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经文查看

《开显解脱道 · 讲记》第六十二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今天是新学期的第一节课,首先回顾一下以前所学的内容,以免大家忘失法义。

  全知麦彭仁波切所著的《开显解脱道》分为共同外前行和不共内前行两部分。在求取正行法要之前,需要凭借共同外前行改变心相续,这包括暇满难得、寿命无常、因果不虚、轮回过患,通过这些修法让心相续生起出离心,趋向佛法。尔后进入不共内前行的修法,这包括皈依、发菩提心、供曼茶罗、念修金刚萨埵和上师瑜伽。之后就可以修持正行引导了。可以说这一系列的修行次第,浓缩了一切经续论典的精华要义,只需要修好前行和正行,就能生起并增上对学佛而言最重要的信心、出离心、菩提心,最后证悟空性,或者证悟大圆满获得解脱。

  可以说,这次讲解《开显解脱道》还是非常广的。闻思这一门课程,最后必须要落到实修上,将前行的法义融入自心,改变心相续。而实修的关要就是上座修和下座行住坐卧四威仪相结合。上座时,是观察修和安住修交替进行。作为初学者,还是应该以观察修为主。不要刚开始就安住修,这样修行方向就错了。

  虽然说这些也是老生常谈了,但还是要特别重申。观察修与心的转变有非常直接的关系。我们观察的面越广,思惟的角度越多,心转变得就越多;观察的次数越多,持续的时间越长,心的转变就会越强烈、越坚固、越持久。无论是修四外前行,还是修皈依发心等内前行,都是同样的道理。前行根本的修行方法就是观察修。如果一开始就将其舍弃,片面地追求高深的寂止禅定等修法,那整个前行的大厦就难以建立,无数种积资净障、增上心力的修法途径都会因此被截断。所以,我们必须重视观察修。

  佛陀来到世间示现成佛,首先宣说的就是四谛法门,而四谛中的第一谛就是苦谛,这说明学佛的入门是修苦。佛陀这样传法的目的,是引导我们在自己身上思惟这些苦处,由此引发厌离轮回、希求解脱之心,进而再推己及人,将苦谛放在众生身上观察,自然会引发想要救度众生的大悲心和菩提心。

  很多人开始接触佛教,觉得佛教老是说这个苦、那个苦,怎么那么悲观?这个不是悲观,这是事实。娑婆世界就是痛苦的本性。

  《前行笔记》里也说:“共同外前行是人天乘、声缘乘、大乘(菩萨乘)共同的修法,旨在调柔相续,生起知苦离苦之心。具体而言,人天乘的出离心表现在厌离三恶道的痛苦,希求今生来世得善趣的安乐。声缘乘和大乘共称为解脱道,声缘乘的出离心表现在厌离轮回的痛苦,希求涅槃的安乐,而大乘则是进一步认识到轮回、涅槃皆为浮想,众生妄执成苦,由此生起无伪大悲心,希求所有众生断尽无明、究竟解脱,这种心也称为菩提心。”由此可见,无论大乘还是小乘,无论出离心还是菩提心的生起,都离不开知苦、离苦,都是从思惟苦谛开始的。

  但如果没有先将苦谛放在自己身上思惟,对苦谛没有切身的感受或体会,就很难推己及人地对他众的痛苦生起真正的悲心,令悲心达到修持的扼要。比如,如果自己感受过心脏病的痛苦,那看见别人心脏疼痛,就特别能同情理解。以前法王如意宝示现得心脏病,也讲心脏病是一种龙病,痛起来特别难受。如果自己没有心脏病,看见别人心脏疼痛,虽然也能引发一定的同情心,但不会那么悲切。

  特别是在《瑜伽师地论·菩萨地》中要求,菩萨应对有情界观见一百一十种苦,以此来修持悲无量心。我们说,大乘悲心特别重要,广修菩提心,就是修慈悲喜舍四无量心;中等修慈心和悲心;最略就是修悲无量心。如果修好悲无量心,菩提心也能够生起来。宗喀巴大师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也说,心力强的人,应该按照《菩萨地》所说的去广泛思惟。

  而且,凡夫心的特点是见到利益就希求,见到过患就厌离,如果过患见得越真切,就越能让心转变。就像有的人如果身体好,叫他吃素念佛很难,但他得了癌症之后,立马开始吃素念佛修行,结果癌症好了。以前“非典”的时候,学院一起共修金刚铠甲心咒七天,有些道友的家人不信佛,但是他看到这个病没法治,听说念这个咒语能预防、断除疾病,也开始尽心地念。就像俗话讲的“不见棺材不落泪”,这就是他在深切地感受痛苦后,彻底地改变了原来错误的生活方式。

  这说明对苦的观修,不是单一地知道“轮回是苦”即可,而是要从多方面展开思惟,从不同的角度去触动内心,这样才能真正对轮回的苦难产生广大、全面而深刻的认识。随着观察的次数越来越多,感受也会越来越强烈,对苦的厌离心也会更加稳固,同时推己及人,就可以对有情发起猛厉、坚固的大悲菩提心。

