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普贤上师言教·浅释 > 经文查看

《普贤上师言教 · 浅释》第六十三课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历代传承大恩上师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分为两个科判:甲一、闻法方式;甲二、所讲之法。

  所讲之法分三:乙一、共同外前行;乙二、不共内加行;乙三、往生法。

  “共同外前行”可以作为修持“不共内加行”的前提和基础,道友们如果发现自己相续中的出离心不是那么稳固,就可以在修“不共内加行”的同时,不妨以上座观修的方式,再去修一修“共同外前行”里的“暇满难得”“寿命无常”等,目的就是让自己相续中对三界轮回生起坚定的厌离之心,为了一切众生都能够获得佛果而精进修持。

  本节课继续学习“不共内加行”。

  不共内加行分五:丙一、诸圣道之基石——皈依;丙二、趣入最胜大乘——发殊胜菩提心;丙三、清净违缘罪障——念修金刚萨埵;丙四、积累顺缘资粮之供曼茶罗与顿然断除四魔之古萨里——积累资粮;丙五、自相续生起证悟智慧之究竟方便——上师瑜伽。

  第一个部分为一切圣道之基石——皈依。其中讲到了皈依的本体、分类、方法以及皈依后要注意之处等等,对于初学者来讲,这些内容都非常重要。很多道友正在实修五十万加行,其中有很多道友已经完成了十一万数量的皈依偈念诵和大礼拜,非常随喜道友们的精进修行;有些道友还正在进行顶礼。希望大家在有时间的时候,还是要把修行安排到生活当中。这样,既不耽误日常生活,也兼顾了修行,这样就很好。当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修行之路的时候,就会感觉到很欣慰,在最后临终的时候就不会后悔,因为自己这一生的时间没有白白浪费,总算把一些宝贵的时间——虽然可能很有限、很零散——用到了修行上。希望还没有完成顶礼的道友们,要抓紧时间,加快顶礼的速度,虽然现在接近夏天,天气比较热,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克服各种困难。

  第二个部分讲到发殊胜的菩提心。一般来说,在皈依之初,大乘善知识,尤其是给我们传密法的善知识,都会提醒我们,在皈依的时候就要发起菩提心:为利益一切有情众生,让他们都能够成就佛果,我们跟随上师修学佛法。所以,在皈依之初,我们要调整自己的发心。

  第三个部分讲到要念诵金刚萨埵心咒来清净违缘、罪障。相信很多道友都参加了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发起的“金刚萨埵百字明净障千亿共修”。不但要为自己清净无始以来的罪业,也要为一切老母有情众生清净相续中无量无边的罪业,在具足四对治力的情况下进行忏悔。

  第四个部分讲积累资粮。我们可以通过如理如法地观想修十一万遍的曼茶罗,还可以从断除我执的角度通过修古萨里的方式来积累资粮。

  第五个方面讲到上师瑜伽。上师瑜伽是让自相续真正生起圣者智慧的一种方便方法,而且是究竟的方便方法,为什么要强调“究竟”呢?因为在自己对上师的信心以及上师赐予自己加持两方面因缘和合的情况下,密宗修行人就很容易获得圆满证悟。所以,不断观修上师瑜伽,可以成为我们修行的一种很究竟的方便。

  有道友可能会问:“如何理解科判‘诸圣道之基石’中的‘圣道’?”

  《瑜伽师地论》中云:“所言圣者。远离一切杂染污法令不生故。”修行圣道,本身就是要断除一切烦恼,令把我们牵引到轮回中的染污法不生。《成实论》中亦云:“圣道能破一切结使。”因为凡夫众生相续中有很多的结,所以在轮回中不断流转;如果我们利用各种方法去修行圣道,就可以在修道过程中打破相续中如萨迦耶见等无明知见,或者解开相续中的结。虽然究竟实相义是无缚无解的,但在显现上,凡夫还是会被烦恼和无明所束缚。如同在没有渡过河的情况下,我们不能扔掉渡河的船一样,在最终解脱轮回之前,我们还需要有道可修,有圣道可沿。

  关于“圣道”,还有一个解释,《瑜伽师地论》中云:“是无漏故。及在圣者相续中故。”为什么说存在于圣者相续中呢?因为远离杂染,是无漏法的缘故。存在于圣者相续中,并不代表我们凡夫人不能够通过修道成就圣者的果位,在我们相续中具足珍宝一样的如来藏,所以通过不断地积资净障,以修道的方式能够将相续中的障碍逐步清除干净,资粮逐步圆满。在逐步净障和积资的过程中,每一个道友都可以成就圣者相续中的功德。

  总之,关于“圣道”,一方面是所修之道,一方面是在圣者相续中存在的所修之果。作为凡夫,我们也完全可以通过修道的方式来成就圣者果位,所以是趋入圣者之道,即称为“圣道”。以上解释了有些道友的疑惑。

