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这应该是生命中必然要发生的

  

       您是怎样的一种示现呢?您甚至不用开口,甚至不用给我教授任何法理哲义,您只要在法座上出现,我的心就打开了,我的胸怀和格局就扩大了,我就开始了改变。

  凝视着照片中上师有着慈悲笑容却又使人不由自主生出强烈敬畏之意的庄严法相,久远前读过的一句诗在脑海中清晰闪现,那种感觉是如此深刻地映射出我此时的心境:“别人有无边的草原,但留不住我;你却用一根草,将我拴牢。”

  都说,真正具德的上师对弟子的摄受如同铁钩紧扣铁圈一般,但您对我却不需用那样的利器,您只需对我轻轻召唤,顽劣的我就乖乖的跟着您“回家”,从此,再也不想离开“家”一步。

  我与生俱来对宗教有着敬畏之感,不止对佛教。从小,不论是走进佛教道场、寺庙,还是走进基督教堂,我都会下意识地变得轻手轻脚,不敢大声言笑,但我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成为哪个宗教的门徒,更没想过会成为谁的弟子。

  两年前,我参加一位很有威望的长者的演讲活动,其间,她提到一本书,那本书有着一个好听的名字——《次第花开》。长者讲得很好,内容丰富,也很有思想性,但最终我记住的却不多,唯独只是被提及一次的那个书名却嵌入脑海中。活动结束后,我立即请购,在我拿到书的那刻,首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它的作者名——希阿荣博堪布。看着书,我隐隐感觉这本书非同寻常,我与这本书好像很有缘分,它可能会给我带来什么。

  那种感觉确实不是凭空而现,书还没有读完,我就见到了将要成为我上师的希阿荣博堪布。但当时的我仍然没有想过会成为佛弟子,我是抱着见高僧、见一本带给我很多启迪的书的作者的心态,去拜见堪布的。

  第一眼看到堪布,我心底就发出一声赞叹:好强大的气场啊!感觉堪布周身发出的看不见的强大气场充盈了整个房间。那时我还不知道真正的具德上师就是佛陀,只是想这个高僧,绝非凡人,还真像个“活佛”!

  当时带我去的朋友说:“你今天就皈依吧。”我低着头没说话,但心里想:皈依应该是一个非常大的事情,我从没有想过要成为哪个宗教门下的弟子,怎么可以随便就皈依呢?正在与其他人说话的堪布突然对着我说:“皈依确实是一件大事,不可糊里糊涂就皈依。回去学习,好好思考,再决定。”我猛地抬头,愕然!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堪布是怎么知道我的心思的。到家后,我没有多说心里的疑惑,只是以一种半认真的口吻对家人说:“活佛真是神奇!”

  几天后,从没想过成为佛门弟子的我,思想发生突变,竟然做出了一个人生最重要的决定——我要进入佛门。我的一群博士学历的家人们竟然没有一个人反对,甚至没有一个人提出疑问,好像一切都是应该发生的,好像一切都是这么理所应当。

  在中国人传统节日春节前的小年之时,我伏跪在上师的莲足下,随着上师那可能会永远铭刻在心的标志性的弹指声,我接受了皈依戒,很庄严,很神圣。我与佛家的一个契约,一个生命的契约就此签下,从此,我成为了佛家弟子,与佛家、与上师的因缘终于在今生的此时结出了果。

  有师兄跟我说:“上师为众生授予皈依戒,只要具备基本条件,上师都会尽快去做,那是因为世事无常,因缘随时都可能消散,慈悲的上师不忍任何一个众生失去与佛法结缘的机会,失去从佛法中获得利益的机会。”我不知道是否真是这样。

  我现在回头去想:上师应该早知这样的结果吧,这应该都在他的摄持之下吧。那天拜见上师,上师对我说的那句话,几乎是整场见面上师对我说的唯一的一句话。看着我这个在外“野惯了”的顽劣之子,几乎要拒绝跟着“家长”“回家”的别扭模样,不知上师心里是否在想:这个顽劣弟子今后是需要好好“敲打修理”的。现在我似乎也明白了:找到的弟子,师父应该就不会再放任他在外漂泊了,师父应该会用各种适合的方式把自己的弟子带回“家”吧。

  今生值遇上师,应该是累世的师徒因缘吧,是累世积累的福报的显现吧。从那天开始,生生世世的师徒再次团聚了。那天的京城,难得的晴朗,碧空万里,蓝天白云,一派吉祥。

  生命,是按照一条看不见的轨迹在前行,而其结果是必然的,没有偶然性。

  各种风格的宗教的宣道道场是一样的巍峨肃穆,为什么单单佛教庙堂常常让还不是佛弟子的我,甚至是不曾想过会成为佛弟子的我,莫名的泪水盈出眼眶,泪水凝于心间?

  同样的传法布道,同样的威仪庄严寂静,为什么只有那身着佛教法衣的僧侣,会让我觉得很亲近,会让我下意识地虔诚躬身?

  为什么常常脑海中会浮现出一个意念:我好像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应该去做,它是什么事情呢?为什么我忘记了?于是,淡淡的哀伤,溢出心底。

  我现在想明白了!

  那是我的灵魂还没有回到我真正的依托之处,在对未知的茫然、恐惧中试图找寻自己的归属。

  那是我的精神世界没有被永恒的真理洗涤,充满了各种烦恼之毒,但那累世积累的善根使得潜意识中还存有些许清明。

  那是我被滚滚的红尘掩埋,忘记了自己曾是上师佛陀的弟子,忘记了“回家”的路,但心底深处“家”的烙印从没有完全匿迹。     

  现在的我,终于被我的“家长”——我的上师认领。

  我的精神世界开始被法雨甘露洗涤。

  我的灵魂踏踏实实地回归自己究竟的本体。

  我知道,还处于轮回中的我,在实则空性的现实世界中,不会因为成为佛家弟子,就从此一切一帆风顺,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我还是需要去品味和体验这个虚幻世界中的各种酸甜苦辣,去处理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各种庞杂。

  但现在的我,面对轮回中无处不是的“苦”时,不再常常困惑、彷徨。

  现在的我,豁然开朗,在眼前、在远方,我开始看到了满满的灿烂阳光!

  我知道,“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我知道,只要紧紧拉住上师佛陀的手,紧紧跟着上师佛陀走,总有一天,我本自的光明会与上师佛陀的光明相融;总有一天,我心中会结出菩提果!

弟子 央金措姆

完稿于2017年1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