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圣地那些事儿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至尊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向圣地出发

  第一次前往期盼了许久的扎西持林,心中既开心又激动,师兄们都把那里称为“家”。 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一大早我们顺利地出发了。当车驶入康定后,绵延起伏的草原,干净碧蓝的天空,还有飘得低低的朵朵白云呈现在眼前,景色的轮廓那么鲜明,像一幅静谧而美丽的画。窗外的风阵阵吹拂着刻在山坡上的巨大的观音心咒,舞动起彩色经幡,尔后满载着祝福,又去饶益和抚慰那些散落在草原上的牦牛,路边的小虫,空中的飞鸟,亦或是像我这颗在漫漫轮回中流浪漂泊了许久的心。沿路上出现的座座白塔、转经筒,还有公路边水泥墩上刻画的一个个右旋海螺和吉祥结图案,再一次让我感受到了回家的温暖气息。

  与我们一同拼车的,还有一位身穿藏袍、留着长长辫子的藏族阿姐,她的眼神干净而纯粹。她看我们持咒,慢慢和我们交谈起来。先生给她看我们日常念诵的《显密念诵集》。她接过课诵集后没有急着翻看里面的内容,而是把它从第一页开始拨动,手指轻轻划过每一页,就这样翻拨了课诵集几次。在问及原因时,她说,就像吹过玛尼石的风一样,因为拨动课诵集而产生的风,也可以利益到其他众生。听到阿姐这么说后,我们感受到了藏族人与生俱来的慈悲心。这位藏族阿姐说,以前她在藏文学校上中专时的一位老师也是寺院的堪布,曾经让他们一起参与背石头修建佛塔,还让他们每天抄写一定数量的经文,之后都放在了佛塔中。《僧祗律》中云:“真金百千担,持用行布施,不如一团泥,散心治佛塔。”藏族阿姐说,当时不明白,但这都是老师的良苦用心,至今深深地感念那位老师的恩德。

  藏族阿姐知道我先生刚下飞机时丢了手机,她安慰道:“没关系,我也曾经在车上丢过一串珍贵的念珠,在湖边丢过一枚昂贵的戒指。当时就想,丢了就算了。但我发愿:愿捡到它们的是经济状况不太好、需要帮助的人,希望我的东西可以帮助到他们。两次丢了东西,我都是这样发愿。”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了她内心满满的善愿,对无常的坦然接受,对物质没有贪执的放下,以及一颗宝贵的菩提心。这样善良单纯的发心,与钢筋水泥筑成的都市丛林中的一颗颗冰封而脆弱的心相比,是那样的不同。我的眼眶有些湿润,内心变得柔软而感动,感觉身边坐着的仿佛就是一位菩萨。藏族阿姐说,看到我们汉地的年轻人对佛法有渴望之心,她感到很欣慰,是一件很令人开心的事情。之后,这位藏族阿姐在中途的石渠下了车。

  路途中与美丽风景,还有美丽心灵的相遇和碰撞,我坚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一切都是上师慈悲的加持。喇嘛钦!

  暮色降临,司机师傅不确定目的地是否已到达,把车停下来询问路人。四周漆黑一片,唯见前方山上出现一片如宫殿般金碧辉煌的建筑群,中央是庄严雄伟的坛城,令人倍增敬仰,楼阁与房舍的灯光如点点群星散落在其周围,一整片建筑在五彩灯光的掩映下,临空出现在我们眼前,仿佛是亲眼见到了西方极乐世界,美轮美奂,庄严无比。司机师傅与路人确认了,这就是希阿荣博堪布驻锡的扎西持林。

在厨房发心

  上山后没多久,我幸运地得到了在厨房发心的工作。由于气候、物资运输和食物储存的原因,山上不能常常吃到新鲜的绿叶蔬菜,但厨房的发心师父特别慈悲,每天想办法换着花样来给大家烹饪不同的饭菜。食材也就是普通的食材,但做出来的菜却那么可口美味。只因为每道菜都包含了发心师父和发心师兄们浓浓的爱,所以特别好吃,深受大家的喜爱。