  虽然我们以前也学过轮回过患,相对详细地了解了六道轮回的痛苦,但一般人容易犯增上慢的毛病,认为苦谛这样简单又粗浅的法,自己早已知道了,不用再学了。这种想法是不对的。简单地听听苦谛,不代表在自相续生起了真实的感受,“听闻”和“生起”是不能等同的,就像前面讲解菩提心的时候也说过,“发心不为主,生心乃为主”,最关键是要对苦谛生起真实的感受。如果我们对轮回还是很感兴趣,热衷于世间八法,这说明我们还没有生起无伪的出离心。若没有生起出离心,那大悲心就不用提了。所以,哪怕修到大圆满正行,如果自己有懈怠懒惰,还是要观修四外前行,巩固出离心。

  对一般人来说,简单学一点、修一点,并不容易获得成功。没有长期反复地串习,并不容易达到修法的扼要。这就好像提炼酥油必须要反复地搅动牛奶,才能提炼出来,我们也必须用心去反复搅动,一次次地串习、巩固,一次次地触动内心,才能抓住扼要,提炼出内在的心要。这是特别关键的。

  《开显解脱道》已经讲解了六十一课,大家能坚持听闻课程到现在,不能说对佛法没有一点意乐,内心没有一点点出离心或菩提心,或多或少还是有的,但估计很多人的出离心和菩提心并不稳固。而有的道友可能从来没听过这门课程,今天第一次进来听一听是怎么样的。那为了增上大家的出离心、菩提心,也为了新加入的道友能明白修学佛法的次第,这节课就以苦谛为出发点,带领大家从不同的角度去观察轮回过患。

  按照《瑜伽师地论》所说,我们可以从一百一十种角度去观察轮回的过患,这在《菩提道次第广论》里也有详细的宣讲。当然,在短短的一节课里,我们无法学完所有的一百一十种痛苦,这里就选取前几个角度去学习、思惟。

  一、思惟有情平等流转之苦 

  有情平等流转苦,就是指每个众生都平等地、没有差别地感受生死流转之苦。

  虽然众生的相貌、寿命、受用、性情千姿百态,各有各的差别,但没有一个人能逃脱出流转生死的宿命,这就好像水有冷、热、咸、淡、香、臭等差别,但又同时具有湿性。

  临济宗天如惟则禅师也说过:“如是生死不是等闲戏论。譬如个缦天网子尽大地人被他笼罩,从古以来无有一人不被生死吞却。”从历史上看,权势滔天的帝王都妄想万寿无疆,比如统一六国的秦始皇、“一代天骄”之成吉思汗,都曾经召集天下方士询问长生不死的方法,但终不可得,最后还是没办法摆脱死亡的命运。哪怕福德高广如天界的转轮圣王、帝释天等,享有种种奇珍异宝,但临终七天五衰相现前的时候,预知自己即将堕入牛胎马腹,特别害怕,比地狱的痛苦还要厉害。如天台宗的谛闲大师在《大乘止观述记》里也引用《水陆道场文》说:“钻马腹入驴胎,镬汤炉炭经几回,才从帝释殿前过,又向阎君锅里来。”

  以前也讲过顶生王的公案,他的福德非常广大,到了三十三天,可以和帝释天平起平坐,而且寿命比帝释天更长,历经三十六代的天帝王朝,但他仍然心不满足,想要推翻帝释天,坐天界的第一把交椅,结果以一念竞争心从天界的王座上翻身落地,往昔的尊荣在刹那之间烟消云散。

  由此可见,一切凡夫众生,无论高低贵贱,是好是坏,都无法摆脱生死罗网,人间天上,此界他方,头出头没,处处转生,片刻就上下升沉。忽然间升天,忽然间做人,忽然间又堕入地狱、饿鬼、畜生三恶道当中。轮回就是这样上上下下不断地流转生死,没有一刻休息。

  “流转生死”之所以是凡夫的共相,是因为流转的根源是平等的,也就是众生都具有流转之因——我执,没有我执不可能流转。众生因为无明习气,将四大聚合假立的五蕴身妄执为我,才产生我执及我所执,进而起惑造业,以致于流转轮回,循环往复,无有出期,就像蜜蜂放到一个瓶里上下飞,或者像水车不断地轮转。如《入中论》云:“最初说我而执我,次言我所则著法,如水车转无自在……”

  法称论师在《释量论》中说:“有我则知他,自他中执嗔,此等尽相系,而生诸过失。”意思是说,有了我执,势必会出现自他的分别,于是贪爱自方、嗔恨他方的过患就由此产生,与贪嗔紧密相连的嫉妒、傲慢等各种烦恼过患也会随之产生,导致流转轮回。可见,我执与所有的烦恼痛苦紧密相连。

  我们可以看到,芸芸众生无论想什么、说什么、做什么,都离不开我执。比如畜生以我执为了抢一口食物而互相撕咬,你们看《动物世界》也是这样的;天人以自己的富足而志得意满,特别悠哉;阿修罗由我执驱使与天人作战;人类就不用说了,看看自己的身语意三门所行,哪个不是围绕着自我打转?凡夫众生都没有摆脱我执,因此同样具有流转之苦。

  从心上看:众生的分别心刹那不停地转动,因上的妄念一个接一个地生起来,所感受的果自然也会流转不息。没有一个众生不是这样的,所以我们应该对所有遭受各种苦痛的众生平等悲悯地救拔。