  下面继续宣讲圣道的基石——皈依:

  皈依分五:丁一、皈依之基础;丁二、皈依之分类;丁三、皈依之方法;丁四、皈依之学处;丁五、皈依之功德。

  【丁一、皈依之基础:】

  上节课以老妇人依靠狗牙而成佛的事例,讲到了皈依的基础——信心非常重要。《前行备忘录》中亦云:“假设以四种信心中的诚挚信或者不退转信为基础,从自身而言具足信心,那么对境没有好坏之分,就像老妇女依靠狗牙而成佛的事例一样。”在读到这一段的时候,很多道友可能会有疑惑:“老妇人居然能够依靠一颗狗牙成佛,原因是什么?”归根到底,就是依赖于对上师三宝不退转的诚挚信心。阿琼仁波切教导我们,有了这样的信心,对境(不管是大殿里金光灿灿的佛像,还是老妇人所礼拜的狗牙)就没有好坏之分了。为什么呢?因为佛陀的加持已经融入到了佛像或者狗牙当中,而且佛陀有种种的化身来到我们身边度化有缘众生,因此我们身边穿破烂衣服的乞丐,或者很看不起的某个人,有可能就是佛菩萨的化现。所以,作为修行人,我们要对所有众生观清净心,尤其要对自己的根本上师(或者金刚上师,或者对自己有法恩的传承上师们)起真佛想。

  所以,皈依的基础就是信心,乃至后面讲到证悟胜义谛,也要依赖于自己对于上师三宝极其强烈和稳固坚定的信心。

  本论接着讲一则家喻户晓的故事,正文中说:【此外,在工布地方有一个叫觉沃奔的愚人,一次他去拉萨朝拜觉沃佛像。当时觉沃佛像前,没有香灯师等其他任何人。于是“工布奔”便来到近前,他看到那些供桌上的食品和酥油灯,心想:觉沃像是将这些糌粑团蘸上灯器里的酥油汁以后才吃的,为了使酥油汁液不凝固才燃火的,觉沃他怎么享用我也应该同样食用。于是乎,他将糌粑食子蘸上酥油汁就开始吃了起来。】我们知道,拉萨有两尊非常出名的觉沃佛像,其中一尊在大昭寺,是释迦牟尼佛十二岁等身像,由释迦牟尼佛当年亲自开光加持,并说此像“如我一般”。另外一尊在小昭寺,供奉的是释迦牟尼佛八岁等身像。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也请了一尊如大昭寺觉沃佛像一样的佛像到殊胜的寂静地扎西持林供养。

  工布奔在朝拜觉沃佛像的时候,他的想法很简单,没有去分别这位上师在自己面前应该是什么样子,要显示什么样的神通等等。他就认为:觉沃佛像怎么样享用糌粑团,我也应该怎样享用。于是吃了供佛用的糌粑和酥油。在常人看来,可能觉得这样的行为很不恭敬、很不礼貌:本来是供佛的,怎么能给普通人去吃呢?但是工布奔有非常虔诚的信心,对觉沃佛没有生起一般凡夫人可能产生的凡夫想,也没有佛在我面前应该示现什么样子等想法。

  正文中说:【吃完了以后,看着觉沃的尊颜说道:“神馐被狗叼走了您也是笑眯眯的,酥油灯被风吹动您还是笑眯眯的,您真是一位好上师。我的这双鞋托您保管,我转绕您一圈就回来。”说完便将鞋子脱下来放在觉沃佛像前面,他自己去转绕了。】在工布奔的心念里,认为觉沃佛是一位很好的上师。为什么呢?因为神馐被狗叼走了,您笑眯眯的,很慈悲;酥油灯被风吹动,您也很慈悲,一直都是微笑地看着。他感受到了上师非常慈悲,因此很信任这位上师,说:“我的鞋,您替我保管一下,我去转绕。”之后他真的这样做了。

  之后香灯师来了,他看到鞋后很愤怒。正文中说:【香灯师来了以后,看到了佛像前的鞋准备扔出去。这时,觉沃佛像开口说话了:“这是工布奔委托我保管的,不要扔掉。”】觉沃佛制止了香灯师的行为,于是工布奔的鞋仍旧留在觉沃佛面前。觉沃佛是不是真的就只是一尊泥或金子做的佛像呢?不是,佛陀的智慧和慈悲无处不在,他观照到了工布奔,虽然前面说到工布奔是一个愚人,但是他对佛陀真挚、虔诚的信心,感得了佛陀在香灯师面前说这样的话。

