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普贤上师言教·浅释 > 文章查看

《普贤上师言教 · 浅释》第七十一课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历代传承大恩上师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分为两个科判:甲一、闻法方式;甲二、所讲之法。

  所讲之法分三:乙一、共同外前行;乙二、不共内加行;乙三、往生法。

  不共内加行分五:丙一、诸圣道之基石——皈依;丙二、趣入最胜大乘——发殊胜菩提心;丙三、清净违缘罪障——念修金刚萨埵;丙四、积累顺缘资粮之供曼茶罗与顿然断除四魔之古萨里——积累资粮;丙五、自相续生起证悟智慧之究竟方便——上师瑜伽。

  我们已经宣讲完第一个部分“诸圣道之基石——皈依”。第二个部分讲到“趣入最胜大乘——发殊胜菩提心”,菩提心是成就无上正等觉佛果之因,因此,发起菩提心非常重要。在皈依和发菩提心的基础上,大乘修行人还要净除相续中成就佛果的障碍,所以第三个部分讲到“念修金刚萨埵”,我们相续中的烦恼障、所知障,包括不好的负面情绪、影响我们修行的障碍等等,都可以通过念修金刚萨埵的方式来净除。第四个部分讲到“积累顺缘资粮”,在成佛道路上,除了要清净业障,我们还需要积累资粮,最迅速、最圆满的积资方式就是以窍诀方式修“供曼茶罗”或者“古萨里”。第五个部分讲到“自相续生起证悟智慧之究竟方便——上师瑜伽”,修持上师相应法是所有修法中一种非常简便的捷径。

  本节课继续宣讲第二个科判“趣入最胜大乘——发殊胜菩提心”中的内容。

  趣入最胜大乘——发殊胜菩提心分三:丁一、修四无量心;丁二、发殊胜菩提心;丁三、愿行菩提心学处。

  趣入最胜大乘的方法,就是发殊胜菩提心。一个修行者,如果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最终决定会成就佛果。所以,发菩提心进入大乘修行,是一切修行中最殊胜的修法。

  发菩提心也有相应的步骤,如何让自己相续中真实生起菩提心呢?首先,需要修四无量心。只有前面的基础铺垫好了,相续中的菩提心才能够逐渐引发出来。

  修四无量心分四:戊一、修舍无量心;戊二、修慈无量心;戊三、修悲无量心;戊四、修喜无量心。

  【戊一、修舍无量心:】

  修舍无量心,就是要对一切众生(不论这个众生曾经是作害过我还是饶益过我)修平等心。为什么要对一切众生生平等心呢?究其根本,除了一些天界和地狱众生是化生,不需要通过母胎出生之外,大多数六道众生都是要经过投胎才能够出生的。无始劫以来,我流转在轮回当中,在轮回中无数次地投生,每一次的投生,都需要母亲带来身体,由此可以成立一切众生都曾经做过我的母亲。因此,我们如果把眼光放长远来看,就会发现一切众生都曾做过自己的父母。所以,我们不要只执着于今生或者眼前曾经给自己做过的利益或者伤害等,要对一切众生生起平等心。

  在平等心的基础之上,就非常容易生起后面的慈无量心、悲无量心以及喜无量心(后面三个科判将讲到如何修慈无量心、悲无量心和喜无量心)。如果舍无量心的基础没有打牢靠,后边的三种无量心也很难真实地生起;或者说,如果相续还处在偏颇的状态中,如嗔恨怨敌多一些、偏袒亲人多一些的话,慈心、悲心、喜心就很难修出无量来。

  所以,从修心的角度来讲,华智仁波切告诉我们先要修舍无量心。

  那么,如何修舍无量心呢?《前行备忘录》中讲了很多窍诀性的修法,可以归纳为:通过先修知母、念恩和报恩,以此引发相续中的舍无量心。

  从知母的角度来讲,如《亲友书》中云:“地土抟成枣核丸,其量不及为母数。”讲到,即使把大地上所有的土都抟成枣核丸,其数量也没有一切众生曾经做过自己母亲的数量多。在我们的分别心中,认为大地非常广大,但只要我们的寿命无限延长,把大地上的土全部取来,抟成枣核大的丸子,应该是有取尽的时候;而众生做我们母亲的数量,却没有办法数得清楚。我们在轮回中不断流转,所以众生做我们母亲的数量就会很多。因此可以成立:一切众生,哪怕是一些昆虫、很小的蚂蚁、蚯蚓,或者夏天的蚊子和苍蝇,实际上都曾经做过自己的母亲。

  那么,做自己母亲的时候,他们曾经为我们有哪些付出呢?这个时候就从知母进展到念母恩这个阶段了。

  如何忆念母亲对我们的恩德呢?从世间和出世间之恩两个角度进行观察,就可以知道母亲曾经为我们付出的有多么深情。

  世间之恩有什么呢?

