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讲堂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经文查看

《入菩萨行论》浅释 第85课 于造不欲者修安忍15

大悲摄受具诤浊世刹
尔后发下五百广大愿
赞如白莲闻名不退转
恭敬顶礼本师大悲尊

圣境五台山大净土中
文殊智慧加持入心者
晋美彭措足下诚祈祷
降临证悟意传求加持

佛法教主本师释迦王
八大近侍智成王臣友
诸多印藏大德游舞身
普现希阿荣博诚祈祷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继续学习《入菩萨行论》的安忍品。

   己二、正论(分二:庚一、除嗔恚;庚二、修安忍;庚三、恭敬有情。)

   庚二、修安忍(分二:辛一、认嗔境;辛二、真修安忍。) 

  辛二、真修安忍(分三:壬一、于造不欲者修安忍;壬二、于所欲阻碍者修安忍;壬三、于诽谤吾者修安忍。)

   壬一、于造不欲者修安忍(分四:癸一、令吾受苦而修安忍;癸二、于斥责吾者修安忍;癸三、于吾友造不欲者修安忍;癸四、于敌造福者修安忍。)

  总结归纳“癸三、于吾友造不欲者修安忍”科判。本科判主要宣说,如何对给我的亲朋好友带来伤害的人修持安忍。分为四个方面:Ⅰ如何面对他人谤三宝和上师;Ⅱ思惟法理而不嗔害亲友者;Ⅲ为除嗔而断生嗔之因——贪心;Ⅳ观察如今安忍之功德而不嗔。

  Ⅰ如何面对他人谤三宝和上师

  于佛塔像法,诽诋损毁者,吾亦不应嗔,因佛远诸害。

  于害上师尊,及伤亲友者,思彼皆缘生,知已应止嗔。

  如果有人诽谤上师三宝以及伤害我挚爱的亲朋好友,要思惟:佛像、佛塔、佛法都是远离伤害的法,诋毁损毁者无法伤害到他们,所以我不应嗔恨;再观察,虽然在显现上是需要衣食住行的有情,但真正具有法相的善知识根本不可能因为别人的伤害而嗔心泛起、功德受损,诽谤和伤害是因缘聚合的产物,没有任何自性,了知此理后亦应止息嗔恨。

  Ⅱ思惟法理而不嗔害亲友者

  情与无情二,俱害诸有情,云何唯嗔人?故我应忍害。

  或由愚行害,或因愚还嗔,此中孰无过?孰为有过者?

  因何昔造业,于今受他害?一切既依业,凭何嗔于彼?

  如是体解已,以慈互善待,故吾当一心,勤行诸福善。

  通过思惟正法的方式不嗔恨损害我亲朋好友的人。应如是思惟:既然有情众生和无情法同样会伤害到我的亲友,我若不嗔恨无情法,为何要去嗔恨有情呢?此不应理。如果有些仇敌由于愚昧而作加害,有些因为愚痴而以怨报怨,那么这两者谁无有过失,谁具有过失呢?很明显,两者同样具有过失。再观察,之所以会受伤害是因为往昔世的业力,若没有业力怎么可能会受到伤害?既然一切业都是自己所造,我们又凭什么仇恨怨敌呢?通过思惟而理解认清上述道理之后,就不应该再对他人生嗔,而当以慈悲心善待彼此。为此,应该集中精力、一心一意地勤修福善。

  Ⅲ为除嗔而断生嗔之因——贪心

  譬如屋着火,燃及他屋时,理当速移弃,助火蔓延草。

  如是心所贪,能助嗔火蔓,虑火烧德屋,应疾厌弃彼。

  令嗔心生起的原因是贪心。比如,我们或许会因为其他小孩受伤而生起些许怜悯之情,但对自己的孩子遭到损害则是心急如焚、痛不欲生。之所以在态度上有这样的差别,是因为对孩子的贪爱执着。可见贪著越多,越是会因为无法如愿得到或因无常失坏而生起嗔心。因此,一定要当即立断,厌恶地抛弃贪执。

  Ⅳ观察如今安忍之功德而不嗔

  如彼待杀者,断手获解脱,若以修行苦,离狱岂非善?

  于今些微苦,若我不能忍,何不除嗔恚,地狱众苦因?

