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普贤上师言教·浅释 > 文章查看

《普贤上师言教 · 浅释》第六十课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历代传承大恩上师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本节课继续学习《大圆满前行引导文》。

  本论分为两个科判:甲一、闻法方式;甲二、所讲之法。

  所讲之法分三:乙一、共同外前行;乙二、不共内加行;乙三、往生法。

  共同外前行分六:丙一、暇满难得;丙二、寿命无常;丙三、轮回过患;丙四、因果不虚;丙五、解脱利益;丙六、依止上师。

  本节课继续学习“依止上师”。在希求解脱的整个过程中,我们无法只依靠自己的力量从轮回中获得解脱。只有依靠具相上师的引领,我们才能够从轮回当中获得解脱,获得最究竟的利益。

  依止上师分二:丁一、依师之必要;丁二、依师之次第。

  依止上师最究竟的必要是获得佛果,利益无量无边的有情众生。

  依师之次第分三:戊一、观察上师;戊二、依止上师;戊三、修学上师之意行。

  首先,要观察上师。如同一个迷途的孩子走在旷野当中,完全不知道方向。同样,因为我们没有走过解脱之路,所以解脱路具体应该怎么走,哪条路是捷径,哪条路是迷途……我们都不是很清楚。所以,要依靠具相上师的引领,我们才能真正走在解脱路上。在修解脱道的过程当中,我们遇到任何困难、问题,也可以向具相上师提出,通过上师的解答,我们就能够走在正确道路上。所以,在依止上师之前,首先观察上师非常重要。

  其次,在观察并抉择好具相上师之后,我们要如理如法地去依止。如何依止呢?华智仁波切从身语意三个方面提示我们:在平时的日常行为、说话、发心上,应该如何去依止一位具相上师,如何让自己成为一位具相弟子。尤其对大圆满法的修行来说,弟子成为法器非常重要。我们要努力让自己成为具相弟子,让自己成为一个能够继承大圆满法脉的弟子。所以,我们要不断去了解依止上师的方法。

  在依照正确的方法依止上师之后,我们要修学上师之意行,希求获得和上师无二无别的智慧与加持。

  如果想修学上师的意行,最初要皈依上师。不论后面如何修行,最初的皈依非常重要。有些道友已经皈依,并且得受了上师所传的法要,正在修法。还有一些我们身边的朋友、亲戚没有成为三宝弟子,没有真正皈依三宝。所以,下面强调一下皈依的重要性。

  《次第花开》中说:“一个人无论他看上去有多么高的见解、多么深的修行、多么玄妙的行为,如果对三宝没有坚定的信心,不具备随学三宝的誓愿,他就不能算是佛教徒。”所以,我们要真正成为佛的弟子,首先要做的就是皈依。皈依之后,我们就可以成为佛法僧三宝的弟子了。“皈”是回归和还原的意思,“依”是依靠和依止的意思。佛教的皈依指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是所有修行的基础。

  那么,皈依的基础是什么呢?就是对三宝有信心。只要对佛法僧三宝有信心,我们就可以皈依了。所以,如果你发现自己周围的朋友、亲戚、同事,不管是一面之交还是深交很久,只要他们对佛法僧三宝有信心,就可以帮助他进行皈依,之后再帮助他完成解脱道业。作为三宝弟子,当我们发现自己深陷在轮回苦海中受苦的时候,也会愿意帮助他们走出轮回苦海,让自己周围的人,或者跟自己相亲相爱的人,都能够从佛法中获得利益。在有机会的时候,我们可以多帮助一些身边的人进行皈依。

  真正的皈依是我们决定把自己的心胸敞开,决定要毫无成见地向佛陀学习解脱之法。所以,不管是引导他人皈依,还是自己坚定走在皈依后学佛的路上,都是把自他二者带向解脱的方便方法。在选择皈依对境或者上师的时候,要如《次第花开》中所说,“需要在一位具有教法传承的修行者面前,通过身体和语言的行为把自己的决心庄重地表达出来。这不是形式主义。修行的过程涵盖身、语、意三个方面,所以在修行的起点,身、语、意皈依具足才是圆满的缘起。”有了身语意方面的皈依,对于我们帮助众生获得安乐、获得解脱来说,是非常顺利的缘起。

  作为修行佛法的人,我们不但要重视自己的皈依,包括皈依戒以及在皈依之后身语的行为等,更要帮助我们身边的人也走上解脱之路。有的时候,我们说自己很爱父母,孝顺父母;或者自己很爱孩子,愿意好好地培养孩子,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给予关爱、帮助。实际上,我们在轮回中能够给予的最圆满、最究竟、最彻底的帮助,就是让他们成为三宝弟子,通过身语意的修行,真正踏上修行之路,最终从轮回中获得解脱。这不但是我们对周围的朋友、亲人们暂时性的帮助,更是长远性的帮助,乃至于在他们获得佛果之前,这一世的皈依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能够在他们相续中种植一个善根,成为他们将来成佛、度化众生的非常好的缘起。所以,在皈依之后,我们不但自己要做一个合格的三宝弟子,而且也要让周围有缘的众生修行正法。能够动员身边的人皈依,其实也代表自己皈依三宝的一种决心和信心,对于皈依的学处也要有如此坚定的心念去奉行。