  正文中说:【那个工布奔回来取鞋时,又说:“您真是一位好上师,明年请到我的家乡来吧。我宰一头老猪炖上猪肉,煮熟陈旧的青稞酿成青稞酒等着您。”觉沃佛像说:“可以。”】觉沃佛这次是亲口和工布奔说话。作为常人来讲,如果我们认为某个人值得信赖,愿意和他成为朋友的时候,可能也会请他来到家里做客,或者愿意和他成为好朋友。同样道理,工布奔认为觉沃佛对他非常好,认为这位上师很值得信赖,愿意和他成为好朋友,于是请觉沃佛到他的家里做客。实际上,觉沃佛像开口说话,是由工布奔的善念和真诚的信心所感召;觉沃佛也是为了护持他心相续中虔诚的信心,答应了工布奔的请求。

  我们在依止上师的时候,有时候可能也会祈请上师为我们加持;或者在我们想事情顺利的时候,会祈请上师加持,让所有的不顺都变得顺利,等等。其实,能不能够真正获得加持,上师赐予加持当然很重要,另一方面,我们自己对上师的信心也特别重要。此处讲到,工布奔对觉沃佛真的是有非常真挚的信心,认为觉沃佛是可以和自己面对面沟通的上师。那么,道友们在佛像前面祈祷,祈求获得悉地或者使工作顺利等,能不能够获得佛陀或者上师三宝的加持呢?其实,加持一直就在那里,关键是看我们自己的心够不够虔诚,信心够不够足。如果我们的信心足够,那么,哪怕我们摔得再惨、跌得再惨,我们也会认识到,这就是上师三宝无处不在的加持,我们就会更有勇气去面对生活当中的各种困难。

  正文中说:【这位工布奔回到家中对妻子说:“我已经邀请了觉沃仁波切来做客,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来,所以你经常不要忘了瞧着点,看他是否来了。”】工布奔相信上师一定会来到自己的家里,于是嘱咐妻子:你要多看着点,如果上师来了,就邀请他来家做客。

  正文中说:【第二年的一天,他的妻子去河边提水,在水中清楚地显出“觉沃”的影像。妻子立刻跑回家告诉丈夫:“那边水里有一个人,是不是你请的客人呀?”他马上跑去看,果然看到水里现出“觉沃”仁波切。他认为“觉沃”落到水里了,于是奋不顾身地跳进河里去捞“觉沃”的身体,真的抓住将他拽了上来,然后带着他往家中走。】

  工布奔真的认为自己的上师掉到了河里,他必须赶紧跑过去营救,否则上师会溺水而亡,很危险,于是跑去救自己的上师。正是因为工布奔有真诚的心和行为,显现上他真的像捞人一样,把觉沃佛从水里捞了出来。这里说到,工布奔是“奋不顾身地跳进河里去捞‘觉沃’的身体”,在那一刻,他并没有想到自己:“我要是丧命了怎么办哪?”他为了上师可以完全付出自己,这也体现出工布奔对上师的虔诚信心。我们反观自己: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有没有奋不顾身地投入到上师的佛行事业中呢?当然,我们所讲的“奋不顾身”,不是指跳到河里去捞上师出来,比如放弃自己多睡或者赖床不起的时间,早点起来参加上师发起的“金刚萨埵百字明净障千亿共修”,也属于奋不顾身地投入到上师的事业中,和工布奔奋不顾身地跳进河里去捞“觉沃”的身体,基本上是相同的行为。上师不需要我们奋不顾身地跳进河里去捞他,只要我们把自己的时间、精力多用一些在修行正法、发心工作、放生、参加共修等上面,这些都属于一种别样的奋不顾身。

  这个公案给我们的启发是什么?

  首先,工布奔具有很清净的信心。《次第花开》中说:“在工布奔简单的心里,觉沃佛像不是‘和佛一样’,而就是佛本人。”大家读到这儿,不知道有没有相应得到启发?反观自心:我们有没有在见到佛像时,就认为是见到了佛本人?有没有在见到上师时,就认为是见到佛本人?有没有在听到上师开示时,就认为是佛来到我面前传讲佛法?在见到上师时,有没有认为就是在见佛金颜?

  《次第花开》中说:“佛也不是几千公里以外生活在古代的一个印度人,而是近在眼前、能跟他说得上话的一位上师。”工布奔并没有认为佛陀是古代印度出生的一位王子通过修行成佛,应该在很远的地方(毕竟印度离中国很远)。他没有这些想法,而是认为上师就在眼前,完全可以和他说得上话。我们在祈祷上师的时候,在佛像前礼拜的时候,在想获得上师赐予加持的时候,不妨也面对法王如意宝或者上师的法像来忏悔、恭敬、供养,只要我们有心,就完全能够得到佛菩萨的加持。从功德方面来讲,只要我们相续中的信心足够,就不但具有供养真佛一样的功德,而且也具有在真佛面前忏悔的功德。

  《次第花开》中继续说道:“上师不是在天上飞来飞去、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供佛的食子不是摆样子的,上师出门也会遇风雨,过河不小心也会落水需要人搭救。”这里讲到了一个非常甚深的道理: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我们可能还没见到上师,就已经在心相续里有了很多条条框框,比如作为上师,应该这样或者那样,在心里已经把上师的样子规划出来了。

  与上师的相遇,使得“佛”这个词对于我们来说有了温度和真实,对于上师,除了恭敬、随学以外,我们是不是不需要其他的感情了呢?