  首先是生身之恩。

  在母胎中生存的时候,如果不是母亲小心翼翼地呵护,我们就有可能和很多无法出生的众生一样,流产或者是死在母亲肚子里,非常可怜。母亲在怀胎的九个月零十天中,忍受了无量无边的痛苦,流了很多辛酸的眼泪,为我们付出了一切代价;她不顾自己造下滔天罪业(母亲可能会吃一些现杀的物命,或者造一些恶业来滋养腹中的胎儿),也要好好地把肚子里的我们抚养长大。所以,在出生之前,我们已经令母亲造作了很多恶业。我们现在已经了知造恶业会感受痛苦,应该要生起报母恩的想法。母亲在怀我们的时候,通过脐道把所有的营养、身体里的精华,用来滋养我们的生命,让我们的身体得以孕育。母亲把我们带到世间,首先对我们有生身之恩。

  第二个方面是赐命之恩。

  一般来说,羊、马等刚刚生出来,就能够去寻找自己的母亲,去吃奶,逐渐也会自己去寻找草来吃,让自己长大。而人类众生在刚出生的时候,是一副蔫巴巴、要死不活的样子,如果没有母亲的深情抚育和培养,很快就会死亡。人类众生刚出生时,没有自己抚养自己的能力——刚刚出生的婴儿,在饿的时候只会哭,渴的时候也只会哭,冷了也哭,热了也哭……没有其他办法,如果没有对我们有赐命之恩的母亲或者亲人来照顾的话,我们很快就会死亡。如果没有人来关注我们,我们饿了不给吃的,渴了不给喝的,大小便了没有人来帮助清理……我们自己是没有能力来抚养自己成长的。我们刚刚出生的时候,是母亲让要死的没让死,要烂的没让烂,要干的没让干,慈爱地抚育我们,才让我们得以逐渐成长。包括我们在中阴身的时候,如果没有母亲提供栖息之地,我们就只能一直很可怜地在中阴中漂泊,找不到栖身之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样的赐命之恩我们也要报答。

  第三点是母亲有施财之恩。

  我们出生之后,母亲把最好的东西给我们吃,最好的衣服给我们穿,给我们提供床铺,冷的时候给我们盖被子,热的时候帮我们减衣服……这些都是母亲给予我们的恩德。她自己舍不得吃的食物,省下来留给我们吃;舍不得穿的,省下来留给我们穿;哪怕家里有一颗最漂亮的红珊瑚或者一些金银首饰,母亲都会想到要留给自己的孩子用。对一切众生来讲,母亲都有如是的施财之恩,如果最初母亲不给我们衣服、饮食,我们就会命终身亡。母亲在给我们财物的过程中,一心只想多给孩子积累一些财产,不惜去造作各种恶业,哪怕是通过欺骗或者不正当、非法的手段去得到财物也在所不惜。所以,在给我们积累财产的过程中,母亲不但付出了很多辛苦,还在不知因果取舍的情况下造作了很多恶业。母亲对于我们有施财之恩,我们后面也应该要产生报恩之心。

  母亲对我们的第四个恩德是教世间知识之恩。

  母亲教给我们什么样的世间知识呢?我们最开始不会吃东西,比如怎么拿筷子、拿勺,都是母亲一点一点地教给我们的;我们最初不会蹦蹦跳跳,只会爬着往前走,也是母亲扶着我们,一步一步地教我们怎么用两只脚走路;我们怎么穿衣服、系鞋带、系腰带等,都是母亲在教导我们;我们会叫“妈妈,爸爸”,会说“我渴了,我想吃饭”……都是得益于母亲教导我们的恩德。因此,给予我们世间的教导,都是来自于母亲对于我们的恩德,她非常关心和宠爱地把我们一点一点地抚养大。

  我们现在懂得了很多出世间佛法的道理,所以,一方面,要在有因缘的时候,把这些正法讲给自己的父母听;另一方面,要把他们引导入佛门当中,让他们也皈依三宝,成为三宝弟子,这是对父母最究竟的报恩。我们不应该只满足于自己走上解脱路,还应该给自己的父母亲也指明解脱路,帮助他们在有因缘、有条件的情况下能够皈依上师三宝。虽然,我们和父母亲相互之间在这一世成为亲人,有缘分在一个家庭当中生活,但到来世,就不一定还有这样深厚的缘分。有可能今世我们父母孩子之间的关系很好,但是到了后世,由于亲怨是不定的,我们之间也许就会成为怨敌。所以,如果在这一世当中和父母有很好的因缘,最好以善巧方便帮助他们皈依三宝,让他们主动去修行出世间正法,这是我们对这一世有缘父母最究竟的报恩方式。也就是说,把自己最疼爱的父母交到上师三宝这里,让上师三宝作为他们的依怙,是真正报答父母的恩德。

  母亲对于我们还有什么样的恩德呢?《前行备忘录》中说:“母亲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孜孜不倦,呕心沥血,历尽艰难,饱经沧桑,甚至不顾脸皮,用痛苦和罪恶换来的乞讨食物当中,哪怕有指头大小的油脂,她会马上给我,即便只是得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垫子,她也会把稍微结实的地方给我做成衣服或补丁,诸如此类。母亲就是这样以深情厚爱来养育我的。”这里讲到,母亲会把最好的东西(哪怕是当乞丐,也会把她乞讨来的最好东西)给我们,让我们能够吃得好、穿得好,这时她们心里就会感觉很踏实,会这样想:“我自己的孩子过上了好日子,不管我怎么苦都没关系。”母亲对我们的恩德真的是无法数尽,此处抛砖引玉,就提出这一点来和大家共同分享法义,让大家能够忆念起母亲对我们深深的恩德。大家可以在课下不断去忆念母亲的恩德,乃至于在忆念母恩的时候,会数数地流下眼泪。

