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经文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七十一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继续学习《入菩萨行论》的第六品——安忍品。

  寂天菩萨在本品中教导我们以佛法智慧对治自相续中的嗔恨心。“庚一、除嗔恚”这个科判,主要讲到不修安忍的诸多过失以及修持安忍的诸多利益。

  接下来开始学习“庚二、修安忍”。共分为两个科判:“辛一、认嗔境”,“辛二、真修安忍”。首先,认识嗔心生起的所缘境;其次,真实教导我们修持安忍。

  今天学习的内容分三个部分:一、认识嗔心的对境;二、简述科判;三、领受痛苦故能安忍(安忍的第一种修法)。

  颂词带读。

不欲我与友,历苦遭轻蔑,闻受粗鄙语,于敌则相反。

乐因何其微,苦因极繁多。无苦无出离,故心应坚忍。

苦行伽那巴,无端忍烧割,吾今求解脱,何故反畏怯?

  (本课第一部分——认识嗔心的对境)

  辛一、认嗔境

  “认嗔境”,指认识让我们生起嗔心的对境。下面先来学习为何在修习安忍之前首先要了解引生嗔心之对境。

  “嗔”指“嗔心所”。

  “心所”指心理活动状态。比如生起信心,与之伴随的就是“信心所”的生起(心处于信心的状态中)。假如你正因为家人不让听课而生气,那生起的可能就是“嗔心所”“忿心所”或“恨心所”。诸善知识把心所有法归纳为五十一种,“嗔心所”是其中一种。

  既然“嗔”是由能取的心识产生的心理状态,那就必须观待所缘境(对境),也就是说“能取的心”和“所取的境”必定互相观待而产生。比如,我们因为听到别人侮辱的话而生起嗔心,此时所取的境就是他人的言语,能取的心就是自己的心识。

  何为“互相观待”呢?母亲和儿子是互相观待的,他们的关系依赖于对方而存在。若没有孩子,就不能有母亲的身份;儿子的身份也因为自己有母亲而存在。是故,能取的心和所取的境是同时存在、互相依存的关系。

  由此可见,“嗔”指能取的心,“境”指所缘的境。科判中的“境”,就是指引生嗔心的对境。

  问:为何安忍品的第一个科判首先是认识嗔心的对境?下面根据《俱舍论》来简单分析。

  令烦恼生起的因缘有很多,主要可归纳为三种:

  第一,对境现前:我们面前出现了引生烦恼的对境。

  第二,非理作意:“理”指道理,相合于正法的就叫“理”;“非理”指没有道理,和正法相违背的;“作意”指我们的想法和状态;我们在对境现前时心相续没有随顺正法,这就叫做非理作意。

  第三,烦恼种子未断:指一些烦恼种子始终潜伏在我们的心相续中,当对境现前,心相续产生非理作意时,烦恼就自然而现了。

  比如在早高峰的地铁车厢里,你好不容易挤进车门,却被后面背着大包的人突然撞了一下,他不仅没有道歉还不断催促你说:“赶紧往里走!”其实,“被人撞到”就是对境现前。如果你因为刚收到升职通知而心情很好,那也许被撞一下会觉得没什么,还会想“愿这次被撞能遣除我和所有人升职的一切违缘”——如理作意了,就不会发脾气;但如果你今天本就不开心,起床气都还没消,那对境现前时可能会马上想:“这人还讲不讲理啊!?真没素质!得离远点!”(没有用正法去思惟就是非理作意。)

  可见,相续中只要还有烦恼种子没断,再加上对境现前和非理作意,就会生起嗔烦恼。可见,阻止嗔心生起可以从这三个因缘入手。

  然而,在证悟空性之前,烦恼种子是无法从根本上断除的,故寂天菩萨教导我们先从前面两个因缘下手:首先,认清对境的种类,心里明白“令我生嗔的境已经现前了”,尽量避免之;其次,如理作意,如理思惟佛法。只要解决了前两个因缘,烦恼就不会生起。

