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如果没有遇见您,我将会是在哪里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在我读幼儿园时,某一天放学回家妈妈告诉我她已经和爸爸离婚了。“离婚”二字在当时不到五岁的我心中无法产生任何的悲伤情绪,只是知道以后再也不能爸爸妈妈一起逛街了。

  离婚后的妈妈扮演起了一个单身母亲的角色。众所周知,单亲母亲很艰辛,我的妈妈也是如此,但她却从不让我知晓她的辛苦,我亦无心察觉。

  我中学时期叛逆心很强,时常和妈妈吵架;为此妈妈常在夜晚偷偷抹眼泪。

  后来,我渐渐开始懂事起来;也慢慢发现,这么多年来妈妈一个人抚养我长大是多么不容易,多么伟大的一件事,于是我开始学着体谅她。

  可是好景不长,高一的我开始厌学,每天在学校借同学的作业本抄,放学后把书包和书都放在教室,两手空空地回家。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戳开电视,津津有味地看起电视剧来。

  一开始妈妈会在房间门口看看我,她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内心很忐忑,我想她一定会责骂我。出乎意料的是,她不仅没有责骂我,反而坐下来陪我一起看电视,她这个举动让我坐立不安。

  之后的每一天,我放学回家,妈妈都和我一起看电视,虽然全程并无任何交流,但我心里总是觉得不踏实。

  大约过了一个多星期,我似乎突然醒悟,深刻地感到自己特别不懂事,我再这样下去,怎么对得起妈妈这么多年任劳任怨的付出?

  当天我便不再抄同学的作业了,放学后带上课本和许多练习册回家,到家便钻进房间埋头学习。那时的我感到全身都充满了力量,仿佛有用不完的能量和精力,好像要在一夜之间把耽误的课程补回来。

  当时针准确无误地指在了2点的位置,我才依依不舍地放下书本洗漱睡觉。之后的每一天,我都主动地学习到夜里一两点,妈妈每天都会给我端来热牛奶,但从不多说一句。

  时间一晃而过,高中的最后一学期时,妈妈每天晚上都会让我泡脚,并弯下腰细心地用手帮我搓脚,好让我有个良好的睡眠。

  高考前一天妈妈特意陪我出去逛了一大圈,临睡前还帮我用艾条灸脸上的穴位来帮助睡眠。

  高考成绩出来的那天晚上,妈妈早早就回房间休息,我则坐在电脑前怀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查分数。

  当我得知自己高分过线时,敲开妈妈的房门抱着妈妈哭:“妈妈我考上了!”那时我才知道妈妈并没有睡,而是在房间里默默地为我诵经祈祷。

  妈妈一直用尽全力呵护我,我也特别享受这种无微不至的照顾,以至于我在念大学前都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巨婴。

  念大学之后才逐渐变得独立。那时候,我才真切地感受到“有妈的孩子像个宝”这句歌词中传递的幸福与辛酸。

  我上大学之后,妈妈开始吃素,并在工作之余精进地学佛。当时我感到奇怪并伴随有一丝不安。

  在我大二暑假,这个不安被证实了——妈妈出家了——我的天塌了。那时,我在江西庐山半山腰的一个寺院里,哭了一整夜。

  从此,我看到任何出家人都觉得特别生气,看到佛像佛经也会很恼怒。当时的我在身、口、意上都造下了特别大的业。

  妈妈出家后,因为因缘成熟,她前往藏地,成了一位觉姆。妈妈曾无数次跟我提起藏地的这个地方,一个无比殊胜的地方。

  在美丽的川藏高原,拥有着汉地无法媲美的蓝天白云、青草地和壮丽的经幡林,于是我开始对这个神秘又圣洁的地方产生了好奇和向往。

  大学毕业的那个暑假,我有幸来到了这儿,由于业障深重,抵达的第二天,我便因为高原反应头痛得不行,躺了整整一天。第三天身体恢复之后,我开始用好奇的眼光打量这个妈妈口中殊胜无比的地方。