  进一步来说,无量的生老病死苦、求不得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五取蕴苦,资具缺乏之苦、竞争之苦、自卑苦、堕落苦等等,都是因为生死流转才有的。只要结生相续不停止,就会源源不断地产生痛苦。所以,流转苦就包含了所有轮回的苦恼。

  这样看来,三界之中又有谁的命运不是悲惨的?最初作为婴儿时,我们哭喊着降临人间;死亡后,不是被送进焚化炉,就是以其他方式消散,哪怕是位高权重的总统、富可敌国的富豪,最后也不过是尘归尘、土归土,这样的流转相是非常平等的。记得去年有一位明星去世的时候,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度,几乎是全民皆知,可无论他是明星也好,是普通人也罢,最终也是化为一捧灰,从这一点来看,有谁不悲惨,有谁不需要救拔呢? 

  《致弟子书》云:“亲友入于轮回之大海,现见彼等堕落浪涛中,不知生死流转若舍彼,唯求自己解脱无惭愧。儿时怀中出生无何能,母以乳汁慈爱而哺育,于此历尽辛劳之慈母,除非极下劣者谁愿弃?”一切众生从无始以来漂泊于此轮回中时,没有一个不曾做过自己的大恩父母(这在讲四无量心时已经再三用教证、理证讲过了),所以,舍弃这些老母有情只求自己一人解脱是不合理的,除了极为下劣的人,谁会舍弃大恩母亲呢?思惟其中所说的道理,目睹了长久漂泊在轮回中,被无量痛苦重担压得精疲力竭的一切老母众生,自然而然会心甘情愿地尽全力地去救拔他们。我们应该通过如是思惟,对三界有情众生平等发起大悲心。

  二、思惟欲为根本苦

  首先要了解欲的体性、作用、分类以及欲为根本苦的原因,以便观察思惟。

  什么叫欲?《大乘义章》云:“染爱尘境,名之为欲。”《成唯识论》说:“云何为欲?于所乐境希望为性。”意思是,对喜欢的对境生起希求、渴望之心,就是欲的体性。欲,就是希求、渴望之心。

  《成唯识论》又说“勤依为业”,意思是,以欲能发起勤作,欲的作用就是作为勤作的依处。

  关于欲的分类,从五境来说,总的可以分为对色、声、香、味、触产生爱染的五种欲心。如果细分,众生贪执的对境无量无边,欲的分类也无有穷尽,比如我们都渴望拥有名声、地位、爱情、事业,渴望获得利养、恭敬,渴望有好的生活条件,住别墅、开宝马、坐奔驰,要生活安逸、睡眠安稳、饮食精细,不需劳作辛苦等等,一一展开,可谓是欲境无量、欲海无边。

  欲界众生对异性贪执的习气尤其深厚,有的人还渴望与恋人能够再续前缘,重温旧梦。《摩诃止观》中就专门指出对异性的六种贪欲,如云:“如女有六欲:谓色欲、形貌欲、威仪姿态欲、言语音声欲、细滑欲、人相欲。分别云云。此六欲若触行人能染污诸根,内动血脉贪相外现。初果尚所未断,何况凡夫?”也就是,我们很容易对异性的容色、体相、姿态、声音、触觉、人相等生起贪欲。一旦生起这六种欲,则体内的血脉喷张,外在显现出贪婪之相,即使获得小乘的初果也未必能断除这些欲望,更何况是凡夫呢?

  法王如意宝也说:“男人与女人之间彼此吸引,这种贪欲是许多痛苦的根本。其实,只要认真观察就会了知,不论男人、女人的身体,都是空性,是无常,有什么可贪的呢?

  “然而,正是这个贪心魔,迷惑了三界一切众生,使之无法获得解脱。无论是希求往生极乐世界,还是获得阿罗汉的果位,有贪心的人永远不可能接近,更不用说证悟了。”

  就像现在的追星族,看到自己喜爱的明星时,高兴得不能自已,疯狂地收集有关偶像的一切资料,从他们的生辰、星座、身高、体重、兴趣爱好,到他们穿过的衣服、留的发型、上过的节目都如数家珍。有些人甚至在明星的家门口等他们经常出入的地方蹲点跟踪,只为了多看他们一眼,还有很多粉丝心中妄想偶像成为自己的妻子或老公,把所有的钱财精力都放在偶像身上。

  也有些人虽然不追星,但对异性也是特别贪执。比如有些身居高位的人为了女人开始贪污,最后自己身败名裂,被判刑而锒铛入狱。上学期讲静虑度的时候也讲了贪执异性的过患,大家有空应该再三思惟串习。

  只要稍加观察,就会发现世间人和修行人的痛苦都是来自贪欲。《妙法莲华经》云:“诸苦所因,贪欲为本。”《杂阿含经》也说:“若众生所有苦生,彼一切皆以欲为本。”《杂阿含经》还说:“欲生诸烦恼,欲为生苦本。” 

  大多数众生都想求得自己所爱之事,得到之后,最好还能永远占有。只可惜世间一切有漏法注定像泡沫一样无常有坏,我们的欲望注定会落空,又由于希望破灭,自然会引生痛苦。所以,欲是痛苦之源。

  想一想,费尽心思全力地去追求,最终只落得个破灭之苦,为什么要死死地执著虚假之法呢?就像孩童追逐肥皂泡一样可笑。

  法王如意宝在《厌世歌——杜鹃妙音》里也说:“此世幸福如梦法,日夜耽著可怜众,繁杂琐事现吾心,不禁唱起厌离歌。”世间所谓的幸福安乐,不过是镜中月、水中花,没有一个真实的所得,而我们日日夜夜去耽著这些虚妄不实的东西,不过是徒劳罢了。可是痴迷的众生偏偏要沉溺其中,不明道理,真是可悲!