  总之,修安忍不是让我们强忍,而是通过分析原理,再从根本上去解决——只要生嗔的因缘不聚合,烦恼就不会生起,故寂天菩萨在此首先为我们分析嗔心生起的对境。

  【不欲我与友,历苦遭轻蔑,闻受粗鄙语,于敌则相反。】

  颂词略释:我不愿意令我自己和亲朋好友遭受痛苦与轻蔑,也不愿听受粗恶语或诽谤之辞;但对敌人刚好相反,希望他们经历痛苦、被人谩骂。

  从三个方面来学习本颂:(一)发生嗔恨的主体;(二)不欲临苦降临和阻挠所欲;(三)引生嗔心之对境的种类。

  (一)发生嗔恨的主体。对应颂词“不欲我与友”

  颂词中讲到三类有情。一是“我”,指我们自己;二是“友”,指我们的亲朋好友,或我喜欢的、爱慕的、愿意照顾的人;三是敌人,指我们讨厌的、憎恶的人。

  (二)不欲临苦降临和阻挠所欲。对应颂词“历苦遭轻蔑,闻受粗鄙语,于敌则相反”

  如上堂课所讲,生起嗔心的因缘大致有两种:第一,我们所不希望的痛苦降临到了自己头上;第二,我们希望得到的东西没有得到或被人破坏。下面还按照这两种形式来归纳嗔心生起的形式:第一,不欲之苦降临,即我们讨厌的事情降临到了自己头上,在这个颂词之中寂天菩萨将其具体化为四个方面:“历苦”“遭轻蔑”“闻受粗语”“闻受鄙语”。第二,希望得到而没有得到,比如我们希望得到快乐、尊敬,听到爱语、敬语,却没得到。总之,痛苦的形式可归入两大类:“不欲临苦降临”和“阻挠所欲”。(“粗语”指恶口骂人的话、脏话;“鄙语”指背后诽谤的话语、坏话。)

  1.不欲之苦降临。

  “经历痛苦”“遭轻蔑”“闻受粗语”“闻受鄙语”这四种情况,均有可能发生在我们、亲友及敌人身上。

  ①我们自己经历的四种不欲临苦。比如你正在听课,感到了身体有些痒和油腻,于是一边来回挪动身体一边想:“下了课我一定去洗个热水澡!”结果法师今天没有按时下课,于是你心里生起了起很大的烦恼。可见,当身体遭受痛苦时,我们就会因为不悦意而生嗔心。

  经历上述情况中的任何一种,都可能会令我们自己生起烦恼。

  ②亲朋好友经历四种不欲临苦。当亲朋好友面临上述四种情况时,我们也很有可能生起嗔恨。比如你的孩子被班里同学欺负了,回来跟你诉苦。你生起了很大烦恼,并说:“走,咱们去找你班主任,一定要叫那孩子的家长过来赔礼道歉!”随之而来的更会是一系列的烦恼。可见,当这四种不欲之苦降临在亲朋好友身上时,我们往往也会生嗔恨心。

  ③敌人免受四种不欲临苦。“于敌则相反”——反之,我们却希望这些痛苦降到敌人身上。比如有人加害于你,你会说:“恶有恶报,走着瞧吧,以后你一定会倒霉的!”——我们希望他倒霉、痛苦,但假如他不仅没受苦,还过得很好,那我们很可能也会生起嗔恨心。

  上面介绍了不欲临苦的四种形式,又从自己、亲朋好友以及敌人三个主体分析了生起嗔心的因缘:4×3=12种。12×3(过去、未来和现在这三时发生的)=36种。故当不欲临苦降临之时,嗔心的生起共有36种情况。

  2.所欲受阻(想得到某事物却被阻扰,也会生嗔恨)。

  上述四种情况的反面,就是我们所希求的:“获得快乐”“获得尊敬”“听闻爱语”“听受恭敬语”。倘若在获得这四种法的过程中出现了阻挡,我们就会生起嗔恨心。

  ①自己的四种所欲受阻。比如你早晨正准备出门游玩,发现车胎被人扎破漏气,那可能马上就会对扎轮胎的人生嗔心,因为这份快乐受他人阻挡了。只要上面这四种希求受阻挡,我们均会生起嗔心。