  我们现在可以缘自己今生的母亲为对境来修念恩之心,但是我们还要把自己念恩的心,逐渐扩展到一切有情众生身上,我们的心量要扩大,要缘一切众生都生起念恩之心,这才是修行无上正法或者大乘佛法的人,逐渐打开心量的修行方法。

  母亲除了对我们有世间之恩外,还有出世间的恩德,阿琼仁波切总结为以下三点:

  第一,要修行正法,需要暇满人身。前面讲到暇满人身非常难得,要具足八种闲暇、十种圆满,要远离断缘心八无暇和暂生缘八无暇,具足三十四种圆满的人身非常难得。如果最初母亲没有在腹中孕育我们,出生之后继续赐予我们生命(我们喝的每一口母乳,实际上都来自于母亲身体中的精华),之后又开始教导我们,那么,我们现在又怎么能获得值遇正法、修行正法的暇满人身呢?这都来自于对我们有深恩厚德的母亲。所以,母亲对我们有出世间之恩,因为赐予了我们暇满人身。

  第二,我们可以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也是母亲赐予的恩德。有人可能说:“我自己发无上殊胜菩提心,跟母亲有什么关系呢?”认为发殊胜菩提心跟母亲没有丝毫关系的想法是不合理的,因为众生是修行人的福田,如果我们不缘身边的众生,首先是对自己有生身、赐命之恩的母亲,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菩提心就没有牢靠的基础,可能很快就会退失。如果我们首先缘母亲生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菩提心就会很坚固。所以,母亲对我们有出世间发菩提心的恩德。

  第三,我们现在已经走在解脱路上,我们能修持正法,来自于最初母亲对我们的教导。不要认为修出世间正法,自己修行就行了,跟母亲没有任何关系。想一想:如果母亲最初没有教导我做一个善良的人,而是教导我做一个无恶不作的人,那么,后面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修持三十七菩提分法、行菩提道等也会很困难。如果母亲没有教导我们做人要行善,发善心等,后面我们在菩提心摄持下修持正法的心也不一定有。所以,母亲对我们有出世间修持正法的恩德。

  总之,获得暇满人身、发起菩提心、修持无上殊胜正法,都来自于母亲的恩德。所以,母亲不但对我们有世间之恩,而且有出世间之恩。对我们有如此恩德的母亲,我们应该生起报恩之心,报母恩最究竟的方式,就是让她也能够皈依上师三宝。

  有的道友说:“如果母亲听从我说的道理,有可能皈依三宝;如果母亲不听我的,怎么说都没办法劝导她,此时该怎么办呢?”我们可以在相续中发殊胜的愿,可以在殊胜的对境上师三宝面前发愿,也可以来到寂静圣地发愿,还可以在佛经、佛塔、佛像面前发愿:愿我的母亲在最短的时间内皈依上师三宝,成为上师三宝的弟子。在诸佛菩萨的加持之下,你的愿力是不可思议的,愿望会如是实现。所以,在没有因缘的情况下,以发愿的方式来帮助母亲进入到正道中修行,也是报母恩的一种方式。我们如果没有办法引导母亲现世走上修行正法的道路,毕竟相互之间有深厚的血缘关系,我们可以发殊胜的愿,再把自己修行的善根功德不断回向给她,如果她还没有出离轮回,我们每回向一次功德,就会增加一分她的善根福报,让她尽快遇到佛法僧三宝,尽快皈依三宝,乃至于没有出离轮回之间,都可以这样来帮助母亲。

  总之,我们要让自相续中真实生起舍无量心。

  舍无量心如何来修呢?《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说:“观众从一至二三,一域一洲至四洲,一千二千三千界,直至一切世间众。”观众生时,可以从一个增加到两个、三个;观地区时,从只观一个村、一个乡、一个镇乃至于一个城市,再逐渐扩大到一个洲,如南赡部洲,再扩大到四大部洲,再逐渐扩大到一千世界、二千世界、三千世界,直至遍满虚空界的无量有情众生之间。初学者观修舍无量心时,先从自己的亲友怨敌开始,达到修量之前一直观修。尔后从一个众生、两个、三个等、自己的城镇直至区域、南赡部洲之间。再后,从东胜身洲到一千世界、二千世界、三千世界,直至所有世间界的众生。最初观修人类,之后同等观想旁生等一切众生。”不管是修舍无量心,还是修慈无量心、悲无量心和喜无量心,方式都一样,都是最初从少量众生开始观起,逐渐扩大众生的范围。这样修,主要是避免如《次第花开》所说:“因为你心中的‘一切众生’只是一个名词,没有具体的内容,或者至少不包括那些你不喜欢的众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强调发愿的对境是逐步扩大的。”所以,从修法角度来说,可以从自己的一个亲人或者一个仇人开始修起,再逐渐扩大范围,这是引导我们生起舍无量心的方法。