  《次第花开》中说:“随着修行的不断长进,我们与上师的情义更加深厚温馨。上师是佛,但他并不是那庙堂之上金色脸庞的偶像。面对上师,我们既有对佛陀的恭敬,也有对另一个生命的发乎真情的关爱。”正因为有这份关爱和情义,我们不会随随便便把上师的教言置之度外;正因为有这份关爱,在和金刚道友发生争执的时候,我们会顾忌到上师的身体而安忍;正因为有了这份关爱,就不会将自己置身于上师的事业之外。比如,上师发起金刚萨埵百字明的千亿共修,我们就不会认为千亿共修是上师跟其他弟子说的,不是跟我说的,而会认为既然上师说了,就一定是针对我说的,也是针对所有和上师有缘的弟子说的。

  《次第花开》中说:“阿奔真心恭敬、喜欢觉沃仁波切,否则像他那样对礼节、应酬完全没有概念的人,不会张罗着请上师来家里做客。”上师(希阿荣博堪布)把这个公案分析到了极致。“而他恭敬、喜欢上师的原因,不是上师有名气、有神通,而是‘神馐被狗叼走了你也是笑眯眯的,酥油灯被风吹动你还是笑眯眯的,你真是一位好上师。’”我们会遇到什么样的上师,取决于我们的心态和福报。阿奔认为上师好的原因是上师脾气好、有修行,所以阿奔追求的是能够指引他解脱的上师。那么,我们为何要跟随上师呢?是为了使生活锦上添花,沾一些光?我们是否真心追随着上师,只是为了解脱和众生的福祉?“阿奔心里没有成见和假设,假设自己是信徒,假设信徒应该如何对上师,假设上师应该如何反应和表现。他不懂这些,只是那么单纯而坦白地来到上师面前,打心眼儿里亲近上师。”能够坦诚和开放,没有虚伪和掩饰,我们就更能够得到上师的加持摄受。

  正文中说:【途中到了一块大石头前,这时,“觉沃”说:“我不去俗人家里。”不肯再继续前行而融入了那块岩石中。后来石头上自然显出了觉沃佛像,所以被人们称为“觉沃石”,显现觉沃身像的河则被叫做“觉沃河”。据说至今它们仍然与拉萨觉沃具有相同的加持力,而且络绎不绝的信众们也经常对它们顶礼供养。】觉沃仁波切的确和工布奔走了一段路,当来到一块石头面前的时候,觉沃仁波切决定不再和他前行,于是融入到那块岩石中。那块石头被人们称做“觉沃石”,觉沃佛显现身像的那条河被人们称做“觉沃河”,“至今它们仍然与拉萨觉沃具有相同的加持力”。“觉沃石”和“觉沃河”成为人们恭敬顶礼的对境,在工布奔虔诚依止上师的信心中,觉沃佛也是如此慈悲地示现。

  正文中说:【这个“觉沃奔”完全是依靠自己具有的坚定信心,得到了佛陀的悲悯。否则,他喝了灯油、吃了神馐,又将鞋子放在觉沃佛像前面,怎么会没有罪过呢?但是他凭着信心力反而得到了那样的功德。】工布奔这一系列的经历,在常人看来不是很如理如法的,但是他为什么能感得觉沃佛像亲口对他说话,而且在去他家的路程中,又亲自加持了石头和河?就是因为工布奔对觉沃仁波切有非常坚定的信心。通过工布奔的经历可以给我们启发:如果我们对上师三宝具有坚定的信心,就一定能够得到佛陀的悲悯和加持。

  信心是领受加持的关键。《寂静之道》中说:“我的一位上师晋旺堪布年轻时在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座下学习,显现上成绩不太好,总不能理解法义,于是他向文殊菩萨至诚祈祷,如法念诵了几亿遍文殊心咒。再进行闻思,轻轻松松便通达了五部大论,成为佛法再弘期藏地第一流的大堪布,讲课时滔滔不绝、旁征博引,经文论典全部谙熟于心。”晋旺堪布对文殊菩萨的祈祷非常真诚、恳切,念诵文殊心咒的数量也达到了几亿遍。这个数量还是非常可观的,如果哪位道友念了一亿、两亿或者几亿遍的本尊心咒,我们会觉得他很了不起。晋旺堪布以非常虔诚的信心,念诵了非常多的文殊心咒,最后通过信心获得了文殊菩萨智慧的加持,再闻思之后,很轻松地通达了五部大论。这也是一则实例,告诉我们信心的重要性。

