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普贤上师言教·浅释 > 经文查看

《普贤上师言教 · 浅释》第六十一课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历代传承大恩上师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普贤上师言教》为华智仁波切所著。虽然撰著本论的年代已经很久远,但是从华智仁波切悲心中流露出来的教言,现在仍然让我们非常受用。每次读后,相信每位道友都会有不同的感受——也许今天对这点有感触,明天对那点有体会,因此值得我们反复阅读。如此殊胜的教言真的像一个没有嗔心的阿阇黎一样,希望大家在有时间的时候,多翻翻法本。

  本论分为两个科判:甲一、闻法方式;甲二、所讲之法。

  所讲之法分三:乙一、共同外前行;乙二、不共内加行;乙三、往生法。

  共同外前行分六:丙一、暇满难得;丙二、寿命无常;丙三、轮回过患;丙四、因果不虚;丙五、解脱利益;丙六、依止上师。

  通过前四个科判“暇满难得”“寿命无常”“轮回过患”和“因果不虚”的学习,相信大家对整个六道会产生厌离心。当我们对整个轮回生起厌离心的时候,就会觉得实际生活中很多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的事情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希求解脱。只要自己还走在解脱路上,还没有从修行路上退缩,其他的都不重要。通过修法,可以从精神、心理乃至其他各个方面带来我们想要的结果,这也符合佛法所讲“因果不虚”的道理,因为殊胜的正因,就会结出殊胜圆满的果。任何事情都不会无因无果,包括依止上师,也要在不昧因果的观念指导之下依止。

  第五部分讲到“解脱利益”,究竟的解脱利益是让我们获得佛果。我们获得佛果之后,可以返回来利益无量无边的众生。

  唯有依靠已经真正获得解脱的上师引领,才能帮助我们更好地走解脱路,因此依止上师非常必要,这也是第六个科判中所讲到的内容。本节课继续学习第六个科判:依止上师。

  依止上师分二:丁一、依师之必要;丁二:依师之次第。

  依师之必要分为暂时和究竟。究竟的必要是获得佛果。如果我们这一世没有能够顺利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来世还要在轮回中流转,在这一世依止上师就非常重要,这是暂时的必要。有这一世和上师相遇、上师摄受我们为弟子的因缘,我们在来世就可以创造更多的机会遇到自己的有缘上师,继续跟随有缘上师修行佛法。

  依师之次第分三:戊一、观察上师;戊二、依止上师;戊三、修学上师之意行。

  在学佛之初,最有必要的事是要首先“观察上师”,要选择具相上师来依止。把一棵很普通的木头放在栴檀香树林中,不久就会熏染上栴檀的香味;同样,如果我们依止的是善知识,善知识就必定可以把我们安置在解脱正道上。

  如果我们想到达拉萨,走出第一步非常重要;同样,要想修解脱道,观察上师就是我们依止上师过程中的第一个关键环节。在本论中,华智仁波切讲了很多种上师(包括显宗上师和密宗上师)应当具足的法相,把所有法相归纳为一点,核心的法相是要具足菩提心。所以,我们在依止上师之前,一定要先观察这位上师是否具足菩提心。如果圆满具备菩提心,就必定会给依止他的有缘弟子带来最终的安乐。

  第二个部分讲到“依止上师”。

  华智仁波切教了我们很多依止上师的方式和方法,也教了我们在和上师相处的时候,身、语、意应该如何行止等等。归纳而言,依止上师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依教奉行,即上师怎样说,我们就怎样去做。这样,我们的心就能很快融入上师的智慧和功德大海里。依止上师有无量无边的殊胜功德,很多古代大成就者们非常了知依师之道,知道应该怎样去依止自己的具相上师,并且也是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获得了解脱、成就了佛果。

  第三个部分讲到“修学上师之意行”。

  前面的课程讲了常啼菩萨依止法胜菩萨、那若巴依止帝洛巴、米拉日巴尊者依止玛尔巴上师等公案,这些公案都在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在修学上师意行的时候,除了依教奉行以外,更要去领纳上师行为背后的用意。究竟上来讲,上师的密意安住在和佛无二无别的状态中,只不过化现成和我们长得差不多的形象。如与你有缘的上师到中国来度化你的时候,就显现黄皮肤、黑头发的样子;如果需要化现成外国人的样子来度化你,上师就会化现成肤色为黑色或者白色的外国人来度化你。释迦牟尼佛在临圆寂的时候对阿难尊者说:“阿难莫哀伤,阿难莫哭泣,我于未来时,化为善知识,利益汝等众。”所以,我们现在有缘跟随上师修学,最关键是要牢记上师的教言,之后去领纳上师通过教言给我们传达的正法含义,逐渐地,我们就能够学修到上师相续中的善法功德。

  《次第花开》中说:“法王如意宝说学佛应该先学做人。”为什么把这一段内容引用到“依止上师”这么重要的地方来讲呢?因为我们想最后获得和上师一样的功德和成就,一定要有起点,要有因,它的因归根到底就是法王如意宝所说“学佛应该先学做人”。《次第花开》中还说:“人品是修行的基础,没有基础,修行便像在空中盖楼,(如同海市蜃楼一样)不牢靠。”所以,在修行之初,我们首先要做一个好人。“无著菩萨摄受弟子前只考察一条,就是看来者的人品是不是好。人品好,业障再重也收于门下”,为什么人品好就可以收为弟子呢?因为人品好,即使业障非常深重,上师也可以通过善巧方便,帮助他们更快、更好地消除业障。而如果人品不好,即使上师想多少办法,看起来也很难帮助弟子消除业障。如果我们自己业障重而且人品不好,也很难跟正法相应,此时很容易对佛法生起邪见而退失道心。所以,在修行之初,做一个人品好的好人非常重要。无著菩萨在摄受弟子的时候,“人品不好的,一律让回去先学会做人再来求佛法”