  《次第花开》中还说:“我们只有不放弃自己,才会不放弃他人。”如果在修舍无量心的时候,连自己也放弃了,想帮助他人的念头也放弃了,认为这样修舍心就是舍无量心,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只有尊重自己内心的感受,才会愿意去体念他人的感受;只有相信自己觉悟的潜力,才会相信他人觉悟的潜力,并因此走上大乘菩萨道。”我们修舍无量心,修的不是一种平平淡淡的愚舍,而是要在平等心的基础上,对一切众生不放弃,要体念一切众生的感受,要帮助他们觉悟,同时自己也觉悟,这才是真正修舍无量心的方法。

  下面开始宣讲《大圆满前行引导文》的内容。主要是从过去世、今世、来世说明如何断除贪爱、嗔心,生起平等的舍心。

  正文中说:【现在我们这些人与父母有血缘关系,他们对我们的关怀、疼爱令人无法想象。当我们遭受痛苦或不幸的时候,他们比自己出现这类事还要悲伤,实际上这全都是往昔互相加害的宿债在作怪。】和孩子关系最近的父母,总是倍加关怀、疼爱自己的孩子,可以说是无所不至。比如在天气很热时,虽然孩子处在凉快的地方,享受着幸福的生活,但如果母亲没有和孩子在一起,就会时时刻刻惦念着:我的孩子现在生活怎么样啊?会不会热到啦?会不会没有吃饱、穿暖、睡好啊?母亲总是希望跟孩子长期在一起,如果不分离就最高兴了,就可以一直关怀和疼爱自己的孩子。《次第花开•冬日札记》中,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也讲到了母亲:“我后来长年在外求学,不再像小时候成天给她添堵,却让她流了不知多少思念和牵挂的眼泪。”同理,我们可以推及到自己的母亲,比如自己离开母亲去外面上大学、去外地工作了,父母都会非常担心,就盼着孩子逢年过节回家看一看;有空的时候,就会打电话给孩子,问候一下有没有生病,有没有心情不好等等,母亲对孩子各种各样的关怀,简直无法想象。

  “当我们遭受痛苦或不幸的时候,他们(父母)比自己出现这类事还要悲伤。”我们觉得自己已经很痛苦了,但父母知道后,会更加悲伤。但是,华智仁波切告诉了一个我们在生活中很难了解到的实相:这些悲伤,“全都是往昔互相加害的宿债在作怪”。如果往昔没有造下过相互伤害的业缘,今生也很难发生这种情况——孩子遇到痛苦的时候,父母比自己遇到还要悲伤;虽然我们这一世互敬互爱,但是来自于往昔相互加害的结果。因此,在出现任何情况的时候,我们不要过于执着为实有,不要过于贪执,贪执是把我们束缚在轮回中的枷锁。所以,我们作为子女,一方面要孝敬、随顺父母,另一方面,也不要过度贪爱父母。

  正文中说:【如今成为自己怨敌的这些人也是同样,他们在往昔的世世代代中没有谁不当过自己的父母。就拿现在来说,虽然自己将对方看作势不两立的仇人,可是他们也不一定对自己有害;尽管自己将他们看成怨敌,但对方也有不把自己当作怨敌来看待的,就算是将自己视为仇敌,他们也没有能力加害,这种情况也是有的。】虽然在显现上,这一世成为了非常怨恨的敌人,恨不得一见面就想吵架、动手打架;或者见了面,谁看谁都不顺眼,就开始张口骂人,在内心中认为某人就是自己的敌人,到哪儿都跟自己作对,处处看自己不顺眼,他就是自己的怨敌……虽然在这一世显现上是怨敌,但当我们把眼光放得长远,往前看我们的前世、前世的前世以及世世代代时,会发现这些人中,“没有谁不当过自己的父母”。华智仁波切这里用了双重否定的语言,肯定地告诉我们:虽然这一世看上去是怨恨的敌人,但是他们曾经都当过自己的父母。如果他们当过自己的父母,那么他们对我们肯定也有前面所分析的父母恩德。

  他们不但以前对我们有过很大的恩德(因为曾经当过我们的父母),仅仅从今世来说,这些人也不一定真正就是我们的怨敌。华智仁波切对此进行了三点分析:

  第一,“虽然自己将对方看作势不两立的仇人,可是他们也不一定对自己有害”。

  虽然我们把对方当成仇人,但对方实际上可能对我们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比如:对方是我们的怨敌,当我们听到非常不悦耳、谩骂的声音时,会觉得这个人在骂我,这句话是针对我说的,他骂的就是我……但是,如果我们对自己没有那么强烈的执着,如果证悟了空性,就不会觉得对方在作害你。例如,如果是登地菩萨,一个人从他的左边来供养他,另一个人从他的右边一块一块地割截他的身肉,他对这两个人会平等地慈爱,不会认为左边供养的人是自己的亲人,右边割自己身肉的人是怨敌。所以,怨敌能否对我们作害,主要还是取决于我们自己相续中是否有烦恼、我执以及是否证悟了空性。伤害不一定来自于外界,如果还有执着,自我也是伤害的因素;如果证悟了空性,就不会有伤害。所以,怨敌也不一定对自己有害,我们不要把怨敌看成实有。

