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文章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七十二课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继续学习《入菩萨行论》的第六品——安忍品。

  己二、正论(分三:庚一、除嗔恚;庚二、修安忍;庚三、恭敬有情。)

  庚二、修安忍(分二、辛一、认嗔境;辛二、真修安忍。)

  辛二、真修安忍(壬一、于造不欲者修安忍;壬二、于所欲阻碍者修安忍;壬三、于诽谤吾者修安忍。)

  壬一、于造不欲者修安忍(分四:癸一、令吾受苦而修安忍;癸二、于斥责吾者修安忍;癸三、于吾友造不欲者修安忍;癸四、于敌造福者修安忍。)

  正论部分主要通过除嗔恚、修安忍、恭敬有情这三个方面,教导我们应如何断除嗔恨,具足安忍之功德。其中,“庚二、修安忍”的第一个科判是“认嗔境”,首先总结归纳了生起嗔恨心之对境(共72种)。第二个科判是“真修安忍”,分三个方面:一、对为我们制造不欲之苦的对境修习安忍(于造不欲者修安忍);二、对阻碍我们所欲的对境修持安忍(于所欲阻碍者修安忍);三、对诽谤我们的人修持安忍(于诽谤吾者修安忍)。

  癸一、令吾受苦而修安忍(分三:子一、痛苦领受之安忍;子二、于法定心之安忍;子三、怨害不嗔之安忍。)

  本科判主要讲述对令我们感受痛苦之境修持安忍。三个子科判分别对应三类安忍:安受苦忍、耐怨害忍、不畏深法忍。“痛苦领受之安忍”对应“安受苦忍”;“于法定心之安忍”对应“不畏深法忍”;“怨害不嗔之安忍”对应耐怨害忍。

  子一、痛苦领受之安忍

  主要讲述:如何欢喜领受身心之苦。对应的十个颂词共分三个方面:I.领受痛苦的原因;II.如果忍不了怎么办;III.教导领受身心诸苦。上堂课学习了“领受痛苦的原因”:既然这个世间是唯苦无乐的自性,那就应该将苦转为道用,具足修持安忍之功德。今天学习其余两个部分。

  颂词带读。

久习不成易,此事定非有,渐习小害故,大难亦能忍。

蛇及蚊虻噬,饥渴等苦受,乃至疥疮等,岂非见惯耶?

故于寒暑风,病缚捶打等,不宜太娇弱,若娇反增苦。

有者见己血,反增其坚勇,有人见他血,惊慌复闷绝,

此二大差别,悉由勇怯致。

故应轻害苦,莫为诸苦毁。智者纵历苦,不乱心澄明。

  (II.如果忍不了怎么办)

  【久习不成易,此事定非有,渐习小害故,大难亦能忍。】

  颂词略释:久经串习还不变得容易的事,无论在哪里都必定不会有;以逐渐安忍小的损害之故,大难临头时也就能忍受了。

  下面从两个方面学习本颂:(一)熟能生巧;(二)串习的功德。

  (一)熟能生巧。对应颂词“久习不成易,此事定非有”

  成语“熟能生巧”出自欧阳修的《卖油翁》,揭示了经过长久串习便能熟练处理事物这一规律。

  康肃公陈尧咨非常骁勇且擅长射箭,当时世上无人能与之相比。他以此自夸。有一天他在自家园子中射箭,一个卖油翁路过,放下担子站在门口斜眼看他,很久都未离去;见他射出的箭十支能中八九支,也不过是微微地点头。康肃公见状很不开心地说:“难道你也懂射箭吗?我的箭术不精堪吗?”老翁说:“这也没什么,不过就是手法熟练罢了。”康肃公十分生气地说:“你怎敢轻视我的箭术!”油翁说:“并不是什么轻视,这和我倒油是一样的。”随后取出一个葫芦放在地上,用铜钱盖住葫芦口,慢慢地用勺子往铜钱孔中倒油(大家都知道葫芦的口特别小,而铜钱孔更小),油从孔中注进去却在铜钱上未沾一滴。老翁说:“我也没有别的(奥妙),只不过是手法熟练罢了。”康肃公笑着将老翁送走了。

