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经文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七十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继续学习《入菩萨行论》的第六品——安忍品。

  寂天菩萨在这一品主要是教导我们如何对治菩提心的违品——嗔恨。正论部分分三:庚一、除嗔恚;庚二、修安忍;庚三、恭敬有情。

  己二、正论(分三:庚一、除嗔恚;庚二、修安忍;庚三、恭敬有情。)

  庚一、除嗔恚

  “除嗔恚”这个科判可分为两个部分:一、嗔恚的过失;二、劝修安忍。今天继续学习劝修安忍。“劝修安忍”这部内容分为两个方面:1.分析嗔恨之因;2.断除嗔恨之因的方法。

  强行我不欲,或挠吾所欲,得此不乐食,嗔盛毁自己。

  故当尽断除,嗔敌诸粮食,此敌唯害我,更无他余事。

  遭遇任何事,莫扰欢喜心,忧恼不济事,反失诸善行。

  若事尚可改,云何不欢喜,若已不济事,忧恼有何益?

  (劝修安忍:1.分析嗔恨之因。)

  【强行我不欲,或挠吾所欲,得此不乐食,嗔盛毁自己。】

  颂词略释:如果别人强行逼我做不喜欢的事,或阻止我做想做的事,遇到这些产生烦恼的因缘后,嗔心就有可能毁坏自己与他人。

  下面分两个方面来学习本颂:(一)依比喻说明产生嗔恨的因缘;(二)不制止嗔恨的结果。

  (一)依比喻说明产生嗔恨的因缘。对应颂词“强行我不欲,或挠吾所欲,得此不乐食”

  1.颂词暗藏了一个比喻。如果我们给予敌人饮食,他就会存活下去伤害我们;如果我们不给他饮食,他就没有力量伤害我们。比喻的主体是“敌人”,对应我们相续中的嗔恨心。使嗔心存活的“粮食”,就是自相续中不悦意的情绪。假如我们给嗔心粮食,那嗔心就会强大并伤害自他;反之,它就没有制造伤害的力量。

       2.何种因缘使自相续产生不悦意的情绪?寂天菩萨归纳为两种。

  第一种因缘,“强行我不欲”,强迫我们做不想做的事情。

  第二种因缘,“挠吾所欲”,破坏我们本已做好的计划安排。比如,本打算舒舒服服地睡个懒觉,结果对面工地一早就“叮叮当当”的,根本没办法安心睡觉,这就是“挠吾所欲”。

  这两种因缘会使我们自相续产生不悦意的情绪,进一步引发嗔恨心。

  3.下面具体分析导致嗔心产生的原因。

  (1)根本因——我执。

  宗喀巴大师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道:“此复由其萨迦耶见,执为我已,遂即分判自他差别。如是分已,贪着自党,嗔恚他品,缘我高举,执我常断,于我见等及彼相属所有恶行执为第一,如是便于开示无我之大师及师所说业果四谛三宝等法,邪见谓无,或复生疑为有为无是耶非耶。”由萨迦耶见(我执),执着为我,进一步分别自己和他人。由于这种分别,我们就会贪著对自己有利益的或属于自方的,嗔恨对自己没有利益的,或破坏我、恼乱我的;缘于“我存在”“我优秀”生起傲慢,缘于“我”生起常见或断见,等等。所以,贪、嗔、傲慢、常见、断见,所有的烦恼都由我执为根本而产生。

  可见,我们之所以一遇到情况就生起嗔恨心,就是因为自相续中有我执,并由此产生“我所执”,我们的一切悲伤和喜乐都围绕着“我和我所”而开展。当我们觉得自己的利益被伤害,自然会不悦意。所以,是否生起嗔心的关键在于“我执”存不存在,如果我执强烈,遇到上述两种因缘就会生嗔心。

  (2)修行上的原因——没有出离心。

  堪布在《透过佛法看世界》中对出离做过这样一段开示:“出世间,不是说一定要在形式上从社会中抽离出去,关键是内心放下对得失、苦乐、称讥、赞毁的希望和恐惧,厌离这生死疲劳无尽循环的游戏,为此而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具足出离心,自然会放弃对世间八法的追求,在希望、恐惧以及得失之间不再生起悦意或嗔恨。反之,如果我们相续当中没有出离心,把生活中的一切都看得非常重要,那一定会紧紧抓住一切,当不如意出现时肯定会生起嗔恨。所以,假如我们一遇到对境就生气,一遇到障碍就生烦恼,很可能就是因为相续中的出离心还未稳固,甚至可能根本就没有生起真正的出离心。