  第二,“尽管自己将他们看成怨敌,但对方也有不把自己当作怨敌来看待的”。

  尽管我们把对方看成怨敌,但是对方也可能没有把我们当成怨敌。当我们听到不悦耳的声音,或者别人打我们、骂我们时,我们不一定知道对方的发心以及初衷。比如,父母有的时候会整天逼着孩子写作业、做功课。不做的话,一些显得严厉的母亲或者父亲就会批评打骂孩子,孩子当时就有可能把他们当成怨敌。但是,父母是怀着对孩子好、为孩子将来着想、恨铁不成钢的心态下来教导孩子,显示愤怒的形象来调伏孩子。即便孩子把父母当成怨敌,父母也不一定就把孩子当成怨敌来看待。同样,我们不知道佛菩萨到底在哪里,谁也不会在脸上贴着“我就是佛”“我是一地菩萨”“我是佛,是来到人间度化众生的”,有很多佛菩萨为了减轻我们相续中的烦恼、我执,会显现成怨敌的形象来度化我们,不一定把我们当成怨敌来看待。所以,即使我们把对方当成怨敌,对方也不一定就是我们的怨敌。

  第三,“就算是将自己视为仇敌,他们也没有能力加害”。

  虽然他们视自己为怨敌,但是加害的能力非常有限,不一定能够真实地加害我们。为什么呢?因为每个人都有避苦求乐的心态和方法,当遇到痛苦的时候,会自然而然地避免。所以,当怨敌加害我们的时候,我们也有能力去抵抗,他们也不一定有能力伤害到我们。因此,我们对怨敌不要生起一颗实有的心,也不要生起反过来欲加害怨敌之心。如果我们把心量展开,观想他们都是我们大乘修行人发菩提心的对境,愿他们都能够离苦得乐、成就佛果,就会对一切众生生起慈悲的心。

  正文中说:【再者说,也可能依靠怨敌加害的因缘,使自己暂时今生的名誉增上,遇到正法并成办究竟利乐的。换个角度来说,如果自己通过各种方便投其所好顺其心意而说些温存柔和的话,那么彼此之间成为情投意合的亲朋也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怨敌可以成为我们的恩人。

  在什么情况下,怨敌才能成为我们的恩人呢?只有在我们自己缘着正法如理作意的情况下,怨敌才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恩人;否则,如果依然依靠以前的无明习气,沿着自己以往的惯性模式去思惟,怨敌很有可能一生一世都成为我们的怨敌了,下一世是亲怨不定。如果我们缘着正法,完全是可以将怨敌的身份进行转换的,即通过佛法来调伏我们的内心,将对怨敌的嗔恨心、恼怒心转化成对他们的慈悲心,这也是把烦恼转为道用的非常善巧的方便。

  华智仁波切说,这样思惟,怨敌就会成为我们的恩人,对自他修行都会有利益。

  首先,“依靠怨敌加害的因缘,使自己暂时今生的名誉增上”。比如,在怨敌加害我们的时候,如果对他修安忍心,所有人就会觉得:“这个人的心量真大,虽然那个人曾经这样伤害他,他还是能够如此慈悲地对待他。”就可以使你美名远扬,使自己暂时今生的名誉增上。其次,以怨敌加害的因缘,让我们感受痛苦,感受痛苦实际上是净除自己业障的方式。在感受痛苦的时候,也可以修持正法。如何修持呢?可以观想:愿我现在感受的痛苦,可以代受一切众生相续中在同样情况下所产生的痛苦,让他们的痛苦都成熟在我的相续当中,让他们当下就获得安乐。实际上,怨敌给我们制造伤害的时候,正是我们修行正法、净除业障的机会。正是因为怨敌的加害,可以让我们成办自他安乐之事。

  从现世利益来讲,怨敌可以让我们增上名誉、净除障碍;从究竟角度来讲,怨敌还可以帮助我们“遇到正法并成办究竟利乐”。比如,就是因为受到了病魔的干扰,为了让自己身体健康,很多人才来皈投三宝,因此病魔就成为值遇正法的顺缘而非违缘;有些人非常痛苦,想寻求心灵的寄托,想让自己开心快乐起来,于是寻找心灵安慰,因而遇到了佛法。因此就看在遇到痛苦危难的时候,我们如何进行处理和抉择。如果在怨敌让我们感受痛苦的当下,我们对轮回生起了出离心,怨敌就是我们修行正法的顺缘,对我们有恩德。

  “如果自己通过各种方便投其所好顺其心意而说些温存柔和的话,那么彼此之间成为情投意合的亲朋也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也许自己最初说温存柔软的话,是因为学了正法,是随顺正法而说,有可能是造作出来的。但是如此时间长了之后,你会发现自己的心会越来越柔软,对任何众生都恨不起来,会愿意他感受安乐,这也是修法带来的力量。最初我们能够来修心,来自于怨敌对我们所做的伤害,所以怨敌也成为我们的恩人。我们最后要成办出世间的佛果,如果往前推,最初也来自于怨敌对我们的伤害。另外,如果我们和怨敌成为了情投意合的朋友,在我们带动之下,最终也可以将怨敌引入到正法当中,修持正法。

  所以,我们可以有各种方便办法把怨敌转变成自己的亲友,即便是相互之间发生了利益冲突、矛盾,有语言、意见上的分歧,我们作为修行人,如果主动化解,愿意放下自我,愿意随顺对方,愿意为对方多付出、包容,就有可能在今生当中化干戈为玉帛。《前行备忘录》中说:“或者,他没有把我看成仇人,或者即便对我敌视,但经过其他的中间人从中调解,或许会变成亲友,也有可能变成比自己亲生骨肉更近的亲人。”作为修行正法的人,如果具备了华智仁波切说的善巧方便,从现在开始学习正法,知道用正法调伏自己的内心,不断地发菩提心,就很容易让自己身边的怨敌变成自己的亲朋。