  其实,射箭或倒油都是熟能生巧,佛法修持同样如此。华智仁波切在跨上马的瞬间可以观想七百二十五位本尊。这些本尊的面容和法器全都不一样,却能清楚地一一观想,甚至连每根毛发都清晰显现。弟子问他老人家是怎么做到的,华智仁波切说:“此乃数数习得,亦为禅定增上之功德。”也就是说,这是长久串习出来的。

  世出世间的一切事都如此:经过数数串习,自然熟能生巧;就出世间的修行而言,这能成就诸多不可思议的功德。

  (二)串习的功德。对应颂词“渐习小害故,大难亦能忍”

  寂天菩萨教导到:逐渐串习小的危害,大的障难到来时也就能忍受了。

  其实,不能忍的原因之一,是我们往昔世的习气太重。以前的习气从何而来?串习而来。故解决之道就是串修逆习气而为,把过去的习惯于发火的习气慢慢地培养成习惯安忍的习气。

  具体如何串习呢?“小害”,指我们内心能承受的违害,它的出现纵有伤害,却不会一下击垮我们——至少还知道忆念佛法。

  修持的过程是这样的:最初也许只能做到压伏嗔心,告诫自己别发脾气,至少不去破口大骂;进一步串习之后,遇到同类对境会更为习惯,不再有过多的反应;又进一步串习,就会在对境现前时生起包容心、慈悲心,或将其转为道用,从而生起菩提心、发起大愿等。由于程度不同,串习的时间并不是一天两天,而是长久串习——在所有违害出现时都要提起正知正念。

  上师在《透过佛法看世界》中对长期串习做过开示:“初学者往往以为凡事都有窍门,总想找个机巧的法子,其实最大的机巧就是坚持,串习。一件事,做十遍不成功,就做一百遍;一百遍不成功,就做一千遍。反复坚持做下去,熟能生巧。”因此,除了如理如实思惟法理之外,长期耐心坚持串习是修持安忍非常重要的窍诀。

  “大难亦能忍”中,“大难”指生活中出现可能障碍我们生起出离心、菩提心的违缘,比如在发心工作中受到谩骂诽谤或感到身心极其疲惫,又或者遇到身寿方面的违缘;“亦能忍”指对这些事也能保持安忍。

  总之,熟能生巧,我们现在就要从小事开始,慢慢培养对任何事都保持安忍。这是寂天菩萨讲的第一个方法。

  【蛇及蚊虻噬,饥渴等苦受,乃至疥疮等,岂非见惯耶?故于寒暑风,病缚捶打等,不宜太娇弱,若娇反增苦。】

  本颂承接上两个颂词,用比喻的方法告诉我们理当安忍具有意义的痛苦,不应娇弱。

  颂词略释:平时,我们会被蚊虻及蛇咬伤,也可能得忍受饥饿干渴等,乃至忍受身体生疮生疥等病痛,我们不都已经习惯忍受了吗?所以对于严寒酷暑、狂风雨雪等天气,以及重病缠身、遭受束缚、被人殴打等违缘,自己不应过于娇弱、怯弱,否则苦难非但不能减少反而更加增盛。

  下面从两个方面讲解:(一)比喻;(二)比喻的意义。

  (一)比喻。对应前四句。

  我们经常感受的痛苦分为三个方面:(1)外敌之苦;(2)依身体产生的一般的苦;(3)病苦。

  (1)外敌之苦,“蛇及蚊虻噬”。大家应该都被蚊子或虻虫咬过,纵然前一晚被咬得浑身是包,第二天早上也不会过于惊恐,因为这是司空见惯的事。

  (2)依身体产生的一般的苦,“饥渴等苦受”。由身体带来的苦受,如感受饥饿口渴或极其燥热等。

  (3)病苦,“乃至疥疮等”。比如身上长痘疮或感冒发烧等。

  我们对外敌、身体反应以及生病这三种痛苦的接受过程:最初是畏惧和讨厌,但当它频繁出现时,我们会习惯,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能平静地去解决,心中不会产生任何不悦意和嗔恨。