  ②亲朋好友的四种所欲受阻。当亲友的四种希求受到阻挠,我们也会生起嗔心。比如,认为孩子在学校中一定能得到奖品,结果老师却没有评自己的孩子为优等,这时我们可能会感到不平和愤怒。

  ③敌人的四种所欲没有受阻。颂词说“敌人则相反”,我们希望自己获得这四种安乐,不希望敌人获得。如果怨敌依靠自己努力或他人帮助,不仅没感受痛苦,还获得快乐、尊敬。听到爱语和恭敬语,那我们很可能会产生嗔心。

  以上是缘于第二种形式(阻挠所欲)而生起嗔恨心,计算方法同上。也是三种对境:敌人、自己、亲人;面对四种被阻挠的情况:4×3=12种;12×3(过去、未来和现在这三时)=36种情况。

  (三)引生嗔心之对境的种类。

  两种形式相加,生起嗔恨心的对境总共有72种。寂天菩萨会在后面的颂词中,为我们逐一分析如何通过思惟佛法避免产生嗔心。

  表1:两种情形,每种有四个分类

  表2:

  表3:

合计:36+36=72种

  (本课第二部分——简述科判)

  在“辛一、真修安忍”科判分为三个方面。

  壬一、于造不欲者修安忍。对应“不欲之苦”,有人给我们制造了四种不欲之苦,应如何修持安忍。

  壬二、于所欲阻碍者修安忍。对应“所欲受阻”,有人障碍我们获得所希求的四种境,应如何修持安忍。

  壬三、于诽谤吾者修安忍。虽然已经了知如何对上述八种状况修持安忍,但因为凡夫总会在语言方面发生冲突,故寂天菩萨专门教导我们面对诽谤如何修安忍。

  壬一、于造不欲者修安忍(分四:癸一、令吾受苦而修安忍;癸二、于斥责吾者修安忍;癸三、于吾友造不欲者修安忍;癸四、于敌造福者修安忍。)

  癸一、令吾受苦而修安忍

  对应的主体:自己。

  对境:四种不欲之苦的第一个——“历苦”(即经历痛苦)。

  主要讲述:我们自己在遭受痛苦时,应如何修持安忍。

  癸二、于斥责吾者修安忍

  对应的主体:自己。

  对境:四种不欲之苦的第二至第四类——遭受轻蔑,闻受粗语,闻受鄙语。

  主要讲述:我们自己遇到上面三个对境时,应如何修持安忍。

  癸三、于吾友造不欲者修安忍

  对应的主体:亲朋好友。

  对境:四种不欲之苦——经历痛苦,遭受轻蔑,闻受粗语,闻受鄙语。

  主要讲述:当亲友遇到上述四种痛苦时,我们自己应如何修持安忍。

  癸四、于敌造福者修安忍

  对应的主体:敌人。

  对境:敌人因为他人的帮助得到了安乐幸福,没有遭受四种不欲之苦。

  主要讲述:我们应如何修持安忍。

  总之,对七十二种对境进行逐一学习和修习之后,当自己、亲友或敌人出现任何情况之时,我们都不会再生嗔恨了。

  癸一、令吾受苦而修安忍(分三:子一、痛苦领受之安忍;子二、于法定心之安忍;子三、怨害不嗔之安忍。)

  当别人使我们感受痛苦时,我们应修持安忍。道友们可能会想:“他已经给我制造痛苦了,再安忍不就太窝囊了吗?我要以牙还牙报复他!”下面寂天菩萨分为三个方面为我们讲解为何应修安忍及其方法。

  子一、痛苦领受之安忍。应欢欢喜喜地领受痛苦降临(分三个方面:I.需要领受痛苦的原因;II.忍不了该怎么办;III.教导领受身心诸苦)。

  子二、于法定心之安忍。要思惟佛法,用正法稳定自心。

  子三、怨害不嗔之安忍。不要嗔恨让我们受苦的怨敌,因为他极大地帮助了我们。

  子一、痛苦领受之安忍

  (I.需要领受痛苦的原因)