  为欲曾千返,堕狱受烧烤,然于自他利,今犹未成办。

  安忍苦不剧,复能成大利,为除众生害,欣然受此苦。

  最后通过观察安忍之功德,做到不嗔恨伤害自己亲友的怨敌。比如一个即将被处死的人,如果仅仅是断手就能保命,那他一定非常高兴。同理,若能以现如今修持安忍所受之苦来积累功德,从而远离地狱及轮回牢狱的痛苦,那真是非常划算。再观察,如果我连现在这点小苦都不愿忍受,那又为何不去断除地狱大苦的因(嗔恚)呢?理当遣除。虽然很多业行都会导致我们堕入地狱,但堕入地狱最大因就是嗔恨,要通过了解地狱之苦而生起畏惧之心。故继续思惟:由于贪著,我在轮回中无数次地往返,喝过的地狱烊铜水超过了四大海洋的水,感受热地狱灼烧之苦的次数多得数也数不清,可纵然如此,如今我依然没能成办任何自他利益。但是,现在我不需要感受地狱的巨苦,仅仅通过承受修持安忍这点小苦(依于正法调伏相续,使自心不随烦恼而转,改变容易生嗔的习气,这些苦并不剧烈),就能成办令自他解脱的广大利益,也能帮助众生遣除一切伤害,所以应该欢欣喜悦地修持安忍。

  癸四、于敌造福者修安忍

  “敌”的涵义很广,包括我们讨厌不喜欢的人、看不顺眼的人。当别人和他结盟成为好友,帮助他、提拔他、给予他利益福乐、使他高兴满意之时,我们便会生起嗔恚,进而恼恨那些帮助他的人。对此,寂天菩萨教导我们理应修持安忍。本科判分两个方面讲解:Ⅰ于敌受夸赞不应嗔;Ⅱ于敌得利养不应嗔。

   颂词带读。

   (Ⅰ于敌受夸赞不应嗔)

   人赞敌有德,若获欢喜乐,意汝何不赞,令汝自欢喜?

   如是所生乐,唯乐无性罪,诸佛皆称许,复是摄他法。

   谓他获乐故,然汝厌彼乐,则应不予酬,此坏现后世。

   他赞吾德时,我亦欲他乐,他赞敌功德,何故我不乐?

   (Ⅱ于敌得利养不应嗔)

   初欲有情乐,而发菩提心,有情今获乐,何故反嗔彼?

   初欲令有情,成佛受他供,今见人获利,何故生嫉恼?

 

   (Ⅰ于敌受夸赞不应嗔)

  【人赞敌有德,若获欢喜乐,意汝何不赞,令汝自欢喜?】

  颂词略释:倘若有的人称赞你不喜欢或讨厌的人,说他有功德、有福报、有能力,并且由于赞叹而获得了随喜的安乐。心意识啊,你为何不同样称赞他,令自己也满怀喜悦之情呢? 

  下面分两个方面讲解:(一)我们面临的对境;(二)对怨敌受夸赞修持安忍的第一步。

  (一)我们面临的对境。对应颂词“人赞敌有德,若获欢喜乐”

  1.对境。

  对境是:有人赞叹我们所讨厌的人。比如,你在单位里始终看不惯某位同事,可有的人却跟他关系很好,经常在领导面前赞叹他“人好、有能力,各方面都非常优秀”;又或者在发心团体里,你觉得某师兄闻思修各方面都不怎么样,但哪个场合都能看见他,处处添乱却啥也没做,可偏偏就有人赞叹他“发心清净,又能干又有意乐,什么事都愿意做,真是个好人!”

  2.观察赞叹和愤慨这两种不同态度的结果。

  赞叹随喜的结果:别人由赞叹他人而获得了当下的安乐,未来也会由这份随喜而获得善果;我们的敌人也能缘这份夸赞生起欢喜。双方皆大欢喜。

  而我们大多数时候的心态和表现又是怎样呢?大概可以归纳为三种。

  第一种,心胸狭隘,武断地否认敌人的功德。虽然嘴上说:“哦是吗?他这么好!随喜随喜!”其实心里想的是:“你就是不了解他罢了,你知道了他的真面目就会明白看错人了!”根本不想去了解和承认敌人的功德,说“随喜”只是表面上应付,既不随学又不喜乐,觉得敌人根本不可能有这些功德。

  第二种,嫉妒敌人。嘴上说:“他人好才怪!都学佛了还那么虚伪狡诈!他就是装得好,谁不会装啊?”其实心中早已嫉妒透顶,只是自己嘀嘀咕咕,没说出来而已。

  第三种,生起了嗔恨,甚至直接诽谤说:“他就是一个人格下劣的人,赞叹他的人就是个傻子!” 

  3.反省自己为何会有这些心态。

  第一,还在记仇。

  因为曾被敌人恼害过,欲寻求报复,所以极力否认别人对他的赞叹,想破坏他的安乐。此时,要通过忆念和观察自己的过失、他人的功德以及报复的过患等方法来调伏内心。细想:敌人的行为也有可取之处,只不过是我自己心胸狭隘,对他的伤害念念不忘,所以才否认他的功德。