  4.下面具体分析“我执”究竟存不存在。

  我们认为,“我”是稳定的、持久的、独立的、不可迁变的个体。从小到大,我的思想、我的行为、我的身体、我拥有的物质、我的父母,不论是自身、思想,还是物质,我们一直认为“我”坚不可破、真实存在。现在,稍微来怀疑一下:身体是“我”,还是感受是“我”?

  一般都会认为:至少身体是“我”的一部分。但如果真是如此,那当我们的体重减少了(比如减肥之后),“我”是不是也应该随之减少呢?又或者,当我们吃了很多东西或因为吃了某些药物而发胖之后,“我”是不是也应该增盛呢?显而易见,无论体重减少还是增加,“我”在我们的相续中并无相随的增减,它和我们的身体没有任何关系。

  你说:泪水是我,感动时我流泪,伤心时我流泪,泪水应该是我的一部分,至少和我有一定关系。那再来分析:有的人很坚强,一辈子也没哭过几次,是不是就代表他就没有我执呢?也不是这样。

  你说:血液是我,是我赖以生存的一部分。再来分析:假如我们出了车祸需要输血,当别人的血液进到我们的身体时,是不是那个人也在我们身体里,从此我的身体住着一个自己,也住着一个别人呢?也并非如此。

  由此可见,泪水、血液、骨骼、肌肉等等,其实都不是“我”,在身体上,根本就不存在“我”。

  你说:那至少感受、情绪、意识是我吧?再来观察:所谓的情绪、意识,是刹那刹那迁变的,它在不停地变化和运作,很可能上一秒你还烦恼透顶,下一秒钟就变得欣喜若狂;前一秒还在看电视,后一秒钟就在思惟法义。念头千变万化,如果我们的心就是“我”,那“我”是不是也成了千变万化、毫无固定性可言的呢?如此一来,这和我们刚才认为的那个稳定、持续、不可迁变的“我”,就完全相违了。

  由此可知,那个“从小到大一直稳定存在于我们相续中的‘我’”,既不在身体里,也不在心里。可“我”又在哪里呢?其实,“我”根本不可得。

  “我”到底是什么?佛法中说,它不过是凡夫分别心妄执出来的总相,是一个概念。我们缘于身心和合而假立出了“我”。一直以来,我们为了这个概念而开心、失意、欢喜或嗔恨,为了这个根本不存在的“我”作茧自缚。可见,为了这个虚假的“我”而不悦意、生嗔恨真的毫无必要。

  5.可能有道友会问:“如果‘我’不存在,那么‘强行我不欲’的事是不是也可以因此而不做了呢?比如,因为我不愿意听课,所以就可以不听。”对此,要分成两种情况来分析。

  第一种情况是,被人逼着做与轮回相应的事。假如有人强迫我们去做违背因果的事,我们应该拒绝;假如不违背因果,我们就应该随顺他人。

  第二种情况是,被人逼着做出离轮回的事(比如闻思佛法、发心做事、修五加行)。有的道友说:“我只想躺着,可我必须每天磕100个头,不然修量完不成,每个星期都有人让我报金刚七句的修量,反正‘我’也不存在,干脆就别强迫自己去做了,否则真的很烦恼!”其实,我们得先问问自己:为什么会起烦恼?正因为这些出离轮回的事和我们的习气完全相违,相当于逆水行舟,所以每当别人让我们去做这些事时,我们会感到烦恼和不悦意。应该想到,这些出离轮回的事至少有下列三方面利益。

  (1)能积资净障。做任何一件与出离有关的事的当下就是在积累资粮、净除业障。

  (2)能改变轮回习气。按照以前的习惯,我们遇到好事时肯定是先紧着自己和家人,但在学习了菩提心的教法后,你在吃亏时或许会说:“就当是发菩提心让给你吧。”——虽然这不是心甘情愿的,但你因此而放下了自私的习气,当下就已经是在改变轮回了。