  上节课也讲到,人品好的基础是心地善良,心地善良,就能够真实去修持解脱道。《寂静之道》中说:“善良的人如果坚定而稳重,一旦开始修行,解脱便不远了。”《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很多人,尤其是藏民,从内心里相信三宝,“他们也许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但是他们对上师三宝有坚定的信心”。我们在修学佛法的旅途中,也要坚定对上师三宝的信心。“苦也好,乐也好,顺也好,逆也好,一切都是上师三宝的加持,对此真心认同”,现在的有缘众生很不容易认同这一点。但是,一个真实信仰三宝、把自己的解脱慧命真正交付到上师三宝手里的人,真的会真心认同所有的一切(快乐、痛苦、生病、不安乐、发大财、穷困潦倒、破产……)都是上师三宝的加持,“所以他们能很自然地做到不愁不怨,很自然地串习正念”

  串习正念,能够让我们不断调整心态,让心保持在修正法的状态中,这对修行人来说很重要。让我们的心保持正念,让我们的心很平稳,让我们能够很坦然接受不管是顺利还是不顺利等所有一切,其根本来自于对上师三宝坚定的信心。“佛法对于他们(虔诚的三宝弟子),是活法,是具体在一言一行中切实地取舍因果”,不管是三藏法师,还是充满业障、整天烦恼不断的平凡众生,在所有人面前,因果都是平等的。学习佛法,也是学习正确取舍因果的方法。佛法还“是朴实的信心体现在日常生活的细枝末节中”,作为修学佛法的三宝弟子,我们也要不断培养自己朴实的信心。佛法还可以体现在日常生活的细枝末节中,比如季节的更变、城市交通道路的改造、每年扎西持林发生的变化……我们发现这些无常,就是在体会佛法中所讲的无常道理。当我们去深入理解、体会无常的时候,会逐渐悟到无我空性的道理。所以,对于修行人来说,佛法是可以在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中实地修行的。

  下面宣讲正文。

  【戊三、修学上师之意行:】

  上节课讲到,米拉日巴尊者在依止上师的时候,上师多次地为难他,不管他如何做,显现上上师都不满意。虽然上师让他把房子修了拆,拆了又修,但不管怎样,米拉日巴尊者都毫无怨言,非常堪忍上师对他所做的一切。

  正文中说:【又有一次,绒地的鄂敦秋多来求喜金刚的灌顶。当时,师母将私房财产——一颗大松耳石给了他,让他作为灌顶供品。他又坐在灌顶行列中,结果也像上次一样挨了一顿痛打和责骂,依旧没有得到灌顶。他想:现在肯定不会得到法了。】

  在玛尔巴上师为其他弟子传灌顶的时候,师母为了让米拉日巴也能够得到灌顶,把自己的一颗松耳石送给米拉日巴尊者作为灌顶供品。没想到上师一眼就认出了那颗松耳石,于是责骂他的空行母说:“达媚玛,你的人都是我的,为什么还要把我的东西送给别人?”米拉日巴尊者不仅没有得到灌顶,还被上师以更严厉的方式痛打和责骂。这个时候米拉日巴尊者有些心灰意冷,认为已经没有希望在这位上师面前得到正法了,因为屡次求法都无法成功。

  米拉日巴此时痛苦万分,他想:“现在肯定不会得到法了!”师母见后很难过,就想了一个办法,用计想让上师早日传法。她让米拉日巴在上师看得见的地方,故意装成要离开的样子,一边哭一边收拾行李,还带了些糌粑。师母假装一直在挽留他。上师见了,怒气冲冲跑进房去,拿了一根皮鞭,照着米拉日巴一顿乱打,说:“你这个混账东西,起初来的时候,把身口意都给我了,现在还想往哪里走?我要高兴的话,可以把你的身、口、意割成千条万片,这是你给我的,我有这个权力。现在不管怎样,你要滚,就滚好了,为什么把我的糌粑拿走?这是什么道理?”上师又把糌粑抢了过去。当时米拉日巴真是难过极了,又不敢说这是自己假装的,只好跑进房去痛哭一场。

  有时候我们也是这样,明明在心底已经无数次地发愿说:“上师,我把身语意供养给您。”可是当真正依止上师遇到困难的时候,不禁又开始畏缩和后退——不想修行了,不想听话了,太累了不想发心了,等等。在我们修行之中,生退心是很正常的,是上师的教言和我们的我执在拉扯的一种体现。