  【乐因何其微,苦因极繁多。无苦无出离,故心应坚忍。】

  颂词略释:轮回中,导致安乐的因缘极其微少,导致痛苦的因缘却极其繁多;我们要知道,苦不是毫无意义的,它能让我们产生出离心,没有苦就不会出离,因此我们自心应坚毅地安忍痛苦。

  下面分三个方面学习:(一)轮回的自性;(二)苦的利益;(三)故应修安忍。

  (一)轮回的自性。对应颂词“乐因何其微,苦因极繁多”

  轮回中苦多乐少、唯苦无乐。其原因可从两方面分析。

  1.苦多乐少。

  (1)分析苦因。

  产生苦的原因可归结为恶业。恶业归纳为十种——身业:杀生、偷盗、邪行;语业:妄语、两舌、恶口、绮语;意业:贪欲、嗔恚、邪见。

  大家可能会想:我现在并没有造多少恶业,为何仍是苦多乐少?仔细观察,假如不依靠佛法规导身语意,我们的起心动念和行为造作都难逃这十种恶业。

  以杀业为例。从出生开始直到我们真正吃素之前,几乎每天都会因为吃饭而伤害有情的生命,甚至再加上宵夜,几乎每一餐饭都无法避免吃众生的血肉,一日三餐至少要造下三次杀业(甚至还包括夜宵),有时杀害的生命不只一条,有时一顿饭要吃掉成百上千个生命(比如吃鱼籽)。我们这么多年吃了多少顿饭?光是造下的杀业就非常可怕。

  再分析语业。你大概会说:“我这辈子几乎都在说实话。”仔细观察,有些话真是实话吗?以前我们认为只要不谋害他人、基本符合事实就算实话。可假如别人打听你的收入,你出于保护隐私,明明挣五千却说挣三千。与之类似,我们每天会说多少与事实不符的话?况且这些话他人又都听懂了,因此全部沦为妄语。

  分析恶口(骂人)。即使我们从小没讲过脏话,但现在经常会使用网络语言(发微信、聊QQ、在网上吐槽,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情绪),或多或少都会有不好听的话,这很可能就是恶语。

  分析两舌(搬弄是非)。小时候,我们和小朋友吵架,你会跟另外的小朋友说:“我早就不想跟他好了,他老多事儿我心里可清楚了,你也不要再跟他好了。”这是最明显的两舌。长大后,我们很可能会在职场上搬弄是非、挑拔离间,有时甚至去挑拔自己的孩子和其他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

  分析绮语(东拉西扯,无意义的话)。学佛前,我们说的话有几句与正法有关?多数都是闲聊瞎侃。而现在即使学了佛,自己也处于正知正念之中时,和同事说话聊天不免都是绮语。哪怕和其他道友在一起时,不注意就开始讨论其他人的过失而打开了绮语的“伏藏门”。

  再分析意业中的贪欲、嗔恚及邪见(不承认因果、认为不存在前后世),学佛前几乎时刻存在于我们的相续。学佛后,也难以保证相续处于完全清净的无贪无嗔的状态之中。

  仅以自己能回忆起来的此生前几十年分析,以前我们大多数人的身语意几乎都处于十恶业中;何况是我们不了知的前世,又做了何等的恶业。未来自然会由恶业产生苦果,所以是“苦多”。

  (2)分析乐因。

  乐因就是获得安乐的因缘,即奉行十种善业。十善业与十不善业完全相反。身善业有三种:第一,爱护生命,不杀害任何众生;第二,不偷盗,乐善好施,帮助他人;第三,对婚姻忠诚,不邪行(避免在不对的时间、地点行淫)。语的四种善业:诚实守信,不妄语;语言柔和,不恶口;不搬弄是非,不两舌;不东拉西扯说绮语。意的三种善业:不贪婪;不心怀怨恨;具足因果正见。

  仔细回忆,我们今世造了多少善业?如果把恶业和善业放在天平两端,天平会偏向哪边?其实大多数人都是恶业重、善业轻,由业的规律自然导致轮回中苦多乐少。

  以上是轮回中苦多乐少的第一个原因:苦因多、乐因少。

  2.有漏皆苦。

  轮回的本性是唯苦无乐的,如弥勒菩萨也说过:“五趣之中无安乐,不净室中无妙香。”佛陀称之为“有漏皆苦”。那为何轮回唯一是苦的自性?

