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信心之源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最初读《佛子心语》的时候,我看到一篇文章,大致内容是:作者的父亲依靠对上师的信心使癌症本应有的剧烈疼痛奇迹般地没有出现,一个学佛的中医说他很适合修上师瑜伽。从此,“上师瑜伽”就在我心里播下了种子。我又在《次第花开》中读到上师关于上师瑜伽的完整开示,其中一段话更是让我对上师瑜伽产生了无限的向往——“上师瑜伽是一切教法的源头,直指诸法实相,虽是无上究竟法门,却易懂易行,随时随地都可以修持。”

  这么好的法,我急切地想学修。首先就遇上了观想的问题,我应该观想哪位上师呢?上师在书中讲了明确的标准,让我可以直接确定就观想自己的上师。另一个问题又来了,观想哪个形象呢?那时还不知道有唐卡法相,面对上师那么多相片,我不知该选哪个,也不知道观哪个部位、怎么观。不要紧,马上就要见到上师了!

  第一次见上师是在一个房间里,上师没有坐在座位上,而是背靠着椅子腿坐在地上,面对着我们四五个人,一一询问交谈。我向师父提出了自己的问题。第二天,我收到了师父的短信,他一一回答了我的问题。对于观想上师的方法,师父说没有一定之规。我顿觉晴空万里,同时也感受到了师父的收放自如,我就是要找这样的师父!

  之后,了解上师瑜伽成了我的一个“执着”。我在书里找、网上搜,一见到学佛多年的师兄就询问:“上师是法身佛,这应该怎么理解?普贤王如来与诸佛是什么关系?形象是金刚萨埵,本体是上师,究竟是怎样体现的?我应该怎么想、怎么观?”上师就是我们的自性,我们的法性,多么玄妙的东西啊,我无法企及,日用而不识,好在我找到了这位让人倍感亲切的上师!

  上师瑜伽将我们与上师连接。这样的连接通过与上师的相应来达到,与上师相应,也即上师瑜伽,而上师瑜伽的核心则是对上师的信心。我需要并且渴望培养起对上师坚定而圆满的信心。

  当我遍寻老师而不着,从心底里向释迦牟尼佛祈求的时候,我看到了微信里师父的系列文章,这是我一辈子读过的最好的文章!我坚信,师父就是释迦牟尼佛给我派来的老师。但是,即使信心再大,与上师相应还相距甚远。现在回头看,刚皈依时自己是多么傲慢、自以为是、狭隘,还有那么多偏邪见!但幸运的是,一开始我就了知到“上师瑜伽”,并意识到与上师相应的重要性,所以从一开始便下定决心把自己交出去,放下成见,随学上师,听上师的话。

  单说放生,皈依前若干年,我经常看到有人在我们家附近的河边放生,一群人围在一起对着河水念念有词,那时我觉得好笑,他们花钱费力把鱼买来倒进河里又被不远处的人钓起来,折腾什么呢?尽管抱有这样的认识,我还是积极地参加了放生。在两年多的放生过程中,我还学到了其他很多东西,特别是跟师父一起放生的经历,更是让我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也受到了深刻的教导。师父干起活来毫不惜力,也不怕脏,把沉重的泥鳅箱端起来从车上卸、往水里倒,念仪轨也毫不含糊。有一次在船上念仪轨时我以为师父要跟我说什么话,赶紧凑过去听,师父示意我专心念,此后上课或其他时候念诵时我经常想到这个场景,不由得就集中了注意力。又有一次放生牦牛,站在路边人群中专心念仪轨的师父突然停下来,跨出一步去提醒旁边的一个师兄,原来这位师兄的脚踩到了一尊半成品佛像的底部。这让我想起了学内加行皈依时有关皈依佛、礼敬佛像的学处,一方面我为自己不能学以致用而感到惭愧,另一方面也认识到师父将佛法内化到起心动念和言行举止的程度,这不正是师父对弟子“手把手”地教吗?两年多后的现在,我对放生再也没有抵触,只要能参加便一定会去,还劝别人也来参加。有时实在为难或者想偷懒的时候,我便会想,说不定就因为我这次没去放生而让某个众生错失了解脱的机会,于是便义无反顾地去了。这说明自己有点儿慈悲心、菩提心了,这可是大收获啊!如果没有师父的带领,没有努力学修上师瑜伽,菩提心离我肯定还有十万八千里。

  修上师瑜伽,就是时时意念上师,将一切看成上师的示现。或许因为与上师有宿缘,或许因为上师的加持力强大,我做到这样并不太难,因而也初步体会到了与上师的相应。去年去扎西持林的时候,心里打定主意不做发心工作,准备一心一意补功课、补念金刚七句祈祷文,没想到刚到第一天就处处碰到让我发心的提示,文殊殿、被服组、卫生间等到处都需要帮手,我当时都铁着心躲开了,可后来突然想到:“怎么能这么做?说不定是上师在教导我呢,我还是乖乖听话的好。”最后选择去打扫厕所。收获是出人意料的,我不仅克服了怕脏的心理,而且基于男女厕所不同的使用情况,我也思考了佛陀对男女修行人区别对待的合理性,另外还收到了那么多师兄的感谢,其实应该是我感谢大家给了我这个机会。后来师父在大经堂开示时专门说了发心与修法的关系,我感觉就像是说给我听的。