  《次第花开》中说:“没有被上师的显现吓跑,你留了下来,这也许是很久以来第一次,你抵制住自我的诱惑,没有被它牵着鼻子走。”《次第花开》中还说:“在修行路上坚持不懈,做到这一点比我们预想的要艰难得多。我们只有在自我感觉越来越好时,才相信自己走对了路。”当我们“请求上师授予那传说中奇妙无比的高深法门时,他要么微笑不语,要么建议你去磕头、持咒,或做其他诸如此类、再平凡枯燥不过的事。你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打击你的积极性。难道不需要做点儿什么与众不同的事就能成佛吗?难道磕头、持咒与开悟有必然联系吗?你开始怀疑上师是否真的愿意教给你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自我’就是这样,只要不如所愿,很容易就陷入猜忌当中。你想有所作为,想超凡脱俗,这都是‘自我’成就欲的表现。”“通过心的训练,我们也许是此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混乱。这让很多人感到难堪甚至无法接受,但这是修行的必经之路,如果不能面对自己的混乱,定力将无从谈起。”

  正文中说:【于是他漂泊异乡,到了南岩地区。一户人家请他念诵《般若八千颂》,在那里,他看到了常啼菩萨的传记。以此为缘,他想:为求正法,要坚持苦行,恭敬上师,依教奉行,令师欢喜。】

  米拉日巴尊者在看了常啼菩萨苦行的事迹以后,很受鼓舞,他想:既然常啼菩萨能够为了求法,做那样的苦行,我也可以。于是决定回到上师身边。

  在回去之前,他在内心暗暗下了决心:

  首先,“为求正法,要坚持苦行”。想要获得正法,需要经过前前苦行的磨练,所以要想求法,就必须要坚持苦行。之前的求法,是之后修行、获得解脱的基础。于是他决定回去:“我要坚持苦行,不论上师说什么,我都照做。”

  第二,要“恭敬上师”。对上师有信心和恭敬心,是获得悉地和成就的来源,米拉日巴尊者非常清楚这个道理,所以要恭敬上师,也启发我们要恭敬上师。

  第三,要“依教奉行”。依教奉行的根本是要听从上师的吩咐,上师怎样说,自己就怎样去做,这是可以直接得到加持的方法。

  第四,“令师欢喜”,以三种方法承侍上师,这也是具相弟子的所为。

  由上可见,米拉日巴尊者在再次返回上师跟前求正法的时候,所下的决心都是围绕着要获得正法。获得正法需要基础,要各方面的因缘圆满和合在一起,比如加持和悉地的来源以及自己的准备等,才能够真正获得正法。

  正文中说:【于是他便返回来。回到上师那里后还是依然如故地一味挨打受骂,正当他极度伤心、感到绝望的时候,师母派他到鄂敦上师面前去求法。鄂敦上师传给他窍诀后,他进行修持,但是因为没有得到上师的允许,所以未能生起少许功德。】

  师母知道了他的情况,派他到鄂敦上师面前求正法。他倒是去了,鄂敦上师也给他传了法,他也修了,但却没有生起少许修法的功德,是因为他虽然在鄂敦上师面前获得了窍诀,但因为没有得到上师的允许,所以修法不能生起功德。因此,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如果是上师开许的事情,我们就去做,也会因此让我们缘上师的事业累积许多功德善法;如果上师没有开许,我们擅自做主去做,就不一定能够生起功德。

  上师有的时候开许我们做一些事情,有的时候号召我们做一些事情,有的时候提倡我们做一些事情,有的时候要求我们做一些事情,不管以哪种方式,只要是上师提出的,作为具相弟子,我们就一定要去做。一方面是因为上师观察到了殊胜的因缘现前,才会给我们做一些开示、说一些提示、做一些补充;另一方面是因为这样做是调伏我们我执的方法。在没有断除对自我执着的情况下,我们是无法获得解脱的。所以,按照上师的教言去做,一方面可以削弱我们的我执,帮助我们有效地证悟无我空性;另一方面可以帮助我们调伏内心尚存的一些烦恼。我们总说自己要积资净障,要获得福德和智慧资粮,按照上师的教言、得到上师的允许或者上师号召、希望我们做的去做,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快速积累很多功德资粮。

  正文中说:【后来遵照上师的吩咐,随鄂敦上师一起到玛尔巴上师面前。一日,在一次会供的行列中,上师严厉呵责了他和鄂敦上师及师母,又狠狠地打了他们,并将米拉日巴赶了出去。他心想:我所造恶业的罪障如此深重,不但自己受苦,还连累鄂敦上师及师母受这样的罪,看来现在实在得不到正法反而只有造罪,还不如自杀死了好。想到这里,他准备自尽,幸好被鄂敦上师劝住。】

  有一次会供时,上师严厉呵责了鄂敦上师及师母,说师母不应该擅自让米拉日巴到鄂敦上师那里去求法,不应该写一封假的介绍信,把米拉日巴介绍给鄂敦上师,并因为这件事情狠狠地打了他们,将米拉日巴也赶出了会供的行列。他很绝望,找了一把藏刀准备自尽,幸好被鄂敦上师及时劝住。鄂敦上师对他说:“在密乘中,寿命未终时,即使行转识法,都有杀佛的过患。世上再没有比自杀更大的罪了。就是在显宗中也说:没有比自断生命更重的罪了。你要好好想想,放弃自杀的念头吧,上师也许会给你传法的。就是不传也不要紧,向别的喇嘛请法也可以。”