  如果我们一直随着欲望而奔波,一辈子就会成为欲望的奴隶。人世间的物质财富是非常有限的;然而,人们对拥有物质财富的欲望却是无止境的,哪怕你拥有全世界的财富,你的心也不会觉得满足。正如《佛子行三十七颂》所说:“一切妙欲如盐水,愈享受之愈增贪。”

  法王如意宝也说:“众生的贪欲始终无法满足,越享受,会越增上。

  “就像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的人,虽然也有贪欲,但还不会严重到不可抑制的程度。可如果享受过一次,就会越来越希求,以至于欲望不断增长,始终没有满足之时。

  “有些人天真地认为,自己只享受一次欲乐,就足够了。但若想以此令贪欲变淡,这无疑是异想天开。如同饮用盐水,只会越喝越渴,贪欲越享受就会越炽盛,永远也不可能让你心甘情愿地舍离。

  “试想,假如贪欲在满足之后真会减少,那很多人一生中已得过无数次的满足了,可时至今日,为什么我们的贪欲还在不断增长,并没有随时间流逝而减轻呢?”

  这些法王如意宝的珍贵教言,大家一定要铭刻于心,要记下来,以此对治自己的贪心!

  有的人可能会说,欲望并不都是坏的,坏的欲望我们当然要遏制,但好的欲望应该要发扬,比如灾难来临的时候,求生的欲望会给我们带来生的希望,对知识和科学永无止境地探索欲望促使人类不断进步等等。

  这里我们要明白,只要这个欲望是缘于世间的希求,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都没有从轮回中脱离,没办法解脱生死苦恼。这从十二缘起就能观察出来。

  十二缘起的第八支是爱,第九支是取,第十支是有。以贪欲就会发起勤作,也就是以“爱”产生“取”,再以“取”积累能感招后有五蕴的业——“有”,由此生死相续不断。

  龙树菩萨在《中观根本慧论·观十二因缘品》中说:“因爱有四取,因取故有有。”按照有部宗的观点,所谓取,包括欲取、见取、戒禁取与我语取四者。

  见取就是除了萨迦耶见和戒禁取见以外的三种见(邪见、边执见、见取见)。

  戒禁取就是将颠倒的、不清净的戒律当作清净的戒律。比如以前古印度,苦行外道中有牛、狗外道,他们认为牛、狗死后可以升天,所以学牛吃草,学狗吃粪,以此为戒。

  我语取就是指三界的人我执。

  欲取就是除了以上三种取以外的贪执欲界五欲的烦恼。从欲取来看,当人们在对乐的感受产生贪欲以后,为了进一步获得乐受而在生活中驰求,比如上班、做生意等等,这就称为取。

  而按照经部的观点,只有一个取,不承认四取,所谓的“取”仅仅是指贪心。

  一旦有了取,就会因为取而使业具有能力,取受者也会流转于三有,“有”也就由此而形成了。这里的“有”是指“三有”,“三有”分为果的三有和因的三有,这里是从因的角度来讲的。

  《显句论》说:因为后世叫三有,而三有的因就是三门之业,故在因上取果的名字,把业叫做有。

  业本来不叫“有”,但它能成熟三有的果——后世的五蕴,所以也称为有。也就是说,所谓的三有,也就是身语意三门所作之业,是五蕴的因法。因此,此处的有,也就是指业的有。比如,依靠我语取,也许会造善业,也许会造恶业,这些善恶业都是后世三有的因,因为这些业决定会出生后世的三有,所以就在因上安立果名叫“有”。

  众生正是因为没有彻悟轮回是苦的本性,无法放下对轮回快乐的追求,如是不断生起贪欲,一天就可以积累无量“爱、取、有”的能生支,由此不知道又引生了多少生生死死。

  智者大师在《净土十疑论》中引用《西国传》的一个公案说,以前印度的无著菩萨、世亲菩萨、师子觉菩萨,共同求生兜率天,约定谁先见弥勒菩萨,就回来相告。

  后来,师子觉首先往生,但很多年杳无音讯。之后,世亲菩萨往生,过了三年,才回来转告无著菩萨。

  无著菩萨问:“怎么耽搁这么久才回来?”

  世亲菩萨说:“我到了兜率天,听完弥勒菩萨说一座法后,就立即回来,因为天上时间长,所以地上已经过了三年。”

  无著菩萨又问:“师子觉现在在哪里?”

