学密宗却破戒者,无法进入涅槃大城,连相似的成就也无法得到。

  《圣三律仪经》云:“故当随顺如所宣说别解脱戒。迦叶!若思违背别解脱戒,即思违背佛力无畏。若思违背佛力无畏,即思违背去来现在诸佛世尊所得菩提。”这部经中也明确指出,不要违背别解脱戒,否则不可能获得菩提佛果。

  没有任何教证显示,破戒之后未忏悔清净可以不堕入恶趣。在宁玛派自宗历代传承上师,比如嘎饶多杰、西日桑哈、莲花生大士、布玛莫扎尊者、无垢光尊者、全知麦彭仁波切及法王如意宝等都没有说过,修学密乘的人,在失坏了大小乘根本戒之后,还能成就。

  《普贤上师言教》中讲过:一切上师无上的大悲心就是摄受弟子、传法灌顶,使弟子知道取舍的学处;如果弟子破了根本戒又想依靠上师三宝的加持,死后不堕恶趣而往生佛国净土,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因果不会错乱空耗,虽然上师三宝有大悲心,也无法改变他的命运。

  有些人不懂得道理,就觉得:“哎!我的上师特别殊胜,是哪位菩萨或哪尊佛的化身!我破点小乘根本戒或大乘根本戒也没有什么!”这样就违背了因果规律,想往生净土是不可能的。

  总之,别解脱戒是密乘和显宗大小乘行人所应共同受持的戒律。三乘法要均是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恩赐的对治烦恼的正法甘露,我们不能妄加取舍。大乘显密弟子必须同时修学小乘的法要,具备小乘的功德,而小乘修学人也最好能进而修菩提心进入大乘显宗和密宗。

  今天就讲到这里。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请解释令舍大乘的含义,并说明这条戒他胜罪的犯缘。

  2.如果有人劝自己退出大乘道,你会退出吗?为什么?

  3.请解释令舍别解脱的含义,并说明这条戒他胜罪的犯缘。

  4.为什么不要轻易劝别人舍弃自己的修行道路?

  5.关于舍戒,大乘和小乘有什么不同的观点?

  6.请说明令舍别解脱的果报。学大乘显密佛法是否可以不守小乘戒律?为什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