  这时,玛尔巴上师对这位非常有缘的弟子一下子转变了态度,正文中说:【这时玛尔巴上师怒气已消,将他们师徒二人唤到面前,从此真正开始摄受了他,并传授了许多善妙的教诲,给他取名为米拉金刚幢。胜乐金刚灌顶时,上师现量显示了六十二本尊坛城,赐他密名为笑金刚,所有的灌顶与窍诀以满瓶倾泻的方式毫无保留地全盘传授给他。米拉日巴也是历尽千万苦行,修持正法,终于获得了共同和殊胜的成就。】

  米拉日巴最后还是得到了上师的慈悲摄受,上师不但为他传教言、窍诀,而且为他灌顶。在一次胜乐金刚的灌顶时,上师为他慈悲地现量显示了六十二本尊坛城,并且赐他密名为笑金刚,把所有的灌顶与窍诀以满瓶倾泻的方式毫无保留地全盘传授给他。此时,米拉日巴尊者在上师面前彻底得到了所希求的圆满正法。得法后,米拉日巴尊者历尽苦行,最后获得了共同和殊胜的成就。

  毫无疑问,修行是会受苦的,因为对于我们的习气来说,最轻松的往往都是顺着轮回的习气走;想获得解脱或者成就,就要逆着自己的习气走,这是何其不容易。如《寂静之道》中说:“反转无始以来的惯性模式,需要付出极其艰巨的努力。不要觉得修法太累。世俗的事不勤奋努力都很难成办,何况发菩提心、为了一切众生的解脱和成就这样大的事业,不精进肯定不能成就。”因此,我们要经常翻阅米拉日巴尊者的传记,看看他是如何苦行的,看看自己还有多大的差距。有差距很正常,发现问题本身就是件好事;我们要通过修行,不断把自己的缺点、过失、毛病改正过来。不要一发现问题就灰心丧气,这不是修行人所为。我们发现问题之后,要积极运用佛法的各种方便方法和佛法的道理来调整内心,战胜困难,克服违缘。所以,修行任重而道远。

  在修行过程中,我们是要付出一些努力和辛苦的,可能要比别人早起一点或者晚睡一点。但是我们要知道,修法过程中一点一滴的努力,如参加上师发起的共修,最终会汇入到上师的功德大海;或者参加如文字整理、在网站上发心等发心工作,就是在缘上师的事业而累积功德。上师的事业无量无边,正好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机会,对哪方面感兴趣、哪方面有特长,都可以运用到发心工作中,这也是我们精进修法的体现。“修行很重要的是清净业障,积累福报。舒舒服服地能消业吗?凡夫人要想获得解脱与成就,不吃一点苦肯定不行。”如果我们想清净业障,积累资粮、福报,不吃苦肯定是不行的。我们有时候觉得自己这个欠缺一点,那个不足一点,归根到底都是因为自己福报不够。而修行,如参加共修,是积累福报的很好方法,只不过自己之前不懂得而已;现在懂了,就可以通过这些方式来积资净障。“凭佛陀那么深广的智慧,也没找到让众生轻轻松松就成佛的方法。”上师给我们讲解脱正道,我们还要依赖自己不断精进地努力修行,才能够真正走在解脱路上。

  《寂静之道》中说:“藏地的大成就者米拉日巴与他的上师玛尔巴,古印度的大成就者那洛巴与他的上师帝洛巴,他们之间有很多精彩的公案流传于世。上师要求弟子做一些看起来与佛法无关的事,比如盖房子,比如乞讨,有些要求看起来甚至非常不合理,而做弟子的,因为对上师怀着强烈的信心,所以上师怎么吩咐就怎么做,历尽千辛万苦,饱受磨难,但最后在上师的加持下得到成就。”我们是大圆满龙钦宁提的后学者,我们学的是大圆满前行,已经进入到密乘中,这里强调,“在金刚乘中,所有的成就都依赖于对上师的信心与上师赐予的加持。”由此看出,在修行过程中,不断增强自己对上师的信心非常重要。如果对上师有信心,上师会随时随地赐予加持。我们不要怀疑上师,我们唯独要做的就是坚定自己的信心。信心越足,获得的加持就越大;信心越足,就越是修大圆满的利根者。信心很重要,“缺少对上师的信心,不论你有怎样的世间聪明,或者阅读过多少经论,可以肯定的是,你的修行很难有结果。”如果我们不培养对上师的信心,想凭借自己在世间的小聪明或者曾经阅读过大经大论,想自己修持获得解脱,是很难有结果的。所以,进入密乘要注意两点:一是培养对上师的信心;二是要不断祈祷上师,让自己的凡夫心和上师的心相应很重要。

  《次第花开》结合米拉日巴尊者的公案开示道:(玛尔巴)上师说:‘为了净除你的罪业,我叫你来建筑息、增、怀、诛的房屋(米拉日巴尊者分别建了圆形、半圆形、三角形等房子)。我把你从灌顶的会座中赶出去,又做了很多不合情理的事情,可是你不起丝毫邪见,这表示将来你的弟子和法统学道时能具足信心、精进、智慧、慈悲等一切弟子应具的条件。’”米拉日巴尊者是玛尔巴上师非常出色的一位弟子,能够以强烈的信心来依止上师,代表了将来他的所有弟子在修道时都具足信心、精进、智慧、慈悲等。上师又对他说:“修道之时,皆能于此生无大贪著,有忍苦精进修行的毅力”,通过米拉日巴尊者在上师面前的这些苦行,预示着米拉日巴自己将来摄受的弟子们也能够忍耐苦行,对修行非常有毅力,就像米拉日巴尊者一样。虽然房子一遍遍地拆了又盖、盖了又拆,虽然身体上磨出了血泡,腰上起了脓疮……但是米拉日巴尊者以惊人的毅力坚持了下来,实地行持上师的教言。上师的教言很简单,就是让他把这块石头背过去,然后再背回来;把这座房子拆了,然后在原地再重新盖起来。在不断磨练米拉日巴内心和毅力的过程中,上师也是在不断培养他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同样,很多时候,表面上上师只是对我们说了一些我们自己认为无关紧要的话,但如果按照上师的话去做,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内心会有很大的改变,会逐渐变得寂静、调柔,对众生有慈悲心,我执逐渐消除。玛尔巴上师接着对米拉日巴尊者说:你的弟子会和你一样,“最后生起觉受证解,具足慈悲和加持,成为圆满具相的上师”