  世亲菩萨说:“他生在兜率外院,那里太享受了,一直贪执色声香味的欲妙,自升天以来,从未见过弥勒菩萨。”因为弥勒菩萨在兜率宫的内院,不在外院,外院是欲界天的天人。

  这就是在天界享受欲乐失坏出离心的例子。

  《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说:“由于贪执五欲使烦恼增强,从而感受痛苦……烦恼从五种欲妙中产生,以此漂泊于无边无际的轮回中,这五欲比剧毒更可怕。”

  萨迦班智达在《格言宝藏论》中说:“愚者贪欲以为乐,实则行贪即苦因,如同饮酒以为乐,实则疯狂当安乐。”愚蠢的人把贪欲当作安乐,实际上一切贪欲之行为都是痛苦的根源,就像饮酒取乐一样,其实他们是将疯狂当作安乐的。

  我们曾经得到的轮回圆满都是欺诳不实的,只让我们领受了无数无意义的大苦,没有一点意义。要知道,我们以前为此已经浪费了无数色身,今后再不鞭策自己精进修行,仍然会徒劳无义地生生死死,轮转轮回。思惟这个道理,能令心发起厌离心。

  三、思惟二痴异熟生苦 

  《瑜伽师地论》中说:“二痴异熟生苦,谓若猛利体受所触,即于自体执我、我所,愚痴迷闷生极怨嗟,由是因缘受二箭受,谓身箭受及心箭受。”

  对一个有情来说,如果五蕴身感受到强烈的痛苦触恼逼迫,就会立即将蕴聚执为我,将五蕴的部分执为我所,在这个时候以我执力,心识会迅速地陷入愚痴迷闷当中,生起极大的怨恨、哀叹,以这一因缘,同时感受到身箭受与心箭受两种痛苦。

  这里首先要知道一些概念。触是十二缘起的第六支。根、境、识三者和合就会产生触,又由触产生受。以眼触为例,眼根、色法、作意等因缘具足时就产生了眼触。其余的五种触也是如此。

  受是十二缘起的第七支。有了眼耳等触,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受。众生的相续中有着深厚的习气,当依靠眼根、作意见到外面红色的柱子或者白色的茶杯等就会生起触,有了触就会产生受:也许感觉很亲切,产生了乐受;也许感觉很厌烦,生起了苦受;也许觉得无所谓,这就是生起了不苦不乐的舍受。这是经部宗的观点。

  这里以箭比喻受有三层涵义:

  第一层含义,如《瑜伽师地论》所说“云何当观苦受如箭?谓如毒箭乃至现前常恼坏故”。就好像毒箭射入自己的身体之后,在没有拔出之时,箭上的毒就会一直损害自己。同样,在“受”现前期间,也就是说,凡夫人生起感受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沉沦在贪嗔痴中,难以摆脱。

  第二、第三层含义,如《瑜伽师地论·本地分》所说“不静相故,远所随故,故名为箭”。就像离弦的箭在空中飞行一样,是一种不寂静的相,是一种运动的相;同理,苦受生起时,心识也随之一直摇摆不定。而箭射出以后,长时跟踪目标;同理,只要还没有证得灭受想定,凡夫就无时不在“受”中。

  下面解释一下什么是“愚痴迷闷”。“迷”就是迷乱不明真相;“闷”是郁闷、苦闷,由愚痴导致心被锁在其中,没办法解开。想想我们平时在受苦时,立即就会以我执力陷入迷乱苦恼之中,马上就想“我好可怜!”“为什么我这么倒霉?”“为什么我命不好啊!”,甚至萌生厌世轻生的念头,心识就像中箭一样,陷入了忧愁、悲苦中。

  其实,这些心念和行为都是愚痴的表现,是我们自己不知不觉被我执欺骗了。照理说,身体受苦时,只需要安心领受,不必再增添无意义的妄想。若能觉知这只是自己妄想的分别,就不会增添许多无谓的痛苦。我执越重的人,越容易陷入一种顾影自怜的状态中,念念都在想“我多么可怜!多么痛苦!为什么我的命不好啊?”因为他的世界里只有自己。《次第花开·走出修行的误区》也说:“当你处于情绪的低谷而又孤立、封闭时,你很容易就会认为自己比所有人都更悲惨、更不开心。”

  我们拿一个极端的例子来说,有的人以前世的业力在学校被同学欺负。如果他能不执著,那身体感受痛苦,就只有身箭受。但如果他的我爱执很强,偏要想:“为什么所有人都孤立我,所有人都欺负我,我留在这个世上有什么意义?干脆跳楼算了。”

  第二次被欺负的时候,他又想:“干脆跳楼了结此生。”分别念进一步加重了。

  到了第三次,仍然想:“我不想再活了,这一次一定要跳楼。”如果又有人在旁边给他煽风点火:“哎,怎么说跳,还没跳啊?”在一股无明冲动的推动下,他纵身跳下阳台,最后粉身碎骨。

  分析这件事,就会懂得凡夫的固执、愚痴。因为他死执一个方向,不断重复自杀的念头,不会换个角度思考。他不知道这只是自己的妄念而已,只要不执著,就什么事也没有。

  而且,我们学安忍度的时候也说过《入行论》的一个偈颂:“若事尚可改,云何不欢喜?若已不济事,忧恼有何益?”自己已经被欺负了,如果自己有能力扭转这件事情,就没什么好忧恼的;如果已经无济于事,忧恼又有什么意义呢?遇到外境的无常和痛苦时,我们不要再加重自己的心理痛苦了。现在很多人得抑郁症,就是这么来的。他们由于太过于执著自我的苦乐,然后越想越不开心,越想越抑郁,越想越灰暗,越想越不能自拔……