  (1)“有漏法”。

  “漏”是烦恼的异名。《毗婆沙论》云:“漏者,是留住义,谓令有情留住欲界、色界、无色界故。”如同用漏勺把水漏下去一般,烦恼令众生漏在三界轮回中不得出离,故把烦恼比喻为“漏”。含摄烦恼的事物统称“有漏法”。不论是我们生活的物质世界,还是身体或心识,都可称为“有漏法”。由烦恼所感召的身心及物质世界唯一是苦的自性。

  (2)三种苦及其对应的比喻。

  全知麦彭仁波切在《四法印》中详细分析了苦苦、坏苦、行苦。

  苦苦:“一切从产生的当下时起,下至旁生亦不欲求亦了知的苦”,即从事物产生的当下直至坏灭,唯一都是苦的自性。

  坏苦:“生时为乐,住时为乐,灭时是苦”,产生时是安乐的,安住时亦是安乐的,但在坏灭时却成为苦的自性。

  行苦:“生、住、灭时苦相不明显,然而成为痛苦之因”,产生、安住和灭亡时都没有明显的苦相,却是痛苦的因。

  如果把轮回中的所有事物都比喻为食物,则可能会呈现三种形态:

  第一种,吃进去的当下就是苦的,比如黄连吃进嘴里太苦了,吐出来嘴就不苦了。吃对应“生”,含在嘴里对应“住”,最后吐出来对应“灭”。故何为苦苦?生时为苦,住时为苦,坏时为乐。

  第二种,吃的时候很美味,结果却是苦的。比如用糖衣包着的药丸,最开始会很甜,但糖衣化了之后就只剩下苦味。故变苦者:生时为乐,住时为乐,灭时是苦。

  第三种,吃了没什么感觉,但吃进去的每一口都是未来痛苦之源。比如你吃了含激素、寄生虫或有毒的食物,在吃的当下没有强烈的苦相,但二三十年之后才会发现疾病——当下吃得每一口都是未来病苦的因。故行苦者,生、住、灭时苦相不明显,然而成为痛苦之因。

  由是,这三种苦证明轮回中的一切事物都是苦的自性,没有丝毫安乐。

  (4)详细解释三种苦。

  ①苦苦。可以用“屋漏偏逢连夜雨”来形容苦苦,房顶本来就是漏的,可偏偏下了一夜雨。也就是说,苦苦的特点是,开始时苦、过程中苦、结束时乐。比如夫妻吵架、孩子不孝、事业失败等,这些事一结束就不再痛苦了。

  《菩提道次第广论》中宗喀巴大师曾引用过一个比喻:一个疮或者痈发炎了,极热、很烫,这时再去碰热水,是极难受的,痛不可当,这就叫苦受。苦受一旦生起,马上就感到身心“触恼”,很不舒服,很难受,这就叫苦苦。

  ②坏苦。有人会说轮回中也有安乐,比如爱情美满、喜得贵子、财富兴旺等,可为何佛法中说这些安乐也是苦的自性呢?轮回中的乐可分为归纳为三种形态,下面简单分析。

  第一,处的安乐。指所处的环境清静优雅和舒适。无论是你出生成长的环境,还是现在居住的环境都很美好。仔细分析,它的每一个当下是否都在不停地迁变,最后消散?那么未来的消散就要以当下的安乐为因。所以,由于未来是苦的自性,可以成立它现在就已经是苦——毕竟它是苦的因缘。

  第二,身的安乐。我们小时候长得乖巧,长大后身体健康,而且修持佛法后,有时更会感得身体轻安等功德。然而,我们终有一天会生病、衰老,感受种种痛苦,那么今天身体所有的轻安和舒畅就会成为未来感受种种痛苦之因,所以成立身体当下的安乐就是苦。