  来看《迁善录》中记载的一个故事。宋大夫蒋瑗有十个儿子,这些儿子都有缺陷:一个驼背,一个瘸子,一个手脚蜷曲不能伸开,一个双脚残废不会走路,一个疯癫,一个痴呆,一个聋子,一个瞎子,一个哑巴,一个死在监狱里。公明子皋问他说:“你到底做了什么恶事,才产生这么大的祸端呢?”蒋瑗说:“其实我平生没有做过其他恶事,唯独喜欢嫉妒。见到超胜我的就忌恨,奉承我的就高兴;听到别人行善或有人赞叹他的善行,就心存怀疑;听到别人得了坏处或做了恶,就非常相信;若别人得到了什么,就如同我自己失去了那样难受;若别人失去了,就如同我得到了那样高兴。”子皋说:“原来如此!大夫有这样的心态,恐怕不久就要招来灭门之灾了,恶报岂止是眼前这些呢!”蒋瑗听了内心非常害怕恐惧,此后在子皋的劝柬下改往修来,一改生平的习气,没过几年,儿子的疾病都渐次痊愈了。光是嫉妒就有如此大的过患,更何况我们还有忿、恼等其他心态,更要勤加对治。

  对治方法:深挖自己的毛病,及时对治和改善。

  第二,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欲代替因果惩罚敌人。

  认为自己的报复心不是出于嗔恨,而是代替因果来惩罚他。比如你说:“赞叹这么坏的一个人,万一人家都相信了,那岂不是害了别人吗?再说这样的恶人就应该得到恶报,活该受苦!”其实,如果真的是在慈悲地考虑他的将来,那肯定只会想着怎么能帮助他,而不是去惩罚他。

  对治方法:此时要及时观察自己是不是已经丧失了慈悲心、菩提心,在用佛法来掩饰自己的烦恼。

  第三,我执过重。

  因为太在乎自己,只想让自己喜欢的人享受安乐,让讨厌的人远离安乐、痛苦倒霉,完全不在乎对方是否需要关心和帮助。

  对治方法:经常思惟自私自利的过患,放下我执。

  第四,不认同怨敌的功德。

  对治方法:要常思惟“一切众生都有功德,谁都有优点”。上师在《次第花开·人人是我师》中对观察他人优点做过详细的开示:“很多人喜欢放大别人的缺点、过失,总觉得自己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也有一些人,就像这位居士,善于放大别人的优点、恩德,仿佛他一辈子活在蜜罐里,甜美得连自己都感觉受之有愧,总想把幸福分出去。”这位居士其实并不是真的活在蜜罐里,我们常人经历的不幸福他也同样经历着,他甚至都不是在父母双全的家庭里长大的,可就是因为善于放大别人的优点和恩德,他非常乐于分享自己的快乐。

  上师又说:“我相信我身边的很多喇嘛、居士、弟子都是佛菩萨的化身,他们慈悲地示现人间,来帮助我完成我的修行和心愿。”同样,那些伤害我们或亲友、帮助怨敌的人们很可能就是佛菩萨的化身,他们慈悲地一次次到来,用呈现逆境的方式训练我们平等地对待众生,使行者的心日臻柔软、慈悲而开放。如果我们真能像文中的这位师兄一样,学会观察他人的优点,那逢遇别人称赞怨敌之时自然就能心存认可。

  (二)对怨敌受夸赞修持安忍的第一步。对应颂词“意汝何不赞,令汝自欢喜?”

  试着观想在我们面前,有个人正在夸奖你最讨厌的同事或师兄。要知道,别人依靠赞叹得到了安乐,所以我们赞叹、随喜他人的功德也可以获得安乐,这是缘起的规律。颂词的“意”指自己的第六意识(指我们平常用于思惟的这颗心)。

  第一步,先问问我们自己的心:“心啊,你不是一直想要幸福和安乐吗?那现在得到幸福安乐的方法就摆在你眼前,只要你善于发现他人的功德并做随喜赞叹就能得到了呀!为何不去赞叹一切众生的功德,反去嗔恨呢?为何要和自己的安乐福报过不去呢?

  如是,先问问我们自己的心:到底想不想得到安乐?想要安乐就不能去恨,要学会赞叹和随喜。道理都能明白,但离真正落实还需若干步骤。所以下面简单介绍如何落实。

  首先,调整自己对众生功德的看法。

  上师在《生命这出戏》中指出了我们的一个缺点:“我们常常说‘随喜三世诸佛的功德’,又说‘愿一切众生悉皆成佛’,然而落实到行动中,却总是忘记众生将来都是要成佛的,或者说众生即是未来佛,所以随喜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观音菩萨、文殊菩萨等佛菩萨的功德,似乎比较容易做到,很少有人会嫉妒佛菩萨的,而随喜六道众生布施、持戒等功德却比较难。”三世诸佛即过去、现在、未来三世诸佛。众生就是未来诸佛,但我们总会忘记,并认为:这些未来佛并不包括在三世诸佛里,众生是一部分,未来诸佛是另一部分,它们完全是两个群体。未来的佛就是现在的众生,是我们在相续中把它们完全割裂开来。我们常常赞叹:“阿弥陀佛相好庄严,发了四十八大愿利益众生;观世音菩萨是三世诸佛悲心的总集,大悲心极其强烈;文殊菩萨是三世诸佛智慧的总集,超级有智慧;释迦牟尼佛是娑婆世界的教主;弥勒菩萨是释迦牟尼佛的补处,是贤劫第五尊佛……这些佛菩萨多了不起!”你是那么的开心。可如果有人说:“新来的那位师兄闻思超级厉害,把第六品全都背下来了,真的好有智慧!”你心里会怎么想呢?——“能背下来有什么了不起,真正做到才算有本事!”又有人说:“有的时候我很惭愧,可能连那些非常有善根的旁生都不如。”你又想:“旁生怎么会有我们这些功德呢?你也太做作了!”