  所以,即使从短短的今世来说,怨敌的身份也是可以改变的。

  下面讲我们如何断除对于今世亲友的执着和贪爱。

  正文中说:【相反,现在自认为是亲友的这些人,也有子孙欺骗甚至残杀父母的情况。而且勾结反方的怨敌联合起来抢夺自家财产而发生争斗的现象也不在少数。】

  今生的亲友是不是一直都是呢?也不一定。虽然到现在为止,自认为他还是我的一个亲朋好友,在不断地利益我,但是,放眼世间,看一下网络、电视、报纸的报道,能够看到有很多的子女欺骗自己的父母,不报自己父母的恩,甚至有不肖子孙以各种方式来打骂、残杀父母,等等。虽然目前还是亲友,但当遇到利益冲突的时候,就会反目为仇,甚至有人会联合敌方来抢夺自己家的财产;虽然目前还是亲友,但当遇到分房子、分地、分钱以及跟自己的利益挂钩的时候,就会发生争斗,会大吵大闹甚至是打官司、坐牢。所以,今世看似是亲人的这种关系,会不会一直稳固下去呢?也不一定。

  所以,这一世的亲人有可能在我们这一世当中就转变成怨敌,当然他也有可能成为我们将来的亲人。所以,我们要对亲怨生起平等心。

  正文中说:【如果子女与父母关系融洽的话,当子女出现痛苦、不快等事情的时候,父母比自己出现这类事还哀伤。为了亲友子孙等这些人,自己积累下滔天大罪,到了后世必然被引入地狱。虽然自己心里希望修持正法,可是却常常受到他们的牵连拖累,或者父母舍不得子孙、子女抛不下父母,双方一直依依不舍,以致于耽搁修法、坐失良机等等。】当子女出现痛苦、不幸、不快乐的时候,母亲会比自己出现了这些事情还要伤心。如果不是修行佛法的父母,就会心心念念地想让自己的孩子脱离痛苦而去想尽办法,比如,子女生了病,父母不懂得因果道理,为了给他补身体,会去买一些活的物命,在伤害物命的情况下给自己的子女补身体。这其实是缘子女造下的深重恶业,是亲友对自己的伤害,业债还得自己去偿还。所以,不见得这一世的亲友一直都是在利益自己,即便这一世以杀生方式让自己身体得以滋养,因为杀生必定感得短命的果报,由于造下了恶业,从长远来看仍然是痛苦的因。“为了亲友子女等这些人,自己积累下滔天大罪,到了后世必然被引入地狱。”就是指造了杀生、不予取、邪淫等恶业,必然会被引入到恶趣当中受苦。

  有的时候虽然想修持正法,但不是父母被子女拖累,舍不得子女,就是子女被父母拖累,抛不下父母。有的人可能一直想出家过修行人的生活,但就是因为放不下孩子或者父母,由于贪执亲友的缘故,耽搁了修法时机。所以,即便是这一世的亲友,也不一定能够对我们一直做饶益,只不过显现上在这一世中能暂时给我们带来安乐。以前也讲过,给自己的孩子迎娶作为终身伴侣的妻子,实际上是把他们捆缚在轮回的绳索之上。有的父母可能会教导孩子如何去制伏怨敌、扶助亲友、怎么做生意、怎么骗人、怎么缺斤少两,这样来教育孩子,就导致孩子没有办法从轮回中获得解脱。因此,亲友对我们不一定恒时具有饶益。

  《前行备忘录》里说:“从正法的侧面来讲,我起初幸逢了了不起的上师,中间修行妙法,最后守持戒律等等,可是为了成办父母双亲等这些亲人的利益,我的戒破了、禅定退失了、智慧一败涂地了,这就是他们所造成的。”比如孩子皈依三宝之后受了五戒,但跟父母一起出去吃饭时,父母可能会让他喝酒,那么酒戒就破了。诸如此类的情况可能会出现。因此,亲友不一定会恒时饶益我们。

  正文中说:【由此看来,亲人们对自己甚至比怨敌更有害。】因为我们对亲人的贪执更多,为了对治我们对亲友的强烈贪执之心,所以华智仁波切说“亲人们对自己甚至比怨敌更加有害。”从正法的方面去考虑时,其实怨敌对我们更有利益:我们缘怨敌修了安忍,值遇了正法……因为我们对亲人有贪执,反而可能会缘亲人放弃自己的修行;还有很多修行人,出家后又还俗,一方面可能是耽执自己的亲人,另一方面是没有办法从贪心的烦恼中走出来。所以,有时候,亲人对自己比怨敌更加有害。

  《前行备忘录》中说:“前世的敌人因讨债变成今生的亲人,今世的亲人因为讨债后世也会成为仇敌。这个亲人在三时里做我的仇敌。”亲人和怨敌是不确定的,所以,我们要打开自己的心量,不要认为他这一世做了我的仇敌,那么生生世世就都是我的仇敌;他这一世做了我的亲人,那么生生世世就都是我的亲人。因此,既然亲怨是不定的,我们为什么不修平等心,平等饶益这些曾经在轮回中生生世世帮助过我们的有情众生呢?