  那么,皈依如何体现在修行上呢?《寂静之道》中说:“修法要有信愿。信心不是嘴上说相信,是心里认定一件事就豁出去做,不计较要为此付出多少代价。”我们想一想:通常来说,当我们对某一个人的信心非常坚定时,如果他吩咐我们去做一些事情,我们是不会计较付出的,也不会因为自己付出了很多而希求回报,希望得到他的安慰,我们只是认真地依教奉行。皈依三宝之后,如果我们对上师有信心、对皈依有信心,“也没想过这事会办不成,更没想过可以选择不做”。

  我们经常会说上师三宝的加持,那么“加持”到底是什么呢?《寂静之道》中说:“三宝的加持,关乎我们内心的转化。不论通过何种形式表达对三宝的皈依,如果我们的内心因此而持续地向良善的方向转化,空性的见解和菩提心不断增上,那便是得到了护佑和加持。”内心是如何转化的呢?皈依之后,如果我们发现自己越来越善良了,心越来越柔软了,不再那么肆无忌惮地伤害他人,对于世间人对自己的评价不再那么在乎,对于金钱等也没那么计较,做事可以更专一和寂静;在学习了法理之后,法能够慢慢融于内心,对于甚深法如空性的见解也有了深入理解,有了跟以前不一样的见解……这些都来自于上师三宝的加持。没有三宝的加持,我们的空性见解或者心地都不会向好的方向转化。

  如果反观自心,把今年的自己和往年的自己比较,就会发现自己在不断领受上师三宝的加持:当我们拥有了坚韧和宽广的胸襟时,面对任何事情,就会非常大度,也能够原谅伤害过我们的人;在遇到违缘的时候,不会再像以往那样急躁,随着自己内心的烦恼分别去转。这些都是来自上师三宝的加持。

  在获得上师三宝加持方面,我们有很多非常典型的榜样,他们都从上师相续中获得了无二无别的意传加持。前面讲到,常啼菩萨在依止法胜菩萨的过程中,获得了非常殊胜的解脱果;那若巴尊者在依止帝洛巴尊者的过程中,以依教奉行的方式,获得了帝洛巴尊者相续中所有的加持;法王如意宝在依止托噶如意宝的过程中,也源源不断地获得了上师的加持;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在依止法王如意宝的过程中,也得到了法王如意宝殊胜的加持。

  下面接着讲米拉日巴尊者依止玛尔巴尊者的公案。

  米拉日巴尊者是如何获得上师加持的?前面讲过,在米拉日巴尊者即将到来的时候,玛尔巴上师做了一个殊胜的梦,上师的空行母也做了同样殊胜的梦。玛尔巴上师为了迎接弟子,特意乔装打扮成农夫的形象,来到田里耕地。米拉日巴尊者第一次见到上师的时候,就有了强烈的感应。对于上师的教言,他也是依教奉行:喝了那壶酒,并且耕完了所有的地。之后玛尔巴尊者派他儿子迎请米拉日巴尊者到自己家中。

  承接上节课内容,正文中说:【米拉日巴来到玛尔巴译师面前,顶礼后说道:“上师啊,我是来自拉多地方的一个大罪人,愿将身语意三门供养上师,请求上师恩赐衣食与正法,愿我即生成佛。”上师说:“罪孽深重,怪不得我,也不是我让你造罪的。不过,你究竟造了什么罪?”于是米拉日巴详详细细地叙述了造罪的经过。】

  米拉日巴尊者见到上师时,非常恭敬地顶礼上师,并且说明自己的情况:我是一个大罪人。首先承认自己是一个罪业深重的人。我们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可能很难向上师敞开心扉,说自己曾经做过这样或者那样的坏事。接着米拉日巴尊者发愿:我愿意将身语意供养上师。然后说出自己两方面的请求:一方面是要从您这里获得衣食;另一方面是愿我依止您之后,能够即生成佛。

  玛尔巴上师接着问了第一个问题,在依止我之前,你究竟造了什么罪?于是米拉日巴详详细细向上师叙述了自己造罪的经过:曾经被他的叔父以非常强硬的方式,掠夺了家产;然后他外出学咒术、冰雹术,依靠咒术令房屋坍塌,压死了三十五个人。向上师非常清楚地介绍了自己造罪的经过。如果大家有时间,可以阅读《米拉日巴尊者传记》,看一看米拉日巴尊者是如何依止上师的。

  正文中说:【上师说:“不管怎样,供养身语意很好,但是衣、食和正法三者不能全部给你,要么给你衣食,你去别处求法,或者传授正法,你到别处寻找衣食。二者只能选择其一。如果选择我赐给正法,即生是否能成佛主要还是依靠你自己的精进与毅力。”米拉日巴尊者说:“我前来依止上师的目的就是求法,衣食可以去别处寻找。”】