  我们就是这样,认为众生很低劣,佛菩萨很高尚,对那些和自己差不多或更低劣众生的功德完全不认可,甚至直接否认。但应该明白,众生本具诸佛菩萨的佛性,六道一切有情全都是未来佛,随喜三世诸佛的功德时,就代表着已经随喜和认可这些众生的功德了。所以,要把他们的地位在自相续中抬高,安置于恭敬顶戴的位置。倘若果真如此,那当敌人获得赞叹之时,我们自然不会直接加以否认。如是长久串习,随喜之心越修越纯熟,也就不会横生嫉妒和嗔恨了。

  其次,从业果缘起律的角度观察。

  如果心量狭小自私,总是审视别人的缺点错误,那相续就会被负面情绪占满,且不说未来的恶报,当下就会非常痛苦;反之,如果善于发现他人的功德和优点,感念他人的恩德,自然也会得到安乐。所以,要把一切众生的功德和恩德都放在心里。

  以上是寂天菩萨教导我们修持安忍的第一步:首先扪心自问,假如想获得安乐,那任何获得安乐的方法都应行持。这如同我们想获得财富那样,只要是正确的方式都不应排斥。既然已经明白“赞叹敌人是获得安乐的方法”,那就要学着去赞叹敌人。要常思惟:敌人同众生一样都是未来佛,需平等对待。

  【如是所生乐,唯乐无性罪,诸佛皆称许,复是摄他法。】

  颂词略释:随喜赞叹他人善法功德所获得的安乐绝对是快乐的源泉,是不杂染任何罪恶成分的清净的法,十方的诸佛圣贤对此也称赞认可,而且这种赞叹随喜也是摄受他人的善巧方便之一。

  对怨敌受夸赞修持安忍的第二步是:忆念随喜赞叹他人的利益。下面从四个方面讲解:(一)赞叹敌人能获得安乐;(二)赞叹敌人没有过失;(三)为诸佛圣贤所称赞;(四)是摄受他人之方便。

  (一)赞叹敌人能获得安乐。对应颂词“如是所生乐,唯乐”。

  随喜赞叹敌人,唯一能产生善法功德和安乐。《生命这出戏·同生极乐国》中讲到:“随喜一种善能显发自心同类的善根。”下面从因和果两方面分析。

  从果的角度来讲,随喜能得到他人同类的善根。比如今天这么多人一起听课,我们只要发一念心“随喜道友们听课的善根”,就可以获得在座所有人相续中的同类功德。当然,根据随喜的三种不同对境——超胜自己、与自己平等、比自己下劣,所呈现的善果也不同:随喜比自己低劣的人,所获功德会超胜于他;随喜和自己平等者,所获得的功德相等;随喜超胜于自己的人,只能获得他的部分功德。但不论怎样,都能获得同类善根。

  从因的角度来说,随喜就是心相续中对于他人的善根、福德、能力等生起欢喜心,而且愿意追随、随学。比如我随喜他人听课就会欢喜地追随他,自己也去造作同样的善根。所以,随喜他人不仅当下能生起福德,还会成为引发自相续同类善根的因缘。可见,随喜敌人的确是我们的安乐之源。

  (二)赞叹敌人没有过失。对应颂词“无性罪”

  罪业分为自性罪和佛制罪。“自性罪”,指不论有没有受戒,做这些事都是过患,如十不善业。“佛制罪”,因为所做之事会障碍解脱,所以佛陀制定了戒律(比如不同根机的修行人必须相应地遵守别解脱戒、菩萨戒或密乘戒)。因为随喜缘的是善法,所以只会有功德,绝不会产生自性罪或佛制罪,故说“无性罪”。不论对境是敌人还是其他人,我们随喜赞叹的肯定是其功德和善根,结果一定是自他安乐。当然,如果随喜赞叹别人的恶行,那也一定会产生罪业。比如有人擅长杀生,如果我们缘于杀生的恶业而随喜赞叹,结果就是令自他都沉溺在恶业中感受苦果。

  而赞叹敌人的功德善法是完全无罪的,因此可以踏踏实实地做。不要觉得他是你讨厌的人,随喜他就没有功德。其实“讨厌”只是我执的体现,而他的功德真实存在,你随喜的修法也正确,如是就会产生无罪的安乐。

  (三)为诸佛圣贤所称赞。对应颂词“诸佛皆称许”