  第三,受用安乐。受用,指我们享受的物质、听到的声音、闻到的香气、品尝的味道、感受的触觉,等等。虽然当下都是安乐的,可这些都是无常的自性,等全都变坏时就会带来苦。如果没有现在的住留,就不会有未来的苦。所以它现在就是苦的自性。

  承接上面的比喻:发炎很厉害的一个疮,假使上面洒点冷水,就会感到很舒服,“似为安乐”,我们在生死里边,所谓的乐受,就是像一个痈疮发炎很烫的时候洒点冷水一样,感到这个乐受很舒服。但是这个乐受本身是从疮的痛苦减少一点而生起的,当时间过了,还是要痛、要坏灭。

  以上成立了“有漏皆苦”,一切都是苦的自性。原本苦的自不必说;正在感受的安乐也是未来的苦因,所以还是“苦”。佛法并非不承认安乐,问题在于我们如何选择。

  ③行苦。苦苦和变苦都是粗大的苦,由何而来?答案是“行苦”。简单而言,行苦就是事物在生、住、灭时,几乎感受不到明显的苦相,但它却成为痛苦的因,这就是行苦。以今生的身心相续为例:每一刹那我们的心都在连续相续下去——前一刹那产生后一刹那,后一刹那再生后后刹那。心相续一直延续,有没有苦的自性?答案是没有特别明显的苦相,不然大家在听课时也能感受得到明显的苦。

  然而,这种“迁流不断”却成为你未来感受痛苦的所依,它的每一刹那都是未来的苦因。这就是行苦,也称为细无常。事物在每一刹那运行,并延续下去,就会成为未来痛苦的所依。再比如:我们的身体从出生开始到死亡的前一刹那,期间的每一刹那都在连续相续。这种刹那生灭的相续,苦相并不明显,但正因为相续,我们才会感受种种痛苦。它由烦恼而来,烦恼是有漏法,是苦境。

  因此,行苦是最基础的苦,它刹那生灭,成为其他事物迁变之因,是其他苦的所依。

  发炎的痈疮既没有碰到冷水,也没有碰到热水(冷水刺激是安乐,热水的刺激就是痛苦了,两个都没有),这时既不安乐也不痛苦,但由那些“粗重之所随逐”,烦恼的种子跟在里头,会产生出苦受——苦苦、坏苦都要出来,就叫行苦。

  总之,这个世间的所有事物都是刹那无常的,生而即灭,却成为后后痛苦的所依,这是行苦;而当下的每个快乐本身会消散,这是变苦;各种粗重的苦难,就是苦苦。故轮回中的一切事物都唯苦无乐,无有任何安乐可言。

  小结:首先,苦多乐少的原因,是众生造的苦因多、乐因少;其次,我们结合四法印分析了轮回唯苦无乐。

  可能大家会想:法师明明在讲忍辱,可为何非得讲“苦”呢?这是因为苦始于贪欲。《八大人觉经》中佛陀曾说:“多欲为苦;生死疲劳,从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轮回中的苦,是因为我们对轮回有爱著(贪心),并由此产生了嗔心等烦恼。假设我们愿意放下对轮回的贪恋,自然就能证得无为的解脱果位,获得身心自在。所以,强调轮回的本性为苦,就是要让我们放下对它的贪著。

  (二)苦的利益。对应颂词“无苦无出离”

  以上讲了这么多苦,大家也知道只要放下就没苦了,可现在就是放不下,那该怎么办?下面来分析苦的利益。颂词从反面讲到,无苦就无出离,那么相对的,有苦就有出离。

  世间人面对苦难,通常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害怕、逃避,被苦击垮。比如小时候我们很怕挨打,所以在父母准备揍我们时会溜得老远——这就是怕苦;紧接着是逃避,比如悄悄改了试卷答案,然后告诉爸妈:“是老师批错题了,所以我没考好。”由于逃避苦,所以搞歪门邪道来应付。而有的人被苦击垮之后,便放弃了原本的善良。

  把苦作为成长的助缘和良药。苦为何能成为助缘?