  学到这里,有可能道友会提一个问题:“玛尔巴上师经常在大众中,或者单独在米拉日巴面前,示现愤怒相打他、骂他、踢他,或者把他从灌顶行列当中赶出去等等,似乎是在折磨这位弟子,他为什么要屡次三番地如此对待自己的弟子呢?”

  在《密勒日巴尊者传》中,玛尔巴上师说:“我为了要清净大力(米拉日巴的另一个名字)的罪业,所以故意给他苦行,又叫他修房子,这样方得由清净道净除其罪业;现在已经完成,所以我并没有错。达媚玛是个女人,心肠太软,太慈悲,难怪她;可是假做印信,却铸了一件大错。俄巴也没有错,但是先要把身庄严和玉石交还给我,我以后再给你。至于大力,他因为求法心切,用尽一切方法想得法,也实在难怪他。这一次,俄巴不知道是达媚玛所造的假信,便传给了大力口诀和灌顶。因此,我再没有办法给他痛苦,所以大发怒火,你们的请求我都不听。”

  “但是你们要知道,这种发怒与世间一般人的发怒是不相同的,过去任何表现出来的事情,都是为了法的缘故,其自性皆随顺于菩提道(随顺于菩提道,即是和佛法的精神和教义相符合相应的意思)。你们不懂得解脱方便的人,不要起邪见!再者,我的这个儿子大力,如果能受九次的大痛苦,大磨折,他将不受后有(不受后有,即是不再转入六道轮回的意思);不尽此蕴,便可任运即身成佛。”

  “现在未能如此,还有一点点剩余的罪业,这完全是达媚玛女人心软的原故。话虽如此,但是他大部的罪业都已於八次的大苦行和无数的小苦行中根本清净了。从今以后,我要加持他,传给他灌顶和口诀,传授与他我最秘密的心要口诀,还要给他修行的资粮,帮助他一切修行的助缘,让他好好的修行。”

  “你把我给你的酒都喝完了,把田耕得一点不剩,这是你将领受口诀成为法器,达到圆满大觉的征兆。后来,你供养了我一个有四个柄的铜钵,这是表示你将成为我四大弟子之一。铜钵上毫无一点破隙,表示你烦恼垢轻,身享‘拙火定’大暖乐的征兆。”

  “你用空钵来供养我,表示将来在你修行的时候,会有食物困难,遭受饥饿的痛苦。我为了使你的后半生与你的弟子法统得大受用的原故,又为了使有根器的弟子依着口诀的精要生起喜乐的原故,我就装满酥油在空钵中,燃成明灯。为着使你生起广大的名声,所以我敲铜钵让它发声。”米拉日巴听到这些,非常感动上师对他的良苦用心。“为着净除你的罪业,所以我叫你来建筑息、憎、怀、诛的房屋。我把你从灌顶的会座中赶出去,又做了很多不合情理的事情,可是你不起丝毫的邪见;这表示将来你的弟子和法统,学道时能具足信心、精进、智慧、慈悲等一切弟子应具的条件。修道之时,皆能于此生无大贪着,有忍苦精进修行的毅力;最后生起觉受证解,具足慈悲和加持,成为圆满具相的上师。我此口授传承法统将会发扬光大,如月轮增长,光辉无限。儿呀!你要高兴啊!”米拉日巴尊者也是欢欢喜喜地在上师面前得到了正法而修行,获得了成就。

  正文中说:【印度藏地曾经出世的大智者、持明成就者也都是依止真正的善知识,随即完完全全依教奉行,最后与上师意趣成为无二无别的。所以,我们对上师的一切行为举止绝不能视为颠倒,也万万不可怀有狡猾心态,必须以正直的秉性老老实实地依止上师,否则仅仅说一句小小妄语的罪业也是极其严重的。】

  不仅在印度藏地,在汉地也有很多修行人,是依靠在上师面前依教奉行的修行方式获得解脱的。许多高僧大德是怎么获得成就的呢?首先,要依止具相上师;第二,在具相上师面前,要完全依教奉行;第三,要领纳上师所传的真正佛法真谛,不断让自己和上师相应,最后成为和上师意趣无二无别的人。《次第花开》中亦云:“不管怎样,只要是单纯而坦白就比较容易与上师相应。”如果想和上师相应,就要做到单纯、坦白,这样也扫清了修行中的很多障碍。有的时候我们遮遮掩掩,不愿意向上师坦白事情的真相,实在没有必要,只会给自己的修行增添很多障碍。所以,在上师面前,我们要尽量做到单纯和坦白,这样比较容易和上师相应。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仅仅是在上师面前说了一句小妄语,也会有很大的过失。所以,我们在上师面前要很诚实地表达,比如:上师问事情的时候,我们要诚实地叙述;上师让我们做事情的时候,就老老实实地去做,不投机取巧……这些都是依师之道,我们要不断地随学。