  对上师具足信心,也是削弱我执的方法。《次第花开》中说:“上师的加持无所不在,生活中的一切际遇都是诸佛菩萨的加持。这意味着我们决心直面生活的实况,选择把顺境、逆境都看做修行的途径。”其实有的逆境对于某些人来讲并不是“逆境”,比如前面公案中所讲到的米拉日巴尊者,如果不是受到叔父的虐待,接着自己杀人、降冰雹等,后面也不一定有修行的动力。他能够如此精进修行,就是把常人眼里的逆境,变成了他修行的顺缘。

  在修行的过程中,调整心态非常重要。“但是,对有些人来说,‘上师的加持’也许恰恰意味着可以不直面生活的实况。你希望有一种方法,有一个人,能带你超越这琐碎而低俗的人生,进入一个全然不同的美妙境界。世俗的事务不再让你感兴趣,这究竟是好是坏呢?”你非常幻想这种美妙境界,但这并不是修行应该有的心态。“如果你仍然想要成为、想要得到并且保有,不论目标是世俗的功名利禄、情感欲望,还是非世俗的名闻利养、神通境界,背后的行为模式都是一样的,你不过试图用另一套东西来强化我执。”在修行的过程中,我们要逐渐放下“我”,修行“无我”。我们不断祈祷上师、获得上师加持的过程,也是修行无我的过程。对于上师具足信心,可以让我们的生活更加开阔和富足。

  《次第花开》中说:“然而,如果我们真正相信上师的加持无所不在,就不会在意自己会摔得多惨,哪怕山穷水尽,比周围的人都更潦倒,也是可以接受的。事实上,这份坦然和决心,已足够令我们的生活开阔而富足。”上师三宝的加持是无处不在的,如果我们对上师的信心足够虔诚,就不会在意在人际关系上或者修行路上出现的困难,凭借对上师的信心,就能够帮助我们渡过生活中的困难,克服修行中的违缘。即便我们活得山穷水尽,比别人穷困潦倒,我们都可以接受,因为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可以作为我们生活下去的支撑。这份坦然和决心,可以让我们的生活更加开阔和富足。希望各位道友们在日常修行当中,不断坚定对上师三宝的信心。

  信心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是什么呢?

  正文中说:【不仅如此,而且现量证悟胜义谛实相也唯一依赖于信心。如佛在经中说:“舍利子,胜义谛唯以信心才能证悟。”依靠所生起的不共信心,上师三宝的加持融入自相续以后自然而然会生起真实的证悟,而只有见到实相真实义的时候,才能真正对上师三宝诚信不疑,生起与众不同的不退信心。由此可见,证悟实相与胜解信二者是相辅相成的。】看到这一段文字,道友们更能体会到信心的重要性。我们通常说:“我要开悟!我要证悟胜义谛!我要获得解脱!我要获得佛果!”一棵结满硕果的参天大树,最初也是来自于一颗种子。一颗非常良好的种子,把它种在良田里,将来就会长成参天大树,并且硕果累累;如果种子受到了破坏,最后就很难长成参天大树。信心就相当于种子,我们想要现量证悟或者获得解脱,最初就来自于信心;我们想要现量证悟胜义谛的实相,最初就要培养信心。华智仁波切这里说“证悟实相和胜解信二者是相辅相成的”,就是说,在信心不断增强的时候,胜义谛的实相就会逐渐显现;同样,当一分一分廓清相续中如来藏的时候,对佛法僧三宝的信心也会越来越坚定。最后,依靠自己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就可以证悟大圆满的实相境界。

  《次第花开》中也说:“要证悟大圆满,只能依靠弟子对上师的信心与上师赐予的加持……没有真正视上师为佛,那么无论你有怎样的世间聪明,无论你通达多少甚深经典,都不会得到上师最殊胜的加持,这样是无法证悟大圆满的。”由此可见,弟子对上师的信心非常重要,尤其是想通过修行大圆满法获得成就的道友们,一定要注重培养自己相续中对于上师三宝的信心。