  刚开始觉得厨房的发心既新鲜又有趣。但后来在发心的过程中,自己的习气就慢慢暴露出来了。在厨房的行堂组,要在开餐前半小时到,也时常最晚吃饭,还会牺牲一些自己听闻佛法的时间。但对我这个在平日里喜爱美食的人来说,最受不了的,是每次香喷喷的美味菜肴端上来后,到了最后才轮到我们吃。每次推着餐车给师兄们盛菜,对食物的贪心不自觉就生起来了,有时看着自己喜欢的那道菜一点点减少,心中竟有种失落;每听到有师兄示意再来一勺时,内心是那么不情愿。“我要多点汤,不要菜”,“我要多点粉丝,不要汤”,“我只要一点点”,“我不要那么多油”。在听到师兄们提出的五花八门的要求时,觉察到自己内心有种不愉悦,甚至有些委屈。我的心已被烦恼所占据,挤走了正知正念,感觉自己内心那么僵硬、自私。想到佛陀在因地修行时为利益众生布施头颅、身体和骨髓等种种苦行,觉得佛陀真是太伟大了。再看其他的发心师兄总是那么有耐心,放下自我,热情地为大家服务。同是佛弟子,我却那么差劲。虽然觉察到烦恼,却无力来对治,我有些伤心失望,内心一度处于失落和自责中。

  上师曾说:“在修行路上坚持不懈,做到这一点比我们预想的要艰难得多。我们只有在自我感觉越来越好时,才相信自己走对了路。如果情况没有变好,我们就会犹豫不前或干脆放弃。不幸的是,在修行开始很长一段时间里,大部分人都会感觉很糟糕。以前因为散乱,我们根本察觉不到自己有多浮躁、僵硬,而通过心的训练,我们也许是此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混乱。这让很多人感到难堪甚至无法接受,但这是修行的必经之路,如果不能面对自己的混乱,定力将无从谈起。”

  在日常生活的修行中,像这样感知到自己很差劲的时候还有很多。但一想到上师的开示,再经反复阅读,总能得到前行的动力。虽然现在修行很差,还不能提起正知正念来对治烦恼,但这是修行的必经之路,总有一个过程,我便也渐渐接纳了这个不太好的自己。

  后面一段时间,厨房缺炒菜的发心师兄,发心的出家师父就自己来做。看着师父瘦弱的身体,忙里忙外,在厨房里还要操心这操心那,内心感觉很心疼她。凡是有上师开示的那些课程,发心师父都让师兄们去经堂,自己留守在厨房。

  想想山上的出家师父们,也不是总能见到上师的,居士们集中上山的时候,同时也是发心师父们最忙的时候。即使见到了上师,出家师父们也都是远远地、恭敬地凝望着上师,不像我们居士可以三下两下跑到上师面前求加持,顺便幸福地和上师说上几句话。

  厨房的发心师父身体不是特别好。一日师父身体不适,我说师父您可以吃甘露丸呀,师父说舍不得吃,都留给你们呢。我听后心里一阵酸楚,师父的慈悲心让我深深震撼。我立马拆开我的那包甘露丸,给师父吃。师父说:“哎呀,你自己留着吃吧。你那么少还分给我。”最后在软磨硬泡下师父终于接受了,我心里才略感安心了一些。师父说她做菜时发愿吃她做的菜的师兄们增长智慧。我从这位出家师父身上体会到慈悲和智慧的力量。原来修行可以如此融入生活中的点滴。我突然意识到,之前的发心工作都没有用三殊胜来摄持。之后,我做了调整,虽然不一定时刻能摄持住散乱烦恼的心,但还是会对烦恼有一定的对治。我也随学师父那样发愿,愿吃到我舀的饭菜的师兄们福慧增长,往生净土。就这样,每舀一勺都是很快乐的,断除了我对食物的一部分贪执。

上师的慈悲

  于长夜中驰骋生死,寻觅我者;

  于长夜中为愚痴覆而重睡眠,醒觉我者;

  沉溺有海,拔济我者;

  我入恶道,示善道者;

  系缚有狱,解释我者;

  我于长夜病所逼恼,为作医王;

  我被贪等猛火烧燃,为作云雨而为息灭。

——《十法经》

  距离上一次拜见上师,已经有半年多了,很想念上师老人家。所以只要一见上师,我内心便十分欣喜,就想马上跪下,觉得这是自己对上师最恭敬的方式了。无论是在转山时遇到上师,还是在上师小院门口遇到上师,或在扎西持林的任何地方遇到上师,都会有很多师兄和我一样,马上跪下,直至上师的背影远去。殊不知,上师在一次开示中,和我们说道:“我可能确确实实非常不适应,一出来就有人给我跪下来。跪下来并不是那么重要,将来希望大家闻思修,在学堂和放生中继续护持和发心,这是最让我开心的事。你们跪下来,意义不大。将来我绕山的时候,出来的时候,不要跪下来,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一件事。其他的具德上师或者有法恩的法师你们想跪我不反对,但在扎西持林给我跪,确确实实我完全不欢迎,也不赞同。”