  凡夫人的分别心总是按照同样的模式操作,处处以我执和我所执反应,如此折磨自己,造成内心迷闷、痛苦,让人悲悯。

  比如,有一些特别挑剔的人,有一天如果家里做菜特别咸,他就马上开口说:“咸死我了。”马上带一个“我”字,认为对“我”不好,然后不高兴地直瞪眼了。

  第二次菜又咸了,他仍然说:“咸死我了。”这一次发展到把筷子扔掉,情绪更激烈。

  第三次又吃到咸了,还是说:“咸死我了。”又是执著这个“我”,而且愈演愈激烈,气得拍桌子、砸碗。现在有一些人特别挑剔,不单吃饭,其他事情也会这样的。

  他一直执著“我”这个边,认为“自我”被咸伤害了,不知道自己被我执支配,连反应的方式也类似。这就是愚痴引起的心苦。如果能不执著我,只是菜咸一点罢了,冲一点开水也可以,不至于摔碗,不可能引生那么多苦。

  很多人家庭不和合,夫妻每天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来吵去,总是计较自己付出了多少,对方应该对自己怎么样之类云云,甚至为此大打出手,这些都是我执太重的原因。

  发心也是这样。有些人看到别人做得少一点,可能就愤愤不平,心里面特别放不下,老是指指点点,或者在面前说得很好,背后就说另一套等等。这也是我执在作怪。

  这样反复观察就会发现,凡夫在感受生老病死等诸多痛苦时,由于愚痴,不但身上中了一箭,而且心上也中了一箭,枉受苦恼、怨恨、悲伤之苦,怎能不令人感到悲悯呢?

  四、思惟三苦

  所谓的三苦即是苦苦、坏苦、行苦。《妙法莲华经》云:“世尊,我等以三苦故,于生死中受诸热恼,迷惑无知,乐著小法。”

  三界一切的有漏法,没有一个不是三苦所摄。此三苦可以含摄一切苦。这里要把握苦苦、坏苦、行苦的准确体相。三种苦后面都有“苦”字,后面的“苦”是差别基,是总体的“苦”,在它上面分出三种差别——苦的苦、坏的苦、行的苦。

  佛所说的三苦,是要指示苦的三个方面,即是与苦受相应的状态,与乐受相应的状态,与一切有漏受相应的状态。一切有漏的痛苦境界都有逼恼的共相,叫做苦苦。一切有漏的乐境界都有变坏的共相,叫做坏苦。一切有漏的苦、乐、舍境界都有迁流的共相,叫做行苦。

  为什么要这样划分呢?因为这三种对苦的认识,一层比一层深,一层比一层细。

  苦苦行相最粗大,一般人都知道,连旁生也能知道。比如冬天寒冷,流浪猫、流浪狗等也会找地方取暖,跑到汽车底下,或者找到茅草堆旁边、房间里面等等。它知道寒冷是苦,不想接受,所以想方设法地避开。夏天特别炎热,牛马都会到水坑里泡一泡,人就更不用说了,到水中洗浴,或者去游泳等等。

  坏苦比较细,旁生以智慧是体会不到的,比如猫去捉老鼠,啃着老鼠肉,它体会不到这是痛苦。不但旁生,有很多没有智慧的人也不知道坏苦,不知道每当有漏乐受生起时,注定有痛苦和它相连,无论如何,都逃不出苦的结局。

  而行苦是内道不共的法,层面是最深、最细的,需要认识一切苦、乐、舍(不苦不乐的状态)都是未来痛苦的因。 

  只要按照次第逐步深入地认识苦谛,心里就会随之生起不同的感受。认识苦苦,能引发对痛苦的出离心;认识坏苦,能引发对有漏乐的出离心;认识行苦,能引发对有漏五蕴的出离心。

  所以,我们不能认为只有苦苦才是苦受,不然就没办法成立“有漏皆苦”“轮回周遍是苦”,也没有理由对色界、无色界天人产生悲悯心。在一般外道的眼里,升天是究竟的,去了天国就能永享安乐,但以苦谛来作衡量,这些逍遥的神仙、安住在喜乐中的禅天,都等同于无间地狱。由此可见,佛说的苦谛非常深刻。

  下面我们具体分析苦苦、坏苦和行苦。

  第一是苦苦。

  所谓苦苦,即生起时的逼恼苦受,与苦受相应的心王、心所以及所缘境。

  换句话来说,当下苦受生起时,心识显现的身心世界全是苦苦。一切唯识所现,心识正在逼恼的时候,哪有安乐可得呢?所以,遭受苦苦时,即使有丰富的五欲六尘,也感受不到快乐,就像有的人坐在宝马车里痛哭一样,外在的物质世界给不了他一点安乐。现在世界上很多富人,很多有地位、有权力的人,条件特别优越,不单单是宝马了,一面坐飞机一面哭都有可能,毕竟他想得到的可能得不到,还有很多的苦跟随着他,不是物质金钱所能解决的。