  (3)能减轻我执。以前,我们在世俗中做任何事都要顺着自己的心愿,而出离轮回的每件事都不是我们所愿意的。我们以前的习气是好的就贪、不好的就嗔,可佛法却告诉我们:好的不能贪,需放下,坏的不能嗔,需感恩——这完全和我执逆行。可见,在我们感到自己受强迫时,假如愿意去削弱我执的力量,用佛法来主导自己的身语意,那就已经是在一步步走向解脱了。

  所以,在能帮助我们出离轮回的所有事面前,尽管我们会因为有压力而感到疲惫,乃至偶尔会生小的烦恼,因为有利益之缘故,也应该坚持去做,更应生起欢喜心。

  那为何还要生欢喜?堪布曾说:“在修行之初,发菩提心难免有造作的成分。我们的心无始以来早已习惯颠倒妄想,以自我为中心,要把它扭转过来肯定不是自然而然、一朝一夕的事。所以,开始修菩提心的时候,要造作地强迫自己发心。哪怕这种发心不是那么真诚,也要坚持发心,久而久之,自然流露的菩提心便能被引发出来。”(《生命这出戏·同生极乐国》)

  由此可知,对于“强行不欲”的事要分清情况,如理取舍,不能一遇到使自己不悦的事就都不做了。

  (断除嗔恨的方法,包括下面三个颂词。)

  【故当尽断除,嗔敌诸粮食,此敌唯害我,更无他余事。】

  颂词略释:所以我应当竭尽全力,彻底断除滋养嗔敌的粮食,因为这个怨敌除了伤害我之外再不会有其他的事可做了。

  (一)比喻及其意义。对应全颂。

  “敌”指“嗔恨心”。给敌人饮食,它就会伤害我们,不给它饮食,它就没有伤害我们的能力。承接这个暗喻,本颂指出敌人的自性唯一是伤害我们。如何才能灭除敌人?有两种办法:一是断除敌人的粮食(在战争中断掉敌人的后方粮草,整支军队自然无力在前方打仗),二是正面决战以击退他。

  “嗔恨心”的自性唯一是逼恼我们,解决它的办法有两种:一是断除嗔恨产生的因缘,二是直接对治。(今天主要讲解如何断除嗔恨产生的因缘,之后的颂词会讲解如何对治嗔恨心。)

  (二)分析:断除自相续中的不悦意,是防止嗔恨生起的因。

  欲令嗔心不生,首先要断除它的粮食,即不悦意。

  观察我们曾经如何对待不悦意,大致有下面两种情况。

  其一:逃避,比如你看到某人很烦,就永远不想见他;觉得做某件事很烦,就永远不想去做。其二:用尽一切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某人干扰我、让我不顺心,那我就要害他,让他不能再来伤害我。总之,我们要么是逃避,要么是征服制造不悦意的对境。

  但寂天菩萨却说:不悦意是自心的一种状态,并不真实存在于外境。凡夫和圣者都会遇到不悦意的对境,圣者此时会呈现出自在喜悦,而凡夫却会被束缚而产生烦恼。由于圣者与凡夫有智慧深浅的差别,故遇到同样的对境会呈现不同的状态。

  玄奘大师当年去那烂陀寺求学时,欲拜戒贤阿阇黎为师学习《瑜伽师地论》。戒贤论师那时已年逾百岁,闻玄奘此言流下眼泪,并让弟子觉贤法师告诉大家其中原委。觉贤法师未曾开口就已热泪盈眶。原来,戒贤论师二十多年前身患风病,每次发病,全身手足关节都如被火热的刀割截一般异常痛苦。三年前病情加剧,痛苦难忍。由于厌恶此身,大师欲示现绝食离世。然而有一天,大师梦到三位相貌非常端庄的天人,一位黄金色,一位琉璃色,一位银白色。他们问戒贤和尚:“你要舍弃这个身体吗?经中说身有苦,未说厌离于身。病痛是你往昔业报所感,你应至诚忏悔,于苦安忍,勤宣经论。”尔后又向大和尚一一讲明,金色是文殊菩萨,琉璃碧色是观音菩萨,银色是弥勒菩萨。文殊菩萨说:“未来会有位来自支那国,乐通大乘佛法的僧人向你求学,你应等待他的到来并传授于他。”此后过了三年,便有玄奘法师来到印度。

