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那段鸡飞狗跳的日子

能知所知坛城中,

所需诸义极显者。

执持智戒贤功德,

具德上师祈久住。

——17世大宝法王著《希阿荣博上师住世祈祷文》

  去年夏天,我经历了一场危机。

  上师发起《金刚七句祈祷文》百亿共修后,我报了10万遍。上师不止一次开示过,此次共修利益巨大。对此,我毫不怀疑,因而对共修还算投入。前四万多遍的念诵观修尚且顺利。

  我常想:如果没有成为一名佛弟子,没有跟随上师修行,真不敢想象下一世的自己会到如何惨烈的地方去。那时,伦敦一位道友也参加了共修,偶尔与她通话时,我们总会感慨地说:“我们都应该给过去生世的自己磕上三个大头。”

  “没错,它给我们挣来了人身。”

  “让我们值遇佛法。”

  “让我们生在中国。”

  “让我们遇到这么好的上师!”

  然而这样信心满满的日子没过多久,疾病、困顿、灾厄不停现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似乎生生世世的业全都找上来了,令我插翅难逃,只能任由屠凌。我的心中充满了忧虑与恐惧。

  整个夏天,我的修行几近停滞。日复一日的观修念诵,我已没有力气再进行下去,任何大德的开示也读不进去。

  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内外交煎。我身心俱疲,不但厌烦了修行,甚至开始质疑佛法:“佛法呀,就算你是好的,你好你的吧,我累了。”我有心要过一段远离佛法的日子。

  有一天,道友问我修得如何时,我不无绝望地说:“修得鸡飞狗跳的,快坚持不住了。”她鼓励说:“任何危难时刻,上师总会出现,你不要灰心哦。”那时的我好像对上师也不关心了。

  然而,我毕竟不希望当时的困境继续滚雪球,出于本能,也希望能终结它:“你那儿有厉害的法宝吗?能否让我顶礼一下?”道友说“好的”。

  她撂下电话,跑到我的住处,带来了16世大宝法王的血宝丸。我虽小心翼翼地服下,却没期待奇迹立刻发生。我的心灵已然麻木,好像生活给过我很多磨难,比苛捐杂税还要名目繁多,严厉与苛刻。生活中的各种苦,让我桩桩件件都要身临其境,以考验我“是否堪受人生的大礼”。这样的游戏我要叫停。

  我渐渐记起了上师的教言,认识到自己虽口说“人生苦空无常”,却没真正从心里接受它。原来,痛苦的根源在于我“长期以来对自身及外部世界根深蒂固的误解”,执幻为实。

  在《上师与弟子》一文中,上师开示说:“你觉得,在你生活中发生的一切,桩桩件件都是另有深意的。你不会真正摔跤,就算摔倒,也应该摔在莲花或至少是棉花上。然而,如果我们真正相信上师的加持无所不在,就不会在意自己会摔得多惨,哪怕山穷水尽,比周围的人都更潦倒,也是可以接受的。事实上,这份坦然和决心,已足够令我们的生活开阔而富足。”

  犹如大病初愈之人,不能山吃海喝一般,我试着一点点将修行捡了起来。三个月后,终于修完了《金刚七句祈祷文》。

  观修期间,希阿荣博上师的面孔在我的观想境中越来越清晰。我也清楚地认识到:那场危机的解除,如果没有他的及时出现,我根本不可能得到珍贵的血宝丸。

  念诵将近圆满时,17世大宝法王出现在我的梦中。梦中的我,头上长着四只柱状的角,代表着四种障碍,法王伸出手来,将它们统统去除了。

  仰仗浩荡师恩,我的种种障碍终于得以消除。而我也迎来了人生的欢庆时刻:终于能去拜见上师了。这是我皈依多年以来,第一次与上师的相见。

慧浅障深之弟子 圆生

于2017年4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