  (二)比喻的意义。对应后四句。

  1.颂词列举了两种常见的痛苦:外境上的和身体上的。

  (1)外境,“寒暑风”,即寒冷、酷热或刮风下雨等天气变化。

  第一种,平时的天气变化。如气温骤降或气温陡升带来不适之苦。

  第二种,行持善法时遭遇天气变化。比如放生时被突然而来的大雨淋得全身湿透,在酷暑中行持大礼拜(或修其他加行),或寒冬季节在户外行持某种善法。

  (2)身体的苦,“病缚捶打”,如疾病以及别人的捆绑和殴打等。

  面对上述对境,我们不要过于娇弱,应对此保持安忍。

  2.下面分析不宜娇弱的原因。

  娇弱有哪些表现呢?一是遇到困难就退缩,比如,本来准备去放生,结果因为天降大雨怕感冒就不去了,躺在家里享受安逸;二是遇到痛苦就逃避,比如,手被砸了非常疼,虽然只要休息一下就可以,但还是不想受一点点苦,包扎得严严实实的,既不磕头也不念咒。由于想远离苦,故娇弱。寂天菩萨告诉我们“不宜太娇弱”,因为娇弱不仅不能除苦,还会增盛苦受。下面具体分析娇弱的原因。

  第一个原因:由过度的自我保护导致娇弱。因为我执非常强烈,心疼自己,所以才觉得自己很柔弱,之后正知正念随之减弱,痛苦自然增加,这是规律。比如,三岁儿童的最大负重是两公斤,孩子一旦受到妈妈的鼓励,就能把两公斤重的东西拿上楼。但如果不鼓励他,反而说“背这么沉的东西小心长不高”“小孩子不用做事”,那他的自我保护意识会在这种过度保护下变得非常强,最后连一公斤都拿不动了。这就是由于娇弱而导致心力微弱,故致使痛苦尤其增盛。

  第二个原因:“玻璃心”导致的。我们非常喜欢夸大内心的感受,尤其是负面的感受,这样做只会加重自己的痛苦。也许伤害的力量本来只有十级,跟别人说起来就成了三十级,自己回家再一心疼,也许就变成了五十级甚至一百级。因为我们极其在乎自己,所以会把受伤的感受夸大,像玻璃一样脆弱的心自然会受到伤害。反之,断除娇弱,心就不再是玻璃做的,而是金刚做的。在它面前痛苦会显得非常微弱,不会构成伤害。其实,痛苦就是纸老虎,它遇强则弱、遇弱则强,而这也是自然规律。

  我们以前总觉得,是外境导致生起嗔心,其实倒不如说是因为心力太弱。痛苦这个纸老虎在强大的金刚心面前是没有任何威势的,嗔心自然会离去。寂天菩萨通过对比来告诉我们需要通过锻炼使自己放下娇弱。就像前面比喻所说,如果你经常感冒,就不会再因为感冒而大惊小怪;同理,只要反复锻炼自己,慢慢就会变得坚强,从而免于痛苦的侵袭。很多时候,麻烦、担忧、焦虑的产生,是因为我们的心太小,只装得下自己。哪怕只是一个小问题,在闭塞、狭隘的心胸和眼界的“加持”下,也会变成无法承受的大困境。

  问1:为何串习具有如此大的能力,可把玻璃心变为金刚心?

  除了人心具有可塑性之外,我们从以下三方面来观察其原因。

  第一,不断串习可提升心力,断除娇弱。心力比痛苦之力更大,自然就能安忍。

  第二,通过串习减轻我执,减少了嗔恨之缘。以前遇到痛苦会立即反击,现在则会告诉自己“要吃苦,吃苦有益”。逆习气而修安忍,我执就会被削弱。

  第三,从自证现量上了知吃苦的利益,故欢喜地安忍。比如,以前我们不知生病是在消尽往昔的恶业力,想躲避痛苦并为此而奔波焦虑;现在了知此理,而且发现大病一场后修法状态变好了,磕头时身体也轻盈了,如是真切感受到生病确实是在消业,下次生病就会非常欢喜。也就是说,因为直观感受到苦的利益,故能欢喜地安忍。果真如此,修行就会非常轻松、容易和悦意。

  总之,上述三点就是串习会使心力发生质变的原因。

  问2:是什么导致了我们不能安忍?