  试想,戒贤大和尚发病时全身关节要遭受刀割般的痛苦,他忍了二十多年,而在即将舍身求报之际,又为从远方求法而来的弟子,于此浊世等待三年之久,究其原因,是他相续中拥有的信心和智慧。而我们之所以感冒发烧三五天就变得性情暴躁、厌烦周围人,就是因为相续中缺乏智慧,被对境束缚,才产生了嗔恨。

  因此,对治不悦意的重点应落在内心的转变,而非外境,因为我们穷其一生也不可能断除所有不悦的对境。寂天菩萨说,我们不需要在整个大地铺满皮革,只需在自己脚下垫一块皮革,就能避免被荆棘刺伤。当面对不悦意时,我们不需要在外境上刻意避免什么,只要转变内心,自然就能断除诸多烦恼。

  堪布在《透过佛法看世界》中开示道:“佛法为什么可贵?不仅是因为它能帮助你实现愿望,更是因为当你的愿望落空时,它能引导你放下失望、恐惧和执着,教你透过不圆满、不稳定的流转的现象,感受到喜悦清净。”安忍品其实是在教导我们如何用正确的方法把不悦意的对境变成欢喜、清净的因缘。

  (断除嗔恨之因的方法:不失欢喜。)

  【遭遇任何事,莫扰欢喜心,忧恼不济事,反失诸善行。】

  颂词略释:不论遇到任何逆境违缘,都不应扰乱欢喜的心境,因为忧恼不但无济于事,反而会使人失坏诸多善行。

  (一)对境。对应颂词“遭遇任何事”

  “任何事”指任何好事和坏事。

  轮回中的好事可归纳为四种:一、利乐,如升官发财、健康长寿等;二、名誉;三、当面的赞扬;四、世间的种种欲妙快乐。

  坏事亦可归纳为四种:一、衰败,如体弱多病、寿命短促、贫困拮据;二、诽谤;三、当面的挖苦讽刺;四、世间种种痛苦。

  (二)心态。对应颂词“莫扰欢喜心,忧恼不济事,反失诸善行”

  “欢喜心”有两个侧面:一、于顺意之境感到身心喜悦,如身体健康、无病无恼时会很喜悦;二、随念佛法而生起的信心和胜解。前者是我们身心安康时的喜悦,后者是缘于佛法产生的法喜。寂天菩萨说,无论面对任何事,都不应丧失欢喜心。

  1.遇到好事莫得意。

  你说:“坏事先不提,遇到好事肯定欢喜啊!难道还会痛苦吗?”其实仔细观察,我们遇到好事时的心态很可能掺杂着“得意”“傲慢”,而非“欢喜”。比如你今天得到了老板表扬很有成就感,走到外面看什么都顺眼,其实相续中很可能已经是傲慢和得意居多了。又比如你今天意外得到了一笔奖金,也很可能马上生起傲慢心——“看来我一努力,人生还不错!”可见,我们在遇到好事时,比较难以保持平常的欢喜心和感恩心。

  该如何对治傲慢?法王如意宝曾经从三个方面教导我们。

  首先,“只要认真去观察,就会明白这些根本不值一提。在一段时期内,或者特定的小范围里,你的才华或长相等各方面,或许确有过人之处,但不要忘了:在这世上,还有无数人千百万倍地超胜于你。退一步说,纵然你的功德在凡夫中无人能及,但在圣者当中,肯定是有超过你的人。”我们可能确实会有一些过人之处,但要相信,这是在特定的时间、环境等因素下构成的;而超出这个范围,我们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退一步讲,纵然你成为凡夫中首屈一指的能人,可这些功德和圣者相比,简直就是一滴水和大海水的差距。所以,首先应想到比自己各方面超胜的人太多了。

  其次,“并且你这种所谓的功德,也并非永存,它只是因缘聚合的产物,十分无常。”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们今天功德超胜、福报圆满、事事顺心,因此便傲慢得意,可这些功德只不过是因缘聚合的产物,一旦某个环节出现问题便会轰然崩塌,所谓的功德根本了不可得,缘于这种无常幻变的对境,我们有什么可值得傲慢的?