  圣者法王如意宝曾开示:“在我们五明佛学院,三四百个堪布、活佛彼此之间并没有嫉妒心,大家互相赞叹功德,如此无论是住在这里,还是到了别的地方,各自都会相应得到一些名声。”试想:如果三四百个堪布、活佛天天彼此指责、诋毁,说“他讲论不精妙”“他堪布的学位不如某某”“他的学问如何如何”……那喇荣五明佛学院肯定不是现在这样繁荣的局面。正由于僧团和合团结,佛法才越来越兴盛。

  《生命这出戏·同生极乐国》中也讲到:“大家看那佛经上都是佛佛互赞,出广长舌赞叹彼此的功德,尽虚空遍法界无有间断。若某人在一佛前顶礼、供养,十方诸佛、菩萨众都齐声赞叹随喜其功德。”比如我等本师释迦牟尼佛曾大力称赞阿弥陀佛的功德,而阿弥陀佛也赞叹释迦牟尼佛难行能行,于五浊恶世利益无量众生。由于佛佛互赞,我们才对十方诸佛都生起很大的信心。反之,如果释迦牟尼佛告诉我们“不要去阿弥陀佛那儿,他很低劣”,阿弥陀佛也说“释迦牟尼佛功德不超胜,所以才会来到你们五浊恶世”,估计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此,相互诋毁只会破坏大家共同的功德,让彼此增长恶业;反之,相互赞叹会使已经具足的功德善法保留并增长、未具足的功德不断出生,所以这是诸佛菩萨和圣贤们都赞叹的行为。

  (四)是摄受他人之方便。对应颂词“复是摄他法”

  《旧杂譬喻经》中讲过一则文殊菩萨以爱语赞叹而摄受众人的公案。经中记载:有一国人民喜好造恶,性情极度刚强难化。佛陀带着五百个阿罗汉来到其邻国,这五百位罗汉心自贡高。目犍连尊者对佛陀说:“我要去度化那些人。”佛陀同意了。于是尊者前去直接向他们宣说经论道理,告诉他们:“你们必须要行善啊!否则,恶业罪量难测,你们会堕入恶趣的。”当地人非但不听,反而一齐对尊者又骂又打,尊者无功返回……于是舍利子尊者又请佛开许他去度化那些人,佛陀同意了。尊者过去对他们宣说持守戒律,当地人又把舍利子尊者唾骂一顿。最后,其余五百位阿罗汉一一去度化,不但无济于事,还都受到了当地人的诽谤打骂。阿难尊者对佛陀说:“这些人诽谤了这么多圣者,这么严重的恶业虚空都难以容纳啊!”佛陀说:“他们的罪业虽然深重,但在菩萨看来无罪,应该是可以度化的。”

  于是佛陀派文殊菩萨去度化他们。文殊菩萨先是到他们的国王面前对他们大加称赞,然后还周知于众,说某某勇健、某某仁义孝顺、某某有胆量有智慧,称合他们各自所在意大加赞叹。他们听说后高兴得不得了,都说这个人真的很神妙,非常明白我的志向操守。于是这些人各持金宝香花和善妙饮食衣服来供养文殊菩萨,并且都在文殊菩萨面前发起了无上的菩提心。文殊菩萨说:“与其供养我,不如一起去供养我的老师释迦牟尼佛,这样你们能积累无量的福德。”于是众人高兴地随文殊菩萨前去拜见释迦牟尼佛。佛陀当即为他们讲经说法,他们全都获得了不退转果位(阿惟越致菩萨)。三千大千世界为之震动,一切树木山林皆为赞叹。

  假如我们的家人不信佛,那就先别急着跟他说:“你再杀生会堕地狱的!”“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不懂就不要瞎说!”果真如此的话,家人不把你揍一顿已经是善举了。其实我们完全可以随学文殊菩萨先去赞叹他的功德:“你对我这么包容,你真好!真是人格贤善!”他听了很可能会想:“人格贤善?难道我是这样的吗?那还要更努力!”如是,他一定能渐渐接受佛法。上师显现上总在夸我们“很贤善、很精进”,其实我们离具相弟子的要求可能还差得很远,但由于上师的鼓励和爱语,我们才真得越来越精进。假如上师一上来就批评我们,估计大多数人会因此而失去信心。

  所以,随喜赞叹他人是摄受众生的方便。如果能真心实意的随喜赞叹身边的道友、同事、家人、下属,那他们就会逐渐生起信心,更愿意亲近你;如果对怨敌也这么做,就会逐渐去除他们的偏见、化解怨结。

  总之,当我们对敌人受到赞叹很不高兴时,先要问问自己的心到底想不想获得安乐,然后再去忆念随喜赞叹他人的利益——从“只有安乐”“没有过失”“受诸佛菩萨赞叹”“摄受他人”这四个方面可知,生嗔恨心一点用都没有,赞叹敌人才能得到安乐和利益。既是如此,我们何乐而不为?