  果然,一尘不染的蓝天,青葱的山脉和雪山相连,牦牛和身着绛红色僧衣的出家人和睦地相处;每个陌生人的脸庞上都挂着幸福和满足的表情,转经筒和念珠不离手;以及美到让我无法呼吸的经幡林,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深深地感到震撼。

  在这儿的日子里,我有幸见到并皈依了我的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但遗憾的是,当时的我业障深重,并没有对上师生起任何欢喜心和信心;

  每天除了转山就是玩手机和iPad,还有就是对着蓝天白云发呆。

  一天,妈妈很开心地把她写在电脑里的学佛感悟给我看,我惊讶地发现,原来妈妈曾经病得那么严重,甚至晚上躺在床上都会呼吸不过来,每天晚上都可能醒不过来。

  还有,她曾在万般绝望之中写下了遗书,而这段时间正好是我特别叛逆,常与她吵架的日子。

  我无法想象,那段时间妈妈是如何熬过来的。一个这么要强的女人竟然会一边偷偷地掉眼泪,一边写下遗书;而她的女儿却丝毫不理解她。她又是如何一字一句地将这些敲打成文字的,那段日子她一定很艰难吧。

  我的眼泪喷涌而出,难受得像是把整颗心放进了绞肉机,使劲搅碎。但是,好面子的我还是在妈妈回来之前擦干眼泪,拼命地平复了心情。

  继续往下阅读,我才知道,在她人生中最低谷、最绝望的时候,是佛法、是信仰拯救了她。

  如今的她在高海拔的藏地整日忙忙碌碌,好像不是那个年过半百的中年病人,而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小姑娘,这一切都得益于信仰和加持的力量。

  时光如梭,转眼就到了2016年。

  承蒙上师三宝对我不舍弃和加持,经过了本命年的折麽,当日历一翻到2016年,我突然间、毫无征兆地对佛法生起了信心。

  我愿意主动去寺院了,心态变得调柔了,并且人生的际遇也开始变好了。有时,看到上师的照片,我感觉到上师在微笑着注视我;我想,“应该是上师在加持我吧”。

  今年金刚萨垛法会期间,我再一次来到了这殊胜的圣地。

  第二天,看到上师坐在法会的草坪中,我便和两位师兄一起挤到了离上师大概20米的地方盘腿坐下。坐下没多久,上师的目光便朝我们这边看过来,我们立马摘下帽子合掌低头。上师冲我们笑着吐吐舌头,我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不一会儿,一位师兄上前供养上师。在身边师兄的鼓励和陪同下,我也壮着胆子去上师面前跪下,上师慈悲地问我从哪里来,在这里待几天,并慈悲地摸了我两次头。

  这次的几天时间里,一直与师兄一起讨论佛法,赞叹她小小年纪就能如此精进地闻思修行了。

  下山之后,我开始看上师的书:《次第花开》《生命这出戏》《透过佛法看世界》等这些书我老早就请回家了,但不曾翻阅。

  奇怪的是,从圣地回来后,我看这些书并不会觉得晦涩难懂,而且心里面有特别多的感触和想法。

  看完上师的法本后,我又看了许多其他大德的书,越看越觉得自己需要改正的毛病还很多,因此对佛法和人生有了更深入的理解。

  在此期间,我积极地参加放生活动和抄写经书,共抄写了两遍被称为“佛门孝经”的《地藏经》。

  每一遍的抄写都为因婆罗门女和光母女的孝顺和发心而感动,与此同时也很惭愧自己这么多年来并没有真正地考虑过妈妈的需要和感受,只是一味将自己的愿望强加于她。

  幸而我们都值遇佛法,并遇到了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能与妈妈成为金刚道友,也是我此生中最开心幸福的事。

  我也终于明白,学佛之后的妈妈为什么幸福感那么强,每天都很开心。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现在,我每当想起以前因为贪嗔痴而造的恶业,就不由得觉得后怕;我只能发愿,在今后的生活中多做善事,多造善业,多积累福报资粮,以清净往昔所造的恶业。
 

        感恩上师三宝的不离不弃,
        顽劣弟子向诸佛菩萨至诚发露忏悔!
        愿上师法体安康,长久住世,广转法轮!
        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

  顽劣弟子:花措

  2016年12月25日

  

回到
顶部