  上师在了解完情况后说:不管怎样,供养身语意很好。一般来讲,我们在依止上师时,在皈依之前,首先都要想一想:以什么样的方式供养上师?这不但是一种礼节,而且也代表了自己皈依上师的决心和诚心。虽然上师不会在意我们供养的物品是上等、中等还是下等,但通过供养,也能看出弟子对上师的信心有多大。当然,在供养的时候,也并不是谁供养的钱多,功德就大;供养的钱少,功德就小。主要看发心。在供养的时候,我们要调整好心态。

  米拉日巴尊者为了获得正法,消除自己的业障,对上师进行了供养,之后说出了自己的请求。上师让他自己做选择:或者给予衣食,去他处求法;或者赐予正法,去他处找衣食。米拉日巴尊者毫不犹豫地做出了要正法不要衣物饮食的选择。

  正文中说:【于是他在上师那里住了几天后,就到南岩一带化缘去了,】因为他最后决定要依止上师希求正法,于是决定去化缘,这样就可以把化缘的东西供养给上师,之后跟随上师求学正法。【结果得到了二十一藏斗青稞,他用其中的十四藏斗青稞兑换了一口四角铜锅,剩余的七藏斗青稞装入口袋里,然后带上铜锅等回到上师面前供养。米拉日巴将青稞堆进上师房里并放在地上,几乎占满了整个房间。】米拉日巴尊者决定供养之后,就立即付诸实际行动,开始前去化缘。化缘的过程也不是很容易,但是还是凭借自己的毅力不断化缘,最终得到了二十一藏斗的青稞。他用大部分青稞兑换了一个四角铜锅,之后背着剩余的青稞来到上师面前,由于青稞太重,进了上师房间之后,他不得不将青稞堆在地上,青稞又很多,几乎占满了上师的整个房间。

  上师见状,显现出来不是很高兴。正文中说:【上师站起来骂道:“你这个小伙子好大的力气,你想用手力压死我们这些人呀,赶快把青稞给我拿出去!”边说边用脚踢他,“必须将这些青稞弄到外面去。”最后米拉日巴尊者只供养了那口空空的铜锅。】

  上师也不是不接受他的供养,而是显现上非常愤怒,首先就责骂他。

  当一位弟子在供养上师的时候,如果首先听到的是一顿痛骂,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心情去作供养。如果我们高高兴兴地拿着自己认为很好的、拿得出手的、自己很心仪的供品去供养上师,却换来上师的一通怒骂,又会以怎样的心态再继续下面的行为呢?我们会停止自己的供养、停止去依止上师吗?还是像米拉日巴尊者那样,不管上师怎样说,就依教奉行,您说了之后,我就这样去做,我皈依的心、依止上师的心非常坚定。如果拿这件事情来考验我们,不知道我们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们可能会觉得自己面子上过不去,还是走吧。或者会想:上师让我这么下不来台,真不是一个好上师,也选择离开……我们也许有各种各样的想法。

  但是,只要我们坚定自己是在依止一位具相上师,坚定自己的上师是具有功德的一位上师,那么,无论上师显现上是愤怒也好、慈爱也好,发火也好、说爱语也好,我们都要以诚挚的心去依止他。因为,不管上师是什么样的显现,他的密意是安住在佛陀密意当中的,是与释迦牟尼佛的意趣无二无别的。

  我们首先对于善知识的言行不能生起邪见。如果金刚上师的身份已经确定了的话,他的任何行为我们都要观为善妙,而不观为过失。《金刚手灌顶续》说:“应执取上师的功德,始终不应取上师的过失。取上师功德便能获得成就,执上师过失则不得成就。”如果我们以染污心观上师的过失,就难得成就,乃至会堕入恶趣。如果将上师言行见为善妙,我们就可得成就。

  其次,我们要以清净心来看待上师对自己的调化,视上师的打骂实际上是为我们清除业障的方便或者有更深的密意。比如,善知识画师每次拜谒朵垅巴时,都会遭受呵斥。他的弟子娘摩瓦不满地说:“这位阿阇黎对我们师徒特别嗔恚。”画师告诉他:“你把它听成是呵责吗?我每次受上师这样赐教一次,就像获得黑热嘎的一次加持。”

  《八千颂》云:“若说法师于求法者现似毁呰而不思念,然汝于师不应退舍,复应增上希求正法,敬重不厌,随逐师行。”