  有的人心情不好了,就去购物消费、暴饮暴食或者借酒消愁,这些只是暂时地转移了你的注意力而已,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钱花完了,第二天头痛醒来,还是会很痛苦。特别是有些人刚刚发工资就花完了,还有二十多天没有过呢,怎么办?这样不但不能解决,反而加重自己的烦恼。

  欲界的苦苦是无量的,学习过六道轮回痛苦的道友就知道,地狱众生无时无刻不在感受剧烈的寒热之苦,饿鬼众生无时无刻不在饱受饥渴的折磨,大多数旁生也要饱受相互猎杀、被人类役使、大自然的寒热之苦等等。人类的痛苦一点也不少,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苦……只要略加思惟,哪里都有痛苦。

  第二是坏苦。

  它包括了一切有漏乐受,与乐受相应的心王、心所以及所缘境。

  坏苦并不是指坏时的痛苦(这是苦苦),而是以“有漏乐是坏灭性”为苦。有漏乐包括处、身、受用的安乐。环境清净、幽雅、舒适,这是处的安乐;身体轻安、调畅等,是身的安乐;享受美妙的色、声、香、味、触的快乐,是受用的安乐。

  有漏的处、身、受用的安乐,都是因缘造作的法,所以都是无常性。这些安乐无论怎样显现,以有为法的本性,注定不能使安乐的相状永远地持续下去,最终一定会走到尽头而变坏。所以,有漏快乐肯定是和痛苦相连,一旦乐受失坏,就会引起不堪忍受的忧苦。

  只要在这个轮回当中,不论享受何种快乐,最终都难逃坏灭的结局。由此轮回中的快乐都是坏苦性。

  比如,年轻时身体健康、有活力,感觉生活很快乐,但发展下去,就像鲜花凋零一样,身体逐渐衰败,最终死亡。所以身体的乐是注定要变坏的。

  又比如亲友团聚、男女结婚、婴儿诞生、事业兴隆、竞选成功,都有一种欢乐的气氛。这只是凡夫执苦为乐罢了。这些法就像石火电光,转眼即逝,有什么可乐的呢?俗话也说,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们注定不能长远相聚;再说养孩子,不要说养育孩子的过程中要付出多少艰辛苦楚,等到孩子长大以后,终须离开父母,到那时又引生一种离别之苦;恩爱的夫妻转眼变成怨偶,反目成仇;事业高低起伏更是寻常事了,没有谁能够一辈子成功;即使竞选成功,功成名就,也有可能遭遇弹劾、被捕入狱,甚至被暗杀而惨死在总统的位置上。古往今来这样的惨剧难道还少吗?现在哪个被弹劾你们看新闻都了解得特别清楚。

  这就好像一群孩子在沙滩上用沙子堆成一座漂亮的城堡,“这是我的府邸,那是他的府邸”,里面各有各的兵将,他们玩得特别高兴,但这不是安乐性,一阵海浪冲上来,城堡顿时化为乌有,只能哭着回去找自己的爸爸妈妈。

  同样,升官发财、娶妻成家、买车买房、儿女成群,最初显现这些圆满时,人们都认为坚固、永久,其实都不过是沙滩上由沙子堆成的漂亮城堡,本质不离坏灭的本性。诚如古人所说:“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一切荣华富贵、功名利禄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有的人说:“你说的都是悲观的例子,也有始终很好的啊。”这是没有认识到快乐其实是痛苦的因。

  比如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会引发内心的欢喜,但离别时,心就会陷入忧苦中。造成此时忧苦的因就是前面的快乐。如果前面没生起带有情执的欢乐,后面绝对不会引发苦恼。比如有一只蚂蚁或者陌生人来到你身边,你无动于衷,当他们离开的时候,你也毫无忧伤,不会流泪说:“为什么他走了?”这就证明了单纯的离别不足以引生苦恼,因为你对蚂蚁或陌生人没有情执,所以它离开你也无所谓。又比如,和不喜欢的人一起共住,心里非常苦恼。一旦他离开,心里会很高兴。

  而且没有人能逃得过死亡无常,生前我们越享受财富、亲友、身体所带来的快乐,到临终时不得不舍弃这些人事物,就越会引发难以忍受的痛苦。

  所以,无论我们再怎么追求世间,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世间一切有漏的安乐都是不可信赖的,就像秋天的白云一样。法王如意宝在《无常道歌》中也说:“秋日白云堆积如雪山,刹那无迹消失虚空中,现世如是无有可靠处,此喻堪为厌世良教言。”秋天,朵朵白云亲密地堆积在一起,像层层叠叠的雪山峻岭,刹那之间却又消失于虚空,不留下一丝痕迹。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向厌世者们喻示着:今生今世的一切荣华安乐,都是漂泊不定、不可信赖的。如果我们深深思惟这段道歌,内心也肯定会对无常有深刻的感悟。 

  智者正因为深知这一点,才会对有漏法不抱有任何希望,因为没有一法不像泡沫般终归破灭,不如现在就放下,省却了很多麻烦。

  凡夫愚人都是做一些无实义的事。想想看,以一种执苦为乐、执生灭为永恒的颠倒心,所做、所领受的会有实义吗?最后不就是希望破灭、陷入苦恼吗?所以,凡夫的思想、行为一概是迷乱的,整个轮回就是那么荒唐可笑!