 

  【谓他获乐故,然汝厌彼乐,则应不予酬,此坏现后世。】

  颂词略释:赞叹使敌方获得快乐,你却厌恶他人获得快乐,依此类推,你也不应付薪资给你的仆人,因为这样做会让他得到快乐,然而这种做法会破坏你现世和后世的安乐。

  对怨敌受夸赞修持安忍的第三步:忆念不随喜他人功德、不愿他人获得快乐,将会有怎样的过失。分三个方面讲解:(一)烦恼现前;(二)为何有这样的心态;(三)顺应习气的后果。

  (一)烦恼现前。对应颂词“谓他获乐故,然汝厌彼乐”

  你或许会想:“我才不管有多少功德,获得快乐、积累功德的方法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一个,反正我就是不想看见他高兴!”总之,看到怨敌开心,你就难受;看到赞叹怨敌的人依此获益,你就不开心。

  (二)为何有这样的心态? 

  原因一:相续中有愚痴。

  如前颂云“众生欲除苦,反行痛苦因”,我们明明想获得快乐,却总行持让自己痛苦的因缘——比如不想让他人获得安乐;此外,也不知道这种恶业的过失会有多大。换言之,一方面自己完全与愿望背道而驰,另一方面不了知恶业果报的可怕性,总之是因为愚痴才有“我就是不想让他开心”的想法。

  原因二:烦恼上瘾。

  另一个非常可怕的原因——烦恼上瘾。虽然我们常常发愿断除烦恼,但有时却跟烦恼相处得很愉快,总得去吸这种“精神鸦片”。比如:最近你修法很精进——每天很早起来参加共修,晚上每堂课都坚持听,甚至还打算报讲考、笔考,满满都是正能量,然而有一天跟丈夫吵了一架,孩子帮着爸爸说话:“妈妈你做得不对。”最开始你觉得没什么,可越想越不对劲:“孩子完全不喜欢我了?为什么要偏袒他爸?这么多年他吃喝拉撒全是我一个人伺候,现在怎么能向着他爸说话?这孩子太没良心了。”本来想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晚上你却躺在床上反复琢磨,然后觉得:“不行,要跟孩子说清楚。”第二天早上刚一起来你就去问他:“你喜欢妈妈还是爸爸?”孩子被你这么一问都懵了,只能回答:“两个都喜欢。”但你觉得他说的不是真心话,所以就去找丈夫的茬:“你给孩子教了些什么?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你全把他给教坏了!”并且喋喋不休。如果这时有人告诉你“这是烦恼过患,要想办法对治”,你会说:“凭什么?我愿意!我在教育我的孩子!”如是,我们本可以将很好的状态延续下去,但当在意的事出现时,就会顺着烦恼去思惟,而且越思惟越上瘾。它本来很微小,然而经过思惟发酵成了巨大的力量,把之前相续中所有修持正法的力量抵消无余,并再次勾起烦恼种子,使之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而当别人告诉你要当机立断时,你仍可能会固执己见。这就像吸毒的人,无论别人如何劝说仍然一意孤行那样,我们沉迷烦恼上了瘾,所以才无视安忍、赞叹、随喜的功德。对待亲人如此,对待敌人更是如此。

  (三)顺应习气的后果。对应颂词“则应不予酬,此坏现后世”

  既然你讨厌看到他人快乐,那就不应该给保姆发工资——因为他们拿到工资会很开心。如果你真的去顺应这种习气,那后果就是失坏现世和后世的所有功德。

  1.坏现世。由于不想让别人开心,故人缘不好、家庭不幸;因为事事不为别人考虑,所以经常为他人制造麻烦,得不到赏识,事业成功的机会渺茫;由此越来越自私,人格越来越下劣。可以想见,“不想看到他人好”的习气一旦滋长,世出世间福报方面都不会有太好的结果。

  2.害后世。布施能帮助众生获得身心安乐,持戒以不损恼众生为目的,所有善法都是保护众生的,由于不想让众生快乐故不会去行持善法,既然无有善法之功德,来世自然不得任何利益。而且自相续中的嗔恨、悭吝、令他人痛苦的恶念也极易令我们堕入恶趣。《华严经》云:“嗔恼之罪。亦令众生。堕三恶道。若生人中。得二种果报。一者常为一切。求其长短。二者常为众人之所恼害。”相续中生起嗔恼之罪会令众生堕入三恶趣,纵然生在人中仍有两种果报:一是经常被人挑剔“这里不好,那里不对”,二是经常被众人伤害。此皆为嗔恨心的果报。

  总之,这种“不想要他人得到快乐”的心态一旦蔓延,自己的今世和后世的安乐将悉皆毁坏。《二规教言论》云:“彼之理由此宣说,往昔福报浅薄故,犹如汉茶过滤器,留住垢秽漏精华。”因为自己往昔世福报浅薄,所以今生才诸事不遂。如同汉茶过滤器把所有茶叶和废渣留了下来,茶的精华全都漏了出去;同理,因为往昔的福报特别浅薄,故我们的一切精华(善法功德)全都流失了,自相续中唯一残留恶业、自私自利、不想让他人快乐的习气。如果继续造作恶业,那最终还是感得种种痛苦。总之,为了留住精华(积累福报),令今生后世安乐吉祥,我们应修持安忍。

 

  【他赞吾德时,我亦欲他乐,他赞敌功德,何故我不乐?】

  颂词略释:别人称赞我有功德时,我也希望他能获得安乐;然而当他赞叹仇敌功德时,我为何就不乐意了呢? 