  后来,自己仔细琢磨,我们只是在用我们自己认为最恭敬的方式来承侍上师。这里面带着强烈的我执。而上师的开示,一方面是自己很谦虚,另一方面,也是在善巧地调化弟子们的心。

  上山后,一方面由于气候的原因,另一方面,自己的分别念认为是慈悲的上师在帮大家消业障,来山上参加莲师法会的师兄们绝大部分都生病了,有的还病得非常厉害。我们宿舍的师兄们也都病倒了。这次我也不例外,患上了重感冒,咳嗽得厉害,喉咙肿痛,头也晕晕乎乎的,身体变得敏感酸痛,好像很久没有患过这么重的感冒了。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鼻塞得不能顺畅呼吸,厚厚的被子压在身上,我感觉有些疼痛,更加不能呼吸了。虽然是深夜,但难受得没有丝毫睡意。我心想:天啊,只是一个感冒,自己就觉得受不了,那众合地狱的众生怎么办?挤压他们的可不是被子而是大石山呀。轮回处处是苦,所以我们必须珍惜此人身,好好修行。我知道,这次生病,还有心中的这一念出离,都是上师慈悲的加持。

  一日我干完厨房的活,暮色降临,已经晚上八点。由于先生第二天就要下山了,他跟我说想磕山,问我要不要护持。我第一个反应不是随喜,而是满满的烦恼和责怪:“怎么不早点磕呢,现在都晚上八点了。起码最快也要四五个小时吧,而且还是第一次磕,第二天你还要赶早走。”像法师说的,我就像个炮仗,一点就着。他说那他自己磕吧。我更是不放心,天黑了,啥也看不清,万一半路上遇到突发状况怎么办呀?于是,我深深吸了几口气,硬着头皮跟着去了。天色变黑,一轮明月缓缓升起。我就跟在他身后,一直念咒,先是忏悔刚才对金刚道友起了嗔心,之后就一直念金刚七句祈祷莲师的加持。念珠就这样一圈一圈地拨动着,偶尔停下给他喝水。我们绕过了有路灯的那段路,接下来的一段路就没有路灯了。我开始用手机的灯光照明,照着照着还照到了一双发亮的眼睛,原来是只小野兔。其后,遇到一点小违缘,由于施工,原来磕山的路好像被改了路线。这是上师给我们示现的无常吧。之后先生还是凭着坚强的意志力和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又重磕了之前走错的路。手机快没电了,不过幸好有皎洁的月光。当我们来到月光普照下圣洁的普巴金刚降魔塔这片塔林时,回忆起几天前我们还在这里得到过上师的摸顶加持。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先生就要下山了。

不舍的离别

  在山上的这段时间,每天我内心都很踏实、幸福。虽然是第一次来到扎西持林,但感觉这里好熟悉、好亲切,仿佛以前来过似的。这里有我们日日思念的慈父大恩上师,也有友善温暖的道友们。这里仿佛就像是人间的净土,真想继续留在这里。即使心中万分不舍,但终究离别的一天还是到来了。

  带着上师满满的加持,我又回到了这个“娑婆世界”。回到广州,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和生活中。但不知道是因为从高原上回来后“醉氧”,还是心一直留在了扎西持林,第一天,我整个人不在状态,感觉自己像是被抽离似的,就这样观察这车水马龙的城市,和这熙熙攘攘的人群。即使在公司,坐在电脑前,我也是非常不适应,机械地敲打着键盘。同事和我说话,我也要反应半天。时常回忆起在山上的幸福时光,心里落差更大了。

  此时此刻,更能体会上师老人家的那颗“不忍众生受苦”的悲心。为了度化我们这些浊世众生,上师应化来到我们这个娑婆世界,并且生生世世不舍弃我们,直至我们解脱。

  上师的深恩厚德,弟子难以报答。弟子愿以自己生生世世身口意所行持的善法供养上师,祈愿上师法体安康,长久住世,弘法利生事业周遍十方。

  上师恩德不暂忘,

  师之言教记心间。

  无谬领受不违越,

  生生世世常随学。

—— 希阿荣博堪布 《神变月愿文》

 

卑劣弟子

罗荣拉希 合十

2016年12月10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