  《般若八千颂》说,如果法师对求法者显现呵斥、毫不重视,即便如此,但是你对法师不应退失信心而舍弃,应较以往更加希求正法,对法师敬重不厌,一切皆随法师的意愿而行。

  法王如意宝在《生生世世摄受愿文》中说:“您度众生善巧方便行,无论显现何种之形象,乃至刹那邪见亦不生,一切所作见善求加持。”种种“形象”指法身随缘而现的种种表相,不拘一格,没有固定,时而现寂静相,时而现忿怒相,时而表现粗鲁,时而表现慈悲,时而显现贪、嗔、痴、慢等各种烦恼相。比如,文殊菩萨为了调化各类众生,显现过妓女、猎人等各种形相,或者为了调伏外道,善巧地显现外道的相。同样,我们的上师也会显现各种表情、姿态、语言、行为等相——上师在开玩笑,就视为法身佛在说法,其中有很深的密意;上师在恶骂,就视为口诵猛咒,遣除我的障碍违缘;上师打我,是在做大加持,是一瞬间消除我的累劫业障……上师无论怎样嬉笑怒骂,都是在为我指示心性。总之,如果能把上师的一切显现都归在法身本源上,或者说,一切都是从法身本源而显现,这种认识就是与法界相符的正见。

  前面说到米拉日巴尊者把一口空空的铜锅供养了上师。在《密勒日巴传》(即米拉日巴尊者传)中认为这不是好的缘起——由于供养的是空锅,导致他显现上在修行过程中资财不是很具足。作为一位成就者,玛尔巴了达世俗之中的甚深缘起,所以接过铁锅就“叮叮当当”地使劲敲,这是为了给弟子米拉日巴种下一个好的缘起,让他以后声名远扬。米拉日巴尊者的声名后来确实也广弘到了国内外。然后,玛尔巴又把铜锅拿到佛堂,在铜锅里装满酥油,装好灯芯,把灯点了。玛尔巴尊者为了给弟子积聚资粮,尔后一直不间断地用这个锅做供养。

  所以,在我们未证悟之前,缘起善恶的力量对我们有很大影响。上师是三宝总集的最上福田,所以在供养上师的时候,我们要注意供养物的缘起。

  我们在供养上师或者面见上师的时候,可能都会说:“上师,我愿意将身语意供养给您。”简单来说,身语意的供养有两层含义:

  第一层,表面的含义。

  身体为上师做一些事情。比如积极投入到发心工作中,包括文字整理、网站文字音频的处理、参加放生护生等,都是我们可以为上师的事业作贡献的事情,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

  语言为上师说话。比如,上师需要我们为他人去作正法方面的开示、引导等,如果我们能去做,缘着正法作些辅导,实际上也是把语言融入到上师的功德海当中。

  意为上师分别和考虑。我们心意全都是为了上师的事业,上师怎么吩咐,我们就怎样去照做,这样比较好。

  第二层,深层含义。

  这样的身语意供养,是令我们自己的身语意三门安住于正法的很好渠道。我们想要自己的身语意安住在正法方面,就把为上师做事、为上师说话、帮上师考虑事情等作为身语意供养上师的方式。

  缘具相上师这样一个无上福田,可以迅速帮我们培积资粮。我们都想在今生临终时很顺利地面见阿弥陀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现在我们遇到了具缘上师,依靠上师这个无上福田,在依止上师的过程当中,我们就可以迅速培积资粮,逐渐圆满福慧两种资粮。这是依止上师、供养上师另外的含义。

  也是与上师的智慧相应的一种殊胜方便。我们凡夫的心要和上师的智慧相应。我们每天都会这样祈祷、观修:祈请上师您的智慧融入我的相续当中,让我的心和您的智慧成为无二无别,等等。如果我们能对上师供养自己的身语意,就可以成为自己与上师的智慧相应的一种殊胜方便。

  在供养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注重因果取舍,要行持善法,不要以造恶业的方式来供养上师,比如“上师,我杀了一头猪,将猪肉供养您”或者“我杀了一头牛,这个牛肉供养您”,这其实不是一种供养,反而是对自他的伤害。如果我们令众生不欢喜、令众生受到痛苦,就是令上师不欢喜、令上师心里难过。所以,我们在供养上师、依止上师的过程当中,要仔细、谨慎地取舍因果。如果能够做到以断恶行善的方式,以身语意供养上师,就非常好。

  下面讲一个供养上师很好的典范。

  《喜乐的曼达拉》中说:“按照他最初的设想,他这一生会在雪山深处的某个山洞里度过。”此处“他”指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就是说,大恩上师在依止法王如意宝的时候,最初是想自己在一个山洞里闭关修行。“而后来,既然答应法王如意宝走进这喧嚣的人海去度化众生”,法王如意宝要上师去弘扬大圆满法,去度化众生,没有让上师在深山如桑耶青普当中去闭关修行,于是上师也是按照法王如意宝的要求,来到喧嚣人海的繁华世界里度化有缘众生,一方面是上师对法王如意宝教言的依教奉行,一方面也是对我们有缘众生的慈悲摄受。从这一点,我们要感念大恩上师对我们的恩德。“不遗余力地弘法利生就成为他唯一的生活目标。”大恩上师做出的抉择就是来到这样的世界中,以弘法利生的方式来利益所有有缘众生。