  对怨敌受夸赞修持安忍的第四步:观察由自私自利引发的种种颠倒想。分三个方面来讲解:(一)对比两种态度;(二)失去公正的过患——违背因果;(三)修持舍心的重要性。

  (一)对比两种态度。对应颂词“他赞吾德时,我亦欲他乐”“他赞敌功德……我不乐”

  当别人赞叹自己时,我们欢喜地希望他能得到相同的快乐与功德。比如面对张三的赞叹,我高兴地想:“张三是个好人,我要把所有功德都回向给他!而且不能辜负他对我的期望,要更加努力。”看到张三就像看到佛菩萨的化身一样欢喜。

  当别人赞叹敌人时,比如你发现张三某天赞叹了你讨厌的人,便会觉得“他怎么这么傻”或“他可真够虚伪的”,于是希望他闭嘴,没准还跑去警告他:“你跟他同流合污得不到任何好处!”

  明明是同一个人——张三,行为上同为赞叹,他的人格也未曾改变,为何你前面希望他开心快乐,后面却对他产生恨意?态度上截然相反,就是因为自相续中的我执,失去了公正。

  (二)失去公正的过患——违背因果。

  因果是公正的,而我们的心是偏私的,所以才袒护自己。对于自己像牦牛那么大的过失看也看不见,对于他人像苍蝇那么小的过患,却能连苍蝇腿都数得清清楚楚。串习“严以待人、宽以律己”只会无视他人的功德,让恶业增长并埋下过患。

  非但自相续会造下恶业,行为上还会产生造作。之前讲过,赞叹他人功德、希望他人快乐,是安乐之因;怀有害心、讨厌他人获得安乐,是痛苦之因。如果我们时刻造作让他人痛苦的行为,那就会失坏现世和后世的种种利益。

  《入行论》后面的颂词讲道:“所有世间乐,悉从利他生,一切世间苦,咸由自利成。何需更繁叙?凡愚求自利,牟尼唯利他,且观此二别。”所有世间的安乐都从利他而生,一切世间的痛苦都由自私自利造成,这样的道理哪里需要繁复叙述呢?我们凡夫唯求自利,在轮回中已经流转了无数劫;而释迦牟尼佛唯求利他,已经成就了不可思议的功德——仅仅这样观察就能知道二者的差别。比如大家在共同听闻《入行论》,如果我抱着自私自利的发心来听,那三大阿僧祗劫之后也许还在轮回中转圈;而师兄们因为发起了菩提心,那时早已成佛了。

  由此可见,如果不改变心态,那一切所行都会违背因果和缘起律,今世与来世最终还是会痛苦不堪。

  (三)修持舍心的重要性。

  要知道,之所以认为怨亲不平等,完全是没修好舍心。舍心是修持菩提心前行的第一个修法,非常重要。修出舍心之后再继续修慈心、悲心和喜心,才能生起菩提心。如果舍心没修成,就会出现嗔恨怨敌受赞叹的状况。

  以上,寂天菩萨通过四步方法引导我们对夸赞怨敌者修持安忍。

 

  (II于敌得利养不应嗔。分二:i思惟是在帮自己故不嗔;ii思惟实义而不嗔。)

  (i思惟是在帮自己故不嗔)

  【初欲有情乐,而发菩提心,有情今获乐,何故反嗔彼?初欲令有情,成佛受他供,今见人获利,何故生嫉恼?】

  颂词略释:最初我希望一切众生都能获得安乐,发起了无上殊胜的菩提心,现在有情自己获得了安乐,我为何要去嗔恨呢?最初我希望一切有情都能成佛,普受三界众生的广大供养,现在看到别人获得了一点微薄的利敬,我为何要嫉妒苦恼呢? 

  下面分四个方面来学习:(一)忆念自己的誓言;(二)反问自己:愿望实现为何嗔?(三)忆念望获大利的心愿;(四)反问:仅得少分为何嗔? 

  (一)忆念自己的誓言。对应颂词“初欲有情乐,而发菩提心”

  “初”,指最初发起菩提心。菩提心有两种所缘:缘有情和缘佛果。下化众生,愿帮助一切众生获得究竟的佛果安乐;上求佛果,希望自己具备这样的能力而愿得佛果。正如本论第三品“菩提心相顺之受持品”中所授之发心引导:“如昔诸善逝,先发菩提心,复此循序住,菩萨诸学处。如是为利生,我发菩提心,复于诸学处,次第勤修学。”——现在忆念当初的誓言,因为看到众生的苦难而想去救拔他们,我才发起无上的菩提心;为了众生,我才发愿次第遵循菩萨的学处,希望最终拥有最圆满的智慧和悲心,去帮助他们获得暂时究竟的安乐。

  (二)反问自己:愿望实现为何嗔?对应颂词“有情今获乐,何故反嗔彼?”