  最后,“作为业障深重的凡夫,不管是什么人,烦恼与功德都相互掺杂,就像粪便中混合着妙药,对此我们又有什么可得意的?假如因为自己有了少许功德就开始傲慢,那为什么不因烦恼炽盛而心生惭愧呢?”作为凡夫,我们都有好与坏两个侧面,法王将其比喻为粪便中有妙药。我们不能只因妙药而得意,也要因粪便而惭愧。同理,如果我们因自己有福报、有功德、事事顺利而得意,那为何不因自相续中存在傲慢、贪心等烦恼而惭愧?这不是很颠倒吗?

  所以,法王如意宝说道:“仲敦巴尊者曾说过:‘在整个世界上,我是最卑劣的人。’”如果我们恒时能像尊者这样保持谦虚,遇到好事自然不会得意忘形。

  可能我们会想:“遇到好事为什么不能得意一下?我有骄傲的资本啊!”其实,我们今天能得到的这一切,都是自己往昔的福报显现而已。而骄傲得意都是损坏福报的烦恼,生起这些烦恼不就等于损坏现在安乐之因吗?因此“莫得意、莫骄傲”并不是制止我们去感受安乐,反而是在保护自己的善根福报,遇到好事要保持欢喜、感恩心,但不要得意和骄傲。

  2.遇失意事莫忧恼。

  这是颂词所讲的重点。遇到失意、衰败之事,也千万不要忧愁苦恼,因为“忧恼不济事,反失诸善行”

  (1)忧恼、烦乱无济于事,反而有损身体健康。

  在一些医学报告中显示:90%以上的疾病都与不良情绪有直接、间接的关系。所以忧恼和烦乱只会让我们的身体更加疲惫,而不会对事情本身起到任何帮助。此外报告中还显示:在被调查的277例心肌梗塞患者中,65%的患者在发病前都出现过不良情绪。试想,假如你因为某件事而陷入极度担忧,也许这种烦乱情绪会让你突发心梗、脑梗等高危病状,那么它非但无济于事,反而再添了一把火,让情况更糟了。

  (2)忧恼会失坏很多善行,以下从三方面来具体说明。

  第一,会让我们丧失随喜心。举个例子,今天你身体不好,所以特别不开心,看到别人身体很好、蹦蹦跳跳的,感觉莫名其妙地心烦,想说他两句。其实不是别人不安静,而是你由于生病苦恼而萌生了嫉妒心。再比如,你因为丢了手机而心烦意乱,刚好看到别人买了部新手机,立即对他说:“不知道我刚丢手机吗?炫什么炫!”可见,我们会产生严重的嫉妒心,失去随喜他人的心态。本就忧恼,再加上嫉妒,不是苦上加苦吗?

  第二,会使我们丧失出离心。你说:“忧恼之后不是应该更加出离吗?”其实不一定。我们凡夫的心很奇怪,当你不具足正知正念,因家庭、工作的琐事而忧心忡忡时,最先的想法可能是:“现在家里这么乱、工作这么忙,还是少去共修和听课,多陪一下家人吧,这比较有用。”这种潜意识使你放弃了听课。再过一段时间,若你还在为金钱等各种琐事烦恼,会想:“要不我赶紧去找工作或再拼一拼,说不定能打拼出个局面。”诸如此类,我们一遇到忧恼,不是想着出离轮回,而是一头扎进轮回,死死地抱住那些让自己产生痛苦的因,再用这些痛苦捅自己几刀——这就是我们无始劫以来的习惯。可见,一旦忧恼,很容易失去正知正念,丧失出离心。

  第三,会使我们丧失菩提心。你说:“这跟菩提心有什么关系?我烦我的,又不去扰乱众生。”别太早下结论,首先看看嗔恨的体性。

  《百法明门论直解》中云:“瞋者,于苦苦具憎恚为性。”“瞋”[ 注:此处随《百法明门论直解》用“瞋”,本讲记其他各处为“嗔”。]的体性,就是对痛苦产生了憎恚的心态。“憎”是厌恶,“恚”是愤怒,对痛苦和苦因产生厌恶、愤恨。比如,你和家人正在吵架,这就是痛苦;只要吵架的事没解决,你心里就会一直厌恶、憎恨对方,你会愤怒,甚至想要打他、骂他。由此可见,忧恼——这种相续中极其不快乐的心,再严重一点就会变成厌恶、愤怒、憎恨;而憎恨会成为丧失菩提心之因,嗔心一旦生起,菩提心肯定不会存在,二者就像水和火一样,完全不能相融。所以,一旦生起忧愁苦恼,肯定会厌恶、愤恨,进一步是起嗔恨,再进一步会丧失菩提心。