  正文中说:【从前,塔波仁波切临行时问米拉日巴尊者:“尊者,我什么时候才可以摄受眷属呢?”尊者告诉他说:“一旦你与现在截然不同,相续中生起了现见心性的证悟,并且将老父我看作真佛,当萌生了这样的坚定信心时,你便可以摄受眷属。”】以上是米拉日巴尊者赐给弟子非常珍贵的教言。弟子问米拉日巴尊者:我什么时候可以摄受眷属?米拉日巴尊者告诉这位弟子:当两个条件满足了的时候,就可以摄受眷属。第一个是相续中生起现见心性的证悟;第二个是要将自己的上师视为真佛。当我们分析的时候,证悟和将上师视为真佛实际上是相辅相成的。如果我们想证悟佛法胜义谛,现见心性,就要将上师当作真佛想。在前面讲解共同外前行“依止上师”科判的时候,已经讲到了要视师如佛,现在讲到不共内加行的时候,同样也讲到了视师如佛的重要性。让自相续中对上师三宝生起清净心非常重要。在清净心中,我们观师如佛,此时上师的任何行、住、坐、卧,我们都会视作真佛一样对待。如此视作真佛,可以使我们相续中的信心不断坚固,这个时候我们相续中对正法的体会和修证也会不断提升。因此,如果我们没有对“上师是佛”的修持,“证悟”的结果就难以实现,谁都不能够违背这样的因果定律。

  正文说:【因此,上师三宝的大悲心与加持融入自相续,唯一依靠恭敬和信心。从前,阿底峡尊者的一个弟子直呼尊者的名字:“觉沃,给我加持加持。”尊者说:“坏弟子,恭敬一点吧!”】上师三宝的大悲心与加持能否融入自相续,依赖于自己的信心和恭敬心。在这里时时强调信心和恭敬心,不知道道友们是否听到心里去了?如果没有也没关系,我们要把这样殊胜正法的法义记在心里,如此就可以时刻提起正知正念,并轨范自己的言行;在不断轨范自己言行的过程中,信心和恭敬心也会逐渐生起,依靠信心和恭敬心就可以获得胜义谛的证悟。所以,这的确是良性循环。

  在《次第花开》中,有一段讲到大恩上师是如何恭敬法王如意宝的:“记得法王如意宝在世时,我和我的几位师兄弟每次见上师前都会紧张得手足无措,总要在上师门外踌躇很久,谁也不敢头一个进,有时不得不靠抓阄来决定先后顺序。”此处讲到上师在依止法王如意宝的过程中,对于法王如意宝的恭敬心和信心。我们在依止上师的过程当中,决不能把上师做凡夫想,更不能认为上师在某些方面还不如我。如果这样想的话,是没有办法从上师三宝那里得到加持的。所以,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要对上师作真佛想,这非常重要。

  正文讲到:【可见,只有以坚定不移的不共信心与恭敬心才可能开启皈依之门,所以信心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条件。】这里讲到了皈依的基础——信心。对于每个人来说,信心非常重要,是必不可少的条件。下面进行一下总结:

  首先,正法是我们今生来世的安乐源泉。要想获得最终的解脱,就要修持正法;要修持正法,最初要听闻正法;听闻正法依靠什么呢?首先要皈依。皈依到佛教内道当中,才有可能听到殊胜的解脱正法。所以,皈依是一切圣道的基石,能够开启所有的正法之门。

  皈依的前提是什么?是信心。信心可以开启皈依之门,也是可以得到上师三宝加持的关键。只要对上师三宝生起信心,就可以皈依。皈依之后,沿着上师所讲的正法修持,通过修持,才能够逐渐清净相续中的业障而成就佛果。如果我们想最终达到究竟佛果,最初来自对于上师三宝的信心。所以,对于每一个希求安乐和解脱的人来说,信心至关重要。

  以上讲到了皈依的基础,就是信心。

  【丁二、皈依之分类:】

  正文中说:【具有如此信心的皈依根据动机的不同也分为三种:其一、如果是因为畏惧地狱、饿鬼、旁生三恶趣的痛苦,希求善趣人天安乐而皈依,称为小士道皈依;其二、如果是因为认识到无论生在轮回的善趣恶趣都离不开痛苦的本性,为了摆脱轮回的一切痛苦,获得寂静涅槃的果位而皈依三宝,称为中士道的皈依;其三、如果是因为现见沉溺在茫茫无边的轮回大苦海中的所有众生遭受无法想象的各种深重苦难逼迫,为了将他们安置于遍知无上真实圆满正等觉的果位而皈依,就叫做大士道的皈依。】皈依可以分为三种:小士道的皈依、中士道的皈依以及大士道的皈依。

  总结这三类皈依:

  小士道的皈依:是希求人天安乐的一种皈依。主要目的是希求从地狱、饿鬼、旁生三恶趣的深重苦难中脱离出来,获得善趣人道、天道的安乐而皈依。

  中士道的皈依:是希求自己一个人获得解脱。为什么他要获得解脱呢?因为他认识到了在轮回中无论善趣还是恶趣都离不开痛苦的本性(不像下士道行人没有认识到善趣同样是痛苦的本性),于是想摆脱整个六道轮回,希求自己一个人从轮回中解脱,获得寂静涅槃。

  大士道的皈依:见到了所有众生都在轮回中感受各种各样的痛苦,由此发愿让所有众生摆脱痛苦而获得圆满正等觉的佛果而皈依。

  正文中说:【在这三种发心当中,我们必须具有希望将无边众生安置于圆满正等觉果位的大士道发心而皈依。】作为大乘修行人,尤其是修金刚密乘的人,在修行之初就发起菩提心非常重要,要生起一颗希望所有众生都能够获得圆满正等觉佛果而皈依的心。

  华智仁波切接着分析,为什么大乘道这么殊胜,为什么要劝请大家发起大士道的皈依?