  《喜乐的曼达拉》里接着说道:“任何的懈怠,在他看来,都无异于浪费生命,既辜负法王的一片期望,也辜负自己的一片心。”可以说,上师在依止法王如意宝的过程中,也是依教奉行——法王如意宝怎样说,上师就怎样做。而且在给法王如意宝作出承诺之后,上师每一分每一秒都安住在利益众生的状态中。不要认为上师也有休息的时候,也有睡眠的时候,也有行住坐卧等不同状态。其实,作为真正的高僧大德和大成就者,他们在世间哪怕只是停留一秒钟等很短暂的时间,哪怕看起来没有任何举动,都是在利益众生,甚至一呼一吸都是在利益众生。任何懈怠和懒惰,在上师眼里都属于浪费生命,所以他以非常精进的方式来利益众生。我们在观察和依止上师的时候,也是要依止上师这种求学的精神。上师在依止法王如意宝的很多年期间,尤其是求学的那段日子里,曾经在六年中没有解开衣带睡觉(睡在床榻上的时候,没有解开过衣带),一醒来,马上又投入到修行中。我们在依止上师的过程当中,也要随学上师这股精进劲。

  后面接着讲到米拉日巴是如何依止上师的。正文中说:【一次,上师说:“许多来自卫藏对我有信心的弟子,经常遭到雅卓打隆巴及浪巴地区人们的殴打,以致不能顺利前来供养饮食。你到那两处降一次冰雹,这也是修法,如果有效,我会传你窍诀。”】

  上师这里给了米拉日巴一次机会,一次希望,可以说是他的第一次希望。是什么希望呢?上师说:你去降冰雹吧。为什么让他去降冰雹呢?上师的理由是:前来供养我饮食的那些人不能够顺利到达,而且你去降冰雹也是一种修法。上师也答应说:如果降了冰雹,我就给你传窍诀。

  正文中说:【于是,米拉日巴到那两个地方降了冰雹,回来后请求上师赐予窍诀。】他依靠上师的教言依教奉行,上师让他降冰雹,他就去降了冰雹。但结果却并不是上师当初答应的那样,他并没有得到法。

  后来,他向上师求窍诀。正文中说:【上师说:“你降了三粒冰雹,就想得到我辛辛苦苦从印度求来的法啊?如果真想要得法,南岩拉卡瓦地区的人们经常殴打我那些来自涅洛若的弟子们,并且对我也是非常轻蔑,你去那里诅咒他们,如果咒术灵验,卓见成效,那么我就把大智者那若巴一生一世成佛的窍诀传授给你。”】

  当完成了上师的教言之后,上师却“出尔反尔”,不给予教法了。不过上师给了他第二次希望,对他说:你要是还想得法,你就去施咒术。施咒术的理由是什么呢?因为南岩拉卡瓦地区的人们经常殴打我的弟子,而且很蔑视我,因此我要让你去诅咒他们。如果你的咒术灵验,我就可以把法传给你。而且上师进行了一些渲染,说这是大智者那若巴一生一世成佛的窍诀。米拉日巴尊者听到只要咒术灵验,就能够得到可以即生成佛的窍诀,又一次受到了鼓舞,于是就前往那里去施咒术。

  正文中说:【在那一处,咒力同样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回来后他又向上师求法。】这回上师怎么说呢?正文中说:【上师冷笑道:“嘿嘿!你想要我不惜身命求得的那些还带有空行温热气息的窍诀,作为你造罪业的赏赐品吗?是开玩笑还勉强可以,这实在太可笑了!如果不是我而换了另一个人的话,也可能杀了你。现在你自己去赔偿雅卓地区人们的庄稼,使拉卡瓦所有人们起死回生。假设能做到这一点我就传给你窍诀,否则,不要来我这里。”】但米拉日巴尊者注定是要失望的,上师依旧没有给予法要;而且不但没有得到法,还迎来了劈头盖脑的一顿折辱。上师似乎是在刁难他,但是上师也没有把米拉日巴的后路堵绝,也给了他一线希望,就答应他:如果你能够做到这一点,我就给你传窍诀。但是,对米拉日巴尊者来讲,他做得到这一点吗?他真的很难做到。但是上师真的就不要这位弟子了,要舍弃他吗?也没有。

  正文中说:【受到上师这样的呵责,他伤心到极点,几乎万念俱灰,哭了很长时间。第二天早晨,上师来安慰他说:“昨晚我对你训斥得太重了,你别不高兴,慢慢来,不要着急,我会传给你窍诀。你是一个勤于做事的人,你帮我儿子达玛多德建造一座房子,竣工之后,我不但传你窍诀,还将为你准备衣食。”】

  显然,米拉日巴尊者是无法达到上师要求的,于是伤心到了极点,他想:我真是一个大罪人,上师都没办法给我传正法。但是,他却没有对上师起丝毫邪念或者失去信心,他只是对自己做了那么多不该做的事情感到心灰意冷,所以万念俱灰,哭了很久。上师又来到了他的面前,因为米拉日巴的确是他的具相弟子,是他非常有缘的弟子。对于米拉日巴来讲,玛尔巴上师也是他生生世世具有宿缘的一位上师。上师不会舍弃这样的一位弟子,会很慈悲地爱护他,正是为了帮助米拉日巴尊者尽快消除业障,上师才用各种方法去刁难他,用我们看似无法理解的一些方式让他去做苦行。