  可见,忧恼、不悦意会成为嗔恨的“粮食”,故在此处讲解断除嗔恨之因时,寂天菩萨开门见山地告诉我们:应远离忧恼,将它断除。

  总结而言,后两句从两方面解释了如何做到“不失欢喜”。第一,思惟:不高兴、不快乐根本无济于事,对事情本身没有任何利益。第二,思惟:忧恼会令自己丧失诸多善法功德。

  (断除嗔恨之因的方法:思惟“忧恼没有意义”。)

  【若事尚可改,云何不欢喜,若已不济事,忧恼有何益?】

  颂词略释:如果事情还可以补救,那我为什么不保持欢喜心?如果事情已经无计可施,忧愁苦恼又有什么益处?

  颂词从两个角度劝导我们莫生不悦意:如果事情还可以扭转,则没有必要担心;如果已经不可以扭转,担心也没有用。

  (一)根霍堪布的两个比喻。

  比喻一:如果事情发生了,比如青稞撒了一地,既然明明可以拾起,那就不要为此生气并失去欢喜心。我们平时好像并不是这样,比如你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出门没多久再回来,发现家里被孩子弄得乱七八糟,垃圾扔一地,玩具摆满了客厅,乱得像战场,你一下就火了,把孩子揍一顿、关进屋,再去收拾房子。其实,静下心思惟:房间乱了还能不能收拾好?当然可以。进一步想,发不发脾气都得去收拾;继续想,其实发了脾气没有任何意义,再去干活会更累。所以,没必要丧失欢喜心。

  比喻二:如果事情已经像打烂的碗一样无法补救,那再嗔恨也毫无意义。如果这件事已经到了无法补救的程度,你去把他揍一顿、骂一顿又有什么意义?毕竟于事无补。发脾气只会让事情的不利影响继续扩大。因此,对于没办法补救的事,更不必生气。

  (二)道理上说得通,可做不到怎么办?

  可能师兄们会想:“我觉得寂天菩萨说得真有道理——嗔恨是由不悦意产生的,不悦意是因为别人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或者我喜欢的事被别人干扰了),说到底是因为‘我执’,再说到底可能是出离心不够——这些我都承认;最后这个颂词讲‘可以解决,就不用嗔恨;不可以解决,也没必要嗔恨’,道理我也懂。可这孩子把家里弄这么乱,我还是忍不住会发火,揍他一顿心里才痛快。”

  其实,忧愁、苦恼的来源是贪心。详加分析便能理解。

  首先看“贪心”的定义。所谓的“贪著”就是不由自主地黏著在上面,不想离开。比如缘于自己的才华、相貌、功德生起贪心,觉得“我长得真好”,越看越喜欢;或者认为“我今天口才真好”,越想越觉得自己优秀。再比如缘于外在的衣服、房子、汽车、孩子等生贪心。只要有“不想离开、期望与之在一起”的心态,就都属于贪。然而,贪得越多,失望就越多;失望越多,忧恼就越多;有了忧恼,自然会生起嗔恨。

  你可能会觉得很奇怪:贪得越多就越满足,为何反而不快乐?比如一个人只对一件东西有欲望,另一个人对十件东西有欲望,看起来是得到十件东西的人更快乐才对——因为他被满足的次数更多。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因为这和世间规律相违。

  此世间的规律可归纳为三点:第一,此世界是缺憾的世界;第二,充满无常;第三,遵循因果律。

  第一,此世界是缺憾的世界。堪布曾开示:“佛经中把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称为娑婆世界,意思是能忍受缺憾的世界。痴心不改硬要在缺憾的世界里追求完美,会有结果吗?”“只要有这个身体在,我们就必定经历生老病死;只要心里还有贪执、嗔恨、困惑、傲慢,我们就必定感受痛苦。”(《寂静之道》)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被称为“娑婆世界”,“娑婆”是梵语,意为堪忍。之所以称为“娑婆世界”,是因为它充满了缺憾,而这个世界的人又堪为忍受这些缺憾。以前讲过“堪忍苦”,我们能忍啊,世间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我们硬是要费尽一辈子的力量把那“十之八九”转过来,这种痴心妄想的结果是什么呢?会碰壁,碰壁了就忧恼,忧恼了就会嗔恨、痛苦,所以贪得越多越不快乐。