  正文中说:【善趣的人天安乐暂时好像是快乐的,但实际上也超不出痛苦的范畴,有朝一日善趣乐果耗尽以后又会再度堕入恶趣之中。我们绝不能追求瞬间的善趣安乐。】小士道追求的人天安乐能不能够得到呢?可以得到,但是这样的人天安乐非常短暂,从整个漫长的轮回来看,就像大海里的一滴水一样渺小。善趣的人天安乐终究不超出痛苦的范畴,仍旧属于痛苦。即便是在一段时间内在善趣中享受了安乐,哪怕在天界享受了很长时间的安乐,在天人相续中也会认为这个安乐是一瞬间的,反而抵不过临死下堕前的七天中所感受的痛苦时间长。所以,善趣的人天安乐非常短暂,一旦享尽善趣果报之后,又会下堕到恶趣中。因此,小士道的发心不值得我们去追求。

  正文中说:【如果只是为了独自一人得到寂静、安乐涅槃的声闻缘觉果位,而不去饶益无始以来曾经当过自己父母、现今沉沦在轮回苦海中的无边众生,实在不合情理。】如果我们发起中士道的心来皈依,即使通过修行获得了解脱,也仅仅是自己获得了解脱而已,却置那些无始以来曾经当过自己父母、现今沉沦在轮回苦海中的无边老母有情而不顾,真的是不合情理。

  比如,一个母亲生了几个孩子,在这几个孩子当中,可能有一个孩子的家境非常富裕,而父母的生活非常拮据,其他几个孩子也过着很悲惨的生活,但是,这个很有钱的孩子却不用自己的钱来照顾自己的父亲母亲,接济自己的亲朋好友。在世人眼里,也会觉得这个有钱的孩子对自己的父母、亲人都不照顾,对他会有不同的意见或者想法。同样,中士道发心的人自己想获得解脱,虽然自己获得了解脱,却忘记了那些曾经当过我们父母的有情众生正在受苦。所以,华智仁波切直接说“实在不合情理”。

  从世间来说,我们举了前面的例子。从出世间来讲,希求个人的解脱的确没有太大意义。即便是通过修行,最终得到了声闻、缘觉的果位,最后佛陀还是要劝请你从定中出来,继续入大乘,发大的菩提心而度一切有情成佛。所以,从修道方面来讲,也是不合情理的。

  正文中说:【希望一切众生能获得佛的果位而皈依三宝是大士道无量福德的津梁,所以我们理所应当修行大士道的皈依。《宝鬘论》中说:“众生界无量,利彼亦如此。”】《生命这出戏》中说:“寂天菩萨曾说,一心为众生着想的人,早已成佛,得到了究竟的智慧和解脱;而处处为自己打算的人,却还在无明和痛苦中流转。”同样说明了发无上殊胜菩提心的重要性。

  华智仁波切说“希望一切众生能获得佛的果位而皈依三宝是大士道无量福德的津梁”,了知这个道理之后,我们一定要发起利他的菩提心,不能总是自私自利地认为只要自己过得好、自己解脱就可以了。其实,当我们真正获得解脱的时候,我们会想到那些苦难的有情众生,并在内心产生很大的波动。所以,我们最初就应该为一切众生都获得佛果而努力。关于皈依的意乐、时间、对境以及分类等,下面以大士道皈依为例,简单地介绍一下:

  《前行备忘录》中说:“大士道皈依的意乐,不是为了自我利益,而是为了利他证得佛果,也就是加行发心殊胜。皈依的时间,是从即日起直至没有证得菩提果之间。”皈依的对境可以分为共同外皈依境、不共内皈依境、殊胜方便金刚乘的皈依境和究竟无欺实相金刚乘的皈依境。从对境上进行分类,可分为暂时和究竟两种。“法和僧是暂时的皈依境”,为什么法宝和僧宝只是暂时的皈依境?我们留到后面讲解。“究竟的皈依处只有佛陀,他是三宝的本性,如云:‘能仁法身故,僧亦彼究竟。’其中的‘能仁’是指本师佛宝,‘法身’是指证法身及教法身两种,与佛心相续功德的法不可分割者,即是僧众,实际上究竟的皈依处只是唯一的佛陀。”我们要记住:在大士道皈依中,皈依的对境分为暂时的皈依境和唯一究竟的皈依境,暂时的皈依境是法宝和僧宝,究竟的皈依境是三宝总集、独一无二的佛宝。