  我们在依止上师的时候,也需要一个目标。如果我们的最终极目标是定在自己一个人获得解脱上,这个目标就比较狭隘。如果我们依止上师的最终目标是跟随上师修学佛法,获得佛果,那就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目标。我们在依止上师,想要获得这个终极目标的过程当中,要不断增强对上师的信心。对上师有信心之后,对上师所有的教言就会去依教奉行——上师既然这样说了,我就一定要做到,即使破釜沉舟也要这样去做,而且我相信一定能够做到。

  对自己产生的这种信心,其实也能够体现出我们对上师的一份信心。有的时候,我们觉得只是对自己有信心而已,比如认为:这件事情能够做成,完全是凭借我自己的能力做成的。其实不是!在学《入菩萨行论》时也说到,乃至于夏天的一丝凉风,也是上师三宝的加持;乃至于堵车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条不堵车很好走的路,也是上师三宝的加持;或者一条街上要通过很多红绿灯,但发现你在走的时候,经常遇到绿灯,这也是上师三宝的加持。

  这里说到米拉日巴尊者在依止玛尔巴上师的时候,没有选择退缩,没有选择转变方向,也没有想过选择不依止或者换一个人依止,他只是对自己曾经造过的恶业心生后悔,万念俱灰,但是上师给了他一点点希望,他又鼓起百倍勇气去完成这件事情,他一直有很坚强的意志力。

  正文中说:【米拉日巴说:“在这期间如果我没有得到法而死去了怎么办呢?”上师说:“我可以保证这期间你不会死。对法也不能太夸张,据说你是一个十分精进的人,如果能够下苦功夫修我的窍诀,或许即生也能成佛。”这样谆谆教诲一番以后,让米拉日巴在东山建一座圆形房屋,在西山建一座半圆形房屋,于北山建一座三角形房屋。】

  米拉日巴对上师说出了自己犹豫的地方,害怕自己没有得到正法就死了。他还是一心一意地依止自己的上师,没想过要离开马尔巴上师,去其他地方依止另一位上师得到窍诀。他只是想自己还没得到正法,如果在修房子的过程中死了怎么办?他并没有认为可以不修房子去其他地方求法。

  上师对他说,保证他在修房子期间不会死,鼓励他修完房子后要传窍诀给他,并且给了他一个更大的希望:依靠这个窍诀,即生就有可能成佛。米拉日巴尊者受到鼓舞,觉得修成了房子,就有可能通过上师的窍诀和自己的精进努力即生成佛,能够帮助众生。利益所有众生是推动他后面去建房的决心。后面米拉日巴尊者能够忍受很多苦难,上师最初给他的这个提示非常重要。

  上师吩咐米拉日巴尊者分别建造圆形、半圆形以及三角形的房子。建造这些形状的房屋,是米拉日巴尊者将来弘法利生事业一个重要缘起。在依止上师时,上师有时候会让我们去做一些似乎做不到或者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够做到的事情。此处嘱咐道友们一点:我们要想尽各种办法圆满完成上师交给我们的任务,在过程中不要对上师产生任何埋怨之心;还要对上师充满信心——事情其实并不是不能完成,而是它背后有很甚深的缘起,只不过我们没有那么深广的远见,凭借自己的能力没办法看得到。上师安排我们如何做,我们就如何做,就是将来成办弘法利生事业非常好的缘起。因此,在依止上师期间,依教奉行尤为重要。

  正文中说:【当所有的房屋仅建到一半的时候,上师又来呵责,命令他全部拆毁并将土石放回原处。在背运这些土石的过程中,米拉日巴后背生了一个疮。他想:如果请上师过目只有挨骂;假设请师母看,又会说在夸功。所以没有给他们看,只好独自哭泣。】

  米拉日巴尊者依教奉行,开始建造房屋。当房屋建到一半时,上师却来又打又骂,让他把所有的房子拆掉,哪里拿来的土石就放回原处。这对米拉日巴也是一种考验,因为房子已经辛辛苦苦盖到一半了,却必须拆掉;而且不光要拆掉,土还要放回原处。(如果是我们,可能想拆就拆了吧,土可能会堆在原地。)米拉日巴尊者于是上上下下地背土石,过程中非常辛苦。由于他不断背土石,容器不断摩擦后背,后背就生了疮。这个疮伤对他而言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使他的搬运工作更加困难。但是他不能跟上师说,也不能跟师母讲,否则,要不就是挨骂,要不就会被认为夸功。他只好自己忍着伤痛,泪水往肚子里咽,独自哭泣。尽管如此困难,但他仍旧坚持了下去,按照上师教言拆除了房子,并且把土石搬回到原处。