  (1)从世间的角度来说。俗话说:“苦难能令人成长。”如果不经受苦难,那么我们的心量、见识、成熟度可能都会不足。

  (2)从出世间的角度来说。

  好处一:苦难消业。

  上师曾说:“修行很重要的是清净业障,积累福报。舒舒服服地能消业吗?凡夫人要想获得解脱与成就,不吃一点苦肯定不行。凭佛陀那么深广的智慧,也没找到让众生轻轻松松就成佛的方法。”(《寂静之道》)因为苦是恶业呈现的果报,所以吃苦就是在消业。只要现在能欢欢喜喜地承受,恶业自然会减轻。这就像你欠了银行一大堆债务,现在银行要用你能承受的方式把旧账一笔勾销;我们相续中存着各种恶业,在认真修行之后,如果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苦难,那很可能是业障减轻的表现。

  好处二:有苦就有出离。

  为何天人生活那么好,却不成为修法的殊胜所依身;人身那么苦,却成为最好的修法因缘(暇满难得之身)?原因就是天人在几万个大劫中感受安乐,完全不想修行。假如你从出生到三十岁一直在感受安乐,那到了三十一岁时会想着去修行吗?不太可能。但如果你从出生那天开始就吃到一些苦,那到三十岁时很可能会因为思考人生而开始学习佛法。我相信师兄们都在不同程度上被苦难所激励,所以才去找寻三宝,并学习《入行论》的。这就是苦难对我们的利益。

  (三)故应修安忍。对应颂词“故心应坚忍”

  我们常常会感受到苦,它一直伴随着我们。比如学佛之前我们会和家人吵架,学佛之后可能还会因为脾气没改好而吵架。也就是说,忍受吵架是苦,修持安忍也是在吃苦。下面来辨析:修持安忍之苦与学佛之前所谓的忍耐和吃苦,到底有何不同。

  平时吃的苦是被动不自主的。比如生病了,我们除了去医院开药,可能毫无别的办法;再比如被人打了一顿,我们要么痛哭流涕,要么以牙还牙,却可能从未正视过这个苦,也没有将它作为积累资粮的途径。我们还经常被痛苦暂时减轻的假相所迷惑,安慰自己:没有苦。比如很多人结束高考时都会说:“我终于解放了!感觉天都明亮了!”这就没有苦了吗?不是,只是以前巨大的苦减轻,故显出了安乐。但我们却被假相蒙蔽,继续飞蛾扑火般地陷入更多的假相,被更多的苦包围。这就是我们以前的被动状态,所以是强忍的苦。

  修持安忍是主动地拥抱痛苦。上师在《寂静之道》中说:“人们对痛苦通常持四种态度:有人希望痛苦尽快结束,以为眼下的痛苦结束了今后就会一直幸福;有人在痛苦的同时不忘享乐,痛苦并快乐着;有人虽然不再惧怕痛苦,但痛苦妨碍了他的修行;有人拥抱痛苦,在痛苦中找到通向自由的路途。”如何拥抱痛苦呢?

  首先,要认识“苦”。当我们了解到轮回中的一切“有漏皆苦”时,要去认识苦的体相及其成因。

  其次,如理思惟佛法,对佛法来对治。比如产生疾病的因除了业障现前,还有自身以外的其他因素。外因需借助药物治疗,可如果是业障病,那就应欢喜地承受,依此而修持出离心、菩提心。修道过程中,我们肯定会面对苦。若能借助佛法的力量,不但不会被苦打倒,反而会越挫越勇。要了知,这些苦其实是上师三宝的化现,提醒我们:纵然已经走在了修行路上,还是会面临种种磨难,这个轮回不能呆,一定要出离!也要帮助一切众生出离!故忍受这种苦,与世间的吃苦完全不同。