  正文中说:【从后世的方面来说也是一样,现在自己认为是怨敌的这些人将来转生为自己的亲生骨肉、亲友投生为深仇大恨的敌人等都是不一定的。所以,对今生今世亲怨的瞬间显现执为实有,怀着贪嗔积累恶业,使自己成为恶趣的堕石,这样做究竟有什么必要呢?我们一定要从自身做起,对天边无际的一切有情想成是父母与子孙,像往昔圣者前辈的传记中所说那样平等看待亲怨。】

  首先,从后世来说,现在的怨敌不一定就成为后世的怨敌,反而有可能成为自己的亲生骨肉。所以,这一世彼此之间恨得咬牙切齿,到了来世可能会爱得无法分离。可见,亲怨是不定的。

  其次,亲怨只是瞬间的显现。如果我们把时间拉长,可以说这一世只是轮回中的一瞬间,就像前一瞬间的话音已落一样,这一世很快就会过去。时间转瞬即逝,一天、一个月、一年、十年,一眨眼就会过去,今生的亲怨显现,只不过是瞬间的显现,没有必要把这样的瞬间显现执着为实有。当如梦如幻显现的因缘来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应以慈悲心来对待,千万不要怀着贪、嗔之心积累下堕恶趣的罪业。如果我们把亲怨执为实有,怀着贪、嗔心造作恶业,就会成为恶趣的堕石。

  因此,从自他两方面来讲,执着亲怨没有任何必要。一方面,这一世我们缘怨敌造下诸多恶业,而到了来世,彼此可能就变成了亲友。另一方面,前世的敌人变成我们的亲人来还宿债,对对方也会造成伤害。为什么呢?正如前面所说,父母宁愿自己生病,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生病,孩子生病的时候,他们的内心相当痛苦。由此可见,执着亲怨对自他都会带来痛苦,我们没有必要把亲怨执为实有而去造作恶业。

  “我们一定要从自身做起,对天边无际的一切有情想成是父母与子孙”,这是我们观修的方便方法,比如,将比自己年长的人观成父母、叔叔、阿姨、姑姑、伯父、伯母等,将比自己年幼的人观成子孙、妹妹、弟弟等,经过这样的观想,就会对亲怨生起平等心,这是观修的窍诀方法。

  总之,如果按照我们以前的观念,会将今生今世亲怨的瞬间显现执为实有,进而生起贪嗔心,导致我们由于贪心而扶助亲友,由于嗔心而嗔恨敌方,进而在贪嗔心驱使之下造作恶业,由此产生的悲惨结果就是成为恶趣的堕石。所以修平等心非常重要。

  正文中说:【对以上道理加以思维、观想。首先,使用多种多样的方法尽力对那些自己心里极其讨厌、总是生嗔恨心的对境不嗔不怒,千方百计修炼自心,当心里完全能够把他们看成是无利无害的中等人的时候,接下来再观想,这些中等人从无始以来在生生世世当中都曾经无数次做过自己的母亲,与现世的亲生父母一模一样,在没有对他们生起这样平等的慈爱心之前,一定要反反复复观修。】在修舍无量心的时候,首先要用各种各样的对治方法调伏自心,尤其要先对那些对我们作害的怨敌生起平等心。

  首先,对于怨敌,我们要通过前面各种各样的方便方法进行观想。比如,他们赐予我们修安忍的果;他们不惜以自己造作恶业的方式来成就我们;他们对我们的伤害、给我们造成的痛苦,正好是我们消尽恶业的因缘;等等。

  其次,我们从各方面如理作意之后,对于怨敌的嗔恨心就会逐渐减轻,对他们既不嗔也不怒,把他们当成无利无害的中等人。

  第三步,把这些怨敌观想成曾经无数次饶益自己的母亲。在生生世世的流转中,母亲都赐给自己身体、生命……这时我们就会对他们生起慈爱之心。

  第四步,观想怨敌与自己这一世的亲生母亲一模一样,从而生起平等慈爱之心。在没有生起这样的心念之前,要不断反复地观修,让自己的心堪为发起殊胜菩提心的正法法器。

  正文中说:【到最后,不管是亲人、敌人还是中等人,凡是对所有众生都生起与现世父母没有任何差别的悲悯之情,在没有生起这种平等悲心之前,务必要反反复复地观修。】

  前面讲到,我们要对怨敌生起慈爱心,给予他们安乐,慈心是予乐的体相。这里讲到,不但要给他们安乐,还要拔除他们相续中的痛苦。为什么?因为所有的众生都追求安乐,但每个人追求安乐的方法却不同,我们现在遇到了殊胜正法,知道了正确的方便方法来获得安乐,但是无量无边曾经做过我们母亲的有情众生,却不知道什么是正确获得安乐的方式,所以我们要对这些众生生起悲悯之心,拔除他们相续中的痛苦,让他们用正确的方法获得安乐。他们有什么样的痛苦呢?他们都想获得安乐,但却不知道获得安乐的方法,这就是非常大的一种痛苦。因此我们要将正法传播给他们,让他们通过修持正法获得安乐。我们要对一切众生生起拔苦予乐的悲心和慈心。