  第一,因为心力不够,所以吃苦时会退缩。

  比如在利益众生时,你发现众生的想法千奇百怪、匪夷所思,烦恼不止八万四千种。你可能会想:“利益众生太难了,就算我付出所有闻思修的时间,他们也不一定感恩,况且也不一定会听,所以还是自己在家好好修吧。”或者起初与家人吵架时,你想到“我是学佛人,要忍”;之后家里人越来越生气,你就会想:“我凭什么要忍受这份欺负!”也跟着吵起来。可见,没有佛法智慧的保护和支持,我们的内心就非常娇弱。

  这种情况出现时该怎么对治?答案是:修积福慧二种资粮。无著菩萨在《<修心七要>耳传略释》中开示:“当自己遭受痛苦的时候,心中时常会想:‘如果能没有这些痛苦,那该有多快乐啊!’”面对苦难,我们可能会习惯于设想倘若没它该多好,所以一旦遇到烦恼就想着“我不度他了”,夫妻之间的矛盾也靠“吵一架你就不敢惹我了”来解决。我们不想忍,感觉很憋屈,唯求避之。然而无著菩萨却说:“但在此时,我们却应该这样观修:这一切其实是在告诉我们,如果你不想遭遇痛苦而只想得到快乐,就必须通过行持乐因来累积资粮。”遭受痛苦时应如理思惟:倘若不想受苦就要行持快乐的因(各种善法),通过诸如放生、供香、闻思修等来积累资粮。

  要知道,遭受痛苦是佛菩萨的加持,提醒我们资粮不够了,需要修积资粮。积累资粮一方面能使我们提升心力,另一方面也种下了安乐之因。所以,苦是极佳的对境。

  第二,过分保护自己、娇惯自己,不忍心让自己吃苦。

  娇惯自己是我们常见的心态。比如你不小心摔了一跤,其实也没多疼,但就会越想越委屈难过:“我必须马上请假去医院检查骨头。”因为你过于保护自己,不忍心让自己吃苦,才把本不严重的问题想得过于严重,引生一系列痛苦。

  该如何对治?应不惧痛苦,将其转为道用——不要害怕痛苦,而是正视它,将其转为修行的资粮。无著菩萨在《<修心七要>耳传略释》中开示,我们应殷勤地向三宝祈请:“‘如果自己生病能更有利,就祈求你们加持我生病;如果自己病愈能更有利,就祈求你们加持我能够痊愈;如果死亡对我更有利,就祈求你们加持我,让我死亡。’就这样将一切希求、疑虑抛之脑后,专心专意地诚恳祈祷。”生活中的一切都是如此:如果我修行需要感受痛苦,就请三宝加持我感受痛苦;如果我现在适合顺境,就祈祷三宝加持我具有顺境。就这样,将自我在世间的一切疑虑和希求抛在脑后,只是反复地诚心祈求三宝加持适合自己修行的对境现前。那么,再次面临痛苦时,我们就会知道这是三宝的加持,鞭策自己生起出离心,将一切对境转为道用。

  我们学到第六品时,会觉得寂天菩萨说得太对、太有智慧了,怎么自己不早知道这些方法?之所以会生起这种欢喜心,是因为我们在轮回中感受过太多苦难,曾经无数次地吃亏,被人冤枉、伤害,为种种外境逼恼。因此,我们应感恩那些曾经的伤害,正是因为它们,我们才能在遇到佛法时这么欢喜。这也是一种无惧痛苦、转为道用的方法。

  第三,出离的意志不坚定,不想吃苦了苦。

  学佛过程中会遇到很多苦,有时我们不想吃苦,说到底是因为还不想出离,所以面对苦就本能地逃避,不愿安忍。这种情况怎么对治?应该思惟:我们在轮回中被蚊虫叮咬,为挣钱而不畏严寒酷暑地工作……这一切苦都吃了,却对解脱没有丝毫利益;既然为了生存都能忍耐痛苦,那现在为了希求解脱的大利,偶尔遇到一些苦难,为什么不能忍受?