  第二,充满无常。无常是世间万法的规律,事情从不好变到好是无常,从好变到不好也是无常。可我们总是希望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希望它从不好变到好,从好变到更好,一直持续下去,甚至固执地要把坏的那部分屏蔽、抛弃掉,这可能吗?不可能。如此,自然会被无常洗礼,随着无常的规律而感受缺憾,从而忧愁、苦恼。——当我们倔犟地只接受无常的一部分,排斥另一部分的时候,就已经在感受痛苦了。若是执迷不悟,苦难只会越来越多。

  第三,遵循因果律。从因果规律来看,布施是获得的因,能舍才能得。但我们是怎样的呢?抓得紧紧地,并且认为抓得越多越好。这其实是吝啬,吝啬感得的果报是贫穷。逆着因果而行,却想要得到更多,这不是痴心妄想吗?越贪、越吝啬,失去的就越多、得到的越少,自然就感受痛苦。但我们的行为常常与因果规律相反,所以贪得越多越不快乐。我们要做的是放下贪心,不要把世间的得失苦乐看得那么重要。放下贪心也就没有那么多要追求的,也就不会有失去的苦恼,自然不会由忧恼而生嗔恨。

  由于我们身语意与上述三点背道而驰,所以越来越痛苦。

  (三)问:发心过程中,由于压力过大而感到忧恼该怎么办?

  有的道友说:自己产生忧恼的原因倒不是家庭和工作,而是因为发心做事,过程中由于太过投入而倍感压力,整个人像炸弹一样,其他人随时都会被自己“轰炸”。该如何解决呢?可从三个方面来着手。

  (1)看自己的发心。

  “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是为了完成一项任务?给自己积累资粮?还是为了利益众生?”如果是后两种发心,那完全没有必要(也不应该)生气,因为生气已经和最初的发心相违了。如果是为了完成一项任务,那就再进一步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完成这项任务呢?——又回到了发心的问题上。因此,先审视自己的发心非常关键。

  (2)再看过程中的得失。

  观察自己在发心的过程中,是不是在积累资粮、清净业障?如果是,那么承受的一切压力就都是在积资净障,不应该为此而欢喜吗?无始劫以来,我们承受过无量的压力,唯有这一次是为了趋向解脱而承受的,为什么要生气呢?应该欢喜,让压力成为动力。如果观察到自己的发心不是为了积资净障,而是在搞世间八法,那就应该停下来想一想:是否要把世间八法带入发心工作和佛教团体中?没有必要!赶紧放下,调整发心,不要生起嗔恨。

  从他人的角度来观察,有没有人因此而得到佛法利益?哪怕只有一个人因为我们的努力而生起了一念清净心、欢喜心,那付出的一切艰苦努力就都是值得的。既然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结果,为何还要发脾气、起嗔恨呢?假如没有一个人因此而获得利益,那我们要做的也不是生气,而是去思考这件事本身。我们凡夫人确实无法不去计较得失,所以我们可以问问自己:得与失有没有满足我们的所愿。

  (3)我们需要一点牺牲精神。

  在发心的过程中具有牺牲精神,忧恼会减小;反之,忧恼会越来越大。牺牲精神与忧恼成反比。有“我”就有“我的得失”,有得失就有忧恼压力;没有“我”就没有“我的得失”,也就没了忧恼压力。“得失”指“我的名声”“我的想法”“我的闻思修前途”。

  来看“我的名声”。发心的过程中,我们无非是怕自己好人变坏人,谁都讨厌自己。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积累了资粮,利益了众生,变成“坏人”又有什么关系呢?坏名声不会障碍我们往生极乐世界,也不会障碍我们解脱,不要害怕。

  再看“我的方法”。发心过程中我们有时会觉得自己的方法更有执行力,更快、更高、更强,所以坚持己见。其实任何方法都能利益到相应根机的众生。比如讲法,讲得深有人喜欢,讲得浅也有人喜欢。堪布常说:我们不要嫉妒别人的善根,更不要诽谤,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都没有把众生度尽,更何况是我呢?别人弘扬佛法,我们应该护持。如果别人的方法能利益到那部分众生,我们为何不去护持他呢?为什么一定要坚持用自己的方式呢?舍下坚持己见,忧恼自然随之消失。