  《寂静之道》中说:“尤其是求密法,一定要先了解上师的功德。具备真实功德的上师是我们修行路上的可靠依怙。”即使想在世间圆满办成一件事情,也希望得到可靠之人的支持和帮助;在修行正法的时候,具相上师就成为我们可靠有力、完全可以依托的依怙。因此,在求密法之前,一定要先了解上师的功德。“学密法依靠上师才能解脱,要对上师具足信心,不断地观想上师,所以在选择上师时一定要谨慎,必须是具德上师。”要想获得解脱和成就,最初谨慎地选择上师非常有必要。我们选择的这位上师必须是具德上师,如此的话,我们在他面前以菩提心摄持所做的一切善法行为就都是成佛的正因。如果最初在观察上师的时候马虎或者不负责任,没有进行仔细观察,觉得只要被人称作“上师”就可以去依止,我们就很有可能在不具相上师面前断送自己的解脱慧命。所以,最初的观察上师非常重要。“依止自己有信心的上师很重要,一定要好好选择自己的具德上师。”一旦我们确定这位上师是和自己宿世有缘的具德上师,就要下定决心在今生今世用依教奉行的方式来依止。

  下面通过一些公案,让我们了知不如理依止上师会有什么过失。

  正文中说:【从前,一位大成就者的弟子摄受了众多眷属。一次,他正在传法时他的上师以乞丐的形象来到他面前。他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中顶礼自己的上师,便装作没看到。下午传法结束后,他立即去拜见上师,恭敬顶礼。上师问:“刚才为什么不顶礼?”他妄言回答说:“我没有看见上师。”话刚出口,他的两颗眼珠顿时落地。后来他请求上师宽恕并说了实话。蒙受上师加持后,他的眼睛才得以恢复。】

  文中讲到了一位大成就者的弟子的公案。这位弟子已经摄受了很多眷属。一次,他正在传法时,他的上师以乞丐的形象出现在他面前,他觉得自己很没面子,由于贪著名誉,就装作没看到,没有及时顶礼。等到传法结束之后去拜见上师的时候,上师问他:“刚才为什么不顶礼呢?”他还欺骗上师说:“我没看见你。”等于是在上师面前没有勇气承认自己的错误,反而以谎言欺骗上师,可以看出他具有谄曲的心态。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他的两个眼珠马上就掉到了地上。这时他非常紧张、害怕,于是在上师面前请求宽恕,并且说出了实情。在得到上师宽恕之后,上师给他做了加持,他的眼睛才恢复如初。所以,一切的成功来自上师的加持,一切的失败来自于我们不知道如何依止上师,或者是由于自己没有真正成为具相弟子所致。我们在依止上师时,一定要让自己成为修行正法的合格法器。

  后面中说:【此外,印度大成就者黑行大师有一次和众多眷属一起航船渡海时,他想:我的上师虽然是真正的成就者,但从世间的眷属受用等方面来说还是我更胜一筹。刚刚生起这个念头,航船即刻沉入海中,在水中遇到极大的艰难时,他马上祈祷上师,上师亲自降临解除了他的怖畏。】

  文中说到,即使有很多眷属、财富,也不能对上师生起傲慢心。印度大成就者黑行大师认为自己有眷属和很多财富,有骄傲的资本,认为至少从这个方面胜过了上师。这个念头非常可怕,导致他所乘的船立即沉到海中。由于他毕竟是一位大成就者,知道在遇到危难的时候该怎么做(相比我们遇到危险的时候,可能不是喊妈就是喊爸,但是妈和爸都是没有从轮回中获得解脱的众生,像泥菩萨过河一样自身难保,又怎么能来救护你呢),这时他非常有正知正念,马上提起正念祈祷上师。在祈祷上师的过程中,上师亲自降临到他面前,解除了他的怖畏,上师的加持使他脱离了险境,转危为安。

  这个时候上师又对他开示了道理。【上师说:“因你生起了很大的傲慢心,所以得到这样的报应。实际上,我也是没有致力于寻求眷属受用,否则,如果我也将精力放在这上面的话,成为与你同样的人肯定不成问题。】

  上师对他说,你不要生傲慢心,如果我也像你一样去寻求财富、眷属、受用,跟你一样是不成问题的,甚至远远超过你也没有问题。只不过我没有把心思用在这些方面,而你却把心思用在了这些方面。这是上师对他的殊胜教言。读到此处,我们不妨反观自心:有的时候,我们可能认为上师在普通话方面不如自己,或者在操作电脑方面不如自己,或者在某某专业技术和技巧方面不如自己等等,这些都是我们自己一种无谓的分别。缘上师所做的这些分别都不是如理如法的,会成为我们修法的障碍,大成就者黑行在起了这些念头的时候,他所乘的船就沉入了海中。如果在面对具相上师的时候,我们还无意义地生起了这些分别念,可想而知,我们就给自己的修行道路上摆上了多大的一个障碍物。所以,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一定要杜绝自己的傲慢心,要以谦卑之心来依止上师。