  正文中说:【随后,他招呼道友去祈求传法,师母也请求上师赐法与他。上师对师母说:“你去准备一些丰盛的饮食,然后带他到我这里来。”米拉日巴来了以后,上师念完皈依的传承、传完皈依戒以后对他说:“这些都是共同之法,如果想要不共密宗窍诀也需要按照这样去做。”随即又简略地讲述了那若巴传记中苦行的情况,接着问道:“你能够这样苦行吗?看来很困难吧!”听到这些,米拉日巴生起了强烈的信心,泪流满面,并且立下了“谨遵师命”的坚定誓言。】

  房子建到一半时,在师母的祈请下(师母在米拉日巴尊者苦行时给予了很多帮助,包括这一次得到传法),上师给米拉日巴做了皈依。上师告诉师母去准备饮食,让米拉日巴改善一下伙食,接着传完了皈依戒。但是上师告诉他,现在传的只是共同的修法,如果想要不共的法,也要按照这样做才能够获得。上师给他树立了一个更远的目标,让他一步步去达到。他每走一步,上师似乎都给他设立一个坎。如果他迈过去了,上师下回又提出一个更高的要求来鼓励他。上师说,如果想获得密宗的窍诀,就要像那若巴一样去依教奉行,堪忍苦行,并且把那若巴依止帝洛巴尊者的公案,包括十二种大苦行十二种小苦行,都对米拉日巴讲了。听到那若巴依止帝洛巴时受了那么多苦行,米拉日巴尊者也不觉得自己的苦行很苦。

  米拉日巴尊者倍受鼓舞,对于依止上师、依教奉行生起了强烈信心。于是他泪流满面,在上师面前立下了坚定的誓言“谨遵师命”。这个“谨遵师命”的誓言,使他后面不论遇到怎样的困难,不管上师是打他、骂他、踢他,还是让他来来回回地反复背土石,都按照上师说的去做。我们在皈依上师三宝时,最初也要对上师三宝进行承诺,或者说发愿。如果我们内心对一个事情发起了坚定誓愿,在行持的过程中,誓愿也会逐渐圆满。我们的誓言足够坚定,就可以帮助我们的信心越来越增上和圆满,这是修行上师意行的殊胜缘起。

  正文中说:【几天过后,上师出去又将他带到西南方向一处险要位置说:“你在这里建造一幢灰白色、四方形的九层楼,加上宝顶共十层,建好后不会再让你拆毁,并且传给你窍诀,你一心修持时,我将为你准备修行的口粮。”】上师又一次给了米拉日巴希望,算起来,这可以算第五次。上师让他在一个危险的地方建造房屋,要达到十层(九层楼加一层宝顶)。以前建好的房子,上师都让他拆毁,上师这次保证房子建好后不再拆掉;而且建好房子后,就传授窍诀;在依靠窍诀修行时,还可以提供口粮。上师作了三方面的承诺。于是,他开始建房子,这次也是信心百倍地依教奉行。

  正文中说:【当他在打地基的时候,上师的三大意子游戏过程中滚来了一块大石头,他也就顺势用来砌地基。二层楼刚刚修好,上师来看,指着那块基石问道:“这块石头是从哪里取来的?”他讲述了缘由。上师说:“我的那几位弟子是修生圆次第的瑜伽士,他们岂能做你的奴仆?快取出那块石头送回原处。”】

  依止上师的过程中,在上师吩咐我们做任何事情时,我们也要想各种方法积极努力去完成。一方面,可以把自己的点滴功德融入上师的智慧、功德大海中;一方面,这也是上师为我们积资净障提供顺缘方便。所以,遇到任何事情,关键是看我们怎么转心,看我们的念头是从哪个角度出发去考虑这件事情。一件事情到底是困难、违缘,还是修法的顺缘,都在于我们自己的心怎么来认识这件事情,怎么来处理和对待这件事情。

  米拉日巴尊者遇到了一块很难搬运的非常大的石头,但是他非常听话,仍然按照上师的教言依教奉行,取出来又放回了原处。

  正文中说:【他又从房顶开始拆掉,取出那块石头送回到原处。】上师让他拆掉,把这个石头放回原处,于是他又从十层楼高的房顶开始拆起;拆完了之后,将那块基石放回了原处。【上师又说:“你自己再搬回来放上吧。”他又搬来如前一样放好,继续建造。当第七层楼建起时,他的腰部又生了一个疮。】后来上师又来了,对他说:你把刚取走的大石头再搬回来,放回原处,继续盖。他又按照上师的话,继续这样去做了。

  当我们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如果上师让我们搬走石头后,又要求把它搬回来,我们就会说:“既然还要搬回来,干吗最初要搬走?”会产生各种疑惑、抵触。有的时候,可能不敢把话说出来,但是内心可能会产生各种想法。但是米拉日巴尊者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上师怎么说,他就怎么去做,不会像包括我在内的有些道友一样,产生一些无意义的想法,这都是对上师没有信心的一种表现。

  所以,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上师怎么说,我们就如是去做。即便在做的过程中产生烦恼,我们也要把它消化下去。怎样来消化呢?就是要用这些公案来激励自己。比如:米拉日巴尊者是如何依止上师的,上师让他盖房子,盖了拆,拆了又要盖,盖了又要去拆,在整个过程中,他没有产生丝毫毫无意义的分别念和杂念,只是上师怎样说,他就如是去做。我们也要学习米拉日巴尊者依止上师的这种精神。