  有了修上师瑜伽的心,就可以发现,师父的所有示现都另有深意。皈依两年多来,我两次上扎西持林,两次参加百日放生,两次参加讲考,不管怎样,第二次与第一次都完全不同,心里预期被一次次打破,最后只剩下“无常”二字在心,上师总是有意无意地教授着我们佛法。

  记得第一次去扎西持林,我待了近一个月,只要师父在,几乎天天都能遇到师父,有时一天会遇到几次。师父总是忙忙碌碌,但总不忘询问弟子在山上的食宿情况、学修情况,或开个玩笑。前期我在厨房发心,但因为我干厨房的活儿特别不在行,而且在家里就特别讨厌进厨房,面对着那么多不如意的事,心中有些沮丧。一天傍晚,在厨房做完事后我去图书馆,远处迎面出现了上师,师父招手让我过去,开口就问:“想回家了吗?怎么回事,你不认真了吧?”活了五十年,所有熟悉我的人,包括父母、老师、同学,甚至朝夕相处的先生,没有一个人会说我不认真,他们都一致认为我是个认真踏实的人,而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常常会马虎,会得过且过,做事会功亏一篑。有人说,能指出弟子毛病的上师是最好的上师,我再次庆幸自己的福报,同时也常常由衷地感激师父指出了我一辈子的大毛病。此后,每当我想敷衍了事的时候就想起师父的批评,努力往认真的方向做。去年第二次上山,待了十一二天,除了在经堂看见法座上的师父外,在院子里一次都没碰到过,不能说不遗憾,好在这一次我没遇上什么不开心的事。放生和讲考,也是类似的情形。这一方面让我意识到要分外珍惜与上师在一起的机会,另一方面,通过对比也可以看到自己的些许进步。

  修上师瑜伽,增强对上师的信心,少不了经常意念上师的功德和对自己的恩德,为此需要积极地投入到上师的各项弘法利生事业中,比如参加课程学习、共修、放生、法会、各种发心工作以及多多拜读上师的著作和教言,等等。只有这样才能更多地了解、依止上师,深入体悟上师的意行,感受上师的功德、恩德和加持,这也是我的切身体会。

  记得最初皈依时,看到“大恩上师”的称呼,我觉得“大恩”二字特别空洞,甚至认为是弟子们对上师的奉承和吹捧,后来随着对师父依止的深入,我自己也体悟到师父的恩德用“大”这一字也不足以表达。如果没有师父,我不会皈依,遇到师父前十几年学佛信佛,就是不想皈依,不想要任何形式约束自己,而师父的一句话“不皈依就算不上佛弟子”,让我迫不及待地找师父求皈依。

  如果没有师父,我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系统地按次第学修佛法,两年多时间学到的东西比过去十几年还多;如果没有师父,我不可能陶醉在念经诵咒和守持八关斋戒的梦想生活中;如果没有师父,在学佛修行的路上,我不仅不会离出家人那么近,可能连道友们也不认识,终其一生只能孤单郁闷,半途而废。师父不仅激励我精进,法师、师兄们也采取各种措施鞭策我前行,所以我在修行解脱路上取得的任何一点儿进步都应该归功于师父的加持。

  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个规律,就是依止上师时间越久,对上师的信心越大,这说明什么问题呢?一方面足以证明师父的具德具相,另一方面也说明增强对上师信心的途径就是长期稳重地依止和随学上师。我专门留意过,有一点非常难得:上师对所有的弟子都平等对待,不论是新皈依的弟子还是皈依多年的弟子,不论身份、职业、贫富、美丑……不论亲疏远近,一律公平对待,不让任何一个人生烦恼,这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

  我们是何其幸运!上师不仅为我们创造了一切修学佛法、集资净障的条件,还陪着我们一起学修,把时间、精力和智慧给予我们。只要弟子们修行需要,只要弟子们欢喜满意,只要弟子们能增上对三宝的信心,没有什么不可以!事实上,师父的任何形象、动作、显现,都能深深打动弟子们的心,增强弟子们的信心。

  同时,师父身体力行,时时为我们做着示范。通过师父对法王如意宝恭敬承事的事例,我们也能了知学修上师瑜伽、培养信心的标准。

  说了这么多上师瑜伽,但我却一直等着前行课程学完以后再好好学修,所以对它的具体修法还不完全了解,甚至不太知道怎么祈祷上师。我总是想起师父回答记者的那句话,如果生命只剩24小时,师父会把全部时间用来祈祷自己的上师。我希望有一天能完全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真想知道师父是怎么祈祷的,祈祷些什么,我希望自己最终也能这样!

  几天前,我开始写这篇文章,正在琢磨上师瑜伽的时候,上师通过网络念诵《无垢忏悔续》等传承,在临结束时又传诵了法王如意宝的上师瑜伽,并且对如何观想上师——形象与本体等问题做了详细的说明,解答了我长时间的困惑。记得曾经也发短信询问了上师一些关于修上师瑜伽的问题,上师回短信的时候给我发送了《神变月愿文》,那天是2015年3月5日,也是《神变月愿文》发表的日子。两年多后的今天,我想我得到了完整的答案。

  愿弟子与上师的心越来越相应!

  弟子  扎西曲措

  完稿于2017年4月20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