  正文中说:【往昔出世了说不尽、数不清的佛陀,他们的大慈大悲也无法救度的我们这些众生直到现在仍然遗留在轮回的大苦海中。昔日涌现了不可思议的成就者高僧大德,可是我们也没有能成为他们慈悲观照的对境,甚至连面见他们的缘分也没有。】

  其实我们是很“厉害”的——数不清的佛陀都出世了,却没有因缘度化我们;无数的高僧大德也出世了,我们也没能在高僧大德们度化众生的时候得到他们的指引,通过修行解脱道而获得解脱。我们已经错过了无数次解脱的机会和因缘,在这一世,我们不能再错过了。

  为什么自己会一再错过?不管我们现在年轻也好,岁数大也好,都应当把心沉静下来,分析和思考自己前半辈子所走过的路。《次第花开》中说:“我们由于傲慢、颠倒、固执、牵挂和恐惧,一再错过机会,直到今天。”我们观察自己的时候,会发现多多少少会跟上述理由沾上边。有时因为傲慢,在遇到大德的时候不愿意依止,我们觉得自己某个方面比他强,为什么要依止他!有时因为颠倒,执虚幻为实有,非常固执己见,不肯听从别人的正确教导,认为万法是实有的,不接受万法无常的观念。我们牵挂自己的亲人,却从来没牵挂过自己和一切众生的解脱;我们牵挂轮回中心爱的人、车子、房子等,却从来没想过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解脱;没想过如果这一世没有解脱,来世会去到哪里。我们恐惧失去金钱、名声、地位、财富,却从来没有为自己来世可能下堕到恶趣、感受痛苦而感到恐惧。通过不断反思,我们就会发现,很多解脱的因缘被我们自己错过了,所以我们没有得到往昔无量佛陀和高僧大德们的救度。

  我们现在又是什么样子呢?正文中说:【如今佛法已到了末期,在五浊横流的这一时代,许多人虽然获得了人身,但只是随着不善业而转,不明取舍的道理,犹如无依无靠的盲人漂泊在空旷的荒野中一样。】

  末法时代已经来临,现在已经不是佛陀在世的年代了,佛陀在世的时候属于佛教果期,当时的修行人在听到佛陀教言之后,马上会证得阿罗汉等果位。我们在佛法的末法时期得到了人身,我们利用人身可以去做无意义的事情,也可以去做有意义的事情。我们在完全自由选择的情况下,应当去做有意义的事情。什么事情最有意义呢?就是修行佛法,我们要在菩提心摄持下去行持功德善法。这里说到,我们“随着不善业而转”,就是一种不自在的流转状态。我们已经被流转中的痛苦折磨够了,是不是想结束这种痛苦,不让自己不自在地继续流转呢?当然想。那么应该怎么做呢?可以修“金刚萨埵百字明”等忏悔方法,不断地忏前戒后,清净自己无始劫以来的业障。

  上师(希阿荣博堪布)通过观察众生的根机、意乐以及这个时代的因缘,提倡我们参加“金刚萨埵百字明净障千亿共修”。我们不但自己可以加入到共修的行列中,而且可以发动亲朋好友都来念诵百字明,让自己和亲友们都获得这样的善法功德。早上五点的时候,一般人还在睡觉,但我们就要起来参加金刚萨埵百字明的共修。虽说要比别人早起一点,但这样的苦行是我们人生中最宝贵的经历。当参加完一年的共修,回过头来再看,你会非常自豪,因为在这一年里,自己没有荒废光阴,你会对自己所做的善行生起成就感。参加金刚萨埵百字明的共修非常有意义,而且在这次共修中,还有很多藏地、汉地的出家人和道友们共同参加,其中会有很多菩萨、圣者们跟我们一起共修,因此共修的功德会无量倍地增上。所以,我们仅仅使用了一点点力量,花费了一点点时间,却获得了无量无边的功德,非常稀有难得。不但对这一辈子来讲稀有难得,从自己的生生世世来讲,遇到“金刚萨埵百字明净障千亿共修”的机会也是非常难得的,我们在来世不一定还能遇到如此殊胜的上师发起如此殊胜的共修。所以,这一世有机会遇到这样的共修条件和环境,一定要积极投入其中。

  《寂静之道》中说:“《无垢忏悔续》中说:百字明是一切善逝的智慧精华,能够净除所有的失戒与分别念的罪障,称为一切忏悔之王。每天如理如法地念诵二十一遍百字明,一天中所造的恶业不会增长;念诵一百零八遍,一天内所造的业障全部清净。如果按照仪轨如法观修十万遍,可以清净无始劫以来的业障。金刚萨埵修法是我们一生都要修持的最重要法门。”参加金刚萨埵百字明共修的道友会发现,大家都是用《无垢忏悔续》来进行如理如法的共修。在此非常随喜每一位在早上五点就起床参加共修的道友,大家积累了无量无边的功德。

  正文中还说到,我们“不明取舍的道理”,即对于因果道理,不明白取舍。这也不用害怕,我们可以通过学习,了知什么是因果以及如何取舍。学习之后,就可以运用这些道理谨慎取舍因果。