  今天一位道友说:“高考那几年,明知自己不如那些天才,还得咬紧牙关,和人家在一个标准下比拼,没日没夜地读书。”我们为了世间的文凭,或者根本看不清摸不着的美好未来,能在那么长时间中忍受各种困苦,而今天为了解脱大利为什么不能忍?理应忍!以前我们没日没夜地读资料、背书,这些苦都能吃,今天为了解脱去研读法义、背诵颂词的苦为什么不能吃?肯定可以,只在于你是否愿意罢了。所以,当我们出离的意志不坚定,不想在修行中忍受种种苦难时,应该思惟:无意义的苦都忍受了这么多,如今为了解脱应该坚持安忍。

  以上颂词通过喻义的对比告诉我们,在面对苦恼时应断除娇弱;我们还根据颂词反省了为什么不能忍,原因是心力不够、太娇惯自己、出离意志不坚定,并旁述了简单的对治方法。

  3.对此颂词进一步引申:小苦不忍则成为大苦之因。

  我们在轮回中肯定会经常感受外敌侵犯,以及身体的饥渴、疾病等痛苦,今天的不安忍就会成为将来的大苦(如地狱中的巨苦)之因。想一想,如果天气不好就生嗔心骂天气,身体不好就怒视所有亲朋好友,饥饿时就烦躁不安……这些小苦我们都不能忍,长期串习相续中的嗔恨心,就会成为未来堕入三恶趣之因。而一旦堕入三恶趣中,就将辗转感受各种剧烈的痛苦,很难再出离。《瑜伽师地论•菩萨地》中说:“我今于此无义利苦若不忍者。复为当来大苦因处。我若于此大苦因法随顺转者。便为于己自作非爱。便为于己自生结缚。便为于己自兴怨害。非是于他。”如果我们不能忍受今天的小苦,那就是不爱自己、作茧自缚、伤害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因此一定要忍受小苦,断除对它的嗔恨心,这样才不会堕入地狱。

  【有者见己血,反增其坚勇,有人见他血,惊慌复闷绝,此二大差别,悉由勇怯致。】

  颂词略释:有的人见到自己受伤流血非但不畏惧,反而会增强坚毅和勇气;而有人只是看到他人流血都会惊慌害怕,甚至吓得昏死过去。二者差别这么大,完全是由自心的坚毅和懦弱而导致的。

  通过两个方面学习本颂:(一)说明含义及引申义;(二)辨析何为“勇悍”。

  (一)说明含义及引申义。对应全颂。

  1.见到自己流血,反而更加坚强勇敢、越挫越勇。引申义:有的人非但不会被痛苦打败,反而会越来越勇敢地修持安忍。

  2.见到别人流血就惊慌害怕,甚至晕倒在地。比如有人看见别人的手指被割破流血,人家还没怎么样,他先叫起来:“不得了!他流血了!”因为内心有怯懦,所以才怕成这样。引申义:胆小怯懦反而会被痛苦伤害,变得更加软弱。

  由此可见,能否坚强面对痛苦的关键,在于心态是软弱还是勇悍。

  (二)辨析什么是“勇”。

  有人会说:“我在社会中也挺勇悍的!顶着家庭、工作这么大的压力生存下去,难道我不勇敢吗?我还是见义勇为的性格,见到不公平就得说两句,‘路见不平一声吼’是也!为什么还要修安忍?”此处就要辨析一下,我们平时的“勇悍”与寂天菩萨说的“勇”到底有何差别。

  平时的“勇悍”:面对利益时分毫不让,不让自己吃亏;骁勇善战、不受欺负,给我一拳就还你两拳;你一句话伤了我的心,我就更厉害,用十句话顶回去。我们的“勇悍”体现为不让人、和人争嘴、打人等,而这其实是内心害怕失去、怯懦的表现。仔细观察可知,分毫不让利益是不是怕自己吃亏?骁勇善战是不是怕被别人打倒?能言善辩是不是怕别人嘴太厉害欺负了自己?其实说到底,我们平时的“勇敢坚强”不过是内心极度脆弱的表现罢了。