  了知这一点以后,看到世间众生欢乐时的状态,就像看到疯子为眼前的幻觉欢唱一样,怜悯之情自然而然就会产生。

  第三是行苦。

  行苦,是指一切有漏法是苦的本性。从因缘上观察,有漏法唯一是他自在转。这里的他,就是业惑。也就是说,有漏蕴每一刹那的显现都受业惑的支配,一直被动地迁流,这就是行苦。

  当下的一刹那并不是安乐的本性,因为这一刹那带着无量的业惑种子,遇缘就会产生苦苦和坏苦,是极其不安稳的,就如同等待引爆的炸弹一样。所以,五取蕴的每一刹那都是苦的因位。

  从反面来观察,如果有漏法是安乐性,那就不会辗转出生苦恼,因此成立有漏法是苦性。

  在思惟众生的三苦时,一定要把众生的五蕴身观想成本性为苦的大毒疮。“大毒疮”不论以什么修饰,用什么缓解,不论有没有发作,都是充满毒素的性质。而这个毒素就是业惑的种子,这就是行苦性。

  而我们平时所获得的乐受,就好比在毒疮上面浇了冷水,只能暂时缓解它的痛苦,并不能改变它痛苦的本性。举例来说,每天中午全世界有几十亿人要吃饭。为什么要吃饭呢?因为如果不吃饭,身体这个“毒疮”就会非常难受,为了缓解饥饿之苦,必须在肠胃里塞一点东西。到了深夜,每个人都要用睡眠缓解疲劳。如果睡眠不足,“毒疮”就会剧烈反应。五蕴这个大毒疮,饿它、冷它、累它、恼它,就会痛苦不堪。让它吃好、穿好、住好、睡好,才不痛苦。所以,吃饭、睡眠、穿衣等并不是安乐,而是苦恼逼人、需要缓解苦恼、给它一点安慰、不要让它发作的表现。所谓轮回中的快乐,也是仅此而已。再看苦受,就好像在毒疮上浇热水,加剧它的痛苦。如此一看,三界有情谁人不苦恼呢?

  每位有情拖着五取蕴的皮袋,从过去拖到现在,还要从现在拖到未来。只要我们一天带着这个臭皮囊,就有一天的苦恼,绝不会从此处出现真实的安乐。

  大城市人山人海,就像一个个的皮袋走在大街上。打开皮袋,只有三十六种不净物、刹那不断的邪念和无量业及烦恼的种子,这能是安乐性吗?有什么清净的智慧、无漏的功德、解脱的安乐?

  这些皮袋最大的本事,就是刹那不停地产生烦恼和业,为生生世世的受报作准备。我们不能单看外表的包装很好,穿上很美妙的衣服,就认为众生很安乐,其实里面都是痛苦,即使成仙升天,也是彻头彻尾的苦性。了知这一点后,再看看有情众生吃饭、睡眠、入世间禅定都不过是苦相,令人悲悯。

  由此可见,佛教的苦谛很深刻,我们要依靠苦谛教法认识轮回的真相,再观照有情无不堕在三苦之中,以此能生起大慈大悲心。

  有的人问:为什么说“悲悯有顶天等同悲悯无间地狱”?(有顶,就是非想非非想天。)

  如果只看短暂的一生,有顶天的众生是无苦无乐的,无间地狱的众生是感受剧苦的,二者是迥然不同的。但把生死流转的全过程展开来比较,二者完全是相同的。比如,多劫之后,有顶天引业穷尽堕入地狱,无间地狱的众生受尽果报上升人间,前者转生痛苦,后者转生安乐,未来谁的痛苦更大呢?再向前或者向后无尽展开生死的全过程,可观见二者流转的自性以及苦乐的总和并没有不同。

  这样看生死流转,才知道应该同等地悲悯三界凡夫众生。而外道对此认识完全不一样。外道将六道分为两层,认为下层的牛马等是束缚、是苦难,升天到了上层,就彻底解脱了,他们以升天为究竟。佛教看六道是上下轮转,上去的要下来,下堕的也会回升,整个三界平等是轮转苦性。

  懂得这一点后,就知道:只悲悯感受苦苦的有情并不合理,理应悲悯上至有顶、下至无间的一切有情。对此若能生起胜解,发起悲心时,绝不会遗漏上界诸天、人间尊主,三界有情都会平等成为我们大悲救拔的对象。

  今天就略略介绍了前六种苦,大家如果能够反复思惟,已经能对增上出离心、大悲心有很大的帮助。剩下的一百零四种苦,大家有时间可以看一看《菩提道次第广论》做学习。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请说明思惟苦谛的重要性。我们应以什么样的方式思惟苦谛?

  2.什么是有情平等流转之苦?为什么说流转生死是凡夫的共相?

  3.请说明欲的体性、作用、分类,并重点分析下对异性的欲望有哪些分类。

  4.为什么欲望是根本痛苦?

  5.什么是二痴异熟生苦?这里为什么以“箭”比喻“受”?请结合自身经历说明身箭受和心箭受是如何对自己造成伤害的,明白此理之后你该怎么做? 

  6.三苦是如何划分的,各自的定义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划分?请结合大毒疮的比喻分析三苦,并谈谈自己的感受。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