  由此可知苦的益处,故寂天菩萨教导我们“故心应坚忍”。

  上师曾说:“无始以来,我们曾无数次沦落三恶道,遭受比在人道所经受的疾病、衰老剧烈千百倍不止的痛苦,可那些苦都是白受。今生为求解脱所受的苦,不会白受。菩提路上每一分辛苦、每一分付出都是成佛的资粮。”(《寂静之道》)全知麦彭仁波切在圆寂前对他的侍者沃莎说:“今生师徒一场,凡我有的功德,你都有。你在我身边所做的一切,哪怕是走路,都是未来成佛的因。”我们在修道路上安忍的苦,都是在消业、积资净障。

  【苦行伽那巴,无端忍烧割,吾今求解脱,何故反畏怯?】

  颂词略释:那些行持苦行的外道和伽那巴地方的人们,尚且能忍受无义的灼烧、割身等痛苦;现在我为了追求究竟解脱的大利,为何畏惧受苦呢?

  下面分两个方面来讲解本颂:(一)无意义的苦行;(二)为解脱故忍。

  (一)无意义的苦行。对应颂词“苦行伽那巴,无端忍烧割”

  颂词中列举了两类:第一类是“苦行”,第二类是“伽那巴”。

  “苦行”在此特指没有正确的理论指导,为了解脱而盲目地做无意义的苦行。比如为了断除对食物的贪执而绝食,非但不能断除贪心,还会损伤身体。大家不要觉得这种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事实上有很多人会做无意义的苦行。在印度,有人认为只要举起一只手臂不放下来就能获得解脱。他们几十年如一日地举着那只手,最后手臂僵硬到没办法再放下来,这就是无意义的苦行。

  “伽那巴”是古印度的一个地方。这里的人会为了得到某种势力、成就或骁勇善战的名誉,而无端忍受焚烧、割断、相互残杀之苦。我们可能会觉得自己不可能像伽那巴人那样,但反观之前的人生,是不是也做过许多无意义的苦行。比如生气后跑出去淋雨,一不开心就绝食、摔东西、自残,或因为爱情失败而伤害身体,等等;出于无知,我们也会为了获得无谓的名气而忍受某些苦行。寂天菩萨的意思是说:既然这些都能忍,那为何追求解脱的苦反而不能忍了呢?

  (二)为解脱故忍。对应颂词:“吾今求解脱,何故反畏怯?”

  “吾今求解脱”,我们学习佛法的唯一目的是出离轮回、救度众生。过程中肯定会感受苦,但吃这些苦是值得的,应该安忍。虽然暂时不可能脱离世间生活,但起码少了很多不健康的毒品(指通过非法途径获得安乐,比如一不开心就摔东西骂人,到夜店、KTV等处发泄)。

  然而,不再使用这些不健康的“镇静剂”后,我们的苦或许显得更突出了,不要担心,这是好事。它代表着我们不再依赖毒品,也代表着我们通过修习佛法消除了业障,还能鞭策我们励力地修持。

  寂天菩萨反问道:“何故反畏怯?”既然明白了上述道理,那为何还要畏惧为求解脱所受的苦呢?不要畏惧,应该欢欢喜喜地接受。其实,我们之所以会生起嗔恨心,就是因为排斥苦,当我们欢喜地接受痛苦时,自然就不会再有嗔心而是在修持安忍了。

  寂天菩萨善巧地告诉我们为何要修持安忍:首先,无苦无出离,苦能成为我们修持出离之因;其次,为求解脱所受的苦不会白受,它能消尽我们的业障,故应欢喜接受。

  以上就是今天学习的内容。安忍品非常殊胜,也非常贴近我们的生活。大家在课下尽量多去思惟和辨析,再遇到对境出现时,便可以试着按照这些方法来修持安忍。

  下面我们随喜自他听课的善根,并将一切善根供养给上师为主的高僧大德,希望他们长久住世,弘法事业周遍十方;也回向给无边的老母有情,愿他们能够暂时获得安乐,究竟获得解脱。下面一起念诵《普贤行愿品》回向。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扎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请总结生起嗔恨的对境有多少种。

  2.请从现实生活与修行两个角度讲解学习安忍的必要。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