  正文中说:【如果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单单对任何亲怨既不生悲心也不起嗔心,只是平平淡淡的一种心态,这叫做无利无害的愚舍,并不代表是舍无量心。】

  这里对愚舍和舍无量心进行了区分。如果对任何有情众生没有一点感觉,觉得他跟自己没有关系,他是死是活、是好是坏、是苦是乐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这不是我们现在要修的舍无量心。我们要修的舍无量心,是对众生具有平等心,对他们不嗔恨、不恼怒,但是要给予他们安乐。在我们的心相续当中,首先将亲怨平等之后,要给他们安乐,拔除他们的痛苦,这才是真正的舍无量心。那种不管对亲人还是怨敌,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死也好活也好,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心态,不叫舍无量心,而是属于愚舍。所以,修持舍无量心之后,我们紧接着就要修慈心和悲心,这也是修行的必要。

  《般若二万颂》中云:“须菩提,汝当于一切众生有平等之心。”佛陀对须菩提说:你应该对一切众生生起平等心,这样的平等心是缘一切众生生起的,对于亲怨没有任何的贪嗔之心。佛陀教导须菩提要生起这样的心,同样,作为发了菩提心的大乘菩萨,我们也要生起平等舍心。

  另外,还可以通过以下四种反复立誓的方式稳固、增上舍心。

  《前行备忘录》中说:“第一与发愿相联:但愿这些有情随时随地都能远离贪嗔之心。”无论遇到顺缘还是违缘,随时随地都能远离贪嗔之心,生起舍无量心。“第二与希求心相联:如果他们能远离贪嗔之心那该多好!”实际上,我们发了什么样的愿、发了什么样的心,我们遇到的人、事情就会沿着发愿和希求心的方向发展。因为从唯识宗角度来说,万法唯心所现,如果我们不断发善心、善愿,不但自相续中一定能够生起舍无量心,而且和我们结缘的众生,缘于我们也能够生起舍无量心。所以,我们要发希求心。“第三与立誓相联:我一定要使他们远离贪嗔之心。具足以上这三种相联。”在发舍无量心的时候,还要立下坚定誓言:愿一切众生都能够远离贪嗔之心。就像在皈依三宝时,我们要在相续中立下誓言:哪怕舍弃生命,也不舍弃三宝。“第四祈祷:为实现以上愿望虔诚祈祷三宝。”祈祷的力量不可思议,只要我们诚心诚意祈祷,上师三宝必定会降临在我们面前赐与加持。

  正文中说:【真正的舍无量要像仙人布施一样。比如,仙人们宴请客人或发放布施的时候,对于高贵卑贱、强大弱小、贤善恶劣、高级中等的所有人,无有差别同等施舍。同样,我们也必须对普天之下的芸芸众生——大悲心的对境平等相待,在没有生起这样的定解之前应一而再、再而三地修炼自心。】

  华智仁波切以比喻的方式告诉我们修舍心的验相或者界限是什么。当舍心修到什么量时,我们可以将它暂时放下,去修持其他法要?

  修成的界限怎样呢?要像仙人布施一样。仙人对于所有邀请来的宾客都同等恭敬对待,他不会区分这个是有钱人,那个是捡垃圾的乞丐;也不会去分辨这个人势力强大一些,拥有很多权力、军队,那个人很弱小,连一个下属都没有办法管理;也不会分辨人心的贤劣,这个人是好人,天天帮助别人做好事,那个人很恶劣,整天杀、盗、淫、妄,无恶不做,仙人布施的时候,不会去分辨这个人的人格;也不会分辨是高级还是卑贱的种姓,所有众生,包括人类众生,鸟类等旁生类,只要来赴宴,仙人都会平等地恭敬对待,并且没有任何差别地同等施舍所有的美味佳肴。

  同样,我们在修舍无量心的时候,也要对普天下的一切众生平等相待,平等起饶益心。华智仁波切告诉我们,在修舍无量心的时候,我们可能会面对各种各样、千差万别的众生,有的是你喜欢的,有的是你不喜欢的;有的是你看得上的,有的是你看不上的;有天天跟你作对的,也有天天奉承你的……我们要对所有众生都生起大悲心,所有众生都是我们修大悲心的对境。我们要平等地拔除一切众生相续中的痛苦,不要看他现在好像在感受安乐,实际上只要没有脱离轮回,行苦就会永远伴随着他;对于人类众生,三大根本苦、八大支分苦是恒时无法避免的,我们要拔除众生相续中的痛苦,一切众生都是我们平等对待、平等拔苦的对境。

  《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说:“舍无量心之修量,自他亲怨皆平等。”不管是对自己还是他人、亲人还是怨敌,我们都要修平等心。《寂静之道》中说:“只有不放弃自己,才会不放弃他人。”我们已经了知一切有情众生自相续中都具足光明如来藏,在因缘和合的时候,一切众生都能够修持成就佛果的殊胜正法。所以,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众生,要对一切众生生起平等舍心。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

  思考题

  1、在修舍无量心的时候,我们要如何看待自己的怨敌和亲友?  

  2、什么样的情况出现时,属于“愚舍”?  

  3、请以比喻说明修舍无量心的界限是什么。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