  而寂天菩萨告诉我们的勇敢,并不是因为害怕失去而表现出强悍。《瑜伽师地论》云:“于勤修时,堪能忍受寒等淋沥,故名勇悍。”“言勇悍者,不自轻蔑故。”当你精进修法时,能够忍受严寒、雨淋、酷热,这就是勇悍的第一个表现。第二个表现是“不自轻蔑”:当你遇到困难时不会说“我不行,忍不了,要退缩”,而是非常勇敢、正直地去面对,毫不退缩。所以,勇悍一方面是于外境诸苦能堪忍、不退缩,另一方面是内心感到困难时不去自我否定。

  在高丽国普照禅师的《修心诀》中,对修行人的勇悍做过一段描述:“愿诸求道之人,莫生怯弱,须发勇猛之心,宿劫善因,未可知也。若不信殊胜,甘为下劣,生艰阻之想,今不修之,则纵有宿世善根,今断之故,弥在其难,辗转远矣。今既到宝所,不可空手而还。一失人身,万劫难复,请须慎之。”希望修道者在希求佛果、利益众生的过程中不要生起怯弱之心,要勇猛精进,不畏任何困难。当困难来临时,我们要用正法保护相续,去安忍。

  今世我们之所以能遇到佛法并修行,其实是累劫善因成熟的缘故。如果不珍惜这份殊胜的善根而自我轻凌——“修行太困难,我不修了!我福报浅,不做了!我没能力,不学了!我没智慧,不闻思了!”如是妄添艰阻之想而不修行,那么纵有累劫宿世的善根也会中断解脱的因缘,长期流转于轮回。现如今,我们由于宿世的因缘而得到了珍宝人身,并值遇了佛法的宝库,怎能空手而归?一定要赚得盆满钵满才行。所以务必要好好修行,发大勇猛心,不论遇到任何困难,都要把累劫所修的善根一直延续下去,直至解脱。否则“一失人身,万劫难复”啊!今世不努力修行,以后又怎样才能再得人身并修行呢?要谨慎考虑才行。

  从禅师的这段开示就能看出:大德们在修道过程中同样会遇到困难,但他们之所以没被打倒,并最终获得成功,就是因为勇敢,不自我轻凌,坚忍地克服一切困难。因此,在忍不了时需要勇悍,即不畏一切身心之苦,用智慧接纳一切困难。

  问:如何才能做到勇悍无畏?以下从两方面说明。

  (1)《大乘经庄严论》云:“因已转为人,无量每刹那,获正等菩提,故莫甘怯懦。”此处弥勒菩萨以窍诀的形式总结到,当遇到困难心生怯懦时,应如是思惟:首先问自己,是否已获得珍宝人身,值遇佛法,开始修行?答案是肯定的,在座每位道友都一样。单凭获得人身这一点都应该促使自己勇敢起来。每个刹那中都有无量有情依靠珍宝人身获得菩提——注意,不是一个或少数获得,而是每个刹那都有无量。而我们也拥有同样的人身,既然他们能获得菩提,我们为何不能?当然能!所以应该励力坚强。甚至还可以想:上师仁波切和我们一样,也曾依靠珍宝人身精进修持而成为弘扬佛法的殊胜善知识;我和上师同样拥有珍宝人身,同样可以成功!当忍不了痛苦时应如是作意:诸佛菩萨断臂舍身都能忍,我这点小苦有什么忍不了的?总之,从这个角度来鼓励自己生起勇悍之心,断除怯懦。

  (2)多多模拟生烦恼生嗔心的场景。

  假如我们所说的话被自己的孩子(或亲近的人)忽视,可能会很生气地说:“跟你说话听没听见?!再这样我揍你啊!”孩子还是爱搭不理,你更加生气地想:“今天不收拾你一顿就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其实,平时我们完全可以多模拟这些场景,锻炼自己的忍受力。

  首先反省:是不是太娇惯自己了?有没有想过多说几遍或改变沟通方式,还是“我只能说一遍,他人必须得接受”?这种心理就是娇惯自己的表现,应该反过来想,说一遍他不听,可以多说几遍。就像上师一样,为了让我们修持菩提心,会反反复复引导。在与他人沟通时,我们是不是也能做到有耐心,不随顺自己的习气呢?