  以上都是可以帮助我们转变的方法,在看问题和修行正法的时候,我们要这样进行观察。

  正文中说:【此时此刻,诸位上师、善知识、大德以无量悲心垂念我们,他们相应所化众生各自不同的缘分而以不同补特伽罗的身相现于世间。】

  回顾历史就会发现,我们在这一世能够遇到佛法,也不是无缘无故的。首先有历代传承祖师、高僧大德的护持,是他们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精力和心血,才让佛法一代一代地延续到现在这个末法时代。第二点,诸位上师、善知识没有舍弃我们,他们在获得解脱果位后,仍然不忘众生的苦乐,亲自来到我们身边度化我们。第三点,他们以相应于我们内心状态、实际生活的方式来调化我们,使用各种善巧方便,呕心沥血地让我们得到解脱正法。

  上师为什么不辞劳苦地来到我们身边呢?《次第花开》中说:“上师在世间停留不是因为留恋,他是不忍离去,想着要帮助我们了悟:我们的心和他的心一样其实已经在光明中。”当我们了知这一点的时候,我们的心会非常开放。如果我们通过上师的引领了知:原来自己的心和上师的心一样其实已经在光明境界中,就会对修行充满希望,就会善待周围一切众生,就会坚定地走解脱之路,就会对上师充满信心,在不断祈祷上师的过程中修行。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来自最初上师对我们的摄受,以及自己在随学上师的过程中不断修待而获得的领悟,上师就是要帮助我们了知这一点。“当我们逐渐敞开心扉,学会恭敬而亲密地对待周围的一切,与己、与人、与世界不再频发冲突,我们会明白这份单纯和坦白都是上师手把手教会我们的。”前面也讲到,要想领悟、修学上师的意行,就要做一个单纯和坦白的人,这里再一次说到这点;实际上,单纯和坦白的人会更容易领纳佛法和上师所要传给我们的真谛。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包括缘解脱的各种想法,我们想要对治我执、遣除无明、获得解脱、帮助别人,就要依止具相上师并依教奉行,这一点很重要。

  《次第花开》中说:“尽管我们依然褊狭,依然不知珍惜,却有人依然持佛陀的智慧明灯,在无尽的夜里等待为我们照亮前路。如果我们还是错过,他说他会停留,他会再来,直到我们不再错过。”上师的悲心就是这样无量和宽广,他愿意在这样的五浊恶世中度化我们。因为我们太苦了,他不忍心让我们再再地感受无明痛苦。从究竟意义上来讲,我们的心和上师的心是一致的,但是我们却被无明障碍所遮障,没有办法现见心的本性。所以,上师会来到世间,不断帮助我们澄清修行中的迷雾,让我们获得解脱。他给我们佛法的教导,让我们走在解脱路上,让我们参加修法……都是在帮助我们解脱。

  正文中说:【本来他们安住于佛的密意中,但是行为却随顺我等凡夫人,通过善巧方便摄受,使我们趋入殊胜正法之门,打开我们取舍的双眼,无有错谬、无有迷乱地指示解脱遍知的胜道。实际上,上师的功德与诸佛无有差别,而且对我们来说,上师则以胜过诸佛的恩德予以救护。】

  这里讲到,上师的功德与诸佛无异,恒时安住在佛陀密意中。上师的恩德分为两方面,一方面,为了暂时让我们获得安乐,他的行为会随顺于世间人;另一方面,为了究竟让我们获得解脱,他会以善巧方便为我们开示解脱正道。上师(希阿荣博堪布)曾开示说:“法王如意宝曾经讲过,真正的具德上师大多是普贤如来的化现,所以一位具德上师在功德上与佛陀没有区别。”可见,在功德上,具德上师和佛陀是没有区别的;从恩德上来讲,又远远胜了佛陀。如《寂静之道》中说:“上师亲自来到我们面前将佛陀的甘露妙法毫无染污地传承给我们,所以上师与我们的因缘更近,对我们的恩德也更大。时时祈祷上师,能够迅速获得加持。”我们应当随时随地以三种信心全力以赴、谨慎地依止上师。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我们要做到视师如佛、视善知识为如来,而且要恭敬对待所有的善知识,比对待自己的眼睛和父母更为谨慎和恭敬。

  作为“依止上师”部分的结尾,原文以颂词总结道:

  【虽遇圣士仍为劣行诱,虽获胜道仍漂非道中,我与如我恶性诸有情,正法调伏自续祈加持。

  依止上师之引导终

  共同前行圆满矣!】

  作为凡夫众生,我们虽然遇到了殊胜上师,但却没有发自内心地真正想跟随上师学法和修法,表现在我们仍然不愿意去断除自己的不善业——有很多不善业有待我们断除,上师也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方便方法,但我们却懒于行持。这都是我们不具相的表现,我们要不断地精进修法。

  虽然遇到了殊胜的正法与正道,我们却不能安住于正道中,仍然让自心缘不善法作意,让自己的行为缘不善业造作,这就是让我们很难获得解脱的因素之一。

  我们想要获得解脱的方便是“祈加持”,尤其作为修行大圆满法的弟子,一定要知道祈祷上师非常重要,是获得加持的重要途径。其次,我们要学会以正法调伏内心,我们学到任何法,都应当学以致用,不能放在一边;学习佛法不是为上师学的,也不是为别人学的,是为自己学的。学正法就如同服药,药到了身体里可以遣除病苦,运用所学的正法就可以调伏烦恼,逐渐对治我执而获得解脱。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