  文中说到,当建到第七层的时候,米拉日巴尊者的腰部又生了一个疮(前面讲到他的后背已经生了一个疮了),此时背土石的确就成了很困难的事情。我们设想一下,当我们后背因背土石而生疮磨破,之后腰部又因为背土石生疮磨破,我们会再用什么背呢?米拉日巴尊者想了一个办法,把土石挂在前面去背。

  正文中说:【上师又来对他说:“你暂时把这个工程放下来,在下面修一座带有十二根柱子的内殿。”他又开始修建,当这一建筑竣工时,脊背上又生了一个疮。】上师让米拉日巴停止修建十层高的房子,到下面先去修一座有十二根柱子的内殿。米拉日巴尊者也是依教奉行,上师让他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去过扎西持林的很多道友,也会发现在扎西持林有很多真正的修行人,包括上师的弟子如丹增尼玛师父、土登师父、聪达师父等,他们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都是在不断依靠上师的教言去做很多事情,并且没有丝毫怨言,上师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去做,真正是具相弟子。希望各位道友多学习这些修行人依止上师的方式。另外,我们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多阅读一些上师佛菩萨们的传记,也有助于我们解决很多疑惑,当我们修行有退缩的时候,当我们对上师的话有疑惑的时候,就多想想上师佛菩萨们的教言,就会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和启发,再想一想我们身边的这些修行人,他们在实际生活中是如何依止上师依教奉行的,他们是如何付出自己全身心的努力去完成上师交代的事情。

  回到正文,这里讲到,上师让他再去修建内殿,当这一建筑竣工时,他的后背又生了一个疮。他的身上已经长了三个疮,是极其疼痛难忍的状态。但就是在这样困难的状态下,他仍旧依止上师的教言,依教奉行地去背运土石,可见他的意志力非常坚强。我们如果深挖支撑他意志力坚强背后的那颗心的时候,会发现他对上师有坚定的信心,已经上升到胜解信(依止上师的三种信:欲乐信、清净信、胜解信),已经对上师有非常坚定的胜解,乃至“上师就是佛”的定解在他相续中是很完全、彻底、牢固的,所以他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有这样的行为。

  正文中说:【当时,藏绒地方的梅敦村波来求胜乐金刚的灌顶,多勒地方的策敦旺额求密集金刚的灌顶。他们二人来时,因为建房这一事情马上就要完成了,所以米拉日巴就跑去,希望能得到灌顶。他坐在灌顶行列中,结果又遭到上师的责骂和痛打,并被从灌顶行列中赶了出来。当时,米拉日巴整个背上已是伤痕累累,三个疮口流出脓血,疼痛难忍,可是他仍然背上土器继续修建房子。】

  米拉日巴尊者经历了很多苦行。道友们来求灌顶,上师为其他弟子灌顶。他眼看建房这一事情马上就要完成了,既然有殊胜的灌顶机会,也希望得到灌顶。他满心想得到上师的殊胜正法,所以就坐到了灌顶的行列当中。结果不但没有得到灌顶,而且又遭到了上师的责骂和痛打,并且把他直接从灌顶的行列中赶了出去。他的心是处于非常痛苦的状态。

  对我们普通人来说,不要说是遇到这种情况,即使上师只是在大众面前对我们皱眉,乃至说一句“你为什么这样啊”“你这样做不对啊”等话,我们可能就已经承受不了,就会精神崩溃、泪流满面,也有可能就直接舍弃上师走了,就想“从今以后,我不依止这位上师”,等等。但是对于米拉日巴尊者来说,虽然上师在众人面前,在他身上还有很多疮口、非常难忍的情况下,以非常严厉的方式责打他、责骂他,并且直接赶了出去,这些都没有影响米拉日巴尊者依止上师的决心。

  当时米拉日巴整个的背上已经是伤痕累累,三个脓疮在不断地流出脓血,非常疼痛。我们可以想象,当时的医疗技术很差(如果我们的手现在被刀割破了,可以赶紧用创可贴、云南白药等止血),他只有任凭三个疮口不断地流出脓血,让它自己慢慢复原长好。即使这样,他仍然依教奉行,继续修建房子。建房子的时候,他要背用容器装的土,土渣等会落在他的伤口中,更是雪上加霜,他的身体会疼痛难忍。而且在他想得到灌顶的时候,上师却不给他传授灌顶,他求法的希望也几乎破灭了。而且上师说了让他盖房子,盖了又让他拆,拆了之后又让他盖,还没盖完十层楼的房子,现在又让他去盖别的房子。所以,对于他来讲,想要真正得到正法,真的是非常漫长、遥遥无期的事情,对他来讲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但是米拉日巴尊者作为一位非常具相的弟子,经受住了上师的考验。

  我们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也要随学米拉日巴尊者对上师坚定的信心和非常勇猛精进的心,以依教奉行的方式来依止上师。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