  再反省:生起嗔心是不是由于自己太怯弱,觉得被忽略,从而失去了存在感?是不是认为“孩子心里没我,不把我放在眼里,所以才拿我的话当耳旁风”?其实正是由于我们的恐惧和怯懦,所以才发火。此时应告诉自己:不要怯弱,我是披上菩提心铠甲的勇士,要为众生多付出。在这种心态下自然不会再生嗔心。

  凡事贵在多多模拟练习,熟能成巧。对于容易引生嗔心的场景,一天想五遍、十遍。等到对境现前时,这种串习就能派上用场,从而做到勇悍无畏。

  颂词总结。以上讲解了“忍不了该怎么办”这部分内容。第一,寂天菩萨教导我们,熟能生巧是世间规律,所以要先逐渐串习忍受小害;第二,习惯于受苦就会变得坚强,不论我们是因为修行还业力而感受苦恼,都千万不要娇弱;第三,面对任何痛苦都要勇敢而具有智慧,如是就能不生嗔恨。

  (III.教导领受身心诸苦)

  【故应轻害苦,莫为诸苦毁。智者纵历苦,不乱心澄明。】

  颂词略释:我们应该轻视痛苦,不要太执着苦受而被痛苦击溃。真正的智者纵然遇到苦受,也能安忍,不会搅乱内心的清净澄明。“害苦”指伤害我们的种种痛苦。

  宗大师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将“安受苦忍”分为三类。

  第一类,“此复有苦是由他起”,由因缘和合而生起的苦。比如不小心被电到,就属于因缘和合而生的苦。

  第二类,“亦有诸苦无论于道若修不修由宿业起”,不论修道与否,由往昔业力成熟而感受的苦,比如生病或莫名其妙地生起烦恼,都属于业力成熟。

  第三类,“由修善行始得发起,若不修善则不发生”,由修行而产生的苦,若不修法则没有此苦。比如磕大头的时候肚子疼,不磕就不疼;再比如早上五点起来参加共修,如果不参加就不会起得那么早,困得睁不开眼,这就是由修法而产生的苦。

  该如何对待这三类苦呢?前面两种苦,一个是因缘和合而生,一个是前世的业力所感,我们无法阻止,只能安忍;第三类可以说不是苦,是修行的必经之路,我们应生欢喜。

  下面针对前两种苦,学习修安忍的三种方法:(一)轻视痛苦;(二)不被痛苦所毁;(三)保持清明之心。

  (一)轻视痛苦。对应颂词“故应轻害苦”

  1.发誓不为烦恼所转,努力获取真正的自由。

  以前,当痛苦生起时,我们会马上将关注点聚焦到痛苦上。比如牙疼,我们总是紧抱着这些念头不放:“哎呦我牙疼,今天不能说话了!”“我牙疼,一点儿硬的东西都不能吃!”“我牙疼带着头疼,只能躺着了!”这意味着我们很重视苦。而寂天菩萨则说:应该轻视苦——让它疼好了,随便它,我该干什么干什么,注意力不为痛苦所转移。具体该如何做呢?应发誓不为烦恼所转,努力获得真正的自由。

  下面分析我们是否自由。

  首先:有烦恼和业,故有苦;苦无法回避,因而我们不自由。假如牙疼之苦是因往昔的业力成熟而导致的,那业力又从何而来呢?是在烦恼的驱使下造作而来。因此,有烦恼、有业就有苦。那我们能否凭主观意识不去感受业力之苦呢?不可能的。苦一旦现前,我们当下就只能承受,它不为主观意识所转移,故宗大师在《广论》中说:“若诸有情能有主宰,皆应无苦,以此诸苦非所愿故,……。”

  其次:我们源于苦而生起烦恼,又被烦恼所逼,不自由。严重的烦恼会导致我们绝食、自杀、伤害自己;即使不严重,也还是会因为心烦意乱而影响正常生活,把坏心情传染给周围人。可见,由苦而生烦恼,再被烦恼所逼迫而伤害自他,是轮回中的常态,我们并不自由。