  关于三宝的本体,首先介绍佛宝的本体。《生命这出戏》中说:“佛宝的本体是断证究竟,也就是断除了烦恼障、所知障、习气障等一切障碍,证得了究竟圆满的智慧。再无所断,再无所证,断证都达到了究竟,这是佛宝的本体,由佛的三身五智来体现。”

  法宝的本体是什么呢?《生命这出戏》中说:“法宝的本体是断除烦恼障、所知障、习气障的方便,包括断除障碍的方法和障碍断除后现前的功德,具体体现为佛陀的教法和证法。佛陀宣演的八万四千法门归纳为经、律、论三藏,又称教法。三藏诠释的含义为戒、定、慧三学,又称证法。”

  什么是僧宝呢?《生命这出戏》中继续说道:“僧宝的本体是具足智慧和解脱两种功德。在不同程度上证得了智慧,解脱了烦恼障、所知障、习气障的修行者,是僧宝。根据大小乘共同的观点,释迦牟尼佛教下出家的四位僧人就可以代表僧团,僧团即僧宝,是我们皈依礼敬的对境。根据大乘不共的观点,只要是证悟者,无论一人还是多人,无论出家还是在家,都是僧宝。”

  关于佛陀的三身,《生命这出戏》中说:

  “三身指佛的法身、报身和化身。

  法身是自性光明。报身、化身是佛在不同有情面前的显现。

  具体而言,在清净者面前,依靠佛的自性大悲、愿力以及所化一至十地菩萨的福德力,而显现报身,比如金刚萨埵等报身佛刹土的主尊,一地以上的菩萨才能现量见到。

  在不清净者面前,依靠受用圆满身的发愿力和所化众生善法增上福德力,显现佛的殊胜化身,比如圆满示现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的释迦牟尼佛,这是没有证悟的众生也能现量见到的。

  佛的化身除殊胜化身外,还包括:

  一、秉承佛陀慧炬、以正法饶益众生的大德善知识。佛陀在《涅槃经》中说:‘阿难莫哀伤,阿难莫哭泣,末时五百世,我现善知识,饶益汝等众。’就是说在末法时期,佛陀将示现善知识的形象来度化众生。

  二、佛陀在《耳饰经》中说:‘末法五百世,吾现文字相,意念彼为我,尔时恭敬之。’法本文字亦是佛陀的化身,以教法引导众生出离轮回无尽的痛苦。

  三、《白莲经》云:‘化为诸多佛像后,利益众生令行善。’佛塔、佛像、佛舍利等都是佛宝的所依,代表真正的佛。

  四、凡是能为众生带来利乐的事物,哪怕是酷热中的一阵清风或是寒夜里的一盏灯火,都是佛陀的种种化身。”

  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对于具有信心者,佛陀恒时都赐予加持。也就是说,谁对佛陀有信心,佛陀就会恒时赐予加持。比如:夏天吹来的一阵清风,我们可能觉得是风的作用让自己感受到凉爽,但实际上这也是佛陀的功德,是佛陀成就了圆满智悲力后显现的功德。

  关于佛宝的功德,《前行备忘录》中说:“佛宝的功德:佛陀的功德有法身的功德和色身的功德两种。其中法身的功德,就是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等二十一种无漏法的自性。佛陀色身的功德,身体具足三十二相、八十随好,语言具足六十梵音,意具足智悲力的功德。”

  佛宝的功德具体还可从其智慧功德来分析。《前行备忘录》中继续说道:“智慧的功德,就是现量照见轮涅诸法的法性,这是如所有智;互不混淆现量照见世俗有法的万事万物,如同湿的庵摩罗果放在手掌中一样,这是尽所有智。慈悲的功德,昼夜六时关注众生,看谁兴盛、谁衰落等等,犹如独子之母一样,无有远近亲疏照见一切有情。威力的功德,如经中说:‘大海与波浪,纵会有越时,所化佛子前,佛不会越时。’声闻、缘觉、菩萨们,尽管在调化众生的时机成熟时,也可能有因懈怠、忘记等没有及时调伏众生放弃的情况,可是,佛陀即便是在最后涅槃,仍然使人类中的遍行极喜、非人中的乾达婆极喜现见真谛。”由此可见,佛陀在恒时不间断地行持饶益有情的事业。因此,如果我们对上师三宝、佛菩萨具有强烈坚定的信心,就会得到上师和佛菩萨的加持。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