  再看“我的闻思修前途”。我们发现做发心工作后没有闻思修的时间了,大家一起听课的时候,自己满脑子表格、记考勤,惦记着哪个师兄没来……一堂课下来,最后就听到一句“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下面开始念《普贤行愿品》回向”,有时候会觉得付出这些好不值呀。的确,听课是应该专注,但假如舍掉自己的闻思修能成全更多师兄,这不是很好吗?如果我们具有“只要众生能成就,哪怕自己不成就也没关系”的勇气,那就不会患得患失,只会越来越欢喜。

  我们想想,上师显现上会不会承受压力?会的。可为何上师不会生起嗔恨等烦恼呢?因为他和我们的逻辑不同。

  我们是因为“我”被损害了,忧恼嗔恨全是“自我”在作怪。上师则具有面对压力的勇气,而勇气来源于上师的大悲心——不忍众生未得值遇佛法而枉受轮回的痛苦,所以上师经常说他“很着急”。大悲心使上师成为轮回中的勇士,不断来到我们的轮回中弘扬佛法、利益众生。可见,以自我为出发点,患得患失地发心做事,自然会有烦恼;而以大悲心和智慧去做事,再着急也不会有烦恼。

  由此可知,此处寂天菩萨教给我们的窍诀就是:若事情可以改变,我们就欢欢喜喜地去改变它;如果改变不了,忧愁苦恼也没有用,坦然接受就可以了。

  第六品中第一个科判“除嗔恚”已经学习完了,下面做简单总结。

  【科判回顾——庚一、除嗔恚】

  这一科判中主要从两个方面来讲除嗔恚:第一个方面是嗔恚的过失,第二个方面是劝修安忍。

  一、嗔恨的过失

  一嗔能摧毁,千劫所积聚,施供善逝等,一切诸福善。

  罪恶莫过嗔,难行莫胜忍,故应以众理,努力修安忍。

  若心执灼嗔,意即不寂静,喜乐亦难生,烦躁不成眠。

  纵人以利敬,恩施来依者,施主若易嗔,反遭彼弑害。

  嗔令亲友厌,虽施亦不依。若心有嗔恚,安乐不久住。

  颂词首先归纳嗔恨心会摧毁千劫所积累的善根资粮,过患极其严重,我们应修持安忍;接着讲到,相续中生起嗔恨,会令我们的身心非常痛苦(心不寂静、生烦恼;身体生病、失眠);还会导致别人对自己恩将仇报,以及导致亲友不和睦。因此,寂天菩萨说:心中有嗔恚,安乐不会驻留。

  二、劝修安忍

  嗔敌能招致,如上诸苦患。精勤灭嗔者,享乐今后世。

  强行我不欲,或挠吾所欲,得此不乐食,嗔盛毁自己。

  故当尽断除,嗔敌诸粮食,此敌唯害我,更无他余事。

  遭遇任何事,莫扰欢喜心,忧恼不济事,反失诸善行。

  若事尚可改,云何不欢喜,若已不济事,忧恼有何益?

  首先讲到,因为嗔恨会招致上述过患,所以精进地修持安忍能令我们享受今世后世之安乐;之后,先分析了产生嗔恨的因——不悦意;接着讲到断除不悦意(嗔恚的粮食);而如何调整自己的心呢?寂天菩萨教导我们,不论是好事还是坏事,都要保持欢喜心,忧恼不但于事无补,反而会失坏种种善行;最后引导我们思考:如果事情可以改变,那为什么要生气?如果改变不了,生气又有什么用?

  以上就是“除嗔恚”的修持内容。嗔恨,确实会伤害自他,没有任何积极意义,要对此生起定解。而修持安忍是一个长期串习的过程,如同大夫为我们开了药方,患者必须得通过吃药来袪病——这个过程非常重要,应励力地保持对修持安忍的欢喜,在遇到对境时反复串习安忍的修法。

  下面一起念诵《普贤行愿品》回向。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请观察到底是嗔恨心害了我们,还是别的什么问题。

  2.请总结寂天菩萨教给我们遇事不嗔恨、不焦虑的窍诀。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