  了知此理之后,我们要立志断除烦恼,发誓不为烦恼所控,之后努力在心上远离和断除烦恼。

  2.思惟法理。

  首先思惟:这个痛苦我能不能解决?如果可以解决,就欢欢喜喜地解决,不需要烦恼;如果不能解决,烦恼也没用。

  其次思惟:之所以会生起烦恼,是因认为有个“我”在受苦,但通过真实观察可知“我”根本就不存在,既然如此,又哪来的“我的苦受”呢?因此更不必生烦恼。

  再次思惟:特别是结合今天的颂词,观察自己是否又回到了娇弱的旧习气中,失去了勇悍?如果是,那就要重新提起正知正念。

  反复串习这三个法理,可令我们轻视痛苦、远离烦恼。总之,是烦恼令我们不得自由,我们可以通过思惟正法而远离烦恼。

  (二)不被痛苦所毁。对应颂词“莫为诸苦毁”

  遇到苦难该怎么办?答案是:不要被痛苦摧毁。假如以“牙疼”为根本苦,那么此根本苦还会衍生出许多新的苦(延伸之苦)。比如,看谁都不顺眼,想骂人;因为家人饭煮硬了而发脾气;责怪医生看牙时把牙弄疼了……总之,我们把烦恼的枪指向了其他的对境,伤害别人。

  而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让这个根本苦只停留在当下,不再任由自己去延伸出其他的苦,不再影响其他人。这就是“莫为诸苦毁”,要控制自己的理智。

  (三)保持明清之心。对应颂词“智者纵历苦,不乱心澄明”

  指令自相续恒时处于智慧中,不被烦恼扰乱。“智者”,即具有智慧的人,智者的心遇到任何事情都是明清的。

  《莲花生大师本生传》中记载:祖师贝若扎纳被关在青蛙洞里,三天后,大师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后来国王又将大师关在虱子洞里,到处是密密麻麻的人虱、狗虱、羊虱,七天以后,大师依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这时人们才知道大师是具功德者,纷纷在他面前忏悔。大师说:“这不是你们的错,这是我自己的业力现前,我前世当鹞鹰时吃过许多青蛙和毒蛇,当比丘时曾杀过许多虱子,所以现在要遭受这样的果报。”

  如何获得智慧?龙猛菩萨在《大智度论》中讲到了一个非常善巧的方法:“复次,菩萨思惟国土有二种:有净,有不净。菩萨若生不净国中,受此辛苦、饥寒众恼,自发净愿:我成佛时,国中无此众苦;此虽不净,乃是我利。”菩萨思惟国土有两种:一种是清净的,一种是不清净的(清净的国土就像极乐世界,乔美仁波切在《极乐愿文》文中详细地描述了极乐世界的庄严清净:黄金为地,琉璃为池,众奇妙杂色之鸟都是阿弥陀佛的化现,令法音宣流……;而不净的国土如我们所生活的娑婆世界,存在各种烦恼、杂乱和染污)。假如菩萨化生于不净国,感受这里的饥寒以及众生的苦恼,他会发下清净大愿:愿我成佛之时,国中没有此类苦难,众生恒享安乐;此世界虽不清净,但能令我得到成佛的利益。

  也就是说,我们在痛苦的当下可以如是效仿菩萨的发愿:希望我成佛之时,佛国土中没有某某苦。比如,跟丈夫(妻子)吵架时可以发愿:“当我未来成佛之时,愿我的国土没有夫妻争吵之苦!”跟父母吵架时可发愿:“当我未来成佛之时,国土中没有父子吵架之苦!”当与道友产生矛盾时可发愿:“愿我成佛后,我的国土中没有道友吵架之苦!”

  如是,所有的苦难都能作为我们成佛的助缘。现在虽然无法想象成佛之后的刹土是什么样子,但我们可以发愿使它不成为什么样子。也就是说,我们现在于轮回中感受的所有苦难,统统都能作为发愿的因缘——“愿我成佛之时,我的国土中没有某某痛苦!”这一方面是发起了菩提心,一方面是以智慧保护了自相续澄清不乱。

  总之,面对由“因缘和合而生的苦”和“前世的业力所感的苦”,第一是轻视它,不被烦恼而转;第二,不再延伸出其他诸苦;第三,用智慧保护自相续,令心清明。这三个方法可令我们以欢喜心领受痛苦,并将其转为道用。

  以上是今天学习的内容,下面一起念诵《普贤行愿品》回向。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如果长久串习也无法安忍,怎么办?

  2.请分别说明:当身心出现痛苦时,该如何思惟。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