  既然当初真的是为了帮助有情而发起了菩提心,那现在的怨敌也是有情,他因为赞叹而心生欢喜——没有依靠我就已经这么欢喜了;而赞叹者也是有情——也没有依靠我就获得了赞叹他人的功德并种下善因。他们完全是在自利利他地奔向解脱之路,在协助我达成利众的愿望,我为何要嗔恨他们呢?也就是说,有情如今自己获得了快乐,我为什么要嗔恨人家?

  (三)忆念望获得大利的心愿。对应颂词“初欲令有情,成佛受他供”

  “初”指最初发菩提心时;“欲”指希望一切有情成就无上智智的佛果。佛是欲界、色界、无色界所有众生的导师,四生之慈父,堪受一切有情尊重、供养、赞叹,是一切应供中最殊胜之处。我们最初希望一切有情都成就这样的果位,个个都像上师、阿弥陀佛或本师释迦牟尼佛一样。

  (四)反问:仅得少分为何嗔?对应颂词“今见人获利,何故生嫉恼?”

  现如今,敌人受到了赞叹,他依靠自力获得了少分安乐,这与成佛的究竟大乐相比根本不算什么;他们只是获得了微薄的利养,这和我原本想给他们的完全不能比。好比我的愿望是想给他一个亿,他现在依靠自力挣到了一百块钱,我不是该欢欢喜喜地赞叹和随喜他吗?为何要嫉妒、嗔恨呢?这真的不应该呀!寂天菩萨提醒我们反问自己:人家现在已经获得了利益,既然这些利益也是我想要给他的,那我为什么要嫉妒、嗔恨呢?

  问:我曾经发起了菩提心,为何现在看到众生安乐还会嫉妒、嗔恨呢?

  第一,当初发心时是真的,但时间一久就失去了最初的热情,故烦恼涌现。需不断以闻思修来对治烦恼。

  第二,当初发的菩提心不真切。

  ①仅仅是形象上的菩提心。嘴巴上说“我发菩提心”,而自相续和菩提心根本没有相连。比如每次都说要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听课,但你很可能还不知道什么是菩提心,觉得众生跟自己没什么关系。所以,只是嘴巴上说说,心相续没有菩提的内涵,自然会烦恼涌现。

  ②在我执的基础上发愿利益众生。发心本来应该是单纯地为了利益一切众生,可我们实际的想法却是:我不发菩提心就不能成佛,所以才发菩提心,众生只是这个过程中的附带品(就像买东西时的赠品,不要有点可惜,要了又觉得是个累赘)。事实上,这种“菩提心”完全是自私自利的,以致于烦恼丛生,虽然发起了“菩提心”,却难以原谅面前的某位有情。

  问:应如何对治? 

  首先,修持舍心。何谓“舍心”?《普贤上师言教》中有一个生动的比喻:修舍无量心就像欢迎所有人参加一场宴会,没有人会被拒之门外。我们广开大门接纳一切众生,无论达官显贵还是一介乞丐,都去迎接他。修持舍心亦如是,轮回之中本就怨亲不定,无论是讨厌的人还是喜欢的人,本应平等对待。

  其次,循序渐进地压伏我执。我们都还有很深的我执,要知道,痛苦来源于我执,而菩提心对治的就是自私病。所以需要天天串习压伏我执,通过听闻、思惟、修持,从小事开始为他人付出,由小到中、由中及大,越来越趋向于利他,循序渐进地使菩提心越来越纯净。

  最后,发起菩提心,哪怕最开始只是造作的。《寂静之道》中讲到:“刚入佛门的人立即就生起菩提心可能很困难,但一步步修持,相续中最终一定会生起菩提心。久而久之,造作的发心也能激发真正的菩提心。”要懂得如何培养真正的菩提心,学会鼓励自己每天都造作地发心,于一日中做到六次忆念菩提心之学处,忆念自己是大乘修行人的身份。如是反反复复地思惟,慢慢地,菩提心也就生起来了。当菩提心真正地生起并且串习稳固之后,再对治烦恼就容易多了。

  以上就是今天学习的内容。寂天菩萨从不同角度,善巧地引导我们如何修持安忍。听闻之后要把这些方法记下来,逐个认真思惟,当嗔心生起时,只要能熟练运用其中的一个或几个方法,都会对压伏烦恼产生极大的帮助。

  下面一起念诵《普贤行愿品》回向。即便是造作的回向,也要作意:把十法界所有的善根回向给一切的众生,包括我们讨厌的人、危害我们的人,愿他们都能够暂时获得安乐,究竟获得解脱。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扎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如何面对他人对怨敌的赞叹?

  2.对“坏人”的赞叹到底是对还是错?

  3.如何面对敌人的欢喜呢?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